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主角光环[快穿] > 第233章 仙缘

主角光环[快穿] 第233章 仙缘

作者:昔我晚矣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2:42

“实不相瞒,我此来京城还为了一件事,就是取回贺文溪的生辰帖。”少年的微笑如三月的春风恬淡,似是没有觉察到众人的诧异。

萧函本来也是要提这件事的,既然老太君都开口了,那她也就顺水推舟说了。

拿回生辰帖,此后贺家与定国公府再无任何关系。

在她看来,贺家的确不适宜与定国公有什么牵扯。有她留下的安排,足够父母和弟弟在江南平安富贵度过一生。就让她在此断了两家之间的因果,从此各不相欠。

老太君却是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这门婚事本是焕儿祖父在世时定下的,早些年贺家是将生辰帖送到了府上。”

她对江南贺家的那位姑娘印象其实不多,儿媳谢夫人对这门婚事有些不满,她是知道的,尤其是在国公府出孝后,贺家那边也一拖再拖,蹉跎到最后还说他们家贞静温顺的女儿上山拜师学艺去了。若非老太君坚持这是老国公的遗愿,也压不下那么多的非议。

顾祐又遭逢战事,被他父亲带上了沙场,最后马革裹尸。这也就更加娶不了贺家姑娘了。

没想到今日国公府的大恩人,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回贺家姑娘的生辰帖。任谁都知道,生辰帖乃是嫁娶的重要之物,而且萧公子连贺家姑娘闺中姓名都知道,关系可见不一般。

瞧着萧公子年纪与那位贺小姐也相配,同为后宅女眷的谢夫人也想到一处去了。

谢夫人心底情绪有些复杂,诧异,遗憾、微恼等等。她甚至动过一丝念头,这等少年俊才,品貌出众又有功名在身,就是将顾苒许了他,也不是不可以的,但谁能料得到呢。

萧函见她们有所迟疑,又道,“老太君不用担心,这也是贺家的意愿。”

老太君眉梢微微挑起,“老身明白了。”能代表贺家的自然也是极为亲近之人。

萧函不知道老太君是脑补了些什么,她只觉得她连国公府世子的性命都救了,提一个小小的要求总不为过吧。

“我那孙儿顾祐没有这个福气,终归是有缘无份。”老太君又叹息了一声,诚恳道,“我顾家也不该耽误了贺家小姐,萧公子还请稍等片刻,老身让人去将东西取来。”

老太君对贺家的恶感不深,也没想让一个好好的姑娘进门当寡妇,现又有萧公子这位挽救国公府于水火之中的恩人要求,就更不可能拒绝了。

萧函微微一笑道,“多谢老太君了。”国公府既是这个态度,那她也就放心了。

………………

当萧函在花厅等待之时,却意外见到了顾苒,一身素淡浅蓝罗裙,不施粉黛的姿容如雨后清荷,秀丽无双。

萧函微微愣了愣,顾苒并未走近,而是福身行了一礼,“听闻萧公子要辞行,我也想来见公子最后一面。”

顾苒一双柔柔的水眸中似是蕴含了许多,声音如珠似玉,却是格外的诚挚和温柔:“一谢公子救我长兄,为国公府出谋划策。二谢谢公子教导我良多。”

也许此生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这样愿意耐心教她不懂之事的人了。

萧函看着少女微微笑了笑,“不用客气,其实我做的不多。”

顾苒是从母亲那听说萧公子要走了,就有些诧异难过。后又听说他对国公府恩情深重,却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与二哥有着正式婚约的那位江南贺家姑娘的生辰帖。他做了那么多,不求名不求利,只要一女子婚嫁的生辰帖。

这份情意,顾苒心思剔透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在向祖母提出这个要求时,并没有屏退其他人,便是这会的工夫,萧公子与贺家小姐的事也已在府中上下议论纷纷。这听起来有些于礼不合,唐突过分了。但于国公府所有人来说,萧公子是解救危难为国公洗冤的大恩人,心底都怀有真挚的尊敬之意。

哪怕对那位贺家小姐,也不敢再有半点非议。

“那贺家小姐就这般好?”顾苒终归是忍不住多问一句,不知是想得到个什么答案好让自己死心,或是不留遗憾。

突然被这样问,萧函有些怔愣,但想想总不能说自己不好,便坦诚道,“她自然是极好的。”

顾苒微微低眉,仍然带笑,“如此便好。”

心里深处处依旧忍不住羡慕那位远在江南的贺家姑娘。

说到这一刻,萧函还能不明白么,顿时有些好笑,却不是对顾苒的,她不知萧函的真实身份,误会了又怎么怪她。

少女心思单纯,恰逢巨大变故,父兄战死,一门老弱妇孺像是任人宰割。偏生见到一少年才子从天而降,只言片语间解了国公府危难,又轻描淡写于庙堂翻云覆雨,会生出些仰慕心动,不足为奇。

世子顾焕本在京外忙于安置战亡将士家眷抚恤一事,听祖母派人来传话说萧先生辞行,立马放下手中事务快马赶了回去。路上在腹中想了诸多说辞,想要挽留萧先生,但一见面就开不了口了,他还没那个本事能说服得了萧先生。

不过临走时,萧函还留下一个惊人的消息,“在下其实还略通卜卦之术。”

“二公子顾祐应该还尚在人间,国公府可派人去西北方青州一带去寻。”

…………

不论是震惊还是疑惑惊喜,定国公府立刻派出人手去萧函所说的地方寻找,这一寻就寻了大半月,就在国公府的人将要失望的时候,那些部曲亲卫真的找到了二公子顾祐。

原来他被人救下,在偏远山村中养病,醒来后失去了记忆。救下顾祐的人家也只以为他是普通士卒,而不知他是京城定国公府的二公子。

国公府的人将顾祐接回京城的同时,还把救治他的农家女子秋娘带了回来。因为顾祐失去记忆,唯一信赖的人就只有那位秋娘。

老太君和谢夫人也不在意这些,延请名医为顾祐诊治,以金针刺穴加上各种药汤,终于在半年之后令他清除脑中淤血,恢复了记忆。正好赶上新任定国公顾焕,迎娶陛下爱女清河公主之日。

婚礼举办得盛大隆重,热闹非凡。

顾焕年轻俊美又身居朝廷高位,在军中地位逐渐渐稳固,不知是多少京城贵族少女爱慕的对象,结果还是被皇家先下了手。定国公府显然飞黄腾达在即,另外顾祐也被老皇帝补偿性赐了一门婚事,对方也是名门淑女。

其实说的好听是补偿,然而未必不是老皇帝有意分化武勋集团,打压一二。无论哪种,既是皇帝赐婚,就没有违背的可能。

已然恢复的顾祐百感交集,老太君对他说,无论是救他性命照顾他的平民女子,还是那位曾经订有婚约的贺家小姐,他都不用想了,与他都是有缘无份。

顾祐也听家人说了那位萧公子和生辰帖的事,也甚是感激对方为国公府所做之事,但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怅然若失。

自半年前萧函拿回了生辰帖,当时贺父和周氏一脸的惊讶不可置信,但终究无话可说。

后来京城定国公府洗刷清白还承蒙皇恩的消息传来,贺家也不再关注了。

尽管萧函什么都没有同他们说,贺父与周氏也隐隐猜道自家女儿已不是什么普通人了,或许从女儿开始痴迷于寻仙问道开始,他们就该知道她的不同寻常了。

期间还有贵人到访,那位不死心仍然想试一试修道的高阳郡王赵湛。萧函随手意念一点,送了他些许观想存神的法门,要是他愿意坚持个十年八年,说不定真能参悟入门。

转身离去时依旧潇洒飘然。

萧函重回忘琊山,但景象大变,完全不像是她记忆中修行了两年的忘琊山。山巅如同迷雾假象涤荡开来,一派云霞蒸蔚,清明透澈的散照而来。

“你回来了。”

二叔贺艾负手而立,语气平淡道,一如初见时的神仙中人,在萧函的猜想中,他与此界的真正神仙应该也差不离了。

萧函点了点头,平静道,“我已了却尘缘。”

贺艾笑了笑,凝视着她道,“入世的感觉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随随便便一出手,就为人间王朝多延续了几十年命数。。”

萧函眨了眨眼,她的所作所为貌似都被贺艾看在眼里,但以他的宅性子几乎不可能离开忘琊山半步。不过对他的问题,萧函还是老实道,“也只是几十年而已。”也不算什么。

贺艾笑着摇了摇头,转而与她说起了往事,“你曾问我如何成仙,现在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个答案了。

这要追溯到五百年前天地灵气大变,原本此界的仙妖神魔皆数离开飞至上界,再无踪迹,从此便有了真正的仙凡永隔。然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而遁一去,所以给予凡间留有一线生机。”

后一句贺艾含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但很快神色一肃,庄严郑重问道,“你可想好了,在凡间,无论是他人的爱慕真心,还是无上的权势富贵,凭你如今的本事都唾手可得,大可肆意任为一生,凡人甚至还会对你崇拜敬畏,这等滋味在上门可不一定能享受得到。

而且上界也不是什么清静无为的地方,神仙妖魔之间也争斗不休,你的修仙天资的确出众,但在上界天才众多,甚至不乏天生仙胎的神裔,你由凡人升仙,在他们眼中不过泛泛,若丧失了骄傲与斗志,便就是真正泯然众人矣了。所以你真的想好要上去了吗?”贺艾半是劝诫半是爱护道。

萧函却毫不犹豫地道,“我已想好了。”

没道理能成仙却不上去,人间灵气断绝,留在此处也唯有困死的结局。好一点也许能如辛照那般不老不死,差一点就是消散于天地之间了。倒不如去看看上界的风景如何,热不热闹。

进入上界其实也不难,尤其是在有贺艾这位守门者的引路之下,穿过山巅那处云霞,隔着清明透澈的结界,隐隐有涟漪漾开,带着淡淡的仙灵之气,甚至能看到对面清冷威严的白玉高台,还有凌霄万丈下的层层阶梯。

“那是升仙台。”贺艾告诉她,

当萧函一穿过结界,涟漪形成漩涡,顿时光芒万丈,待光芒散去她已消失无踪,四周空空落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