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重生名门,老公溺宠 > 第一零二章 婚礼

重生名门,老公溺宠 第一零二章 婚礼

作者:鸾烛摇曳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8:19:38

章节名:第一零二章 婚礼

“你对我的脸动了什么手脚?”穆佳颜的声音有些变样,她完全不敢相信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穆佳音依旧敢对她出手。

“想我当初对真正的穆佳颜动的那样的手脚。”穆佳音凑在穆佳颜的耳边问道,“你觉得我的答案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穆佳颜脸色一变,她当初虽然没看清楚穆佳颜究竟被穆佳音折磨成了什么模样,可是她听到了穆佳颜的惨声。

“你……”穆佳颜脸色猛地变得晦暗,看着穆佳音的视线也阴晴不定。

穆佳音轻轻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穆佳颜的脸蛋道,“我骗你的,瞧你吓的那副模样,小心吓坏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流了可就不好了。”

说着穆佳音才又像穆佳颜的肚子看过去。

穆佳颜抱着肚子后退。

这个时候只有她肚子中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穆佳颜才退了两步,就看到权绍炎正在朝这边走过来,后面还跟着左致远。

穆佳颜脸色一变,变得可怜又让人心疼。

只是,这么让人心中一疼的动作若是出现在一个长相清秀白皙的女生身上,恐怕会真的让人心头一软。穆佳颜现在这副枯槁的面容似乎不大适合这副表情。至少,穆佳音本人觉得违和感似乎异常严重。

这才过去半年的时间,穆佳颜脸上动骨头的后遗症就已经出来了?

穆佳颜看着穆佳音那有些嚣张的模样,心中一寒。穆佳音就使劲的嚣张吧,她就不信了,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一个狠毒的女人。

穆佳颜向后退了两步,手轻轻地捂在有些红肿的脸蛋上道,“姐姐……我什么都没有做错,你为什么要打我?”

说着,穆佳颜才将堆满了泪水的眼睛看向了权绍炎和权绍炎后方不远处的左致远。

权绍炎却连穆佳颜看都没看,而是径直走到了穆佳音的身边问道,“没受伤吧?手疼不疼?”

穆佳颜募得睁大眼睛,拜托,受伤的人是她好不好?

权绍炎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穆佳颜又看向左致远,只是左致远忌讳着权绍炎压根就不敢过来。

穆佳颜咬了咬唇又继续小声弱弱的道,“姐姐,我的脸肿了……”

这句话,穆佳颜是对权绍炎说的。

只可惜权绍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穆佳颜。

穆佳音只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套,在看看穆佳颜已经有些肿胀的脸,很奇怪的问道,“这是军队里的手套?”

权绍炎轻轻点了点头。

“军队里的手套好好用啊,”穆佳音看向权绍炎惊喜的道,“我都没用多少力气,佳颜的脸就肿了。”

穆佳音的话音刚落,穆佳颜脸就彻底的黑了。

权绍炎这才扫了一眼穆佳颜对穆佳音道,“下一次不要亲自打了,万一弄疼手怎么办?”

“我道不怕疼,就是怕脏。”穆佳音随口说着,又看了看手上的手套道,“不过,有了这个手套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穆佳颜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青一块,紫一块,漂亮极了。

权绍炎看着穆佳音看一块手套比看他的表情还要殷切,眸子一沉道,“佳音,我给了你这么好的东西,今晚你是不是要满足我一下?”

穆佳音瞥了眼旁边的穆佳颜,在权绍炎腰间拧了一下压低了声音撒娇着道,“你别乱说,还有外人在呢。”

权绍炎随意的看了眼穆佳颜。

便一把将穆佳音抱在了怀中,“那我们就在没有外人的场合好好地探讨一下你今晚要怎么样满足我?”

穆佳音在权绍炎腰间拧了一下。

这个时候走的人还不多,一到了出口,人就开始变少。

穆佳音这个时候才敢搂着权绍炎的脖子道,“满足什么啊,你不是还有左右手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懂不懂?”

“我的手没有你的手好用,”权绍炎凑在穆佳音的耳边道,“佳音,你今天晚上是想从这个动作开始吗?那我满足你。”

穆佳音小脸一百。

权绍炎每次只要是那啥过之后,持续的时间就要比往常更久一些,这也就说明她今天晚上可能会被折腾的明天又起不了床。

“权绍炎,你明天还要上班呢,”穆佳音拖长声音,“你能不能……不要给下属留一个不好的印象。”

“谢谢老婆的关心,”权绍炎在穆佳音嘴上啄了一下道,“放心,我就算是再和你多在床上呆一天都不会有精力不济的,我们哪天其实可以尝试一下。”

“你还要不要我活了……”穆佳音无力的瘫在权绍炎的怀抱中,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黯淡。

而宴会内,穆佳颜也正在对着左致远发脾气。

“左致远,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看到我那么样的被穆佳音欺负,你都不过来帮我出头?”穆佳颜双手叉腰,一副快要气爆的模样。

因为穆佳颜的声音大了一些,周围的人都纷纷转过头去看。

左致远只觉得丢脸无比。

左致远直接将穆佳颜扯到了角落道,“我这是……你知道权绍炎又能打……你还记得上次在医院的事情吧?”

穆佳颜没再说话,只是撇了撇嘴角。

上次在医院的时候她也是撇下了左致远独自离开,左致远这是在提醒她这一件事情呢。

左致远才又看了看穆佳颜道,“你既然已经怀孕了,就不要再去招惹穆佳音了,自己安安分分的把孩子生下来。”

左致远这个时候还没有发现,现在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不由自主的站在了穆佳音这边。在他的心中,穆佳颜已经是邪恶的代名词了。而穆佳音不管做什么都是事出有因的。

穆佳颜咬了咬牙,没说话。

她现在还没嫁进左家呢,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只是穆佳颜心中却多了几分对左致远的不满。

左致远毕竟不是想真心喜欢穆佳颜的,现在他连敷衍都懒的敷衍了。

等到下月中旬的时候,穆佳颜就和左致远举行了婚礼。

只是在穆家不知道时候,穆佳颜就已经和左致远签订了婚前协议。

左致远只给穆佳颜指出了婚前协议中对穆佳颜有利的部分,譬如说是生下孩子之后就给穆佳颜五百万元。穆佳颜还是有几分小心的,特意请了律师来帮她看。

只可惜那个律师也被左家的人收买了,他压根就没给穆佳颜指出合同的漏洞,只是说合同的各方面条款都很合理。

穆佳颜总觉得穆蕴傲管的事情太多,压根就不想找穆蕴傲。

至于穆佳音穆佳颜也看出了左致远做穆佳音的心思,她现在最不愿意左致远接触的人就是穆佳音了。

穆佳颜的婚礼如期举行了。

在场的到了无数人。

只是穆佳颜的伴娘中却没有原本,本应该是和她关系最为亲密的姐姐穆佳音。

穆佳秋已经死了,伴娘里面没有穆佳秋是正常的,可是没有穆佳音就不正常了。

左致远对此很不满意。

左致远已经知道了权绍炎已经官复原职的事情。

权绍炎两次被停职,又两次官复原职。只要不是傻子,就看得出来高层对待权绍炎的态度很有猫腻,而且,权绍炎本身能力那么强,没道理高层放着这么一个人才不用。

因此,所有人这次都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权绍炎以后还会不会被停职,他们都要卯足了劲的讨好权绍炎,毕竟这位才是真正的正主啊。

之前那些在穆佳音住院,因为觉得权绍炎没有任何价值而没来讨好权绍炎,没有给穆佳音送礼物的人也一个个的悔恨不已。

左致远原本是想穆佳颜能够邀请穆佳音做她的伴娘,这样权绍炎肯定会答应做他的伴郎的。

他才不相信权绍炎会容许其他人做穆佳音的伴郎,和穆佳音一起携手出席婚礼。

只可惜他最近对穆佳颜实在是太好了,将穆佳颜的胆子都养了出来。

穆佳颜可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左致远的想法,还告诉左致远说,这辈子都别想穆佳音会当她的伴娘。

左致远气的肺都快要炸了,他的目标压根就不在穆佳音,而在权绍炎。

只要权绍炎肯当他的伴郎,那他的身份肯定是水涨船高。权绍炎是谁啊,那是A市军区说一不二的实权人物。这样的人肯给他当伴郎,那是何等的尊贵?

只是穆佳颜却不肯配合。

而且,穆佳颜都不让穆佳音当她的伴郎。这看在别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两姐妹不和的象征。

一般的世家中,就算是两姐妹不和,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这般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肯定是已经撕破脸皮了。左致远心中一阵焦躁,而且,穆蕴傲那老头也没来,这是存心给他添堵吗?

这不就明摆着穆家根本就不喜欢这个孙女?

只是不管左致远这个时候心中是怎么样的五味杂陈,他也只能将婚礼完成了。

穆佳颜倒是很高兴,这婚礼完全即使按照她心目中的设计来的。

帅气的新郎,完美的钻戒,一切一切都宛如是她梦中的场景一般。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因为怀孕不敢画上漂亮的新娘妆,虽然她要求自己的伴娘尽量将他们画的丑一些,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似乎也要比她漂亮的多。

等到走完流程,穆佳音本想浅浅的吃几口就走,她对穆佳颜的婚礼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只是,还没等牧师宣布婚礼结束,穆佳颜突然就看向了穆佳音。

穆佳音只觉穆佳颜似乎有什么要针对她的事情。

左致远也一阵紧张,可是这个时候再众目睽睽之下,他根本就没办法阻止穆佳颜。

穆佳颜看着穆佳音缓缓开口道,“姐姐,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参加过美国一个三流的当地下歌唱比赛节目,你还拿到了一等奖,我想姐姐,你唱歌应该还是不错的。今天是我结婚,姐姐,你能不能唱一首歌助兴呢?这样也能让宾主尽欢不是吗?”

这是把穆佳音当歌女使吗?

左致远在心中骂着蠢货,便想要替穆佳音解围。

实在不是他想帮穆佳音,他只是想替穆佳颜将她捅下的这个篓子解开而已。

底下宾客们的眼神交流更频繁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肯定,穆佳颜一定是和穆佳音过意不去。不过,敢拿权绍炎的妻子当那种小歌手使,穆佳颜也算是独一份的大胆了。

看来权家这个新的亲戚完全不用讨好。

权绍炎眼底一片冰凉,正想拉着穆佳音离开的时候,穆佳音却阻止了权绍炎的动作。

穆佳音对着穆佳颜笑了笑道,“既然是你的大婚,我当然不介意给你唱一首歌,祝你新婚愉快了。”

说着,穆佳音就走上了舞台。

权绍炎眉头紧皱着,不知道穆佳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穆佳音很是落落大方的站在舞台上。

诚如穆佳颜所说,她在美国的时候的确参加过很多的比赛,只是她都是为了赚那些比赛的奖金而已。她在美国的时候一直都很缺钱。

不过,她从来都没有把这些告诉过穆佳颜,连真正的穆佳颜她都没有说过,更别说是假的穆佳颜了。

穆佳音接过一旁牧师给她的话筒道,“这首歌献给我的妹妹和她的丈夫,希望他们百年好合,同时,我也想私心把这首歌献给我的丈夫。”

穆佳音这才柔柔的将目光放到了权绍炎的身上。

穆佳音上台之前就已经和乐队手交流过歌曲了,穆佳音轻轻做了一个手势。

那边的乐手已经开始了悠扬的前奏。

whateverittakes

穆佳音一直都很喜欢这首歌,其实她有很多歌想要唱给权绍炎听。只不过每次相处的时候,她都不好意思提起,既然穆佳颜这次主动想要刁难她,那她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穆佳音声音很温柔清澈,将原本抒情的歌曲唱得更是动听。

悠扬的乐曲仿佛是飘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几乎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在听。

穆佳颜英语学得不好,压根就不懂穆佳音唱得究竟是什么。不过在场大多数人却是没有多么用力就分辨出了穆佳音的歌词。穆佳音唱得本就是慢歌,而且,穆佳音在国外这么多年,发音本就已经相当的标准,要听懂穆佳音在唱什么,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

董黎兆有些扼腕,多么好的一个苗子啊,可惜嫁给了老大……就这么进入了一辈子的雪藏。董黎兆敢保证,只要穆佳音有意向进入娱乐圈,他绝对不惜拿出最顶级的资源来捧红穆佳音。

而且,董黎兆相当确定穆佳音有红的实力,或者说,穆佳音有一炮而红的实力。

只可惜,穆佳音很明显不在意这些,也不需要这些。

穆佳音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权绍炎的身上。

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穆佳音这首歌曲根本就是给权绍炎唱的。

等到穆佳音唱完歌,走下台,看到权绍炎和穆佳音十指相扣的手之后,之前关于穆佳音和权绍炎关系不和,关于权绍炎虐打穆佳音,关于他们感情破裂,一切一切的传言都全部消弭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眼见为实。

穆佳音和权绍炎之间默契又融洽的气氛让所有人都亲眼相信,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浓情蜜意,哪来的感情破裂啊。

装是装不出来这种感觉的,装只能装出穆佳颜和左致远的那种气氛。

看到周围人的眼神,穆佳音才松了一口气。

好久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唱过歌了,刚刚她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这里坐的可都是A市上流圈子内的人,她要是出了一点差错,丢的可不仅仅是她的脸,更是权绍炎的,穆家的和权家的脸。

索性,她的歌曲还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喜欢。

而穆佳颜时那个少数人中的一个。

穆佳颜眼神怨毒,一般而言,像是穆佳音这种豪门贵妇,本身有自己的工作,而且,那工作还不是玩票级的就已经很奇怪了。穆佳音当众登台献歌,本来是一件让人很不齿的事情,可是穆佳音这么一唱偏偏还赢得了所有人的喜欢。

左致远这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

为什么他以前都没有发现,穆佳音这么的厉害,不管是哪一方面,穆佳音好像从来都没有弱点?

左致远愈发觉得自己身边的穆佳颜没用了,左志远看着穆佳颜那眼神中的巨大阴森,低沉着声音道,“你打起精神,别把我们的婚礼搞砸了。别再给我耍那些有的没的手段,别再针对穆佳音。”

穆佳颜的各种行为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

左致远气的连脸上的笑容都快要保持不住了。

明明就是他和穆佳颜的婚礼,可是偏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权绍炎和穆佳音的身上。而且,随着穆佳音唱完那首歌之后,重点就更加的偏移了。

都是穆佳颜做的错事!

左致远心中怨气滔天,心中暗暗的谋划着等到拿到了穆家的那些个产业之后,他要怎么对付穆佳颜。

至于穆佳颜肚子中的孩子?他才不屑与去要,他的孩子至少也要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人生的……穆佳音那样的就很完美了。

穆佳音和权绍炎还是提早离场了。

一进到车里,权绍炎的吻就铺天盖地的向着穆佳音袭来。

权绍炎的吻中带着点点的柔情,还带着一丝的惩罚。

“以后只许唱给我一个人听。”虽然穆佳音唱歌的时候只是盯着他看,可是想到其他人也看得到穆佳音那柔情的眼神,看到穆佳音那漂亮的脸庞。

权绍炎就觉得心中堵得慌。

看到台下的男人们一副痴痴的仿佛是看着女神的模样,权绍炎就想把穆佳音从婚礼的台子上拉下来,可是他却舍不得动手。

有那么一瞬,权绍炎觉得整个婚礼现场就只剩下了他和穆佳音两个人,他觉得穆佳音只是在对着他唱歌,听众始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我怕你不会喜欢我唱歌。”穆佳音反手抱住权绍炎。

知道权绍炎喜欢她唱的歌,知道权绍炎听懂了她唱得歌,穆佳音就觉得心中一阵的高兴。

穆佳音的脸上笑靥如花,权绍炎轻轻的在穆佳音嘴角吻着,“很喜欢,你的什么我都喜欢。”

也包括缺点吗?

穆佳音想,在权绍炎这里,这个答案恐怕是肯定的。

穆佳音轻轻的靠在权绍炎的怀里,歪着头道,“我觉得外面关于我们两个的留言应该没有了吧。”

“什么留言?”权绍炎不解。

他最近没大关注这些事情,不过出了事情刘锐也不告诉他,刘锐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就是之前一直流传的,关于你虐待我的留言啊。”穆佳音有些不满的道。

大抵权绍炎是在看起来太冷漠,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模样。

权绍炎一歇在家中,就有无数的人脑补她会被权绍炎打啊,他们会因为这件事情而闹不和啊。而且,她在公司里上班,上司也不喜欢的事情,似乎周围人都是知道的。

一时间,她的形象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穆佳音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生活有这么悲惨,好像上一世她真正悲惨的时候,所有人却都觉得她应该过更悲惨的生活。

穆佳音每次看到网上的人将权绍炎形容的那么可怕,将他们夫妻关系形容的好像每时每刻都在破碎的边缘,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倒权绍炎身上,穆佳音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虽说,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不用理他们。可是每次只要一看到这些消息,穆佳音就觉得一阵胸闷,恨不得把那些言论全部都烧掉。

今天,她亲口给权绍炎唱得这首歌应该能抵消掉不少的留言吧。

权绍炎这才猜到了穆佳音的用意,“不用在意这些话,你要是真不喜欢,我找人删掉就是。”

权绍炎将穆佳音圈在怀里,整个人的表情中的都有几分柔和,“佳音,我发现你越来越喜欢我了。”

穆佳音脸一红,看着权绍炎道,“难道你越来越讨厌我了?”

“你觉得我会讨厌你?”权绍炎将穆佳音抱在怀中道,“看来我努力的还不够,佳音你还不了解我对你的喜欢。”

那是只会越来越深的沦陷。

穆佳音对他还没有感情的时候,他就已经沦陷了。

当穆佳音开始回应他的时候,权绍炎便已经是深深的沉沦。

权绍炎想,别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如果有穆佳音陪着,这一生他便不会再去想过关的问题,只要有穆佳音陪着他。

权绍炎的努力自然是那方面。

穆佳音头一偏,“我才不要呢,你最近每次的训练就已经让我很吃不消了。”

自从谭新京绑架了她之后,谭新京就不顾她的意愿开始训练她。

而且,因为家里的场地不够,权绍炎似乎是打算去买一栋小型的别墅,给穆佳音建一个专门的训练室。

穆佳音现在很后悔……早知知此,她当初绝对不会答应权绍炎训练她的。

她以为权绍炎只是要给她训练几招最实用的防狼招数而已。

谁知道权绍炎是真的认真的要训练她,穆佳音每次训练一场下来,觉得她整个人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一般。

而且,权绍炎在训练人的时候,完全都不会心软。不管她说什么,不管她怎么做,权绍炎都完全的不理会她。只有她达到了权绍炎提出的要求,权绍炎才会饶过她。

权绍炎当然知道穆佳音指的是什么,“只是最近一阵子会难熬一些,你最近到瓶颈了,只要过了这个瓶颈你就会发现以前的训练都很简单。而且,你现在的训练比起我当初的训练要轻松百倍。”

“那不一样,”穆佳音嘟着嘴唇看着权绍炎道,“你是男人,而且,你本身就是特种兵里面待过的,你的训练量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呢?”

“我刚刚学功夫的时候就是那样的训练量,”权绍炎轻轻在穆佳音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要说的……人比人得死,可以说吗?

“那不是会很累吗?”穆佳音靠在权绍炎怀中道。

她现在的训练量她自己都已经觉得很吃不消了,何况是权绍炎那么重的训练量,就算是加在权绍炎的身上,那也很痛苦吧。

“还好。”权绍炎眯了眯眼睛。

当初他也不过是个和寒子毅、董黎兆一般的纨绔子弟,虽然出身军人世家,让他的体格比起一般的小孩要好很多。可是在面对那么重的训练量的时候他也咒怨过,恨过。

甚至有时候在满身都是伤的时候,他也曾经躲在角落里哭过。

当年那么多次他都觉得自己会坚持不下去,会死掉……不过,现在想想其实当年的训练也没有什么。

权绍炎现在有些感谢当年父亲给他安排的那么重的训练量,因为那些训练,他现在才有了足够的力量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妻子。

权绍炎没太多说,穆佳音没有多问,穆佳音只是靠在权绍炎的怀里。

那段时间,肯定很难受,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那些汗水,再提也没什么意义。结果都已经摆在面前了。

“权绍炎,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很好奇,”穆佳音很是小心的看着权绍炎道,“居沙白问我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他说你很久之前就喜欢我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啊,可是我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呢?”

权绍炎脸微微有些不自然。

暗恋怎么说呢……对于权绍炎来说没胆子去告白的确是一件很怂的事情,因此权绍炎一直都没打算告诉穆佳音。

不过,穆佳音既然问起来,权绍炎便相当认真的看着穆佳音问道,“你确定你结婚之前没有看见过我?”

穆佳音被权绍炎的问题问的一怔。

她婚后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她无数次的肯定结婚前她没有见过权绍炎,不过权绍炎这么问,那肯定是她见过权绍炎了,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穆佳音绞尽脑汁想着,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

“我记得七年前的样子,我有一次回家很晚,路上遇到了一伙小偷,”穆佳音道,“可是我还没说什么就有一个人替我全部都解决掉了。”

穆佳音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那个人的手脚虽然不见得多么华丽,可是却都相当的致命且迅捷,她当时还没看清楚权绍炎的任何一个动作,那些想要抢劫她的人就已经全部都倒了下去。

穆佳音重新看向了权绍炎的脸。

然后权绍炎的那张脸就已经完全和记忆中那张脸庞重叠起来。

“终于想起来了?”权绍炎声音中有几分不满。

“谁让你那个时候带那么大一个墨镜,几乎将你大半张脸都遮全了,而且你还带个围巾,你下巴那里也快被包全了,我怎么能认出你是谁?”而且,当时权绍炎的声音根本就不是现在这样的低沉动听啊,她印象中那时候权绍炎的声音是有些沙哑的,不是那种性感的沙哑,而是火烧火燎一般,带着点刺耳的沙哑。

“你那个时候受伤了吗?那时候你的声音听起来和现在一点都不一样。”穆佳音有些紧张的问道。

现在想想权绍炎出手的时候几乎都没怎么用腿,完全是用手的力量,后来权绍炎还有送她回家,只是那时候权绍炎走的很慢,她还以为权绍炎是想追她。

好吧……她当时有些自恋。

权绍炎愣了愣,没想到穆佳音还记得他的声音,“恩,嗓子受了点轻伤。你记得那么清楚?”

权绍炎眸子中有几分惊喜。

穆佳音的话很快就将权绍炎的这几分惊喜完全的打断了。

“很难有人的声音那么难听。”穆佳音回答的相当诚实。

权绍炎故意板着脸在穆佳音额头上轻轻敲了敲。

穆佳音立马抱着自己的头可怜兮兮的装着疼。

权绍炎想笑,可还是忍不住又在穆佳音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权绍炎,你不会就是那个时候对我一见钟情了吧?你怎么不早说啊?”穆佳音看着权绍炎有些抱怨的道。

要是权绍炎那个时候说了,以她那时候对英雄的崇拜,答应也说不定呢。

而且,她要是和权绍炎在一起,双方家长应该完全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反正,他们本来从小就结了娃娃亲了啊。

不过,权绍炎还真是有眼光,那个时候就看出了她现在会这么好。

“你那个时候那副花痴的模样?”权绍炎半晌才失笑了一声道,“我怎么会对那个时候的你一见钟情。我忍了很久才没有说出打击你的话。”

“什么啊。”穆佳音掐着权绍炎的腰,不许权绍炎说对那个时候的她有任何的不满。

她那个时候怎么了,那个时候才十四五岁的样子吧,正是追星追那啥,见什么都喜欢的年纪。何况,权绍炎那个时候看起来那么帅,而且,权绍炎整张脸几乎都遮着,看起来那么的神秘,她当然会好奇,会花痴了。

穆佳音记得她那时候还傻傻的问权绍炎是不是什么太空来的正义外星人,想到她当时那傻傻的模样,穆佳音都有种捂脸的冲动了。

往事不堪回首……

“你当初干嘛将整张脸都遮住,害我都没能认出你来。”穆佳音不满,“而且,我请你去我家坐坐,你都不肯去。”

“我是偷偷从部队里面溜回来的。”权绍炎摸了摸穆佳音的头声音有些尴尬的道,“我那个时候,脸受伤了,用那些东西挡住,是因为那些地方全部都是伤痕,我怕不挡住会吓着你。”

“我是那种花痴的人吗……”穆佳音的声音越来越弱。

好吧,她以前稍稍有些花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好吧,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往事不堪回首……

权绍炎斜睨了眼穆佳音。

要不是穆佳音一路都在猜测着他是不是长得很帅之类的话题,他或许真的会跟着穆佳音一起去穆家坐一坐。只是他但是一张脸看起来惨不忍睹,他怕穆佳音看了他的那张脸,从此就再也对他提不起兴趣。

从小到大因为容貌而抑郁,那次还是第一次。

那以后,他才开始注意着,不论是受什么伤,都尽量会护好自己的脸。

“不过,你既然七年前就回过A市,可是为什么外面却总是说你八年都没回过A市呢?”穆佳音抬头看着权绍炎。

如果不是有那个权绍炎八年没回过A市为前提,她搜索自己记忆的时候,就不会总是用八年的时间作为分界线,一直不停的往八年前回顾。

如果那样的话她或许会早些想起七年前的事情。虽然那件事情她觉得并不会给她加多少分……

“是偷偷回来的,只是回来看看你。”权绍炎轻轻在穆佳音的额角吻了吻,“顺便就救了你。”

这是在邀功吗?

穆佳音眼角抽抽。

不过,根据权绍炎的话推测,貌似在七年前权绍炎就认识她?

穆佳音又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她觉得七年前她的生活真的没有再多和权绍炎的交集。

权绍炎看着穆佳音一副困惑不解的模样,便知道穆佳音在想什么。不过,他可不想给穆佳音做解答,至少不是现在。

暗恋怎么说呢……

权绍炎回想起来一直觉得那段时光太不像是他的作风了。权绍炎一直以为他会是个强取豪夺的人,事实上在其他事情上,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作风。

可是在看到穆佳音的时候,他的态度就开始改变。权绍炎都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改变,他甚至连同穆佳音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至于七年前他回来看穆佳音,实在是因为在部队待的那一年太累,他累的只想逃,便想着回来看看穆佳音。在看过穆佳音之后,他又乖乖的连夜回了部队。

那时候他便想着,他只有拥有更强的力量才能保护穆佳音。

刚入部队的那一年,他因为本来就显赫的身份,几乎被全部队所有的人都敌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他这个红三代的笑话,而后当然是各种刁难和不公平的待遇。

他实在撑不过的时候,便想回来看看穆佳音,在看到穆佳音灿烂的笑容时,他就又奔回了部队。他本来就只是想看一眼穆佳音,看到了便也就心满意足,觉得所有的伤都治愈了。

尤其是穆佳音把他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时候。

他那时候并没有告诉穆佳音,其实部队里大多数的老兵都要比他厉害。那时候,他就想,他一定要比他们更厉害,他要是穆佳音心目中的英雄。真正的,名符其实的,可以让穆佳音去外面炫耀的,可以当穆佳音的大树的英雄。

穆佳音还在仔细的想着她到底什么时候见过权绍炎。

可是,实在是想不起来啊。

穆佳音看着权绍炎问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等你猜到的时候,我们就去尝试一下新动作。”权绍炎眯着眼睛,瞳孔中微微透着精光,带着一丝的满足,“佳音,我想今晚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新动作了,最近几天因为你训练总喊累,我可是憋了好久了。”

……她没觉得,权绍炎每晚还不是一副欲求不满的野兽样?

而且什么叫做她猜到的时候就尝试新动作?那她宁愿永远也猜不到。

等到穆佳音被权绍炎按回大床上的时候。

穆佳音唱歌的视频也开始在网上流传。

婚礼上的摄像师录下了全程。

虽然穆佳颜让摄像师将这一幕删掉,不过摄像师觉得这一幕太美好,远远比穆佳颜的婚礼要美好的多,他并没有删掉,只是剪辑下来,小心翼翼的保存好了。

只是,这却被他高中的儿子看到了。

他的日子几乎一眼就认出来穆佳音是那个前几天才在微博话题榜待过的女人。一看到这个视频,他的儿子就肯定这视频肯定能再上微博的首页,因此,他的儿子立刻就将这段视频上传了。

当然……也很快就被禁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穆佳音已经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我很喜欢这首歌,听了好多年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