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媚后太妖娆 > 137 石破天惊

媚后太妖娆 137 石破天惊

作者:公子妖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9:18

章节名:137 石破天惊

腹部被人压挤地十分难受,璃心悠猛地呛了口水,腹部的饱胀感才消褪。

她睁开眼睛,迷茫地看向眼前同样衣衫褴褛的男子,“是你救了我?”

此时,她的声音不用装也有些沙哑,与在东楚时的清脆动人不同,听在慕容烨轩的耳里略有些奇怪的熟悉。

再打量她身上的黑衣,慕容烨轩立刻想起了将乐正锦虞推下山的蒙面女子,眸子霎时喷火,“原来是你!”该死!他怎么会将她捞了上来!他应该淹死她!

璃心悠尚未明白他眼中的杀意,面颊袭来了一道强烈的掌风。身体出于本能的反应瞬间快速地滚了一圈,这才躲开了他的袭击。

伸手拨开面上沾着的青草,她颇为狼狈地看向他,“你要做什么?!”居然救了她又下杀手!

待瞥见到慕容烨轩怒气腾烧的模样,她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因而在他再次对自己出手时,她急忙高声叫道:“乐正锦虞没死!”

慕容烨轩的动作立刻停住,“你知道虞儿在哪里?”

“咳咳,”璃心悠喘了口气,“我当然知道她在何处。”人在乐正彼邱的手里,任谁也猜不到,更抢不走。

“她在哪儿?”慕容烨轩骤然掐住了她的脖子,逼迫道:“快告诉我!不然我杀了你!”

璃心悠艰难地笑了笑,丝毫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若是你杀了我,这辈子别想再见到她了。”

慕容烨轩的手没有放松,“是你将她藏了起来?”

璃心悠的呼吸在他大力的攥紧下变得有些急促,“咳咳,你先放开我。”

见慕容烨轩不为所动,她迅速补充道:“人不在我手里,但是我可以帮你找回来。”

慕容烨轩微微放开她,“你别想玩什么花样!”不管找到是否虞儿,她总归难逃一死!

等脖子不再那么难受后,璃心悠嫌弃地扫了眼身上湿哒哒的衣衫,“她被人带走了,可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那人是谁。”乐正彼邱可以对她无情,她却不能对他不忠。但是即便死,她也不会放过乐正锦虞。

“你!”慕容烨轩立即又钳制住她的脖子。

璃心悠拼命抵制住他的掐力,连忙道:“我想,六皇子现在当务之急不应是找寻一名女子,而是应该回西陵主持大局。”乐正彼邱绝不可能放虎归山,慕容烨天与南宫邪想必已经凶多吉少。

慕容烨轩的手微顿,疑惑地问道:“此话何意?”

“皇上被杀了。”璃心悠加重语气,尽力将他的心思暂时从乐正锦虞身上移开。为了让他更容易相信,她的眼眶不自觉也跟着变红,甚至溢出了一丝晶莹的泪花,“我亲眼所见。”

慕容烨轩身躯一震,无法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皇兄他

他摇摇头,“我不信!”绝不可能!

璃心悠垂首,“六皇子跳下山之后,昭帝便、便杀了皇上…而后我也被人打落了山崖…”有本事就去查吧!

“六皇子应当立刻回西陵稳固民心。”璃心悠沉声提醒道。

南昭与西陵势必要战!而其中最好的利剑便是慕容烨轩。她一定要让乐正彼邱知道自己的价值!这些年她一直为他做了这么多事,他怎能为了那个妖女而抛却多年的主仆情分…她不甘心!

她抬头看向慕容烨轩,诱惑道:“更何况,只有六皇子坐到那个位置上,才能将你的心上人带回。”

慕容烨轩并不知道南宫邪失踪的消息,以为乐正锦虞又被南宫邪带回了南昭,再看向璃心悠依旧起了杀意。

璃心悠扬唇,提醒道:“她并不在南宫邪手中。”

慕容烨轩脸色一黑,“你耍我!”

璃心悠傲然道:“我说了,只有我一人知道她的下落。只要你拿下南昭国,我自会告诉你。”

慕容烨轩怀疑道:“西陵拿下南昭,对你有何好处?”他虽志不在江山,却也不是这么容易被糊弄的。

璃心悠微笑,“想必六皇子也知道我是皇上的人,我又怎会做有害于西陵的事情。”她会将一切都捧到乐正彼邱面前,让他真真切切地明白她的心。

慕容烨轩虽愿不相信她,却也无法作他想,掐着她脖子的手又猛地握紧,“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璃心悠用力拨开他的手掌,轻笑道:“利人利己之心。”

……。

子时的寒风格外凛冽,乐正彼邱打开乐龙殿的窗户,夹着雪花的烈风乍然扑面而来,清明的神色一派镇定。

他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前几日坏了的锁扣,新换的铁扣掩盖了旧日的痕迹,无人知道是自然脱落还是人为。

乐正锦虞背对着他立于乐正无极的正前方,明明灭灭的烛火中,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她很难将眼前垂死的老人与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君王捆绑在一起,深陷的眼窝看着有些恐怖,他的下巴已经消瘦成针,再难掩盖那份虚伪。

见他睡得还算安稳,乐正锦虞突然恶意地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轻轻念叨,“乐正无极,我又回来了。”

她的声音带着索命的意味,钻入乐正无极的耳朵里,让他开始心虚地发颤。

可他依旧如白日那般,只能勉强地嚅了嚅嘴角,无法睁开眼去看她。

乐正锦虞也不介意,缓缓地自他的身边坐下,周身萦绕的清冷气息似要将他的魂魄悉数冻僵。

她知道乐正无极已经醒了,也知道他能听见她的话,便自顾自地说道:“你以为我死了是不是?”

不指望乐正无极能回应,她又继续说道:“可我还是好好地活着。”

她怜悯地为他掖了掖被角,冷声陈述道:“我还会比你活得要久得多。”

见乐正无极的眼角抽动,她用指甲轻轻刮过他干枯的脸颊,“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很不甘心?可我依旧好好地坐在你的身边,看着你的生命一点一点流逝,逐渐走向尽头。”

乐正锦虞突然低头,盯着他苍白的唇角道:“说起来挺叫人恶心的,小时候我竟十分羡慕乐正锦瑟能得你的欢心。”

“母后说你喜欢安稳懂事的皇儿,我便敛住调皮的性子,任那些妃子讥诮我木讷沉闷,不如其他公主灵动可人。”她将手肘抵住下巴,似乎真的回到了孩童时代,“可是我还是不得你的喜欢,你连看我两眼都不屑。”

“乐正彼邱是你的心头肉,乐正锦瑟是你的掌上明珠,其他皇子公主还算得你的青眼…而我再如何努力,却还是得不到你的只言片语。”她叹了口气,“瞧我多傻,甚至期盼着你能像训斥宫人一样训我几句也是好的…”

乐正彼邱默默地将窗户关上,转身望向她。

“你知不知道,那时连伺候乐正锦瑟的奴才都可以随意讥笑,随意嘲讽我。我还傻傻地问过母后,是不是因为生来你就不喜欢我,所以才会任那些人欺凌到我的头上?”她移了移手肘,冷笑道:“母后却笑话我多心,她还教我‘虎毒不食子’。”

“‘虎毒不食子’呵!”她的目光逐渐凌厉,声音也变得格外尖锐,“为了那些所谓的利益,你将我嫁给与你岁数相差无几的老皇帝!还狠心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

她无法控制地嘶吼道:“乐正无极,你做这些的事情时候可曾想过我是你的女儿!可曾想过总有一天会遭天谴!”

乐正无极的嘴角剧烈一颤,然后不受控制地急速地抖动起来。

乐正锦虞沉浸在回忆里的飞恍的思绪顿时被拉了回来,放在他脸颊上的指甲轻轻用力,“你紧张什么?以为我会趁机杀了你么?”

她嗤笑着拍拍他的脸,轻蔑道:“是啊!现在弄死你就跟弄死只蚂蚁一样容易!可你看你都成了这副人鬼不分的模样,让人厌恶还来不及,又怎会弄脏自己的手?”

她的话刚落,乐正无极突然又恢复了安静。

“啧啧~你看你,还是这样地怕死。”乐正锦虞冷笑着撩了撩他垂耷在眼角的白发。可那些白发一触到她的手指,便慢慢地掉落。

似是找到了好玩的东西,乐正锦虞兴致勃勃地扯起了乐正无极的头发来。也不管那些白发是好是坏,只一味地将它们拽落,不知不觉间竟将他的头发扯了个精光。

乐正无极仿若感觉不到疼痛般,竟连哼都未哼一声。

乐正锦虞抓着他的白发,吃吃一笑,“人人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这样随意动你的根本,是不是前世就是你父母来着?”什么大逆不道纲常伦理,她早已将那些通通抛在了轮回中!

乐正锦虞随意地将拽下来的头发铺在他的脸上,厌弃道:“可我却不想要你这种儿子!”

她拍拍手起身,“死前做一个光头帝,也算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说着,不顾站在一旁的乐正彼邱情绪如何,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乐龙殿。

乐正彼邱静静地看了一眼帝榻上不住颤抖的人,也随着乐正锦虞轻缓地离去。

或许是人死前的回光返照,翌日,乐正锦虞在宫清楚地听见侍卫禀告,乐正无极居然能喝下水了。

之后侍卫的声音压得很低,乐正锦虞只看到乐正彼邱的身体有一瞬忽然有些僵硬。

在宫中,他并不掩饰腿能行走的事实。更为奇怪的是,伺候的人对此都没有一丝讶异,似乎他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

侍卫退下去之后,乐正锦虞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晃悠到了自己面前,颀长的身姿玉树临风,几乎要将世间的男子都比了下去。

他的步履沉稳有力,半点也看不出是久坐轮椅之人,乐正锦虞的戒备之意愈发加强。

她正坐在熟悉的软椅上喝着茶,乐正彼邱走来时,握在手中的杯子也不自觉地丢开。然而杯子在桌上打了个滚,便自发地从桌角旁掉落。

乐正彼邱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差点滑落在地的杯子。

乐正锦虞盯着他的动作,忽然想起乐正皇后死的那日,南宫邪曾来她的宫时,也曾像他一般接住过滚落的杯子。

她想了想,便随口问道:“你将南宫邪的尸体埋在了哪里?”她给他喂了毒药,估计应该一命呜呼了。

乐正彼邱却温和地看着她,“他还没死,你想见他么?”

乐正锦虞讶然,“他如今在北宜国?”就算那药毒不死南宫邪,他就没有将他杀了以绝后患?

“说了任你处置,自然要等着你发落。”乐正彼邱将杯子重新放回桌子上,“我带你去见他?”

乐正锦虞颌首,想来被他给囚禁起来了,她总该瞧瞧南宫邪现在的模样。

“你与我来。”乐正彼邱握住了她的手。

乐正锦虞退缩不得,只得任他拉住自己。

乐正彼邱牵着她走到用来作书房的偏殿内,待二人脚步落在殿梁旁,也不知道他触动了什么机关,“嘎吱”一声轻响后,殿柱后的一块玉石地板竟然裂开,随即一处暗道出现在了脚下。

她顾不得惊讶这处地道的由来,连忙随着他的向暗道走去。

暗道内十分敞亮,似是早已存在了许久,周围的墙壁都落下了斑斑痕迹。墙壁上有数颗夜明珠镶嵌,将壁烛照耀地更加明亮。

平日应该有专人打扫,里面连一丝灰尘也没有。

“他在那里。”乐正彼邱抬了抬袖子。

乐正锦虞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南宫邪直挺挺地坐在那里,墨绿色的衣衫破烂不堪,素来干净整洁的头发也异常凌乱,半根发带无力地捆扎垂落在肩头,就如玩耍时被人抓挠过似的,堆疵成了一团。

二人慢慢走近,他坐在那处角落一动不动,眼睛直直望向前方,金褐色里死灰一片,整个人僵硬地就如同一具无生机的木偶。

“南宫邪。”乐正彼邱轻声叫道。

南宫邪的眼珠只是机械般地转了转,并没有答话。

但在见到乐正彼邱身旁站着的乐正锦虞时,他那没有焦距的瞳孔突然迸发出一丝光亮,风流邪魅褪去,稚气憨态毕露,腔调尤其怪异地唤了一声,“娘。”

刹那间石破天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