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耽美同人 > 大企业家[重生] > 88番外 对面的小孩看过来

大企业家[重生] 88番外 对面的小孩看过来

作者:幽河小子 分类:耽美同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7:02

石山村来了一户新人家,村里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程晨却并不知道,他现在忙着抓捕猎物,忙着找吃的。程志山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家里的五十块钱借给了他三叔程志峰一家,他知道后差点气的哭出来。这钱是他们家攒了好久才攒到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劳都是靠的他。

现在就被这么借了出去,这个人还是程志峰。

他三叔是什么人从他懂事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钱到了程志峰手上还能要的回来吗?

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很想冲到程志峰家把钱要回来,可他到底是一个小孩,很多想法还没成熟。程志峰是他三叔,虽然他在村里一向挺厉害的,但他能拿程志峰怎么办!

咬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为了这事他跟他爸生了还几天的气,他爸硬是说程志峰在九月份的时候肯定会把钱还回来。程晨是非常明白这是不可能的,肉包子打狗能回来吗?

本来到了九月份他就要上学了,他很期待。

要说全村恐怕也只有他一个孩子想要上学了,没上学的时候他就请他的小叔程志栎教他念书。因为他总是听说只要念书了,长大才会有出息,他就想好好念书,将来能有新衣服穿,能不饿肚子。可是眼下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今年他肯定是没钱去上学了。

程晨真的很不甘心。

他开始拼命地抓猎物想要多卖一些钱去上学,同时他还要解决家里的温饱问题。那天他跑了一天才用陷阱终于抓住了一只兔子,这兔子肉虽然骨头多,肉少,但是卖出去的话至少他们家几天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了。可是当他看到两个眼巴巴盯着兔子看的弟弟妹妹,他心软了,两个弟妹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吃上肉了,最终这肉他还是自家做了吃了。

这肉做好了以后,他爸居然端了一碗肉出去说要送给村里逃难来的孤儿寡母。这让程晨很生气,他家里现在都没吃的了,他爸还这么烂好人,但他拗不过他爸还是跟他一起去送兔肉了。

村里有逃难的人他是知道的,他们来了好几天了,他一直没机会见他们。就是听村里的程四宝他们说,是个寡妇带着一个小孩,那小孩还是一个哑巴。

送肉的时候,程晨看到了那个小孩。

说不出为什么,他就觉得那个小孩很特别,他觉得这个小孩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是跟村里的孩子们不同的,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鹤立鸡群。

就这样,后来他就对这个小孩起了好奇心,总是忍不住就想找他玩。

这个小孩跟他妈妈一样,两个人总让他感觉与众不同。开始那几天小孩总是不搭理他,这个小孩越是不搭理他,他越是对他有兴趣,总是拐着弯的找他玩。他最喜欢的就是逗弄他,每当将这个小孩弄的气呼呼的时候,他总是会瞪着他,但小孩从没对他发过脾气。

关于小孩是哑巴这一点,他从来没有嘲笑过。可能就是因为这点,小孩虽然有些烦他,但从来不跟他发脾气。他从没觉得这个小孩可怜过,因为他就是知道这个小孩不是一般地小孩。

村里的小孩总是嘲笑他是哑巴,拿他的短处笑话他。

大多数的时候小孩都是漠视的,无动于衷,这就让村里的小孩越发嚣张了。程晨是从没看过这一点的,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山里晃来晃去,想要抓一些猎物。剩余的时间也是照顾弟弟妹妹,仅有的一点时间才是找小孩玩。

这个小孩也总是在忙,跟他妈妈两个在村里的一处荒地上开垦,想要种些东西吃。他们的生活显然贫穷的跟他一家有的一拼,他看到几次,都是小孩的妈妈,将家里的东西拿出去换一些吃的,借此维持生活,所以小孩很拼命,想要帮助家里。这个小孩是他从村里看到过的除他以外的唯一一个懂得生活艰辛的人,就是这样,他对小孩越发的有好感了。

这之后的一天,小孩跟村里的小孩矛盾终于爆发了。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村里的小孩,说了几句小孩妈妈的坏话,小孩瞬间暴怒了。直接朝着这些小孩扑了过去,他打架很厉害,而且不像村里的小孩一样胡乱打一气,有规有矩的,总之非常厉害,一个人独斗十几个小孩,虽然最后自己也被打的鼻青脸肿,但其中至少有五个小孩也被他打的很惨,这件事当时刚好就被程晨碰到了。

他一人给了几个小孩几巴掌,很快这些小孩就老实了下来。

他虽然一个人是打不过十几个小孩,但这些小孩见到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怕的不得了。其中甚至还有几个孩子比他大上两三岁。等到他了解到他们为什么打起来之后,他将这十几个小孩骂的狗血喷头,让他们都不敢抬头。要他们一个个跟小孩道歉又严令这些小孩不许将这件事告诉大人后,小孩们一哄而散。

这件事以后,小孩对他的态度直接就变了,不再拒人千里之外。

这时他才了解到小孩原来也会笑,而他的名字叫做姜垣。就从这一天开始两个小孩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姜垣从来不跟村里的小孩玩,只跟他玩。虽然姜垣不会说话,但他们两个在一起却玩的相当的开心。

又过了几天,程晨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根本没东西吃。

这时,程志山被村里的几个要外出打工的大人一说,顿时说要出去打工,程晨不舍的同时也真的希望程志山能够赚一些钱回来。

就这样,程志山离开了,程晨家里就只剩下他们弟兄妹三个。

程志山走后,没了他偶尔给人帮工,程晨家的日子更加艰难。这时,他小叔终于知道他家里的钱全部被程志峰借走的事情,程志峰一方面恼程晨这件事不跟他说,一方面去找了程志峰想要将程晨家的钱要回来,结果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灰,之前程志山讨钱的时候,程志峰已经说钱全部用掉了,程志栎钱没要回来,还被程志峰夫妻联手损了一通,气的脸都白了。

于是程志峰就从家里拿些东西过来要帮助程晨家。

程晨直接拒绝,程志栎却硬是将东西塞给了程斐他们两个,这让程晨相当无奈。果然当程志栎离开之后,他的奶奶林香直接就来到了他家里。

林香看着他,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有人在割她的肉,喝她的血,“大儿啊,你知道现在奶奶家现在也不容易,家里现在也没粮食。奶奶中午什么都没吃,现在还饿着呢?省了点饭团不就是准备留给你小叔吃的,你小叔不是要干活吗?”

“你小叔也不容易啊,天天累的像一条狗,吃也吃不饱穿也穿不暖,他自己都饿着肚子,你还能要他的东西吃啊。你是小孩,饿个一顿两顿没关系,你小叔可是要干活的,可不能饿着,下次你小叔给你东西吃,你记住啊,可不能要!”林香念念叨叨的。

“咣当!”一边说着,她一边在程晨家里翻箱倒柜,“你们爸爸他没用,可也不能将你小叔给拖累了,你小叔是真不容易啊,他倒现在都没结婚,不都是你们害的吗!”说了半天,将程晨气了一个半死,最终还将程晨家的一瓶香油跟一袋盐给顺手拿走了。

程晨一直很讨厌程志峰,但更讨厌林香,她从骨子里偏爱程志栎与程志峰一家也就算了,但一直拿着他家的好处,却总是说他家的坏话,这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要算起来,他们家还真的没拿过他奶奶家的东西,也只有他奶奶从他家里把东西往自家拿,或者往程志峰家拿的份。

程志山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不是因为真的是他们三个小孩的拖累,而是从来他自家的东西轮不到他们自己使用。他家的粮食,吃的,隔三差五的被程志峰与林香扫荡一下,临到头来,不是的东西是他们家,不是人的是他们家,什么错都是他们家的。

程晨憋着一口气,他要是说林香跟程志峰的坏话,他爸只会说他不懂事,以至于每当看到他们他心中都有暴虐的念头。

第二天,程志栎家里杀了一只鸡,是程志栎特意杀的,说要给程斐他们补补的,所以程志栎将程晨他们三个接到了他的家里。程晨自然是不想去,去了是自取其辱,可程志栎硬是将程斐程昕两个抱了过去,他也不得不跟了过去,免得他们两个受欺负。

说是要给程斐他们补身体的,但吃饭的时候,程志峰一家三口全来了。

程志栎的脸色很难看,他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中午饭是一只老母鸡炖汤,还有一盘炒西红柿,以及一盘炒茄子。

看到你西红柿,程晨还有些奇怪,程志栎家不是没种西红柿吗?难不成是程志峰家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们居然也会往林香家送吃的了。

“吃饭吧!”程志栎脸色很难看,沉声说道,“昕昕啊,来吃一块鸡大腿,好好补补!”

他话刚落,对面的程志峰,钱霞两夫妻直接伸手将盘子中的两只鸡腿一起夹了去,钱霞将鸡腿夹到了他们的儿子程辉碗中,程志峰则是将鸡腿夹在了自己的碗中。钱霞娇笑道:“小叔啊,你看我们家小辉吧,多可怜,饿的皮包骨头,他才要补补啊,妈,您说是吧?”

林香不喜欢钱霞,但却疼程辉,点头心疼道:“是啊,我们家辉辉真是瘦了很多,是该要好好补补!”

“妈,我不想吃鸡腿,把鸡腿给妹妹吃吧!”程辉的性子有些软,跟程志峰与钱霞不同的是,这个孩子的心眼很好,一点也不像是程志峰夫妇的儿子。

“你这孩子嘴巴怎么刁了,你不吃给妈妈吃吧!”钱霞瞪了他一样,毫不客气的将鸡腿夹到自己的碗中,看到程志栎怒视着她,她掩嘴笑道:“小叔,不是我要吃啊,只是则鸡腿沾了我的口水,总不能将脏的鸡腿给侄女他们吃吧!”

“哼!”林香将筷子拍在了桌上对于钱霞这一点她也是相当的不满意。本来她是不想便宜了程晨他们,想要单独叫上程志峰与程辉过来,可钱霞还是恬不知耻地跟了过来。

“妈,小叔,你们快吃啊!”钱霞招呼道,一边说着她一边将菜盆里的鸡肉往自己的碗里跟程志峰与程辉的碗里夹。气的程志栎浑身颤抖,他连忙伸出筷子想要夹几块鸡肉给程晨他们,要不然晚了就没有肉吃了。

给程晨他们每人夹了一块,盆里的鸡肉就没几块了。

自始至终,程志峰就是低头吃鸡肉,也不说话,他跟钱霞两个疯狂地扫荡着鸡肉,程晨的筷子没动,碗里的鸡肉就这样放着,程志栎示意他吃,他就干坐着也不动。

一边的程斐与程昕两个看着他不动筷子,也跟着不动筷子。

“吃啊,你们三个,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喂你们吃不行!”林香被钱霞搞了一肚子的火,将气全部发在了程晨他们三个身上,程昕被林香的话吓了一大跳,身子一颤,一不小心将桌上的碗打翻摔倒了地上,摔成了粉碎。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这碗不要钱啊,这好好的粮食被你浪费了,你给我把它捡起来,吃掉。有你这么浪费的吗?”林香劈头盖脸的就冲着程昕一顿好骂。

程昕直接就被吓哭了,程晨心一抽猛地将程昕拉倒了身后,目光直直地看着林香,“奶奶,小昕她不是故意将碗打碎的,你干什么这么凶她!”

“砰!”林香一巴掌拍在了桌上,“什么不是故意的,我看她分明就是对我有意见。小白眼狼,叫你们过来吃饭还吃出意见来了。这饭这碗是大风刮过来的不成,有你们这么糟蹋的吗?啊!还哭,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人小、心眼可真不小,快把地上的饭捡起来吃掉。”

“妈,你干嘛呢,昕昕也不是故意的,她一个小孩子哪里有什么心眼。在说了不就是一个碗吗?你至于吗?”程志栎急声说道。

“小叔,你这话就不对了,越是年纪小的孩子越是心眼大!昕昕啊,听你奶奶的话将地上的米饭捡起来吃掉,不能浪费了!”钱霞将口中的鸡肉吞进肚子中,怪笑着说。

“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二哥,管好你老婆!”程志栎毫不客气地地说道。

“你!”钱霞指着程志栎的鼻子怒道。

“哼,好端端的把碗打碎了还有理了,还哭。真是缺教养,还不快把地上的饭捡起来,这是要我说几遍啊!”林香脸色越发不好看了,嘴里有骂骂咧咧,“到底是没妈的孩子!”

“妈!你干嘛非要这个样子,不就是一个碗吗,这地上的饭我来弄?”程志栎也生气了。

“外婆,不就是一个碗吗?打碎了就打碎了,这碗跟米饭我赔给你就是!”程晨气的身子发抖,“小叔,我们先回去了,小斐,小昕我们走!”

“晨晨!”程志栎心里一急,连忙叫住程晨,程晨却不管不顾拉着程斐跟程昕就离开了程志栎的家。离去的路上依稀还能听到林香在骂着不知道什么东西,钱霞的笑声依然刺耳。

“哥!”一出了程志栎的家门程昕就抱着程晨失声痛哭起来,她今天被吓坏了。

“昕昕,对不起,哥哥没有保护好你!”程晨心里难受,眼睛都红了,一旁的程斐也跟着掉眼泪。程晨将程斐与程昕紧紧抱住,他是大哥,一定要照顾好两个弟妹,绝对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更不能让他们受了委屈。

本来一个碗掉在地上也就算了,现在他们家粮食都不多,米饭掉在地上捡起来也没什么,洗洗就能吃。可偏偏林香这话说的太过分了,亏她还是程昕的奶奶,不可饶恕。

程晨这一刻从没有这么恨过他奶奶。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家菜园里的那几颗一直舍不得吃的西红柿不翼而飞。从前他一直将林香她们当真长辈,加上有程志山在一旁劝解,有些事他就忍住了。可现在他们是得寸进尺,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从今天开始他也不想忍了。

程志山一走,让程家更加艰难,程晨要养活自己跟弟弟妹妹,但现在他也就三五不时的能猎取到稍微大一点的猎物,就算是换了米面也紧紧只够吃几天。

好在今年万物复苏,天降甘露,野物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只是仅仅凭着一人之力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猎取到足够的活物。这时他就想到了姜垣,姜垣家现在也困难,现在姜垣自己也是拼了命的想要帮家里一点忙,说不定他可以拉着姜垣一起捉猎物。

这个想法程晨还是跟姜垣说了,那时姜垣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姜垣家里的确是没吃的,等到那些农作物上来,不知道要多少时间。姜垣妈妈姜玲珑身上的东西能换的都换了,她都已经准备过几天上街看看能不能找些事情做了。

两个少年一拍即合!

村里的孩子没几个有程晨这么胆大的,也就只有姜垣胆子跟程晨有的一拼。他们两个一合作当真是珠联璧合,效率大大提高,第一个晚上两个人就一起捉住了一只大獾子。

一般獾子程晨也是不敢对付它的,他一个人对付獾子十分危险。

两个人通力合作,獾子就手到擒来。

姜垣的大胆让程晨觉得他捡到宝了,于是这样以后,他们两个就常常出去。以前程晨就在自家村子附近转着,但有了姜垣在以后,他猎取猎物的范围就扩大了。

别看他小,但是他捕猎地本领是很多大人都是比不上的。

两个人胆子都大,很多时候都是夜里出动,总是有着意外收获。对于他们这样干,姜玲珑是非常不赞同的,但姜垣不为所动,一意孤行。

程晨他们什么东西都抓,只要是能吃的东西。

程志山走了那一个月一开始他过的非常艰难,但跟姜垣在一起后,生活状况立马改观,他们两个很快就建立了一番深厚的感情。到了八月份的时候程晨一家已经不缺吃的了,这时,他们甚至开始攒钱了,这让程晨有些激动,或许今年他还可以上学。

自从上一次程晨离开程志栎一家后,程晨看到程志栎他们都躲着走,惹不起他总躲的起吧。他年纪到底还是小了,不知道该拿林香他们怎么办,但是又不想让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他们抢去,是以避开他们。对于程志栎,他知道程志栎是真的关心他,但有什么用呢?程志栎关心他们,对他们来说却是有害无益,是以他也只能躲着程志栎。

其实这一个多月来,程晨过的并不苦,几年来第一次有人跟着他跑来跑去的,他真的很开心。虽然姜垣不能说话,但他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倾听者,跟他在一起是程晨懂事以来最舒服的时候。这一刻程晨觉得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朋友,总算不再孤单。

程晨本来以为这样的快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因为到了九月份的时候,他已经筹了上学的钱,这时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去上学,上学的钱固然是够了,可他要是上学就没人照顾弟弟妹妹了。

可没轮到他选择,程志山的意外回来让他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

程志山在外面打了一个多月的工,不但没赚到钱,反而不知道怎么的背上了一百块的债务。发生这样的事对程晨来说当真是一个晴天霹雳,他追问程志山怎么回事,可结果程志山自己说都说不清楚,程晨小小年纪,差点没气疯了。

总之,他好不容易挣到的钱,给他父亲拿去还钱了,他上学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再次泡汤。这件事对程晨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打击,可他还是挺了过来。

之后的几个月他跟姜垣的狩猎范围更加扩大了,这几个月他们的收获并不好,许多猎物都被大人给猎走了,他们仅仅剩下一些残羹剩饭。

之前姜垣攒足了上学的钱,但后来也没去上学。

程志山自己开始在镇上找工作,或者偶尔去其他附近的镇上打一些零工,可他挣得钱杯水车薪,甚至都没程晨挣得多,而程晨挣得钱大多都被用来给程志山还债了。

很快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半年程晨他们的狩猎一波三折,而且天气越来越冷以后,他们收获的猎物也就更少了,他们的收入也就更少了。临近过年的时候,程晨跟姜垣学了炸棉花糖,他们两个就买了一台棉花糖的机子,然后一个村一个村的跑着,靠着卖棉花糖,他们正常一天的收入在一块钱左右,多的时候还能赚到五六块钱。

这个是他们赚钱最多的时候了,当然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突然间多了好几个卖棉花糖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大人,他们两个小孩根本无法与他们竞争,不得已之下他们去镇上卖棉花糖,稳定了几天。到了过年的时候两个小孩连抓猎物,卖棉花糖挣了差不多一百块钱,这些钱姜垣基本都没要,全部都给程晨拿去还他爸欠的钱了。

好在年底他们家连利息带本金终于将钱全部还清了。

除此以外,他们家中途收了粮食,今年过年总算有粮食吃了。今年过年程晨家第一次过了一个好年,债也全部还清了,家里也有粮了。

俗话说苦尽甘来,大概就是如此。

第二年程家的生活明显过的好了起来,不过他们家与程志栎,程志峰家的关系也淡了下来。由于程晨刻意避开程志栎的缘故,同在一个村里,两个人一年都没见到几次面,至于程志峰那五十块钱程志山还是没能回来,到底还是让程志山心中有了一个疙瘩,要知道当时他可是欠了一百块的债,他却硬拖着说生意亏本了,钱拿不到手了。

这一年当中程晨最感谢的是姜垣,其次是姜玲珑,一年来姜玲珑可以说将他当成了儿子,对他非常好,对他家也非常照顾。像他家里三个兄妹的衣服什么的都是她给洗的,而且姜玲珑也给他们做了很多衣服,程晨第一次体验到了母亲的感觉。

村里一直传程志山与姜玲珑的关系,说他们两个不清不楚的,但其实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很纯洁,程晨自己也想过姜玲珑要真的是他母亲就好了。但他从没想过要姜玲珑跟程志山结婚,他觉得程志山配不上姜玲珑。

村里也有人想要主动给他们做媒的,两个人都推了,并不愿意。

就这样第二年到了,过完年之后,程晨跟姜垣一起凑了钱,买了一些鸡鸭给程昕与程斐养着。后来他又跟姜垣捉了一些小兔子,又被拿来给程昕他们养着。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这些鸡鸭在程斐程昕两个的照顾下,一个个开始生蛋了。刚好这个时候棉花糖的生意过了黄金期,他们的生意都别大人给抢了,无奈之下,两个小孩一边开始卖鸡蛋,卖鸭蛋,一方面继续狩猎。

勉勉强强他们的生意还算是不错,也攒了不少钱。

到了九月份的时候,他们如愿成功都去上学了,这个时候程晨姜垣都已经九岁了,而程斐,程昕两个也都七岁了。他们家的钱已经足够三个孩子一起上学了,于是这一年四个孩子一起上了学。上学的同时,程斐与程昕依然在照顾着自己的小鸡小鸭,还有小兔子,他们的学费都要靠着这些东西来贡献了,总之这一年他们家的生活渐渐变好着。

这时,姜垣到了石山村已经有一年了。

下半年,程晨与姜垣还是打猎,卖鸡蛋,偶尔还去卖卖棉花糖。到了过年后趁着寒假的时间,他们两个买了一台炸泡泡糖的机子,靠着这个机子他们在过年之前又挣了一笔钱。

这一年他们也过了一个好年,当然还是发生了几件糟心事。

第一个就是程志峰不知道又使了什么手段又成功的黏上了程志山,好在这个时候程晨家的钱都被他掌控了,程志峰也顶多叫程志山帮他干干活,他家的东西程志峰现在是不敢拿了,要不然程晨就会直接堵到他家里去。

第二个就是程志栎结婚了,是隔壁村老周家的小女儿。对于那个女的程晨一点好感也没,跟钱霞一样的泼辣,他去买泡泡糖与棉花糖的时候碰到过她好几次,程晨不是一般的讨厌她。程志栎结婚程晨一次没到他家去过,后来程志栋结婚很快就被被气的跑了出去,以后程晨更加很少见到程志栎了。唯一对他算是一件好事的就是林香与程志栎的老婆总是上演婆媳大战。

第三个糟心事就是有人给程志山介绍老婆,也就是说有人想当他们的后妈。本来对于后妈程晨并不是特别反感的,但那个女的是个极品,才见了一次面就将他家当成了自己家了,对着他们几个小孩更是颐指气使,让他深深应验了后妈这个词的负面含义。

最后这个女的,被他稍微施展了手段就给赶跑了,以后程志山也就一直打着光棍。

第三年出,姜垣来到石山村的第二年下半年。

这年的六月份,趁着六一儿童节,两个跑到了一个比较远的村,准备抓一些猎物回来。这几年生活好了以后,抓猎物的人就少了,是以他们很顺利的就抓到了几只小东西。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挺开心的,程晨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姜垣就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就这样一直渡过了两年,感情好到难以形容的地步,基本上已经是形影不离了。

现在程斐程昕两个小家伙总是会嫉妒姜垣,说他抢了他们的哥哥,对此姜垣总是咧嘴笑着。

两年来,两人一直平安无事,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程晨也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了代价。

像往常一样,两人准备回家,但今天他们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有人跟在他们的后面。两人都是非常谨慎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觉得有些不对了,是以他们尽量想要往人多的地方走。可是,此时他们走的是偏僻的小路,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了,此时太阳刚刚落山,天很快就黑了,他们加快速度想要甩开后面的人,但那人牢牢的跟着。

心知不妙的两人此时什么也不顾了,拔腿就跑。

谁知道他们这个动作一下子就触动了后面的大人,那人连忙追了上来,想要抓住他们。这人着实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抓人,还是抓两个小孩。这人的身份已经不容置疑,肯定是人贩子无疑,看到他追了上来,程晨连忙呼救,以期望有人来救他们。

虽然他们两个小孩伸手都不错,但那人到底是大人,而且还是一个彪形大汉,身上说不定还有刀,相当的危险。

他们的呼喊并没有帮助到他们,相反此时天已经黑了,他们的处境变得无比危险。

两个小孩都很精灵,一下子钻进了一条小树林当中。一边跑着,程晨焦急地说道,“姜垣,我们分开走,肯定有一个人能逃掉。如果我们有谁被抓住,另外一个跳脱后立马回去报警。”

程晨不由分说,不等姜垣同意向着另外一边跑去,一边跑着他嘴中发出呼救声故意吸引人贩子的注意力。人贩子果然被吸引了过去,朝着程晨追了过去。

那一个刹那间,姜垣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住了。程晨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想要救他,让他感动的想要哭泣,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那样感动,直接就呆住,在等到他反应过来,这时天已经彻底黑了,程晨的身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程晨将黑衣人吸引走后,就并没有在呼救,姜垣失去了成员的踪影。

黑夜中,诡异的声响,让夜晚变得无比恐怖。

但让姜垣无比惶恐的是,他失去了程晨的影子,他不知道程晨现在是安全还是已经被人贩子抓住了。可越是惶恐,姜垣越是冷静,他知道自己不能慌,程晨要他回去求救,但他知道一个来回,这个时间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能就这样回去,他必须要确定程晨的安危,而且他们两个人联手未必没有胜算。

于是他在树林当中慢慢的找,由于怕惊醒到人贩子,他动作不敢太大,天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摸索着前进,身上有电灯也不敢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越来越绝望,越惶恐,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找下去,还是应该回去叫人。终于,他听到了一阵一阵痛呼地声音。

他的心一颤,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程晨的。转头向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他看到了灯光。

姜垣并没有冲动的冲上去,而是小心的潜伏了过去,程晨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刺痛着他的心,越来越清晰。渐渐的可怕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中,程晨被人两只手绑住了,吊在树上,在他面前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刚才追着他们的人,还有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或许这个人就是堵在前面的,是以他们抓人才有恃无恐的。

“快说,还有一个小孩在什么地方?”那个追着他们的大汉凶神恶煞道。他一巴掌扇在了程晨的脸上,但程晨痛呼一声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ma的,找死!”看到程晨的眼神,大汉不知道一股邪气就冒了出来,又是一巴掌扇在了程晨的脸上,程晨脸很快就肿了起来。程晨看过一本书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惹怒坏人,否则自己只怕会更危险,是以他没有挣扎,没有谩骂,像是认命了一样。

他的做法是正确的,然而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太冷静了,有点不像正常的小孩。更不幸的是大汉是一个暴力狂,是以他不管怎么做都是错,大汉总能找到理由教训他。

“说不说,那个小孩到底在哪里,要不然我打死你!”大汉一拳砸在了程晨的肚子上,程晨一瞬间身子就躬了起来,太疼了,他根本忍受不住,眼泪直接疼了冒了出来,身上直冒冷汗。

大汉这一拳虽然不是全力一击,但也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行了,老黄,赶紧走吧!抓到一个已经算是不错了,迟则生变!”另外一个瘦子皱眉道。

“你说不说!”大汉没理瘦子,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在程晨的脸上,程晨的脸已经彻底肿了起来。嘴巴上有血在流,他整个脑袋已经发晕了。“噗!”程晨一口血水吐在了大汉的身上,游离的声音虚弱却轻蔑,“去死吧你!”

程晨感觉自己的理智渐渐失去,肚子上,脸上钻心的痛,他不知道自己的牙齿是不是被大汉打掉了。脸上开始像是火烧的一样,现在已经彻底麻木了,没什么感觉。

原本他想尽量不惹怒大汉,让自己少受一些罪,同时伺机找机会逃脱。仅剩的理智让他现在知道了,恐怕无论怎样,这个大汉都不会放过他,那么他只能为自己拖延时间。现在在这里多待上一会儿,他就多一分钟被营救的机会。

果然,他的动作让大汉真的暴怒了,大汉对他拳打脚踢。

程晨感觉身上好痛,他感觉就像是要死了一样,咔嚓,他的手臂直接被大汉折断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惨叫出来,他痛地差点失去理智。大汉残忍地声音笑道:“叫你小子跟我狂,反正早晚要将你打瘸了,我现在不如就直接成全你了!”

一旁地瘦子摇了摇头,道:“你悠着点,别将他玩死了,我去把车开来,然后我们赶紧离开。”

“你狂啊,现在在给我狂看看!”自始至终,大汉都是一脸的狞笑。

程晨已经开始模糊的眼神,微微有了一丝微弱的变化,只是大汉已经将他当成砧板上的鱼肉,没有注意到这点,依然在疯狂地笑着。

“去...死!”程晨的喉咙中吐出这两个字,已经肿胀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说明了他的毫不畏惧,大汉被程晨的眼神看的发毛,这下他顿时恼羞成怒,彻底疯狂了。

“ma的,敢这样看我,看我把你打服了!”大汉疯狂地叫着,对着程晨继续拳打脚踢,程晨痛地死去活来,他发出惨叫声,大汉听到程晨的惨叫声,高兴的大笑,他享受这种折磨人的快感,“快给我求饶,说你服了!”

“你做...梦,去...死!”程晨向他吐血水,在笑,他身体已经在抽搐,疼地几乎昏了过去,可他依然在坚持着,撑着不昏过去。

“你求不求饶,我叫你不求饶!”大汉彻底疯了,‘咔嚓’一声又将程晨另外一只手折断。程晨又发出一声惨叫声,疼地死去活来,他身上没有一寸地方是不痛的。

“我叫你不求饶!”大汉歇斯底里地叫道,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砰!”就在这时,一阵闷响,大汉如遭雷击,他眼睛一黑,踉跄的转过头来,然后,又是一道黑影又狠狠地砸到了他的头上,“砰砰!”连续几板砖下去,大汉头破血流,彻底晕了过去。

“晨晨!”姜垣眼睛猛地唰地一下就流了出来,他的眼泪怎么压也不住。姜垣将程晨从树上解开下来,他不敢耽搁,担心瘦子马上回来,将程晨背到身上,整个过程他一直在流泪,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在流泪,好疼。

“姜...垣!”程晨‘呜呜’地哭着,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他就头浮在姜垣身上,一抽一抽地,他浑身密密麻麻地刺痛,他就是这样哭着,没有撕心裂肺,没有肝肠寸断,却让姜垣心碎,“姜...垣,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我来了,晨晨!”姜垣哽咽着点头。他背着程晨往树林深处走着,他不敢停留,一直跑着一直跑着,程晨忍住不发出声音,可他的眼泪却将姜垣的衣服浸湿了。

“呜呜!”程晨在成熟,他只是一个孩子,刚才他表面上冷静,甚至不惜惹怒大汉,让姜垣偷袭成功,可他却比害怕,他无比恐惧。直到姜垣救了以后,他才彻底崩溃,再也忍受不住。

最终,程晨他们还是安全逃走了,只是这一次程晨受伤惨不忍睹,大汉拳打脚踢拳拳都是下的死手,他的两只手臂全部被折断了,身体也是内出血,好在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这次的教训给了程晨一个极大的教训,以前他太过不可一世了,天不怕地不怕,最终却栽了一个如此大的跟头。从这次以后,他狩猎地习惯并没有改去,这个已经融入了他的骨子里,只是变得更小心了,也不会走的太远。

那个大汉,被程晨的三板砖下去,头上破了一个洞,人没死,就是脑震荡。第二天就被抓住了,至于那个瘦子早就逃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直到多年后,姜垣送了一个礼物给程晨,就是这个瘦子进监狱的照片,对于这两个人姜垣一直没有忘记过,他一直无法忘记这两个差点让程晨丢掉性命的人渣。

这次的事情也就让程晨知道了,原来一直以来姜垣是会说话的。

至于那次如果姜垣真的听到他回去报警了,说不定他就真的死了,不死也要残废。可以说,姜垣救了他一命,当然他也算是救了姜垣一命,两人是扯平了!

他养了很长时间的伤,也生气了姜垣很久,可惜等到他彻底痊愈后,姜垣跟姜玲珑突然间神秘地失踪了,关于他的一切记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回荡在程晨的脑海中。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想起姜垣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很伤心,很难过。

是以,在姜垣离开的两年后,他也离开了那个让他哭过,让他笑过,让他充满了无数回忆的地方。再次回来后,已经是很多年过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