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妖娆美人扇 > 真相与结局

妖娆美人扇 真相与结局

作者:卿本风流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9:05

章节名:真相与结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天降暴雨,皇宫失窃;胡律出门,媚香居紧闭。秀秀趁着夜色走进媚香居,这座赵喻赐给她的金屋,解开了木箱的锁,拿出她此生最珍爱之物。那把玉骨折扇,四十根玉骨,每一股都是相思。

秀秀细细摸着玉扇上面的纹路,好清晰好清晰,就像她小时候摸过的,赵喻的脸一样,让她永生难忘。往事如浮云过,回忆中是她与赵喻历历在目的过往,她摩挲着手中的玉扇,就像将他轻轻抚摸,她下定了决心。这个决心刚下,房门便被敲响,来的还正是时候。温大将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是开着的。

“李大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秀秀回头望了一眼,再望了一眼,这一次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早在她走上入世这条路开始,便没有回头路。这一次,真的要有去无回了。只是胡律还没有来,热泪迷蒙了双眼。她心底凄凄地唤着他的名字,唤着她好不容易得来的真爱,唤着他就像他唤她的时候那样的深情难言:“胡律,胡律,胡律……”

一声,两声,三声……就像那晚他唤她一样。

“胡律,夫君,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秀秀失踪了三夜,胡律才从外面回来,一家人都急疯了。胡律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寻她,可是他寻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寻到她,寻遍她走过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她的身影,她不在他身边,他便知道,她又做傻事了。说好要一起承担的啊,她又丢下了他。是他对她太纵容,才酿成了今日的苦果。那一日她跟着他回来,一定就做了决定了,这辈子,他果真爱她不够啊……

漫天的悲哀笼罩着他,满腹的苦水侵蚀着他的心,指尖再也没有幸福能够抓住。秀秀……我那么爱你,你却忍心离我而去……

公孙先生说:“傻孩子,你以为你将她所有的罪揽在自己肩上,她就没事了么,她心意已定,你便改变不了,这都是命啊。”

他爱她啊,那么爱那么爱,一辈子这么难得,只爱她一个人,只为她一个人倾心……

他为了救她,甘愿揽上她一身的罪孽。秀秀为了他的自由,甘愿奔赴黄泉,这便是一段孽缘啊……

此时的秀秀已经在天牢中度过了三日。赵喻对她极其照顾,将她单独关在了一处,环境很好,吃喝也很好,时间过得很慢,亦走的很平静,临死之人,大概心无所依。她不是心无所依,她只是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心底生出浓浓的悲哀,这种浓浓的悲哀,又化作无情的嘲弄,变作死一般的寂静。

秀秀什么也没吃,临死以前,她没有心思吃。女人的一生,都应该在最完美的时候做一个结,方能永恒。第三日的那个傍晚,赵喻去天牢中看她。她心情很好,拉着赵喻的手说了许多话。

她甚是平淡地问他:“阿喻,扇子已经完好无损交到你手中了么?”她叫他阿喻,一如在兰亭那时候一样,心无芥蒂。她以前最是心疼他的,她看着他那样拼命,心底那样疼。现在的他,依旧让她那么心疼。

“阿喻,你不要皱眉,你皱着眉头做什么呢?”秀秀轻微出声,食指抚摸在他眉心。“不是都已经得到了么,还皱着眉头做什么呢?”秀秀凄声地问。

天牢中深深的锁链,勒紧了赵喻的心,一把无情的枷锁,穿透着他的心,这是秀秀在离开前,对他最后一点安慰,最后一点心疼。

赵喻点点头,没有说话。

秀秀点点头,会心一笑,紧蹙的秀眉一松:“那就好。”三日没有进食,她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但是还好。她拉着赵喻的手,在一旁坐着,两眼无神,陷入深深的回忆里,闲闲地道:“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在等你。”

赵喻不答,静静望着她,心中漫上层层冰雨,一点一点将他冰冻,心间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割裂着他,让他面目全非,心在滴血,他握着她的手在发抖。

秀秀很淡定,没什么情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平静,没有半点郁结的哀伤,她说:“小的时候,我总盼着自己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和你并肩地走,你不爱撑伞,我就可以为你撑。你心情不好了,我一抬手就可以将你皱着的眉抚平,也不会拼了命踮起脚尖也望不到你的眼。我多么想安慰你,多么想心疼你,替你分担,所以我要快快长大。我现在长大了,却是要死了,我只恨自己没有再多帮你分担一些,以后也没有机会为你分担了。我应该再努力一些,再多努力一些的。”

秀秀喘了口气,有些难过道:“其实人总有一死,当年若不是你救了我,我已经死了,我的命是你的,我活着便是你的。在你不告而别离开我之后,我时时刻刻想着的,也是早点找到你,虽然你没和我道别,但是我理解你,理解你的苦衷。后来爷爷告诉了我你的身份,我便发誓,这辈子要好好努力,做个能配得上你的女子,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总看不到你的影子,因为你实在太优秀。”

秀秀说到此处停了停,又想了想,心上酸酸的,只是再也没有眼泪可为他流,因为心冷,所以眼泪都枯竭了。秀秀又接着道:“早在做官之前我就想啊,人固有一死,我即便要死,也要死得其所,所以要为你做些什么。我知道你一直不大相信我,所以时时试探我,可是这也没什么。即便你不相信我,我也要陪在你身边。我小的时候,你说过要保护我,我一直记着。事实上你也一直保护着我,如果不是那些所谓的权势斗争牵绊着你,你一定会将我保护的更好。但是人总是慢慢在成长着,你说要保护我,我却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我自己也可以活的很好。我甚至也可以像你许给我的承诺一样,对你许下承诺,有生之年,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支持你。即便你要我死。”

秀秀这一番说得平静,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没有半分哀恸,赵喻却泣不成声,他紧紧搂着她,紧紧吻着她:“秀秀,别说了,别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可是光对你说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呢,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秀秀,你说如何便是如何,可是秀秀,我爱你啊,我做什么,都是因为我爱你啊。”

秀秀笑了,点点头:“嗯,我相信你。别哭,阿喻,你怎么能哭呢,你是一国之君,以后莫要在旁人面前哭,这多不好啊。”秀秀抬起手来,静静将他抚摸,就像抚摸一件世间难得的珍器一般,小心翼翼,一丝不苟。就要死了啊,她要好好将他再抚摸一遍,好好记住他,记住他的模样,也记住他为她所做的改变。

“像我们这样的人啊,平时看着傻不正经,其实那都是他们对我们的误会啊,我们这样的人,平生难得动一次真感情,这真情一动,便是一辈子,怎么可能因为受过一次两次伤,就将这份感情给忘了呢?”秀秀自言自语,不再看他。想起什么,又在袖中掏了掏,掏出一枚铜印,放在他手心。“这是爷爷留给你的,你好好收着,有了这个,你想知道什么秘密就能知道什么秘密。哦,还有一件事我还没弄清楚,南蜀微生家的掌门人,便是微生青莲对不对?”

赵喻神情哀恸,没有说话,秀秀又道:“他来找过我,我知道他的意图,他想要那枚玉骨折扇,我猜想,这把扇子一定是微生若兰的吧,是人家的东西你便还给人家,他斗不过你的,所以你不要担心。”秀秀原本还在猜想,那个微生青莲为何会靠近她,与他相处几日之后,便发现了破绽,他易了容。赵喻大婚那一日,他送过赵喻一副巨大的妖娆美人扇图,而那幅图上画的,和玉骨扇上雕刻的东西,一模一样。韵姐大婚的那一日,她送胡律回府的那一晚,便发现了这个秘密。

微生青莲为何知道那把玉骨折扇在她手中,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赵喻透露的。他这么做,又是为了声东击西。那一日他将胡律贬为太仆,实则为了掩人耳目,胡律去南蜀,正是为他做布置去的。其实微生青莲要到那把扇子也没有用,他回不去了。她了解赵喻,她早就了解。他将温大将军调回宫中,也是为了防止胡相叛变。温大将军是个耿介的人,也是个明事理的人,他亦早知温相的权利要被收回。相权回归,只有南蜀那一处,是赵喻的顾忌了,而自己居然被他利用了这么多年。他竟用了一把扇子,就将她困住了这么多年啊!四十根的玉骨,每一股骨都是相思啊!他用他所谓的相思,困了她这一生啊!赵喻他,无所不用其极。她不想再质问,真的只有呵呵一笑了。

“呵呵,”秀秀想开了又淡然一笑,凑近赵喻跟前,抱着他的脖子,在他额头亲了亲:“送我上路的那一日,将我的眼睛遮上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众人眼中自己狼狈的样子,也不想让胡律看到。他对我那么好,和你曾经对我一样的那么好,我其实不想这么对他,可是我必死无疑啊,因为这件事情不解决,他便无法脱身。胡律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做官,他是为我才这样的,为了我才这样的啊。可是我负了他,我负了他啊,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负了他啊,负了最爱我的人,留他一个人……”秀秀紧紧咬着赵喻的手臂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眼泪是最控制不住的东西,就像人不可终止的感情。一想到胡律,一想到他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秀秀又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撕心裂肺,哭碎了自己的心,亦哭碎了赵喻的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还是国君,可是赵喻哭了,哭的比秀秀更伤心更无力,他紧紧揽着她,狠狠吻着她,似乎要将她揉碎,他说:“秀秀,我爱你啊,我那么爱你,可是你必须死,必须死啊……”

……

普天之下,艳阳高照,万物若尘。心头肉被割,心之珠被夺,胡律变作一个失了心的人,守着那副被秀秀掏空的躯壳,惶惶不可终日,寂寞没有尽头,寂寞的源头长在心底,每想一分,更痛一分。

又是三天,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秀秀的消息,他知道秀秀被关进了天牢,她认了罪。偷盗了皇家的东西,劫走了重要的人。她认了罪,替赵喻认了罪,她生来,就是为赵喻顶罪,女儿家凄惨的一声,短暂的一生。他要为她承担,她却为别的男人担了罪,她将自己的生命,结果给了伤她最深的男人,她多么狠心,多么狠心……她那么狠心,他却还爱她那么深,每停下一秒,思念更深一分。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三番五次要去救她,被他父亲大人敲晕了,每醒过来一次,便被敲晕一次。他娘亲心疼坏了,在他床前以泪洗面:“儿啊,你可怜的律儿,你爱上谁,也不该爱上秀秀啊……”

为什么不该?他不爱上她,难道让她爱上别人?他有的选么?他没得选!可是最后,她离开了他,因为那个伤她最深的男人。爱情里的事,果真是爱的深的那个人,要多伤一分,可是他不在乎她多伤他的那一分,只要她爱他,可是她不够爱他。即便是死,她也要死在别人怀中,她是世间最狠心的女人!

胡律得到秀秀已经死去的消息,已经是十日之后。胡律听到这个噩耗,不吵也不闹,只静静一笑:“这一定是个玩笑吧,我的女人,还没跟我道别,怎么可能就死了呢,她一定没死,一定还没死。”

胡律整日不说话,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死一般的绝望。他爱上她,她却给了他死水一般绝望的爱情。回想起与秀秀的点点滴滴,每多想起一点,便多爱她一分。这个狠心的女人,怎么可以一句话也不说,就真的就离他而去!夜阑人静,烛火微明,火光中再也没有她跳跃的影,身边再也没有陪伴他的人,她是真的离开他了。

“爱儿,忘了秀秀,忘了她啊,她已经走了……”他娘亲安慰他。可是他不信。

……

国君陛下近来有些暴躁,连着要了两个女人的命。一个是刘大人的女儿刘希,一个是他的皇后华音。刘希之死不可原谅,因为她背着陛下与侍卫私通,让他国君颜面扫地,他抄了她的家。华音之死,罪无可恕,她腹中的胎儿不是赵喻的,而是微生青莲的。赵喻从来就没有碰过他,只是用了一招反间计。华音是微生青莲的女人,却也是被他利用的女人,她腹中的胎儿想要跟他争夺皇位。胎儿不能留,女人更不能留!于是赵喻做了一件此生最决绝的事:剖腹取子。赵喻他做了许多疯狂的事,杀了许多人,他杀的这些人,全部是对他有阻碍的人,他要让这些人为秀秀偿命!

微生青莲被他软禁在一处废弃的小屋,守着一把玉扇过日子,而他口中呢喃的,却是一个叫做秀秀的名字。朝中一片大清洗,早已经换了一拨人,赵喻终于可以安心了。没有人知道,他做这些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被他害死的女人,还有一片难言的真情。他想要给她自由,让她彻彻底底的消失。没有人懂他啊,他心疼了,才真的没有人心疼。

又是半年之后,赵喻新立了皇后赵静淑。再一年,赵皇后产下一子,皇室终于后继有人。赵喻他心思深,从一开始立华音便是个幌子,他想要立的皇后,一直是赵静淑,只因为他们都姓赵,这叫排斥异己。凡事对他不利的人事,都已经被铲除。

大肆国力日益强盛,只是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叫秀秀的女人,也不曾知晓她吃过什么样的苦,受过什么样的委屈,她的死,是继微生若兰之后,又一桩皇族秘辛。如她自己所说,她真的死得其所。将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大肆最光荣的事业,为大肆的繁荣昌盛而斗争。

街头时常会上演一出折子戏,折子戏讲的是一个女人如何为女人的权利而斗争的故事,隐隐中含沙射影,透出些信息。大肆女人的地位已经一步步提高,出来做官的女人也越来越多,女人的权利也得到认可。锁春苑被拆了,遗梦园被封了,南边北边诸国诸部落已经被安抚的很好,海内外一片太平。这是秀秀死后的第三年。

“律儿,忘了秀秀吧,秀秀要是知道你这样,黄泉之下也一定不能安息,我们让她安安静静地去,不想她了啊,咱找个女人,安安心心过日子。”胡夫人时常语重心长地开导他儿子。

胡律他们一家已经搬到了兰亭来居住,离朱与胡韵也在此定居,生了个大胖小子。胡老夫人一颗心悬在儿子身上,生怕他做什么傻事。三年了,胡律没做什么,没想什么,但是他总有一个信念,秀秀没死,她一定就在哪个角落等着他去找她。她生前不怎么出现他梦中,如今亦是不曾出现在他梦中,她一定还没死。

……

又是一年花朝节,百花盛开,遍地娆娆,胡韵的儿子哲哲拉着他舅舅的手臂,要去街市上看茶花,他舅舅虽然对诸事不上心,对这个外甥倒挺好。秀秀喜欢小孩子,她那益堂小侄子就喜欢缠着她,所以胡律也喜欢小孩子。

这几日胡律常做梦,梦中秀秀时常对着他微笑,她微笑的时候,眼里的真情化不开。她不常出现在他梦中,这些日子她频繁出现在他梦中,她这大概真的已经离他而去了吧……

哲哲拉着他舅舅的手,在花丛中穿梭,嬉笑着脚下一踩空,扑进了某个女人怀中。女人纱巾蒙着脸不说话,但是胡律一眼就认出了她。万花丛中,风吹散了她脸上的薄纱,秀秀望着他羞羞一笑,走上前来抚摸他的眉:“胡律,夫君,我不在的日子,你憔悴了许多。”

胡律上前一步,推开了他外甥,将女人揽进了怀中,苦苦道:“秀秀,这一次,是我先找到的你。”

……

一年后,秀秀怀孕了,胡律陪着她到寺庙去还愿,她身子沉重,天气又热,便靠着柳树休息等胡律回来。秀秀就是在寺庙旁的一棵大柳树下遇见赵喻的,当年她没有死,赵喻将她弄晕了不知道送到什么地方,她是自己一步步走回来的。她心有灵犀地觉得,胡律应该不会相信她就这么死了,他一定会找她,兰亭是她的家,所以他一定会到兰亭来找她,他们还是心有灵犀的。

此刻秀秀见到赵喻,心里没有怨恨,满满的都是感恩。年少的时候,赵喻救了她的命,给了她一份真挚的感情,她便觉得,为他做什么也值得,现在她已为人妇,这种平淡的生活来之不易,更让她学会感恩。本想跟他道一句谢谢,她还没开口,赵喻便问:“秀秀,这些年你过得好么?”问候故人的问候。

眼前的这个人,他好像苍老了许多,一定是国事繁忙吧,其实国君就是这样,一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亦有一生享不完的孤寂。秀秀低头行了个礼,问候故人一般问候他:“陛下,您过得好么?”

秀秀不过客套一问,却被赵喻拉住了手:“如若我过得不好,你会回到我身边么?”赵喻凄凄地问,声音沉重,或许是太激动,他咳了咳。

秀秀不答。但是答案是肯定的,不会。胡律丢了香油钱出来,正碰上赵喻和秀秀说话,他将秀秀揽在怀中,对赵喻微微一笑。相逢一笑泯恩仇。说起来自己应该感谢这个人,是他让给了他生命中最爱的女人。他牵到了秀秀的手,来生还要陪她一起走。胡律扶着她夫人因为怀孕而笨重的身躯,点了点头,缓缓转身。两人紧紧相拥,胡律凑近秀秀耳边低低地说:“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对么?”

秀秀被他这莫名的飞醋吃的,自己心里都酸酸的。念念不忘是假,感激倒是真的。她嗔怪他一眼:“我都要帮你生孩子了,你还这样子气我,你存心的么?”

胡律不答,将她揽得更紧一些,凑近她唇畔,轻轻一触又离开:“夫人,你方才许了什么愿?”

秀秀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会心一笑,拉低她夫君的脖子在他唇上轻轻一啄:“我许了两个愿望,许了大肆江山国泰民安,还许了与你一世长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你夫人我忧国忧民又忧卿?”这个卿,自然是胡律。

“秀秀,我饿了。”胡律向她抱怨。

“饿货,你想吃什么?”秀秀瘫倒在他怀中,羞涩地问。

六岁时爬上那人的床,七年的时间培养感情,她以为他们会像世间最平凡的恋人,成亲生子,白头偕老。后来,他一声不响离开了她,她才知晓他尊贵的身份大肆皇帝。为了巩固皇权,他不惜欺骗她,利用她,甚至置她于死地。女人有才有貌,有权有势,能活出她这般境况,的确应该遭雷劈。可是,这一切都是她的自愿,是她欠他的。毕竟女人求的不多,只要一个安身之所。于是她转首投入胡律的怀抱。风流倜傥的帝都一少胡律君,是她从小轻薄到大的男人,命里他们有斩不断的缘分。世间唯有胡律,不论祸福、富贵、贫穷、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始终如一。这世间唯有他,不忍心对她说谎,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她疼了,他比她更疼。她终于知道,这辈子只有他,才值得她为他生儿育女,唤他一声夫君。此刻,他的夫君在她身边,而她在他怀里。

赵喻望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背影模糊了眼眶。是他亲手将她推给胡律的,是他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幸福。七岁那年有人为他批命,说他活不过四十,他便信了。因为他的父皇,以及父皇的父皇,皆是短命。他既知自己活不过四十,便时时刻刻同时间赛跑。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浪费,只想尽快完成他的使命与心爱之人双宿双飞,可是他没能等来这一天。他以为秀秀会在原地等她,不想她已追着他的脚步而来,为他做了那么多牺牲。

他此生最不该最不该的便是放开了她的手,但是他不得不放手,他不可能将她拘泥与小小的后宫,所以他不敢要她,不敢将她带入那深深的牢笼。可是他放了手,她走丢了,便再也找不回来。他说过要保护她,却三番两次将她置于死地,她亦没有怨他。他伤了她,失去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他再怎么掏心掏肺,也挽不回她的心,因为他曾掏空了她的心。

赵喻望着他们深情相拥消失在街角的那一瞬,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模糊脚下灿烂一片。自知时日无多,便来看看她,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她过得很好,他便安心了。

他爱她啊,她永远也不知道,他是怀着一颗怎样的心来爱她。他怀着一颗必死的心,想要抓紧时间做完那一切再来爱她,但是时间不允许。是时间的过错,于是他们只能错过,她永远也不知道。她不知道他已经没有几天好活……秀秀……我爱你,并不比胡律爱你少,可是你永远也不知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