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圣僧不要放弃治疗 > 72神之恚怒

圣僧不要放弃治疗 72神之恚怒

作者:幻海心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3:24

“怎么洗脱了的?”叶姻睁大了眼睛,把粥碗放下,连饭也不吃了。

庆云抬头看了看门外,悄声道:“带饭的三个丫头里,忽然有一个改了口,说李嫣的丫头玉儿并没单独拿过那饭盒,另外有人作证,玉儿曾经去过浣洗坊,那坊里的婆子证明,三个丫头说的时辰,与玉儿去的时辰,是对不起上的。”

“哦?”叶姻眯起眼,心道自己用“时辰不对不上”来洗脱,紧接着便有人用这法子给李嫣除了污名,若不是昨夜亲眼跟陈嬷嬷密谈过,她都怀疑陈嬷嬷是太子的人,不用说,即使陈嬷嬷不是,太后那群人里肯定有太子的眼线。

能让其中一个丫头改口,也该是很厉害的眼线了吧,难道是张公公??叶姻眼前浮现出张公公那苍老的面容,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宫里头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连那位绣花枕头太子也是有几分手段——虽然都用来救美人了。

太子明知太后要拿下李嫣,却连眼线也不顾忌地暴露出来,看来……是对李嫣动真心了吧,啧啧,果然是自带金手指的穿越女啊,有福之人不用忙,不用自己去想法,自然有人为她开脱……

叶姻一边喝粥,一边羡慕嫉妒恨,想当年老娘亦是金手指开路来着,美男蜂拥而至,一个个都爱如珍宝,情深意切,各种风光无限好,重生一次不仅把金手指搞丢了,还伴随着各类蛇精病,怎一个苦逼了得?

“主子?”庆元见惯了宫里主子的优雅摸样,眼见这小主子仿佛跟粥有仇似的,吃得咬牙切齿,横眉立目,唬了一跳,道:“可是哪里不舒坦?”

“没事,没事。”叶姻飞快地把粥喝完,望着那空碗发了会儿怔,忽然道:“这不就是说,只剩下薛月一个了?”

庆元点了点头,道:“老祖宗封锁了消息,薛丞相那边还不晓得哩,唉,没想到最后竟是留下她……”

叶姻飞快地藐了庆元一眼,笑道“不可能是她。”

“可是……即使陈嬷嬷知道不是,却只留下了她,也只能认她了吧。”庆元对小主子十分感佩,因此说起话来便没了忌讳,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薛月是薛丞相的嫡孙女,薛丞相主持朝政那么多年,除非皇上不想要他了,否则薛月死不了的。”叶姻道,忽然叹了口气,皇家命案,牵扯朝政,势力博弈,难不成又是一桩罗生门?

“那……怎么办?”庆云皱了皱眉,嘉云乃皇亲贵族,不可能白白死去,要有人出来定罪,如今小主子洗脱了,李嫣洗脱了,薛月又死不得,会是谁呢?

叶姻不答,望着对面个墙壁上那个大大的“禅”字沉默了许久,问道:“庆元,李嫣回去了吗?”

庆元点了点头道:“本来李主子嫌疑最大,为了安妥起见,一直押在陈嬷嬷哪里,今一早儿就有几个婆子过来证案,我提饭的时候,见李主子被搀回原来的禅房了。”

恩,看来是太后决定放过李嫣了……

叶姻想了想,这对她来说其实是喜事,李嫣只是同行穿越,除了心性凉薄了点,目前对她没有实质上的威胁,前世对同性的敌意起源于想占有世间所有男人的贪恋之心,如今嘛,姐对男人没兴趣了,所以同胞才是好基友,燕王却不同,数次交锋便是势在必得,有事无事总是成为障碍,并且说不定以后还会……

她爹实在长得太像方孝孺了,她真的很担心啊。

诛十族啊,亲。

“庆元,你可知道公主现在在何处?”既然放了李嫣,薛月不能不被洗脱,看太后的意思,是想放李嫣一马,把这个做成把柄暗中握在手里,制衡储秀宫与燕王,至于是不是要闹到大家没脸的地步……

嘿……

叶姻诡异地一笑。

“公主?”庆元虽然不明白这小主子想要做什么,但如今对叶姻知无不言,回道,“主子,奴婢虽然不知公主真正在哪里,但是根据奴婢所知,皇上每次来大悲寺都住在云水堂,公主殿下……也应该会在哪里吧?”

“恩。”叶姻点了点头,道:“庆云,咱们客堂已经封了,你能出得院子吗?”

庆云迟疑了下,道:“主子这种洗脱了的应该能,其他人可能还不行。”

“那你去跟守门太监说,我盥洗衣物没了,要家里的婆子把那些随身之物给我拿过来。”叶姻站起来,从门缝里一边偷望,一边说道。

“好。”庆元点了点头道:“我虽然出不得院子,可守大门的一个小太监乃是我干兄,我去跟他说。”——若是在从前,庆元可不敢冒这个险,毕竟再怎样,院子也是封了的,公然出入十分惹眼,说不定会惹祸上身,如今命都是叶主子救的,祸与不祸哪里还计较许多。

叶姻见庆元出去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把手里的帕子绞来绞去……其实心中也是犹豫的,从前自己虽然与燕王数度交锋,可是处于自然状态下的防守状态,即使有什么,也还有圣僧这么一面光辉旗帜挡着,叶家大小姐在燕王眼里,也不过是个傻白甜的棋子而已,如今……

诱供的主意是自己出的,这便在太后眼里挂了号——此事想起了颇为后悔,忘记找个替死鬼把这主意告诉陈嬷嬷,只是事出仓促,也只能事从权急。

如今再来这么一手,虽然未必能让太后抓到把柄,可怀疑总是难免的,并且燕王那边如果查到了什么,这次可没有圣僧做靶子……

若是太后与燕王知道一切都是自己在背后捣鬼,喵呜,若不做成叶子冬瓜汤,她就不姓叶。

做,还是不做?

正忖度间,忽听闷声响动,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道:“这位公公,我来给我家小姐送衣物。”那太监知道叶姻是洗脱了的主子,并且又收了陈嬷嬷的叮嘱,也不为难,只把门一推,隋氏福了福身,与庆元一起走了进来。

“小姐,这是萍儿那给您的四件寝服……”隋氏一边说,一边与叶姻走进了内室,放低了声音道:“小姐,你这样太冒险了,若是有什么,晚上我再来就是,如何在白日里……“

“因为我怕他们晚上就做,再跟你说就来不及了。”叶姻对庆元使了个眼色,庆元会意,走出了内室,到门边守着。

“什么事这么急?”隋氏性子谨慎,在封院的情况下公然跑来,实在不符合她的风格。

“是这样的。”叶姻忖了忖,心知她什么都知道,也不隐瞒,直言道:“隋嬷嬷,李嫣也被洗脱了。”李嫣的事情发生在清晨,很多人还来不及通告。

“哦?好厉害。”隋氏眉毛一挑,道:“她不过一个员外郎,哪里来的后台。”

“绝色美人招人爱。”叶姻嘴角一弯,道:“先不说她,现在太子拼着撕破脸也要把她保了下来,太后只能放她一马,晚上肯定要审那三个丫头,可能会邀请圣僧做些周章,可即使审出来,太后恐怕也未必真的把这事揭开,最有可能的是让这些奴婢顶罪,就这么过去了算了。”

“不太可能吧,小姐。”隋氏摇了摇头道:“那可是郡主,公主殿下怎么肯轻易放过?”

“这就看太后怎么说了,其实我也不确定,可是我有法子让她不得不跟燕王对上……”叶姻眼珠乱转。

隋氏挽着她这贼兮兮的摸样,忍不住笑道:“小姐,你说。”

叶姻又望了望周围,俯身到隋氏的耳边道:“公主应该在云水堂。”

隋氏立时就明白了,道:“要不我去与公主说……”

叶姻摇头道:“你可不能出面,你若是出来,我就暴露了。”老虎与狮子们打架,她这小狐狸可不能冲到第一线当炮灰。

“那怎么办?”隋氏皱了皱眉,搓了搓手,道:“要不我点了公主的昏睡穴,然后把她……”

叶姻心中一动,沉吟了下,摇头道:“也不是太妥当,公主身边的侍卫不会太少,即使武功不如你,把公主弄出来也会费不少周折,再说,若真的有一个武功高的,嬷嬷岂非暴露了,现下正唯恐不出事呢。”

隋氏听了这话,心中一惊,若她真的挟持公主失手,为了免得连累小姐,只能自杀了,可是即使如此,找到尸体的话,叶姻也是一百张口说不清的……

“那怎么办?”隋氏也没了主意。

“想想,想想……”叶姻挠了挠头,围着原地转了一圈,忽然抬头对隋氏道:“嬷嬷,你是经历了老事的人,你说我是不是该收手?其实我就是有些气不过,总是被人打,想反击一回,但是若惹大麻烦上身的话,也就算了,毕竟实力相差悬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

隋氏那沧桑的面容忽然浮出淡淡的笑影,笑道:“小姐,你这是怕了。”

“是怕了。”叶姻也不隐晦,与实力悬殊的对手硬拼,那不是勇敢,是莽撞。

“奴婢不怕。”隋氏眉毛一挑,道:“你晓得,跟了主子,竟比江湖生涯更是精彩……”

“哦……”叶姻脸上一红,隋氏跟着她遇到种种,挠了挠头道:“你不怕,我怕,对了。”她眼前忽然浮现出那个白色身影,道:“嬷嬷,你去找圣僧……让他……”忽然住口。

隋氏如果这么去找这人,恐怕很难请得动他,毕竟这是明显得罪人的的事儿,而且作为国师忽然去管这种俗事,未免引人质疑,太后可不是吃素的,能在宫里头活到老的人,那都是黑山老妖……

“你去找圣僧,就说我有事找他。”叶姻改了口,心道看在救他两次的份上,这主子应该能来,自己亲自出马忽悠,不怕他不动心。

“这么说,圣僧他……能吗?”隋氏不是不是相信叶姻,而是觉得有些离谱。

“能,放心吧,嬷嬷,他欠我人情呢,有债,得还!”叶姻挑了挑眉毛,咧嘴一笑。

隋氏打量着叶姻那自信的表情,点了点头,道:“那我去了,小姐,恩,我只能告知圣僧,但是他来不来……”

“没事的,嬷嬷,你只要告诉他即可。”叶姻拍了拍隋氏的手道:“尽快,我估计晚上就会开始,到时候你也过来。”

“好。”隋氏答应一声,忽然提高了声音道:“小姐还想吃什么,尽管说。”

叶姻笑着也提高了声音道:“我想吃芙蓉糕……”

“这个却是难了……”隋氏也对着叶姻笑。

庆元听这话,知道商量好了,忙走了进来,不耐烦地高声道:“让你进来送衣物,恁地耽误这么多时辰,快走吧。”

“好,好。”隋氏答应这,出了门,叶姻眼见她离开了院子,看了看天色,大约是晌午时分,庆元回来拿了午食,吃了饭在屋子溜达了一会儿子,便躺下歇息了。

朦朦胧胧里,床头似乎有人影,忙坐了起来,见明澈正远远站在哪里,擦了擦眼睛,道:“什么时辰了,圣僧,你好厉害,青天白日的到处溜达着窜门。”

明澈听她这么熟谙的口气,微微一愣,却也不理会她的讽刺,淡淡问道:“施主找我?”

叶姻点了点头道:“李嫣洗脱了,陈嬷嬷应该会用我的法子,她去找你了没?”

明澈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叶姻睁大了眼睛。

明澈没说话。

“我擦?没答应?什么人啊,你不是答应我了吗?怎么出尔反尔呢?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好不好,圣僧,你是国师,我救了你两次,就求了你一次,你都不答应,忘恩负义也不是这么来的……“叶姻见她如此,以为前功尽弃,不由怒了。

“答应了。”明澈忽然低下了头。

叶姻听说答应,吁了口气,缓了语气,转怒为喜,笑道:“阿弥陀佛,圣僧不要误会,我没有胁迫你的意思,我很尊敬你的,圣僧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咱们就两清了。”

明澈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其实这是一件事,你答应了上一件,这一件就是应该做的。”叶姻十分理直气壮道:“你也晓得啦,陈嬷嬷会夜审,但是却未必能把这事揭出来,要想让后面的主子对上,只能让公主或者公主的人出马……”

明澈忽然抬头望着叶姻,眼前的少女满脸狡狯,那双明媚的眼眸骨碌碌乱转,笑嘻嘻的望着他……

不知为甚,忽然又想起了从前的那个影子,一样的面容,一样的眼睛,甚至是一样的娇艳气质,只不过那一个是悲情的,凄婉的,痴迷的,仿佛承载着天下的苦情,悲怆得惨绝人寰,却只不过是求他潋滟一顾的琐屑,仿佛活得的重,却是真的轻……

这一个,明明谈着惊天动地的大事,却风淡云轻得这样笑嘻嘻,活得轻了,却是真的重了……

这其实就是佛之“一次拈花微笑,万物众生若轻真义”吧……

明澈迷茫地眯起眼。

“喂喂,圣僧,你在听吗?”叶姻睁大了眼睛。

明澈脸一红,低头合十道:“好。”

“太好了,圣僧真是菩萨在世,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改日我把你画像挂在我们府里,每日烧香三柱……”

“不用……”明澈脸色微沉。

“哦哦。”叶姻见明澈不受恭维,转而煽风点火道:“圣僧,燕王这么折腾你,你也该出手了,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收手,对不对,不能让他这么猖獗下去了,而且,若是让太后这么厉害的人物与燕王对上,说不定他消停点……”

“恩。”明澈抬头飞快地睃了叶姻一眼,忽然道:“施主,虽然这次我答应,但是此后勿要涉及宫中之事。”

“吓我啊,为什么?你不是让我嫁给太子吗?做太子妃哪能不涉及宫里头的事情啊,圣僧,你好像对这个很懂的样子,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太后跟燕王他娘到底啥关系,太后与燕王关系如何?公主与燕王关系如何?这么挑破了,会发生什么事?”叶姻双目炯炯地望着明澈。

明澈只低眉敛首,长长的睫毛盖住一切心绪,沉默许久,道:“施主,贫僧去了。”说着,飞身上房,迅速消失在窗前。

吓!

蛇精病。

叶姻木着脸望着那窗外,别人的心绪她都能猜得出来,唯独这死和尚,说话总说吞一半,仿佛怕她知道什么似得,说起来既然让她嫁给太子,为什么不跟她真正原因呢?难不成他掐算到了天机,说了就要天打雷劈?

叶姻忖度半晌不得其解,眼见天色已经黯了下来,外面庆元给她提来晚食,今日有事发生,她也没心思吃饭,只喝了一碗粥,便回了屋子,徘徊良久,忽然想自己倒是傻了,即使要做,也不会在酉时这种时刻,起码要等夜深人静,先睡一会儿。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下,忽觉窗户微澜,忙坐了起来,见隋氏从窗外跳进来,悄声道:“小姐……”

“到时辰了吗??”叶姻去看沙漏。

“到了,可能开始了,看戏去。”隋氏笑嘻嘻道。

“嬷嬷,院子里没有厉害的高手吧?”禅院外面可是有御林军的,叶姻虽然喜欢看戏,可是安全第一。

“应该没有,这院子里没有正经的皇族主子,不过都是些弱质女流,哪里用的着高手。”隋氏笑道。

叶姻点了点头,怪不得圣僧飞来飞去的毫不费力,原来是仗着院中无人啊。

隋氏揽着她的腰,一提气,两人一起到了屋顶,叶姻不会武功,在屋顶走来走去,反而不妥,隋氏低声道:“小姐,奴婢得罪了。”说着,把叶姻打横一抱,几个起落到了陈嬷嬷的屋顶,十分熟谙地挖了几块瓦盖,听了声音道:“小姐,好像是这里。”

叶姻悄声笑道:“嬷嬷,你在江湖里不会就干这活儿吧?”

隋氏一笑,道:“以后闲了,跟小姐说这些往事。”

叶姻点了点头,扒拉着缝隙,低头看去,见屋中灯光昏暗,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三个丫头跪在地上,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神情呆滞,陈嬷嬷站在对面笑道:“你们再赖别人也是没用的,既然死不开窍,就送你们上路吧。”说着,旁边一位宫女端着三杯毒酒走了上前。

“念在你们在宫里伺候这些年,老祖宗开恩,让你们自己去了,倒也落得个全尸。”陈嬷嬷冰冷的声音在黯夜里响起。

三个宫女眼见明晃晃的毒酒就在眼前,,一个咬了咬牙,端起酒杯就要喝下去,忽听旁边一个道:“嬷嬷……”似乎因为酗酒不说话,声音十分嘶哑难听,顿了顿才道:“淑妃娘娘她……”

“绿环!”那个端着毒酒的丫头横眉立目道:“你什么意思,死到临头还要拉着娘娘不成?”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绿环的眼泪滚落下来道:“我不是,我只是,我只是问问,淑妃娘娘还有什么话……跟我们说……”

陈嬷嬷嘴角一弯,淡淡道:“淑妃娘娘……什么也没说,倒是老祖宗叹了口气,说真是造孽,一人死了,一家子也完了。”

绿环身子一震,忽然全身发抖,哆哆嗦嗦道:“嬷嬷,我的爹娘她……她……”

“绿环!”旁边那丫头忽然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绿环捂住脸,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眼泪哗啦啦掉了下来。

陈嬷嬷看在眼里,抿了抿嘴,见门被打开,明澈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正大仙容,又是一尘不染,仿佛神佛降临,瞬间照亮了这昏然地狱。

陈嬷嬷合十道:“圣僧,你来正好,送她们一程也罢。”

绿环见了圣僧,眼眸一亮,死死盯着明澈。

明澈低头合十道:“阿弥陀佛。”

“圣僧,我会不会下地狱?”绿环再也不顾身边的绿元阻拦,膝行几步,走到明澈跟前,连连磕头。

明澈悲悯地望着那凄婉的面容,这个世间便是如此,蝼蚁如生,只做了那杀戮者的卒子,却在杀戮之后成为涅槃的残渣,他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念头,若她们肯招供,便要让太后饶了她们性命,既然自己看到,便不能让杀戮再延续,不能让蝼蚁再哀鸣。

“圣僧,会吗?”绿环见明澈不答,只是眼眸里充满了悲悯与同情,嘴唇急速抖动,道:“圣僧,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赎罪,怎么做才好?”说着,死死拽住明澈衣角,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抓住的稻草。

“施主,实话。”明澈淡淡开口。

这话十分简单,若是陈嬷嬷说出来,或者张公公,或者那些上刑的婆子,甚至淑妃,太后说出来,绿环都未必能招供,可是此时此刻,眼前生死就在眼前,地狱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自己眼堪堪就要掉了下去,想起佛经里描述的那无始无终的阿鼻地狱,颤抖地张了张口,道:“圣僧,我招,我招,可是这样,我就不会下地狱了,是吗?”

明澈慢慢俯□来,淡淡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好,好,呜呜呜,陈嬷嬷,我招,这一切都是淑妃娘娘的嘱托,她吩咐我们到了这里,一起听林主子吩咐,那日……”绿环眼泪汪汪地正要说下去,忽被绿元扑了过去,掐住了脖子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奴才……”

旁边早有人把绿元拉开,绿元连连冲绿环吐口水,口里骂个不停,陈嬷嬷见了心烦,道:“把这丫头舌头割了……”话音未落,听明澈道:“嬷嬷……”

陈嬷嬷忽然意识圣僧在侧,忙转了话头道:“把这丫头塞住嘴,”

旁边的婆子塞了麻团在绿元嘴里,两个婆子狠狠地摁住绿元,陈嬷嬷藐了藐第三个丫头绿玉,见其面色煞白,嘴唇微抖,一会儿看看绿环,一会儿子又望望绿元,似乎不知该象谁那么做的好。

“嬷嬷,听她们供述,饶她们性命。”明澈转过身来,眼眸十分坚定地望着陈嬷嬷。

陈嬷嬷一笑道:“圣僧这是难为老奴了。”

明澈摇了摇头,道:“我来,亦是此意。”

陈嬷嬷抿着嘴,却不好说不行,圣僧身份尊崇,连当今圣上都礼让三分,既然肯插足此事帮衬,已是天大的情面,但是绕过了这三个奴才……宫里头向来没这个规矩……

忖了忖,终于道:“圣僧,这个老奴做不了主的。”

“我知道,我会去说。”明澈合十道:“我佛慈悲,蝼蚁亦是圣贤。”

陈嬷嬷见他自己出面,松了口气,低头对绿环道:“听到了吗?圣僧饶你们一命,连西天都不用去了,快说吧,否则天理难容!”

绿环听明澈居然出面替她们求情,眼泪宛如断线的珠子,双手合十道:“圣僧,若是我能逃得生天,愿意青灯古佛,永皈我佛。”

“先别急着许愿了,快说。”陈嬷嬷望了望旁边一个婆子,那婆子点了点头,出去了一会子,一会儿一个太监走了进来,对着明澈施了一礼,在旁边的案几前坐下,铺开了纸砚。

陈嬷嬷盯着绿环道:“说。”

绿环知道这是唯一的生机,忙跪爬了几步,离着绿元远一些,这才道:“嬷嬷知道,我们是储秀宫的人,被淑妃娘娘使了手段,选上了这差事,本来以为是美差,临走前,淑妃娘娘却说已经使人看住了我们家人……”

“那个时候我很害怕,不知什么差事,竟要惊动家人,听娘娘吩咐说,只要听林主子吩咐,不得违背,做得好了,回来有赏,每一家二百两银子,若是做的不好,那么一家子都……”

“我们来了以后,林主子只见过我们两次,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们好好当差,每个人赏了两个金镯子,后来……后来,那天,我们三个人去拿饭,林主子的丫头晴儿过来,要我们要从哪里走,哪里经过,若是遇到主子的丫头,就让她们给主子把饭送去。”

“我们当时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听着主子吩咐就是了,那一日也巧,竟遇到了三个丫头,一个是薛主子的丫头玉儿,一个是叶主子的丫头庆元,一个是李主子的丫头雯儿,我们便按照吩咐这么做了。”

绿环说得太急,缓了缓口气,藐了藐陈嬷嬷,又道:“都是一样的奴才,谁敢起那么大黑心?半夜林主子忽然叫我们起来,说是郡主被我们毒毒死了,我们都吓坏了,求主子救命,她便说,让我们把郡主放在花池里,装作失足落水的样子……”

“贱人!”话音未落,从门外忽然走出一人来,柳眉倒竖,满面是泪,揪住绿环,抽出一根簪子就要向她扎去,却忽然被衣袖扫开,抬头望去,却是明澈,“阿弥陀佛,施主,你答应过贫僧。”

“你没听到了吗?圣僧,我的云儿被她们,她们……”靖慧浑身发抖,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地望着三人。

“公主?”陈嬷嬷见是靖慧,暗道不妙,忙跪下道:“参见公主,您……怎么来了?”

靖慧不答,“哼”了一声,道:“我若是不来,我的女儿岂非死不瞑目?我倒是不知嬷嬷哪里来的胆子,夜审居然不知会我一声。”

陈嬷嬷低着头,不敢答话,如今公主知道了,这件事恐怕……

她怎么会知道的?难道……圣僧告诉她的?陈嬷嬷忽然抬头望着明澈,却见明澈也看着她,道:“此乃业报,还求冤主。”

陈嬷嬷无语了,神有神的理念,不理会世间纠结也算正常,抬头见靖慧气势汹汹,身后却是无人,显然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忙站了起来,使了个眼色,身边的两个婆子过去扶住靖慧,另外一个却出了屋子。

“公主,这案子……”陈嬷嬷犹豫地问道。

靖慧正要张口,忽见脚步声声,张公公走了进来,先给明澈与靖慧施礼,这才冷笑道:“嬷嬷好手段,竟也瞒着我。”。

陈嬷嬷嘿然道:“老奴哪里来的胆量,不过是老祖宗说什么做什么罢了。”

这话一出,张公公倒也不好责备,问道:“绿环招了?”

陈嬷嬷点了点头,对那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把供词给了张公公,张公公在借着灯光看了看,脸色变了变,又望着靖慧,道:“公主,您的意思……”

“冤冤相报!”靖慧面色狰狞,一句一字道:“我是答应过圣僧,不得滥杀无辜,可是我的女儿也不能白死!”

张公公与陈嬷嬷对望一眼,陈嬷嬷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张公公叹了口气,道:“公主,您放心,这事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郡主自然不能白死,只是这半夜三更,我们审了出来的结果,总是有些鬼祟,您看这样如何,让人把林主子与她的丫头,一并抓了起来,明日请太子驾临,您也在,圣僧……若是能来最好,三堂会审,倒是弄个清清楚楚,也给老祖宗,给圣上,和朝堂有个交代。”

顿了顿又道:“林主子的父亲乃工部侍郎,虽然算不得圣眷在身,却也颇有名望,若是……倒也不好。”

靖慧此时恨不得立时把林姝抓来撕成碎片,只是她也明白,今晚是做不成了的,陈嬷嬷张公公背后的人都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妄为,便是圣僧,也断断不会允自己私下里报仇,明日……

就明日!

云儿,你再等一日,我便让林姝那个贱人下去陪你,到时候,你要狠狠打她……

靖慧嘴唇咬得几乎出血,说起来嘉云与林姝素无冤仇,只不过为了太子妃之位,好端端地这就……

“这丫头背后一定有人?”靖慧恨恨道:“不管是谁,若是挖出来,我与他生生世世,势不两立!”

陈嬷嬷与张公公脸色大变,对望了一眼,一言不发,明澈只低头合十,恍若未闻,屋顶上的叶姻听了,却心中大喜,抬起头与隋氏对望一眼,咧嘴一笑。

隋氏见没什么可看的了,揽住叶姻几个起落,悄然回屋。这才笑道:“小姐这是高兴什么?”

“生生世世,势不两立。”叶姻重复着这句话,嘴角弯弯,燕王为了控制太子,丧心病狂害了自己外甥女,惹到了圣上最宠爱的靖慧公主,无形中给自己树了大敌,有这么厉害的挡风招牌,她这种小蚂蚁是不是可以安稳一下下了?

只是不知太后与太子的意思了,或者说,圣上肯不肯把这不安分的儿子给揭了出来?想到这里,忽然心痒难耐,问道:“嬷嬷,若是白日,你能不能把我……”说着,指了指屋顶。

隋氏摇了摇头道:“小姐,若是晚上,你我在屋顶,穿着黑衣,自然无人看见,若是青天白日里,咱们都站在屋顶,恐怕……”

“也是。”叶姻点了点头,心中有些遗憾,不能亲眼见到内幕背后的内幕了,只能耐心等结果了。

“小姐,我先走了,若是有事,晚上再过来。”隋氏道。

叶姻点了点头道:“嬷嬷一切小心。”

隋氏笑了笑,飞出了窗外。

叶姻看着她的背影,兴奋地转了一圈,不用说,这一次不论谁护着,燕王肯定要栽个大跟头,这里面的推波助澜自然有她小叶子的一份功劳,自从重生以来,她不是挨打受气,就是各种苦逼,蛇精病无数,这一次终于扬眉吐气了一番,不免有些得意洋洋。

正高兴间,忽见窗影闪动,一个人影站在窗前,咦,圣僧,你又来打卡上班了?不过她心中高兴,笑嘻嘻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圣僧,你这是下班了?”

却见明澈一言不发,绝色的面容不像往日般平静,眸光潋滟里,却带着一丝从前的生冷与厌恶。

“怎么了?圣僧,找我何事?”叶姻走近前,打量着明澈,见他又露出初见自己的那摸样,不由奇怪。

明澈沉默许久,才道:“此事揭开,不论成与不成,便是泼天大案,生灵涂他,家破人亡,施主,贫僧做错了。”

“我擦,难不曾隐瞒下就什么都好了?”叶姻听了这话,怒从胆边生,道:“我三嫂与燕王无冤无仇,却被她无端绑架;还有你,若不是我出手相救,早就去西天念经了,嘉云郡主何罪?如今成了毒下冤魂?燕王的罪行不该揭发,坐视他势力壮大,所有人都拿他没辙的时候,来次削藩大战,让更多人生灵涂炭吗?”

“你怎么晓得?”明澈忽地睁开眼,那静静的眼眸射出了犀利之色,瞬间便是惊天动地的生杀之气,铺天盖地向叶姻袭来。

叶姻倒退了一步,心道这和尚会变身吗?怎么菩萨变阎罗了?

不过她死过一次的人,也不怕明澈威胁,反而近前一步,恨恨瞪着他掐着腰道:“我不管圣僧是不是装傻,我只问你,难道你要坐视他壮大,然后害死更多的人?”

明澈眯起眼,冷冷道:“我有我的法子,但不是这种,施主,请勿轻举妄动。”声音再也不是往日的悲悯平静,宛如一把利箭,冰冷地划破经济的暗夜。

叶姻越听越怒,忽然想起那日也是这样威胁自己……

好好歹歹救他两次,两次啊!我擦,他不想着报恩……好吧,自己人大方,没法子,没要求那么多,可是不用报仇吧,先是碎碎念念逼着自己嫁太子,现在又来这么一套。

我呸!

叶姻咬牙切齿,恨恨道:“圣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滚,滚,滚!

“你说什么?”明澈忽地走到叶姻面前,拎起了叶姻的衣襟。

当我怕你不成?

叶姻心中怒气勃发,再也不顾,张口就咬,明澈没想到她这么凶蛮,一愣之间手被咬个正着,因为心里带着怒气,这一口咬又狠又凶,明澈只觉手中一痛,低头去看,竟见那嘴唇边溢出血来,不由怔住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