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盛婚之逃跑王妃 > 147 大结局(下)

盛婚之逃跑王妃 147 大结局(下)

作者:欣玫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3:01

章节名:147 大结局(下)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柳茗倩的心里没有高兴,反而觉得有些不符合自己设定的情景,玛尼,这是什么情况,不会那么倒霉吧?但是没有勇气回头确定,刚才只是临时起义想到这个方法的,不会这么巧合的事情的。

柳茗倩猫着腰,做出一个鸵鸟状捂着眼睛耳朵往前走去,心里在默默的念叨‘我没听见,没看见,一切都是幻觉,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周丞相正在失落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快不的跟上来,等确定那个人就是柳茗倩的时候一直尾随在身后,不敢相信到马上就成为几个孩子的娘了,柳茗倩还和个孩子似得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在听到那声周丞相的时候还以为已经发现自己的存在了,可是貌似是自己多想了,原来是那自己当挡箭牌,不过能让她这么利用的时候心里没有生气反而变得高兴。

“王妃这是要去哪?”

“我听不到,我看不到,一切都是幻觉,这是在梦游,就当我不存在就好。”

“可是我已经看到了,怎么能装作没有看到呢?”

柳茗倩看到这个一再提醒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事情的家伙,难道要一直揪着自己的过错不放过吗?这人还有没有那点人情味了,知道再也装不下去了,试问一个人跟在你的身后的时候还能装下去吗?不会,绝对不会,至少现在的自己还没有那种功力,忽的直起腰,微笑着看着一直紧跟着自己的讨厌的人。

“常听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不知道你的肚子里能撑几条船?”

“你希望是几条?”看到柳茗倩终于正视自己的时候心情突然变好,这几天来的阴郁也一扫而光了。

“几条船不是我说了算,这…。”正想和这个周丞相好好的讨论一番的,看到远处王爷向这个方向走来,连忙大声的摆着双手蹦跳的喊道,“青,我在这里。”

王爷在看到站在倩身边的周丞相的时候脸上有点生气了,可是在看到倩的动作的时候有开始紧张,难道这个倩不知道自己都怀孕了吗?还做这么危险的动作,运气直接的飞过来,把倩抱着怀中。

“倩,你怎么可以做这些危险的动作,难道忘了自己怀孕了吗?”

柳茗倩从王爷的怀中抬起头来看着王爷有点生气的脸,用手默默他的脸,笑着说道,“我看到王爷的时候抬太高兴了,都忘记了。”

“这么说,在你的心里还是我的位置比较重要是吗?”

“那当然,青的地位是谁也取代不了的。”

“说吧。”

“说什么?”

王爷拧着柳茗倩的小鼻子,嬉笑的说道,“你呀,我还不知道吗?又有了用得到我的地方了是不是?”

“嘿嘿,就是手里有点紧,能否借点。”说话的时候害怕王爷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做了一个点钱的动作,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王爷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丢脸的事情。

“要钱干嘛?”

“挣点外快,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在努力呢,没看到吗?”

柳茗倩看到王爷反映慢半拍的动作,连忙把手伸到王爷的怀里开始到处的找,在找到银票的时候,笑着对王爷说道,“江湖救急,赢了的话,我请客。”

柳茗倩不等王爷说话就跑到刚才的赌桌面前,问着跪在地上太监说道,“你们在赌什么,我也押注。”

“回。回。回王妃我们知道错了。”跪在地上的太监颤颤巍巍的说道。

柳茗倩回头看了一眼傻站着的两个人,“喂我说你们快点走,你们在的话,他们怎么敢玩,不要挡着我的财路好不好?”

王爷看着这刚把自己的钱拿走就翻脸不认人的柳茗倩只是开心的一笑。

“不要笑了,你的牙齿很白,我知道,快点走。”

“倩,你可不能这样,那手里的钱可是我的。”

“不要乱说好不好,这钱可是在我的手里,就是我的。”

“可是你手里的钱科是从我的身上拿走的。”王爷看到倩耍赖的样子甚是无奈。

周丞相看到柳茗倩这样觉得特别的可爱,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尤其是女人可以变得这样,总觉得阳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就是这个笑容,这张脸一直缠绕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要忘记的时候好难。

周围的太监都不敢抬头看,就怕这个王爷的怒火会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自己的身上,更没有王妃的那种勇气,无论在哪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这样的将一个王爷不妨在眼里的,虽然王妃的样子甚是可爱,但是都感到惋惜,以为知道王妃的命已经不久了,可是令人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王爷把手伸到周丞相的身上把银票掏出来,然后摇晃着手往倩走过去。

“哎呀,这钱就是好,我也来赌注。”

“你手里的银票是假的。”柳茗倩看了一眼王爷手里的钱,随口就说出来。

“怎么会?”王爷把银票放在手里仔细的看看。

“我来教你,这银票可是有很多的都是假的,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坏的人,竟然敢出假的银票,这不是明白这害人吗?”

柳茗倩从王爷的手里把银票拿过来仔细的看看。

“的确…”

王爷在听到倩的话以后回头看了周丞相一眼,问道,“你身为一个丞相怎么可以公然的带着假钱呢?不知道你这个丞相是怎么坐上去的。”

周丞相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那里偷笑的柳茗倩,看来传闻真的不假,这不眼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王爷就是其中的一个,可是这里面也要算上自己,好像在自己的后面还有很多都掉进了柳茗倩设的美人陷阱里,原来是被兴奋冲昏了头,有些事情只是看到表面,没有发现里面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那个和自己缠的柳茗倩虽然有着相同的容貌但是她是妖媚的可以让自己的脸上有笑容,可是这个柳茗倩是纯真的能让一个人心里在笑,这就是她们最大的区别,但是唯一的幸运的是不管是真假,和自己缠满的那个人都是柳茗倩这样就可以了。

“呀,是真的,原来是我看错了。”

柳茗倩说着话让后就把手里的银票塞到自己的怀里,回头继续在研究赌注的事情,全当两个金主是浮云。

王爷看看周丞相,再看看柳茗倩样子彻底的傻眼了,貌似随后还是掉进来倩的陷阱里,可是现在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倩把到手的钱吐出来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是要再努力一下?

“倩你钱不是你的。”

柳茗倩正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看到王爷老是在钱上打转有些不满意的开口。

“难道你忘了吗?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句话的意思了吗?”

“可是那些钱是那个周丞相的。”

“什么?你竟然拿人家周丞相的钱,你这是行为不正,作风歪斜,你的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马上去对着周丞相忏悔。”

“可是那钱在你这里的。”

“我的钱怎么会是他人的,这是我的好不好?”柳茗倩从怀里掏出来银票在王爷的面前晃了一圈又放到了自己的身上,“在我身上的钱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王爷彻底的无语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看到倩的可是对于钱的热衷的能力是越来越高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咯咯咯咯…。”

柳茗倩高兴的把所有的钱都揽到了自己的面前,看到他们一个一个的都拉长的脸,没有一点扫兴的感觉,反而更高兴了。

王爷看到倩笑的没有一点女人该有的样子,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被她的笑容感染了一样,也跟着笑起来。

“需要帮忙吗?”看到倩忙不过来的样子,王爷连忙讨好的说道。

“要,快点,我终于找到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了。”柳茗倩一边点着钱一边回头对着王爷笑着说道。

王爷也伸手帮忙,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倩的笑脸。

周丞相一直看着倩的脸,突然变得也很开心,因为倩可是把自己的钱放在了她身上,是不是这就说明彼此间的距离更进了呢?原来钱还能让她感到快乐。

“我也来帮你,要不让还不知道你们要忙到什么时候。”周丞相也主动的过去帮忙。

“你不会把我的钱装错了地方吧?”柳茗倩认真的看着周丞相,就怕他会把刚才抢他的钱再次的偷渡回去。

“不会,我府里还有的事,要不在给你些?”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有逼着你的意思对吗?”柳茗倩两眼放光的看着周丞相。

“倩,钱我有的是,不需要再要别人的。”

柳茗倩用力的跺了王爷一脚,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有笑眯眯的说道,“什么时候,你这么忙万一忘了的话,会让人觉得你不讲信用的?”

“随时,只要你有时间的话,现在也可以的。”

“那好,就现在。”

柳茗倩没有再点钱而是随意的一哗啦全都进了一个小袋子里,然后慎重的交给王爷拿着。

王爷看看手里的钱袋,不接的问道,“怎么这回这么大方了?”

“帮我先送回去,然后多带点人来。”

“为什么?”

柳茗倩泄气的看了一样王爷,对着周丞相笑了笑,拉着王爷走到一边然后趴在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说完的时候还在沾沾自喜。

王爷在听到倩的话以后,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周丞相,不知道当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从此一贫如洗的时候会不会后悔现在说过的话,不过貌似被倩盯上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了的,希望这个周丞相不会刺激过度晕倒就好,拿着倩特意叮嘱的钱袋往回走,看在周丞相马上就变成穷光蛋的份上就大方的让倩给他一点甜头吧,相信这么快的时间他是不会占到什么便宜的。

“茗倩,你为什么要骗我?”周丞相有些伤感的说道,周丞相看到王爷离开的时候,边说话边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柳茗倩被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话吓到了,这又是闹得哪一出?“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难道没有看到我已经被你伤到了吗?”

“我没有啊?”

“没有,那么那几天和我缠着的那个人是你吗?”

柳茗倩开始躲避周丞相探究的眼神,不知道干如何是好,看着两个人的距离是那么的近的时候,小心的往后退了一步,假笑的说道,“周丞相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周丞相把两只手环在柳茗倩的腰上,深情的说道,“没有误会就好,你可是最愿意和我一起的,要不我再帮你回想一下?”

柳茗倩看着渐渐的靠过来的脸,用力的推开了,然后跳到一边对着周丞相防备的说道,“你喝醉了。”

“没有喝酒,那里来的醉了,还是因为你已经知道我的心始终为你醉了。”看到倩推开的时候就没有再次的靠近,柳茗倩的做法已经说明了一切了,好像再努力的时候也是白费的。

“我看今天不是一个黄道吉日,至于那钱的事情还是改日再说好了。”柳茗倩看到周丞相虽然没有在靠近了,但是还是觉得害怕,不自然的边说话边往后退。

“王妃这是害怕了吗?”

柳茗倩仔细看着周丞相,现在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那份炙热,好像就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全身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也没有了刚才的深情,难道刚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吗?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还是现在的样子,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更好,这样的话,那到手得钱就不会飞走了,那就好,那就好。轻轻的拍拍受惊的小心肝,幸好一切都是错觉。

“怎么会?我怎么会让周丞相成为一个不讲信用的罪人呢?放心,我是说到坐到的人。一定会兑现你的承诺的。”

周丞相看着柳茗倩有恢复了原来的嬉笑的样子,也许这就是两个人最安全的距离,如果这是柳茗倩想要的,那么会把自己的心收起来,以后永远只是站在一个朋友的位置,要不然连见面都难的话,不知道还会有活下去的勇气吗?

“怎么每次见你都是不一样,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的爱钱了?”

柳茗倩对着周丞相摆摆手,做出一个无奈的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就像饱经风霜的人似得低沉的说道,“我现在才发现没有钱是寸步难行,不管想要做什么,必修要钱在前面铺路才行。”

“王妃想做什么,我也可以帮忙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到时候我是一定会去找你的,到时可千万不要推脱才是。”

“在你的眼里我是那样的人吗?”

“周丞相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顶天立地、言而有信的人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推辞的好。”

“不会,你就放心好了,到时候只要你开口的话我是一定会做到的。”

王爷带着人从远处走来的时候看到倩脸上的笑容一定是把马上就要榨干的人再次的狠狠地搜刮了一番,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从来都是不知道的,都是倩一个人的注意,到时候算账的话,千万不要来找自己。

“青,你回来了。”柳茗倩高兴的挽着王爷的胳膊,然后在他们都没有看过来的时候悄悄的问了句,“我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了吗?”

“嗯,倩说的话,我怎么敢不从呢?”

“那就好,我就知道我的青是最好的。”

“娘,你要无视我到什么时候?”荣儿站在王爷和柳茗倩的中间皱着眉头问道。

柳茗倩这在发现荣儿也来了,这是在怎么回事?自己这可是去拿钱,如果让让他知道的话会不会有损自己在他心目中的高贵的形象?

“难道还要装着没有看到我吗?”

“没有,我刚在就在想要去请的,可是没有想到我竟然和荣儿心灵相通到这种地步了。”

“去,整天拿着这种嘴就像抹了蜜一样到处招摇撞骗,这一找对我已经没有用了。”

“呀,这是谁的孩子怎么这么聪明,真的是替他的爹娘感到自豪,介绍一下让我认识认识。”

王爷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看着他们之间这种相处方式觉得甚是奇特,但是他们这种相处的方式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拉紧了很多。

教主和跟着王爷来的人都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这是周丞相的眼睛就不同了,从小没有接触过娘的人,但是知道每个人的娘都不是这样的,可是在看到柳茗倩这样的话,就在想如果当初自己的娘也是这样的话会不会过的幸福很多,更不会经历那么多的折磨才能走到今天呢?

“吆,怎么这里有这么多的人呢?不是应该只请了我一个人吗?”

鬼影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刚刚去了广明殿的时候听到里面的太监说柳茗倩在这里的时候就匆忙的赶过来,幸好还是赶上了。

“你来干什么,我娘又没有请你来?”

“怎么会呢?王妃可是特意让让去请的我,说是如果我不去的话,王妃可是会伤心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的。”

“娘他说的是真的吗?”

“你说呢?”柳茗倩没有回答,对着荣儿反问道。

“嗯,我知道了,原来最重要的人是干爹,我会我明白了。”

“哼,知道就好。”鬼影也不明白荣儿怎么会这么简单的f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但是能赢了荣儿这就是好的开始。

“干爹,荣儿甘拜下风,在娘的心目中还是干爹最为‘重要’。”但是回来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个重要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王爷看到有一个男的掉到陷阱里了,再次替他们感到惋惜,想好自己早早的就把倩定下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吐血到时候,期待他们永无翻身的那一天。

当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丞相府的时候着实让丞相府开始忙碌起来。

周丞相看着一车一车的东西都跟着来到丞相府的时候就觉得器官,这是在干什么?

“王妃,你这是?”

“哦,所谓的礼尚往来,再来的时候就顺便的带了些礼物来。”

王爷他们在听到柳茗倩说的礼物的时候都开始憋着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都是什么礼物,但是相信这个周丞相看到的时候一定会‘欣喜若狂’的,这可是从来都没有想到的最好的‘礼物’。

“来就来,可是那么客气干什么?”看到他们笑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礼物。

“怎么能空手而来呢,那样多不好。”柳茗倩笑的落落大方,没有因为自己的礼物特别而感到尴尬。

“于震。”周丞相对身后喊道。

“是。”

“带着王妃带来的礼物好好的放好,一定要派人看守着。”

“是。”于震对于周丞相的话是言听计从,但是在走的时候还是像看着仇人一样的等着柳茗倩。

柳茗倩记得这个人,当时在苍与王朝的时候这个人就对自己有很大的意见,可是这都多少年了,怎么这厮还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对自己,难到自己在梦游的时候把他家的祖坟给刨了吗?

“等等,青等一下。”柳茗倩对着眼看就要离开的于震喊道。

于震这是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看过来,只是笔直的站在那里。

王爷在看到一个下人竟然敢给倩脸色看的时候就生气了,要不是倩在场的话,一定会让这个人彻底的消失的,这个世上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对倩这样的态度,只要有一个就该死一个。

柳茗倩走到于震的前面挡在前面看着,面对面的看着,这时柳茗倩非常的确定他的眼中是有着浓烈的敌意。

“于震。”周丞相知道于震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不想因为他的出现让柳茗倩好不容易来一趟却闹得不愉快。

“周丞相,只是见到老朋友有几句话要说。”

周丞相站在一边,只要于震再有什么不礼貌的举动,随时都有立刻杀了他的意思,哪怕是一直跟随在身边的人也是一样的。

“你家的祖坟被我抛了吗?”

“你…”于震开始咬牙切齿,眼中的敌意更浓了。

“你的女人被我拐跑了吗?”

“你不要太过分。”

“不就是怕你家的丞相被我祸害了吗?”

于震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直接的抬起头来看着柳茗倩,如果在继续说下去的话,就算是明知道不可能也要把这个女人杀了,这些年主人可是为了她吃尽了苦头。

周丞相在听到柳茗倩这么说的时候死了的心有开始渐渐的复苏。

王爷的手紧紧的握起来,一直忍着自己的怒气,如果倩敢说出来的话就会直接的把那个丞相杀了。

“青。”柳茗倩对着王爷招招手。

王爷黑着一张脸走到倩的身边。

“看到了吗,我只会祸害这个王爷。”柳茗倩拉着王爷的手笑着问道,“我说的对吗?”

“对,祸害我一个就好了。”

“嗯。”柳茗倩手拉着手往里面走去,走了几步的时候回头对着于震说到,“那可是我精挑细选的精品,一定要好好的保存,有些东西不要看它小,但是所有的人都离不开它,最珍贵的东西不是什么珠宝玉器,而是可以决定人生死的微不足小的他们。”

王爷在听到倩竟然将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时候嘴角抽了抽,借花献佛,随便了拉了几车的粮食却在这里瞎编,不就是想用这几车的粮食来会几车的珠宝吗?在说了这粮食还不是自己里,是沐英王朝皇宫里的,用倩经常用的话来说就是空手套白狼,但是拐来的宝贝可是都入了倩的口袋,这招还真是高明。

为了担心周丞相反悔,随便的吃了几口柳茗倩就要往回走,看着满车的宝贝,柳茗倩的嘴就一直没有合上。

周丞相站在门口将柳茗倩一行人送远了以后,还是站在门口不愿意离开,看到柳茗倩脸上的笑容觉得做的这一切也值了。

于震看到主人有变成这样的时候,就不明白了,这个王妃明摆着就是在欺负人不是吗?可是主人还是把所有的珍宝都送给了那个可恶的王妃,对这个王妃的可恶程度有加深了一层。

周丞相在确定柳茗倩不会突然的回过头来的时候抬腿往府内走去,看到身边的于震,想到他的无礼眼中的阴冷乍现。

“记住了,再有这样的举动的时候,我会立刻送你一程。”

“主人,可是她…”

“应该是今天的,要不是她在的话,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周丞相没有在给他说话的机会向着仓库的方向走去。

柳茗倩回到皇宫后,就命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广明殿,看到堆满了房间的宝贝,柳茗倩笑的更张狂了,为了以后宏伟的计划,这些只是开始,脑中幻想出到时候一定会让很多的人吃惊的。

王爷、荣儿、教主看着这样的柳茗倩都知道只要这样笑的时候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但是只要那个人不是自己就好,坐在一边看着忙的团团转转的某某人。

王爷看到倩都这么就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样子,都这么久了,不知道会不会对倩的身体有影响,主动的走到一边开始帮忙。

“从明天开始你帮我的忙好不好?”

王爷停下正在忙碌的手对着柳茗倩一笑,“难道我这不是在帮你吗?”

“是,但是我有好多的是事情忙不过来,以后的每天都会很忙的,如果你帮我的话就会更好了。”

“有什么好处吗?没有的话,我可不干。”

“好处当然有了,”柳茗倩对着王爷抛了一个媚眼,然后走到王爷的眼前,看着已经明显鼓起的肚子说道,“难道这不是最大的好处吗?”

“啊…。”

王爷没有想到倩的好处竟然是这个,本来还以为就算不能做,最起码经常的亲几口应该是可以的,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的话,我让这个孩子叫别人爹好了。”

“不不不,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好处,不需要倩这么辛苦的。”

“噗”

“哈哈哈”

教主和荣儿看到这样的王爷的时候忍不住大笑起来。

柳茗倩看到他们笑的时候,也跟着笑了,但是笑里面有着算计的成分。

王爷看到教主和荣儿这样的时候虽然有些不满,可是再看到倩也笑的时候就知道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将倩轻轻的揽到自己的怀中,就看他们的笑容还能持续多久。

“表哥,我怎么今天才发现你的笑起来好帅呀!”

“啊?”

教主听到表妹这么说的时候突然想起表妹原来就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现在和那个王爷在一起之后就更明显了,很明显表妹的笑容可不简单,想到这里马上就准备的要怎么逃才好。

“表哥好像心情很好呀?”

“怎怎么会?”这是觉得这个座位上有很多的脏东西一直在啃食自己。

荣儿在看到娘这样的时候也觉得不好,趁着娘在和爹爹说话的时候,悄悄的往门外走去。

“荣儿,我的好儿子,你很忙吗?”

“嘿嘿…娘,我突然尿急,想去方便一下。”荣儿说着看着马上就到门口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只要出去就没事了。

“不要这么见外,直接在这屋里尿就好了,我是不会看你的。”

“啊…”荣儿在听到娘的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坏事了,好像跑的晚了点。

屋里所有的人都被柳茗倩的话镇住了,最为不满意的就是王爷,总觉得他们这是抢了倩对自己的关注,更是在破坏和倩之间的感情。

“倩你有我就好了,看他们干什么?”

柳茗倩看着王爷的脸送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在看到王爷的脸上有些缓解的时候,又看着教主和荣儿笑了。

“不用这样的,我有不是老虎,还能把你们的吃了吗?”

“吃我就好了,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他们哪里有我好吃。”

柳茗倩没有里王爷但是不解气的抬脚跺了王爷一脚。

“没什么事,就是想请表哥帮个忙而已。”

“有上什么需要我帮的尽管说就是了。”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小事,要不然不会这样笑的。

“就是想买块大点的地,然后再盖上房子而已,就这么简单。”

“那好,我这就去办,你看这样行吗?”

“行,但是要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盖好。”

“是,表妹就放心好了,那我就先去忙了。”终于可以解脱了,教主这回放心的往外面走去。

“荣儿,你这个皇上做的也够久的了,是不是要宴请一下朝中的大小官员?”

“是,孩儿,马上就去办?”

“那就好,但是要记得是明天晚上,还要让所有的家眷都同行。”

“好,我马上就去吩咐他们。”荣儿也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柳茗倩看到的一个一个的都跑远了,这才回头看着王爷,就知道这个家伙会拖自己的后腿,每次都这样可真有点吃不消。

“倩,你不能这么做的?”

“只能这么做,我是希望把所有的是事情都交给他们去做,这样的话你就有很多的时间陪着我了,这样不好吗?”

“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当然,我是因为离不开你,可是我现在又不方便,只好让你来陪着我了,难到你不愿意吗?”

“怎么会,我还以为倩是看不起我呢?”

“不,青在我的心里可是最伟大的,他们只是一个笑笑的配角而已。”

“嗯?”

“走了,我们先休息,明天有个最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来做的,要是晚了的话可不好?”柳茗倩推着王爷就往里面走去。

因为倩的一句话,一下子就让王爷本来酸的冒泡的心再次回归到正常,在倩对推半就的推动下满意的忘里面走去。

天一亮,柳茗倩就神采奕奕的从榻上爬起来,让后揪着王爷快点起来。

王爷看着这每天都睡到日上三干的人怎么会突然的变成这样了?还是自己睡糊涂了?

“倩,还早呢?再睡会儿?”

柳茗倩阻止了想再次躺下的王爷,“快点,要不然都下早朝了?”

王爷眼睛都睁不开,但是看到倩眼中的兴奋还是有些不解,“你说到底是去干什么?要不然我是不会起来的。”

“抢钱。”

“啊?”

这回王爷的睡意彻底的没有了,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王府里已经有那么多的钱了,倩还是着么贪钱呢?不会是掉进钱眼里了吧?

“想都不要想,那些钱是我的,更是我的命根子,绝对要花在刀刃上。”

“可是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你要多少,我给你就是了,何必这么辛苦呢?”

“不要,我没有那么伟大,只是一个小女人,我是一个穷人,你也是一个穷人,一分钱也没有。”柳茗倩叉着腰对着王爷吼道。

王爷在看到倩这样的时候,所有的睡意也没有了,看着倩变成一个小刺猬的模样还很可爱的,如果可以行动的话会更好,可是现在不能,只好任命的起来安抚一下。

“好好好,倩,我这就起来,随时任劳任怨的服侍在左右,你看这样可好。”

“哼,算你识相。”

柳茗倩转身开始收拾所需要的东西,在准备完的时候,正好看到王爷也已经整理好了。

“走吧,今天可是有一个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去做。”

“可是拿这些东西干什么?”

“山人自有妙计。”

柳茗倩故意没有说出来,就怕到时候人跑了的话,到时候累的就是自己,柳茗倩端着东西就往外面走。

王爷在看到倩已经离开的时候,连忙更在后面走过去,虽然不知道倩今天到底要做的是什么事,但是只要跟着保护倩不让她受伤就好。

可是一直跟着倩来到宫门口的时候王爷就觉得更奇怪了,站在这是不出也不进,这是在干什么呢?好像还在等人的样子,就更奇怪了?

柳茗倩看到已经有一些朝廷的官员陆续的来到这里,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看到他们已经走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大人,请留步。”柳茗倩拦住了一个要想要走出宫的大臣。

被拦住的官员一愣,随即抬头看着拦着自己的这个女人,轻蔑的一笑,“我的路可是你能拦截的?”

“皇上已经下了圣旨,凡是出入皇宫的所有的人都要叫通行费。”柳茗倩用手握着王爷的手阻止将要他将要发出的怒火。

“皇上的圣旨,拿出来看看?”大臣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不怀好意的笑道。

柳茗倩一看这个人就是一个老东西,不用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那满脑肥肠一看就是私吞了不少的银两进了自己的口袋,要不然的话哪里能有这么大的肚子呢?本来没有想要太多的,可是看到这个人这么不识抬举,那么只好让他放血了。

“不知道你可认识周丞相?”

“咬,本事不小嘛?连周丞相都勾搭上了,看来在这男的身上没有少下功夫吗?放心,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要多少我都会给你的?”

“话可不要说的太满,有时候这嘴一不留神的时候可是会闯祸的。”

“放心,我的嘴只会用在你的身上,你看我们什么……”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人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了。

周围本来看好戏的大臣在看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都吓傻了,以为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这人怎么就躺在地上了呢?有些好奇的人上前看了看,吓得连连发抖。

“怎么了?”柳茗倩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另一个稍微瘦一些的大臣问道。

“你们怎么可以杀人。”

其他人在听到躺在地上的张大人已经死了的时候开始义愤填膺的看着柳茗倩。

“杀个人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怎么?你难道你们想尝尝的被杀的滋味吗?”

“你。你个妖女…”所有的官员都站在一起,就怕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妖女?好怒好呀,听说这妖可是都是喝人血,吃人肉的,不知道你们哪位想往我尝尝他的味道如何?”柳茗倩就像一个真正的妖女一样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进,说话的时候眼睛会儿在这个人的身上停留,一会儿在那个人的身上驻足。

“你你你要干什么?”他们在看到柳茗倩伸出手的时候吓的连连后退。

“钱,只要交钱就可以离开了,如果各位大人不想离开的话就不用交了。”柳茗倩把手又缩回来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凉凉的说道。

众人一听到这样说的时候连忙掏出银票往柳茗倩的手里放去,就怕晚了一步的话这个妖女会再次想出什么奇怪的方法来继续折磨自己。

柳茗倩看着往拿着银票往自己手里放的人再次的皱起眉头,冷眼看着一个一个害怕的样子,心里再次开始叨念,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在他们的眼中竟然变成了毒蛇猛兽,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自己耻辱,算了,为了那个计划只好牺牲一点自己的形象了。

“慢着,一个一个的来。”

众人看到这样的时候都开始傻眼了,难道是这个妖女后悔了吗?

柳茗倩将准备的纸笔放到王爷的手里,对着王爷笑着说道,“青,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以后会用到的。”

听到还要记下名字的时候,大臣们的脸上再次震怒了,但是看到柳茗倩脸上的笑容的时候还是不敢有所行动,以内刚才就是这个妖女最接近大人的,可是却就在眨眼的功夫就这么死去了,在他们的心中就是柳茗倩杀的人。

“一个一个来,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机会的,但是明天早朝的时候一定要多带些,钱太少的话可是会让同僚笑话的,到时候你们到丰功伟绩都会让世人敬仰的。”

说完以后柳茗倩退到后面,开始一个一个的收钱,而王爷就在一边把所有人的名字和银票的数量都记下来,看着朝中的官员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柳茗倩就站在宫门口开始点着银票的数额,对于经过的宫女和太监异样的眼神丝毫不知道避讳。

王爷受不了倩变成财迷的样子,轻轻的拉拉倩的衣服。

“别闹,我这可是在做正事。”

“有好多人都在看着你。”

“不用管他们,这就是标准的羡慕嫉妒恨,你只要看着不要让他们抢我的钱就好。”

王爷看到倩还是对着钱这么热衷的份上只好继续站在这里了,如果让苍与王朝的百姓们知道的话一定会鄙视自己的,但是这些都是次要的,这样是不是就是倩说的妇唱夫随?

在当天晚宴上,柳茗倩更是明目张胆的把所有的到场的官员都搜刮了个干净,不过柳茗倩看到账本上的数字不断的增加的时候,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但是想对于这些男的,女人们可是就大方了许多。

“吆,这是哪家的千金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将来这身份可不一般呢?”柳茗倩对着一位穿着浅黄色的衣服的姑娘说道。

“见过王妃,小女子是吴尚书府的吴亦非。”吴亦非对着王妃行礼道。

“一看就是小家子气,哪有我女儿出色。”御史夫人大着嗓门夸张的说道。

柳茗倩看了一眼这个御史夫人,早就听说这个女人不简单,原来就是这个模样,但是不管这个女人说什么这样的女人是值得佩服的,一看做事就是光明磊落之人,不屑于做一些背后的小动作。

“御史夫人,你的这个个性…”柳茗倩故意冷着脸说话,看着这张大饼脸的时候心里有着强大的虚荣心,在这样的女人面前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但是还是要再试一下,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值得自己来结交。

“怎么?难道是王妃被这句话就挡住了吗?”

“怎么会?我是看夫人的面相,不过看来夫人今天会有一件大喜事等着你。”

“什么事?”

柳茗倩没有回答御史夫人的话,而是看着对着自己行礼之后一直站着的吴亦非,此时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哀愁,周围的人都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但是那种在逆境中还能这么坚持的人一定有这她特别之处,只是没有人发现而已,希望自己会是她的伯乐。

“不知道吴小姐可能听说过‘乱世出英雄’?”

“是,听过。”

“其实有些话并不是只针对男子而言,对于女人而言,有些东西也是需要去争取的,但是只要争取的时候光明磊落就好。”

“谢,王妃赐教。”

“赐教到时不敢当,但是事在人为。”

“谢谢王妃,希望以后可以再次请教王妃。”

“那当然,随时欢迎。”柳茗倩对着吴亦非一笑。

在饭吃的产不多的时候柳茗倩站起来对着在做的各位说道,“今天有一件还是等着你们,但是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可就永远的错过了,机会就在你们的手中,可千万要把握。”

“王妃,有什么好事要说出来。”御史夫人带头问道。

其他的夫人小姐都在一边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听说在我们这个沐英王朝要开一个大型的商场,那里说是要找掌柜的,但听说是想要个女人你们可听说了吗?”

“这事我们早就听说了,谁会去呢?我们做女人的只要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好了,其他的不管我们女人的事。”

“我知道各位夫人都是掌管着府上的大大小小的事,但是有没有想过在家的时候就是一个当家的,凡是都要金尽心尽力的去做好,但是我们女人并不是只能相夫教子的,也可以有我们自己的天地,为什么我们的男子一个又一个的娶进门来,可是我们只能在背后偷偷的哭泣呢?”看到这个话题令在坐的人都伸长了耳朵在听,接着说道,“那是因为整天面对着同一张脸,而且女人的脸可是老的很快的,如果只是想有一个回忆的话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想要永远的长久的话我这里到时有些方法。”

“快点说吗?”

“就是,早就听说了王妃可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说出来就好了。”

“不是到夫人和苍与王朝的那个司徒夫人是什么关系?”

“听说王妃是从苍与王朝来的,可有听说过阳光商场。”

“你们听说了吗?在那个阳光商场里女人也是可以和男的一样干活的。”

“当然听说了,还有一个女人已经做到了经理一职呢?”

“这个经理是什么?”

“不知道,但是听说要比掌柜的还要大。”

柳茗倩看着这些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叽叽喳喳的就像一个菜市场一样,只是多年来压抑的生活不敢大声的说出来,再就是不敢放开心扉的大声说话。

“我认识那个司徒夫人,也经常去阳光商场,哪里的女人是可以干活的,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做的比男的还要好。”

众多的女人在听到柳茗倩这么说道时候,有几个大胆的直接的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是吗?”

“快点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司徒夫人的?”

“我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个人。”

“啊…”

“什么?”

“你怎么会?”

柳茗倩看到她们的目光全都被吸引过来的时候就展开了今天的重头戏,等到走的时候看到有那么多的人都开始对自己的说法感兴趣的时候,知道这件好事已经拉开了一个序幕,最后的成功与否就看她们的决定了,不管结局是怎么样的,但是最后受益的那个人一定会是自己,就等着以后的结果了。

时间一直在按照自己的机会在慢慢的实行,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沐英王朝的建起了一个大型的阳光商场,虽然在试营业期间但是里面的人都是人潮涌动,但是最重要的是里面有很多的员工都是免费的,不光是免费的,还会为商场里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朝中有很多的官员的夫人都来到阳光商场里担任一些重要的职位,可不要小看了这些女人,在些女人可是整天的和府里的那些女人勾心斗角的,心里的想法可是有很多的,现在把她们的想法都用到这里来,又有这些夫人在,就不会怕那些小瘪三来这里捣乱了,但是前提是来这里担当要职的夫人,必须是原配夫人,就算是被夫家休掉了,只要是原配都可以到这里来上班,对于那些妾,或者是后来扶正的都没有这样权利,你可以来这里消费,但是就是不能担当任何一个职位。

柳茗倩被王爷扶着来都商场里来巡视的时候看到众多的熟悉的面孔,不管是见到那个人都是热情的打招呼。

“王妃你有来了?”御史夫人上来打招呼。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要叫我柳茗倩,这可是我的名字,在这里你也不是御史夫人,可是要叫你的呃名字的,我说的对吗?陈美梅。”

“呵呵呵…。忘了,多少年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了。”

柳茗倩推了王爷一下,然后看着王爷笑笑。

王爷已经习惯了,知道她们这是有话要说,只好先往前面走去了。

柳茗倩在看到王爷已经离开以后这次啊小声的说道,“这些天不是天天在府里,属于你的东西可有被抢去了?”

“没有,你别说,这人还真怪,一天天天在家的时候经常要看他的脸色,可是现在反而比一直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好。”

“我说的没错吧?”

“当然,现在我听说有些女人宁愿嫁给一个老百姓也不愿意再做别人的家的妾了。”御史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说的都是好事,但是不要忘了,你首先是御史夫人,一定要以家为重,这里是次要的,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几天不来的,只要走的时候和她们说一声就好,还有你们这个区不是有五个人吗?可以一天来一个的,这样的话就不会冷落的家人的,没事的时候一起出去玩玩也是很好的。”

“这样也可以?”

“这是让你们有一个发挥的空间,并不是要把你们全都锁在这里失去自由的。”

“知道了。”

“还有,我们这里的所有夫人和小姐,我都会发一张卡,只要有这张卡在手的话,每个月买一定限额的东西是不需要花钱的。”

“真的?”

“一会儿就会发到你们的手上,你就等着好了。”

“倩,还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王爷逛了好久看到倩还没有跟上来的时候返回头来寻找。

“好了。”柳茗倩在看着王爷回来的时候就立刻走到王爷的身边挽着王爷的手笑着说道,看到一边的御史夫人的时候还不忘说道,“我说的话可要记住了。”

“知道了,你就快点走吧。”

柳茗倩也王爷一起到别处去看看,一路上不断的有人和自己打招呼,知道离开沐英王朝以后,相信有这些夫人在一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眼看着那座学堂也马上就要建好了,朝廷里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看了很快就可以回到苍与王朝了,不知道是不是穿越过来的时候就在苍与的关系,总觉得那里才是自己的家,这是虽然已经住了几个月了,但是在心里一直把这里当作是旅游。

“倩,你在想什么?”

“我们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嗯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随时都可以动身的。”

“那好等过几天学堂的事情办好以后我们在离开好了,”看着圆滚滚的肚子,知道再过两个多月就生了,一定要尽快的走,一定要在家里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在外面会有很多的不便的,再就是这几天总是觉得那个幕后的人好像已经察觉到了,隐约觉得这个人就是那个已经死了的人,不知道等回到王府的时候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王爷也知道倩在担心的是什么,可是这是明显的透露出诡异,知道回到王府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有些事情不想要倩担心,但是凭倩的聪明也许已经发现了什么,这段时间非常重要,一定要保护倩的安全。

一天后突然接到了苍与王朝传来的消息,知道事情的紧急,就连原来想等学堂开幕以后再离开的,可是现在事情紧急只好仓促的离开了,在走的时候可是松了一份大礼给朝中的官员们,希望可以减少他们对自己的抱怨,听着哒哒哒的马蹄声,柳茗倩知道这是真的离开了,不知道好有没有机会再来这个沐英王朝,有没有机会再来看看在这里所建立的商场,如果以后还能像现在这么自由的话,一定会再来见证那些曾经证明自己来过的地方。

王爷注意到从倩上了马车的时候心情就很低落,但是这一来一回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是有怕在自己不再的日子里倩会出什么危险,只好得着倩这么仓促的离开。

“倩,不要这样,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还可以再回来看看的。”

“我没事,只要有荣儿和你的地方就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那里也会是我的家。”

王爷听到倩这么说的时候激动的把柳茗倩抱在自己的怀中。

荣儿看到王爷和娘这样的时候也抱着娘。

这一路走来也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波澜,但是越是平静的时候,就说明马上就会有强大的暴风雨来临,在路上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高度注视这四周的一切,以后什么凤春草动的时候马上就能发现,并且做出对应的防范措施。

只要穿过前面的树林上就能到苍与京城,这一路上随时都是保持的高度警惕,眼看的就要到了京城了,每个人的心也渐渐的有所放松。

本来在树林里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好多小鸟的叫声的,可是突然间好像没有了一样,按理说不应该这样的,柳茗倩紧紧的抓住了王爷和荣儿的手,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倩,没事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放心好了。”

“娘,只要有荣儿在,一切会没事的。”

柳茗倩看看王爷,再看看荣儿,笑着说道,“我的要求是我们一家人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你们平安的时候我最大的幸福。”

‘乒乒乓乓’外面传来的打斗的声音。

王爷和荣儿分别坐在柳茗倩左右两边,眼睛平淡的看着前方。

教主带着一行人在外面和这些突然出现的蒙面人开始打斗,从这些人的身影来看,一看就是女人,但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没有在乎她们是不是女人,也放下了那些过去的那些固执。

教主在打斗的时候还时时的注意着马车的方向,知道有王爷和荣儿在表妹一定会没事的,但是这些门面人的武功个个都不简单,想要全身而退的话需要费些力气,可是就在自己分神的时候看到这些蒙面人的一个头目突然的往马车从去,本能的看着这个人不简单。

崔楠也发现了其中的异样想过去的,但是奈何眼前的这几个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只好边打边往那边靠近。

鬼影看到的时候也奋力的冲过去,可是就在刚要有行动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一个箭往马车的方向射去,不好中计了。

看着箭在射进马车之后,很快的马上就被突然喷出来的血染红了,一直没有听到马车里的三个人任何一个人说话,也没有看到他们从马车上下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这一箭同时伤到了三个人吗?

马车上有很多的血从缝隙中流出来,而且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

“不…。”

“不要…。”

“表妹…。”

门面人在看到马车上流出来的血的时候突然间都撤退了。

他们撤退没有人在意,都一起看着马车的方向就像被定格了一样,没有人敢上前查看王爷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到现在是否还活着,可是看到这么多的血的时候,知道生还的希望还是渺茫了。

教主看着越来越多的血都不敢往倩看了,脚下的步伐有着千金重担,不想去看,只要这样才能说服自己表妹还活着,一切都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

鬼影眼中有着绝望,转身持着剑往树林走去,很快就听到树倒地和大声怒吼的声音。

崔楠不相信这一切,不相信区区一支破箭就能难道王爷,艰难的走到马车前闭着眼睛揭开帘子的,可是当看到里面的景象的时候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教主提着剑直接的冲到了崔楠的身边,大声的吼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能笑……。”

鬼影发泄完所有的怒气的时候,连拿着剑的力气都没有,拖着剑往回走,看到在马车前面的他们那样的表情的时候没有太在意,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但是还想看一眼柳茗倩最后的样子,推开了挡在前面的两个人,可是当马车里的一切出现在眼中的时候也华丽丽的愣住了。

随后所有的人骑着马,后面跟着一辆还在不停的滴血的马车往京城走去。

王府的管家在门外迎接的时候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马车的异样,但是没有人敢哭出来,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有这浓烈的哀伤。

崔楠、教主、鬼影一起护送着马车来到的一鸣居,顺着血迹一路进了王府。

在王府外面的一个街道上,一个蒙面女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眼中有这浓厚的恨意,但是看到那一路跟着的血迹的时候,眼中的恨意稍微缓解一些,走的时候对着王府的方向冷笑了。

一鸣居里不让任何一个人靠近,就连听到消息从皇宫里赶来的太上皇和太后都被拦在了外面,随后过了不久太上皇和太后就伤心绝望的离开了,但是太后的哭声让每个听到的人口听到了绝望,整个苍与王朝只有太子和王爷两个人,太子在多年倩的时候就已经去了,可是这个唯一的王爷也这么离开了,但是这次离开的可是有四个人,最为可怜的是那马上就要出生的孩子,太后一定是对生活感到绝望了,要不然那凄惨的哭声不会让听到的人都落泪。

柳府在听说了消息以后都双双晕倒了,至今没有想过来,这次对于柳府来说是彻底的绝后了。

整个王府很快的就被白色笼罩了,到出都是白色,原来为了迎接王爷王妃的到来所设的宴席也全部的撤了,前来道贺的官员也都走了。

正在巡视店铺的陈庄主在听到消息的时候就连忙赶过来,骑着马一到王府就立刻的从马上跳下来,昔日常年不知道笑容的陈庄主此时脸上却挂着泪痕。

当陈庄主脚步不稳的出现在一鸣居的时候被眼前看到的华丽丽的被镇住了,但是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让路过这个的丫鬟还以为陈庄主刺激过度疯了呢?

一鸣居的桌前坐着本该已经断气的三个人,看到他们他们大吃海吃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呢?当眼睛与同样坐在一边的教主对视的时候从他的脸上看到的笑容就知道看到的都是真的,脸上的伤痛已经被笑容代替,更没有了原来的虚晃,整个人神采奕奕的走进去。

柳茗倩吃的满嘴都是油渍,看到陈庄主脸上的笑容的时候不满的说道,“你这是来奔丧的表情吗?还是我死了你就那么的开心?”

“有些失望,不过只要我的干儿子还在就好。”

王爷听到陈庄主说的话就不愿意了,“谁说是儿子的,我早就说过了是个女儿,是个女儿,你就不要在这里妄想了。”

崔楠站在一边突然想到王爷这么坚持难道是因为那次王妃昏迷的时候太上皇说过的那句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可能王爷会有些失望的,但是对于孩子来说不是男孩就是女孩对王爷来说这就是成功了一办,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想到当时看到马车里的场景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着惊喜在里面的。

刚掀开帘子的时候就看到王妃依靠在王爷的身上对着自己笑着说道,“这个惊喜怎么样?”

“你你你你你…。”

“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回王府准本葬礼。”

崔楠只要一想到竟然有这样的荒唐事,就觉得无奈,有谁见过有人跟给自己准备葬礼的人,也就是现在坐着吃饭的人。

柳茗倩吃的满足都是油渍,看着在坐的众人都用那种眼光看着自己,吃饭的时候被人看着就吃不下去了吗?那是不可能的,不在意的看看们就继续开始吃饭。

王爷在看到倩的胃口大开的时候,把远处的菜都端到倩的面前,又看看一边吃的没有形象的荣儿,虽然她们的吃相都不雅,但是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还能在一起吃饭的这种幸福的感觉是非常的珍贵的,当时没有想到倩和荣儿一点也不害怕那样的场面,还能想到这个方法,这就是难能可贵的。

“尝尝这道菜做的怎么样?”王爷夹着倩爱吃的菜放到柳茗倩的碗里。

“谢谢。”柳茗倩头也没有抬继续吃饭,可是在尝到刚刚王爷夹的才的味道很好的时候,有连忙为王爷和荣儿各自夹了很多,“味道很好,你们好好的尝一尝。”

“嗯,谢谢娘。”

王爷没有说话,但是当吃着王爷柳茗倩夹的菜的时候那种幸福的样子让在一边的众人羡慕不已。

陈庄主看到他们这么无视在坐的人,一直在炫耀他们的甜蜜,是不是就是为了刺激在坐的孤家寡人,明明知道这里的每个男的都是对她有想法,不知道他们的幸福就是建立在这些人的痛苦之上吗?

“我说王妃,这里可不是只有你们三个人的?”

柳茗倩抬头看看陈庄主对他有些不满,有不是他的话会遭受那么多的醉吗?可恶,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还放它出来祸害众人,这就是一个男的不应该,当初把她们娶回去干什么了?都是因为他让自己受了无妄之灾,看来这世界上的坏女人都是男的逼出来的,现在突然非常怀念现在的婚姻法,如果古代也是这样的话,会少了很多的怨妇,多了很多幸福快乐的孩子。

“王妃好像多我有很大的意见?”陈庄主看到没有为自己夹菜,只好自己夹起来尝尝那道菜真的有这么好吃吗?

“我怎么会对你这个大庄主有意见呢?只是讨厌被人连累的感觉。”柳茗倩看着到现在还是这里装无辜的陈庄主,不相信他到现在还一点也没有察觉。

“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不知道你家的祖坟在哪里?”

听到柳茗倩这么说的时候都惊讶的看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陈庄主一出现的时候,柳茗倩就表现出了浓烈的敌意,现在有冒出一句这样的话了,都开始装作吃饭的样子,但是一直在看着着柳茗倩到底有什么打算。

“王妃什么时候对我的祖坟感兴趣了?”

“觉得认识成庄主已经这么久了,还没有去拜见你们家的列祖列宗呢?”

“如果王妃这么想知道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带着你去看看的,但是这看祖坟可是有着不同的意义的?不知到你知道这回事吗?”

“知道,但是我现在不太方便,但不过已经找好了代劳的人,可是到那里之后有见事可能会让你很为难,但在这里我还是要请你原谅。”

“不会王妃的意思是要抛我家的组分吧?”

陈庄主看到柳茗倩这么严肃的样子,想到了一个最坏的事情,可是在说完的时候柳茗倩没有否认,而是点点头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大条了,不会自己说的是真的?

“是,只是要求证一件事情,想青陈庄主答应。”

“难道这次的时候和我有关系是吗?”

“现在只是在怀疑,但还是需要一些求证,希望你能够答应。”

“我知道了,容我在想一想。”

“我会等你的答复,等你想好的时候在告诉我。”

陈庄主没有再说话,而是为自己添了满满的一杯酒,仰头喝光了,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定似得,看着柳茗倩点点头,然后落寞的走出去了。

教主看着陈庄主走出去的时候那种无奈、绝望、落寞都看在眼里,但是自己也无能为力,虽然也奇怪表妹竟然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一定是有她的原因的,但是对于到一个男子的祖坟上动手脚的话这是对一个男子的侮辱。

柳茗倩看着他们在的人听到自己说的话露出的惊讶,还有陈庄主走时的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是不是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了?第一次对于自己的计划感到了怀疑,也许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晚上,王府里躺着三个棺材,而王府里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每个人都非常悲痛。

管家跪在最前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火盆里不断的添加纸钱,教主、鬼影都站在一边哀伤的看着中间的那一副棺材,知道快深夜的时候被自己的随从都请下去了,但是在走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站不住了,被几个人扶着走远了。

在暗处一直有一个人影一直看着棺材的方向,只是在看到棺材的时候脸上没有哀伤,反而是兴奋,也许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的话,也许早已经大笑起来

在看到只有五个人而且还不断的点头的时候,轻轻的从暗处走出来,一步一步的往灵堂走去。

正在添加纸钱几个人没有看到有个人已经走过来了,可是当发现的时候,想大声的喊来着,可是嘴都是刚开始要喊的时候一个一个都无力的倒下了。

来人直接的奔着中间的那个棺材而去,先是踢翻了火盆,将灵堂里的东西全都弄的乱七八糟的,随后扯下了一直蒙着自己的脸上的黑布,这时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温晴晴,但是现在温晴晴的脸上有着和原来决然不同的神色,在看到满地的狼藉的时候眼中的笑意跟浓了。

“哈哈哈哈哈…。”温晴晴围着棺材开始大笑。

温晴晴的笑声引来的王府里的人,但是冲在最前面的是鬼影和教主。

教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温晴晴已经坐在中间的棺材上,但是一只脚搭在另一个棺材,手里的剑却抵着身后的棺材上,眼神极尽夸张,看着所有的人眼中也是极为嚣张。

“吆喝,伟大的魔教的教主也来了,难道是为了你夫人来送终的吗?”

“你给我闭嘴,立刻给我滚下来。”教主摇晃的身子需要两个人的搀扶着才能站稳。

温晴晴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教主,在原来的时候就知道他的痴情,可是就连人都已经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了,可是这个家伙还是一直的跟随在左右,真是可悲。

“教主,看到自己的夫人和别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你…。”

“为了一个抛弃你的女人,还受了严重的伤,差点就这么死了的时候难道没有遗憾吗?”

“那些人是你派去的?”教主想到了那次柳夫人和柳老爷遇刺杀的那次。

“当然,本来以为你会这么死的了,”

“啧啧啧…。我真的是为教主的痴情所感动,能在重伤的情况下活过来,还拖着残废的危险感到这个女人的身边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不要在这里废话,立刻给我滚下来。”

教主在说话的时候气的直接的突出一口血,要不是有两个人扶着的话,也就早就已经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但是那嘴角的血迹在这深夜还是很刺眼,尤其这里全都是白色的灵堂的时候更为显眼。

“那这个女人立刻给我滚下来。”鬼影在一边也忍不住的叫器。

“怎么样?我送给你的那个女人你可还满意?”

“你你说什么?”

“还能是什么?夜夜**的味道是不是回味无穷。”

“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你也太逊色了,对着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都能那样,是不是你从来没有享受过女人的滋味,我说的对吗,沐英王朝的皇帝。”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是无所谓,重要的是,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为了一个残花败柳的竟然坐到如此低贱的地步,真的替身为男的你感到不耻。”

“你不要在这里乱说。”鬼影气的眼睛都开始红了,随时都要扑上来的准备。

温晴晴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对着鬼影就吐了一些口水,可是由于距离有些远,直接的吐到地上了。

“告诉你,这个肚子里的种根本就不是你的。”温晴晴在说话的时候故意的看了一眼下面的棺材。

“你胡说。”

“不,也许你些时日也许会有你的种也说不定,只是那个可怜的女人现在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就是这个可恶的人杀了你的孩子,难懂你不想报仇吗?”

“你你你…。”

“哦,我忘了说了,你的技巧可真的不行,我看没有那个女人会喜欢你的,我看没事的还是在再练练的好。”

鬼影受不了这样的怒气,直接的往温晴晴扑过去,可是就在刚走出一步的时候,身体无力的往后倒去。

“鬼影…”

“啊…。”

本来就已经混乱的王府现在更是乱成一锅粥了,主子们同时离开,现在这王府的贵客也一个一个的倒下,让整个王府更是雪上加霜。

“今天我就让这个死了的女人,在死后还要经受我的特别的招待。”

“你想干什么?”教主虚弱的说道。

“听说挫骨扬灰不错,今天就是一个机会,不用的话似乎有些浪费。”

“你你这个恶女。”

“你错了,在这里还是女人比较受欢迎。”

“哈哈哈哈……”温晴晴看看周围一个一个开始暴怒的人大声的笑出来。

“难道不是吗?这个柳茗倩可是在你的身边好几年,可是后来还不是又到了王爷的身边,哦,我还忘了说了,那个那个那个很多的男子都尝过她的味道了不是吗?”

“滚,你这个造谣生事的坏女人。”

温晴晴没有看教主生气的脸,而是从棺材上跳下来,对着王府的众人就是妖媚的一笑,然后在他们的惊讶的眼光中对着中间的那副棺材一剑就劈开了。

“嘭”棺材盖直接飞出去,摔在很远的地上直接摔碎了。

“啊…。”

“啊…。”王府里的人都吓得连连后退,有几个胆小的直接的就吓晕了。

鬼影和教主的脸上却有了丝丝的喜悦。

温晴晴不去看他们怪异的脸,对头就看到站在棺材里的笑的花枝招展的柳茗倩。

“你是人还是鬼?”温晴晴吓得连连后退。

“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阎王爷说在下面太孤单了,想让你下去陪陪他,他可是一个大帅哥,要不就现在如何?”

推荐欣玫的新文《绝世独宠妃要休夫》。

走进潇湘已经过去半年多的时间了,从开始的茫茫懂懂到现在的渐渐的摸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门道,虽然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感谢亲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这也是我走下去的动力。

我会一直的不断的努力,将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呈现到亲的面前。

请继续支持我,为我加油,因为有了你们,我的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继续走出属于欣玫的一片天空。

亲,么么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