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醉容华 > 番外9

醉容华 番外9

作者:梵迦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8:59

予倾城嫁的风不风光不是光凭一两句话便能说清楚的,只是那一日后也不知道楼肆情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予倾城收拾的服服帖帖。

当收到请帖的武林人士都上了天山时才知道原来还不止一桩喜事,就连消失已久的胤王慕泽钦也与容凝定在那日成亲。

一时间平静多年的印月宫头一次这么的热闹,喜宴开始的前三日可谓让印月宫上下的人忙个半死。

三日后的喜宴照常进行,而此时的印月宫正殿中早已坐满了客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全是如出一辙的道喜声音。

从晌午一直到日落这酒席还没有结束,直到予倾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众人才想起来还有闹洞房这么一说。

三三两两围着两位新郎官便分别往印月宫的两处院子涌去,原本都是图着一个乐呵,岂料楼肆情的院子外被麟渊的禁军把守,除了新郎外谁都不能进去,于是一群人只好作罢,将视线瞄向了慕泽钦与容凝。

不过好事往往都是一波三折,等到一群人赶到容凝的院子时却没人敢进去。为何?这天底下的人谁不知道容凝惯用毒,这万一院子里种上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草且伴着剧毒的那岂不是好事成了坏事?于是乎……有人叹了口气,得了还不如回大殿去喝酒,或者拉着几个印月宫小厮把这天山的夜景给看了,抑或是下山寻个勾栏处也是**一夜。

总之各忙各的,谁也不耽误谁。

容凝天性喜爱素雅,就是新婚之日她的院子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布置了一下,况且此次也不过是她与慕泽钦再续前缘很多礼节能省去便也省去了。

慕泽钦踉跄着脚步进了院子,先前被灌了不少的酒而今连走路都不是十分稳妥,若不是有下人搀扶着只怕连门都找不到了。

刚进了屋子慕泽钦便被眼前的红色给晃了眼睛,摇了摇头才定了心神,一见床榻边还坐着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顿时露出笑颜来,“凝儿,你可真美!”话音未落便是一个酒嗝。

容凝当下就扯了头上的红盖头,一见慕泽钦醉成了这副模样不由得扁了扁嘴,“早知道还不如不请这么多人来!”

“凝儿,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今日娶你这也不好?”就在容凝搀着他的时候,慕泽钦彻底清醒过来。

容凝身子一僵这才明白原来他一直都在装醉。

“你又骗我!”容凝气道,将他往外一推。

慕泽钦登时心急了,“我哪敢骗你,还不是因为外头那帮人!”慕泽钦囔道,“以前也未跟这群江湖人打过交道,不知如何竟然在酒桌上与我这么客气,一杯接着一杯根本就停不下来。”

“所以你就假意醉了?”容凝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放下心来,径自上前扯了扯他的袖子,“可是闻着你一身的酒气也知道你没少喝多少。”

慕泽钦看着容凝一身红衣,尤其是这如水的紫眸更是心动,为何他以前不觉得这样的容凝才是天底下的真绝色呢。

见慕泽钦一直盯着她看,容凝也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岂料慕泽钦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今日是你我新婚之喜,难道娘子还害羞不成?”

容凝闷声不语,一拳轻轻地打在了他的肩上,“都老夫老妻的,你说这些做什么?”

“不不不,今日是新婚,过往一切就当忘了,以后我慕泽钦还会加倍的疼你!”说道这处慕泽钦勾唇坏坏一笑,将她轻柔放在了床榻之上。

容凝见此也是明白,指了指桌上的红烛,“还是灭了吧,万一他们来岂不是……”

“我明白!”细语轻咛在容凝的耳际和着暖意,只见他手掌发力一震,那盏红烛便被吹灭了,一室的幽暗中依旧能看清楚彼此明亮的眼眸。

“凝儿,此生能娶到你我慕泽钦便是无憾了!”

“泽钦,过往种种我也早已忘记,只希望以后我们能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夫妻。”现在已经有了雪霄,日后还会有其他的孩子吧。一家几口便在这天山上就此一生也是逍遥自在的很。

“是啊,平凡才是福,天下之大尽然在手也没有什么意思。”慕泽钦叹了一声后一枚轻吻落在了容凝的额间,“有你就够了。”

红绡帐暖,蜜意温存,三年的芥蒂一夕间烟消云散,“情”这一字说来简单但也复杂。容凝穷尽三年,忍辱至此为的不过是今日的一切。

有人觉得不值,有的觉得容凝太过残忍,对他人残忍,对自己亦是残忍。

此时的印月宫沉浸在浓浓的夜色中,夜风拂绕,埙声在耳。

那浓浓的思恋之音依旧是容凝所熟悉的,“你听,是般箬的埙声。”

“他现在对你还是恋恋不舍?”一听到这埙声慕泽钦的好心情顿时跌倒了谷底,如今他不是王爷了,可凤烬霄跟般箬依旧是一方霸主,这种心情只怕只有男人自己明白。

“早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了,现在的他不过是雪霄的义父,与我也不过是朋友关系罢了。”容凝淡淡一笑,试图让慕泽钦端正了心态。

对于这样的解释慕泽钦自然不依,“呵,想来我觉得还是趁早赶走他为妙,一国之君不顾政事整日混在咱们这里算什么?”现而今慕泽钦将自己的身份认得一清二楚,印月宫的女婿。

“泽钦……”容凝轻声唤道,就在慕泽钦回神之际一枚吻直接封堵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片刻后容凝才移开,“现下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慕泽钦无奈,点了点她的鼻子,“凝儿,其实在我心里最想问你的是那晚我明明亲眼看着你坠落悬崖,可为何你又平安无事?”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容凝沉思着,想起了当时在去清雨镇上遇到的那帮匪寇邢鹰,原本以为他们不过是有勇无谋之人,不想自己的命却是那邢鹰所救。他有一双识人的慧眼,也有一颗懂得替自己谋划的心,由此他要的不是般箬指给他的一条明路,而是更高的地位。

而今她活着,而那邢鹰也成了般箬可信之人,日后就算封侯拜相只怕也是小事。

在容凝将之前种种遭遇都向慕泽钦说明后,慕泽钦只觉得自己重新替容凝经历了一遭,心中亦是感慨无限。

本想着趁此洞房之夜好好疼惜爱妻一番,岂料刚欲行周公之事,这门居然被人一脚给踹了。

“师叔,不好啦!那般箬把小师弟给抱走了!”

“什么!这小子到现在还敢对我儿子动心思!”一听亲儿被抱走慕泽钦连忙卷了衣服追了出去,徒留下容凝一人满脸愁容,“夫君,你……的裤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