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哑医王妃 > 第【171】章 完美大结局

哑医王妃 第【171】章 完美大结局

作者:楚昔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6:03

章节名:第【171】章 完美大结局

慕容楚楚的手顿在丹青上面,因为撞击,发出一声空响,慕容楚楚豁然回头和百里玉儿的双眸对上,她点点头,掀开画卷,谁知画卷根本无法掀开,她在画轴上找机关,仍然不见,百里玉儿看她摸索一阵仍然没有结果,也上前和她一起找。

慕容楚楚纳闷,垂着眼睑目光刚好落在绿意盎然的药草上。

明明图就在眼前,甚至能够知道画的背后有暗格,她对于这些不精通,倒是蓝烨知道,也不知蓝烨有没有打开过,她不知道,其实蓝烨一年之中来到天山也就短短几个时辰,并且这几个时辰里还在蓝凌风指导下泡着药草。

蓝凌风说,因为他身体病弱,病根深种,一时间无法根除,必须以药澡泡之,通筋洗髓,小小的蓝烨知道,每一次泡澡之后都功力会涨,身体也随之弱了,但是没有足够能力反抗的他忍了下来,知道蓝凌风将续命丸给了他。

他知道,终于到了离开这世界的时候,然而却让他遇上了慕容楚楚,以至于开始留恋这人间的一切,为了保护他爱的人,他深埋的势力也随之暴露在蓝凌风眼中,最后蓝凌风不得不铤而走险和南疆结盟。

她想着便如了神,手落在药草上面,传来百里玉儿的疑惑,“蓝凌风怎么会将玉妃的图公然挂在此处?”

怎么会?怎么办会?蓝凌风野心勃勃,恨不得他看上的东西都属于他,不属于他的必然要毁掉。

“王妃。”门外想起丽娘焦灼的声音,慕容楚楚一个转身,手指滑过花盆,咔嗒一个一个声音,心中一喜,转过身子没有理会丽娘。

丽娘看着房中古怪地盯着画卷的两人,自己走了进来。

慕容楚楚此时的目光落在了花盆上,百里玉儿也注意到了,慕容楚楚双手捧着花盆,轻轻转动,发出细微的“咔咔”声,花盆上方的画卷缓缓卷起,出现一道白色的墙体,她知道这墙体后面定然有东西,一般人都会以为机关只能用一次,会进入误区,但是她不同,又将手中的花盆转回来,果然,空心的墙体发生了变化。

里面出现了一个盆栽,盆栽养的格外的好,丽娘刚好走到身边,看到里面的植物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不是王妃让我们找的冬虫夏草吗?”

慕容楚楚小心地将冬虫夏草搬出来,将冬虫交给丽娘,她不怕蓝凌风在里面设有机关,因为这植物照顾得太好,定然每天都照料,若是安装机关,自己也难免觉得麻烦。

她在暗格上敲敲打打,百里玉儿看她的模样,“你认为里面还有东西?”

“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只是凭着直觉,蓝凌风应当还有东西留在这里。

果不其然,暗格中还有暗格。

里面还有一个细小的玉瓶,慕容楚楚将其取了出来,也没有打开,径自将玉瓶收在怀里。这一动作她没有避开百里玉儿以及丽娘,但二人也没有询问,只当没看见。

这时慕容楚楚才正经地回过身,看着丽娘手中抱着的冬虫夏草,药草生长得很茂盛,外观上和传统的冬虫夏草不一样,也难为丽娘心细,一眼能瞧了出来,慕容楚楚却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丽娘一眼。

她从丽娘手中接过花盆,丽娘的心却一颤,“王妃。”

她没有说话,仔细地盯着手中的植物,百里玉儿却好像明白了什么,抿着唇同样不说话,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

丽娘蓦地跪了下来,膝盖撞击在地板上,“嘭”的一声响,头垂得很低。

“王妃。”

“你现在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么?”她淡淡开口,丽娘的头垂得更低了,而后又猛然扬起脸,看着慕容楚楚。

“王妃,很小的时候我便被凤王收养,直到十年前,他才让我接近王爷,暗中给主子烨王下毒。”

这也是因为众人称呼慕容楚楚之后,她却有意无意称呼慕容楚楚王妃的原因。

“后来,因为烨王真心待我,随着烨王势力不断增长,王爷才明确对我说,让我脱离凤王。”

“你可有伤害蓝烨的事?”她漫不经心地说着,但是杀气却显现出来。

“有……”丽娘深深吸一口气之后力气蓦然被抽空一般,无力地吐出这两个字。

“难怪蓝烨的病一直不曾好。”她喃喃地说着。“下过几次?”

“一次。”一次也是伤害,“但是王爷很聪明,他并没有中毒,不过也因为王爷很小的时候被凤王用草药浸泡洗浴,之后王爷不管用什么方法也无法真正将药性去除,相反每年还需要来天山一次,否则痛不欲生。”

“你起来吧。”

“王妃,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告诉墨玄?”丽娘的眼中满是哀求,她喜欢墨玄,不想墨玄知道她过去的不堪。

“从前怎么样,今后便怎么样。”她淡淡说道,丽娘心中一喜,刚要谢过,又听到,“出去命人回来休息,明日一早前往南阳。”

“是。”丽娘知道王妃没有怪罪她,站起身来出去唤人了。

慕容楚楚侧过脸,对上百里玉儿的眸光,“你在疑惑我为何不惩罚她?”

“呵呵,她是衷心的人,她爱墨玄,一个心中有的爱的人不是坏人,更何况你兰心慧质冰雪聪明,能在这些年一直周旋蓝凌风,并且不伤害还保护蓝烨。重要的是,蓝烨敢用的人,必定是经过考量的,我又何须对她做什么惩罚。”

百里玉儿默然,因为足够了解,所以足够信任。

==

三日前,南疆。

放置母蛊的地方红光一片,士兵们慌张地拎着木桶,木盆,总之一切可以盛水的东西往某个营帐而去。

而郡陵的主营中,蓝凌风背后站着的是郡陵和李步妍,三人呈现出三角形状态的一场拉锯战。

营帐之外忽然响起焦灼的声音,“女王,蛊营走水了!”

郡陵一听倏然转身对上了李步妍的神情,恼恨地盯着她,只见她面容上也有一丝错愕,而蓝凌风转过身子,看着前不久还在他面前打着小心思的两人蓦然变成一幅仇人模样,他似笑非笑饶有兴趣地看着。

“你!”郡陵杏目圆瞪,早不见刚才和颜悦色的模样。

李步妍唇角紧抿,她知道这一刻说什么也没用,更何况,蛊营那边原本就是慕容子轩前去的方向,想必是慕容子轩怕她这里有危险干脆一把火烧了蛊营,以绝后患,也好给她这边争取机会。

“公主,知道什么叫过河拆桥了么?”蓝凌风抱手站立,好整以暇看着一幕好戏,笑意讥讽,而恰恰落在郡陵耳朵里十分受用。

“李步妍,我看在你是蓝烨五嫂的份上才没让人将你拿下,如今你却毁了我的蛊营!”她恨地牙痒痒,母蛊不是那么好培养的,还能大量生产具有伤害性的子蛊更不容易,“来人!”

她对外面喊了一句,却被蓝凌风打断了,“公主,此刻应当问她和谁一同来的,也许……”

“也许什么?”郡陵回过头急急问道。

“呵呵,也许有公主想要见到的人。”蓝凌风根本没将郡陵当一回事,什么女王,在他眼里也不过是黄毛丫头,遇到一点事便沉不住气。

“你是和烨哥哥一起来的?”她眯着眼睛打量李步妍,李步妍并没有在她威慑的眼眸下有丝毫退缩,但是手却不由自主护在腹部,以备郡陵控制不住动手不至于伤了她的孩子。

“来人,拿下!”她一声令下外面的士兵走了进来,将李步妍拿下,李步妍也不反抗,只是很平静地看着她。

“我倒要看看你在我手里他会不出来救你!”她阴狠地笑着。

“我不是楚楚,七弟如何会以身犯险来救我,你说是吗?凤王殿下。”

果然提到慕容楚楚,郡陵整张脸色都不好起来,“既然如此,留你也是无用!杀了吧!”

她不耐烦地摆摆手,士兵瞧她脸色不像是玩笑,正要将人带出去,凤王的声音又传过来,“公主好气魄!本王愿代公主对敌人进行惩罚。”

敌人这两个字咬得很重,但是郡陵此刻心烦意乱,也无心理会,摆摆手让人下去,蓝凌风满面春风地出了营帐。

整个营帐瞬间空荡荡下来,只剩下她自己,走了两步,手无力地撑在案桌上,“为什么?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想得到你而已。”

一滴清泪划过,落在案桌上,灯火照耀下,清透的晶莹,折射光芒,却是冰冷而孤寂的。

……

慕容子轩已经将母蛊带回了营帐中,由林福松配置解药,解除士兵身上的蛊虫。

慕容子轩和蓝睿在主帐中,慕容子轩和蓝睿盘腿对坐,面前摆着一盘棋子,“你猜,我在南疆营中看到了谁?”

“不是我七弟还能有谁。”蓝睿拈起一个棋子“啪嗒”一声落在棋盘之上。

慕容子轩撇撇嘴,“这已经是总所周知的秘密了啊。”

“他怎么没与你一同回来?”

“他要去救你的六弟妹李步妍。”

蓝睿的手一顿,抬眉看他,“你让她单独行动?”

“你不是看到只有我一人回来了么?”

“你知道蓝凌风在南疆,她独自一人前去必定受掣肘。”

“如此,我那师弟才会现身,省得我们派人找。”慕容子轩不以为然,须臾蓝睿哈哈大笑起来,想着眼前的慕容公子看着温润无害,实则腹黑得紧。

慕容子轩看着沙漏,“时辰已经到了。”

“何意?”

“我的好师弟让王爷派出一万精英前往南疆阵营,动作大,声响大,声势大,务必营造出几万人的场面。”他拈着手中的棋子啪嗒一声落了下去,面容温润,笑意同样温润。

“我那七弟,行事跟别人就是不一样。”

“从头到尾,这个局都在他掌控之中,他想要的是将南疆搅乱,而不费一兵一卒。”

==

南疆大营的某个营帐,两个男人对立而站,一个如蝎子阴险,一个如悠然如风。

“王叔,好久不见。”

“你还知道我是你王叔。”蓝凌风冷哼一声。

“自然知道的,王叔是母妃生前挚交。”

蓝凌风脸色稍稍变幻,有一霎那的温柔,但是转瞬又变得阴桀,“这个江山原本属于我的,而玉儿也应该属于我的!”

“不管如何,母妃已逝,我劝王叔收手吧。”“你以为你单枪匹马来,我会怕了你?”

“是吗?”蓝烨笑了一下,这个笑容映在蓝凌风心里居然有点烦躁。

“你死了,蓝圣的江山也就完了!”

“如今,你的探子应当在五十里外看到一批军队驰骋而来,而带领军队的人正是我的五哥。”

被绑在一旁的李步妍听到蓝雍要来,面上露出喜色,也露出担忧。

“早在十年前,你要将我们兄弟分化,如今,我们兄弟却又能团结在了一起,是不是很意外?”

“蓝烨,你还是和小时候那般天真。”蓝凌风嗤笑。

蓝烨也笑了起来,却忽然对蓝凌风动手,一掌劈向蓝凌风的门面,再攻击他的下盘,忽如其来的凌厉招式让蓝凌风不得不全力以赴。

蓝凌风一掌接了过去,蓝烨却不想和他拼内力,蓝凌风一掌落空,蓝烨以一个诡异的身影旋转了过去,蓝凌风正要追击,倏然面前一阵迷蒙,白茫茫一片,没想到蓝烨居然使诈,他赶紧掩住口鼻以免将粉末吸入,中毒。 他的手不断挥舞着,好容易等迷雾消散,却早已经不见了蓝烨的身影。

没想到蓝烨已经不择手段要从他身边将李步妍就走,更没想到中毒以及中蛊之后武力不足的他居然使用这样的手段!

正在他烦躁不安时,帐篷外面探子回报。

“启禀凤王,在我军东面十里出现大批军队。”

“启禀凤王,在我军西北面出现大批军队。”

“启禀凤王,在我军正北面出现大批军队。”

“对方一共多少人?”他的声音传了出来。

“夜色太深,无法进行准确判断,但是烟尘滚滚,人数必定不少。”外面的探子对望一眼得出的结论。

“女王如何吩咐?”

“女王说南疆全上下谨听凤王吩咐。”外面探子的声音很是恭敬,并没有对自己女王放权而有丝毫不屑和怠慢。

“下去吧。”

探子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起身刚要离去,蓝凌风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派兵出击,每一处派二万兵马,不用俘获,一并击杀。”

杀气腾腾的声音传出营帐,跪在地上的探子全身发冷,却领命下去禀报自家女王,还是让自己女王拿主意。

蓝凌风站在帐篷里,面容平静,双手却紧紧握拳,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足以看出他内心的愤怒。

最开始他认为蓝烨不可能在这时候派打量军队攻打,但是转念一想,蓝烨此刻不宜动武必定有所仗势,没准真的是他派来的军队,但是人数必定不多。

人数自然不多,按照蓝烨的吩咐,三千人足以,但是慕容子轩怕他和李步妍深深现在南疆营无法出啦,所以才擅自改成了一万人,好再关键时刻进行营救。

而那一万人,人人骑着骏马,踏马而来,哒哒的马蹄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响,每匹嘛屁股后面都拴着一把树枝,骏马喷跑,树枝上枝叶扫在地上,烟尘滚滚,夜里漆黑,根本看不清人数,只知道一批“大军”向我营跑来。

而后蓝凌风派出的军队击杀,南阳军跟打游击战一般,拖延战术,凭借有力的地势且战且退。

南疆军因为得上头命令务必击杀,一直以没有脑袋的指挥认为南阳军定然是怕了,带着自己的军队乘胜追击,想要获得一次完整的胜利,如此报上军功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却不料,南阳军的狡猾,等到反应过来时,南疆军已经到了人家营地十里之外。

天空破晓,晨曦微露,南疆指挥乍一看已经到了人家营地地盘,赶紧下令撤退,马头还未来得及调转,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席卷而来,这一次当真是烟尘滚滚。

还不等南疆这边反应过来,人头已经落地,血红的颜色染红了江山画卷。

南疆此次派出的军队全军覆没,这件事传到郡陵耳朵了,当即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找蓝凌风质问时,蓝凌风只轻飘飘说了一句,“谨听我差遣。”

郡陵差一点晕了过去,好在她也不是一般人,撑了下来,六万人,一夜之间,一人不剩!

“你当好好反省这指挥官的无能,导致了全军覆没,死不足惜。”说完蓝凌风一挥袖便走了。

只剩下郡陵一人恨着。

这一日相安无事,但是注定有的人烦躁,有的人愤怒,有的人阴狠,有的人从容而安然。

清晨,蓝烨和李步妍踏着冬日里和煦的阳光进入南阳军营,南阳军营一瞬间沸腾了起来,因为九五至尊的皇上亲自挂帅,就如人人吃了定心丸一般,安定,而蓝烨就像东海龙宫里的定海神针一般,有他在,一切都不成问题。

蓝烨瞧了瞧气焰高涨的气势,一鼓作气,只会作战,当即又对南疆骚扰一番,南疆还沉寂在损失中无法自拔,万万想不到蓝圣居然会趁火打劫。

蓝凌风负手站在营帐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有意思,有意思。不枉费这些年对你的栽培。”

但是奇怪的是,南阳军并没有直捣黄龙,而是就着南京爱那个军营来了个车轮战,蓝烨瞧着天色差不多了,又将军队撤回。

自此下的命令更加匪夷所思,就在气势空前高涨,人人都认为能将南疆一举攻下时,他却下了一道命令修生养息。

如此又过了十日,恰好是慕容楚楚离开天山奔赴南疆之时,她并没有将蓝庆带上,而是将他困在了天山的屋子上,任由他自生自灭。

“墨影,还需要几日方能到达南疆?”她骑在天山踏雪上,头也不回地问着,清然的声音一瞬飘逝在风里。

已经行走七日,早已经离开了天山山脉,此刻心急如焚。

墨影思索了一番,终于开口,“从这里过去便有一条水路,绕至水路爬过一座山再走百里便能到南阳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丽娘剜了他一眼接口道,“王妃,如果选这条路将会经过一处天险,万一……”

“就走那条,墨影带路。”慕容楚楚切断丽娘的话,头也不回地吩咐墨影带路。

丽娘的脸一阵红一阵青,百里玉儿打马走在她旁边,“她不是要针对你,而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南阳。”

丽娘迎上百里玉儿温和的面容,低头思索一番,也知道她说的对,再说和王妃相处这么久,她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

……

同日,南阳军队的伤员基本复原,已经能够上阵杀敌,而南疆因为上两次没有准备被南阳打了落花流水,相对起来,实力便是差了一着。

蓝烨在主营中懒洋洋地靠着软榻,手中转动一个杯子,自从他在慕容楚楚房间转过被子之后便开始喜欢上转杯子了,也不知她到了天山怎么样了,可否喜欢那里?想着想着心口有是一痛,赶紧收敛心神。

看着帐外,几道人影来回走动,他不加理会,微微阖上双眼闭目养神。

门外的几人,已经请缨几次,但蓝烨都不加理会。

而这几日顾梓瑞也赶了过来,其中还有墨玄,墨玄转身去天山的的途中灵光一闪,根据顾先生的意思自家主子是在南疆,他想着主子不能没人伺候,再说王妃身边还有十八暗卫呢,他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主子要紧。

墨玄端着一盆水,在蓝睿,顾梓瑞,慕容子轩,李步妍的注视下迈动着小心翼翼的步伐放主帐里面走去。

刚进去便看见已经闭目养神的蓝烨,一回头又看见目光殷切的众人,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刀山下火海了。

他将盆子放在,走到蓝烨身侧,为他将毛毯盖上,又往火炉上添了些黑炭,然后小心翼翼开口,小心肝都无声地颤了几颤,“主子。”

蓝烨不说话。

墨玄又喊了一次,这一次竟然带着哭腔,蓝烨倏然睁开眼睛,瞧见他一脸苦兮兮的模样,没来由烦躁,墨玄就是知道怎么恶心他!

“让他们进来吧。”

墨玄一听心中一喜,他却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但是开口同意了,甭管您睡不睡,可是对着外头殷切的期盼有了回报了。

他三两步走到外面,将蓝烨的话复述一遍,面前人影一晃,尽数都往营帐里面去了,他只好又回刀山,伺候主子,以免主子被这些人刺激太深。

“七弟,我瞧着这几日风和日丽正适合出兵。”人未到,声先至,蓝睿可想着这仗快点打完,他好做他的逍遥王爷去,但是他不知道,不顾这仗打是不打,这愿望终究是要落空的。

结果软榻那边根本没有回音,顾梓瑞和李步妍也开声道,结果那边仍然没有回音。

倒是慕容子轩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轻飘飘无关紧要的话,“天山的雪也不知白不白?”

但是这句话使得众人眼中一亮,软榻上的人呼吸轻微一窒,又恢复原本均匀的频率。

“听闻天山的风景是极美的,我都还没有机会去瞧瞧呢。”蓝睿也是个精明人,立即知道慕容子轩的意思,赶紧附和道。

“将来我和玉儿也要天山去瞧一瞧,看看是不是与我师傅雪山老人那的山一样美。”

“可惜啊,有的人终究没有这种福气。”李步妍叹息地摇摇头,小手抚摸着已经两个月却依旧平坦的肚子。

软榻上的人依然没有回应,好像压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可不是有人千里迢迢赶去,他不心疼,我可心疼地紧,好歹是我家妹子呢。”慕容子轩露出一脸的心疼。

软榻的上的忽然间坐了起来,眯着眼睛打量自家的师兄。

“师弟,我知道你想如何,但是你认为她真的会依照你的安排好好待在天山,永不回来吗?不肯能的!”慕容子轩正色道,“你很清楚她此行为的是什么,哪怕你有意无意将她推往天山,而你等着自己的命运就此终结,至此后再无挂钩,可曾想过她愿意不愿意。”

蓝烨心里一震,他知道慕容子轩说的就是他担忧的,所以他才久久不出战,希望在战事起时,她刚好看见他阵亡,至此,于她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全军休息,三日后,直取南疆。”他狭长的凤目一挑,淡淡的睥睨之气散发,众人心神一凛,这就是睡醒的狮子,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三日一晃而过,南阳军士气大振,擂鼓震天。

十里之外,南疆军队也已经整装待发,士气虽然对不上南阳军,但因为女王和凤王亲自上阵士气得到十天的休整,也还没有太过低落。

这里的地势是一座峡谷,峡谷中间是两个军队,指挥者站在两座山头之上遥遥指挥千军万马,只要一声令下,万马厮杀。

郡陵一眼看到了蓝烨,她刚想说话腰间一痛,被蓝凌风点住了穴道,她用余光怒瞪身旁的蓝凌风,但是蓝凌风完全没有理会,自觉忽略。

“王叔,今日是最后一战。”蓝烨在对面噙着悠然的笑意道。

“本王真有此意。”

短暂的两句对话,各自发了一声命令之后,由两军旗手挥动着手中的彩旗,对军队进行现场编整。

蓝烨用骑兵、步兵、车队布阵,又分天、地、风、云四象,俨然是九转星珑阵里面的战术,尾翼犹如飞龙在天的龙尾巴,微微翘起,能进能退。

蓝凌风同样用骑兵、步兵、车队布阵,分为风、雨、雷,电四象,蓝烨眯着眸光打量着他的阵法,是改良过的七转星珑阵,但此刻已经不是七转星珑,超越了七转星珑。

阵型如一只匍匐前进,等待机会一口将猎物吞下的猛虎!

一时间两个军队厮杀起来,短时间内难分难舍,龙爪和虎爪斗在一起,厮杀声入耳,擂鼓震天!

却在此时,两道身影从天而起,便是两军的最高指挥人,在空中动起手来。

“即将到你病发是时候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王叔记得可真清楚。”蓝烨笑了声,手便对着蓝凌风招呼过去。

“看你的内力都使不出三成,如何能胜我。”蓝凌风一掌挡了过去,对着蓝烨的下盘攻去。

……

十里之外,慕容楚楚等人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厮杀声,以及惊天动地的擂鼓声。

“难道我们来晚了?”丽娘喃喃说了一句。

“不会的!”天山踏雪倏地往前冲去,原本便是一匹极好的好,如今真正驰骋起来,发出一声舒爽的灰律律喊声,马蹄飞溅。

当慕容楚楚赶到时,入目的正是蓝烨和蓝凌风两人在空中拼内力的时候。

她环视了周围,看到一坐山谷上站着的李步妍等人,驱打着天山踏雪往山上奔去,天山踏雪也似读懂主人焦灼的心情一般,跑的格外平稳也格外地快速。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半空中的两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自行下了马,往人前走去,走到最靠近的蓝烨的位置。

这时候李步妍等人才注意到她的到来,“你终于来了。”

“嗯。”她点点头表示回应,目光紧紧落在半空的人身上。

来不及打量他是否瘦了胖了,只关心此刻的他根本不应该动用内力,一着不慎将会经脉尽断而死。

“蓝凌风,你当真忍心对他动手!”慕容楚楚运足内力对蓝凌风传去,因为她害怕二人斗法的气场太强,她的声音传达不到,因此注入内力,她知道蓝凌风一定听到了。

“她可是南宫婉玉的儿子,你此刻若是杀了她,有朝一日到了地府,南宫婉玉定然不会原谅你。”

她压下自己的情绪,没有带着焦急,尽量客观,声音清然,蓝凌风果然听到了,身子倏然一震,蓝烨的真气轰然冲向他的心口,但一瞬便又稳住,而蓝烨的面容已经清透异常。

她离开已经有一个月,蓝烨的顽疾怕是在这几天复发。

蓝凌风也注意到她的存在,忽然左手翻转一缕真气对着慕容楚楚门面而来,还有一丈距离便要打道慕容楚楚,而慕容楚楚的注意力一直在蓝烨身上,根本想不到蓝凌风本事如此大,居然能在此刻打出一缕真气,这真气的力道掠过风声呼呼,威力竟然不小,慕容楚楚想着要咬牙接下这道真气,忽然一道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玉儿!”一声不顾一切的呐喊,顾梓瑞冲向慕容楚楚的面前,将那道身影接下,正是刚刚赶到的百里玉儿。

一声惊天地的“玉儿”让全力以赴的蓝凌风分神,他震惊地望过来,他的玉儿还活着?当年自己亲手杀了她,如今又亲手杀了一次?

忽然又是一阵巨响“轰隆”一声,沙石漫天,时光碎灭。

两道身影摇摇坠落,慕容子轩和蓝睿齐齐飞起,一人接了一个。

蓝凌风是慕容子轩的师傅,于情于理,纵然不赞同他的作为,但还要尊师重道,将来给他一个葬身之处。

蓝睿接过蓝烨,单膝跪下抱在怀中,慕容楚楚过来看到蓝烨清透的脸,嘴角渗出一道鲜红。

她倏然对着下面下令,“南疆主帅不在,愿意归降者加官俸禄,不愿归降者,杀!”

那个“杀”子杀气凛然,让对面那山头上的南疆将领心中一阵发毛,再看自己这边的军队节节败退,当先弃剑,跪下称臣。

郡陵恼恨地看着对面的慕容楚楚,如今又看到自己的将领丢盔弃甲,一口血闷在胸口,活活气晕了。

这一战之后,南疆正式纳入蓝圣版图,而南疆的军队也被打散编整如了蓝圣军队。

至于郡陵,她带着她的不甘心含恨而终,死的时候依然没有想明白为何蓝烨爱的不是她。

经过半年的休整,蓝烨以自身身体差为由,强行将皇位让给了蓝睿,蓝睿一脸无奈地接下担子,游山玩水只能令寻机会了。

李步妍挺着一个大肚子,即将临盆,蓝雍也告假回家陪着娘子待产。

顾梓瑞表示要和百里玉儿归隐山林,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剩下两个单身汉吴晟赫和慕容子轩,蓝睿说什么也不放人了,这偌大的国家,再放人岂不是要活活将他累死?他自然是不干的,所以找了蓝烨想办法。

蓝烨听闻只是笑笑,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那二人留了下来为他处理朝政,这才让他舒心一番。

蓝烨的毒早就解开了,每日和慕容楚楚腻在院子里,但是蓝睿却三番两头打发人过来跟他请教问题。

“楚儿,我们什么时候去天山?”他一只手搅动着慕容楚楚散落的秀发。

“再等等吧。”慕容楚楚想了一会儿说道。

“还等啊,已经等了半年了,蓝睿那家伙时不时就来打扰。”蓝烨的声音有点幽怨。

“步妍就要生了,怎么也等着她生了再走吧?”她笑意浓浓地看着蓝烨,一双眼睛如星光般璀璨,蓝烨无奈扶额,也只能如此了。

一个月后,雍王府传来喜讯,雍王殿下得了一位小郡主,蓝雍笑得合不拢嘴,稳婆将孩子递给他,他颤颤巍巍居然不敢接。

他接过,眼眸里染上一层迷蒙,这是他和妍儿的孩子,长得像妍儿一般玲珑坚韧的孩子。

慕容楚楚也甚是高兴,某人更为高兴,直接拽着她连夜赶去天山。

天空蔚蓝,星光闪闪,哒哒的马蹄和咕噜噜的车轴行走在山间里。……

三年后。

天山之上,一座小木屋前,梨花树下,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儿正在堆砌雪人,胖乎乎的小手一下一下捧着雪往小人的脑袋上堆着,还不忘用手用力压,将碎雪稳稳当当压在上面。

堆好后还不忘给莹白的雪人加上眼睛和鼻子,一个唯妙唯俏的雪人便在他的巧手中诞生了。

一个面容绝美,五官精致的女子盈盈立于雪地上,面容含笑,眸光温柔地看着小儿,嘴角挂着一抹幸福的笑意。

小儿抬起粉妆玉砌的小脸,水雾迷蒙的眼眸,甜甜一笑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娘亲……”

女子笑了起来,让满天风光都失了颜色,小儿张来双手,“娘亲,抱抱。”

女子刚想要弯腰将小儿抱起,一双修长的大手抢先伸了过来将他抱了起来,声音是含笑的悠然,“影儿,不许调皮。”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