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清歌幽韵之冷颜暖心 > 萱草青青,使我忧忘——胤禛的心(十四)

十三弟,我最爱的弟弟,至今我仍然记得他爽朗率真的喊我“四哥”的模样,仍然记得我教他算学时的情景,仍然记得他写给我的首首诗作。如今,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感知不到我的悲伤,感知不到我的不舍,更感知不到我的无助。我本想将我的身前身后事都托付给他,谁知道他居然先我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亲自为他合棺,亲自为他送行。可是我呢?等我离开的时候,谁会为我合棺,谁又能为我送行!

我将自己关在西暖阁里不准任何人打扰,可还是有人敢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我气愤以极,头也没抬就随手将桌上的镇纸扔了出去。一声闷哼,我的心陡地一颤,如此熟悉的声音,我寻声望去,居然是萱荟。我吓坏了,原来竟是她,看着她手捂着胸口痛苦的表情,我甚至觉得那镇纸竟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痛得无法呼吸。我向她奔去,可是还没有触摸到她,我便失去了力气。

我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生命在我的体内慢慢的流失,可是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萱荟,舍不得弘历、弘昼,更舍不得大清。萱荟向我举起了手中的瓷瓶,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是鹤顶红,我曾不只一次将它赐给犯官,恩赐他们自裁。如今,这瓷瓶却握在了萱荟的手里。她对我平静的微笑,她的笑容那么美,美得令我窒息,美得令我炫目。可是,我不想让她死,我要她好好的活着。

我召来张廷玉,平静的交代我的身后事,我让他设法保住萱荟的性命,可是我却看到了萱荟苍白的面孔。我了解她的倔强,然而我却不能由着她放弃自己的生命。看着她在我的怀里睡熟,我找出了她藏在身上的瓷瓶。我知道如果她一心求死,我终究阻止不了她,唯一能救她的法子就是我活着。我每日认真的接受治疗,认真的用药,逼着自己休息,逼着自己用膳。我留住了自己的生命,却还是留不住萱荟的生命。看着她日渐消瘦,我真的心疼不已。当太医告诉我,萱荟已病入膏肓时,我以为我会崩溃,可是她却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平静。是啊!人早晚都会有这一天,我同样逃不过这既定的命运!

萱荟走了,我本想亲自为她合棺,可是由于我的身体刚刚痊愈,群臣劝阻了我,更何况我答应了萱荟不去送她,我忍着剧痛,让弘历他们日夜祭奠,而我则一个人呆在聚春轩里,感受她残留的气息。她只是出了远门儿,去了遥远的地方。我知道她一定会回来找我,只是我不知道她要让我等多久。

我每日里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政事上,闲暇时便呆在聚春轩里,萱荟送给我的扇子我时时刻刻都带在身上,就好似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一样。实在想她想得受不了的时候,我就宣刘贵人来伴驾。她弯弯的眼睛像极了萱荟的眼睛,不知多少个夜晚,我整夜的望着她,想念在心里流淌,爱恋斥满灵魂。萱荟,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找我?!

我日以继夜的忙碌政事,我不知道萱荟会给我多少时间,我只想给弘历多留下一些东西,能够让他少走一些弯路,多得一些助益,我知道这也是萱荟的心愿。

崇福寺,萱荟最喜欢去的寺院,这里有我们太多的回忆。她为了朵儿而跟我吃醋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寻求平静;她对我失望的时候,曾经躲避在这里。我下旨将崇福寺重新整修,并改名为“法源寺”。

聚春轩成了我第二个寝宫,萱荟最爱站在窗前,如今却成了我的最爱;她发明的木头笔,如今竟成了我随身不离的心爱之物。后宫人人都爱不释手的西洋之物,萱荟却总是嗤之以鼻的说太古老了,温度计、望远镜,这些名字都是她起的,真是又贴切又形象,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到的!

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我却仿佛等待了许久许久。当我看到萱荟微笑着向我走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她终于想我了,终于来找我了。这一生我经历了暴风骤雨的洗礼,经历了辉煌以极的圣典,经历了改革创新的艰辛,经历了辛酸喜悦的煎熬。何其幸运我能拥有萱荟,她是那么强烈、生动地走进我的生命;何其不幸我们不能一同走到生命的最后。

可是如今她终于来了,我微笑着拉住她的手,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再将我们分开,我觉得幸福而满足。我们的生命注定要紧紧缠绕在一起,今生今世她是我的妻,来生来世她仍然会是我的妻,我虔诚的向佛祖许下永生永世的心愿,她是我的女人——永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