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原来你是这样的天选之子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帝王心思

这反问句姬明泽觉得自己不仅是家里唯一的渣渣,还是家里唯一智商不足的人……

转念一想也是,安王废了,赵王肯定是要被弄死的,,魏王不囤私兵,而自己的就是姬明昊的,至于燕王那里,如今的损失字少过半,小崔公子他们带人过去把空缺位置一填……夏国等于再没有可以威胁到皇权的藩王了……

姬明昊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东夷皇帝六岁登基,在那种情况下,他不仅能活下来,还能顺利亲政,大权在握。说明他是一个极其冷静,且善于权衡利弊的人。这样的人,是不会因饥荒铤而走险,或者受人蛊惑,就生出称霸天下的妄念的。如今开战,无非是想从我们这里占些好处,然后趁着大战彻底铲除异己,收拢人心。他不会和我们玩命的。再着让安王去劝降,也说明了他的态度”

“不想和咱们拼命?”

“这次不会。”姬明昊很肯定的说道。

“那也就是说这次主要的危险就是三皇叔?”

“不。”一向胸有成竹不见愁容的姬明昊难得的面露忧色:“还是东夷。你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藩王乱国却鲜少有成功的吗?”

姬明泽摇头,狼兄却在旁边点头。

姬明昊笑了,桃花眼弯成了月牙,从案上的食篮中拿了一块肉干喂给狼兄,夸道:“你这狼还真是聪慧。”

然后才继续和姬明泽说道:“太子的培养是和其它皇子不同的,并不是最好的老师、最好的资源,而是这里。”姬明昊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们从启蒙开始,学的就是如何做好一个帝王,而不是臣子。君王镇国,镇的不是仅仅是国土,还有人心,上至群臣百官,下至平民苍生,学的是人心谋划。而臣子只需尽职、尽责、尽忠,学的是文武才学。若君王使得,纵使藩王能兴一时之乱,却难治天下久安,只能开头,无法结尾。”

“虽说藩王乱国少有成功,但因藩王作乱,让他国有机可乘,从而灭国的不在少数。东夷这次不会,但不代表下次不会。这也正是他们送安王去死的原因,我们和魏王,怕是要从此离心了……”

姬明泽不理解:“安王叛敌,这是他自己的过错,魏王阵前杀叛敌者以振军心,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连续的解说让姬明昊疲惫不堪,他在军帐内的一张小床上斜躺下,说道:“承认错误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杀手足,更是痛苦不堪。人一死,一了百了,这错只能让活人承担,可没什么人愿意自己承担,他一定会找个人来转移这种切身之痛的。”

这么一说姬明泽明白了。自己犯错,自己对着别人发脾气,其实就是这种情况。

“那就是说魏王也会造反?”

姬明昊闭上了眼睛,说道:“我活着,不会。”

姬明泽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到姬明昊那均匀的呼吸声,他默默走过去,从一旁拉出一条毯子,将哥哥盖了个严严实实,又嘱咐狼兄帮忙照看,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营帐。

正如姬明昊所料,魏王现在很痛苦,安王比姬明泽稍大,他出生的时候魏王已经记事,从他出生到死的,那些回忆一幕一幕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十多年的朝夕相处,血缘相通,让这疼痛如同剜心。他不由的想,若是他是皇帝,那弟弟定然不会叛敌的……

第二天姬明昊接到了卢太妃阵前亲手射杀安王,以及东夷大军提前转移的消息后,直接吐了血。

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如今一个死了,一个活着但他却永远失去了这个弟弟。杀人诛心,东夷皇帝做的漂亮。

东夷皇帝这会儿并不知道夏国皇帝正夸自己呢,这会儿东夷皇帝南宫元在和心腹大臣商议事情。

这心腹大臣其实仅一人,是时任南征元帅的兴乐伯安涵衍。

东夷皇帝心腹中的心腹,心腹到东夷国都有关于皇帝取向问题的流言蜚语了。可皇帝本人到不在乎这些,甚至觉得能给大家茶余饭后添些消遣谈资,也算是与民同乐,何乐而不为呢?并且这样也能绝了某些人想往他后宫塞人的想法。就是兴乐伯很是忌讳,这也不怪他不高兴,快二十的人了,长的是英俊非凡又家世显赫,可就因为和皇帝的绯闻,没一家漂亮姑娘愿意嫁给他!南征期间又是和皇帝形影不离,这等战事结束回去了,那流言不定又回传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兴乐伯很是郁闷的叹了口气:“唉!”

南宫元见状,说道:“这么有吃有喝的你还叹气?这赵王虽说是乱臣贼子吧,但也是个有家底的大户,这不,咱们一南下,就有吃的了。”

安涵衍看着南宫元蹬着一双幼儿般黑亮的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更想叹息:“你可拉倒吧。你就那么确定夏国有新的厉害武器?”

南宫元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折扇展开,装模作样的晃着说道:“当然,他们硝石、铁的消耗量太不正常了。可国内并无别的大规模变化,那能用在哪里?用在哪里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安涵衍……

“人家用自己的,怎么就偷偷摸摸了……可若真是威力极大的兵器,咱们怎么偷啊?”

南宫元继续摇扇子:“那么多俘虏呢,这么好的盾牌,我就不信他们会将自己人全部杀掉。”

安涵衍一把将那看着心烦的扇子抢过,合上,说道:“合着其实你也没办法呢?”

南宫元没了扇子,手里空落落的,让他极没安全感,只能一边扣手一边说道:“都没见到那兵器呢,能有什么对应的办法?等见到了再说。”

得,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既来之,则安之吧,毕竟南宫元这家伙只是看起来不靠谱。都说自己是他的心腹,其实这只是相对而言,他从小艰难,凡事都喜欢放在心里,想到这里安涵衍再看南宫元抠手指的动作,想到母亲和他说只有幼童才会抠手指,因为恐惧和不安,突然有些心疼,将扇子又抛给了他。堂堂一个皇帝,玩扇子总比抠手指好看的多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