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仙路温柔(gl) > 84初心

仙路温柔(gl) 84初心

作者:话梅糖糖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2:45

迹青凡颇为不解,不知伯劳说这番话是何含义。

白千凛在她耳边解释道:“对于仙魔两族修士而言,魔修利用灵气倒行逆施,习得特殊功法,便可入魔,而对于人族修士而言,一旦沾染到魔气,就会被魔气腐蚀一些,若真如伯劳所言,乌金神木在魔气四溢之地,站立了万余年,那……我等先前看到似魔非魔,似仙非仙的景象,也便有了说法了。”

迹青凡闻言大惊,忙看向乌金神木,而乌金神木却是随风摇摆着,看上去似是丝毫不为所动。

迹青凡不由问道:“那……魔气怎会选在这处流窜?未免太过巧合了罢。”

伯劳看着她,倏尔笑了笑,道:“是子季自己选择的在此地落地生根,他本是住在妖兽森林另一侧的草木妖修。它本体乃是乌金神木,至阳至刚,对付魔气,倒是有些许成效。这不,很明显的将魔气肆虐的时间拖延了近千年。”

那么,如此说来,便是乌金神木自己选择伫立在魔气四溢之地,就是为了守卫整个蓬莱大陆。

有谁会在意一棵树的思想呢?有谁会知晓在妖兽森林的内部中央之地,一个参天大树,迈入化神期修为,即将飞升成仙的妖修,会愿意以身体压制住魔气,以至于不使得魔气四溢,伤害黎民百姓呢?

迹青凡心中蓦然涌出一股极致的苍凉感,她抿唇,正色道:“前辈须得着晚辈做什么,只要晚辈力所能及,晚辈自当义不容辞。”

伯劳见她这般坚毅神情,不由大笑几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好一个义不容辞!”

他大笑着,过了好久才平复心情,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这位老伙计约莫是撑不过这几日了,你们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正好解了我这位老友的燃眉之急。”

迹青凡闻言,又是一惊,问道:“前辈之言是,子季前辈他……”

“正是,”伯劳点点头,背靠在乌金神木之上,他闭上眼,深深的叹息一声,道:“魔族缺口将在不日之内打开,子季在妖兽森林中央之地伫立了千万年之久,早就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岁月有时尽,终有一日,终有一日啊。不若入子季这般,为天下黎民百姓,为苍生社稷,贡献绵薄之力啊。”

他说罢便再次睁开眼,看着迹青凡,说道:“我须得帮忙办的事情,实则不难,你只需将子季的那些个灵草小娃娃好生收养了,照顾妥当便是,子季一生,最为惦念的便是这些个还不通人情的化形灵草了,你若是可以帮助他照料这些娃娃,子季也可走的安心些。”

迹青凡立刻大力点头,道:“前辈放心,晚辈自会好生的照料这些个小娃娃的。”

她这般说着,伯劳终于舒心的长叹一声,便说道:“夜已深,你们今日先歇息着,明日之时,便是子季最后时日,届时,你等千万离得远些,莫要被魔气侵蚀入体了。”

迹青凡只觉得心中一紧,但她本就实力微薄,连心爱之人都不能好生照料,又有何本事,可以挽救这场仙魔劫难?

伯劳说完一席话,便纵身一跃,跳到了乌金神木的树杈之上,仰面躺着休憩去了。

白千凛拍了拍迹青凡的肩膀,说道:“随我去休息一晚罢,你该早就困的的。”

迹青凡听了这话,蓦然便觉得头脑有些不清楚,前些日子困倦的毛病,现在就又拾了起来。

她打了个哈欠,转而唤道:“师姐……”

白千凛揽着她的腰,对楚伊人等人吩咐一番,便自须弥芥子空间之中,取出一个宅邸宝器,念咒放大于一侧空地之上。

她们一齐进入这处极为熟悉的宅院之中,迹青凡与白千凛自然是同处一室。秦舞儿和楚伊人也同处一室,留下个孤家寡人的华剑锋,独自一人仰望星空,打坐修行。

迹青凡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之内,洗浴了一番,便回到房内,躺在软绵的床垫之上。

她看着身边打坐之人,虽然眼底的困倦怎么也挡不住,但心中却是纠结良久。

白千凛看出了她的焦躁,便叹息一声,也褪去衣物躺了下来,她将这不安分的人搂入怀中,好生的安抚了一番,这人才终于心满意足的嬉笑几声,就着她身上熟悉的冷香,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千凛等到这人呼吸彻底稳定下来之时,才浅浅的吻了吻这人的眉心之处,便闭眼打坐修行起来,先前遇到的化神期修士一事,让她心中有所警觉,即便是在这个最高修为不过出窍期的下界之内,若是不努力提升修为的话,她很难支撑到回到自己本体身上的那一天。

她一定要抓紧每一分一秒好好地修行才可。

*

漆黑一片,泉水叮咚……滴答,滴答……

迹青凡眼前闪过了很多的记忆,从近到远。

今晚夜色之下的伯劳之言;今日白天之时,师姐俯身一吻;前些日子遇到的化神期的追杀;

神天剑宗之内的宗门大比;妖兽森林之内的两个软绵小娃娃;神天剑宗的弟子测验。

……

想到自己先前曾经也有过这般情况,迹青凡不由打起精神来,心中默念着静心咒,以防自己再一次的心魔入体。

她看到了一条体型庞大的龙蛇化作了白衣人影;

她看到了那个让人眼前一亮的黑衣女子;

她看到了自己坠入山崖之时,瞥到的最后一抹阳光。

……

记忆出现了陌生的部分,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这完全陌生的景象都是从何处来的?怎得此次不是放映自己的记忆吗?那眼前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场面一片混乱,嘈杂不堪,各色灵气在空中汇聚,天地震荡不安。但自己却靠在一个微凉的怀抱之中,柔软舒适,如此安全。好久好久都没有的感觉,好像是被珍视了一般。

但是,没过多久,自己身上便被喷洒了一股灼热的气息和热流,她疑惑的想要转身,便身子却像是灌了铅一般,完全不听使唤。

一个极为熟悉,极为渴望,极为爱慕的声音响起,那人冷声说道:“就凭你们这些蝼蚁,也想夺取我身上的芙蓉玉,自不量力!”

野兽的咆哮声和人类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打斗声不绝于耳。

似是过了无数的岁月,她只觉身子凌空了,没一会儿功夫便落在了地上,而那个微凉的体温也完全消失了。她在一个寒冷的地方等待了很久,那个有着微凉体温之人,还是没有过来寻她。

她不由失落委屈,心中喃喃自语道: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最后总会剩下我一个人……

从此春夏秋冬,物转星移,沧海桑田……

迹青凡迷惑的眨眨眼,不知这份莫名而言的孤寂和寒冷是从何处来的。

她明明没有这段记忆,对了,她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的过去?她先前又是在什么地方?

她原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眼前豁然开朗,她想起来了最后的一件事情,那便是她现在应该睡在师姐的身边,那眼前看到的那些景象,其实都应该是自己的幻觉。

对,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半真半假的记忆碎片,才可迷惑自己的神智。

她想清楚了这点,便就地坐下,原地打坐起来。

在她心中开始默念引气口诀之时,乌金神木苍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荡了起来。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耳边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迹青凡也分辨不清乌金神木到底在何处,又为何要说这番奇怪的话语。

但是片刻之后,乌金神木的声音寡淡,道:“好好活这得来不易的人生,仙魔大战,罢了……不若归去,走罢,走罢……天机不可泄露。”

迹青凡眼前一黑,这才彻底的失去了意识,真正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之时,迹青凡被白千凛唤醒,她嘴里嘀嘀咕咕些什么,又撒娇的蹭到白千凛身上,手臂抬起,搂着那人的脖颈好生的亲吻了几下,才终于清醒了些许。

她看着眼前之人虽面无表情,但眼神之中却总有一种极为清晰的促狭,混沌的脑海之中闪过方才的记忆,此刻便觉羞涩不已,她忙站起身,自顾自的穿衣梳洗,假装先前那个人不是自己。

待到一行人再次在乌金神木之下站定之时,对昨日黄昏之时,隐约看到的一半灵气,一半魔气的景象,却是更加清晰明了了,众人心中都有些不好受。

乌金神木的一只枝桠落下,垂在迹青凡面前,迹青凡看了看,便按着自己理解的意思握住了这根枝桠,说道:“前辈。”

乌金神木的意识便自枝桠之中传来,涌入迹青凡脑海之中,他苍老的声音说道:“何为道?”

“?”

乌金神木继续问道:“你追求的是何道?”

迹青凡抿唇,心中回答道:“万物轮回乃是道,天地万物存天道之下,我现下还不知自己追寻何道,我只知晓要不忘初心,守得灵台清明。”

乌金神木淡然的笑了笑,道:“你说的很对!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只希望你能够一直记住,不要忘记自己追求天道之心,天道无情,但人有情。人间只有真情在,你只要记得身边总有情,便不会堕入魔道之中。”

迹青凡闻言,不由得柔和了眉眼,唇角微勾,道:“多谢前辈一席话,晚辈自当谨记在心!”

“如此甚好,那……我也可以安心的去了!万物有时尽,终有结束的这一天,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