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钗头凤落两相错 > 第八十章 一朝有孕心欢喜

钗头凤落两相错 第八十章 一朝有孕心欢喜

作者:嵩里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3:40

皇后带着琥珀进到殿内的时候,殿内已是一派通明,挤了不少人,两个太医正低了头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看到她进来,连忙请安。皇后抬手免了他们的礼,停了下脚步后便径直往内室里头走。

南宫渊坐在床边握着床上人的手,蹙着眉。他的身边站着木常宁和周才人,也是一脸担忧地看着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女子。

皇后轻轻咳了一声,示意屋里人她的到来。木常宁和周才人连忙跪下行礼:“见过皇后娘娘。”她点点头,温柔地走到南宫渊身边扶住他的肩膀:“皇上,湘才人怎么样了?”

南宫渊的眼睛里带了血丝,疲惫地抬起头看她:“已经昏迷了两个时辰了,太医说,她原本身子就不好,以前生过大病,落下了病根子,如今又落水……”他的眼睛越来越红:“而且,还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她自己竟然不知道。”

皇后的手在他的肩膀上僵硬了一下,随即又很快恢复柔和:“那,太医怎么说?”南宫渊的目光重新又回到了苏萱的身上,没有回答她的话。

皇后有些尴尬,喊了外室的太医进来:“冯太医,本宫问你,湘才人的这一胎怎么样?可有无不妥?”

“启禀皇后娘娘。”冯太医是个长着白色胡须的老者,说起话来有些颤巍巍的,不知道是年纪太大还是恐惧,“胎倒是已经差不多稳定了,现下只要等小主醒过来就好……只不过接下来小主得在床上静养一个月,才能保证这个胎的安全啊……小主原就体弱,而有孕的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可小主怎么,怎么就落了水呢……唉……这真是……”他捋了捋胡子,满脸惶恐。

南宫渊的声音忽然响起,带了些沙哑:“不管用什么法子,你,和整个太医院,都得给朕保住湘才人的这一胎,否则,朕绝不饶你们!”

冯太医的身子一抖,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微臣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南宫渊的表情冰冷,墨色的眼珠沉暗如夜,他对着屋内的众人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这里由朕陪着就好了。”

“皇上……”皇后上前劝慰,“湘才人已经没事了,皇上还是保重龙体要紧。”

“朕没事。”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会不自觉地放温柔了语调,“这么晚了你别在外面呆着了你身子也不好,别着了凉,而且烨儿要是看你总是不回去,也会哭的。”

皇后笑了笑,眼睛里满是温柔,施施然行了礼后又对着木常宁二人道:“你们也随本宫回去吧,在这里吵着湘才人。”

两人面面相觑,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只得行了礼后跟着皇后离开了。

南宫渊屏退了众人,只余他自己依旧握着苏萱的手,看着她面带苍白的容颜。他忽然响起了一年多前她为他挡刀的那次,他也是这样守着她,等她醒过来。

“还不醒吗?你不是答应朕,再也不离开的。”他的唇吻上她冰凉的手指,“咱们有孩子了,你还不起来瞧瞧?”

“有……孩子了?”一个弱弱地声音传过来。

南宫渊身子一震,抬眼看去,就瞧见床上人已经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瞧着他,眼睛里满是不敢相信,“我,有孩子了?”

南宫渊欣喜若狂地站起来想抱她,可又怕伤着她:“是啊,咱们有孩子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再有九个月,他就该出生了!”

苏萱刚刚醒过来,脑子里还是昏昏的,她觉得自己脑子里满是水在到处晃,使劲闭了下眼睛,她慢慢地抬起手抚上了自己的腹部,那里依旧平坦如初,带着微微的热气。

现在,那里面竟然有一个小生命吗?

南宫渊瞧着她有些愣愣的模样,不禁笑起来:“你莫不是开心傻了?”

苏萱抬起眼看他,忽然觉得无比幸福。

她眨眨眼,微微一笑:“嫔妾只是在想,皇上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南宫渊瞧着她的样子,心下动容,俯下身子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都好,只要是你生的,朕都喜欢。”

———————————————————————————————————————

皇后没有叫轿辇,而是搭着琥珀的手缓缓地往回走,一路上也不曾说话。长街永巷上的宫灯都已经点亮了,深红色的宫灯许是因为使用许久的缘故显得有些陈旧,随着夜风在深邃的宫廷里微微晃动。

皇后忽然停了脚步,抬起眼看向头顶的宫灯:“那红色不好,不亮了,不喜庆,宫里如今两位妃嫔有孕,应该换一换了,龙星宇,明儿你去趟内务府,把本宫刚刚的话告诉总管。”

龙星宇应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琥珀。琥珀朝他使了个眼神,对着皇后温柔道:“大皇子在宫里该等急了,璎珞那丫头向来莽撞,只怕照顾不好大皇子,皇子又要哭了,娘娘还是快些回去吧。”

皇后的眼珠亮了亮,口吻也变得温柔:“是啊,烨儿如今只要是本宫不在身边,就总是睡不好。”

凤鸾宫的正殿里,一个穿着粉色荷叶边曳地长裙的女子正对着一个小小的摇篮弯下身子,逗着里头的孩子。璎珞站在旁边,有些拘谨地看着,瞧见皇后进了门,连忙迎了上去:“娘娘回来了。”

那女子闻声回过头,跪下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嗯”了一声,让她起来,自己径直走到摇篮边抱起南宫烨在怀里摇了几下,又温柔地亲了一口后,这才将孩子递给身边的琥珀:“带大皇子去里头睡觉吧。你们都下去,本宫同丽才人有话要说。”

等到人都下去了,丽才人尹珍这才回过头,娇俏的脸上有些焦急:“娘娘……嫔妾听说,湘才人也有孕了?”

皇后轻轻地笑一笑,又“嗯”了一声,转身在榻上坐下,将手指上的金色镂空护甲摘下扔在小桌上,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丽才人是很有眼力见的,赶忙上前摘了护甲,替皇后揉着:“娘娘……”

“心有不甘吗?”皇后拿起一个护甲在手里端详,“湘才人和恬嫔向来受皇上宠爱,也难免会有孩子,这很正常,你不必担心,这几个月想来她们两个人也没法子侍寝了,你若真想受宠,可以自己去争取,何苦来本宫这里?”她回过头去,温柔地握住丽美人的手,眼睛里满是怜惜:“本宫也会多多和皇上提你的好,你且安心吧,早些回去休息,把自己养的漂漂亮亮的,皇上才会喜欢。”

丽才人被她握住手,眼睛里也不禁有情绪轻动:“娘娘……嫔妾……”

“你是个懂事的,新入宫的这些妃嫔里,本宫最喜欢你,所以常常叫了你来凤鸾宫坐坐。”皇后轻轻叹了口气,“许是本宫不好,总想着叫你来本宫这里,这才耽误了皇上对你的宠爱……除了你初次侍寝后,皇上抬了你做才人,就再没有其他赏赐了。”她的脸上写满了歉意。

丽才人哪里经得起她这么说,诚惶诚恐地跪下:“娘娘折煞嫔妾了,娘娘待嫔妾好,嫔妾是知道的。”

皇后点点头,怜惜地扶起她:“好了,别动不动就跪下,仔细膝盖疼。”

“那,嫔妾不打扰娘娘休息。”丽才人屈了屈膝,“嫔妾先回去了。”

皇后温柔地笑笑:“去吧。”

丽才人有些步伐沉重地往门口走,就听见身后皇后轻轻好似自语的叹息:“这子嗣才是最重要的啊,若是没有了子嗣,再大的恩宠也没有了,毕竟是皇家。”

丽才人的手刚刚扶上了门边,忽然就愣住了,她偷偷回过头去看向皇后,只见那个温柔的女子正低着头,有些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面前的护甲。

她捏了捏拳头,咬着牙走进了夜风里。

———————————————————————————————————————

好容易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苏萱总算是得到了太医的认可,可以下床走动了,这一个月来,不仅皇后免了她日常的请安,连南宫渊也日日都来陪她用午膳,然后和她聊天说话。她午后原有小憩一会儿的习惯,硬生生地被他喋喋不休的话给改过来了。

“如果是男孩子,就朕来取名字,女孩子就你来取,可好?”好容易下地的苏萱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出去御花园溜达溜达,可是南宫渊却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于是就找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牵着她的手陪她一起散步,“萱儿,你说,如果是女孩子,你想取个什么名字?

“好的呀。”苏萱的心情因为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而变得格外的好,“如果是女儿,就叫南宫悠。”

“南宫悠?”南宫渊蹙了蹙眉,“很奇怪的名字。”

苏萱对他温柔一笑:“陶渊明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自由自在闲适的生活多么美好,嫔妾希望嫔妾的女儿,一生都可以很幸福,可以没有任何烦恼地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这样嫔妾才会幸福。”

南宫渊凝神看她,握紧了她的手:“朕的女儿,自然要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如若生的是女儿,朕就封她为未央公主。长乐未央,朕会保护她一辈子。”他墨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喜色,轻轻搂住她的肩膀:“而你,是朕的爱妃,也会是最幸福的女人。”

苏萱轻轻一笑,眼神悠远的飘向远方。

偌大的皇宫一眼望不到边去,朱红色的宫墙割断了所有的自由与牵绊。天边有一朵形状奇怪的云彩,被风一吹,便散了形状。她的手指纤细苍白,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里面若有若无的心脏跳动。

我的女儿。她在心里默默道,只希望这个皇宫不要在隔绝你所有自由的同时,隔绝了你的幸福。你也一定要有一个很爱的人,然后努力去爱他。

就像你的母亲,爱你的父亲一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