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无敌读心酷少 > 第73章 手足殇

无敌读心酷少 第73章 手足殇

作者:零落笑笑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6:47

曾楚南果真收到了四百万美金。

他用的银行卡是在网上用高价买来的,一共买了三张银行卡,曾楚南没有到银行去取钱,只是用网上银行把钱在三个帐户之间转来转去,过了一周,曾楚南再联系那几个卖银行卡给他的人,那些人都已经消失。

曾楚南知道,他们应该都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当然是三越株社的人送他们去的。

曾楚南来到了马拉的金融街,这里有很多的外资银行,也有很多的地下钱庄,曾楚南找到了所谓的高手,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他叫杰明。

明说来意后,杰明很快他找到了解决方案,他让曾楚南把卡里剩下的六百万美金汇到一个外国帐户,然后又辗转几个帐户,然后就是焦虑的等待。

两天以后,六百万美金回到了曾楚南自己的帐户。

其中到底经过了怎样的复杂曾楚南不想问,问了杰明也不会说,这是人家专业的洗*钱通道,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

杰明只是告诉他,这条通道绝对安全,经过这一样一洗,这一笔资金会在非洲的某个帐户消失,再厉害的资金追踪专家也再也追踪不到资金的去向,就连国际刑警也没办法,曾楚南为此付给了他二十万美金,这收费确实挺高,不过也没办法,如果不经过人家专业人士的‘打理’,那六百万美金他根本动不了。

第二天,曾楚南从小报上看到杰明被打死在家里的照片。

曾楚南不知道杰明的死和自己是否有关,如果是有关,那想必三越株社已经知道了那个敲诈他们的人就是自己,他还是低估了一个超级社团的能量,三个银行卡的主人已经全部死了,杰明死了,接下来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死,曾楚南一点把握也没有。

还好,又过了一个星期,他还是没有死。他也不知道是三越株社没有查到自己,还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敏感,所以三越株社的人没有动他,把议员锡德算在内,七百万美金已经死了五个人。

虽然这些人和曾楚南都没有关系,都是属于鸟为食亡的范畴,但毕竟是因曾楚南而死,曾楚南还是有些愧疚,毕竟那都是鲜活的生命,只要是生命,都应该怜悯,这也是人和动物的区别。

左翼和贾材梓还有曾楚南又聚在了红灯区的小屋里喝酒,曾楚南心里郁闷,对他们说着自己的心里的事。

“锡德死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内疚,但是后来接二连三又死了四个,我就有点内疚了,虽然他们为我做事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毕竟死了五个人。我觉得自己罪过太大了。”曾楚南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说。

“大哥,做大事总得有小牺牲,谁让他们贪钱帮你做那些事,反正人都死了,你难受也没用,忘了这事吧,你现在手里有几百万美金了,那可都是真金百银,有了这些钱咱们以后就好过多了。”贾材梓说。

“可是死了的毕竟是五个人啊,凡是和这件事有关联的人都死掉了,是我太低估三越株社的能量了。”曾楚南说。

“大哥说错了,死的人一共是七个,七百万美金,一百万一条生命。”左翼说。

“是五个,议员锡德加那天个卖银行卡给我的人,还有那个专门帮人洗*黑*钱的杰明,我没记错。”曾楚南说。

“那是你知道的,还有两个你不知道的,是我让手下兄弟做的。”左翼说。

“什么意思?”曾楚南问。

“杀杰明的一共是三个人,我就是其中一个,这件事我参与了,后来杰明最供出你的样子了,虽然他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他说黄发和胡子,还说有监控录像可以提供给我们,录像就在他家里,他把录像给我们之后,我们一眼就认出是你了,然后我们就把他杀了,是另外两个人动的手,再然后我打电话给下面兄弟,在回三越株社总部的途中让下面的人开车把那两个知道真相的人撞死了。”左翼说。

“啊?我说我怎么还好好的呢,原来是你救了我。可是你这样做,他们会怀疑你的呀。”曾楚南说。

“我当场就向自己开了一抢,我说那两个人是内鬼,所以要除掉他们。”左翼撩起上衣,靠近肩部果然缠着沙布,这厮坐在这里喝了半天酒,竟然都没吭声说自己身上有抢伤。

“虽然你给自己一抢,但三越的人也不会轻易相信你吧,毕竟那可都是跟你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人,现在他们死了,而且是你的人干的,他们怎么能不怀疑你?”曾楚南说。

左翼笑了笑,“是啊,他们怎么能轻易相信我,我当时说了,那两个人就是内鬼,而且其中一个就是敲诈集团的人,他们都不相信,最后我没办法,我说我可以以死明志,证明那两个人确实是内鬼,托马厮就递给了我一只抢,让我朝自己的脑袋打,我接过来毫不犹豫地就开了一抢,结果发现那里面没有子*弹。我都敢向自己的头开抢,他们当然也就暂时相信我了,主要还是他们都想不到我会是为了保护你,这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所以他们就没有再为难我,也算是侥幸吧。”

左翼说得轻描淡写,曾楚南听得惊心动魄,这一刻他是真的感动得有种想哭的感觉,如果今天他不提起此事,他还以为自己能活着是幸运,其实原来是左翼用命换了他的一命,如果那抢里有子弹,现在他已经看不到左翼了,左翼已经为他而死了。

所谓朋友和兄弟,不是当着你的面为你做了多少,那有时只是一种表演,这种在背后肯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的才叫真正的生死之交,看淡了世事的曾楚南此时也不禁动容,在这个世上,能有几个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肯牺牲自己去保你的命?如果这样的事都不能感动曾楚南,那他就不人,是畜生了。

“兄弟你怎么这么傻,我不值得你为我而死。”曾楚南声音擅抖,他尽量让自己情绪不激动,但他还是显得很激动。

“大哥,当初在全州的时候,我因为闯南后宫受了重伤,你找到我之后,我当时以为你肯定会直接要了我的命,那时的你势力强大,捏死我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但你却放了我,还给我交医药费,左翼出身寒门,家里一贫如洗,虽然我努力读书成绩优秀,但因为家贫还是一直受尽欺凌,大哥是第一个让我感到温暖的朋友,大哥当初肯留我一命,我如果能用自己的命换大哥一命,又为什么不能去做。”左翼淡淡地说。

“左捌子真义气,我敬你一杯,以前我是小看你了,以后我真心拜你为翼哥,你比我强多了,要是让我去为大哥死,我还真得考虑一下,可是你小子不显山不露水地就为大哥死过一次了,是特么真汗子,我敬你一杯!”贾材梓举起酒杯说。

“阿翼,曾楚南谢谢你救命了,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这一辈子只要你阿翼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算是去死,我曾楚南也绝不皱眉,上天为签!”曾楚南也举杯说。

“大哥言重了,自己兄弟就不必说谢,大哥是有凌云志的人,全州还有那么多的兄弟等着你,你还要回去重兴南清会,我可以死在这里,你不能,所以用我的命换你的命是值得的,更何况我没死成,这就说明上天要让咱们兄弟都活着回全州。”左翼笑着说。

“阿翼,以前你从不提回全州的事,我和材梓都认为你是因为你女朋友的离去而心如死灰,现在你说要回全州,说明你心结打开了,这是好事。”曾楚南说。

“坦白说还没有完全解开,不过好多了,我原以为我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后来冲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抢之后,虽然没有子弹,却让我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回,忽然觉得活着还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左翼说。

“是啊,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我一直都是这样对自己说的,当初在全州放过你的时候,我也曾经反复问自己是不是又犯了妇人之仁的毛病,没想到我当初的妇人之仁,今天却救了我自己一命,可见妇人之仁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这世间的事本没有绝对的好与坏,顺其自然就好,没有必要刻意去改变自己的本性。”曾楚南说。

“是啊,要是当初你够狠把左捌子给弄死了,那你就要死在这异国他乡了,这一次真是太险了,多亏了左捌子以命换命。左捌子太牛逼了,现在是我的偶像了。”贾材梓说。

“这件事我本来不想说的,现在知道那件事的人都死了,三越株社内部也暂时停止了对那件事的调查,他们已经杀了很多人了,警方已经有所察觉,所以他们会暂时收手,这件事算是过去了,过去了的事我本来不想再提,只是大哥说起,我又忍不住说出了真相。”左翼说。

“这件事我确实做得太冒险了,我还是犯了太骄傲的错误,太低估三越株社了,我得检讨一下自己,以后不能再这样唐突做事了。”曾楚南说。

“做大事的人哪有不冒风险的,大哥也不必太过自责了,更谈不上检讨,不冒风险怎么可能做得成大事,这事过去了就行了,不提也罢。”左翼说。

“阿翼是我的生死兄弟,要是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在背后为我死了一次,我其实很想说把那六百万美金分一半给你,可是你舍命救我,要是我用钱报答你,那反而污辱你的义气了,如果你需要用钱,你就告诉我,那些钱你可以任意支配,我的命你也可以任意支配,这不是说的场面话,是真心话。”曾楚南说。

“我知道大哥义气,不过我暂时真的不需要钱,那些钱是大哥崛起的资本,希望大哥也要省着花,那可是很多条命换来的钱,至于敲诈三越株社的事,大哥暂时还是不要做了,三越株社的能量绝对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要碰就让别人去碰,我们还是不要自己往抢口上撞了。”左翼说。

“是啊,我之前做的事实在是太冒险了,对了阿翼,陈飞远上台以后,有什么动作没有?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曾楚南说。

“没有杀气,一点都没有,虽然他尽量装得很凶狠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没有一个大佬应该有的那种杀气,真是奇怪。”左翼说。

“你的感觉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也觉得这个陈飞远一点杀气都没有,与他以前的恶名实在是不相匹配,是不是他在病榻上躺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他没有了杀气?”曾楚南说。

“这个不好说,他以前是什么样子我也没有见过,不过听兄弟们说他以前确实是很凶狠的一个人,他第一次让我们去看开会的时候,以前熟悉他的那些老兄弟们大气都不敢出,就是因为知道他太狠了,现在不一样了,他开会的时候我们都敢抽烟了,这叫什么事。”左翼笑了笑。

“那他有没有跟你们说要进攻桑田区的这样的话吗?”曾楚南问。

“提过一次,他说他永远忘不了那段深仇,还提到了周铎,他说他总有一天也要把周铎打成植物人,不然难消他心头之恨。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倒觉得他眼里没有多少恨意,真是太奇怪了。”左翼说。

“也许一个人在病榻上躺了两年,就会把人生看破吧?”贾材梓说。

“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妥,要是他真的把人生看破了,那他还回来当这个老大干嘛?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养生就行了,反正他们老陈家又不缺钱,他就是啥也不做,也可以安逸地过完下半辈子的,他又何必跑到这血雨腥风的江湖中来搅什么?”曾楚南说。

“是啊,亚菲风景优美的地方多了去了,有些小岛简直就是世个桃源,他选一个风景好的地方隐居起来就行了,又何必回马拉当什么大佬,只要在这江湖中混,风险随时存在,说不定哪天又让人给打成植物人了。”左翼说。

“那倒也是,所以他的行为真让人觉得困惑,要说他看透了,那他为什么又要回来,还要当什么大佬,要是他没看透,那他为什么又一点杀气都没有,整天不愠不火的,一点大佬的样子没有。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是进阶了,把以前的戾气藏起来了,显得更加淡定,其实他不是不想复仇,只是暂时的隐忍?”曾楚南说。

“你是说他就像司马家族忍曹家那样忍了三代人,最后夺了老曹家的天下?如果他真要是那样,那他是有大智慧的人了,可是我怎么看他也觉得他不像是有大智慧的人,难道是我看走眼了?”左翼笑道。

“如果他是真正的有大智慧的人,那也不会让你轻易看出来的,总之这个人现在是一个很大的秘,阿翼要多留心观察。”曾楚南说。

“大哥,你到底掌握了三越株社什么秘密,他们怎么会舍得给你汇这么多的钱?”左翼问。

“我掌握了他们一个贩独的通道,现在看来,他们不是舍得给我汇那么多的钱,是因为他们觉得那些钱他们是可以追得回去,所以才先把钱付给我然后他们再想办法追回去,我也是运气好,幸亏有你在在三越株社做事,不然我不恐怕也成了亡魂了。”曾楚南说。

“冥冥中自有定数,大哥有这样的运气,那就说明你命不该绝,接下来大哥准备怎么做?”左翼说。

“暂时还是什么也做不了,我现在手里有了这几百美金,如果在华夏那可以投资做点什么事,或者直接收购一个小企业来将它发展壮大什么的,但是这里是亚菲,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是在花蓝区混着求得保护,这些钱我准备用来做股票,看能不能多赚些钱。”曾楚南说。

“做股票?大哥会弄股票?”左翼说。

“会一些,在华夏的时候也是靠借钱做股票赚了第一桶金,后来就没再做了,毕竟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不敢太过大胆地做,现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再玩一下,做股票的好处就是不用抛头露面也能赚钱,很适合我现在的境况。”曾楚南说。

“大哥,能赚钱么?要是亏了怎么办?那可是几条人命换来的钱。”贾材梓说。

“不管是做实体还是做金融,都没有绝对赚钱的事,要是有人告诉你什么生意绝对赚钱,那就肯定是忽悠你,所谓的绝对本身就是违反商业规则的,把钱存在银行是不是很保险了?那万一银行倒闭了呢?金融风暴的时候不是很多国际大投行也倒闭了么?可见只要是商业,就没有百分百赚钱的事,商业的真谛,在于用自己可控的风险去追逐最大化的利润。”曾楚南说。

“大哥说得好,确实是这样。”左翼说。

“左捌子听懂大哥说的什么意思了?”贾材梓问。

“听懂了呀,大哥在根据他自己的经验在说商业哲学。”左翼说。

“我草,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没听懂了,你们非要逼得我自卑么?不带这样欺负文盲的。”贾材梓说。

曾楚南和左翼相互看了一眼,大笑起来。没想到贾材梓也有自卑的时候。

*************

曾楚南之后又多次去过东力咖啡厅,但刘小荷再也没有给他留过字条。

咖啡厅的服务员说,那个戴口罩的顾客也好久没有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曾楚南有些担心起来,他担心他做的那一系列的事影响到刘小荷,因为那件事死了那么多人也就罢了,如果要是把刘小荷给害了,那可就真的是不可饶恕了。

还好,过了两天,曾楚南又在电视上看到了刘小荷,她是作为三越株社的新闻官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她看起来精神不错,应该是没有什么影响。

刘小荷发布的消息也很有看头,日本某重要政客将到访亚菲,并且将由亚菲的议长哈帝陪同参访三越株社,这对三越株社来说自然是非常荣光的事,当然得大肆宣传一番。

三越株社真不简单,一个以贩独为主要利润来源的社团集团,竟然还能让议长陪同来访的外宾去参观,真是**炸天了。

有外宾来访,马拉的街道卫生当然是重中之重,如果曾楚南有意使坏,让手下人罢工一天,那么马拉街头就会变得臭气冲天,只看他愿不愿意使坏了。

这事他得问问周铎,所以他来到了勇士集团的十八层。

周铎静静听完曾楚南的汇报,沉吟了半响,“还是不要吧,我们毕竟是和政府在合作,如果在有外宾来访的时候有意让公共卫生出问题,影响了国家形象,到时政府会找我们麻烦的。”

“可是桑田区和花蓝区不是一直都是齐名的吗,这次凭什么那个日本的政客要到三越株社去参访?这样一来,他们就把我们花蓝区压下去了,他们显得有多牛逼似的。”曾楚南说。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一方面是因为三越株社现在大多数股份本来就是掌握在日本人手里,不然能起一个日本公司的名字么?”周铎说。

“日本政客这是到三越株社去为他们打气去了,桑田区明明是华人买下来的地盘,却成了日本人的资产,那个陈继志真特么孙子,怎么会让日本人插手他的生意,还有那个狗屁哈帝议长,还陪同那个日本政客去参访,真是给足了面子啊,这一下三越株社风光无限了。”曾楚南说。

“有些事我们是无能为力的,以后你就明白了。”周铎说。

“可是我们可以给他们添乱啊,我让手下人罢工,让马拉臭气冲天,过后再慢慢解释就行了。”曾楚南说。

“算了吧,如果这样做的话,会彻底激怒议长,到时他要是偏向三越株社,那我们也会很麻烦。”周铎说。

“可是他现在已经偏向三越株社了,不然他能陪同那个政客去参访三越株社总部?”曾楚南说。

“哈帝和三越株社本来就有些渊源的,这些年他没有完全偏向三越株社就不错了,就不要招惹他了吧,议长在亚菲的影响力很大,和总统的关系也非常的好,把他惹恼了,那我们也得不到好果子吃。”周铎说。

“那我们就这样算了?”曾楚南有些不甘心。

“只能这样算了,他们风光就让他们风光去吧,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有些事我们是做不到的,就只能忍一下了。”周铎说。

曾楚南心想你这混蛋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一提议长,你就怂了。

“好吧,既然铎叔认为没必要捣乱,那就不捣乱吧,我先去做事了。”曾楚南说。

“你去吧,你为社团作想,我是看得到的,你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周铎说。

“谢谢铎叔。”曾楚南说完走出了周铎的办公室。

刚走出电梯,曾楚南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阿宽的号码。

“宽哥,有事吗?”曾楚南接起电话。

“阿南……我……”电话里是阿宽微弱的声音,只说了三个字,就再也没有声音。

“阿宽,你怎么了?你在哪儿?”曾楚南问。

只是不管他怎么问,电话里都没有了声音。

曾楚南赶紧拿出手机打给了贾材梓,“材梓,你赶紧找一下阿宽,我刚才接到他的电话了,他好像有些不对劲,话没说完说就不出声了,我担心他有事。”

“好,我现在就去找,可是我到哪去找呢?”贾材梓说。

“先从他的住处去找吧,要快,我这现在也赶过去。”曾楚南说。

“好,我现在就过去。”贾材梓说。

曾楚南发动车,飞速向阿宽的住处赶去,自从阿宽升了利字辈之后,社团为他安排了一处更好的住处,曾楚南开了约半小时,终于到了阿宽住的地方。

贾材梓竟然还没有到,曾楚南拍了拍门,没有人应,打阿宽的电话,电话一直在响,但没有人接,曾楚南帖耳听了一下,手机竟然在屋里响。

曾楚南撞开门,看到倒血泊中的阿宽,胸上插着一把匕首。

试了试鼻息,已经断气多时。

曾楚南转身走出屋外,看到刚赶到的贾材梓。

“大哥,路上塞车,阿宽怎么样了?”贾材梓问。

“先上车再说吧,我们先要离开这儿,一分钟也不能耽搁。”曾楚南说。

“到底怎么回事?阿宽他没事吧?”贾材梓说。

“先上车。”曾楚南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迅速发动车驶离了现场。

“阿宽到底怎么了?”坐在副驾驶的贾材梓问。

“他死了。”曾楚南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感觉了自己的心像被尖刀刺了一样的疼。

阿宽是他到了马拉后的第一个朋友,是他见过的最忠厚的人,在他还是底层混混的时候,阿宽一直非常的关照他,所有人的都欺负他是新人,只有阿宽对他百般照顾,借钱给他,给他讲解各种规距,帮他做各种事。

现在阿宽却死了,永不能再活过来。

曾楚南以为自己已经修炼得百毒不侵心如铁石,但是看到阿宽倒在血泊中死去,他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心如刀割。

“死了?怎么可能?怎么死的?”贾材梓问。

“被人杀的,我去的时候已经断气多时,胸口上有一把匕首。”曾楚南说。

“那我们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而是急着离开?也许还有救呢。”贾材梓说。

“伤在致命的位置,而且已经断气多时,不可能救过来了,我们得离开现场,不然我担心警察来了以后会带我们去问话,我不能进警察局,我担心警局有我的案底,我还担心警局有博士的人,所以我不能进去,只能迅速逃离。”曾楚南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是满满的悲伤。

“大哥,是谁杀了阿宽?阿宽那么老实的人,怎么会有人杀他?到底是谁,我们一定要杀了他为阿宽报仇。”贾材梓吼道。

“阿宽是死在家里,门锁没有被破坏过,杀阿宽的人是不是强行闯入,是阿宽开门让他进去的,阿宽的住处也只有社团内部的人知道,所以凶手一定是社团内部的人。”曾楚南说。

“那会是谁?”贾材梓问。

“赫亚吉。”曾楚南说。

“是他?那个洋杂毛?”贾材梓问。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猜是他,卡良已经被周铎除掉了,社团内部敢杀阿宽的人只有高战和焦容容,当然还有周铎,周铎要杀阿宽不用明着动手,他会让他暗地消失,更不会入室刺杀,所以不可能是周铎,焦容容和我姐弟相称,她知道阿宽是我兄弟,她不会去杀她,她本身和阿宽也没有过节,所以他没有必要杀阿宽,剩下的就只有高战,高战不喜欢用热兵器,他最善长用匕首,所以他如果要杀阿宽,肯定不会用匕首,因为用匕首杀人,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他不会那么傻,这样排除下来,最大可能就是赫亚吉那个杂碎。”曾楚南说。

“那我们现在去找他,杀了这狗日的为阿宽哥报仇,阿宽对我们不错,我们一定要替他报仇。”贾材梓说。

“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我们现在不能冲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赫亚吉杀了阿宽之后,肯定会跑到铎叔那里去,然后证明阿宽死的时候他不在现场,在社团里他只怕铎叔,所以他需要在铎叔面前洗清嫌疑。”曾楚南说。

“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当着周铎的面揭穿赫亚吉。”贾材梓说。

“不可,我们现在也要装傻,装着不知道阿宽已经死了,阿宽在周铎眼里是小角色,不值一提,周铎就算知道是赫亚吉杀了阿宽,他也不会为了阿宽而处理赫亚吉,所以我们去告状反而会让我们自己处于被动。”曾楚南说。

“难道就这样看着阿宽死去不管么?咱们在亚菲本来就没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还让人杀了。”贾材梓也是一脸的悲愤。

“我不会让阿宽白死的,只是我们现在需要冷静,这件事才刚刚开始,我们不要让自己的悲伤降低我们的智商。”曾楚南说。

“大哥,我知道你也很难过,你说过,阿宽是你到了亚菲后的第一个朋友。”贾材梓说。

“是的,我非常难过,如果没有阿宽,我也没有今天,这个冰冷的社会像阿宽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不仅仅是把他当朋友,也把他当成了兄弟,我还在想,以后我们回了全州,也把他也带去,没想到他却让人杀了,如果这事真是赫亚吉干的,那阿宽就是为我而死。”曾楚南说。

“赫亚吉是不是逼阿宽什么事,阿宽不同意,所以他就对阿宽痛下杀手?”贾材梓说。

“我猜想是的,这社团里除了焦容容和你,就只有阿宽和我走得最近了,赫亚吉也许是想从阿宽嘴里问到什么,或者是想逼阿宽和他里应外合设计除掉我,但是阿宽没有答应,所以赫亚吉就杀了他。这样一方面可以给我惹麻烦,另一方面也是减弱我的势力。”曾楚南说。

“我这个狗杂碎,我一定要杀了他为阿宽报仇!”贾材梓骂道。

“我也不会让阿宽白死……”

曾楚南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响了,是周铎打来的。

“阿南,刚才我接到电话,说你手下的阿宽被人刺杀了,你过去配合一下警方调查一下吧。”周铎说。

“铎叔,我这两天头疼,这会正在医院治疗呢,医生说至少明天才能出院,要不你让赫亚吉去帮我处理一下吧,我真是起不来了。”曾楚南说。

“这么严重啊,那好吧,赫亚吉就在我身边,我让他去看一下。”周铎说。

“谢谢铎叔了,医院不能打电话,我先挂了啊。”曾楚南说。

“你在哪家医院?严重吗?”周铎问。

“不是很严重,只是头疼,结果还没出来,等结果出来我再向铎叔汇报吧。”曾楚南说。

“行,那你好好休息,这边的事我会安排人帮你处理。”周铎说。

挂了电话,曾楚南的脸色更冷了:“不出所料,赫亚吉现在就在周铎的身边,这个王八蛋,他自以为聪明,其实却是一个草包,老子绝对饶不了他!”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贾材梓问。

“先去医院吧,我得住院,不然周铎让我去配合警方调查。”曾楚南说。

“可是警察如果要你配合调查,那也会到医院来找你啊。”贾材梓说。

“到医院来总比我去警局的强,警察也只是走走过场,一个社团的小头目死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真的认真去查案,这事周铎会很快摆平,我明天出院,也许事情就已经摆平了,所有的人都很快会忘了阿宽的死,除了我们俩。”曾楚南说。

确实,在马拉这样的城市,一个来自华夏的小混混的命算什么,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