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我做古行的诡异经历 > 第四百七十章 擦声而过 【大结局】【四章合一】

PS.一口气写完了。章节有点大的过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这些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我深深知道,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儿。

李香兰在奇门上的造诣,达到了一个我无法想象的程度。

在四柱的从旁辅助下,她配合着种种仪器,竟然推算出了正在不断变化的各个小世界的位置。

白玉京居中,其他的还有很多小世界,在以一种十分迅速的方式向着白玉京靠去。这些小世界有大有小,全都分散在不同的位置。

白玉京的周围有一种十分神秘的力量,在阻碍着其它小世界跟白玉京的对接,从而能够避免融合。而其它的每个小世界周围,也同样分散着各种各样的神奇规则力量。这种类似于星球大气层一样的力量,奇门角度将之称为混沌初开之力。

单一小世界,对比白玉京来说显得有些太过孱弱,受那些力量的排斥根本就无法跟白玉京真正的融合,而经过李香兰的计算,当这些小世界全都徘徊行至白玉京的边缘时候,这种力量就会产生出一种十分神奇的变化,但至于这种变化究竟是以什么方式进行,根本不可探究,唯一能够知道的结果,便是这些力量最终都会消失,其它的各个小世界,也会由此跟白玉京彻底的融合起来。

“融合的一刻可能就是那场大破灭来临的时候,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现在我们必须赶在那个时间之前进入白玉京,然后做出种种布置。”小黑布在这个时候变得特别冷静,甚至是有些冷酷。

我没有搭理他的话,只是在确定什么全都准备好再无遗漏之后,说了声走,便带着众人朝着黔东那处地方赶去。一切越快越好,留给我们的时间并没有很多,依照着李香兰跟四柱的推算,可能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五天左右,前后至多一天的误差。

黔东,奈何桥依然静静的躺在那里。它在看到李香兰的时候,出现过一种晦涩的波动,好似是一种孩子见到母亲一样的依恋,但并没有说话。

李香兰看着这座平凡无奇的桥,她愣了半天,才告诉我她对这座桥仿佛感觉特别熟悉。我便笑着告诉她,都说她是孟婆了,当然会对奈何桥有一种熟悉感,李香兰则还是固执的认为,我是在变相地说她凶悍。

“不要告诉她了,平平静静,这样就挺好。”奈何桥想我传递着信息。

缺德乌鸦跟小东西鬼鬼祟祟的钻在一起,它们两个好似是在商量着什么事情,之间的谈话没人听得到。小黑布好几次想要过去偷听,但不管如何施为,就是接近不了小哈跟缺德乌鸦,仿佛它们之间隔着一种无形的屏障。

小黑布又像菩萨求助,说它觉得小野猪跟乌鸦说的事情至关重要,让菩萨将谛听术交给它,它去刺探秘密,菩萨盘坐在哪里口诵经文,没有回答。

我看了小黑布一眼,不欲多说。我能感觉到,小黑布这两天有些脱离控制了,说不清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但从心底里,我对小黑布有了一些排斥。

让我心安的是,在这时候我的血脉之力仿佛受到了长生劲的刺激,悄然之间不断升华,对我的身体做出着某种不可知的洗涤。

这种理想重点过滤了已经圆满的三花中的天花,竟然从天花中洗出了很多黑色的杂质,就好像是吧某种隐患剔除了一样,天花之中的邪恶全然被削减,变得更加灵动自然,就好像是天空中没了乌云一样,让人心情畅快。

人花里躺着的婴儿眼神依然锐利,它在整个过程中都紧紧将天花盯着,并且沟通着地花力量对天花严防死守,好似是怕它对我不利。

而与此同时,在血脉的力量燃烧的更加旺盛的时候,我发觉在冥冥之中,我对小黑布的掌控力竟然瞬间增强了好几十倍。如果说,之前我对小黑布的底气只是来源于它对我没有办法,而我却能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让它丢面子的话,那现在,小黑布灵性的存在与否,大概只在我的一念之间。

“嗯?有一只笔?”冥冥中我感觉到了一支笔的存在,其模样跟点天笔十分酷似,而在它想我传递来消息的时候,我才猛然发觉,什么十分酷似?这根本就是躺在我身后背包中的判官笔。

“总算是联系上你了。”判官笔向我传递来这样一则消息,它仿佛是松了口气一样。

“判官笔?”我循着这股波动,在心中探询的问道。

“是我!”判官笔的声音更加清晰,它跟我之间的联系在不断的加强。

“什么叫你总算是联系上我了?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么?只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沟通,还以为你不屑为之。”我有些好奇的问它,忽然发现,判官笔好像也并不想是小黑布描述的那般嗜杀与恐怖。

“之前我们的联系一直都被阻隔着,我没办法跟你沟通。”判官笔言简意赅的说道:“你的血脉之力觉醒了,之前存在你身体中的那些阻碍也已经全都清除,所以我才能跟你建立起联系。之前在那个小世界里,我几乎天天都在你身边徘徊,想了无数种办法,就是无法跟你沟通。”

“这话……是什么意思?生死簿说让我离你远点,你一旦发起疯来会变得六亲不认,随时都有可能结束了我的性命。”我本能的嗅到了某些不寻常。

“它这样说的么?”判官笔的声音低沉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它忽然跟我说道:“你小心点生死簿,这些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它。”

“小子,你怎么了?总举得你好像哪里不对劲。”小黑布忽然凑了过来,它仔细的看了我一阵,“要到最后关头了,有什么不对劲赶紧说,不然最后可能会演变成很大的麻烦。”

“没事。”我看着小黑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在琢磨那支笔的事情,你总说它会毁灭掉一切?可它似乎有些太过于平静了吧。”

“那支笔的冷酷不是你能想象的,不要想着跟它接触,否则,你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我现在也有些发愁,那支笔太认死理了,我怎么都说不通它,要是它在最后关头不出力,我们的安全堪忧。”小黑布一副愁苦样。

“算了不想了,先进去了白玉京再说吧。”我说着,走向小哈跟缺德乌鸦,很容易就靠近了它们两个。而小黑布想要凑过来,却不管怎样都无法走近。

“缺德乌鸦,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说什么呢?”我小声问它们。

“呱!没说什么,爷在跟这只猪探讨鸟生理想,怎么你也想掺和进来听一听?不过你毕竟没长翅膀,爷伟大的鸟生理想对你来说没什么用处。”缺德乌鸦很嚣张的说着,又左右看了两眼,扑腾着翅膀又落到了那个疯子的肩膀上。小东西则熟门熟路的哧溜一声顺着我的身体趴了上来,在我的肩膀处坐下。

“我们刚刚在说妖族的事情,乌鸦跟我说,这次必然要整合所有的力量,但妖族这边有很大的阻碍。”小东西用我们之间特有的沟通方式对我说道:“黑布……你要小心它一些,它一直都很不对劲……”

“小东西!想的事情还挺多的!看看你的小丁丁都没有长大呢……”我戳了戳小东西的鼻子,它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拨开我的手指,而是夹紧了两条短短的后腿。这小家伙,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可爱的。

对小黑布的感情是真的十分复杂了,我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小黑布的确是变了,毋庸置疑,或者也许最开始它就是这样,只是我没有察觉到?

“老九,进了白玉京就能找到老爷子了,怎么现在看你,好像一点都不高兴一样?”我看着直挺挺站着,看向远处一语不发显得无比沉默的赵七九,便问了他一句。

“不知道该怎么高兴起来,我原本也以为自己应该高兴。可想想白玉京可能的状况,也许他的处境也并不好?”赵七九微微摇着头,说道:“甚至,有可能……他也已经消失在白玉京了。”

“兄弟,人生不能总是这么悲观,一切都会好的。”我拍了拍赵七九肩膀。

时间很快走入夜幕。

进入了深夜的时候,这座不起眼的小桥骤然大变,于无尽的黑夜中,出现了一条玉桥,宽阔的桥面,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度,仿佛是要一直通向天的尽头。

“强行进入那个地方,会触发守护的力量,碰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奈何桥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我点了点头,喊了一声走,便率先走上了这座宽阔的大桥。

我不是第一次在这座桥上走,所以已经不觉得有什么新奇,而王许雷仁耀他们,则是一路啧啧称奇着走过来的。

越往大桥深处走,周围就变得越发迷蒙,而就在这样的迷蒙中,我们碰上了一些麻烦,并且由此开始,接二连三。

这次可当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各家用各家的本事,一路走来,算的上是有惊无险,而白玉京的影子已经在望。

“就快到了。”我看了所有人一眼,说道:“打起精神,都小心一些,不要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

我话音刚落,前方的桥面忽然出现了坍塌的迹象,奈何桥急切的声音便回响在我的耳边。“快走!不要再耽搁了,我要撑不住了!”

“走!”我喊了一声,加快脚步,朝着白玉京奔去。

一路往前跑,脚后的桥面不断坍塌,在刚刚跨入白玉京的一刹那,奈何桥便伴随着一阵剧烈的轰隆声而彻底毁了。

“奈何桥,可惜了。”小黑布朝着来处望去,遗憾的摇头。

白玉京的世界跟现实世界非常相像,不像是别的小世界那样混沌单调,有一样的天空,一样的白云,一样有风,唯一不同的,大概便是天上少了一轮太阳,而这个世界白昼永昼,永远都不会有黑夜降临。

我们是在一处荒郊野外的地方,不远处便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城池,有高耸的城墙把那座城牢牢的守护在里面,而那些古朴的建筑,让我恍惚间好似回到了古时候。

白玉京的人真的很多,有很多都是平凡无奇的人,他们看着我们这一行陌生人走入这个城郭里,也会朝我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但都只是匆匆看一样,便不再多看急忙走了,好像是在避讳什么。

“这就是白玉京?”有人发问,他同样也在好奇的观察着周围一幕幕。

“这就是白玉京!”有人淡淡的回答,循着声音看去,是张四丰跟几个道士站在那里,他们一行人,冷冷的看着我们。

“没想到,这天下还有这么多声名不显人物。”张四丰看着我们,淡淡说道:“不过私入白玉京,这可是重罪,是你们现在乖乖的跟我走,还是要让我动手抓你们走?”

“不知所谓的人,总是这么多。”疯子看了一眼张四丰,他走到最最前面轻轻挥了挥手,一只怪异的眼睛便凭空出现。

这眼睛不大,没有那些所谓的仙表现出来的那么夸张,但是随着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里面所蕴含的能量却一点都不曾减少。

张四丰在看到这只眼睛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抽出背后的的桃木剑朝着眼睛刺去,却刺了个空。而那只眼睛激射出力量朝着这一群人覆盖而去,张四丰身后跟着的几个道士,便在这股力量里化成了虚无,只有张四丰还站在那里。

“仙的力量?”张四丰收了桃木剑,他站在那里冷冷的看向我们,“手段倒是不少,如果你们能撑到最后,等我腾出手来,再收拾你们。”

“如果你还有机会的话。”我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看着张四丰的身体化作一缕青气消失,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离奇之处,人的能力在这些非现实的世界里面可以被放大很多,而张四丰的这一手,大概便是道门里传说中的一气化三清的道术,来者,只不过是张四丰一口心头气罢了。

“真是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你们是真的太给人惊喜了。”张四丰前脚刚刚离开,后脚便有人出又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

“你又是谁?”我看向他,没想到刚来这里就碰到了这么多的麻烦事,虽然我本是为了更大的麻烦而来的。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我应该接你们回去。这里已经不能呆了,多留一分就多一分危险,现在,我们损失不起任何一个人。”年轻人对我说着,又补充说道:“你们不用不相信我,郑起桥吧?我认识你,还有这位是赵七九?赵老的孙子?原本我们是打算在那个极阴殿里先把你们接进来的,却没想到只是接到了几颗黄豆,当时你们的本事就很让人赞叹。”

我们被带到了一处深山的巨大楼阁里,在这处地方人并不是很多,而一路行来,年轻人也告知了我们很多的情况。

白玉京出现了巨变,已经不是从前的白玉京了。一股外来的力量顷刻间毁灭了原本执掌白玉京的五个大势力,也就是五楼十二城中的五楼,现在只有最后一些还幸存的人聚集在这个地方,也是最后一处秘密的据点。

老人们都碰上了大麻烦,他们全都去了不可知之处,争取着最后的时间。青松观那位,跟赵家的老天师也没有例外。

换句话说,现在白玉京里主事的,全都是我们一辈的年轻人,老人们在帮我们抵抗着大麻烦争取着时间,而最后的重担便是压在一群年轻人身上。

我们见到了当时在极阴殿看到的五个年轻人,这五个人便是五楼势力年轻一辈的核心,跟极阴殿中他们那种嚣张的表现不同,现在从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一点倨傲的神色,脸上挂着一番愁苦,待人接物都十分有礼。

“我们在对方去极阴殿的过程中用了一些手段,拖延了他们的时间,原本是打算挑选一些有能力的人护送进来的,却没想到你们这群家伙一个都没有冒头,都是一些泛泛之辈,当时失望极了。”对方跟我解释道:“希望你们心中不要有什么芥蒂。”

“不会,都理解。”我点了点头,问道:“说是有大麻烦,现在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清楚!真的一点都不清楚!我们都知道有大麻烦要来,却不知道这麻烦来自于何处。东楼的弟兄们不断的在推演,这是一场浩劫,但不管怎么算,我们都发现好像是真的少了特别的多的重要环节,算不出来。”为首的年轻人跟我说道:“我知道你们的能力肯定不俗,能被那两位老爷子点名,这本身就证明了很多东西。所以我们也就别再分什么主客了,这样显得矫情,现在就带你们去东楼那边看看,你们试试能不能发现疏漏到底出在了哪里,我想,我们时间紧迫。”

“正合我意。”我点点头,把心中一些担心收了起来,既然大家都摆出这样一幅精诚合作的姿态,那一切就全都好办了。“把我们这些兄弟先安排一下吧,蓝香,王哥,还有疯子跟七九,人妖,祝兄,四柱,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剩下的兄弟……郑屏,你先跟白玉京这边的兄弟把大家都安顿下来,然后过来找我们。”

这座巨大的楼阁就像是一部精密的仪器,分别负责着各个不同方面的分工。东楼所在的一件巨大房间内,此刻各种光华流转,在各色氤氲中偶尔有明光闪过,他们这是正在进行推衍。

一副巨大的图案摆在面前,这边推算出了跟李香兰差不多一样的结果。白玉京居中,其他各个小世界正在不断的朝着白玉京靠近。

“各位看看,当这些小世界跟白玉京碰撞到一起的时候,推衍出来的卦象显示,就会有特别大的灾难降临,可能会是毁灭性的。但现在首先就不能确定一点,这灾难究竟是来自于何处?是这些小世界合二为一的时候,便会有一种不知名的灾难直接来临,还是这些小世界的合并,才是这场灾难的根源所在?现在我们就连这个大方向,都无法确定。”

“而如果灾难的来临是基于前者,我们又得推算出,这些小世界的合并,究竟跟最后这场危难有没有最直接的时间联系?如果这些小世界合并的时间只是在预示着灾难降临的时间,而不管它们是不是会合并在一起,那异常灾难都会如期而至的话,这个问题我们就真的无解了。”白玉京东楼为首的年轻人苦笑了一声,他继续讲解道:“而如果是基于后者!这场灾难的根源是在这些小世界的合并上,那我们就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只要阻止住这些,就能给这一场灾难踩下刹车,但随之的问题又来了,这样的大趋势该怎么去阻止?在推算中总是少了很多关键的环节,根本就无法找到出路。我有时候都在想,是不是真是天要绝我们?”

这边正在说着,便有人神色怪异的走了进来,他跟我们说道:“起桥兄,外面有人找你,说是你的兄弟。”

“找我?”我顿时错愕,怎么还会有人找我找到这里来?

“谁!?他怎么到这里来的?立刻查清楚他的身份,我们这次除了起桥他们,并没有再请任何人过来!这个地点绝对不能暴露!”五个为首之人中的女子厉声说着,“南楼的人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不会有人找到这地方么!”

“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才一会儿不在就出了这样的岔子?”另外一个年轻人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道,他看样子应该是南楼的核心。

“找我的人,有没有说他叫什么?”我问了一句。

“叫郑无邪。”这个回答让我一愣,又详细的问了问相貌,我才确定来人是郑无邪无疑。

“大家别紧张,是我一个本家兄弟。要是他能找到这里并不稀奇,他那寻龙点穴的本事,恐怕在场的各位无人能出其左右。”我摆手说道。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还真是够能摆谱的。”我话音才刚落,就看到郑无邪竟然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形容憔悴,模样邋遢到了极点。而他的出现,又让所有人紧张了起来。

“我草!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栋巨型楼阁的防守不可谓不森严,郑无邪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进来了,这边说不了解他的人,就算是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到处都是龙脉气息,到处都是漏洞!老子不稀得在外面等人,就踩着小龙脉自己进来了!”郑无邪的情绪有些暴躁,他谁也没有理,直接对我说道:“没有源头的灾难本身就是扯淡,任何事情都有它出发的原点!我在命运的边缘游走,看到了一场碰撞的毁灭!有很大一群家伙,在不断的牵引着那些小世界跟白玉京发生碰撞,你们还在这里纠结什么?快想办法阻止这件事情,不然,咱们所有人,会跟着一起完蛋……”

“你……草!”我正想问的详细一些,郑无邪却噗通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起桥……这……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我。

“还能怎么样。你们都知道,郑无邪,我兄弟。不过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些岔子,是一个被命运遗弃的家伙,他消失很久了,我也不知道现在的他是怎么回事,我甚至不知道他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我无奈说道。

“被命运遗弃的人?”原本还神情不渝的五个年轻人,在听到我说郑无邪是那个被命运遗弃的人之后,他们脸上的不愉快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惊喜。

“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看向他们,有些琢磨不明白。

“一场灾难降临,我们都在命运中苦苦挣扎而不得解脱,但命运终究将一个人遗弃,由他,来指引我们最正确的方向。”这五个人齐声念着,每说一句,他们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一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听着这好像神棍一样的话,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是流传在我们之间很多年的一句话,是曾经一位前辈,在死亡之前看到了大恐惧,他说白玉京会找不到方向,但终究会有人走出来指引,而这个人,就是只有理论上才会存在的,被命运遗弃之人。真是没想到啊,原本用来当故事听的话,却真的出现了。”东楼为首的年轻人回答我,他脸上有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

大方向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一个郑无邪确定了,我想着那个语言中的主人公郑无邪,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尼玛的,我累死累活的,弄了半天这货竟然才是主角!不过我是真的在为郑无邪祝福,特别的希望他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角,因为只有这样,被命运遗弃的他才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

大方向确定了,东楼这边再次进入了紧张的推演中。李香兰跟四柱参与其中,她的奇门造诣让所有人都为之深深震惊,在计算的关键节点,她究竟出了很多细微的错误。当然,这点让东楼为首的年轻人有些脸红,这看上去倒好像是整个东楼都不如一个弱女子,虽然大家都知道事实并非这样。而四柱在这里完美的阐述了他的空间学,无数种空间折叠的变量差值计算,把很多人唬的一愣一愣的,他对各种力量进行系统性的命名,并且结合着空间的撕扯力,竟然在短短两天之内便计算除了各个点应该发动最少多大的能量,才能让那些靠近白玉京的小世界进行轨道偏离,从而跟白玉京擦肩而过。

郑无邪睡下去就没有醒来,一直酣睡,好像已经疲累极了。王许则带着祝台跟老鼠,还有白玉京的一些人,对一些特定的东西进行清除,比如要从这里到达那些关键节点,或者关键节点附近,有可能会影响到力量激发的一些巨型墓葬,王许在疲于奔命之间全都给撬了,他自身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也就是在这时候,因为要给东楼这边提供一些必要的数据,南楼那边出去了不少的人,抓回来了一些佛门跟道门的关键人物,想从他们嘴里知道一些确切的消息。这些人的嘴虽然特别硬,但当雷仁耀带着他们雷家的人从审讯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那些家伙就已经彻底崩溃了,问什么说什么,丝毫信息也不敢隐藏。来自于身体上的痛楚或许可以忍受,但当自己身体里面流淌的血液也开始折磨一个人的时候,没有谁还能忍受住,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意外得到了一个消息。那边在这些天碰到了不小的麻烦,他们本以为在极阴殿通往白玉京的过程中,可以解决掉一大批十二城血脉的各家精英,却没想到碰到了强有力的阻碍,有一群姓范的人猛到了极点,从通道的入口出一路杀进了白玉京里,躺着血泊前进的那群男人,在道门跟佛门组成的道场里,来来去去的杀了三个来回,流干了最后一个人的最后一滴血,才最终不甘心的倒下。那些人在提到范家庄子的那群男人的时候,全都是一脸恐怖,说那是一群魔鬼。

范存龙跟范存虎得知这个消息,他们有些悲伤,说虽然早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那些都是他们的亲人。

“要不是老人们全都离开了,就凭他们,哪有那么容易得手!”白玉京这边有人恨恨骂道。

巨型楼阁这边也并不安宁,就在郑无邪来到这里不久后,这个地点便已经暴露了。有很多的人潜入了深山,想要将这个地方彻底抹除,而我们这边的人手却严重不足。疯子跟赵七九狞笑着说这事情交给他们来做,于是有人一边念叨着老祖先对不住了,一边把赶尸门的一群人带到了一片片安葬着祖辈的坟场中,这些腐烂的尸体,甚至是一个个白骨架都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在漫山遍野的见鬼声中,始终保持着巨型楼阁的安宁。

小东西跟缺德乌鸦也离开了,它们奔向一处人类禁地,说是去解决一些麻烦,顺便带一样东西回来,它们用了三天时间回来了,小东西神色萎靡,原本一双透明圆润的獠牙都出现了一些破损,缺德乌鸦更是凄惨,浑身毛掉光了,鲜血淋漓,但它们两个竟然带回来了一尊鼎,九鼎之一的妖鼎雍州鼎。缺德乌鸦死皮赖脸的跟我讨要了曾经被我拿走的几根鸟毛,它说血药藉此来快速恢复。

这三天,最忙的还是我。要把一个个东西接引过来,这个工程量十分浩瀚。那地府的一堆黄沙,泰山顶上的祭坛,放置在家里的梁州鼎,孽镜台,我几乎每接引一个东西进来,都会抽干自身的精力,然后胃就好像变成了无底洞,需要吃很多很多的东西来恢复。也许唯一让我有些庆幸的,就是判官笔跟小黑布不用我费力,它们本身就跟我有大关联,我自然能走带着它们走奈何桥进来,而菩萨,它本身并不是一个物件。

那些关键的节点已经全部计算出来,我需要将一个个东西全部放在那些地点,而这机会所有的物件,也只有我才能动用。不管是白玉京这边提供的,还是我自己带进来的这些,但凡属于积年的老物件,都得我去一个个摆弄,这是倒数第二个环节,也是最后一个环节。

“不用再守着了,既然一切的事情都已经做完,这个地方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白玉京的人主动放弃了这一处巨型阁楼,我们拿着重新绘制好的地点图,组成了一个很大的队伍上路。

“地点太多了!我们只剩下最后的半天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去一个一个的走。”我摇头说道:“这些东西全都交给我吧,我会负责把它们放在位置上,而你们,在这之前,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不会那么简单!那些家伙绝对不会让我们这么容易的就得手!”白玉京为首的那年轻人说道:“不过既然这样,为什么一定要等他们来找我们的麻烦!?起桥,你安心做事,我想我们这群人还有一些用处,比如反扑。古人不都说过么,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我们去找他们的麻烦,让他们无暇顾你。”

“既然如此,各位,自己多多保重。等我们成功了,一起喝酒。”众人帮忙者,把一样样大物件放在了野鸡的背上,我就像是一个杂货摊的看摊老板,带着自家媳妇跟两个范氏兄弟这两个伙计,飞上了天空。

野鸡的速度在白玉京中更加不受桎梏,就像是它在玉山那个世界里一样,飞起来简直要快成一道流光。无比长远的距离,都能在短短的时间中瞬息而至。一连将一个个老物件摆放在那些早就计算好的关键点上,每一样东西都心情沉重,我用自己的血液跟它们搭建起了沟通的桥梁,等待最后的发力。

第七个点,我来将祭坛安放在这里,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一个人,郑简堂。“简堂,真是让人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碰到你,我还当……你都死了呢。”看着郑简堂身边跟着的和尚道士,我哪里还能不明白他做了什么?所以我的语气并不客气。

“我早就说过,你们大房不行了,一个个自以为是。”郑简堂冷冷的对我说道:“你真当自己能做到么?毁灭的已经形成了大趋势,原本是最麻烦的就是家里的四个世界,可你们却托大的让我去那四个世界停留了那么长时间,郑起桥,我真是不知道应该佩服你们的勇气,还是嘲笑你们的无知。”

“吃里扒外,二房都是一个德行么。”我笑着,心却沉了下去。二房的老人也跟着父亲一起进了那四个世界里。

“说这些都没用,毁灭是必然的,厉害的老家伙们都被那些仙给拖住了,新的世界就快出现了,郑氏必然会由我们二房带着成为主宰整个天下的大家族,而不是由你们带着,一辈子龟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郑简堂不屑的冷笑,“你之前不是在猜测过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吗?我想现在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了,在死亡面前,慢慢挣扎吧。”

郑简堂伸出了自己的手,“你的命运由我来裁判,而我,现在赐予你死亡。”

郑简堂的手慢慢收紧,我能感觉到,在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撕扯着我的命运线条。

“藏的够深啊,没想到你郑简堂才是那个不出世的奇才,以前到还真是失敬了。”让我错愕的声音再次想起,郑无邪这货竟然又出现了,他从远处走来,那双正在撕扯我命运线条的手便忽然抓空了。

“草,你不是正在睡觉么,怎么跑这里来了。”我不错愕不行了,野鸡的速度不可能有东西能追上,但郑无邪却的的确确是出现在了这里。

“你以为老子想来啊!?鬼知道怎么回事,一觉睡醒来老子就在这里了。”郑无邪朝我骂骂咧咧的说道:“做你的事情,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存龙,存虎,还有起桥他媳妇儿,你们把那群秃子跟牛鼻子拖住,让起桥安心做事。”

“十三房的废物!你爹妈还是个人才,你又算是什么东西!”郑简堂毫不留情的呵斥,郑无邪却毫不在乎的大笑。

“命运是吧?你来动老子试试,揍不死你个孙子!”郑无邪朝着郑简堂一步步逼去,郑简堂双手撕扯想要抓住郑无邪的命运线条,几次无果之后便傻在了那里。郑无邪这个被命运抛弃,已经没了命运的人也在这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

李香兰的奇门之道把一群和尚跟道士困在了里面,范存虎一手春风裁一手黑色朴刀在里面血溅五步,范存龙一张蛟弓,帮范存虎补足了他防御不足之处,只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喀嚓声,跟噗嗤的鲜血飞溅的声音。

废了一番手脚,将祭坛安放在了计算好的位置,我跟老人家道别之后,看了已经昏死在那里的郑简堂一眼。这家伙原本真是个大麻烦,却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被郑无邪给收拾了,而郑无邪,已经躺在郑简堂的旁边打起了呼噜。

“狗日的,真是个人才!”我骂了郑无邪两声,让范存虎把他扛起来丢在了野鸡的背上,又看了顺便被范存虎补了一刀已经躺在血泊中的郑简堂一眼,无奈摇头朝着下个地方赶去。

“阿弥陀佛,贫僧觉一,施主有礼了。”觉一和尚盘坐在地上,年轻的脸上一脸悲悯之色。他的身边有佛光普照,坐在那里就如同一尊佛陀。

“施主何必再造杀孽,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觉一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他口诵佛经站了起来,并慢慢朝我走来,“施主也是有慧根的,不如如我佛门,我度你入西天佛国,可做我莲座之前一侍者。”

“时间耽搁不起,你去做事,他,交给我。”菩萨没有让我失望,它小小的身体出现在了我的旁边,拿着自己的降魔杵从莲座上跳了下来,朝着觉一走去。“药师,很久不见,你还是喜欢在这里装啊。当年你坑了一个菩萨,还给人家齐名大势至,后来把人家当成了药引,手段不错么……”

“地藏,此言差矣,你当时佛陀果位,却偏偏抱着菩萨莲座不放,是给自身加罪孽。大势至菩萨甘做药引,他所悟至高佛理为奉献,在最后一刻成佛,并无不妥。”觉一和尚竟然跟菩萨认识,他们两个都是慈悲相,一边说着,一边靠近。

“这个地方安放雍州鼎,它能释放出来的力值正好。”李香兰一边看着菩萨跟觉一,一边给我指引着具体的摆放位置。

“妖鼎,关键时刻,别掉链子了。”我对雍州鼎说了一句。

“不管危险来或不来,我就在这里,不来不去。”雍州鼎说话很有诗意。

“记住你的话。”我对雍州鼎说了一句,觉一那边已经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能看到,菩萨的八宝降魔杵不断的在佛光中出现。拿着降魔杵砸人,好像已经成了菩萨的一个嗜好,我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药师!这笔账改日再算,今日本菩萨还有事情要做,就不陪你玩了。”菩萨忽然脱离出战团扑倒了野鸡的背上,他催促一声快走,野鸡便哧溜一声冲上了天空。药师脚下有一只鹏鸟,不断的在后面追,野鸡不屑的嘶鸣了一声,骤然放慢速度让那只鹏鸟冲上来,然后一爪子踹在了鹏鸟的头上,鹏鸟凄惨的叫着从天空中掉了下去。

后面的每个地方都有很多阻碍,这是没有预料到的。但同样没有预料到的是,原本打算去找麻烦的众人,途中探听到了这些消息,他们立刻分散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各个关键节点,总有人出现帮我拖住很多麻烦,我才能安心的安放好每一个物件。

白玉京的白昼永昼,此刻,天却慢慢的黑了下来。我的身旁几乎每个人都带着一身伤,雷仁耀昏迷了,失血过多。祝台的阴阳袍穿在身上,一双眼睛已经真的瞎了,范存虎的虎口已经震裂了,范存龙的胳膊太不起来了。

王胖子好像变得更加的胖,郑屏一双脚是真的被磨出了血,不敢沾地,刚刚都是他用自己的双脚在空间中淌出了捷径,才能让人快速增援。而我,此刻面色苍白,昏昏欲睡,我已经彻底的没有精力了,人花几近于枯萎,上面躺着的婴儿眼神也不在锐利,到了随时都有可能溃散的边缘。

面前的沙漏倒转了最后一圈,细细的沙子一点点从上面落到下面,当最后一点掉落的时候,就该是我告诉所有东西,一起发力之时。而那些与仙斗的老人们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回得来,但是白玉京这边,是真的清静了。平凡人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十步之内必有死尸,到处都是诡异,到处都有蛊虫在攀爬,而我们有所准备,蛊虫不敢靠近。

“总算清静了……”李香兰看着慢慢变成了黑色的天空,她轻轻说着。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白玉京里出现了黑夜,黑暗,真的太美了……”白玉京为首的无人中,那个女人盯着黑夜神色痴痴。

“黑夜算什么?你还没有见过刮风下雨打雷闪电,那才是真的漂亮……”赵七九忽然对她说了一句。

“我在书里看到过这些,但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说着。

“回头别呆在这个鬼地方了,哥带你出去看……当然,如果我们这次能挺住的话。”赵七九就笑,他的大黄伞已经不知道丢去了哪里,牙齿也少了一颗。而我看着赵七九,忽然间觉得,也许这货的爱情来了。

“但愿一切安好……”有人为自己祈福,慢慢的同声的人越来越多。

“小子……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小黑布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它是在笑,笑容却让我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不如我们换一种方式玩玩。”

“怎么换?”我若有所思的看向小黑布,它在这个过程中一点力都没有出,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

“比如……你把你身体的控制权暂时给我,我来替你做后面的事情,啧啧,你觉得这样如何?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万人信奉的真正神明。”小黑布说是在跟我商量,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小黑,你真是让我有点没想到。不过想拿走我身体的控制权,你,真的有那个能力么?我的意志力,你能承受住么。”我有些落寞的问了小黑布一句。

“你的意志力……可笑的意志力……哈哈!”小黑布慢慢变得好像狰狞了,它大声笑道:“在你决定让我帮你塑造天花的时候,这对我来说就注定变得可笑了,别忘了,你的天花是我的,你的人花快枯萎了吧,而你的地花,又能做什么?判官笔被你安放在了其他的位置,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本来抵抗我?凭借着那只可笑的凤翠?还是你媳妇的凰翡?它们可都太弱了……”

“傻孩子,别闹了,老实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无奈的看向小黑布,神色渐渐变冷。

“给我机会,你有什么资本给我机……”小黑布正嚣张的跳脚,忽然就说不出话了,我有点好笑的看向它,“你以为你能控制得了天花?你当我的血脉,是说着玩的么?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十年之后的那个我让我揍你了,我想他当年可能被你坑惨了,都始终不知情吧?等会收拾你!”

我再看了挣扎的小黑布一眼,强行把它变成了一块黑布攥在了手心中。

轰隆的巨响声已经传来,从天空的最高处,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爆裂。天空不断的黑暗,偶尔会有火光闪现,又很快的熄灭,似乎是什么东西正在发生着强烈的碰撞。身边的沙漏终于流掉了最后一滴细沙,我沟通着各个地点的那些老物件,一起爆发了。

天空上有令人窒息的能量压了下来,地上各地也有雄浑无匹的力量击打了上去,各个点的力量连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力量网,顺着早先计算好的轨道将那些小世界慢慢推离。

不断的有摩擦,不断的有火花崩落,白玉京里很多地方烧起了滔天大火,有生灵在火中嚎啕着逃散。

黑暗跟光明在不断转换,那比雷声更加震耳的声音持续了也不知道多久。最终,一切就好像是擦声而过,地上的大火依然在烧,有滚滚黑烟,而天空也逐渐趋于明朗。我们随之而摒弃压抑的心情慢慢放晴了,一切就好像这样梦幻的闪过。

“妈,爸回去了么?”发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呆,我很奢侈的让众人帮助在白玉京跟现实世界中开辟出来了一条手机信号能出去的细小通道,电话那头是母亲熟悉的声音。

“回来了,刚刚回来,小桥,你跟香兰什么时候回来啊?”母亲担忧的问我。

“我啊,我让你儿媳妇给你带个孙子回去!”我哈哈一笑,扛起李香兰仍在了野鸡上,自己也跳了上去。

“起桥,你干什么去?”郑屏他们在身后问我。

“废话,麻溜生个儿子,回家!”我谁也没管,准备直接走人。

“那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啊?”

“关我屁事!”

“你个狗日的,你跑了我怎么回去!”赵七九大骂。

“关我屁事!”

我大笑着离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