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怪物诊所 > 第二十一章 绷紧的弦

怪物诊所 第二十一章 绷紧的弦

作者:库奇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11 20:09:46

柳煜愣神了几秒钟,眼睁睁看着那挂着粘液的肉芽靠近了于广春的马克杯,才骤然惊醒。

他飞快挥出手,按住了那根奇怪的触手,就见其他四根触手同时爆出肉芽,爆溅出粘液。

电光石火间,柳煜抽回左手,身体也跟着后撤,空着的右手四下抓着那些张牙舞爪的触手。

椅子被撞翻,那些疯狂舞动的触手抽打在了办公桌上。

啪!

于广春的马克杯被一只触手勾着,摔落在地。

巨响似乎惊动了会议室里头的人。

柳煜心跳如鼓,却仍然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他要怎么办?这些东西要怎么办?!

柳煜的大脑一片空白,却见那些触手停止了舞动,像是受惊的小动物,倏地缩回到了他的身体内。他本身的皮肤显露出来,没有半点痕迹。之前肉芽中喷溅出来的粘液,颜色转淡,从墨绿变成了水色,反射着日光灯的光芒,又像真的水一般,快速蒸发,不留痕迹。

柳煜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感到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生出一股异样感。

“小柳,你还在啊?”路哥惊讶地问道,“刚怎么了?”

“我……”柳煜不知所措。

于广春从路哥身后走出,越过路哥进了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杯子碎片。

“哦,原来是杯子摔了。没事、没事。”于广春笑起来,弯腰就要捡起碎片。

柳煜急忙蹲下身,先一步将碎片拢了起来。

“你当心手!别急,这没什么的,就是一个杯子。”于广春叫道。

“什么杯子啊?哟,这不是咱们公司头一年的纪念杯吗?”又有声音冒了出来,“老于你这杯子用得够久了啊。”

“是啊,我在公司一直用这杯子。家里面也都是公司的纪念杯,我老婆在单位里也用我们公司的纪念杯呢。”于广春笑道。

“那是给我们公司做宣传了。”

“这次正好换个新的。你看你这杯子,咖啡印都洗不掉了。”

“以前不是懒嘛。能用就懒得换了。”于广春随口说道。

几个人说说笑笑,话题又转到了柳煜身上。

“你是小柳对吧?去年新招的程序员?怎么还没下班?”一人问道。

柳煜认了出来,这是业务部门的总经理,连忙打了招呼。

于广春帮着说道:“是我拖累小柳了,老是要他帮忙调试。”

“工作做不完的,慢慢来嘛。加班就没必要了。年轻小伙子,已经找到工作了,那得抓紧时间搞定个人问题啊。”

“小柳有女朋友了吗?”

“还没。”柳煜有些尴尬。

“那得抓紧啊。”

“是啊。你可别跟着老于加班,他家小子今年高考,嫌他在家里碍眼,他才躲公司里呢。”

于广春笑着,没有反驳。

“不是老婆嫌他碍眼吗?”

“是你被弟妹嫌弃吧?”于广春立刻说道。

“哈哈……”

一群人有说有笑,被外卖小哥打断了谈话。他们又是一窝蜂地分起了外卖。

柳煜扔掉了马克杯碎片,一抬头,就看到了于广春。他下意识将左手背到了身后。

于广春也将手中的杯子碎片扔了,招呼柳煜:“一起吃饭吧。”

柳煜低声道:“对不起,于哥,你的杯子……”

“没事的。就是一个杯子。你不要觉得严重啊。这就真是用惯了,懒得换了。家里的杯子有老婆洗,洗不干净了就换新的了。在公司里我就是懒。”于广春安慰道,“小柳你这人就是太认真了。放轻松点。我们公司很随便的。”

柳煜的左手紧了紧拳头,只觉得从手肘到指尖都有奇怪的触感,自己的手变得不像是自己的手。

“走吧,去吃饭吧。”于广春拉了把柳煜。

皮肤相触,柳煜觉得左手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吓得他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东西贴着他的后背,像是要绕过他的身体,冲向于广春。

幸好,于广春也就是拉了一把,很快就松了手。

一群人进了会议室。

柳煜流着冷汗,望着那些人的背影,稍稍把左手挪动到了身侧。

他的左手又变成了那怪异的模样,五根触手直接纠缠在一起,像是一团毛线,外圈却是长出了尖刺,狰狞可怖,闪着寒光。

柳煜咽了口唾沫,看着那怪异的肢体不断压缩,缩小到一团,贴合皮肤,又融入皮肤,消失不见。

“小柳!”路哥回头喊了一声。

柳煜一个激灵,连忙跟上。

会议室变得无比热闹,一群人吃着快餐盒饭,嘴巴嚼着食物,还不放弃闲聊。

柳煜有些插不进这些人的谈话。

他知道,他们都是同事多年,彼此之间可算是朋友。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和谁都还没混熟呢。不是这些人有意排挤他这小新人。

往常午休、聚餐的时候,他听这些同事闲聊,就觉得羡慕。室友那大厂,中午就是各归各吃饭,抓紧吃完,抓紧时间午睡。哪像他这公司,中午还有人开牌局,抓紧时间不是为了休息,是要打两圈过过瘾。瘾头大的几人,老板搞团建,他们还要嚷嚷着反对聚餐,强烈要求在棋牌室团建。同学中也有进入小公司的,却是工作日办公室勾心斗角,休息团建爬山涉水,上班上得一肚子气。

柳煜觉得自己走运,进了家环境舒适的公司。

“小柳,你要待会儿不回家,就一起听听,也谈谈你的看法。”忽然有一人说道。

于广春点头赞同,“是啊。东西都是你写的,你最清楚了。”

路哥拍拍柳煜的肩膀,以示鼓励。

柳煜有些坐立难安,“我还有代码没写完……”

“说了那个不急的。”有人打断了柳煜的话,正是目前实际管理着公司的老板。

于广春笑着看向柳煜,“我早说那个不急的了。你看吧。”

柳煜对上于广春的笑容,只觉得左臂上又有了奇怪的触感。

他捂住了左臂,“我……我还是……”

路哥开口解围:“行了行了。小柳一个年轻人,不耐烦你们这种裹脚布会议。”

“什么裹脚布啊?”

“裹脚布还不是因为你废话最多?”

一群人拿着筷子,七嘴八舌地数落路哥。

柳煜感觉到左臂平复下来,心情也稍稍放松。

吃完了饭,柳煜帮忙将垃圾带了出去,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他舒了口气,坐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他没有马上投入工作,而是撸起袖子,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皮肤,来来回回抚摸,还用力挤压、掐揉,却是没见那些怪东西冒出来。

柳煜放松身体,脑袋敲在键盘托上,嘴里吐出长长的叹息。

他忽然想起,这键盘托还是于广春送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于广春为人实在是无可指摘,可就是……

柳煜又长叹一声,抬头看向电脑屏幕。

赶紧做完这工作吧。

做完之后,找路哥申请,调一下岗位。

他是绝对不想再和于广春搭档了。

……

黑暗的电视房内,医生好整以暇地观看着投影屏幕上的特写。

画面中有多个柳煜的虚影,是从不同角度、不同时间拍摄到的他的身影。

键盘敲击声有着一股独特的韵律感,像是打击乐。配合着这声音的,是富有节奏感的乐曲。

哒哒哒……哒哒哒……

键盘声忽的一个变调,乐曲声也就此减弱,直至消失。

画面上多个人。

于广春的笑脸出现在柳煜身边。那许多个柳煜变成了一个。唯一的那个柳煜脸色难看,和于广春的笑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柳煜的额头有汗水滑落。他不自然地握着手,双手都藏在了办公桌下。

镜头跟着切换到了桌下,从下往上地仰拍着柳煜,能看到柳煜低落的汗水,还有他逐渐变化的左手。

他的手掌、手指延伸出一些奇怪的肉块,快速长成了一颗巨大肉瘤,挡住了整个镜头。肉瘤表面分泌着恶心的墨绿色粘液。突然,那肉瘤裂开一个口子,像是张开的嘴,嘴中还有尖利的牙。墨绿色的粘液从口腔中分泌出来,滴滴答答,落了满地。肉瘤猛地转了一百八十度,像是要从办公桌下冲出来。

“我知道了!”

柳煜失控的声音打断了肉瘤的动作,也打断了于广春的说话。

办公室变得安静,电视房也就此陷入一种死寂。

于广春干笑着,“哦。那行。麻烦你了。”他的身影从画面中离开。

柳煜面无表情,只是胸口剧烈起伏。他垂下眼,注视着那肉瘤,也像是在注视镜头。他的眼睛下是深刻的黑眼圈,黑得像是化了妆。

“再等等……做完这项目……”柳煜低声自言自语,细若蚊呐,双眼失去了焦距,眼珠子慢慢移动,看向了桌上的电脑。

“哼哼哼哼……”医生怪笑起来,躺倒在了沙发上,抬手就按了遥控器,改了接入信号。

画面闪过蓝屏,转眼就变成了夜深人静时的写字楼大门。

柳煜拖着脚步,垂着头,慢吞吞地往外走。

于广春跟在他后面,欲言又止。

两人一前一后从门口保安面前走过。于广春还和那保安打了声招呼。保安也冲他点点头。

镜头拉近,拍到了保安那张脸,又猛地拉远,拉到了街对面,从一人耳畔划过。

“嘻嘻嘻嘻……”医生坐了起来,身体灵活地在沙发上翻个面,幽蓝色的眼睛里迸发出光芒,一直黏在投影屏幕上。

他的十个指甲也跟着喧闹起来,让黑暗的电视房变得热闹无比。

……

晟曜目送着柳煜走远,视线一转,看向了对面写字楼的保安。

他走向了柳煜的反方向,从那一面的十字路口过了马路,来到了写字楼的所在的一侧。

“小吴?”晟曜惊讶地叫道。

在写字楼大厅晃悠的小吴脚步一顿,疑惑地转头,看清来人后,顿时就露出了见鬼的表情,整个人都僵住了。

“你是长寿园做保安的那个小吴吧?”晟曜走进了写字楼,指指对方,又指指自己,“晟曜,你记得吧?”

小吴倒退了好几步,手在腰间摸索,拔出个手电来,挡在身前,结结巴巴地喊道:“你你你你你……”

“哎,你别怕。我上次就说了,你们搞错了。”晟曜叹气,掏出手机来,“生生真的是生病了。你看,我拍了她出手术室后的照片。”

他举着手机,屏幕上是白晓头上绑着绷带、躺在铁架病床上的照片。

小吴的“你你你”一停,狐疑地看看手机。

“真的。还有后面治疗的。她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晟曜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展示了其他几张照片,“我还给你们长寿园打过电话,想要联系你们呢。你们办公室的人让陈劲接了电话。我想发照片给他看的,他给拒绝了……”这么说着,晟曜遗憾地收起了手机,“我本来计划,等生生出院,再上门找你们道歉。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是换工作了吗?”

小吴心情复杂。那根棍子样的手电还被他握在手中。

“那样子,我怎么可能继续干下去?”小吴抱怨道。

那天晚上,他亲眼看着晟曜背着白晓离开长寿园,兴奋地将这好消息告诉了其他人,对上的却是其他同事难以描述的眼神。唯一没露出异样眼神的陈劲,情绪消沉,就像清明那会儿的他一样,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

心理阴影难以抹消,小吴在长寿园干不下去了。他可没资本来一场旅行疗伤。辞职没两天,他就赶紧找了份新工作。幸好他年轻力壮,找份保安的工作总是很轻松的。

晟曜抿了抿唇,“抱歉……对不起。当时是我欠考虑了。”

小吴甩甩手中的手电筒,“行了。”

晟曜却没有就此离开,“你现在在这儿当保安?值夜班?”

“今天轮到夜班。”

“刚那两个是加班的员工?这里开了什么公司啊?加班到那么晚?”晟曜四下看看,找到了写字楼里的标识牌。

一大面标识牌上分了楼层,每一层楼都有好几家公司。

“是七楼一家公司的。做外贸,还是其他什么的。”小吴答道,“就他们两个加班,其他人早下班了。”

晟曜露出了诧异之色,“就两个人留下加班?”

“嗯。好像是有什么工作没完成。老于——就是那个年纪大的那个,做得比较慢,拖后腿了。年轻的那个就经常陪着加班。毕竟是新来的嘛。老员工加班,他总不能自己走了。”小吴答道。

他刚来这儿工作没多久,这些情况其实都是其他保安给他说的。

小吴没想到晟曜是来打听消息的,只当是闲聊。一个人值夜班也实在是无聊。这边写字楼的保安可不比长寿园轻松。至少值班的时候不能光明正大地搭床睡觉。倒是借着巡逻的名义,从于广春那儿拿杯咖啡什么的,比长寿园的白开水来得有滋味。于广春大概也乐于有人来打扰他工作,泡杯咖啡、闲扯几句,总比敲键盘来得有意思。

晟曜引导着话题,不多时,就把于广春和柳煜的情况摸清楚了。

“这么说,那年轻人这几天没有异常?”晟曜沉吟着。

“你喊什么年轻人啊?”小吴斜睨着晟曜,对他的语气始终都说不上好,“你二十岁有吗?人家大学生呢。”

“是是是……”晟曜哭笑不得,重新问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那他这几天是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吧?就跟以前一样加班?”

小吴想了想,“要说奇怪……他看起来油尽灯枯了啊,再这么下去,快猝死了吧。大学生又有什么用?坐办公室也没多轻松。”说着,他又斜睨起了晟曜。

晟曜心中一凛。

医生给柳煜的治疗,难道起了反效果吗?还是医生仅仅治愈了柳煜的皮肤病,对他的加班疲劳毫无帮助?这似乎很合理。可是……乐老板见识过医生的神奇之后,有点儿小伤口都会找医生处理;而他在目睹了白晓的死而复生后,甚至得陇望蜀,想着要求医生复活他们二人的父母。柳煜在获得神奇的治愈后,就没生出什么想法吗?

晟曜又想起了白晓所说的那番话。

柳煜是从诊所逃走的……

“我说你,大晚上在这儿闲逛什么啊?不用上课,不用陪女朋友,也不回家睡觉吗?”小吴打断了晟曜的思绪,“你真是大学生?”

晟曜笑了笑,“我年轻,精神好呢。”

他自从进入怪物诊所,重获新生后,就再没感觉到过身体上的疲累。

就是他真正十九岁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精力充沛过。通宵复习会累,踢一整场球赛会累,绞尽脑汁学习着如何追求女孩、如何规划约会时也会累。

晟曜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他现在真的感觉非常好。体力、精力、思维能力,都特别强。

白晓同样如此。

那只获得医生救助的流浪狗乖乖也是特别的健康。晟曜还记得老张刚养了乖乖,在小区里炫耀,提到过这一点。乖乖一点儿都不像是流浪狗。

柳煜……只是被治好了皮肤病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