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妖娆狐妻独爱总裁 > 第九十三章:完美大结局

妖娆狐妻独爱总裁 第九十三章:完美大结局

作者:姚柒柒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3:00

章节名:第九十三章:完美大结局

“噢!我可怜的小陌轩。”想起他的身世,媚儿也感到难过,抱着他跟着一起哭。

风以安也不好受,回到他们身边:“好了陌轩别哭了,以后媚儿可以当你的干妈,把你当成亲生的孩子照顾。”

“我可以有妈妈?”风陌轩茫然的抬起头来,他不敢相信他真的也可以有一天会有个妈妈的。

“嗯嗯,如果你愿意的,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了。”她掏出手帕,温柔的擦了擦他的泪水。

他仍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拥有幸福:“你会陪着我念书、一起玩,当我生病时会照顾我?”同学们的妈妈都是这样的。

“是啊,我会陪着小陌轩一起长大唷。”她伸出手指跟他打勾勾,再以拇指盖了个大印章。

“哦,太好喽,我真的有妈妈了,太棒啦!”他扑进她的怀里:“等一下陪我学小提琴,晚上要念故事哄我睡觉。”

“好,没问题。”媚儿笑着一一答应。

“对了、对了,我还要跟妈妈一起洗澎澎……”越来越多的要求,从今以后他也可以过有妈妈的日子了。

“臭小鬼,你别太过份!”风以安再次将他拎起,立即推给保母:“带他去念书、睡觉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吵我的媚儿。”

“哇!臭叔叔,别霸占我妈妈啦。”在保姆的手上不停的扭动着身子,还想往媚儿身上扑去。

“要干妈陪你,必须经过干爸爸的同意!”风以安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会提起让媚儿当他干妈,真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大怪兽叔叔当爸爸啦。”风陌轩的身影消失在庭园,那抗议声久久不停歇。

“呼……”总算是解决了臭小鬼,风以安回头想抱美人儿,岂料不见佳人踪影:“媚儿?媚儿?”嗯?人呢?刚刚不是还在这里的么?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呢?

“风先生,刚刚管家婆婆拉着她离开。”一个佣人好心的替他解惑着。

混蛋!大家都要跟他抢老婆吗?就连婶婆也要插一脚吗?

在媚儿从前住的房间里,姜芝芬拉着她入内后,马上把所有的家伙摆出来,符水、香灰、月老庙求的红线、性感睡衣、爱情灵药、手铐脚炼……连刺破的保险套都有。

一堆东西看得媚儿头昏眼花:“婶婆,你要做什么?”左一件拿起来看一下,右一看拎起来瞅一瞅。

“快快!把这些水全给喝了。”婶婆也是迫不及待的语气。

“全喝?那我会坏肚子的,啊?为什么要铐我手啊?”她的一只手被铐在床头,面对可怕的场面,她慌了,心里喊着风以安快来帮帮她。

“媚儿,我拜托你了,千万别再离开以安啊,他不能没有你。”扑通!姜芝芬跪在她面前。

很怕风家流传的悲剧故事会重演,姜芝芬是整天害怕心慌,知道无法阻止风以安爱她,只好拚了老命留人。

媚儿猛摇头:“不会的,我会跟他相守一辈子。”

“真的吗?会不会像流传的故事一样突然不见?你有前科喔。”姜芝芬对她的话打了折扣。

“我是绝对真心,求求你别跪着,媚儿承受不起。”媚儿看着婶婆这样跪在自己面前,心里当然很不好受的。

“不行、不行,我要等着你喝下这些水才会离开。”她非常坚持,不是她不相信媚儿,而是她真的害怕她再度离开,那对以安来说肯定是最大的打击。

此时风以安冲进房里,见到荒谬的画面,大声喝道:“婶婆!”

“你来得正好,快把小手指伸出来。”姜芝芬取来红线急急忙忙的想要为两人缠上。

“婶婆,你别乱来,手铐的钥匙呢?”

“这不是乱来,我是在替你留老婆,等仪式完成就把钥匙给你。”姜芝芬抓住他的手,坚持要绑上红线。

“婶婆……”风以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媚儿彻底感受到她的惶恐,拉了拉风以安的手:“风,我想系上红线,喝下可以让我爱你一生一世的水。”

“可是……好。”他明白她的用意,回头看着婶婆,只好妥协。

“呵呵,这才对啊。”姜芝芬一扫担忧,为两人系上红线,口里不断念着:“不离不弃,恩恩爱爱携手同心到白头,你们也跟着我念。”

“不离不弃,恩恩爱爱携手同心到白头。”两人相视一笑,一口同声的随着婶婆念出声来。

“嗯,很好很好,来,一起把这些水喝了。”再喝完这个水就大功告成了。

“婶婆,媚儿的伤才刚好,她不能喝不卫生的东西。”原来要喝的东西一堆,风以安不肯再让步。

“哎呀,都只有一点点,而且我有把水给煮沸,没问题……”顿了下,姜芝芬搔搔头,拿了爱情灵药:“那喝这一杯就好。”

他最后妥协的让媚儿喝了爱情灵药,姜芝芬才终于甘愿的离开。

终于清静了,风以安翻找婶婆藏钥匙的地方:“奇怪?都没有,婶婆到底把钥匙藏在哪里了,真是的。”

“风……”好难受唷,媚儿觉得身上好热,好难受的感觉。

“媚儿你再忍忍,我马上去跟婶婆拿钥匙……你怎么了?”风以安冲至她的身边,大手覆上她发烫的脸。

“嗯……你的手好凉好舒服。”爱情灵药让媚儿整个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只想吸取他手上的冰冷感觉以降低自己身上的热度。

“媚儿,你喝下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婶婆!风以安吃惊极了,仔细再查看手铐,发现都是些增添夫妻之间情趣的手品,每看一样风以安的脸就黑上一分,婶婆真是太过份了,竟然将这些东西交给媚儿。

而相对于风以安此时黑着脸的样子,媚儿一举一动都在动摇着他的意念:“媚儿……”风以安快流鼻血了。

门外,李芳娇手持窃听器,哇哈哈!计划非常成功,媚儿是跑不掉了啦,说不一定还会怀个小宝宝哩。

E世代婚友社,以缔造世间良缘为宗旨,根据星座、血型、八字、个性……等等方式配对出适合的人选,再为未婚男女双方介绍。

介绍是缘起,续缘则是由男女双方而定,若是两情相悦结婚,E世代婚友社会做更进一步的联系,担任婚姻咨询的重责。

无人可比的用心,促成不少良缘,恩爱夫妻一对一对,渐渐的一传十、十传百。

现在人人都知道想找好的结婚对象,那么到E世代婚友社就对啦。

经由E世代婚友社介绍结为夫妻的人数已突破百对,目前还在陆续增加中……

“啊!”她怎么没有想到呢,风也太奸诈了,要她天天诱惑,才吝啬给一点点线索。

媚儿匆忙离开婚友社,驱车赶回家,来到她曾经写下风字的花岗石廊柱前,果然,廊柱上面还多加了几笔,可是密码是多少呢?

她睁大眼睛不断左瞧右看,努力逼明牌号码:“1518?啧!到底是不是呢?不管了,就先去试试看。”

咚咚!媚儿回到房里,来到保险箱前,取出有着火焰纹的钥匙,唉,这保险箱她老早就找到了,结果除了钥匙还需要密码,而且一天只能猜一次,搞得她快好奇死了。

她一直猜不出密码,只好对他「逼供」……好羞人喔。

咔嚓!保险箱开启了,真不敢相信,媚儿愣了愣:“里面放的是什么呢?为什么密码要设1518啊?哇哇哇!我的天哪,是小型金库呢,呵呵,全都要给我的吗?”

结婚以后风以安很宠她,巴不得能把全天下最美好的事物都呈现在她眼前,她总是能拥有最好的,扬起幸福笑颜咕哝:“真是的,这么多金饰玉戒,我哪戴得完啊,就不怕我被压垮……咦?”

有一个很长的盒子被放置在最旁边,她放下饰品将它拿起,轻轻打开:“是画吗?”

狐仙的画被摊开放在床上,画里落款明武宗正德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518年……

泪眼婆娑的媚儿明白了风以安真正想送的是这幅画,当年来不及传达的爱情,此刻满满涌进她的心房。

“呜呜……生死不渝。”她哭得不能自己,忽然有双温暖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拥抱住她,那是她最爱的男人。

“小妮子,我是想与你分享美丽的往事,可不是想看你哭。”

“我怎么能不哭?哇呜呜……”媚儿转身窝进他的怀里哭了好久。

风以安抱着她坐进沙发,不断哄着,吻落在她小脸上,跟着轻轻往下移,吸吮美丽粉颈烙下吻痕,扯开她的衣衫准备往柔软地带进攻……

“喂,你这样子,人家要怎么哭啦。”她捂住他的唇,拍掉他的手。

“傻瓜,我这样就是不想看到你哭啊。”

她拉起他的衬衫擦眼泪:“你不是在银行开会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呢?

他咧嘴笑道:“保险箱被开启,我当然要赶回来,好好惩罚碰我东西的白媚儿。”

“喂,你这算什么意思啊,钥匙可是你自己给我的,而密码也是你自己偷偷提示给我的,什么叫偷嘛,再说了,你的都是我的,我拿我自己的东西也不行啊”

“是啊,所有的都是我亲口告诉你的,可是我只是想送你画而已,我可没说那些金银首饰也是送你的啊,谁让你动了啊”一边说一边继续动手脱着她的衣服,大手伸到她背后,解开衣扣。

首饰不是送她的?她才不相信,媚儿捏了捏他的手:“我也没想动那些首饰啊,只是你把它们放在画的前面,那我当然要把它们拿开才能拿到画啊。”

“呵,你真会给自己找借口啊,可是你动了是事实啊,我要惩罚你。”本来这就是他自己偷偷暗算好的。

“我看这分明是你算计好的,你就是想对人家……”媚儿其实知道这是他偷偷在算计自己,而他的目的她也是知道的。

风以安一双黑某闪着贼贼的亮光:“要对你干什么?”

她嘟起红艳艳的小嘴娇嗔:“人家说不出口啦。”

“那就别说,我们用做的。”起坏坏的笑容,灼热的吻又落下。

“唔……”

缘份是可以制造的,瞧!我们的小手指都系上代表一生一世的姻缘红线。

数年以后,大民银行大楼下,一个大着肚子的妇人手牵左手牵一个小女孩,右手牵着一个小男孩,女孩比男孩大,这个时候小女孩正摸着小男孩的头。

“弟弟你要乖一点啦,妈咪现在肚子里又有小宝宝了,我们要乖乖的不能惹到妈咪心情不好啦,不然会被爸比揍啦。”小女孩对着小男孩说。

“哦,好吧,我知道了。”小男孩很是听姐姐的话,收起委屈的泪水,目光落在母亲的腹部:“妈咪,宝宝会乖乖的,我不要买变形金钢了,妈咪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可怜兮兮的语气,让他的妈咪跟着心里很难受。

“乖啦,妈咪没有生气,一会让爹地给你买变形金钢好不好?”说话的正是媚儿,跟风以安结婚几年他们生了一儿一女,现在肚子里又有了个宝宝,她觉得很幸福,孩子听话,老公疼爱自己。

“真是的,你们爸比怎么还没有来啊?爷爷的寿辰就要开始了呢。”眼光看向路的一边张望着,她嘴里所说的爷爷正是她那个上官爷爷,当初她和风以安结婚之后,有去看过上官爷爷,也把自己的身份也告诉给了上官爷爷。

还好爷爷并没有怪她,还真的认她当了自己的孙女,现在她是名副其实的上官小姐了,今天正是爷爷的八十大寿,风以安刚才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是这么久都没有来,而刚刚儿子又一直闹着要买变形金钢,所以她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脾气而冲着孩子发了火,还好有女儿帮着自己安抚着儿子。

“妈咪你不要着急啦,爸比不是说了么他在来的路上了啊,我们等一会好了,正好我们还可以跟弟弟说说话呢。”说话的是自己的女儿,媚儿很是欣慰女儿也听话懂事。

“弟弟,你要乖乖的哦,不要让妈咪再难受喽,不然等你出来的话我可是要打你屁屁的哦。”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小姑娘见识过妈咪孕期的各种不适,她记得当妈咪怀上这一胎之后,就天天吐,而且吃的又少,她很是心疼妈咪,所以才会这样说的。

“风太太,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呢?你怀孕了啊,恭喜你啊,这两个也是你的孩子吧,你真幸福啊。”说话的是一对男女,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笑看着媚儿说着:“对了,这是我男朋友,过几天我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请你和风先生来喝杯喜酒啊。”

“你们是……?”媚儿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对男女啊,会不会是以安的同事,有可能吧,所以微笑着回答:“恭喜你们,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去的。”

“哦,我忘了你不认识我们的,我们是通过你们开的婚介公司才认识的,也正是因为你们我才能找到我今生的爱,而你和风先生的恩爱在婚介公司那是众所周知的,风先生更是把你们的结婚照摆在婚介公司,所以没有人不认识你啊,我们都很羡慕你们的恩爱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谢谢啊,你们也一定会幸福的,祝福你们。”当初会开婚介公司完全是为了完成月老所说的任务才会成立婚介公司的,可是当他们簇成第一对恋人成功变成夫妻之后,他们才感觉到原来看着恋人变成夫妻,那种感觉很是美好的,所以在完成一百对恋人变成夫妻之后,婚介公司依旧运行着。

他们希望世间更多有情人都终成眷属,这既是功德,也是他们的心愿,而为了这个心愿的完成,以安对婚介公司用的心血并不比大民银行用的少,所以婚介所现在的事业是蒸蒸日上的,每天都能成就几对恋人。

至今为止已经成就了好些对夫妻,所以经常有夫妻带着孩子到她家去玩的,一家三口和睦美满的,自己和以安就很是开心。

“你是在等风先生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啊,再见风太太。”两人笑着和媚儿告别,而这个时候远远的风以安的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路边。

“爸比,爸比,你来了啊,我们等了好久了哦,你再不来的话妈咪要生气了哦。”女儿和儿子看到风以安来了之后,都扑了过去,抱着风以安的大腿,说话的正是女儿,刚刚还小大人一样的女儿,这个时候说话鬼灵精怪的。

“哦,是不是你们惹妈咪不高兴了啊?”抱起儿子拉着女儿,一边往媚儿走去一边笑问着两个人,看着媚儿大着的肚子,真的是心满意足。

“爸比,不是我,是弟弟,他刚刚吵着要买变形金钢,若妈咪生气了。”女儿随即开口,一点也没有刚刚的姐姐样了。

“姐姐,你怎么可以出卖我啊。”被抱着的小男孩不开心了,抱着风以安的头:“爸比,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再也不惹妈咪生气了好不好。”

“好了,没事的,我们该去上官太爷爷那里了,等下爸比给你买个变形金钢好不好?”风以安看着这么乖的儿子,心里颇感欣慰。

“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没等着急吧,宝宝们,爸比来接你们喽。”像个孩子一样,风以安对着媚儿的肚子温柔的说着,媚儿这胎怀的是一对双胞胎,所以肚子异常的大,同时媚儿也很是辛苦的。

本苗条的身材也变的臃肿不堪,那纤细的小腿也因为水肿而异常粗,害的媚儿都担心风以安会不会嫌弃她变丑了,而不要她了呢,好在风以安并没有因为这样就不要她,所以她才稍稍安心。

“走吧媚儿,老爷子都打过电话来催了,问我们怎么还没到呢,你没事吧?”怎么脸色有点苍白,已经九个月身孕的媚儿在太阳下站了许久,有点不舒服,只是她不想风以安担心,所以并没有说什么。

“没事的,我们快走吧,别让爷爷等急了,走吧孩子们,我们要去上官太爷爷那里喽。”故作轻松,媚儿放松语气,拉着女儿的手挽着风以安的胳膊往车子走去。

坐在车子上,媚儿才觉得稍微好了点,并没有那么难受了,一家几口在车上这小小的空间内气氛很是和睦,风以安看着妻子和儿女,再次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

很快,车子就来到上官家直接开进院子内,这次虽然是上官老爷子八十大寿,但是因为老爷子一向都是很低调,而且他也不喜欢太热闹的场面,所以这次只是请了几家走的最近的亲戚,别的都没有请。

“爷爷,祝你长命百岁,寿比南山。”媚儿扶着笨重的腰身笑眯眯的走到上官老爷子前面,恭恭敬敬的给老爷子祝寿,嘴里说着祝福的话,她是真心的祝福着老爷子。

当初会借着上官若惜的名义来到风以安身边,老爷子也是真心的将自己当做孙女般看待的,而且她在这个时代也需要有个身份背景,那最好的自然就是这上官老爷子的孙女了。

“乖,乖,乖,快生了吧。”年轻的时候他也是风靡一时的人物,只不过在真正的上官若惜死了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现在的他一心只想着天天能有媚儿和风以安的两个孩子能陪着自己,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日子过的多好。

“快了,前两天去做了产检,可能就在这几天就要生了吧,您小心点,别被孩子撞着了。”媚儿看着上官爷爷笑着逗着两个孩子的情形,很是安慰,在知道真正的上官若惜已经死了之后,他就把所有对上官若惜的爱全部投注到自己的身上。

对自己关心备至,而且在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时常派人来看望自己,照顾着自己,而那个时候因为刚刚建立了婚介所,所以自己一度忙到没有时间照顾自己,就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能好好顾及,差点流了产。

而风以安那个时候也因为大民银行的事每天忙到很晚,所以无暇顾及自己,那个时候多亏了有上官老爷子自己才能安然的度过那些个危险的事情。

“好了,人都差不多到齐了,我们可以开席了。”风以安安排好宴席的事情之后,走了过来搂住媚儿的肩膀打断了媚儿飘远了的思绪。

对于这个上官老爷子,风以安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他知道这个老人是真心疼爱着自己的妻子,所以对于这个老爷子他也是真心的尊敬的。

“好了,走吧,妞妞,宝儿,别闹太爷爷了,快去坐吧。”媚儿拉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落座在主桌上老爷子的位子旁边,给一双宝贝儿女弄好凳子和餐具之后,转身替老爷子摆好餐具。

“这些让佣人来吧,你大着个肚子,不要乱动,好好做好。”上官老爷子怕她有个什么闪失,所以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好:“要是伤到我的重孙子孙女,看我怎么收拾你。”

口气虽然凶恶至极,可是任谁都能听到出那溺爱的语气:“以安,你可以好好照顾我这个孙女啊,她现在怀着身子,可不能让她生气啊,否则我可不放过你啊。”其实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对媚儿是真心实意的好的,自己所说的话不过是多余而已。

“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心吧,我怎么会对她不好呢。”虽然老爷子是说着玩笑话,但是风以安却当了真的回答,一方面是安着老爷子的心,另一方面他是真的不会再让媚儿伤心了的。

众人说说笑笑着吃着喝着,一副其乐容容的景像,突然媚儿抽了抽眉毛,隐隐感觉到肚子痛了一下:“嘶。”

“怎么了?”风以安紧张的抚着她的肩膀,这几天是紧要关头,有可能就在这几天就要生了,所以一点点的不对劲都有可能是要生的前兆。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肚子痛了一下,可能是宝宝踢我了吧。”看到风以安紧张的脸,媚儿温柔的笑了起来,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可不能大意哦,你现在随时都有可能要生的哦。”虽然媚儿说没什么,可还是不放心,风以安嘱咐着媚儿要小心。

“啊……”风以安刚刚才放心坐回位子上,结果又被媚儿一声痛呼给引的直跳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可能是要生了吧,不然刚刚痛,现在又痛:“是不是要生了啊?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老爷子,我先送她去医院吧。”不等老爷子回答一把抱起媚儿:“孩子麻烦您老帮我照看一下。”说完丢下两个孩子就往外走去。

“去吧,去吧,孩子放在我这你放心吧,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其实他也想去,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跟过去的话也只是添乱。

还不如留在这里好好照看着两个孩子,可是不去吧又不放心:“荣妈,荣妈,你跟着去看看小姐怎么样了,有什么事情马上回来告诉我。”派了个最放心的人,老爷子也稍稍放心了点。

半天之后,医院产房外风以安满头大汗,满脸焦急的在外面走来走去,脚步沉重而缓慢,人里面传出媚儿一声高过一声的喊叫声,每叫一声外面的风以安就心跳加快一分,这都进去半天时间了,怎么光听见媚儿的叫喊声,却还是不生下来呢,这不是折腾人么。

“啊……”又传出媚儿的痛喊声,风以安感觉自己快崩溃了,这个时候从产房走出一个护士,风以安什么也没说冲着那打开的门就往里冲,却被护士给挡了回来:“产房重地,家属在外面等着。”

冷冰冰的语气,一点也不在乎风以安那焦急的心情:“我太太怎么样了?我一直听到她的喊叫声,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呢?她不要紧吧?”被挡在外面,风以安抓着护士一连串的问话。

“哪个女人生孩子不都是这样的么?急什么急,等着吧,生出来自然会喊你的。”护士满脸的不耐烦,拿了东西之后就进到里面去了。

风以安进又进不去,只在在外面继续来来回回的走着,而一边的荣妈什么也不敢说,可是心里却疑惑越来越深,这已经喊了半天了怎么还不见生出来呢,该不会是难产吧,千万不要啊,难产可是很受罪的。

半个小时已后,产房的门又被打开,这次出来的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哪位是上官若惜的家属?”

“我是,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了?”风以安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老婆,自己在外面光听着那喊叫声都觉得糁的慌。

“依我的经验,你太太的情况属于难产,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而婴儿过大,本来就不太好生,而且还有一个孩子是脚朝下的,另一个的话被脐带绕着脖子了,按我的意思还是剖腹产安全一点,否则的话可能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出来的话让风以安脸色一僵。

其实之前他们就知道是双胞胎,所以那个时候风以安就说还是剖腹产好了,可是媚儿坚持说顺产的话对孩子也的,而且已经生过一儿一女,所以她觉得顺产没有问题的,所以自己也没有过多的反对,可谁知道现在真的难产了。

“那还等什么啊,还不快去安排手术啊。”回过神来的风以安冲着医生咆哮着,难产啊,千万不要有事啊。

紧接着又是一番手忙脚乱,媚儿喊叫着被送进了手术室,准备进行剖腹产,风以安也随着上到医院的位于六楼的手术室,依然在外面焦急的来回走着。

几个小时的时间,对于现在的风以安来说却分分秒秒都犹如度日如年的感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护士推着一张小床,上面躺着两个小小的,粉嫩嫩的婴儿:“上官若惜的家属,恭喜你太太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是您的孩子。”

“我太太怎么样了?我想看看她。”深深的看了孩子几眼,风以安更担心的是媚儿,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现在的她一定很害怕吧。

“她现在麻药还没过去,等会送她回病房你就能见到她了,你先去病房等着吧,等下孩笔会和妈妈一起送去病房的,你还要给孩子准备些必须品啊。”护士拒绝了风以安想见媚儿的念头。

“哦,对,对,宝宝的东西都在车上,我一时太着急没来的及拿上来,我现在就去拿,荣妈你去我车后面拿一下我们给宝宝准备的东西吧,还有媚儿住院要用的一些必须品,麻烦你了,我想在这里等着她出来。”

“是的,姑爷,我这就去。”荣妈一边往外跑着一边用手机给上官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报告老爷子,小姐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而上官老爷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啊,很少出门的话带上两个孩子让司机将他们送来的医院,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媚儿已经被送回病房内,只是麻药效果还没有过去,所以暂时还没有醒过来,而两个孩子已经被清洗干净正睡在旁边的小床上。

看着床上的两个小小的孩子,上官老爷子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这让他想起了上官若惜刚出生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刚刚出生的上官若惜也是这样小小的粉粉嫩嫩的,让人不敢多动,生怕一不小心就碰坏了的样子。

而风以安的那两个孩子则都站在床边,不知所措的看着床上的媚儿,还太小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妈咪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床上不睁开眼睛,连他们的呼唤声都不理。

“放心吧,妈妈是因为生弟弟和妹妹用了太多的力气,所以睡着了,等她睡醒了就没事了,你们不要吵到妈咪哦,过去太爷爷那边看看你污染弟弟和妹妹吧。”风以安安慰着一双子女,自己则寸步不离的看着媚儿。

而躺在床上的媚儿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样,一直沉迷在梦中的她怎么也醒不过来,她能感觉到耳边是亲爱的人和自己的两个孩子对自己的呼唤声,可是自己真的是太累了,可是听到孩子的哭泣声,她还是努力的睁开了眼。

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憔悴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短短的时间内风以安的脸上憔悴不堪,胡子拉碴的样子:“怎么急成这样?我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瞧你急成这个样子。”内心是满满的感动。

“妈咪,你总算醒了啊,刚才叫你可是你怎么样都不理我,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和姐姐了呢。”说话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小小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心。

“别胡说,妈妈只是太累了而已,怎么会不理你和姐姐呢,好了,别多说了,我带你和姐姐回去吧,让妈妈好好休息吧。”上官老爷子看到孩子安好,又看到媚儿醒了来,再也没有担心,就怕两个孩子在这里会吵到她,所以要带着孩子回去了。

“荣妈,你现在去家政公司,去找两个最好的月嫂,好好照顾小姐。”吩咐着荣妈去找月嫂,老爷子看着媚儿:“孩子,你好好休息吧,别的不用担心啊,妞妞和宝宝放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好了。”说完就打算带着孩子离开。

“爷爷,等一下。”媚儿却喊住了老爷子,将目光移向风以安:“老公,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一脸的沉重让风以安心一沉,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

“什么事要这么严肃,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好不好?”在自己的心里媚儿是最重要的,哪怕她要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就不知道她有什么事了?

“我想让这两个孩子随爷爷姓上官,不知道可不可以?”诺诺的小声的说着,说完心里不安的看着风以安。

而一边的上官老爷子则整个人都呆了,自从自己的儿子没了之后,自己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孙女的身上,可谁知孙女也是个福薄的女孩子,小小的年纪人就没了,让他一度以为人生再也没有什么好依恋的了。

还好在那个时候媚儿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念头,他是真的把媚儿当成自己的孙女了,可是他也知道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她叫自己一声爷爷只不过是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而已。

可是就在刚才,他听到了他做梦都不敢梦见的事,让这两个孩子随自己姓上官,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上官家就不会在自己手中断了香火,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所以双眼直看向风以安,希望他能点头答应。

“呵,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大事呢,我同意。”看了看上官老爷子那充满着期望的眼神,风以安转头看着媚儿,反正自己已经有了一双儿女,那这一双姓上官又如何呢,再说了上官老爷子是真心对媚儿好的,真心将媚儿当成他的孙女,那他的孩子姓上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他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这一句答应,成全了上官老爷子的心愿:“谢谢,我忠心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不让我上官家绝后。”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老泪纵横的对着风以安和媚儿道着谢。

“爷爷你说什么呢,我是您的孙女,那我的孩子跟着太爷爷姓有什么不好的呢,再说了跟了您姓他们不是多一个人疼他们么,将来他们可有福了。”媚儿也是真心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也算是报答上官爷爷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爱吧。

“是啊,爷爷,我们的孩子姓您的姓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以后他们就是上官家的孩子了,还要您好好管教呢,到时您可别手软哦。”风以安附和着媚儿的话。

“会的,我一定会好好的他们的。”老爷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了。

好吧,总算写完了,我知道没有人在看,但这是柒柒的第一本书,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坚持写完的,我做到了,不管有没有人在看,我都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大结局,真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