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帝皇童养婿 > 096 勉之

帝皇童养婿 096 勉之

作者:明夏轻歌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8:56

章节名:096 勉之

他点头,激动的说:“找回来了,都四岁了,很漂亮的小姑娘。”他拿袖子抹着眼泪。

我最受不了别人在我面前淌眼抹泪,赶紧让小顺子搀起来,到一边坐下,等他自己平复情绪。

“是小姑娘啊,改明儿带进宫让本宫也瞧瞧。”我现在可喜欢小姑娘了,因为我身边的全是小子。萧栩、儿还有十七,我就想要个小姑娘。而且这个小姑娘又是没娘的,听说她娘带着她改嫁,新的夫家嫌弃这个孩子。现在她娘又有了孩子,对她的关照也日渐减少。可以说,六哥的人到的正是时候。他们带回这孩子没花什么功夫。

“你来宫里当值,你姑娘怎么办?”

老章说:“放在邻居家了,臣给了银子。”

我蹙眉,“还是不能放心吧,心里也想得慌。干脆这样吧,本宫一向喜欢小孩儿,你姑娘跟大公主还有安乐王年岁也差不多,你早上进宫带进来,晚上回家接回去,怎么样?”我说着说着就两眼开始放光起来。

老章有些犹豫,“这…”

“别这啊那的了,本宫不嫌麻烦,孩子来了跟儿他们也可以做个伴。你反正一直就在坤泰殿,姑娘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就这样定了吧。等你不用常驻坤泰殿了再说。”

秦嬷嬷道:“章太医,娘娘是一番好意,希望你们父女多些机会相处。”

章太医站起来,“是,谢娘娘恩典。”

子珏不是天天过来,虽然是亲姐妹,但毕竟大家现在同为皇家妇,我也不能对贤妃太特殊,她也不愿多见六哥。于是,子珏也不是常常过来,她还有些礼仪课程的要学。我估计六哥的所为,还是有些把贤妃给伤着了。

所以,对这位新来的小姑娘,萧栩、儿,还有今天刚好进来的陈默,都比较好奇。排成一排在门口等着,把老章给吓了一跳。

“章太医,你就放心,我们会好好带着章家妹妹玩儿的。”萧栩笑着说,然后走到章小姑娘跟前,“妹妹你好,我叫萧栩,你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诩哥哥’。”

章太医看看眼前这排既富且贵的孩子,犹豫着不肯松开孩子的手。

人家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能放心交给这样三个孩子带着去玩么。你们表现的也太热切了一点。主要是萧栩,儿是什么都不懂跟着他跑,而陈默被儿牵在手上,也就跟着列席了。

萧栩,我理解你,我把你叫进宫给儿当‘多陪’,陪吃陪玩陪发呆有时候还得陪睡,你想亲近亲近小姑娘是很平常的。可是,你太急切了。你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他爹身后了。老章能让你把他女儿带去玩儿?

我在殿内直想笑,又只有忍住,陈夫人小声说:“难怪我家陈默说坤泰殿有意思。一听说我要来,一大早都不用叫就起来了。”

我看看外头萧栩打头,两个小的一脸兴奋的跟在后头。就知道儿和陈默都叫萧栩这活泼小子带坏了。

“萧栩,你还不去上课,娘娘说了,回头可别叫人去小校场保你。”我在殿内觉得萧栩此为实在是不大气,于是让翠侬去轰他走。

他看看日头,时辰的确不早了,只好说,“那我先走了,你们玩吧。”

翠侬又说:“章太医,娘娘在等你了,让你把小姑娘一起带进去。”

老章带着女儿一起进来了,挺伶俐一小姑娘,跟着她爹给我磕头,说‘请皇后娘娘凤安!’看来是老章特意教过。

“快起来,花骨朵一样的,本宫喜欢。”我让她到跟前,给她一块糕。

她看看她爹,老章说:“谢恩!”

小姑娘赶紧又要跪下,我伸手拦住,“一块糕,不要这么多礼了。以后你常来就知道我这里没那么多礼的。你们两个,别杵在那了,过来跟小姐姐打个招呼吧。”

儿和陈默拖着手进来,儿结结巴巴的说:“孤、孤是安乐王。”

小姑娘赶紧行礼,“王爷安好。”

唉,虽然老章特意教过,但四岁的小姑娘就这么懂礼规矩,从前的日子肯定不太好过。

儿挠挠头,“好像不对。”

小姑娘一惊,看儿是在跟我说话又忍住,以为自己行礼行错了,有点手足无措。

“你先叫小姐姐起来,又忘了么。”

儿恍然,“哦,起来。”

“谢王爷。”

小姑娘谨慎的站着,我笑着对儿说:“知道哪不对了吗?母后跟你说的,认识新朋友不这么说,这是见臣子的时候说的。”

儿想了下,又说:“我是儿。”

陈默接着说:“我叫陈默。”

小姑娘有点发楞,我问她:“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啊?”

老章鼓励的拍拍女儿的肩,“别怕,皇后娘娘很可亲的。”

“娘娘,臣女叫勉之。”她这才口齿清晰的说。

“章勉之,挺斯文的名字。跟儿他们去玩吧。”

儿跟陈默不约而同的放开了对方的手,都跑来牵章勉之的小手。子珏平时都是一副长姐样,这俩都有些怕她。这回见来了个温温柔柔的章勉之,一下子就把好奇的一面表现出来了。

老章看看,就是两个两岁左右的小屁孩,也就没说什么,任他们牵着女儿去偏殿玩去了。宫女和嬷嬷们都赶紧跟了过去。我已经让人给勉之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供她午睡。也准备了些适合女孩子玩的玩具。

章勉之犹豫了一下,就被一左一右的手给牵走了。

见女儿安顿下来,老章就拿出小脉枕请脉。他现在每日就是在坤泰殿负责我的调养,我的衣食住行都要他过目。

老章今日给我提了个建议,“固本培元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是娘娘要想法子开始收腰了。”

也对,虽然不能近身,但好歹不能看着也让人败胃口。我之前不敢胡来是因为我底气都还没够,多动一阵就要喘气。现在老章说了,那自然就可以多动动了。

老章继续去研究有没有什么可以更改进的地方,我拉着云兮让她教我收腰身,束形体的动作。她想了半日,给我编了一套动作。

我换了练功服跟着学的时候,三个小孩出来看。儿和陈默跟在我身后做,勉之得了她爹的嘱咐,含笑站在一旁看。

陈夫人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因为儿也在做,她也不好说陈默‘活宝’。

很久没动了,我的手脚动作都不太协调,儿更是有时同手同脚就出去了,还摔了个大马趴,勉之跑过来扶他起来。陈默有时就笑他,他也不介意。勉之看我有些喘,停下来的时候就贴心的给我捧杯青草茶过来,“娘娘,喝茶。”

我笑着摸摸她的头,小姑娘看起来挺懂事。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被迫懂事,只有在我娘跟四哥六哥面前才敢稍微放肆的自己。

我喝了茶刚放下杯子就看到儿有样学样的也捧了杯茶过来给我。厄,儿子,你怎么就只有去牵人家小姑娘手的时候反应没慢呢。我再渴也喝不了两杯水啊。

“谢谢儿,母后等一下再喝。”我接过茶放下,也摸摸他的头。他就高兴的站到旁边挨着勉之。

只是,看他刚才的表现,别说跟着萧栩去习武了,他能把左右分清就不错了。坤泰殿,除了陈默有时会捂着嘴笑一笑儿,其他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勉之开始小小惊讶了一下,后来也就没有了。反而很耐心细致的跟儿一起翻绳,还跟着他说顺口溜。这是儿最得意的,他练习了好久。我见他喜欢,而且还挺增强自信的,就一直找一些简单的教他。他练得勤快,自然说得就流利了。

再看陈默,那可真是将门虎子,虽然年小力弱,领悟动作要领却很到位。云兮像是发现了宝贝一样的看着陈默,趁着我休息的时候又教他一些简单的动作,也很快掌握。陈默走的时候,一大一小都有点难分难舍了。

陈夫人知道云兮是皇帝特意寻来跟在我身边的,见她喜欢自己儿子也很高兴。在旁边陪我说话时还不住的看着那边练习的人。

这回,勉之也过去学,她大一些,学得也快。

我的儿跟在后头就像是专门出场搞笑的了。他不时出错动作,但是还是不放弃的学着。他也只有在坤泰殿会如此,在外头就会很拘谨。知道外头的人会笑话他,而坤泰殿是他的家,这里的人都是他信赖的人,笑一笑也没关系。

直到勉之和陈默回家了,他还在跟着云兮比划,云兮耐心的纠正着他的动作。我心头一动,儿是男孩子,虽然慢,但他好动。另找师父不如塞给云兮好了。

“云兮,你还没有传人吧?”我靠在榻上,闲闲的开口。

云兮看一眼又同手同脚出去的儿,小心的说:“王爷可以练着强身健体。”言下之意,其他的,还是最好免谈了。

我知道你看不上他,“我说的是勉之,我觉得那孩子资质不错。她进宫来你可以教她呀,至于陈默,他要学的不是一人敌,而是万人敌。”

“属下知道的,有陈将军在,哪用得着属下。”

我摇头,“能多学一些还是好的,只是他的侧重点不在武学上。你考虑下勉之,你的身法更适合女子。我想老章应该也乐意,这样勉之以后就不会随便被人欺负。”

云兮想了一下勉之,果然觉得很合适。

“恩,你教勉之的时候,就顺道教教儿就行了。”想来儿也乐意给勉之当陪练。

云兮知道推不脱,只好说:“是,属下一定尽力。”

六哥回来看到儿在软绵绵的出拳、踢腿,就要摇头,我赶紧冲他打眼色,鼓励鼓励啊。

他叹口气,过去摸摸儿的头,“恩,不错,好好练。”

儿喜滋滋的点头,更加勤奋练习。

次日,云兮同老章一说,老章果然很高兴,当即叫勉之跪下拜师。勉之也很愿意,昨天云兮还带着几个小孩在外头玩飞飞什么的。勉之觉得她很有本事,现在能有机会跟云兮一样本事,她很高兴。

可惜我还不能出去吹风,他们出去玩的时候,我就在十七的摇篮边做收身的动作,他倒是很感兴趣的看着,还不时咧嘴笑,口水都流到围兜兜上。

我找勉之进宫本来是想给我解闷的,没想到儿对她比我还感兴趣。我让她们都到大殿内来练习,反正这里大得很,完全够她们练习。

只是,勉之的功夫才要开始筑基,只能专心致志的跟着云兮练习,我在旁边一边推摇篮一边看着。儿还是兴致勃勃在旁边跟着,陪练得十分快乐。

老章有时候来请脉,或是看我有没有犯什么禁忌,看到儿滑稽的样子,忍不住肩膀耸动。我自然也拿这当乐子看,儿对于自己认定的人,怎么笑他他都不计较的。这一点是我培养了好久才给他培养出来的。不然,走一步说一句都怕人笑,那就别活了。即便你是皇帝儿子,人家不敢当面笑,可儿特别敏感还是能感受到的。想起他当初趴在床上,缩头缩脑不敢动作我就心酸,能这样,也是一个进步吧。

“勉勉,下面呢?”儿在复习刚才的动作,可是比划着就忘了下面的,于是出声问。勉之就过去再示范给他看。

云兮正在旁边的桌案上伏案画着什么。

我看看被秦嬷嬷抱着好兴奋的看着他大哥比划的十七,伸手替他擦擦流出来的口水,走过去看云兮在画什么。

原来是一个小人儿,每一页都有不同的动作,简单易懂。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秘笈么?”我好奇的问。

云兮赶紧站起来,“不能算是秘笈,属下觉得让安乐王另学这样简单实用的动作,练得熟了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应个急。”

我点头,恩,这套动作倒是挺适合儿练的。

“不过,你得哄着勉之一起练,儿才能有动力练。”

云兮看看场中地毯上又摔了,正被她徒弟扶起来的儿,不禁失笑,“是得勉之一起练,才能哄着王爷勤快的练。”

十七满月的前夜,六哥过来问我:“真的只要我抱他一下,其他什么都不要?”

我点头,“只要你抱他就够了。该是他的难道还会跑了不成?”

六哥大笑,“我还真怕你想不明白。”说着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我推他,“你也不嫌我身上有味儿。”这不能沐浴的,真是难受,可秦嬷嬷把我看得可紧了,生怕她一转身我就跑去洗头洗澡一样。我根本找不到机会,最多只允许我擦擦身子。

他还作势要来嗅嗅,我恼了,“不许嗅,我现在可不好闻了。”

“好好,不嗅。你早些休息吧,我过去书房了。”

“恩,等一下。”

他回头,“还有事?”

“厄,明天我是出不去了,你让贤妃抱十七出去吧。”我一来是还没满四十日,二来元气未复。所以明日十七的满月宴我就不出席了,就是十七也只是去露个面而已。

六哥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

“我好生生的立在这里,人家还会来抢我儿子不成。”

好说歹说,六哥总算松口,“不过她只是皇妃,不能站在你的位置上。”

“嗯嗯。”

我让翠侬过去,请贤妃明日代我抱十七出去露面。她略一犹豫,便爽快答应。

明日要争的,是林家的脸面。

第二天,我便在坤泰殿望着那堆得跟小山似的礼物嫉妒十七,那真是什么都有哇。小屁孩出去露了个脸,就换回来这么多好东西。

翠侬把一件绣着松竹梅的小披风拿来给我看,这是,丹华的手艺。

“高昌的礼物里特意把这件摆在上头,奴婢一看就是丹华郡主的手艺。”

“嗯,收起来,你可跟人打听了?”

“恩,郡主过去过得很好,只是一直没有身孕。”

我叹口气,这些事情,真的得靠自己了。不管什么原因不孕,都是个很大的问题啊。

翠侬又拿出个东西,“这是柳相私下给奴婢的。”翠侬今日就站在贤妃身边看顾着。

我抬头,“小柳他回来了?”

“是啊,柳相正是这次千里来贺皇子满月的特使。”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外头的盒子,小柳私人送我的,是个陶制的人偶,看得出来是我的模样,手里抱着个胖娃娃。

“呵呵,他手艺还没退步。”

以前在别苑的时候,他还教过我拿黄土捏人。我那个时候特猖狂的叉着腰说:“哈哈,你看,捏黄土造人,我是女娲娘娘。”惹得他低头大笑。

一晃眼,就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彼时,他正年少,己正年少,常常一同笑闹。不知今日已位高权重的他,可还有当年的赤子情怀。

真想见一见故人呐!

我一转头,发现云兮有点走神的样子,遂压着声音问:“那个聂政来没有?”

翠侬摇头。

这不会也是一段他正年少,己正年少的风华往事吧。

我手里摩挲着那个陶瓷娃娃,不舍得放下。

“娘娘,奴婢替您收起来吧。”

“恩。”

我蹲在摇篮旁边,伸手戳戳十七的嫩脸蛋,“臭小子,得这么多好东西!”

“你想要什么,我送你就是。”六哥被秦涌扶着从外头进来,嘴里微微传出酒香味。

“你说的啊,我就想出去玩玩。从怀上到现在,我都憋了快一年了。等满了四十天,我要出宫去玩一趟。”

六哥瞪着我,“你是想去见什么人吧,哼!”

我好笑的看着他,“儿子都给你生了,你大方一回行不行啊?”

六哥哼哼两声,“去吧去吧,我就大方这一回。”

我笑眯眯说:“那个时候我们三个在悬崖底下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没想到……”

六哥的脸扭曲了,“什么?你还要去见姬少康?”

我点头,“是啊,你松口的机会多难得啊,当然要抓住机会。”

“我和你一起去!”

你在旁边黑着脸杵着,那我还去做什么,去看他们给我磕头玩啊。

“不过是两个曾经生死与共的故人,我出去见见就回。好嘛,好嘛。”在小柳回高昌前夕,我和姬少康在皇家别苑为他践行。六哥最后好不容易才答应了,却要求我必须在皇家别苑,而不能放肆的到酒肆茶楼去。

略叙了叙旧,小柳笑说起如今高昌后宫是硝烟弥漫,争得你死我活的,不过来自华禹的王后,并没有落于人后。

姬少康执壶的手一顿,“别说高昌后宫了,等闲一个大家族,谁家又不是如此呢。”

我看看他们俩,“你们这是在警告我,得居安思危是吧?”

姬少康白我一眼,“你觉得你现在这个状况很正常啊。按说早该有嫔妃跳出来了,可始终也没人真的敢出来争宠。这里头,皇帝威慑是一部分,但是,这里头难道没有更多的东西?”

小柳点头表示赞同。

我挠挠头,“怎么你们两个好像比女人还懂宫斗宅斗的样子?”

小柳说:“我是看高昌后宫明刀明枪,着实有些吓人。”

姬少康则是拍拍自己的胸口,“我这颗好人心被伤到了。”

我抬脚踹他一下,“你才是小狗。”

小柳低头去笑,“都当母亲的人了,还是这个德行。”

我对小柳说:“我一辈子都不要变。”至少在你们面前,我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姬少康刚被我踹到一边去了,其实我根本没踹到,脚刚挨上他,他就势就滚出去了。现在又回来,和小柳说:“你说她一会儿要是人来疯要拉咱们结拜,拜不拜?”

小柳摇头,“不拜,我一直想要的都是一个好温柔的妹子。”

姬少康点头,“我也是,已经有一个不温柔的妹子了,再不要了。”

“呸,谁还赖着你们不成。”我斟了杯酒给小柳,“来,小柳,虽然西出阳关你还有故人,但是毕竟是离家万里了。”

小柳慨然一笑,“好!不过我本就不知是哪里人氏,所以,他乡故乡都是一样。山高路长,各自珍重吧。他年论史,但愿我们都与这片江山同在。”

“这话豪气,来,我也陪饮一杯。”姬少康端起酒杯,“柳兄,保重了!”

“好!后会有期。”小柳放下酒杯就走了。那身影已不再是几年前的少年,眉间多了些风霜。但依然是我心底的那个小柳。

我是以茶代酒,轻轻放下茶杯,吐出口气。

“我当年,小觑此人了!”

听到姬少康的话,我转头看他,“你不是一心归隐山林的么?”

他笑笑,“大丈夫来世间走一遭,既然风云际会,自然是要从龙从虎,大展身手。”

我看他两眼,心头存疑,但此时只能长话短说:“当年姬瑶滑胎的事,你查到了么?”

“查到一半,线索断了,特别是皇帝把慧芷宫的人都换过后,更是查无可查。但是我估计皇帝知道。”

“那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究竟,但是皇帝是很能藏事的人,也许这事以后会闹出来,在皇帝认为需要的时候。”他看着我,“你在宫里多加小心,就是贤妃,也别掉以轻心。我之前说的她的把柄,其实就是你们林家那个叫珠儿的,也曾是皇帝的妾。她在贤妃之前曾经怀过孕,但是小产了,一尸两命。”

“你说是贤妃干的?”

他低头喝茶。

“也许还有我家老爷、太太,唉!”我叹口气,深门大宅都是这样的。

姬少康站起来,“我走了,不然皇帝……儿进步很大,谢谢你!”

匆匆的见了朋友,我便被侍卫恭请回宫。

我去隔壁看过十七回来,六哥说:“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我这不是挂念儿子么,我怎么也是当娘的人了,在外头会担心儿子哭没哭啊。”

“哦,嚎过两场,现在又在休养生息了。你要不回来,等下歇够了保准还有一场。”

“我知道,秦嬷嬷已经告诉我了。我平常看他有我没我都那个样,谁知道我一走他就开始哭啊。”我内疚的说。

六哥嘿嘿笑两声,知道我再不敢随意说出宫的事了。侍卫负责我一个人的安全都很多事情了,再添个十七还得了。再说,我也不敢带他出去啊。

我刚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哭累睡着了,脸蛋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儿和勉之两个站在摇篮旁边。但是连他们在内都不敢伸手给十七擦泪怕把他弄醒,再嚎一场。

儿小声告诉我,说是三弟的哭声好大,比平时还大,他一开始被吓了一跳。

我看十七已经睡着了,便叫上他和勉之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然后回正殿。

岂料,刚说了几句话,翠侬就急急把十七给我抱了过来,“娘娘,三皇子醒了。”准确说是三皇子又开始嚎了。

我心疼的接过来哄着,十七泪眼朦胧的看了我一会儿,确认是他亲娘,这才慢慢的小了哭声,然后再抽噎着停下。

我现在也能多抱一会儿了,就抱着十七在地毯上走来走去的,他在我怀里慢慢安静下来,我才抱着他坐下。

十七已经被放开手脚了,六哥这会儿走过来,握着他的手道:“手大掌乾坤,脚大江山稳。这小子的确是手大脚也大。不过这嗓门大是管什么的?”

开玩笑,九斤二两能不什么都大么。

十七把头埋在我怀里,好像我怀里的气息能让他安心一样。

翠侬告诉我,他今天消耗比较大,所以乳母喂食的时候虽然因为我不在很不高兴但是也没有拒绝,还比平时多吃了几口。然后又能继续哭嚎,表达他对我外出的不满。

我抱了一会儿,把他放到床上,然后到床上陪他玩。

我脱了他的小袜子,握着他的两只脚丫挠他的脚底板,他就发出清脆的笑声来。

六哥现在有时候也把折子带回寝殿来看,这会儿正捧着一本在看,听到儿子的笑声抬起头来说:“还是你本事啊。”

我笑,“这么说,方才哭的时候,不买你的帐?”

“我过去看,他嚎得正厉害,我说了他两句,他比我还大声。”

我握着儿子的脚丫哈哈的笑。某人现在私下还是肯抱一抱儿子的,但是得避着宫人。我能想象出他当着众人说了儿子两句,然后被更大声的嚎回去那个场面。

“他知道什么啊,你跟他讲道理肯定不行。还有,他现在是无知者无畏,既不怕皇帝,也不怕爹。”

我想了很久,还是没问姬瑶的事。他既然没告诉我,也许有他的道理吧。至于珠儿的事,我傻才会问。原来老爷太太手上也有一条,不,是两条人命啊。

这个人我印象不太深,主要那个时候六哥身边很多侍妾,环肥燕瘦都有。这个珠儿不是太显眼。当然,现在知道,那里头有些只是顶了个名头,譬如锦绣跟锦瑟。

但是她能在贤妃之前怀上,应该也是六哥曾经比较喜欢的吧。

“你的那些女人这一年多挺消停的啊,我本来以为进宫后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呢。”

六哥把手里的折子放下,“嗯,今天出去,他们给你提的就是这个醒么?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了。”

“我就说你这回怎么这么大方了。”我嘟囔。

床上的十七见我们说话不理他,‘哦哦’的叫起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赶紧应他两声,然后又逗着他玩。

“我是想着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也许他们能看到些我看不到的事。之前那三个妃子不就是姬少康提醒的么。”

我疑惑,“那三个人不是没来得及做什么吗?”审出来的东西不就是她们对我很不满,想找人咒我结果还没得逞么。因为还没施行,所以没有对她们做什么,只是没有行动自由了而已,一直在严密监视下。毕竟她们的父兄在朝堂上也是举足轻重的。

“那些东西,有用的时候自然就出现了。你就别管那三个人了。安安心心的修养身体是第一要务,你早一天养好,我就早一天,呵呵。就是你要安排剩下那些女人,也得等自己身体养好了才好。这个时候,别操那些心。”

“恩。”我点头。最要紧的还不是对付那些女人,女人在宫里是前赴后继的,最要紧是看紧眼前这个男人。但是,男人是长脚的,如果守不住他的心,那是一定看不住人的。

我一边跟十七依依哦哦,一边想着这还有好久呢。希望老章能让我们惊喜一回。不然,前景堪忧啊。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哦,事儿不多。”

我想了一下,“该不会我一不在,就有人到乾元殿献殷勤去了吧?”那人家的消息够灵通的啊。

六哥喝口茶,“太后叫人去给我送水果,人嘛,倒比水果还鲜嫩。像是范家另外的女孩儿。”

“换人了啊?她怎么就是不肯死心呢?”

乾元殿跟坤泰殿都不随意让人进的,但是太后派去的人嘛,明面上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只是,六哥连范婕妤都不肯碰,怎么会再动范家的人。太后当范婕妤还不够美么,她也不想想,六哥能要目的这样明确的女人?

“她不是日日吃斋念佛么,怎么尽干些干涉儿子、媳妇闺房中事的勾当。要几时才肯真的荣养啊?”我抱怨道。

六哥叹口气,“碍着那些礼法,我也不能对她怎么样啊。除非把什么都摊开到桌面上。不过,听说她其实让范家人气得挺厉害,可再不争气也是自己娘家人,不得不多操点心。得让她知道,她是萧家媳妇才成。你跟十七玩儿吧,我到书房去。”

我伸手去挠十七的痒痒,他笑得咯咯咯咯的,别提多开心了。一身白白嫩嫩的肉,我忍不住亲到他的手窝窝里。

他‘呵呵呵’的笑着。

我留意到一旁的秦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屏退其他的宫女。

“什么事?”

秦嬷嬷犹豫了一下,“娘娘,皇上那里,您是如何打算的?”

如何打算的,我思忖了一下,秦嬷嬷是问侍寝之事。我当然是不想有人趁着我身体没复原,爬上了六哥的床。

见我没有出声,秦嬷嬷继续道:“皇上年纪轻轻一个大老爷们,长期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奴婢是想说,与其让别人趁机得了去,不如娘娘安排个拿捏得住的人吧。”

这是要我安排个通房吧,这倒也是有的,我家有两位姨娘原先就是太太身边的侍女,在太太怀孕期间做了通房,后来生儿育女,又因为听话所以升做了姨娘的。可是,老爷还不是一口气娶了十二个,现在还在跟十三姨娘过日子。

我知道秦嬷嬷现在是一心向着我,她所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可我不想妥协。

说起来,因为小时候不受重视,我没有受到太多这些想法的熏陶。说句大不敬的话,我甚至觉得老太太一把火把自家人烧了是脑子有问题。像十姐姐能活下来多好,何必管那么多闲言碎语。可怜我娘,就这么被烧成了焦骨。外公当时一看到我,就忍不住老泪纵横啊。他半生漂泊,就只得这一女啊。

像老太太,自己找一个枷锁来套上,不但套死自己,还要套死别人。

还有就是那三年,如果我没有被送去别苑,看那么多无法无天的杂书,应该也是被那套枷锁套死了手脚,被他们培养成贤妃这个样吧。

说来好笑,那个时候小柳大字不识,他看到什么书就一气儿给我搬来了。然后我教了他认字,他才知道他从书肆给我搞了多少少儿不宜的书来看。

再然后就是六哥硬说我喜欢他,自顾自的对我千依百顺的。

我就是这么长大的。我就知道,我和六哥相爱,他要是跟别人做会有小娃娃的事,我会很难受。我不要他跟别人做这种事。

我当然知道那些女人不能跟他做那些事也难受,但是,爱情是自私的,容不得我大方。对贤妃我尚且做不到孔融让梨,别人就更别想了。

秦嬷嬷看说不动我,叹口气,“这里头的诱惑太大了,别说那些明证言顺的娘娘们,就是宫女,又有几个不想一飞冲天的。娘娘三思!”

宫女?

六哥说他的乾元殿近身伺候都不敢用宫女了,就怕一个把持不住做下什么事来。而我这坤泰殿,照顾十七和儿的,倒大都是年轻宫女。

“是不是有什么人……”

秦嬷嬷点头,“是有人趁娘娘不在,妄图……是皇上让奴婢去处理的,人已经弄到永巷去了,这辈子别想再出头。可皇上扛得住一回二回的,难保次次如此啊。”

我的手狠狠捏起,到处是魑魅魍魉的,我这坤泰殿里也有。

“哦哦”十七在床上又叫唤起来,要我关注他。

我捏捏他的嫩脸蛋,你小子随了谁呢?

肯定随你老子了。我小时候听说是很自得其乐的。

这么需要人关注,你小子是小所以无所忌惮的表现出来,你老子好像也在暗示我,自从有了你,对他有点漠不关心了。

我哄着十七又睡了,听秦嬷嬷说中午六哥自己用膳,没用几口就搁了筷子,便到厨房精心下了一碗面条端到书房去。

敲门后,六哥说‘进来’,侍卫替我把门开开。

面碗搁到他手边,他嗅嗅,“真香,还是我媳妇下的面香。怎么想起要慰劳我的?”他慢条斯理挑着面,一边斜眼看我。

矫情!

明明就是要让秦嬷嬷把事告诉我。

“这不是觉得你不容易吗,不是,是太不容易了。”我托腮坐在旁边,端茶递水的,看得出某人相当的受用。

“不错,还能记得我。我还以为你就知道记挂你儿子在家哭没哭呢。”

我心头暗笑,你跟他还吃醋啊。不过,比起来,我儿子是比他老子会闹腾,一得不到关注立即闹腾。没准以后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性子。

不过,我也是由儿子推老子,才知道某人最近是在哼哼唧唧跟我寻求关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