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民国鬼事 > 125 虫尸棺-4

民国鬼事 125 虫尸棺-4

作者:流火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4:50

可是张祭的脸色的变化却只是瞬间的事,马上他就恢复了平静,他却没有再回答我,对于我的疑惑和追问完全置若罔闻。

我疑惑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惊讶地看着他,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又或许是因为他到现在还隐藏着许多秘密,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然后我听见张祭说:“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估计一会儿这儿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我于是也只能对刚刚的问题作罢,点点头,和他小心地往上面爬上去,这一路倒也顺利,我们出来之后为了躲避人脸蝠,于是藏身到了无面石像之后,我和他坐在沙土之中,谁都没有说话,张祭似乎显得很失落,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是能让他失落的,换句话说,我压根就不知道他在失落什么。

这回倒是我还没开口问,他就先自己说了,他说:“我们没有路了。”

我不解他为何忽然这样说,于是说道:“等人脸蝠散了我们就可以继续前进了。”

我本以为是张祭担心人脸蝠阻拦的事,但是当看见他听了我的话的表情的时候才知道不是。

他说:“我以为这是去往废墟的路,但不是,这是一条死路。”

听到张祭这句话的时候,有两个念头几乎是同时在脑海里冒出来,第一个是张祭在这里这么久,他自己也说他在等继承他记忆的人出现,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去废墟的路,准确地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废墟在哪。第二,刚刚的经历一定有什么是我没有留意的,因为之前张祭还坚信这就是去往废墟的路,可是人脸蝠出现之后,或者经过了虫尸之事之后,他就完全改变了主意,那么我忽略了什么?

我没有将脑海里的年头宣之于口,而是问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在这里等着吗?”

张祭这回回答的很快,他说:“等人脸蝠先散了再说。”

很快,我就再次听见呼啦啦的人脸蝠飞走的声音,起初我的确认为这是人脸蝠飞走的声音,可是渐渐地我发现有些不对劲,人脸蝠飞走的声音似乎不像来时的那样,更像是一哄四散的那种,而且,很久很久,我都没有感到巨大的守陵兽飞起的声音和阴影。

我开始有些不安起来,于是试着从石像后面探出头来往外面看,看向天空的时候,多少有些印证了我的猜测,因为我的确看到天空中四散而去的人脸蝠,最关键的是,这些人脸蝠的数量非常少,比起之前来时的模样,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我说:“下面出事了!”

张祭却只是看着我,却并没有说任何话,甚至就连天空中这样的奇怪景象他都丝毫没有关心,好像他早已经知道会是这样一样。

我看他的样子不对劲,这才变了声音问他:“你知道会这样?”

张祭依旧脸色不变,我于是再追问一遍,但是这回语气显然已经带着被欺瞒之后的愤怒:“你知道会这样是不是?”

大约是张祭见我动怒了,又大约是本来就要告诉我的,只是他还没有想好后面的说辞,我听见他说:“那些虫尸只是诱饵,我听见那个人的声音了。”

我屏气听张祭说的每一个字,生怕错过了什么,听到张祭这句话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是被虫尸,或者说被我拷问的人,那么在那个过程中,他能够与虫尸进行简短的融合,甚至能够知道虫尸想要干什么,只是唯一让我不解的是他说的后面这句话,他说他听见那个人的声音了,言下之意似乎说的并不是七具一模一样的虫尸,而是另有其人。

我问:“谁?”

张祭看着我,瞳孔猛地缩紧:“庚。”

这简单的一个字像是一声炸雷在我耳边轰然响起,自从在井底我和庚走失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我一直在猜测他是否遇到了什么不测,又或者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可现在张祭却说在虫尸拷问他的过程当中,他听见了庚的声音,也就是说,庚也在这里。

可让我不解的是,庚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张祭竟然就如此流利地喊出了庚的名字,就像他们十分熟悉一样。

我显然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张祭,张祭则一副与他毫不相干的表情,我缓过来之后稍稍理了理头绪,马上就发现张祭说的这话的一个漏洞,那就是庚身上种的也是阴蛊,按理来说他也应该是怕守陵兽的,那么他又怎么能猎捕这些人脸蝠?

只是无论有什么疑问张祭都没有再回答我,我终于按耐不住,于是站起身来说:“不行,我要下去重新看看。”

张祭没有阻止我,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要和我一起下去的意思,依旧坐在原地,我于是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

张祭只是看着我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说了句:“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始终觉得张祭的这个表情很怪异,但就是没有什么想法,于是也只好将这种不安刻意地忽略掉,然后转身从石像之后出了来。

我重新来到塌陷的尸阵边上,我才来到边上,只见一个庞然大物几乎填满了整个塌陷的沙坑,不用说,这个庞然大物,自然就是所谓的守陵兽。

而在守陵兽身旁,还有更多的人脸蝠尸体,我看见在守陵兽的头部那里站着一个小得几乎是一个黑点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就是庚。

我就站在沙坑边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而他也站在守陵兽的尸体之上,抬着头看着我。

我觉得有一句话,或者有一个问题卡在嗓子眼上,却怎么也问不出来,我张了几次嘴,却吐不出来一个字,我只觉得整个人有一种异常无力的感觉,因为庚能够猎杀守陵兽,已经证明他欺骗了我,太多太多的事。

而这每一件事我现在都不愿去想,张祭说过,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人,我是第一个,却不是唯一一个。

然后我看见庚从守陵兽的尸体上滑落下来,一点点爬上来,他的身影和脸庞逐渐清晰起来,只是熟悉的面庞上却是异常陌生的气息,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庚彻底来到了我面前,我认为已经完全不一样的庚。

我看着他,用变了样的声音问他:“它是你杀死的?”

说到“它”的时候我看向了守陵兽的尸体,庚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就看着我,我被他看得不自然,似乎内心所有的想法都已经被他洞穿,不过转念一想,我在他面前还有什么是可以隐瞒的,从一开始或许他就知道我在想什么,想做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问:“我记得你说你身上种的是阴蛊,你惧怕守陵兽。”

庚说:“这种惧怕是会转变的,就像你身上的蛊毒,现在已经是十日金乌蛊。”

我问他:“所以你身上现在也是一模一样的蛊毒?”

庚没有回答我,他看向了我身后,似乎那里有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然后我听见了一个声音,知道是张祭到了我的身后,是他引起了庚的注意。

张祭说:“庚,好久不见了。”

庚没有任何表情,我觉得在他看见张祭之后,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没有焦距起来,然后我听见他说:“张无,那我们只有在葬地再见面了。”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朝着废墟的方向徐徐走远,我呆在原地,只觉得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庚这样说话了。

张祭则在我身后说:“从一开始,他想要的就是进入葬地,这就是他要的报酬,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所以想进入葬地的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人能轻易进来,你的到来,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

我无言以对,但是我却绝对不相信这是庚的最终目的,因为一路上他救我帮我,绝对不是虚情假意,是无法假装出来的,我不相信他会害我。

想到这里,我转头看着张祭,说出了让我自己都惊讶的话:“那你又如何确定我就会相信你?”

张祭却说:“在这里,你不能相信任何人。”

我说:“我记得你之前告诉我这里只是废墟,葬地应该还在更里面的地方吧,既然庚是要通过我进入到葬地,那么就说明他还没有达到目的,同样的,你也还没有。”

我看着张祭说:“你没有去过葬地,去过葬地的只有张忌一个人,你只是来到了废墟就再也无法前行是不是。”

张祭说:“你还是猜到了。”

对于这点我早就已经在怀疑了,只是一直不确定而已,张祭倒也没有否认,爽快地就承认了,我想到张忌的那模样,不禁更加奇怪起来,为什么他会变成那样,而张祭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要去到葬地,他倒底想在那里找到什么?

难道即便张忌已经进去过,但也失败了,还需要他们去第二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