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宠妻上天,萌妃要翻墙 > 092 恶整美人

宠妻上天,萌妃要翻墙 092 恶整美人

作者:妖娆媚妖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8:55

章节名:092 恶整美人

太子殿下回宫,她们精心打扮等候着临幸,不想两天了还是没有动静。今天听说殿下带了名女子进宫,整个后宫的美女们都震惊了,心中无比担心地位不保,于是纷纷想要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与太子殿下制造偶遇。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壮观的集体偶遇……

可真是为难了这群美女们,一边要在太子殿下的面前表现得妖娆可人,一边又要忍住用眼神将司徒宝宝杀死的冲动,她们的目光在夏行川与司徒宝宝之间来回流转,其中的一名粉裙女子深吸了口气款款上前,“参见太子殿下。”

夏行川负手而立,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嗯。”

粉裙女子盈盈一笑,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司徒宝宝的方向。

眼前的这名女子长相还算中上之姿,白皙的皮肤透着可爱的粉红,特别是那对眼睛,就好像琉璃一般玩转着流光。粉裙女子立刻将目光缓缓下移,落在司徒宝宝那小巧的胸前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几分深意的笑容。

不想,司徒宝宝突然双手环胸,一下子跳到了夏行川的身后歉意的笑道,“姐姐,别这样,我喜欢的是男人。”

姐姐?!噗嗤……身后的数名美女们没有忍住,这个姑娘可真大胆,居然敢讽刺梅美人年纪大了。

果真,粉裙女子的脸一阵红一阵青,这个该死的贱婢,存心让她在太子殿下面前出糗是吗?!想到这,梅美人立刻挺了挺丰满的胸膛,“妹妹可要多吃一些,方才姐姐还以为太子殿下带了位小书童在身边呢。”

“……”司徒宝宝终于明白方才她那别具深意的笑容,原来……是看不起她的小包子吗?!

带着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老夏,你们宫中没有银子请御医吗?”

老夏?!正要出声呵斥她们的夏行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额……御医自然是有的。”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姐姐的眼睛有疾你也该给治治才行。”

什么?!她……她居然对太子殿下如此无礼,还说自己眼睛有疾?!梅美人的脸上立刻浮起一丝羞恼,她委屈万分的一跺脚,“殿下,您看啊……”

撒娇似的凑了过来,有意无意的用自己的丰满蹭着夏行川的手臂。

然而,男子却是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语气中带着几分冰冷,“她说的对,明日便让御医给你看看。”

“……”一旁的美女们低下头来忍住自己幸灾乐祸的笑,只是她们心中更多的是不安,这名女子居然能让太子殿下对一向得宠的梅美人如此冷淡,难道说,她是殿下的新宠?

梅美人的眼中立刻有泪花闪烁,该死的贱婢,居然让她在众人面前这般丢脸!

女子之间的争风吃醋真是无趣,夏行川从她们的身上收回目光,“宝宝,我们进去吧。”

美女们面面相窥,正要跟上,不想前方的夏行川回过头来,他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警告,她们瞬时心中一惊,没有人敢去碰这个灰。

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美女们立刻围到了梅美人的身边。“梅姐姐,那个贱婢真是好大的胆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迷惑了殿下,我们可不能这么算了啊!”

“哼,还用你们说?殿下肯定是图一时新鲜,那种身子都没长全的小丫头片子,拿什么跟我斗?!”梅美人的眼中划过一抹精光,嘴角微微扬起得意的弧度。

夏行川看着前方有些闷闷不乐的小女子,心中有些紧张,她是不是生气了?

该死,都不知道那些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夏行川跟了上去,几番犹豫之后,“宝宝……”

然而,前方的女子突然回过头来,睁着大眼睛看着那一脸茫然的男子,嘴里还叼着一条鱿鱼干,她顺手掰了半条递了过去,“你也要?”

“……不,不用。”

司徒宝宝吧唧着嘴,这回轮到夏行川有些闷闷不乐,他觉得起码经过方才的事情,她应该要有些在意才是。可是如今……他有些不情愿的发现,自己在她的心中好像毫无地位一般。

夏行川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所震慑住,他何时这般在意自己是否在她的心中留有一席之地?是因为她的特别,还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或者,是自己疯了?

“你好像很习惯方才的场面?”夏行川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

电视剧?!夏行川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莫非麟王府里的女人也是这般?”

司徒宝宝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她安静的看着夏行川,露出了一个孩子,你很傻很天真的眼神。“麟王府里除了丫鬟,只有我一个雌性!”

“……”虽然他早就听闻麟王不好女色,可是男子凡事都会有个侍妾同房什么的,“堂堂麟王,府中不可能没有侍妾,兴许是在你出现之后,被他送走了吧。”

司徒宝宝却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夏行川心中一喜,若是能让她因此离开麟王……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什么?!

只见司徒宝宝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以前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以美人王爷这样的美色,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府中没有侍妾,难道他喜欢男宠?!难道是老楚?!”

司徒宝宝竟是自言自语起来,夏行川顿时有些气馁,看来自己确实不够了解她,还以为碰上这样的问题,司徒宝宝一定会上演一出争风吃醋的戏码。

显然,夏行川不知道的是,司徒宝宝的心中对于纳兰天麟有一种别样的信任感,从前的吃醋不过是因为不喜欢别的女子看她的美人那种色迷迷的眼神,而美人若说没有,那么她相信一定是没有。

“对了!”司徒宝宝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小拳头一拍小掌,“说好的美男呢?!”

“……”俊美的男子无奈的笑了笑,便领着那迫不及待的小女子进了宫殿。

金碧辉煌的乐场上,遵从命令等候着的乐师们排成了几排,他们一身月牙色的宫衣,墨色的长发整齐划一,司徒宝宝的眼睛不由得亮了,在月光的照射下,他们的身后仿佛绽放着朦胧的光芒,一张张清秀的俊脸带着恭敬的笑意,每个人的手中都有着不同的乐器。

司徒宝宝一直觉得,玩音乐的男子特别有气质,如今一看更是如此!看那修长的手指!看那优雅的气质!看那对音乐执着的眼神!

身旁的小女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竟是露出了痴迷的表情,夏行川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看自己的时候都不曾流露出这样的表情,而这些乐师……

“都回去吧!”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丝淡淡的怒意,乐师们对视了一眼,不是殿下让他们集中在这里的吗?正要起身,殿下身边的女子却是跳了出来,“等等,再让我看看!”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想想以前在百花楼里,那些男倌也比不上这样的阵容。

若乐师们知道此刻司徒宝宝正拿他们和男倌比较,真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那个……麟王知道你有这喜好吗?”那个男子,夏行川不觉得他会有那么广阔的胸襟,甚至,自己都开始怀疑为什么要把司徒宝宝带到这里来。简直……就是在找自己的不痛快。

“知道啊。”司徒宝宝正在乐师之中寻找着最好看的那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看了那么久美人王爷倾城的容貌,偶尔换换这种清粥小菜,觉得也是不错的。

“那他怎么说?”

司徒宝宝表情一僵,“好像,以前有谈论过这个话题,只是那时候美人王爷说什么了来着?”她疑惑的挠了挠头,竟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一阵阴风拂过,乐师之中竟是多出了一道影子。

“哦?若是麟王知道我把你带来的话,那我可就危险了。”夏行川的语气一变,竟是带着几分玩味。

“不会不会,你不说我不说,美人是不会知道的。”司徒宝宝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的逼近。

“万一知道了呢?”

“放心,我会罩着你的!”

司徒宝宝一拍胸脯,突然伸出手去指着其中一名乐师,“你,对,就是你,出来!”

一名身材纤细的乐师缓缓站了起来,他的手中还抱着一把琵琶。

他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一边的留海修饰着柔美的脸颊,犹抱琵琶半遮面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司徒宝宝蹦的走了过去,竟是拉着他到另一旁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她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本小本子,盯着那乐师的脸眼中晶亮。

“……雪树。”乐师似乎没有被一名女子这么盯着过,他的动作有些僵硬。

“雪树?好名字啊!那个身高多少?三围呢?还有体重!对了,你喜欢吃什么呢?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哎呦不要这么紧张吗,我只是随意做个调查而已。”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司徒宝宝高涨的情绪。

乐师的表情有些惨白,司徒宝宝不由得皱了眉头,难道是自己吓着他了?

“咳咳……别怕,其实我不是什么坏人。”

“宝宝,他怕的不是你。”一旁的夏行川不知何时已经悠闲的坐了下来,缓缓的饮了一口茶。

司徒宝宝顿时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月光下那颀长的影子竟是幽幽的来到她的面前,那乐师忽的一声便站了起来,惊掉了身后的板凳。

糟糕,有杀气!

小小的人儿弱弱的抬起头来,果真看见了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俊美男子。

“……美人,这么巧啊?你也是来听曲子的吗?”糟糕,她的心好虚……

“听曲子需要打听身高体重吗?”纳兰天麟的笑容越发的深刻,就那么俯瞰着蹲在地上的小女子。

“当,当然了。乐师的身高体重可是关乎着曲子的风格啊!”不行,只能瞎掰了。

“那和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有何关系?”

“……其实,我只是看他长得一表人才,想要给他介绍我单身的小表妹而已。”司徒宝宝嘿嘿的笑着,求助的看向一旁的夏行川。

哪知道,对方居然笑着来了一句,“宝宝,你说过要罩着我的。”

“……”别,她现在可是自身难保,就当她不讲义气好不好?

不等司徒宝宝说些什么,纳兰天麟突然俯下身子,将这瘦小的人儿一把扛了起来丢在了肩膀上,夏行川眼中一动,闪身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麟王殿下如此,是否太没有风度了?”

“本王自然没有太子殿下这般有风度。”

夏行川仿佛中了一箭,他干干的笑了笑,“宝宝有自己的权利,爱看什么样的美男就看什么样的。”

“她只需要看本王一人便够了。”

好霸道的男子!“不知麟王打算带宝宝去哪里?夜色已深,孤男寡女是否不太妥当?”夏行川不肯退让。

“哦?太子也知道不妥当,那为何把她带来这里?”

“难道麟王就不为她的声誉考虑一下?”

“本王向来不把声誉放在眼里。”

“……”

喂喂喂,她当事人都没有考虑这么多,这两人在瞎操心什么呢。

“那个……”司徒宝宝刚一开口,纳兰天麟突然伸出手去重重的一拍她的小屁屁,“哼。”

“你!”夏行川面上一怒,正打算出手解救毫无招架之力的司徒宝宝,不想纳兰天麟已然化成了一道清风消失在原地。

他怎么能在自己的面前做出那么亲密的举动?!夏行川的心中竟是浮现出一丝自己不愿意相信的可能性,难道……

耳边寒风呼啸,司徒宝宝分明能感受到自己身下的男子传来的阵阵怒意。

“美人,其实我只是看看……”

“美人,我想拉肚子……”

“美人,其实我还是觉得你最漂亮……”

糟糕了,美人不理她?

只听砰地一声,纳兰天麟重重的甩开屋门,一把便将司徒宝宝放在了床榻上,他的脸色阴沉,盯得她默默的咽了下口水。

“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

“……额,说什么。”

该死,她居然忘记了自己和她说过的话!纳兰天麟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炸了,天知道当他看见她毫无形象的打量那些乐师的时候,自己有多么想要将她就地正法以儆效尤,结果夏国太子的那些话,她的回答更是令人恨不得狠狠的将她按倒在地用行动帮她回忆起来。

美人王爷的表情真是精彩……司徒宝宝很不正经的想着,可是脸上还要故作镇静,“好嘛……以后我就不看了。”不光明正大的看。

“……真的?”纳兰天麟的眼神带着几分怀疑。

“我以人格担保,真的!”其实她真的没什么人格,所以别当真。

眼前这张小脸天真的笑着,纳兰天麟心中的怒气顿时消下了不少,唯独她,让他这般不忍心严肃的责备。脑海中突然想起楚云曦的话,是自己对她不够好……

纳兰天麟伸出手去,在司徒宝宝诧异的目光中轻轻抚了抚她头顶的发丝,“睡吧。”

喵呜?!就这么结束了?她还默默的准备了一套说辞企图为自己开脱,美人居然这么轻易的相信了她?别这样,她会有负罪感的。

纳兰天麟缓缓转身,他的动作奇慢,心想着她会不会出声挽留自己,不想司徒宝宝真的开了口,“那个……”

“嗯?!”迅速转过身来,而司徒宝宝已然躺在床榻上用被子蜷成了一团,“麻烦把门带上。”

“……”

而另一头。

“殿下,王上已经送信去云国了。”侍卫恭敬来报。

“嗯。”夏行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高深的笑容,他与父王商量过了信里的内容,言辞之间大方有度,表面上看是说麟王来夏国做客,他们打算让其多留几日一尽地主之谊。其实是想告诉云国皇,麟王在他们夏国手上,什么时候回去还是个未知数。

“殿下,云国已经回信了。”

夏行川眉头一皱,“这么快?!”

只见一封信函出现在侍卫的手中,他小心翼翼的递了上去,夏行川拆开一看,许久之后难以置信的笑了笑。

“不愧是麟王。”

“殿下?”侍卫有些疑惑,这信是王上让他交给殿下过目的,只是不知道信里是什么内容。

想必,在他入住皇宫之前便已经命人送信回云国,就是为了避免夏国趁他不知情的时候以他为人质威胁云国,因此云国皇才会命人送了这么一封信函过来。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云国麟王是秘密出使夏国,因此嫌少人知,为的就是两国邦交。如此一来就是告诉夏国,麟王是以使臣的身份入住夏国皇宫的,若是有个什么闪失……

罢了,趁此机会,就让他多看看,这个麟王究竟还有什么样的能耐。

“殿下,国师回宫了。”

侍卫的一句话,让陷入沉思的夏行川面上一惊。

……

次日午时。

司徒宝宝百无聊赖的坐在栏杆上晃着腿,“老黑,美人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啊?”

“就快了。”黑鹰的面上始终带着笑意。

“前一百三十次你都说快了。”司徒宝宝不由得黑了脸。

“这一百三十次只是半刻钟的时间。”黑鹰面不改色。

“……”司徒宝宝眯着眼睛,看着今日表现有些古怪的黑衣男子,“那个,老黑,刚才我就想问你了,为什么站得那么远?”

只见黑鹰与司徒宝宝之间,隔着三米的距离。

“为了看得更远一些。”难道他还敢说,是担心离司徒宝宝太近,会有危险吗?

至于为什么会有危险,想到棒槌,想到双头犬,就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因为那个……因为一些自己想象不到的事情。

“那你怎么不上屋顶?”

“为了保护宝宝啊。”他可以说,其实他也想上屋顶的,可是王爷吩咐要近身保护。

黑鹰的目光不着痕迹的飘向某个方向,“真的不用理会他吗?”

司徒宝宝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嗯。”

角落里,夏行枫抿了抿嘴,默默的缩回了头。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来做什么的,昨夜,他不断的抚着自己的额头,想起司徒宝宝那冷淡的表情,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

要不,郑重的跟她道个歉?可是,就算是他,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如今那头龙虎已经物归原主,夏行枫那一颗不安的心竟是得到了平静。虽然,他还需要重新去准备送给父王的贺礼。

而另一头。

“琴姐姐,这是去哪儿啊?”拐角处出现了一名宫女。

“为司徒小姐送甜汤。”大宫女素琴微微笑着,那名小宫女立刻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位姑娘究竟是何许人,太子殿下居然让琴姐姐伺候着?”

然而,大宫女并没有回答她,在宫中多年的经验告诉她,眼观鼻鼻观心,不要说太多无谓的话。

“要不,翠儿帮琴姐姐拿着吧?”那名宫女作势就伸出手去端起那盅甜汤,不想素琴立刻侧过了身子,“不必了,你还是快去伺候梅美人吧。”

“那好吧,翠儿就先回去了。”小宫女转身之际,默默的擦去了指甲上的汤汁,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事情办妥了吗?”美丽的女子悠闲的看着自己刚刚涂上丹蔻的素手。

“已经办妥了。”宫女恭敬的福了福神。

梅美人幽幽的笑了笑,“好。”她只要打扮好了在这里等着,坐看那贱婢出糗,到时候就说是那个贱婢太过嚣张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才有了这样的报应,谁也不知道是她做的。

……

“宝宝,吃甜汤吧。”黑鹰端来那碗甜汤,而司徒宝宝却是叹了口气,“美人怎么还不回来。”

“……就快了。”

这小女子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起身便朝着屋里走去。

“宝宝,你的甜汤。”

“不吃!”

她不是一直都期待着米虫般的日子吗?司徒宝宝突然觉得,自己从前的理想实在是太过肤浅了,米虫的日子虽好,可是久而久之自己就会变成发霉的米虫。她的手中默默的出现一根银针,如今一看,司徒宝宝发现自己的动作也变得生疏了起来。

想必那些每个月苦苦等候着月医的百姓们,得把她骂惨了吧?

现在的司徒宝宝都不敢去想象教授的脸,好吧,她承认自己就是一个见色忘义的人。砰地一声倒在床榻上,司徒宝宝心中越发的烦躁起来,突然一个跃身坐起,终于忍不住大吼了起来,“咋地,大姨妈也有不靠谱的时候,我就不能半年来一次吗?!”

大不了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她把十个人增加到六十个人,让这段日子的空白都补上不就好了。

“啊”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尖叫,司徒宝宝疑惑的走了出去,只见黑鹰一脸阴沉的看着倒在地上抽搐不已小宫女。

“老黑,你你你……”

黑鹰瞬时抬起了双手,“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

“是不是你看上人家小姑娘,对方宁死不从,你就用强的了?!”司徒宝宝一脸的气愤,而黑鹰一急,“我黑鹰还需要对女子用强的?!我不过是给了她一碗甜汤,所以……”

等等,甜汤?!

两人的表情齐齐一变,司徒宝宝立刻靠了过去检查了一下那名抽搐的宫女,“食物中毒。”

“中毒?!不,不可能的。”闻声赶来的素琴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那份甜汤里面有毒,岂不是……

“奴婢这就去传御医。”

“不必,这点小毒还难不倒我。”司徒宝宝轻轻一笑,她的手中立刻出现了几根银针,麻利的在宫女身上的穴位上扎了几针,那名宫女突然睁大了眼睛坐起身来,开始剧烈的呕吐着,不一会儿,她惨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黑鹰不由得惊讶了表情,“宝宝,没想到你还有这能耐。”

司徒宝宝轻轻拍着那宫女的后背,“别怕,我顺便帮你把便秘也给治了。”

“……”

“奴婢这就去禀告太子殿下。”素琴回过神来,不想司徒宝宝却是抓住了她的袖子,“不一定是汤水里有毒,可能是这汤的食材过期了才会如此。”

是……这样吗?

素琴有些狐疑,她开始揣摩着司徒宝宝的话,难道说,司徒小姐不希望将此事闹大?几番思量之后,“奴婢这就去膳房严加督促,让他们重新检查食材。”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黑鹰收敛了表情,“宝宝,你就这么放过那下毒之人?”

他回过头去,就看见司徒宝宝的脸上泛着奸诈的笑容,“呵呵,你说可能吗?”

“……”黑鹰的身子不由得一抖。

司徒宝宝的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居然有人要下毒害她?好,很好。在她的面前班门弄斧,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重。她可不想就这么让夏行川处罚了那个人,她要好好的玩,狠狠的玩,才对得起对方的一番心意。

“老黑,这事就交给你了!”

黑鹰心中一个激动,每次司徒宝宝露出这样的笑容,那就一定有人要遭殃了。只要遭殃的那个人不是自己,那么黑鹰觉得还是挺激动人心的。

小宫女焦急的在宫外守着,怎么还没有动静?难道说那司徒小姐没有吃甜汤?这可怎么办,若是让梅美人知道了,一定会责罚自己的!

这时,素琴一脸慌张的从宫里走了出来,小宫女面上一喜,这么匆忙,一定是出事了!

她立刻提起了裙摆赶了回去,迫不及待的一把推开宫门,“美人,美人,事成了!”

榻上的女子立刻兴奋的睁开了双眸,“真的?!快,跟我过去看看!”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那个贱婢在地上打滚的模样了,想必一定是大快人心!

那种药,会令人腹痛不止,若是太子殿下看见了她那狰狞狼狈的模样,肯定不会再多看她一眼。梅美人的步履匆忙,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激动人心的画面。

然而,司徒宝宝的宫殿之内,竟是真的多出了不少的人。难道已经有这么多人打算来看热闹?

梅美人只见一条队伍从里面排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看热闹还要排队不成?

“慢慢来,一个一个来,不要急啊!”一名公公维持着秩序,“呦,刘美人您也来了?”

队伍之中,那脸色有些尴尬的美女用帕子遮掩了下自己的面容,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怎么连刘美人也来了?梅美人古怪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想那名公公立刻拦住了她的去路,“梅美人,您可不能插队呀。”

“大胆奴才,居然敢拦我的去路?!”

“这……可是,这是司徒小姐定的规矩。”小公公的脸上满是为难。

“什么破规矩?!那个贱婢在玩什么花样?!”梅美人一下子没有忍住便将心中所想冲口而出,一时间,大院之中的所有人纷纷转过头来,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她。

“美人……”一旁的宫女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不远处的刘美人轻轻一笑,“梅姐姐,若是不想排队的话,可以传御医就好。”

传御医?她为什么要传御医?“你,你敢咒我?!”

这时,几名宫女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她们的脸上带着感激的喜悦,“真厉害,一下子就说中了!”

“是啊是啊,这病可是困扰了我好几年,找的大夫都查不出来。”

“司徒小姐真是华佗在世啊。”

这样的对话落入梅美人的耳中,显得更加的莫名其妙。她狐疑的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宫女,对方的脸上已经满是薄汗,“美人……奴婢,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美丽的女子一咬牙,“没用的东西。”可是既然来了,不如就看看那个贱婢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嗯,你的掌心时不时经常盗汗?”

“对!”

“晚上时常失眠睡不着?”

“对对!”

“稍微动一动便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

“对对对!哎呀司徒小姐真是太准了!杂家这是啥病啊?”大公公的脸上尽是激动,只见司徒宝宝的脸上带着浅笑,“公公放心,只是一点小病。”

“真的吗?杂家还以为命不久矣了!哎这人老了……”

“公公哪老了,还这么年轻呢。”司徒宝宝看着公公那满头的银发,脸不红心不跳。

“哎呦,司徒小姐可真会说话!”公公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的脸,那兰花指在空中画了个圈。

身后的众人不由得惊掉了下巴,这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大公公吗?平日里宫中的所有公公都归他管,稍有不慎必定受到残酷的惩罚,而大公公更是太后跟前的红人,在后宫之中连众位妃子们也要给他几分薄面,可是现在,一向冷酷的大公公居然露出了这种欢喜的笑容,莫不是他们眼花了?!

“公公,照着这个药方三餐服用,相信三个疗程之后症状便会慢慢消失。”司徒宝宝递出去一份药方,大公公心怀感激的收下,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秘的凑了过来在司徒宝宝的耳边说道,“司徒小姐,太后娘娘前几日提起,要给太子殿下选太子妃!”

“哦?这是好事啊!”

“对对,是好事……”大公公别有深意的挑了挑眉,“往后司徒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尽管让小公公去太后的寝宫找杂家。”

“那就多谢公公了。”

众人纷纷低下头来,眼角目送着那大公公欢天喜地的走了出去,心中对司徒宝宝的敬畏更上一层楼。

当梅美人看见坐在队伍最前面的司徒宝宝时,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她狠狠的瞪了自己身旁的小宫女一眼,对方害怕的低下了头。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梅美人收回了目光,不甘心的看着那生龙活虎的小女子,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让大公公对她如此客气。

她的目光落在了司徒宝宝身旁的一块牌子上,“免费问诊。”

“……”哼,笑话,这些人是怎么了,居然相信这个贱婢懂得医术?!正要转身离开,梅美人脑中灵机一动,说不定这是个好机会?

自己就让她诊一诊,最后再治她一个胡言乱语的罪名!污蔑她想要加害自己,这不就成了?到时候太子殿下一定会把她赶出去的!

想到这,梅美人立刻来了精神。

司徒宝宝一下子便看见了队伍之中的梅美人,她转过头去对着身旁的宫女吩咐道,很快,那名宫女来到梅美人的跟前。

“美人,恭喜你成为这一次的幸运病患,司徒小姐说可以让你率先问诊,无需排队。”

不用排队?!一时间,前方和后方所有的人用一种嫉妒又羡慕的目光看向梅美人,她的脸忽的一声就红了,该死的贱婢,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来了吗?

不过……不用排队,算这个贱婢还懂得眼色。

梅美人高傲的扬起了头款款的走了过去,看着司徒宝宝那浅笑的面容之后,心中越发的不畅快。

“美人,请坐。”

“哼。”

“哎呀呀!”突然,司徒宝宝一声惊叫,让正要伸出手来的梅美人与众人吓了一跳。

“什么?什么事?!”

“美人,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司徒宝宝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做,做什么?!”

“再晚一天,美人你就没得救了!”

梅美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胡言乱语!”

“美人不要觉得难以启齿,所谓十人九痔,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重要的是,它还会传染呢!”司徒宝宝的声音响亮清澈,而众人敏感的捕捉到了那几个字,传染?!

一时间,梅美人的身后数人纷纷后退。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居然说她有痔!

司徒宝宝伸出手去,“美人的那一颗,应该有这么大了吧?!”她的手立刻摆出了鸡蛋般的大小,只听噗嗤几声,队伍之中传来那忍不住的窃笑。

“混账,你!”梅美人的脸色瞬时变得狰狞,她一拍桌面站了起来,不想后方更是传来一声声抽吸。

那名小宫女捂着自己的嘴,弱弱的伸出手去,“美人,你的裙子……”

她疑惑的转过身去看向自己的裙下,只见一块鲜明的红色沾着她的衣裙,那个部位,正好是……

“哎呀呀,梅美人,没有想到你的痔竟是严重到了这种地步,一坐就破啊!”司徒宝宝捏着自己的鼻子,露出了一副十分嫌弃的表情。

“没有想到,她居然有痔!”

“难怪太子殿下都不召她侍寝了!”

“哎呀,我们可要离远一点,万一被传染了……”

各种声音传入耳中,梅美人的脸一下子便绿了,“你,你……”她竟是气得浑身发抖了起来。

司徒宝宝轻轻叹着气,“其实只要美人你注意卫生,也不会这样的……”说得好像她很不注意卫生似的。

“我听说啊,美人她十天都不洗澡的。”

“真的吗?我倒是听说美人她一个月才洗一次澡!”

“哎呦你们说什么呢?她明明半年才洗一次澡!”

一时间,这窃窃私语愈演愈烈。

这时,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回廊尽头,“今日,怎么这么热闹?”夏行川的脸上带着笑,心情似乎很好的模样。

只见一名女子突然奔了过来,小鸟依人般靠了过去,“殿下,别过去,梅美人她有痔!”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