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为夫的侯门医女 > 第四章 苏三病重,姚二得子

为夫的侯门医女 第四章 苏三病重,姚二得子

作者:沧海明珠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9:14

章节名:第四章 苏三病重,姚二得子

那一刻,仿佛时光倒流,繁花盛开。

唐萧逸把最后几个外伤治疗包交给身边的一个护卫,吩咐他给大家发下去互相疗伤,然后徐徐往马车跟前走了过来。

“唐将军。”琢玉等几个丫鬟赶忙下车行礼。

苏玉蘅也从马车里出来,恰好唐萧逸走到了马车跟前伸出手去,她毫不迟疑的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扶着他的手臂跳下了马车。

“没事吧?”唐萧逸看着苏玉蘅脑门儿上的那个包,忍着伸手去摸一摸的冲动,低低的叹了口气,“我来晚了。”

“没事……谢谢。”苏玉蘅闻着浓重的血腥味只觉得腹中真真翻滚,脸色一时煞白。她性子再豪爽也只是个姑娘家,这样的生死杀伐还是头一次见到。

唐萧逸眸色一暗,抬手从荷包里拿出一粒淡绿色的药丸递给她:“把这个含在嘴会好些。”

苏玉蘅忙抬手接过,毫不质疑的把药丸放入口中。清凉的薄荷味从口里散开,扩散到鼻息中,冲淡了血腥的味道。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回城。”唐萧逸说完,目光从旁边的几个丫鬟身上扫过后转身,从腰里解下一盘细细的绳索,一挥手抖开,招呼受伤不重的护卫过来你,把那些劫匪绑成一串。

因为绑匪们都伤了腿上的筋脉,根本不能走路,而梁夫人派出的那些护卫也全都挂了彩,唐萧逸只得发出信号招来自己的亲兵,吩咐他们负责把这些绑匪暂且压回去,交由刑部看押,而自己则和那些受伤的护卫一起送苏玉蘅回城。

这一场厮杀虽然不到半个时辰,但却耗去了护卫们八成的战斗力。幸亏伤口处理的及时,又有治伤秘药,那几个重伤的才不至于当场毙命。

但如此一来,回去的速度便远不如之前快,等回到云都城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唐萧逸不敢耽搁时间,直接送苏玉蘅回定候府,苏玉蘅却在将要进入侯府的巷子时叫车夫停住了马车。

唐萧逸见状便转身从马上跳了下来,至马车跟前问:“姑娘有什么事?”

苏玉蘅掀开车窗帘子探身过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唐萧逸,低声说道:“以将军看来,今日之事该如何了结?”

唐萧逸想了想,问道:“不知姑娘想怎样了结?”

苏玉蘅想了一路,觉得此事若是一不小心便会让整个苏家万劫不复,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梁夫人的力量仅限如此,父亲的脾气不好,伯父那边更不敢指望。她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唯有自己未来的丈夫了,于是低低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那些劫匪很是蹊跷,希望将军能够亲自审讯,并对那些人的供词保密。”

唐萧逸迟疑了片刻,点点头说道:“好,姑娘放心。”

“将军,谢谢你。”苏玉蘅微微苦笑。她有父母有家人,而眼前能够相信和依靠的,却只有他。

“不用谢。”唐萧逸看着苏玉蘅美丽而苍白的脸,心里涌起无限疼惜。纵然今生无缘与她牵手,也不希望她有任何闪失。(可怜唐将军,此时还不知道眼前的姑娘就是他的未婚妻。)

“将军有了消息,可让姚姐姐找我。”沉沉的夜色遮去了苏玉蘅脸上的一抹羞涩。

而这句话在唐萧逸听来却是男女大防,他们二人不便相见,有事情还得由姚燕语来转达。不过这样也好,总归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名声最重要。

于是唐萧逸点了点头,应道:“好,有消息我会跟夫人讲,她会及时转告你。你也要多保重,有好的身体才能有将来。”

苏玉蘅些依依不舍的放下了车窗帘子,马车继续前行,唐萧逸把苏玉蘅送至定候府门口才匆匆转回。

三姑娘去给大长公主扫墓回来的路上遇到劫匪的消息把定候府给震了个底朝天。此事上至定候和陆夫人,下至洒扫的婆子,无不震惊。

“不过就是在京郊,居然也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贼子真是该死!该死!”苏光崇拍着桌子低声喝道。

“幸亏唐将军恰好路过,不然蘅儿的命可就保不住了!”苏光也气的变了颜色。

“那些劫匪已经送进了刑部大牢,父亲和二叔放心,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苏玉安咬牙切齿的。

这边爷们儿几个正在商议着怎么整饬那些劫匪,外边有个小厮匆匆进来回道:“回侯爷,二老爷:三爷刚刚晕过去了,太太说请侯爷赶紧的过去。”

“好好地怎么会晕过去?”侯爷气急败坏的拍桌子,“叫人去传太医了没有?!”

苏玉安忙吩咐人去传太医,苏光则劝道:“听说侄媳妇的妹子就是个神医,怎么不请来给老三看看?”

“这孽障不知中了什么邪,说什么也不让人家看。再说,男女有别,他也不是什么大病,不看就不看吧。虽然是亲戚,难男女大防还是要有的。”侯爷叹了口气,起身往后面去看儿子。

自古以来就是疼长子,宠幼子,苏玉祥再不成器也是侯爷的亲骨肉。

此时祺祥院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姚凤歌不在,琥珀和琉璃都怀了孩子便不上来伺候只在自己的小院里养胎。珊瑚和珍珠则随着姚凤歌回了姚府,苏玉祥跟前就灵芝,梅香还有几个小丫鬟们伺候。

这两日苏玉祥用了刘善修的膏药,腰疼的轻了些,便觉得这人的药着实不错,所以那丸药也没敢耽误,都是看着时辰吃。

熟料今儿一早就觉得身子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还有些拉肚子。完了还没胃口,早饭就喝了点白米粥,然后又按时吃了药。

巳时的时候又觉得肚子难受,于是赶紧的往净房里跑。进去便通泄了一次,出了净房腰带还没系好,苏三爷就一个倒栽葱昏倒在地上。

陆夫人比定候先一步赶来,此时苏玉祥还没醒,已经被婆子丫鬟们抬到了榻上。灵芝和梅香跪在旁边一边唤人一边哭,其他的婆子丫头都慌作一团,端水的,递手巾的,叫嚷着掐人中的,还有匆匆往外跑想去叫人的。

“我苦命的儿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陆夫人哭着进了屋子,灵芝和梅香见状赶紧的让开来,陆夫人一边哭着数落,一边上前去掐苏玉祥的人中穴。

良久,苏玉祥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陆夫人,虚弱的喊了一声:“母亲。”

“我苦命的儿……”陆夫人见儿子醒了,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人搂在怀里哭了起来。

等侯爷等人匆匆赶来时,陆夫人正抱着苏玉祥一口一个‘苦命的儿’哭的伤心。苏光见状便转头催身后的管事:“怎么太医还不来?快些去催催!”

管事连声答应着转身往外跑,差点跟闻讯赶来的封氏撞了个满怀,又赶紧的躬身叫了一声:“大奶奶。”

“三弟这边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连大老爷二老爷都惊动了?”封氏皱眉问。

管事为难的叹了口气:“三爷刚忽然昏厥了,奴才们去回侯爷,恰好二老爷也在,就一并过来了。太太也在里面,奴才急着去催太医。”

“去吧。”封氏摆摆手,让管事出去。

随后而来的孙氏皱眉问:“这是怎么了?”

封氏皱眉看着孙氏问:“宣儿呢?早起你不是说他也不舒服?”

“说的就是呢,宣儿刚睡了,我听见这边吵嚷,才赶紧的过来瞧瞧。哎!自从大长公主去世以后,这家里真真是没有一天安宁过。”

封氏淡淡的笑道:“你这话可别让太太听见了。”

孙氏扁了扁嘴没说话。自从大长公主去世之后,每次提及大长公主太太的脸色都不好看。这在定候府都不是秘密了。

妯娌两个先后进了祺祥院,却又因为苏光也在里面,便没好进去,只问被陆夫人赶出来的灵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多时太医匆忙而至,苏光崇忙叫进去给儿子诊脉。

为了怕出差错,侯府的管事这回请来的是白家的大爷,太医院的四品内医正白竟阳。

白家世代行医,到白老爷子这一代已经算是鼎盛,他的大孙子白竟阳深得老爷子真传,若论起内科,太医院里怕是无人能及。

白竟阳给苏玉祥诊脉后,皱眉叹道:“三爷近日可曾吃过大量良性的食物?或者药?”

苏玉祥摇了摇头:“近几日我胃口极差,吃什么都没滋味。药也只吃过活血化瘀丸,别的就没有了。”

白景阳忙问:“三爷说的活血化瘀丸是什么,可还有,拿来给在下看一眼。”

陆夫人忙叫人拿了过来,白景阳闻了闻那丸药的味道,又掰了一点放在口中细细的嚼了嚼,之后方叹道:“这丸药用的都是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的药,且分量极重。三爷身子本来就虚寒,这清热的药吃多了肯定伤身子。三爷说这几日没有胃口怕也是吃此药的缘故。”说完,又问:“这是谁的方子?这药如此猛烈,可不能随便吃啊。”

“原来是这丸药的缘故!”陆夫人恨恨的骂道:“都说这姓刘的医术怎样高,原来竟是祸害人的蒙古大夫!像这等行径,无意于草菅人命,实在可恨!”

“夫人说的可是那位连升三级的军医?”

陆夫人气的脸色都变了:“可不就是他!”

“哎!”白景阳叹道,“若说这药也的确没错,只是军营里那些人都常年习武,自然身体强壮,这些虎狼之药给他们用倒是正对了症候。可三爷却是富贵窝里长大的凤凰,身上虽有点外伤,但到底已经养的差不多了,这阴凉之药如何能用得这么猛?”还有一句话白太医没说,就是这位三爷的身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这种时候吃补药尚且来不及呢。

听了这些话,连定候也忍不住骂道:“这个姓刘的到底懂不懂脉息?难道就因为这丸药是他配制的,又得了皇上的嘉奖,便可以什么人都吃么?这样的人如何能行医济世?!”

床榻上苏玉祥则直着脖子叫嚷:“当初我就看他不顺眼,还说保证我这伤十来天就好。这才不过三两天的功夫,就要了我的命了!等过了十日,怕是我早就死的透透的了!”

陆夫人忙呵斥:“你个口没遮拦的!都这样了还胡说八道的!”

苏光则劝道:“好了,幸好发现的早,还是请白太医给开药方子吧,小三这身子是该好生调养一下,年纪轻轻的,若是落下什么病根儿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苏玉祥又补了一句:“是谁说要请这狗杀才来给爷瞧病的!真真该一顿棍子打死。”

陆夫人皱了皱眉,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只管好生养你的病吧!有那个闲心管别人的也管管你自己,你这伤早就好了!”

廊檐下,孙氏听见这话转头问封氏:“哎?这刘军医好像是嫂子荐的人吧?”

封氏心里正烦着,便淡淡的瞥了孙氏一眼,一言不发的走了。

那边白景阳开了一剂汤药,又道:“最近国医馆的姚御医刚研制出了一剂新方子,叫镇痛散,倒是很适合三爷的症状。若是三爷的旧伤疼的受不住,可取这镇痛散来贴一贴。陪着在下这副温补的方子,好生养一段时日,自然就好了。”

苏玉安忙道:“都听白太医的。只是那国医馆的药却不是那么好求的,不知道这镇痛散府上的药铺可有卖?”

白景阳笑道:“尊府上跟姚姚家是正经的姻亲啊,三爷是姚御医的姐夫不是?想要一两剂药还不容易?何须去买?”

苏玉安笑了笑,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近日来一直麻烦姚家,为了这一两剂药,倒是不好再跑去了。府上的药铺若是有,待会儿让他们一并连汤药一起抓回来,岂不省事?”

白景阳点头道:“那好,我把服用方法都写在这里了,其实这镇痛散跟平时的膏药也没什么不同,镇痛的效果却极好。三爷的伤在腰上,实在不宜过多的走动,只多多卧床静养要紧。”

这边定候府送走了白景阳,又派了人去白家药铺去拿药,陆夫人则命苏玉安去了一趟北大营,把刘军医给揪出来狠狠地惩治了一顿,之后又叫定侯爷写了一道奏折,参奏军医刘善修身为军医食君俸禄却不思君恩,暗地里用虎狼之药谋不义之财,云云。

皇上见了这本奏折,先是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子,才想起这军医乃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便问怀恩:“这刘善修真的私下配制了虎狼之药害人了?”

怀恩身为御前总管大太监自然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儿,听了皇上问话,赶紧的把定候府三爷因为吃活血化瘀丸差点出人命的事儿跟皇上从头到尾汇报了一番。(经过陆夫人的大肆宣扬,这事儿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云都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皇上听完之后,冷冷的笑了笑,把奏折丢到了一旁,一个字也没说。

怀恩忙躬了躬身,悄悄地退到了角落里。

今儿也巧了,有关定候府的折子居然不止那一本。皇上翻了几道奏折之后,又有一本却是刑部递上来的,是有关定候府三姑娘去给大长公主扫墓回来遇到劫匪的事情,劫匪除了一个当场毙命之外,其他全部捉拿归案,刑部已经审过,这些人都是谋财害命,虽然没伤及三姑娘,但却把定候府的侍卫给伤的极重。

刑部对这些人根据认罪的态度做出初步的判决建议,分别是八年,五年的牢狱不等。因事情牵扯到了大长公主,所以刑部特别奏请皇上圣裁。

皇上看完这本奏折后,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抬手把茶盏往龙案上重重一放,生气的说道:“我大云王朝居然乱到了这种地步?城门外不出五十里便有匪类出没?!并且敢袭击侯府的护卫!如此,夜间朕还能敢安睡么?!”

紫宸殿里当值的太监宫女都吓了一跳,一时间呼啦啦都跪了。

皇上却很是愤懑,从龙案前站起身来就往外走,怀恩不敢怠慢,赶紧的跟了出去。

出了紫宸殿,皇上被冷风一吹,心里的怒火多少降了些。回头看见怀恩,便吩咐道:“去叫人传卫章来见朕。”

“是。”怀恩心里想着京城周围的防务都是诚王爷管着,皇上这会儿为什么要找卫将军呢?不过想归想,怀恩身为一个资深的太监,对皇上的话自然不敢有半点质疑,匆匆的转身叫了自己的徒弟过来,吩咐去卫将军府传人。

而此时,唐萧逸已经对那些劫匪进行了秘密审讯,拿到了第一手招供的资料,却谁也没给,只亲手封存起来,妥善的收好。

卫章对苏玉蘅遭遇劫匪之事已经早有了解,当晚唐萧逸回来便跟卫章和姚燕语说了。

本来姚燕语是想去看苏玉蘅的,但唐萧逸说她没什么事,卫章也觉得天色已晚,二来姚凤歌现在住在姚府,正跟苏玉祥别扭着呢,她这个时候去定候府不怎么方便,便劝住了。

后来姚燕语只叫翠微悄悄地去看过苏玉蘅,知道她确实没事才放了心。

卫章恰好今天没去军营,而是在兵部跟几位官员商议西北的防务之事。但饶是这样,从兵部到宫里,也需要两刻钟的时间。这两刻钟里,皇上站在紫宸殿外的汉白玉栏杆跟前吹着萧瑟的北风,心里的那股火气也渐渐地压了下去。等他近前参拜时,只剩下了理智。

“进去说。”皇上不等卫章三叩九拜便已经转身进了紫宸殿。

卫章忙起身跟了进去,皇上便把刑部的折子递给了卫章:“这件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有什么看法?”

卫章仔细的看过奏折后,躬身回道:“回皇上,这事儿臣是听唐萧逸说过两句,但具体情形知道的也不详细。不过,据臣看来,在京城附近打劫,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若不是这些人穷疯了,那就一定是另有缘故。定候府三姑娘的马车也不是寻常富商家可比,况且还有十几个护卫在,这些人居然敢出手,要么是断定了车上有很多的钱财,要么就另有所图。”

“说的不错。”皇上点点头,说道:“朕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你只管细细的去查。刑部问出来的这个结果朕不满意!哼!在天子脚下居然出现了劫道的?这事儿实在是荒唐!”

卫章也知道刑部审出来的这些东西也瞒不过皇上去,便躬身应道:“臣领旨。”

“嗯。你先去吧。”皇上终于恢复了应有的高深莫测,摆了摆手令卫章退下。

卫章从紫宸殿里出来,正好遇见了诚王爷。于是又赶紧的躬身问安:“见过王爷。”

“显钧。”诚王朝着卫章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是被皇上召来的,身为锦林卫的总头子,负责京城的安全,城郊发生劫匪抢劫杀人之事,诚王爷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紫宸殿外不是臣子们交谈的地方,卫章跟诚王打完招呼后便离开了。至于诚王进去见皇上会怎样,那不是他关心的事情,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去找唐萧逸,把这些劫匪的事情弄清楚。

姚府,东跨院,姚凤歌的屋子里。姚延意无奈的坐在椅子上,轻轻地吹着一盏香茶。宁氏靠在一旁的暖榻上,她的肚子已经十分的明显,算算日子临盆也就这几天了。

定候府今日派人来接姚凤歌回去,理由是苏玉祥病的厉害,跟前没有贴心人照顾。来人是苏光崇派来的,说话倒也客气。只是姚凤歌一想到回去听苏玉祥指桑骂槐,心里就不痛快,根本不想回去。

姚延意自然明白姚凤歌的心思,便幽幽的叹了口气,劝道:“不是哥哥不疼你,你这样子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你们毕竟是两口子,有什么事情不能明着说?”

“他贪心不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也就罢了。却不应该拿我当出气筒。”姚凤歌说着,又拿帕子拭泪,“他一口一个‘滚’字把我骂出来,现如今病了又叫我回去伺候?我生下来就是为了伺候他的么?”

宁氏自从听了那些烂事儿之后,心里也很气愤,便对姚延意说道:“大妹妹身子原本也不好,这条命说白了也是捡回来的。他们两口子心里有结,便是把妹妹送回去,也是一对乌鸡眼儿,谁也瞧不上谁,对两个人都没益处。二爷不如说给定候府的人,就说我这几天就要临盆了,身边也没个贴心人,就多留妹妹几天。虽然嫁出去的女儿不能总顾着娘家,但在这种时候,她回来照应一下也是常理。”

“你这话说的!”姚延意叹道,“圣人有训,出嫁从夫。你这样的说辞,只会让定候府的人会说我们不讲道理,为了自家的事情,让嫁出去的女儿不顾夫君的死活,只顾着娘家。”

虽然这话很窝火,但也是正理。宁氏听了这话也只有叹气的份儿。

姚凤歌便哭道:“罢了,这本来就是我的业障,我自己去受吧。”说着,便转身吩咐珊瑚,“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姚延意看妹妹哭,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便劝道:“你且回去忍耐两日,父亲过些日子就来京了。等父亲来了,定然会为你讨个说法。”

宁氏也拉着姚凤歌悄声劝道:“你回去住两天,等我临盆的时候再打发人去接你。说不定也没三两天的功,妹妹又回来了。”

姚凤歌只得含泪点头,当下收拾了东西带着女儿坐车又回了定侯府。

苏玉祥因被父亲教训了一顿,这几天也着实过的凄凉。侍妾再好,怎比发妻?姚凤歌在家的时候,饮食起居都被打点的井井有序,她不在的这几日,虽然有侍妾们在旁照顾,但却总是少了这个缺了那个的,日子过的着实不顺心。所以这回苏玉祥见了姚凤歌也没再冷言冷语,指桑骂槐。

姚凤歌回来后,自然打起精神把自己小院子里的事情都打点妥当,灵芝梅香还有其他几个小丫鬟也都绷紧了皮肉,不敢再炸毛起刺儿的胡乱挑唆,怀着身孕的琥珀和琉璃也都往跟前来服侍伺候。

苏玉祥见了这两个大着肚子的妾氏,心里对姚凤歌多少升起那么几分歉疚来,说话的口气便又和软了几分。

只是,姚凤歌心意已冷,不管苏玉祥曲意逢迎也好,继续摆少爷架子也罢,她只是淡然处之,不高兴,也不生气,一切事情都按照常理来,不叫人挑出什么毛病来,当然也不给苏玉祥所谓‘和好’的机会。

本来陆夫人见着姚凤歌是满肚子的气,一百个不高兴的。只是现如今她有更烦心的事情要料理,自然也就不顾上了。

静室里,陆夫人跪在菩萨跟前,手里握着一串紫檀木念珠儿闭着眼睛默默地念经。连嬷嬷则守在一旁淌眼抹泪。

连瑞那日出门,原本说好三日便可回来,只是到了几天,足有七日了仍没见人影。

最最重要的是苏玉蘅在城郊遇到了劫匪的事情让陆夫人心神不宁,连嬷嬷更是焦急万分那些劫匪可是都被唐萧逸给捉住并送进了刑部的大牢!

刑部的大牢的十大酷刑可是出了名的,若是刑部的人真的较真给这些人都用上,就算是神仙也扛不住的!到时候刑部的人顺藤摸瓜,可不就把自己的儿子给牵出来了吗?!

一想到儿子要被刑部的人拘了去受那些戏文里才有的酷刑,连嬷嬷便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那可是自己的亲儿子啊!

站了半个时辰,连嬷嬷实在忍不住开口:“太太……您看这这事儿……”

“放心,我已经暗暗地叫人去打听了,那些劫匪不过是谋财而已,如今刑部都已经下了判书。根本没牵连出你儿子来。”陆夫人心里万分的烦躁,但也不得不出言安慰连嬷嬷。

“可是,已经七日了,会不会出了别的事儿?”连嬷嬷心里想的是那些劫匪进了大牢,他们肯定还有同伙,或者亲友,那些人是不是已经寻仇寻到了自己儿子身上?毕竟这件事情是自己的儿子出面办的。

落在刑部的大牢或许还能留一条命,但若是落在那些江湖人的手里,可就真的完蛋了!

“明日再多派些人手去找人。”陆夫人也正是为这事儿担心,连瑞帮她做过太多的事情,若是被那些江湖上的人给弄去了还好,若是落在官府的手里,事情可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是。”连嬷嬷无奈的应了一声。陆夫人的这个承诺并没让她更安心,但出了加派人手去找,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

事情仿佛进入了一个僵局。苏家姑娘遇到劫匪的事情成了云都城里最新的话题,几乎家喻户晓。于是亲戚朋友,素来有走动的各府都打发人来探望,梁夫人那边着实忙了几日。

这边忙碌,姚府那边也不得清闲。宁氏肚子里这个娃娃,生生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十日。

姚燕语接到消息时正是晚饭之后,卫章正陪着她练在院子里散步消食。这段时间姚燕语的生活很是规律,每天晚饭后会散步一刻钟,然后回房练习八段锦调理自己的内息。虽然不求大成,但为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如此。

姚延意派人过来,说宁氏临盆,请二姑奶奶回去坐镇。姚燕语高兴之余,匆匆收拾了东西出门。卫章不放心,自然随行左右。

夫妇二人回到姚府的时候,姚凤歌已经带着女儿到了。她是下午过来的,那时宁氏刚觉得肚子疼便打发人去接姚凤歌了。虽然姚燕语懂医术,但姚凤歌是有分娩经验的。

宁氏因是第二胎,她倒是不担心自己怎样,只怕孩子刚生下来奶娘照顾不到,姚延意又是个爷们儿,根本帮不上忙,所以早早的打发人去接了姚凤歌。

说起来也真的是老天保佑姚家,宁氏这一胎生的十分顺利,孩子呱呱落地,产婆喜滋滋的出来报喜:“恭喜大人,恭喜二位姑奶奶,是个小爷!母子平安。”

亲爱滴们!为了大珠珠坚持每天一早爬起来更新,速速砸上乃们的票子吧!

偶撒泼打滚儿挥着小内内要月票啊要月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