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龙凤呈祥,绝世狂仙 > 134 肝肠寸断-两世的委屈!

龙凤呈祥,绝世狂仙 134 肝肠寸断-两世的委屈!

作者:漂泊的天使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8:53

章节名:134 肝肠寸断-两世的委屈!

“别想那么多!”秦羿伸手,拦腰凌空抱起身体轻飘飘的她,往锦年小筑的方向走去:“我带你过去,仇是一定要报的,也得等到你有力气才行,好好休息。”

“休息,休息,我哪里还睡的着。”余锦年再度崩溃,汹涌而出的泪水,沾湿了他胸前的道袍。她疯了似的在他怀中,用拳头狠命地捶打他:“你这个傻瓜,还老说我蠢,说我笨,哪里还能找个比你更蠢,更笨,更傻的来,天下的女人又不是死绝了。比我好的,长的漂亮的,温柔的,懂事的,有才的,多情的一大把,你何必呢,你是不是就是喜欢看我内疚的模样,才使劲欺负我?”

秦羿干脆站着不动,任她疯狂地发泄,捶打。

他宁愿看她如此疯狂的模样,也不想看到她死气沉沉,跪在墓碑前几天几夜一句话都没有,那自责道恨不得随着家人,一起离去的绝望模样。

他十分忧心,要不是有仇恨的意念支撑她,她也许已经跟随家人去了,连他也不要了。这个看似没心没肺,又倔强的小混蛋,其实一旦认真比谁都更在乎情谊,在乎家人,她同他的性子,真真是像极了,他已不知这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

垂眸,眼瞅着哭的难看的要命的她,深觉无力,更多的是无奈。

只能俯身,把唇凑在她耳边,低低地温柔道:“小傻瓜,别人都不是你,我们都是傻瓜你也没说错,而我这个大傻瓜没了你这个小傻瓜,被你不负责任的抛弃,就算那天得了火灵珠也无济于事。小甜甜好歹还有你的器灵作伴,可以成双成对,我有谁来陪?”

余锦年慌了神,几乎是本能的条件反射,立刻伸手去堵他的唇:“不许说了,不许说了,听到没有。”

他头一偏,挪开,淡淡的怒意涌上心头,狠瞪了她一记:“我要说,别忘记你自己说的,我们已经定了亲,你要对我负责的。你要是不想活了,一点都不负责任地走了,扔下我孤苦伶仃的,一天天数日子过活,那我真不如陪你一起去了。

我保证在黄泉路上不喝孟婆汤,下一辈投胎,我也要找到你,说不好我们走了鸿运,运气比这一世好许多,身体都好好的。我们再也不做修士,就做一对凡俗间的普通夫妻就够了,你说好不好?”说到最后,他的语气缓和,甚至十分的温柔。

余锦年红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秦羿的眼睛,一个人的眼睛是最不容易说谎的,而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坦然。她更知道他这样心气高傲的人,从不屑于说谎,即便曾经骗过她,后来都主动坦白了,也就是说他的非常认真的,用他的方式在表明他的态度。

她真的值得他这样,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不悔深情么?

她以前一直对他不好,几乎没几次好言好语过,以为他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最后得到的答案,的确是他对她有目的,但是那样的答案她自己都觉得心酸。

如果是她早早得知,有个同样的异类存活人间,她也会像他一样,飞蛾扑火般的想法设法去靠近,哪怕被人嫌弃,也绝对不会轻易回头,哪怕是死皮赖脸也要缠上对方。

她还能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

任何的言语在这时,都是苍白无力的,回报不了他的深情。

反正,她向来说不过他,他一眨眼就都能找出这么多,让她死不成的理由来。她不否认,她确实有过想抛弃一切,不想再醒来,不再这么累的想法。但是这人让她觉得抛下他,简直是十恶不赦的大混账,大恶人,连老天都看不过去。

她这辈子啊,恐怕都逃不出他的魔掌了!

她把头埋进他怀中,痛哭,嚎啕大哭,泪水肆无忌惮不要钱地拼命流。

她哭的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想要凭借他坚强的怀抱,把她两世积攒的委屈全都哭干,哭尽。

而秦羿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抚着她的背,帮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下去的她顺气。

最后她红肿的眼眸,对上他淡淡含笑的眉眼,有些丢脸地吼出声:“秦少天,你是不是就是想让我栽在你这里,再也爬不出去,你才甘心,你才满意?”

秦羿的唇角忽然咧开,再次绽放了个明媚灿烂至极的笑笑容,同余锦年四目相对:“彼此,我不也栽在你手里爬不出去,好了,小年儿别想太多,乖乖睡会儿。”

“不能睡!”余还是觉得不对劲,抹抹泪水:“小心从没离开我怎么这么久,不对劲,你说她是不是也出事了,是不是她给你们传的消息,你们才赶回来的,我记得她说过,那种传音方法在外头是不能随便用的,很危险的,她毕竟只是天心镯的器灵,不是无所不能的。”

说到最后,她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直觉:“小心一定出事了,你和狼王狼后,都在瞒着我?”

站在他们身边,一直没出声的狼王夫妻,感到不妙,对视一眼。

他们还指望主人再睡一觉,等醒来那小心能恢复的好点,看来瞒不过去了。

秦羿的脚步瞬间沉重了许多,他是另一只天心镯的主人,清醒后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那边的状况,小心的情况一点都不好,虽然不至于没了,却是非常不妙,小笨蛋都成了这副模样,还能再接受打击么?

余锦年发现三人的神色不对劲,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从秦羿怀中挣扎着要下去:“你们别骗我,别找借口,我最恨被人欺骗,我要听实话,否则我再不理你。”

秦羿苦恼,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如实回道:“她在我的天心镯里,我这就带你过去。”她要是真笨点该多好?

……

自从初到太玄门不久,因缺乏灵石,她收了玉瓶赚了一笔灵石之后投放进天心镯,余锦年从小心嘴里得知,有另外一只天心镯的存在,而那只天心镯中,最诱人的是一座比锦年小筑还大百倍的,极品灵石做成的美丽仙府。

她当时就心痒痒的不行,还曾经丢人的流过口水,眼馋的要命。恨不得能把仙府据为己有,过过有钱人的瘾。为此她还不负责任地,无耻地诅咒过那只天心镯的主人,最好短命地挂了。

她真是长了只讨人嫌的烂乌鸦嘴,小心那小家伙,也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这座仙府。而今,它就实实在在的伫立在她面前,只要她愿意,现在一点都不难,亲手都能触摸到。

它宏大,雄伟,散发着莹莹的光泽,极品灵石的颜色搭配的非常好,一点也不俗气。上面有各种远古的图腾,图案,充满了神秘的气息,让人只想去顶礼膜拜。

整个建筑群四周,古木参天,绿树成荫,在蓝天的映衬之下,是那么的美,超凡脱俗的美,不容于世的美,绝对不能大白于天下,只能被藏匿起来的美。

可惜,她的心思全然不在上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匆匆瞥了一眼仙府的外表,焦急地对秦羿道:“快带我进去。”

“好。”秦羿揽着她,先进了仙府,再穿过一条一条回廊,进了其中的一间房里。

余锦年一路走过,瞧见无数极品灵石筑起的墙壁,上面各种美丽的图案,她都直接忽略无视了。一眼看到房间里,有个金发小背影,趴在一张小床边,身子一僵,差点误以为是小心。

不过那小背影身上,穿的不小短裙,是身白色的小道袍……

他,该就是小心嘴里经常念叨的小天?

“主人。”小天发现动静,很快回头朝秦羿道。

秦羿只来得及点点头,余锦年就没那么淡定了,直接朝那张小床扑了过去,望着小床上放着的一个大玉盘,金色的血液里头,躺着透明到几乎已经不存在的小心。

情不自禁,再度潸然泪下!

这个前后加起来,陪了她十一年的小家伙,那双可爱的小翅膀早没了。

她双腿发软,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深觉自己的罪孽,真的又增加了一重一重,她是个彻彻底底的祸害,凡是她在乎的人都得倒霉。

秦羿早站在她身后把她一把扶起,拥在怀里,别担心:“有青龙血液温养,她总是会恢复的。”

他扶余锦年上前,让她伸手过去,触摸玉盘……

小天立刻飞身挡住,像护犊子似的护着玉盘。

它的尖叫声,在寂静的房间突兀的响起:“不要,你这坏女人不许碰玉盘,心心要不是为了救你,怎么会差一点点就消失了,要是没青龙神兽的血液,她现在早没了,你这个坏女人,差一点就让我的心心没了,我不想见到你,你讨厌死了。”

余锦年的难过不比小天少,小心陪了她十一年了,虽然她有时候会揍小家伙的屁股,但那都是被她气的,大部分时候她还是很依恋小心的。

虽然她看起来不过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她的年纪其实一点也不小,从孕育出第一缕灵识开始,到最后的有了思想,有了肉身,到后来已经能逐渐沾染人间烟火,她的年纪已经不下几万岁,她阅历匪浅,见识广博。

有很多时候,小心反而是她的导师,给她指引正确的方向。要不是这小家伙醍醐灌顶般的点醒,她至今也许和他还处在原地,或许真的会渐行渐远,再也没了交集,虽然小心不过是器灵,但是它在她心中的地位一点都不低,她更希望她好好的,快快乐乐的。只要她清醒过来,以后她爱捉弄元宝,爱同狼王打闹都由她。

她也不甘示弱,失去理智,难过地朝小天吼了起来:“她是我的器灵,是我的,我要带走她,想法子救她,让她早点醒来,你给我让开,谁都不能拦住我。”

“不让,心心跟着你只会倒大霉!”小天愤怒地瞪着她,回击道。

这话,一下子戳中了余锦年的伤痛,她情绪几近崩溃:“你以为我愿意,你以为我愿意每个人都随着我倒霉,把她给我,我再说最后一遍。”

“不给,反正不管是不是你的错,我就是不让她跟你走。”小天朝余锦年不甘示弱的地吼道,说着还护着玉盘,生怕余锦年抢走。

秦羿瞧着两人箭弩拔张,闹的不可开交,轻斥道:“小甜甜,放手,她不是我们这边的器灵,只有在那边才能恢复的更快!”

小天怔住,一下子蔫了,又遭受了打击,身后的翅膀不停地颤抖着。

小脑袋也不停转动思考,好像的确是这样,他是太心急了,太想让小心恢复,居然把这重要的事也忘记了,他真该死。

除非两只天心镯合二为一,那就在那边都没问题了。可是,这小女人自己的精神都这么差,心心还躺着不动,怎么合二为一嘛,条件根本不成熟,根本没法实现。

还有,这才多久,小女人就瘦个跟鬼一样,一点都没过去好看,还要主人扶着才能站的稳,那有力气照顾心心,别到时候主人又怪罪他,让她也再倒下了。

他提了口气,飞到秦羿肩头,揪着他的道袍委屈地吸吸鼻子,泪也落在了他的肩膀:“主人,那我也要去那边照顾心心,你不许反对,否则我会难过死的,主人不能太偏心,只向着那小女人,绝对不能。”

秦羿向来有洁癖,但是今日他的道袍上,不止落了小天的泪水,现在胸前濡湿的痕迹都未干,那是余锦年留下的泪痕。

这两人,一人是他的挚爱,一人是他的器灵,陪了他近二十二年。

都是他最亲近的,他望着了小天,最后目光又落在余锦年头顶!

如今他和她天心镯的秘密,对他和她而言造已经不是秘密,至于小甜甜自然可以多点活动的空间,摸摸小天的翅膀,微微一笑:“没问题,我们都过去。”

这样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还能小年儿和这小家伙不吵架,那能不同意?事实上秦羿太过乐观,他还不知余锦年同小天这一人一器灵,因小心的事闹的很僵,很长时间谁看谁都不顺眼,谁对谁都没好脸色。

两人外加两只器灵,由余锦年亲手捧着玉盘,秦羿搀扶着她,而小天坐他的肩头,重回了那边的天心镯。

一进锦年小筑,余锦年就把秦羿赶出她的卧室,关上了门。

没日没夜地同小天守护着小心,想办法让小心早点恢复。能用的方法都用尽了,无奈任何丹药都无法喂进小心嘴里,连朱果都没用,想把体内的灵力传送到小心身上,碰触不到差点化为虚无的她,那差点就消散于无形的身体,只能靠青龙的神兽血液温养。

庆幸的是,小心还维持原状,每天一以及其缓慢的速度在逐渐好转,总算没有离开她。她会等,无论小心需要多久恢复,她都会等她再次醒来,她不要别的新器灵出现,她是个恋旧的人,死心眼一个,只喜欢原来的。

这一切的一切的灾难,所有的无奈,残忍的结果,都是由于那凶手带给她的,她期盼着能早日出去,早日报仇雪恨,每天还要抽时间关注天心镯外头的情况,看了无数次,失望了无数次。

时间在悄然溜走,按道理事态该逐步平息,外头守护的没了希望的修士该散了。

只是神兽的魅力吸引力,诱惑力着实太过强大,外头的修士数量不减反增,得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看样子他们是得不到青龙誓不罢休了,余锦年要复仇的计划,只能被迫搁浅。

又是七日过去,小心仍然沉睡,她同小天的关系却是一点都没好转,最头痛最为难的是秦羿。他的耐性用尽,强行破门而入,就瞧见这两人又在斗嘴,往常小甜甜这样对小年儿,第一个他都不放过。

但是,这次小甜甜生怕小心消失,深受打击,精神紧张,情绪失常,有个风吹草动都是如临大敌,惊慌失措。小甜甜陪了他多年,陪他度过无数的慢慢寒夜,这样无措担忧,恐惧的模样,他也是首次见到。

斥责的话到了唇边,最终于心不忍,还是咽了回去。

两人这样互相置气,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只好扶起余锦年:“让小甜甜守着吧,你陪我在天心镯里走走。”

小天本来就巴不得余锦年走远点,奈何她就是哪儿都不去,杵在这儿要多讨人嫌有多讨人嫌。鼻孔朝天,冷哼:“主人赶紧带她离开,给我们挪地方,我还有话要对心心说,那是我们的秘密,你们谁都别想偷听。”

这次,余锦年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她根本没心情同小天计较,木木地被秦羿牵着手走了出去。两人出了房间,站在阳光下,站在繁花似锦的庭院里,站她曾经和小心经常玩闹的庭院里,神色萎靡,一切的美景在她眼里都失去了色彩。

真不知那小家伙,何时才会醒来?她早已习惯小心的存在,耳边少了那时不时开口,叽叽喳喳的声音,总感觉心头缺了一块,像是破了个洞的漏风,凉的刺骨!

秦羿不愿意瞧见她失落自责的模样,想让她转移视线,笑道:“小年儿,你可知我喊你出来,是为何?”

余锦年抬头望着他,这些日子没功夫管他,他看起来比那天醒来时,只是稍微好了些,她扔他一人在外头,估计没少在天心镯里逛,淡淡道:“那还用猜,你肯定想知道我房间的摆设,还有这些建筑物,为什么会这么奇怪,还是偷偷去了我的武器库,发现好玩的新东西?”

“都有,我在等着你来解惑!”他眸色坚定,极为坦诚,不否认他对关于她的这一切都很好奇。

“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你整理下,你瞧你现在的模样,是我见过最难看的一次,真是不讨喜,除了我谁会要你?”这话说的,又找回了以往逗弄她的姿态。

也让两人之间的气氛,稍稍活跃了点。

他靠近她,大手伸到她的头顶,用五指帮她梳理那乱成一团,被糟蹋的不像样的秀发。可惜他从来没帮人做过这种事,余锦年又为救小心,想不出办法就会挠头折腾头发,多日下来早都乱了一团,哪里容易用手指捋顺,他再小心还是扯疼了余锦年的头皮。

余锦年捂住头,不让他动,更是不满地瞪着他:“疼死了,你嫌弃我难看,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

这才多久,难道得到手了,就不值钱了,这是走到哪儿都适合的真理?

她好歹还算个美人,怎么就不讨喜了?

卧室被小天小心占领了,还不准她进去,也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不能任凭他说什么是什么,随便诬陷人。凝神静气默念心法,召唤了不少肉眼瞧不见的小水珠,慢慢在空中聚集了一面微蓝的,大约四五十公分大小的水镜悬停在哪儿,往里面瞅去。

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

她才明白,无知啊,有时候真是种天大的福气!

水镜中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头上多了只鸡窝,瘦了一大圈的女人,连眼袋都出来了,眼泡还是肿着的,嘴唇发干发白,瘦的下巴尖尖的女人,果真是她?

难得他有洁癖,居然一点也不嫌弃她!

她从来没觉得瘦了就是美的,但是这些年来,这身体同上一世长的一模一样,就是胖不起来。幸好,有些地方发育的还不错,否则真成芦柴棒了,她自己都不喜欢。

他没说错,她以往也经受过各种各样的打击,但是还从来没有这次这么狼狈,最近的事情真的太让人悲伤,绝望,那有心思整理仪容?

脸蛋儿莫名发热,丢人丢成了这样,绝对不是她愿意的。

视线挪到他身上,相比之下他除了因寒毒启动脸色还有点差,没恢复完好之外,一时敛起平日那狂放张扬的姿态,仍穿着那骚包的蓝衣道袍。阳光在他面容镀上一层金色,可以说映衬的他清俊高雅,身如玉树,这对比也太明显了。

脑海里忽然蹦出一句,女为悦己者容!

而她也是有一颗女儿心的,越想越不对,浑身不自在,两手捂着脸,转身拔腿就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