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耽美同人 > 重生之寻子 > 50

重生之寻子 50

作者:甜蜜生活 分类:耽美同人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4:52

江煜城回到楼下,江母道:“怎么样了?是哪儿不舒服啊?年轻人可别不把身体当回事儿啊。”

江煜城道:“没事,就是胃不太舒服,有些恶心。爸、妈,不用担心。”

江父严肃道:“胃病可不是小病,可我看这段时间咱家吃饭也挺准时,怎么突然犯了胃病?别是你们今天出去着凉了?”

江煜城想了想,道:“嗯,等会儿我再上去看看。”

江母道:“注意些啊。”

江煜城点头。剩下他们四个人吃饭,好在安安时不时卖个萌,气氛又好了起来。江煜城挂念蒋晨曦,没吃几分钟就饱了,让安安陪爷爷奶奶吃,他上去看蒋哥哥。

安安乖巧道:“好的,爸爸。”

江煜城摸摸他的头,对江父江母点了点头,上去了。

结果刚一推开卧室的门,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声音极小的呕吐声,还间断着咳嗽。

江煜城心头一跳,赶忙过去。

卫生间的门没锁,蒋晨曦大概也没料到江煜城会这么快上来。他半撑着马桶,跪在地上,边咳嗽边呕酸水。

胃里已经没了东西,偏偏恶心感还不停歇,竟干呕。

江煜城吓了一跳,忙蹲下扶住对方,让蒋晨曦靠着他。

蒋晨曦看了他一眼,疲惫的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又是一声干呕。

最后吐了有快五分钟才好一些。蒋晨曦手脚发软,一时间竟站不起来。

江煜城眉心紧皱,弯腰将他横抱起来,放到床上。

蒋晨曦将脸埋在枕头里,闷闷道:“好恶心啊……”

江煜城摸他的额头,担忧道:“今天出去着凉了吗?还是你今天早晨吃了什么凉的东西,胃里不舒服了?”

蒋晨曦委屈道:“没有啊,和你一起吃的早饭啊。”

江煜城紧皱着眉,没有说话。

蒋晨曦翻过来安慰他,拉住他的手晃了晃,道:“没事没事,年轻小伙子谁没个胃病啊。啧。”

江煜城叹了口气,低下头跟他额头相抵,道:“谁说的,等年过完了,我带你去好好检查一下,检查肠胃。”

蒋晨曦正要反驳,听到最后一句,蔫蔫的哦了一声。

江煜城笑了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饿了吗?”

蒋晨曦没精神道:“不饿,不想吃了。省的看了又恶心。”

江煜城也从他旁边躺下来,搂住他的腰,道:“好,那睡吧,我陪你。”

蒋晨曦闭着眼点头,靠在他的怀里,周身都是这个男人的气息,让他浑身的难受和躁动的情绪都平息了许多。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渐渐睡去。

江煜城等他呼吸平稳了,才起身出去。

许荣川和那个相关专业的医生朋友都回家过年了,他不好在这个时候打扰人家。便给傅浩然打了电话,仔细说了这边的情况。最后两人说来说去,还是只能归结于的肠胃受惊,引发呕吐。

江煜城还是觉得不对,临近过年的这两天,他和蒋晨曦几乎天天都是在一起的,吃的喝的都一样,因为对方的身体,他也极其注意蒋晨曦的吃食,从来不让他碰凉的冰的,这怎么会肠胃受惊?

江煜城按按眉心,皱眉不语。

江父江母和安安在大客厅里看春节晚会,他们这一家子挺有意思,虽然家庭富裕,常年飞在国外,但每一年的春节晚会都不会落下,还没一家子一块儿守夜,每次都是江煜城守不住了,带着安安吃了饺子就去睡觉,留下精神头极好的两位老人和福伯。

春节晚会和往年一样花花绿绿,江煜城没太有心思看。他在安安的旁边坐下,眼睛虽然是盯着电视的,但脑子里的思绪早就不知跑哪里去了。

安安叽叽喳喳说话,江母笑着回答。

过了一会儿,小家伙儿跳下沙发要给他们表演跳舞,福伯便迅捷的给孩子放了一首英文版新年快乐,安安就扭着小屁股伊呀呀呀的边唱边跳,江煜城微低沉的心情因为孩子而放开了许多,也笑着给孩子拍手鼓掌。因为都是自家人,安安不害羞,大大方方的说:“谢谢爸爸、爷爷,奶奶哦。”

江母笑眯眯道:“宝贝,给奶奶拜年,奶奶给红包哦。”

江煜城一愣,几乎都忘了这事儿了,忙让福伯上去拿早就给孩子准备的礼物和红包。

安安站直,端端正正学着电视里的古代人,鞠了一个躬,嫩生嫩气道:“奶奶,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哦呵呵。”江母笑的合不拢嘴,把红包递给孩子。

安安眨巴眼,转向江父,道:“爷爷,新年快乐。宝宝给您拜年啦!”

江父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极为明显的笑容,他温和道:“宝宝过来。”

安安挪过去,江父把他搂在怀里,亲了一口,道:“呐,爷爷的红包。新的一年要快快长大,成为一个小男子汉。”

安安大大的点头。

最后轮到江煜城了,因为忘了给儿子拿红包,所以江煜城有些尴尬,他轻咳一声,道:“来,安安。”

安安嘿嘿笑,跑过去对他鞠躬,道:“爸爸,新年快乐!”

江煜城笑笑,摸他的脑袋,温柔道:“乖,还有你蒋哥哥的。”

他拿了两个红包给安安,安安立马道:“爸爸,宝宝给哥哥拜年去吗?”

江煜城想了想,道:“明天吧,哥哥身体不舒服。”

安安哦了一声,跑回江母那边坐下,一家人继续看逗比的晚会,一边闲聊。

江父江母照例守夜,十一点的时候,江煜城和安安吃过饺子,便带着孩子上楼。

从两位老人回来后,安安就一直在江父江母的房间睡。江煜城把安安抱到父母的房间安顿好,便回自己的卧室。他急切的想看到蒋晨曦。

蒋晨曦脸色不好,但睡得还算安稳,没有不舒服的迹象。

江煜城松了一口气,洗了澡后从他身边躺下。

江煜城轻轻的伸手将蒋晨曦揽住,轻舒了一口气,沉沉睡去。

半夜里是被浴室里的动静给弄醒的,江煜城猛地一睁眼,还有些茫然,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四点。

浴室的灯是亮着的,江煜城一摸身旁,竟然都是凉的。他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起床往浴室走。

大概是里面的人将声音压制的很低,江煜城躺在床上还听不到什么,然而一靠近,就能很清晰的听到里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呕吐声。

江煜城心里一跳,一扭门把手,竟然还是锁着的!他轻拍了两下门,道:“晨曦,晨曦?”

里面的动静立马停了,但接着就像是对方没忍住似得,再次呕了起来。

江煜城心头焦急,竭力放柔声音,道:“晨曦,把门打开,让我看看。”

里面还是在吐,江煜城也不知是他不愿意开门,还是太过难受,分不出力气来开门。江煜城都快急死了,偏偏还不敢大声说。

这次过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蒋晨曦脸上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连眼睛都是红红的。他一开门就抱住江煜城的腰。

江煜城赶忙揽住他,焦急道:“怎么又吐了?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啊?”

蒋晨曦将脸颊在他胸口蹭了蹭,声音竟带着一丝哽咽,他说:“煜城,好难受阿……我好难受……”

其实江煜城不知道,他已经起来过一次了,但没这么厉害,就是干呕了一会儿。他以为没事儿了,就没叫江煜城,继续睡觉。哪里知道竟怎么都睡不好,翻来覆去越发胸口发闷,胃里也不舒服,让他喘不上气来。

最后没忍住轻轻爬起来去浴室又吐了,从晚上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肚子里的肠子都快吐出来了,偏偏还没好。有人说晚上不睡觉时,一个人最容易感到孤独,负面情绪会临近崩溃点。

所以当蒋晨曦一个在浴室里按着胃部呕吐的时候,几乎想嚎啕大哭。至于为什么哭,他确是不知道的。

然而当他听到江煜城的声音,听到他隔着一道门带着担心和焦急的声音时,终于忍不住难过,没控制住眼泪。

蒋晨曦死死抱着江煜城的腰,眼泪鼻涕都抹在他睡衣上。

江煜城心里惊涛骇浪,从来没见过蒋晨曦大晚上的这样哭过。他慌乱不已,焦急的捧住蒋晨曦的脸,不停的问怎么了。

蒋晨曦不说话,呜呜的哭,一边说难受,恶心。

江煜城让自己镇定下来,扶着蒋晨曦回床上。取了热毛巾给他擦脸,蒋晨曦大睁着眼看天花板,没有一丝睡意。

江煜城把毛巾放回浴室,回来后也不睡了,靠在床上守着他。

蒋晨曦的目光从天花板挪到他身上,喃喃的说:“我是不是要死了……”

江煜城脸色一变,差点儿发火,道:“胡说什么!”

蒋晨曦委屈揉了揉脸,道:“那我一定是得了什么怪病了……”

江煜城抚摸他的脸,安抚道:“没有的事,你就是肠胃太脆弱了,比安安都脆弱。”

蒋晨曦惨兮兮,道:“是吗?可以前也没这样过啊。”

江煜城道:“因为日子太舒服了,所以上帝让你不舒服一点。”

这本是调笑的一句话,蒋晨曦给面子的呵呵呵的笑起来,最后叹了口气,拉住他的手,道:“不闹了,睡吧。明天早晨,呃,今天早晨你不是还要早起,和爸妈出门吗?”

要带着安安去拜访一下两家父母的亲戚,本是想带着蒋晨曦一起的,但蒋晨曦抹不开面子,再说他俩的事儿,江家的人都还不知道,这大过年的去给人家这么一个重磅消息,怪掉人品的,所以他就不去了,和福伯在家看门,呵呵。

江煜城道:“好,一起睡。”

蒋晨曦闭上眼,紧紧靠着他。江煜城小心的盯着他,等他睡着了后,才睡,但已经没了睡意,因为不敢睡熟,所以干脆就不睡了,一直半迷糊着到了天亮。

六点的时候,他就起来了。蒋晨曦脸色一看,红润了许多,江煜城低头吻了吻他的脸颊,下楼仔细叮嘱福伯,福伯一一应下,表示会照顾好小蒋先生,如果有事情会给他们打电话。

江煜城担忧,抱着安安和父母出门。

——

因为晚上没睡好,蒋晨曦这天早晨便起的很晚,期间江煜城已经往家里打过好几次电话了,都是福伯接的,然后吭哧吭哧爬上楼去打开一条门缝,偷看蒋晨曦。

蒋晨曦睡的沉,没有醒。等中午江煜城实在放心不下回来时,他才刚起来,一张脸睡的迷迷瞪瞪,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

江煜城看他这样子稍微放心,道:“都要11点了,还困?”

蒋晨曦抱住他的胳膊,闭着眼道:“嗯啊……”

江煜城笑,搂着他下楼吃饭。蒋晨曦刚睡醒,虽然肠胃不犯毛病了,但是胃口还是不太好,吃的不多,没两口就放筷子了,抱着江煜城腰坐在椅子上不动弹。

江煜城快被他这懒样给弄笑了,他哭笑不得的直接把人抱起来,因为父母和安安都不在家,福伯也在院子里忙活,餐厅里就他们俩人。

蒋晨曦搂住他的脖子,眨巴眼。

江煜城深情脉脉的看着他。蒋晨曦继续眨眼,然后吧嗒一下,闭上眼,歪着脑袋摔他肩膀上。

江煜城失笑,道:“还要睡吗?要不要出去走走,阳光很好。”

蒋晨曦浑身都是懒骨头,道:“不去,我要去床上,啊,大大的,软软的床。”

江煜城只得扛着他上楼,扔床上。

蒋晨曦在床上打了个滚,抱住被子,笑眯眯道:“大爷,你也来呀~”

江煜城拍他的屁股,道:“我可不是猪,吃了睡,睡了吃。”

蒋晨曦恼羞成怒,爬起来跟揍他。

江煜城一把抱住他,笑。

蒋晨曦蔫了,道:“我要睡觉啦,你出去玩吧。”

那口气跟和安安说话一样,江煜城哭笑不得,道:“是是。”

然后就出去了。

——

年初三的时候,蒋晨曦终于同意让医生来看看了,可结果仍旧是轻微肠胃炎,注意饮食,少吃辛辣巴拉巴拉的。

而蒋晨曦也就舒坦了没半天,晚上吃饭时再次吐了个天翻地覆,以此开始,每天起码往卫生间跑三次,偶尔早晨天还没亮,江煜城就能听到他在卫生间的干呕声。

这样过了差不多有快一个礼拜,江家众人忧心不已,江母无意中喃喃说了一句:“这不是有了吧?”

倒不是江母有火眼金睛,只是她平日在家里性子活泼,嘴巴上也不把门,什么都说。而看到蒋晨曦一天动不动就吐,无意中就说出来了,话一出口,江父和江煜城俱是震惊。江父是真的震惊,江煜城则是带着惊讶和惊喜的震惊。

蒋晨曦开始每天嗜睡,除了吃饭点,几乎都要半眯着眼躺床上。偶尔硬撑着爬起来去学校搞毕业作品,都会没坐几个小时就腰酸背痛,头晕眼花。而江煜城也不知抽了什么疯,一知道他去学校了,就亲自开车去把人带回来,安顿到床上。

蒋晨曦呆呼呼,不明所以,但他的确也困啊,不舒服啊,所以就挺开心的享受自家男人的温柔细心。

差不多到了2月中旬,江煜城仔细的顶住了福伯和江父江母照顾蒋晨曦,他就白天的老在外面,也没去公司,不知去了哪里。过了几天后,一脸严肃的带着蒋晨曦要去做检查。

蒋晨曦自然不肯,耍赖撒娇撒泼啥都用上了,江煜城就是无为所动,最后竟是直接把人给横抱上了车。直把后面跟上来的江母给惊的捂住安安的眼睛,笑眯眯道:“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哈哈。”

蒋晨曦在车上生闷气,道:“暴力!”

江煜城开车,温柔道:“只是去做个小检查,你没发觉自己这段时间身体很不正常吗?”

蒋晨曦瞪眼睛,道:“没有!”

江煜城宠溺的笑,道:“是是,没有。”

蒋晨曦苦脸,道:“我觉得很好,我不想去医院,能不能不去啊,好讨厌的。”

江煜城说:“不行,要去。”

蒋晨曦干嚎:“暴力!**!法西斯!”

江煜城失笑道:“你还知道法西斯?”

蒋晨曦吭哧吭哧喘粗气,江煜城意识到什么,赶忙道:“别激动,放轻呼吸,别的激动。”

蒋晨曦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江煜城回以他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到了医院,出乎蒋晨曦的意料,是一家很小的私立医院。然而进去后,他才发现自己多天真,图样图森破啊。里面的设施和医护人员的素质简直甩大医院一条街啊!

蒋晨曦戚戚然的跟着江煜城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敲门进去。

医生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脸上带笑,十分面善。

蒋晨曦松了一口气,茫然的跟着医生去做检查,江煜城在旁边亦步亦趋的跟着。

蒋晨曦神经真的很粗,对他自己来说,都会偶尔忘掉自己身体的特殊,所以,在检查做完后,医生告诉他们,八个月后他们将要做爸爸了。

蒋晨曦呆若木鸡,道:“什么……爸爸?”

医生笑着重复,道:“你不知道吗?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哦,虽然你这种身体受孕的几率很小,但还是有可能的,恭喜二位了。”

医生是江煜城早就千挑万选找好的,他早就隐约的推测出蒋晨曦大概应该是有孩子了,但还是得找个医生来检查一番才确定。

蒋晨曦呆呆重复:“受孕的几率?我?”

医生更惊讶,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体?”

江煜城赶忙说:“好了,我知道了,孙院长,麻烦您了,我们先回去了,下一次检查什么时候来?”

医生推了推眼镜,道:“暂时一周来一次吧,风险还是挺高的,保险一些。”

江煜城点头。把傻掉的蒋晨曦带回了家。

蒋晨曦怔住一般,死活想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他摸摸肚子,呆呆的说:“不是,我还能怀孩子?”

江煜城道:“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很小。”

蒋晨曦道:“我不知道……我没有准备啊……”

虽然早就接受了这样一副怪异的身体,可他从没想过十月怀胎,如同女人一人等待生产。他的规划里,即使身体异样,可他还是男人,而现在这样,他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蒋晨曦一时间有些无措。江煜城安慰他,道:“不怕,有我在。你只要吃好睡好,保持心情愉悦就好了。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

蒋晨曦靠到他怀里,道:“可以吗?”

江煜城道:“当然可以。”

蒋晨曦叹了口气,不再多问,一会儿就困了,然后江煜城抱着他睡觉。

——

过了几天,在征得蒋晨曦的同意后,江煜城便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江父江母,两位老人心地善良,即使匪夷所思,但在蒋晨曦日益变大的肚子上,还是慢慢相信了这一事实。

毕业作品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修饰部分他是没法做的,便愁眉苦脸,最后还是江煜城出面,找了人帮他做完。因为只是最后的完善,所以也没有变动很多。

毕业作品搞定以后,就是毕业答辩了,蒋晨曦那个时候肚子已经大的遮不住了,又是夏天,江煜城便托了关系给他延迟一年毕业,等下一年和学弟学妹一块儿答辩。

蒋晨曦无奈接受,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他们都没有管。江家人性格都很温厚,对他们来说,是孙女儿还是孙子都一样爱。

十月份十二号,蒋晨曦剩下一个天秤座男孩儿,江家兴奋过头,孩子刚一出生就整个H市都知道了,各大商业报纸纷纷登上“江家二少爷出生,神秘少夫人是谁?”等爆炸的标题,好在保密工作做的好,在小婴儿满月的时候,蒋晨曦还没被大家所知。

孩子满月酒办的极轰动,江父江母请了整个H市的商业巨贾,一时间江煜城的二儿子的消息满城都是。着实热闹了好一阵。

小家伙儿最后取名为灯灯,意寓为父母生命中的一盏灯。好吧,这么三俗的名字当然是蒋晨曦想出来的,= =,江煜城抗议无效,江父江母又宠着整个儿媳妇儿,便全票通过。

灯灯小朋友半岁的时候,他的粑粑麻麻在国外低调的举行了婚礼,并成为了合法的、有红本本的夫妻,哦,夫夫。

江煜城和蒋晨曦在外滩上交换戒指,互相念对于婚姻的忠词。

“你善良,温柔,遇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我愿意爱你,疼你,无论贫穷和疾病,灾难和离别,我都将一生一世的爱护你,不抛弃,不离别。我爱你,蒋晨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