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梦萦相思桥 > 第九十一章 完结篇

梦萦相思桥 第九十一章 完结篇

作者:寒山暮雪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2:56

章节名:第九十一章 完结篇

冠芳走后,我才感到自己心脏在痛。

子乔在宫里待了五天才拖着发软的步子回来,那时我还躺在床上养伤。他将我搂进怀里,只说了句,音,别担心,皇上没事了,就沉沉地睡去。

这世上有多少事是你永远想不到,永远看不懂的呢?我一直没想到,也没看懂;子乔也没想到,可他懂,他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要什么,该怎么做。

如果说女人是花,是水,是水汇成的海;那男人呢?男人是刀子,是石头,还是石头堆起的山。

夏子乔毫无所求地,默默选择做我的山,时刻站在需要为我挡风挡雨的任何地方。

他整整睡了一天,醒后,我告诉他,同意沈风改名叫夏风。

可是,我还是不能嫁给他。

他淡然一笑,我知道,对他而言,形式都是虚设,在我心里,他已经悄然占据了某处角落。他还是那句话,等我心甘情愿,哪怕等到头发花白,其实他早就有白发了,只是他英气太盛,一把年轻看起来还像三十多岁。

他劝不了我,我也劝不了他。

全家人,全馆人都不许我再去艺馆,逼我吃好,穿漂亮,挽着夏大人出门逛街,喝茶,或者在家陪儿子。在这种幸福的日子里,我依旧是忧心如焚,每天子乔一回来,我就冲过去追问,问宫里有没有查出结果,是谁在下毒害皇上,然而始终一无所查。

“子乔,皇上这些天精神怎么样?”

“极好,你就别再操心,皇上这些日子头也不痛了,只是,他曾向我提及过你。”

“他说什么?”

“问我为何还不给你名份,说下个月宫中宴饮,让我带你去,封你做个一品夫人。”

“他要你娶我?”

“再不娶,我在朝中都抬不起头。”

他竟要夏子乔娶我,他明知,我才是真的沈灵曦,他的曦儿,他的女人,曾经最心爱的女人,他不来看我,也不来找我。

我还在想什么呢?傻子。

“子乔,我--我那晚--”

“胡说什么,再乱说我现在就娶你!”

“后来皇上没发现吧?”

“音,皇上比你了解的要聪明得多,你当时下手不知轻重,我明明说只要一点血就行,结果你放了多少?捅了又捅,一床的血!杯子上,枕巾上全是,我根本来不及收拾皇上就醒了。我想,皇上多少还是有些印象,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还有,曹皇后也知道了,这位皇后可不简单,区区一个女子既有理国之才又存宰相之量。封你一品夫人的事,就是曹皇后提议的。”

一个月以后。

我不肯嫁给子乔,也不受什么一品夫人,曹皇后还是让子乔带我进宫参加宴饮,就以清泓馆主之名,进宫献艺,就当为宴会助助兴而已。

该去吗?见到以后呢,痛死吗?

还说要做他的朋友,可惜,他不需要,美人,皇后,他什么都有。他不想欠我的情,急于给我一个名份,让我不被世人唾弃。

幸好的是,子乔说他的精神越来越好,开始勤政起来,也能听进谏言了,对曹皇后极尽礼遇,在张美人那儿也去得少些了。

我是该唱一首告诉他,我爱他,我还在等他的一世情缘;还是该跳一支芳华绝艳,表示我过得很好,让他不用再为我操心的舞?

当时,我是前所未有的盛妆。在殿中,四年前宴饮的宫殿,他还是坐在那张龙椅上,身边坐着位春风拂面看起来温柔大方的皇后,一国之母。他看我时,依旧是从前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而他身边的皇后,反而对我笑得十分灿烂。来不及打量其他,随着乐声一起,就像朵绽放的红牡丹我甩开云袖盈盈跳了起来,脑海却是一片空白。

只记得跳转的那人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得无处藏;那舞是国色天香任由纠缠,哪怕人生短。

最后一段是在舞池中快速旋转,转着转着,我越转眼越花,胸口生闷,一口血直接从我喉咙和鼻腔里呛了出来,喷了一地,眼前一黑身子就软倒下去。耳朵是嗡鸣的,我爬不起来,子乔冲过来从地上抢扶起我,对着我胸口急点了两下,我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看到他十分着急,对他说了声我没事,便倒在子乔怀里沉沉睡去了。

虽然睡得沉,醒得却很快。子乔刚将我抱到一处偏殿,才放下我就醒了:“子乔,没事,我好了,别担心。”

太医说我是心口受过外伤,伤口因刚才跳舞动作剧烈,再次牵裂才引起吐血,只要细心调养并无大碍。随后,太医连连拱手对子乔恭喜:“夏大人!下官先恭喜您,夫人有喜啦!若老夫没听错,刚刚月余。”

我成了夏夫人,一品诰命,搬进夏府,子乔由枢密副史升为枢密史。

秋天结束之前,春水楼楼主登临夏府单独拜访我,那时我才知道,他就是大理段氏的老王爷,素意的四叔公,当年品茗轩大东家。老王爷真挚地对我说,我和段素意的事,他都清楚,可他也爱莫能助。他还说,素意前几年,有天夜里不知怎么回事像中了邪,第二天便出家落发为僧了,再也不肯做太子,至今仍在无为寺。

没想到段王爷主还精通医道,请过我的脉像,恭喜我说我怀的是个公子;可他又说,说我精神焕散,天命不久矣,若不是这串九璃珠撑着,连肚子里这孩子都保不住。我问他,为何我的小宝夏风长得就很健康呢?他也茫然不解,说夏风骨骼清奇,天纵将帅之才。

我们聊着聊着又聊到岭南蛊毒,我请教段王爷这世上除了九璃珠,还有什么也能让人百毒不侵;他说只有我手上这串珠子才行,可惜,仅此一家。

“王爷,这串九璃珠总有来历吧?既然它能保宿主一世不受毒侵,偏偏又永远取不下来,那它在苗族是如何代代传承下来的呢?”

“夫人,此物既是虫,自然也有生死循环。”

“还请楼主赐教!”

春水楼主走后,我想了很久。他说得很对,我的确是精神越来越焕散,又或许,我是心太痛,挣扎太久,不怎么想活了。

虽然做了子乔的正牌妻子,我们还是一如从前,没有夫妻之实。他想得很开,我却觉得对不起他,这辈子我负了太多的人。

没有犹豫多久,背着子乔,在一个月圆夜,我用心头血从一颗珠子里引诱了只很小的蛊王爬出来,养在瓷盏里,每日以我的血喂养它,让它渐渐长大繁衍成群。

叶子从翠绿变成枯黄,再到枯枝生出嫩芽,我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每日软软地躺在塌上,回忆着从前生到今世的每个瞬间,每段旅程,一切都很平静。

子乔对我好得没话说,好得不能再好,他就像在争分夺秒,想强留住和我在一起的每个瞬间。他太聪明,我知道,根本瞒不过他。

你会看见吗?天上的片片白云,像我团团的思念;夜幕中点点繁星,里面有一颗是我,我的真心;风稍带起我的呼唤,呼唤的是你的姓,你的名。多想,我有多想你能来看我;又盼,盼你忘掉我。

我的儿子夏风长得可帅,很有男人味;我想,宝儿算作是我留给子乔的念想吧,他们父子感情极好,其乐融融。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偏偏就是如此执着。你呢?

有天,子乔带回个人,竟是阎文应。他跪在我面前痛哭:“娘娘,奴才对不起您!当年皇上追问您的下落,我义父一激之下竟在文德殿自裁,逼皇上以先皇之名,起重誓永不再召您回宫。义父死后,皇上痛苦不已,余子岩不知从何处竟觅来位长得和您十分相似的女子,入主毓秀宫,从此尽得皇上宠爱。三年之期到后,奴才却不敢再将娘娘的东西呈给皇上,偷偷藏了起来,为了皇上和义父,奴才只有负娘娘了!谁知那张美人当初柔弱,时日一久,竟妄想后位,逼奴才暗下毒手,害死了郭后。东窗事发,张美人又即将临盆,皇上只好将罪责推诿在奴才身上,将奴才撵出了宫。郭后一死,那张美人见皇上处处护着她,竟越来越大胆,不仅杀了余子岩,还赐死了红袖!若非夏大人四处寻奴才,奴才恐怕活不到现在回来见娘娘了!”

文应是被人废了武功赶出宫的,出宫前,他将装有我画和荷包的木箱子藏在了小兰轩,子乔寻个空又帮我“摸”了回来。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揣着我的荷包,看着皇上的画像。

直到这一年的五月十日,我快满二十六岁,倾尽全力,足足折腾了五个时辰,我为我所爱的人生下个孩子,不是皇子,却是他的亲生儿子。

我怕,怕这孩子再次卷进宫廷的纷争,怕孩子父亲为孩子的名分而为难,我为孩子取名赵英鹤,求白玉堂将孩子抱走了,让鹤儿去飞吧,飞去江湖,飞去海阔天空。

瓷盏里的小虫越来越多,在一个飘雪的冬日,它们长出了硬壳,结成珠串,黑色的;而我却越来越瘦,头发变成白色。

时间很短,可我却思虑得很长,人总是自私的,我没有那么伟大,便苦求阎文应,求他随子乔入宫,将我的两件定情信物亲手交给皇上。至于皇上肯不肯来夏府,那就凭天了。

将珠子紧紧攥在胸口,我高估了自己的身体,它已经到极限了。

缓缓闭上眼睛,再次地,我感受到某种强烈的提醒,仿佛上天正对我打开了一扇门,催促我快些进去。

我不肯,我舍不得,我听见小宝儿在喊阿妈,等爹爹回来,阿妈,别离开风儿;我感到瑞新正搂着我,蹭了我满脸的眼泪鼻涕,他喊我,阿姐,阿姐……

甚至,我还等来了稚圭,他什么也没对我说,可我明白,多少年来他一直想对我说他喜欢我,他爱我……

前些日子我收到个让我极度痛苦的消息,古丽塔被李元昊赐死,阿理竟被李元昊沉河了,这到底是什么孽啊--罪孽,是我的错啊……他听说我还活着,逃进大宋,情愿嫁给夏子乔,一怒之下造出的孽。

所以,我要去赎罪了,去找我的阿理,我的古丽塔,还有红袖,找我的父母。

我不用想旭峰,因为旭峰就在我背上,他是我的山,我是他的海,我们合而为一,永不会再分了。

仍在纠缠,仍然魂牵梦萦,梦萦着我的相思桥。在上古时的七七夜,炽烨每每陪我看银河上的鹊桥,牛郎织女相会,他曾说,那桥也是相思桥。可是,你还会来和我相会吗?

门被猛然推开,我见到了两个人,子乔和他。

我笑了,笑着哭了,子乔也哭了,哭着退了出去,将最后决别的时间留给了我和他,这就是子乔的爱情吗?

我艰难地吸了口气,他拉起我的手,为我擦泪。我什么都没说,心却在呐喊,上天,求求你,求求你,再给我点力气!那是我的极限,终于使力将那串,用我心头血喂养出的九璃珠戴在了我爱的人手腕上。

我听见他骤然放声大哭,怨我太傻,他哭得不像样子,比我的泪水还多,石头也会有眼泪吗?

哆嗦着唇,我哭着向他小声哀求,求他将当年在江陵时准备送我的玉佩,再送给我。他突然撕心裂肺起来,痛到了极处,狂吼着要阎文应马上回宫,去找曹皇后将那块玉佩讨回来,他说,那是皇后的信物,当年他是想让我做他的皇后,他颤着身子对我说,说对不起,他给得太晚了--

在他的怀里,是那么的温暖,我轻轻对他唱着,唱那首一世情缘:

我的梦有一把锁

我的心是一条河

等待有人开启 有人穿越

你的唇是那么热

你的吻是那么甜

仿佛前生相识 今世再见

月下独自来到旧日相遇的地点

吐散着迷惘的尘烟

也许只有一个人

才能明了这一切

遥远的思念 堆积在眼前

也许只有一个人

才能改变这一切

前世的思念

今世今生来了结

……

他的泪水滴落在我脸上,甚至滴落进我的眼睛里,没有声音,我用唇微微对他说,不用了,那块玉佩我不要了,有你的心,就够了。

于是,我沉睡进永恒的幸福里。

(全书完结)寒山暮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