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元帅逍遥 > 第七十五章 楚山鬼冢

元帅逍遥 第七十五章 楚山鬼冢

作者:江上客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3:03

章节名:第七十五章 楚山鬼冢

这应该是秦家的地道,大体用石头和泥土做成,很普通,但从地上很难发现。周围的布置自然弯弯曲曲,梨霜看不太明白,事实上这世上的地道也只有梨霜自己挖的才知道该怎么走,不过,身旁的这个人,准确的说,是个还没成年的小子,梨霜还是有些了解的。

“到了。”黑衣小子突然止步,顺带挡在了梨霜身前。

到了?还真是到了,一个小小的破败土洞,看着脏兮兮的毫不起眼,细看时上面竟是精细的纹络,再一看时,那黄土,竟是做瓷器的上好原料,说得上是冬暖夏凉,摸上去也极为柔软,但只要没有水,坚硬无比。

为了眼睛就露出这么大的破绽,秦九笙的品味还真是,高!

“反正布置的再好也会有破绽,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露出来,也顺了自己的眼不是。”黑衣小子懒懒的笑,看向梨霜时却是一脸的好奇和厌烦,“把你这张脸换下来吧,看着还真膈应。”

“现在换不了。等几天吧。”梨霜有些无奈,其实她也不想顶这张脸,虽然玉树临风引人注目,可毕竟老了,岁月无价啊。她只得笑笑,满眼亦是好奇,“你是怎么认出我不是你父亲的?在地下听得?”

“还用听?我爹又不是女子,何况是嫁过人的。”说话间随意在墙上一摸,秦舞阳摸出件雪白的袍子胡乱套上这才说,“你是陈梨霜手下的,她人呢?”

“西荣还在打仗,我家大帅自然得留守了。”

“哦?那你家大帅让你来做什么的?”

“查探秦家,看看华靖是如何敲掉秦家的,秦少爷可知道?”

“你这语气可不像是手下。”

“哼,我好歹有一身功夫,怎么可能去做属下,我是大帅的客卿,叫梨棠,你这些天一直待在这儿?”

“算是吧。我在华靖手里放了个替身,偷偷就走了,那华靖也是个厉害的,害的本少这些天躲躲藏藏,只得回到这儿来,结果回来才发现我爹实在不成器,竟然让人家连家都占了,自己还不知是死是活。”随意坐到块看似石头其实玉雕的凳子,秦舞阳吊儿郎当的说着,顺手提了壶酒慢慢喝起来。

“哦,这儿有吃的没有?”梨霜有些饿了,又有些渴,学着秦舞阳的样子摸出壶酒,四处打量,梨霜喝了一口,眸里顿时亮了起来,“这酒不错。”

“你可真不客气。”秦舞阳轻笑,从腰间摸出了块东西扔向了梨霜,“蛇肉,存了几天的。”

“馊了?”看在灵蟒的面子上梨霜也不想吃,“有没有别的?”

“老鼠肉,吃不吃?”

“吃吧。”梨霜只得接过来慢慢打开,顺手暗地念个诀,放出幻化成一条可以当成手镯的五彩蛇,正是灵蟒。灵蟒慢悠悠的从袖子里爬出来,在梨霜手上的油纸包里嗅了嗅,偏了偏头。“喂喂,你将就一点儿吧,我也得吃呢,要不你去吃自己的同类?”

灵蟒居然转向了蛇肉。

好吧,梨霜又接过蛇肉,咧嘴笑了笑。

然后。灵蟒居然真的吃了!还津津有味意犹未尽的望着那空落落的纸包很久!梨霜登时就打了个寒噤。

“你这蟒倒是个宝贝,怕是千年也不出一条,卖给本少如何?”

“不如何。你这几天一直吃这些?”

“不然呢,不过酒是好酒,尽管喝。”

“那还是别了,小蚯蚓,勉强吃一点儿,我们出去吃好吃的。秦少爷,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可以?”

“不然呢,怕是华靖的人已经过来了吧,一把火出来谁也活不了。还不如拼一拼。秦少爷不也是这个意思吗?”

“本少还有些意思,就是不知梨棠姑娘肯不肯成全了。”

“不肯,爱走不走。”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丝奇怪的气息。淡淡的,呛呛的,还有几缕风声,几个嗖!

梨霜跳起来就看见枚匕首擦着自己的耳边飞了过去,黑乎乎的,像是几年没洗澡似的还散出骨子酸腐味儿。不浓,很厚重的味道随那匕首噌的就滑了过去,还光一般的四散开来,依是不浓,但无处不在。

呃,华靖可真舍得花钱,不,应该说秦九笙太能赚钱了,这批人要是到了战场,想到这儿的时候梨霜干脆一抓秦舞阳的衣袖提起轻功就将他拽了出来,道,“现在别废话,好好指路,我带你出去。”

“”秦舞阳长长的睫毛,忽然闪了闪,他眯了眯眼睛,直直看向梨霜那张表面上还是他爹的面容。

“愣什么愣,快点儿!”后面应该是追过来的人,华靖手下的一例的毒药装备,轻功很好,内功厉害,不少于七人,一旦被抓着,不对,这批人,好像是上次抓尧钺的人!

“左转,”秦舞阳这时已经回过神来,毫不脸红的任梨霜这个女子将他拎到手里狂奔,他则双手伸出,飞快的在拥挤的墙壁上拍击,或者按上按下,攒起跳后,一例依着梨霜的身形,秦舞阳只尽力改着自己的方向,不多时,身后便啪啪啪倒了一大片。“中间。”

“自己走。”这小子看着瘦小还没张开,其实胖的跟头猪似的,甩甩发红的手指头,梨霜猛地大吸一口气,而后道,“呐,提前说好,刚才算我救了你一命,所以你们家这地道得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至我安全出去为止,当然你也可以耍小心眼儿,可要是让我知道,走。”话落按着秦舞阳指的路前行,梨霜忽然想起来问,“这路通往哪儿的?”

“内院。”

“所以?”

“外院是五行八卦阵,那东西复杂的很,我爹又加了些杂碎,我如今进去可不保证能出来,可华靖的人,越将军可不是吃素的。”

“哼,我家大帅也不孬,走吧,那玩意儿我认识。”而且秦舞阳走的路应该又有一批人堵着吧。

“好。正好本少也饿得慌,此外,方才的条件我尽数答应,本少还可以帮你些别的,不过你得答应本少,把秦家的令牌还我。”

“那事不归我管。”

“随便,不过能调动我秦家死卫的除了我爹那张脸也就是那面令牌,你家大帅若是不还我就放出风儿去,倒时候,又有好戏看了。”如是懒洋洋的说着,秦舞阳便跟在梨霜身边前行,指引路途。他还挺快!

“随便你。”梨霜打了个哈欠。

这一路地道还是石头和土构成的,期间夹杂着些许利器,一些毒药,几处陷阱,几点杀境。有秦舞阳这个活地图梨霜自然不用担心窝里反,不过,梨霜看着秦舞阳目光里忽然就多了份赞赏,“秦九笙倒真是个人物,养出来的儿子在这种情况都能活下来。”

“哼,那是本少天赋卓绝,天资潋滟。”秦舞阳神气的抬头,眸里却是止不住的欢喜与骄傲。

“得了,你可别一会儿报销了。”说话间抬手挥掉一支铁箭,梨霜拔出长剑斜身一闪,跟着就直直戳进了那好不容易逃过杀阵的一个黑衣人,剑并不锋利,却很快,梨霜也出了大力气,很快就戳的那黑衣人眼珠子凹处,黑血狂喷,跟着流了一地。“捂住鼻子,不然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华靖那小子真够狠的,这几个人竟然体内都有药!梨霜身上一向有几份好药,又一向用生之灵气存着,所以取出来很方便,自己拿了颗白的,给秦舞阳颗黑的,梨霜跟着一剑劈塌前方的窄洞,一脚把秦舞阳踹进去自己紧跟着过去,接着又一剑,嗵!过道口全塌了,只剩下出去的路。

这一幕说着慢,其实快,等秦舞阳反应过来的时候,梨霜已经大步向前跑去。

“你,你找死是不是?”秦舞阳目光登时冷了下来,直直瞪过去,他毫不掩饰眼里的杀意,“这地方是我爹最喜欢的,你敢毁?”

“你爹人都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心情管他的喜好,秦大少当真孝顺。”

“哼,那个老狐狸,能有什么事儿?”话是这么说,秦舞阳的眼圈儿却微红,提步跟上梨霜,他语气却又是一软,“可这里将来打回去也是个好地方,你这样,将来岂不难上加难。”

“秦家又不是我的,我只负责探路。走吧,我真的饿了,再来一批人估计真不行了。”算算,碰了面的虽然两个,可被两人下暗手整死的足足五十多个,那未曾谋面的五十多个人啊,死的真,好!

这时,梨霜忽然觉得眼前一亮,跟着跳起来,轻身跃过眼前,直直朝向了周围唯一一块相对极亮的地方,提步,正正落下,落到了棵粗枯树的树桩子里。

入目,满满的光亮。

跟着,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影,在幽幽的白光下,发出刺眼的黑芒。周围,绿树丛生,百草丰茂,潺潺溪水,淡淡月光。

南兴国与东盛国最南交界地是一块山,辽阔,高大,巍峨,号称绝冥界最高峰,也是绝冥大陆上最为奇特的土地。

从南兴国地界上去,此山清润秀雅,冠美绝伦,一年到头都是山温水暖,目之所及极是美妙。从东盛国地界上去则恰好相反,阴风阵阵,虎啸猿啼,万物哀鸣,草木泣血,但凡存在必为阴森。

无人知其原因,更无人到达这座山的顶峰,但为了各国的面子,南兴国给这座山起名为楚山,东盛国则毫不客气的赐名,鬼冢。而东盛国数十年的繁荣昌盛也毫不客气的让这座山的大名合理存在,而且,自上一代药王派大祭司就职开始,鬼冢便名副其实的成了东盛南郡所有人的栖息地已经离开人世的人。

楚山其实在几十年前还是很繁荣的,只要不起到达山顶的心思日子便一直安好,但自几十年前东盛国开始往另一面上扔尸体开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死的大都很惨,也很恶心,很大部分都还是平日的升斗小民,平日为人也是数一数二的。

南兴国对此自然要发表抗议,但抗议无效,当今南兴帝他爹只得委委屈屈的命周围百姓迁了道儿,用东盛国送来的礼金的一小部分给当地的百姓安了家,博得了美名之后便弃之不管,好像楚山与南兴国没有一点儿关系似的。

而楚山,从此,名存实亡。

这日,看似山清水秀的楚山脚下。

“这里?”云硕有些惊愕,身子微微一颤,她漂亮的眸子还是及时产生疑惑,“秦九笙,怎会把老宅安在这里?”

“不是这里,是楚山山顶。”南霁云的目光,平静无波。

“什么?”

“我当初也不信。可的确是真的,秦家四小姐在枫王手里,她为了救秦舞阳投靠了枫王爷,枫王爷把这消息传给了我。”

“你们,”

“听说枫王爷亲自来了。”南霁云眸子有些发亮,却又好笑,“东云轩来了,华靖来了,西叶枫来了,便连中天国那位太子,也来了,逢春法师拦都拦不住。”

“我听霜儿说,中天国的皇子,大都不中用,有几个还,痴傻?”

“一个傻了,一个瘸了,一个是哑巴,剩下三个看着好,其实一个比一个不中用。”

“那位太子,是个瘸子?”

“嗯,还很风流,武功极差。”淡淡说着,南霁云抓住云硕的手,抬眼望向山顶的方向,温声道,“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你不许乱跑,跟着我。”

“好。那五国皇室,他们都过来,为的什么?”

“凤主,秦家。其实我还听了个有趣的说法,说是到了楚山鬼冢,随便踏入这里的地界,妖术灵法之类的便尽数不能用。否则会招来灾祸。不过这也是道听途说,否则小霜可就惨了。”

“楚山,鬼冢。我听师父提过,有人曾利用鬼冢的地形修炼巫蛊禁术,后来失败,**而死。”

“这样?”南霁云的表情,忽然便阴森了下来,“所以那些人,都是因为有人练禁术才死的?”

“是,是吧。师父一直不肯让我说出去,只让我记着,告诉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亲近的人到达楚山山顶。如今,”眸里渐渐的恍惚,云硕身子微颤。

“这样?”

“鬼冢的确有人修炼禁术,不过不是巫蛊之术,而是炼尸。”

“尧少主?”

“嗯。”淡淡答应,尧无双笑笑,目光却不见欢喜,“鬼冢本是阴寒之地,二十年前又有人修炼炼尸**,致使其中尸体通灵,一旦有鬼怪灵法泄入,山顶的尸体便会恢复知觉。”

“”云硕脸色顿时煞白,她声音有些尖锐,却毫不迟疑的问,“这其中,有霜儿?”

“生之灵气,巫蛊术,驭兽术,一旦出现一丝便会使尸物通灵,丢失本性,楚山上的草木虽会相助,但太过低微,而且一旦楚山鬼冢相迫,后果,谁也料不到。”低低说着,尧无双眸光思索,“云姑娘,你还是莫要上去了,若无双猜的不错,姑娘身上,应该有长凌寺仙法吧。”

“可,可!”

“没有解决的办法?”

“平常武人上去不会有问题。是去是留云太子自行决定,只是云姑娘,你若念着霜儿,还是不要上去的好。”说吧起身,尧无双如一片云,快速的飘了上去。

身后,琴棋书画,如影相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