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长门歌 > 二十五 虎兕相逢 天下之战

长门歌 二十五 虎兕相逢 天下之战

作者:岁月静姝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4:59

轻絮看着他,赵翾寰漆黑的眼睛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喉咙忽然有些哽:“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殿下你可以不用管我的,您是天家皇子,奴婢卑微,理应保护殿下。怎么能躲在殿下身后呢!”

赵翾寰听了轻絮的话像是很意外,咀嚼了一下轻絮的话:“为什么?。。。本宫也不知道,从第一次见到你,本宫就觉得你好像很辛苦,忍不住想把你护在身后,连本宫自己都不能控制!你告诉我为什么!”又凑近了看看轻絮升腾着雾气的眼睛,眼中是一片似水柔情:“别多想,总之跟紧我!”随即转头看着刺客,如神一般俯视众生:“拿下!”话音一落,赵翾寰身旁的护卫一拥而上,而对峙的刺客也同时放出手中的箭,护卫狼狈的躲闪抵挡着,火花四溅,兵器相击的声音响成一片。

赵翾寰抿着唇背着手站在那儿,一身煞气。凌厉的眸子盯着前方激烈的厮杀,而握着轻絮的那只手却依旧温暖。轻絮颤抖着伸出手伸向头顶的簪子,就在即将拔出簪子时,一支箭紧贴着赵翾寰的鬓角,整射向后面的轻絮。赵翾寰浓眉一皱,紧搂着轻絮一滚,躲过了那只箭,神情焦急的看着轻絮:“你有没有受伤?”

轻絮摇摇头:“奴婢没事,殿下您没事吧?”

“别担心我!”赵翾寰眼底毫不掩饰的担忧之色。

“。。。。。。。。。。。。。”轻絮的眼泪掉下来,赵翾寰用他百转千回的柔情织就了一张密密匝匝的网,将轻絮困在其中,再也挣脱不得。

远处奔过来一队骑兵,有一百人的样子,马蹄溅过,浓尘滚滚。刺客一见不好,赶紧丢下手里的弓,仓皇而逃。随之赶来的骑兵的护卫上前将刺客尽数抓住,一个身披盔甲的人单膝跪在地上,垂着头:“殿下,末将救驾来迟!请殿下恕罪!”赵翾寰拉着轻絮站起来,目光犀利的看着被擒住的刺客:“不对!他们不是慕容轻絮的人!”正说着就听嗖嗖嗖几声,从树林深处射出几只箭,将已经卸下防备的护卫一箭射穿,顷刻间没了气息。

人群中有人大叫:“保护太子殿下!”赵翾寰浑身带着一种肃杀之气,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原来如此!来得好!”一挥手,余下的人从后背取出一只弩,将已经给箭矢贯穿的人举起来形成肉盾,,后退着护着赵翾寰离开。手指勾动弩箭,就听树林深处接连传来几声嘶吼的声音。

轻絮木然的由赵翾寰拉着,仿佛吓傻了一般。赵翾寰温柔的一笑,笑的云淡风轻,摸了摸她惨白的脸:“别怕!”旋即举起长剑,剑尖直指树林,薄唇一张一合:“一个不留!”语毕数十名黑衣戴着诡异蝙蝠面具的人伴着不知从何处涌现,身手极为迅速的冲向前方。轻絮愕然,这是东宫的暗卫!怪不得之前那种困境都没有出动东宫暗卫,原来他早就料到了这一步。事先安排了暗卫埋伏在周围,随行只带着几名护卫,刚刚那么危机的关头都没有出手,就等自己的人现身,最后再一网打尽,好缜密的心思!

赵翾寰抚掌,气势恢宏的斜睨着前方:“本宫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见见慕容轻絮,好周密的安排!为了降低我们的警觉性,牺牲了这么大一批人,诱之向前,断其后路!真是佩服!”轻絮侧过脸,眼睛里一片韶华流光,虎兕相逢,胜负还未可分。

喊杀声骤然而停,轻絮耳边一阵风声,就见一个身影站在赵翾寰身前,轻絮暗叹,好快的身手!

黑影俯身一拜:“殿下,刺客已被斩杀!”赵翾寰微微颔首:“你看看箭上是什么毒?”黑影弯腰从地上拿起一支箭,放在鼻子前一嗅,随即瞪大了眼睛:“回殿下,是见血封喉!”

赵翾寰沉默了一下,清冽的声音如珠玉落地,:“见血封喉?!”猛然间抬眸:“快!回行宫!”

说着翻身上马,又一把拉过轻絮将她带上马:“快!”声音越发的焦急,手臂圈紧了轻絮,纵马回了行宫。

沿途不断的又倒地而亡的士兵或大臣,赵翾寰的马鞭越发猛烈的抽在身下的马匹身上,马吃疼更是奋力的奔跑,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行宫。

行宫前站满了御营亲兵和王公大臣,赵宥承和赵翾翊站在最前面,神色哀戚,旁边的空地上并列的放着许多人的尸体,面色发青,地面上一片殷红。阴风烈烈,卷起烧焦的旌旗,蔓延出让人恶心的血腥的气味。

赵翾寰一提缰绳“吁!”,随即抱着轻絮下了马,一群人赶紧跪地:“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赵翾寰眉目肃然,语气中是从未见过的凌厉:“父皇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赵宥承略一沉吟,看了轻絮一眼,深邃的双眼如深渊一般,透着细小如针的锋芒,回转眸光恭敬的说道:“回殿下,皇上的马受了惊,将皇上摔下了马,惊惶中踩断了皇上的腿,现在正在里面医治!并无生命危险!刺客已被擒住尽数!”赵翾寰闻言瞬间勃然大怒:“你们是怎么护驾的?!让父皇受了这么重的伤!”

看到赵翾寰发怒,众人立即跪倒在地,生怕遭到殃及。

赵翾翊眼睛扫过赵翾寰身旁的轻絮,上前一步看着赵翾寰担忧的说道:“大哥。你别担心,父皇没有大碍。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这次刺客在箭上涂了毒,有许多人躲闪不及,都中了箭!父皇已经下旨,调了京中的禁军过来!”轻絮杏眸低垂,不动声色的站在那儿,抬眼看了一眼赵宥承,眼中闪过一抹讥诮之色。赵宥承见状袖下的手紧紧地攥成了一个拳头,并不做声,却让轻絮感觉到他勃发的怒意。

赵翾寰皱着浓眉一挥袖子:“本宫先去看看父皇!”

赵翾翊看看轻絮轻声问一句:“你没受伤吧?!”

“奴婢很好,多谢王爷挂念!”说着恭敬的福了福身。赵翾翊烦躁的一挥手:“你少。。少来这套!我。。。呃。。本王还担心你会不会受伤!看来大哥把你保护的挺好!”酸溜溜的语气让赵宥承危险的眯起了双眼。

轻絮笑得眉眼弯弯:“让王爷担心是奴婢的不是,还请王爷见谅!”

“哼!”赵翾翊脸一下子红了,忙转过身去,踢了一脚被侍卫抓住的刺客:“大胆的逆贼,敢到行宫来刺杀,难道不知道这是以卵击石吗?”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像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抬起头和赵宥承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边赵翾寰见赵宥麟并无大碍吩咐了侍从好好照顾,就出了皇帝的寝宫。一出来就看见赵宥承和赵翾翊脸上古怪的神色,眉心紧紧的拧成一个川字:“你们怎么了?”

二人对视一眼,赵宥承率先开口:“殿下,还是先审审抓住的这些刺客!臣觉得有些。。。有些不对劲!他们明知道会安排大批的侍卫在围场,又怎么会这么蠢得来送死呢!”

“恐怕又是一招声东击西?!”厉目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发髻散乱面目惶恐的刺客,迈着稳健的步伐慢慢地走到那些人面前:“谁指使你们的?”

“太。。太子殿下,饶了我们吧!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点了点头看着一个将军模样的人:“顾将军,用刑!”

“诺!”

一听用刑刺客立刻磕头如捣蒜:“殿下!我们真不知道!几天前,有人在街上找到了我们,承诺一天给我们一两银子,要。。要我们每天都去一个宅子,那里有人教我们拉弓射箭。昨天,来了好几个蒙着脸的人,被我们的眼睛蒙上,给我们每个人都吃了一种红色的药丸,吃了那药丸后,就感觉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浑浑噩噩的,再后来。。后来就到了这儿!”

赵翾寰的视线缓缓看向远方,冷笑一声:“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真是懂得物尽其用啊!到底是谁花钱雇了你们来行刺皇帝?!还交代你们什么了?”

“不不不,没有了,我们是街上的乞丐和流民,他们别的什么也没交代给我们!殿下,我们要是知道这是皇上的围场,给多少钱我们也不能来呀!殿下饶命!”

“刺杀皇帝本已是诛九族的大罪,本宫念你们受人蒙蔽,可以赦免了你们的九族,但你们罪不可赦!来人!拖下去!斩!”狠厉的语气让轻絮一震,看过他温暖的凌厉的,却从未见过他很里决绝的样子!尽管此时已接近正午,但轻絮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帝王之怒,伏尸百万。

赵翾寰自是注意到了轻絮,轻叹一声走过来,站在她身前,借着宽大的袖子,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先查一查最近京中有什么异动!众卿且回去休息,这件事容后再议!”

“臣等尊皇太子谕!”

轻絮随着赵翾寰回了寝宫,远远地月蓉就迎上来,焦急地问道:“殿下您没事吧!”赵翾寰疲惫的摆了摆手:“没事,这边怎么样?”

“皇后娘娘和几位娘娘受了些惊吓,不过没有人受伤!殿下现在可是要安歇?”

“行,本宫知道了!这里映婳伺候就行了!映婳!过来!”赵翾寰站在那儿伸出手,阳光下的他俊美如谪仙,令人无法抗拒。轻絮将手交到赵翾寰的掌中,羞涩的低下了头。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赵翾寰含笑捏了捏轻絮的手,将她带进了房中,随后月蓉带上了门。

赵宥承扶着一棵树,见到二人亲昵的样子,硬生生的折断了一支拳头粗细的树枝,:“你到底要干什么?!”

赵翾寰坐在榻上,将轻絮拉进怀里,手指抬起她的下颌:“今天害不害怕?”轻絮点点头:“生死关头,奴婢当然是怕的,只是。。。。”脸颊绯红柔柔的看了一眼赵翾寰:“奴婢相信殿下,不会让奴婢受伤!”说完淡淡的一笑,轻轻倚进赵翾寰的怀里。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隐隐的有一股悱恻旖旎的气息让人沉醉其中。

门外传来杨顺焦急的声音:“殿下,有禀!”

轻絮想起身却又被拥进怀里,赵翾寰又恢复了那个温润如玉的样子:“说吧!”

门外的人迟疑了一下,声音微微发颤的说道:“殿下,刚刚有飞鸽传书说袁子喻袁大人带领禁军出发后一个时辰,京中的铸币司被劫了!”

“什么?被劫了!”赵翾寰愕然:“原来是在这等着!召集兵部尚书和各将军前来议事!”

————————————————————————————————————————————

赵翾寰面若冰霜,令人生畏,随侍的大臣跪在下首大气都不敢出。

轻絮站在树下仰头望了一眼树梢,嘴角是一抹极淡的哂笑,此刻赵翾寰乃至祁圣王朝上下对自己皆是欲除之而后快吧。就像是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中,哪一面都足以令自己万劫不复。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想效仿甄洛一女乱三曹吗?”身后传来赵宥承带着怒意的声音。

“干什么?呵。。你不知道吗?”轻絮眼底凝结着泪光,转头看向赵宥承:“我要的是大燕的江山!你现在就可以去跟他说,我就是慕容轻絮!”

赵宥承一把捂住轻絮的嘴:“你疯了!”

“我是疯了,纠缠在你们赵家的男人中间。为了让你们坚固的江山分崩离析,不惜做最下作的事。”

赵宥承扳过轻絮的肩:“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待在我身边。我受不了你在赵翾寰的身边婉转承欢!半壁江山,我也可以给你!”

“天下之战,祸起美人。王爷这是要至奴婢于不义呀!但奴婢认为,男人,你总要给他一个令他野心膨胀的理由,祸起并不是因为美人,而是坐拥天下俯视苍生的优越感!王爷,奴婢提醒你,这里人多口杂,可要小心祸从口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