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现言 > 愿赌服输 > 53

愿赌服输 53

作者:夜蔓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1-06-08 16:14:13

钟昱因为今天走了太多的路,这会子已经没有了力气,他靠在简墨身上,嘴角微微上扬,“老婆,辛苦你了。”

简墨知道他现在根本不能长时间走路,心里不免有些心疼。“回去用热水泡泡。”她蹙起了眉。

现场现在有些混乱,嘈杂一片。

不一会儿,有同事看到她,“简墨,你在这儿啊?季老师找你好久了?我看着挺急的。你赶紧回去研究所去,打你手机也没人接。”那人说的有些急,说完就走了。

“估计是我妈打给季老师的。”钟昱抿嘴说道。

简墨没说话。

两人慢慢往回走去。

简墨现在的住处是县研究所安排的宿舍,她和另一个女士公用一间。现在钟昱来了,她自然不能让他一个人住。索性陪着他去了一家宾馆。

钟昱这人又讲究的很,唯一的一家三星级宾馆,他还不乐意,“要不开车去市中心算了,也就一个多小时。”

简墨在办手续,听他这么一说没好意思的瞪了他一眼,“要不你干脆定个机票回去算了。”

钟昱怔怔的望着她,也不说话。

简墨倒是有些诧异了,“怎么了?”

他支支吾吾的说道,“你舍得啊?”得,这人真不知道羞字怎么写。

钟昱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摆着一个小木桶。简墨回头,“坐过来,泡泡脚。”钟昱的心里那个美啊。

“我自己泡泡。你赶紧去洗一洗。”他说道。简墨没说话,坐在他对面,慢慢弯下腰,十指顺着他的大腿往下按着。他右腿膝盖处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很新。

他发掘的她的怔然,大手拿起她的手,“都好了。”

简墨轻叹一口气,“很疼吧?”

“那时候都没感觉的,等有感觉了,也不觉得疼了。”他不甚在意的说道。“好了,打电话订餐吧。”

简墨知道他不想提及车祸的事,也没有说什么。

吃过晚饭,简墨要工作,她把笔记本带了过来,她每天都要把自己所看多想记录下来。

钟昱躺在床上打电话,这父女俩韶了半个多小时了。

简墨微微发怔,可能男人做了父亲之后,真的有了一个质的成长。

“柠檬要和你说话呢?”不知何时,钟昱把手机递到她耳边。

柠檬在那端已经喊了好几声“妈妈”。

“作业写好了吗?”简墨揉了揉酸涩的眼角轻声问道。

柠檬瓮声答道,“妈妈你应该去当老师。”

简墨扑哧一声笑,“我会考虑你的意见的。”

“妈妈——”柠檬犹豫的又叫了一声,“奶奶要和你说话。”

简墨一愣,那边杨琼的声音已经传过来,“阿昱的身体怎么了?”

“还好,只是今天有些累。”

“那就好。”杨琼顿顿的说了三个字。一时间彼此有些沉默。简墨歪过头看向钟昱,钟昱耸耸肩,意思是他不管。

“在那边你也要注意身体,南方湿热,平时注意饮食。”

简墨蹙了蹙眉,“劳烦您了。”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还是跟阿昱回来吧。”

“等这边的项目结束吧,我已经参与进来了,中途离开毕竟不好。”简墨淡淡的说道。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杨琼无奈,“好,好。我先挂了。”

“再见。”

“你怎么不说话?”挂了电话,简墨把手机递过去。

“她又没想和我说。”钟昱弯起嘴角,见她脸色淡淡的,“怎么了?生气了?”

简墨叹息一声,“只是觉得有些不习惯。”

“放心,绝对不会有婆媳问题的。”他上前拉住她的身子,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我妈那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其实挺喜欢你的。”

那是以前。简墨腹诽,感觉到胸前的爪子,“你不累?”

那人吱唔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身子已经利落的翻到她上面,双眼灼灼的望着她,“我都锻炼了那么久了,你该验收了。”

说着就以行动来证明。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简墨浑身酸疼,她猫着腰,到底年纪大了,身体的柔韧性确实不比以前。想着钟昱昨晚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她后半段实在没了力气,红着脸求着他,他才不甘心放了她一程。

昏昏沉沉之际,他说了句什么的。

旱了这么多年,你总该让吃个饱吧。

“怎么这么早就起了?”钟昱看了看时间,坐起身子。

“我要去研究所,现场今天不能去了,领导应该会有新的安排。”简墨换好衣服。

“你就不能和领导请个假陪陪家属,我难得才来一次。”钟昱说道。

“乖,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简墨软下声音,用着和女儿说话的语气和他说话。

钟昱扯了扯嘴角,“你才睡了几个小时,不累?”

简墨索性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你自己叫餐,我先走了。”

简墨刚出门,钟昱就给季白挂了一个电话,说个大概。季白已经知道钟昱过来的事,打趣了几句,“结婚的时候可别忘了给我寄请帖啊。”

“那是当然的,不知道季老师能不能当我们的主婚人?”

季白笑说道,“没问题。兜兜转转你们还是走到一起。行了,我给她打电话,让她陪家属去。”

“谢谢您。”

简墨刚到楼下,就接到季白的电话。“简墨啊,今天不用来研究所,休息一天。”

“季老师不是要开会吗?”

“不用了,工作重要,家庭也要重要啊。”季白意味深长的说道。

简墨立马就明白这期中发生的事了,顿时有些窘迫,“那——谢谢季老师。”算了陪他一天吧。

那一天,简墨陪着他浏览了**县各大景点,她刚来时就走了一圈,**县在历史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其中一位君主就曾居住于此。

钟昱听着简墨的讲解,他不由的感叹,“你倒是真喜欢历史。”

简墨莞尔,“我爸妈那时候感情出现问题,我每天抱着历史书,就这么过来的。”

钟昱知道那段事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完全放下。周维平判了8年,简墨只字未提一句。他握着她的手,十指交握,“我们会一辈子相守下去的。”他知道她心里或许还不是很坚定,可是他会让她坚定一切的。

他坚定也深信。

***加更***

简墨还真的在J省呆了5个月,因为发掘工作提前完成,她也提前回了C市。这期间,钟昱没少往J省跑的。当然每次回来,他没少在他母亲面前念叨,一会儿腿疼,一会儿头昏了。杨琼知道他是气自己,可到底舍不得儿子。

钟昱每次去J省,她都会煲一锅汤让他带去。次数多了,简墨的同事都知道她有个好婆婆,甚至有人过来向她求问婆媳相处之道时,简墨有些发笑,她没有告诉他们其实她和钟昱还没有结婚。

为了结婚这事儿,钟昱也没少受气的。他明着暗着不知道提了多少次,每一次简墨不是充耳不闻就是“喔,知道了。”敷衍他了事。

这天晚上,简墨刚把柠檬哄睡回到房间,钟昱在打电话,声音和表情都有些不耐烦。见她回了房间,他的口气更加烦躁,“好了,我知道了,后天会准时到的。”

说完就把电话给扔了。

简墨蹙了蹙眉,也没理他。钟昱又拿起床头的书,看了两眼,又重重的搁在床头柜上,声音闷响。他这人就是犯贱,你不理他,他还气,非得你和她喊几句,他才舒心。

“你这是发什么火?”简墨拍着乳液,声音冷冷的。

钟昱目光幽幽望着她,“我没朝你发火,是我二哥,他朋友结婚让我给他做伴郎——”

简墨有些想笑,可还是忍住了,“伴郎啊,人家不嫌弃你你去就是了。”

钟昱黑着脸,“我都是有老婆的人了。”他二哥明摆着就是来刺激他的。

“老婆——名不正言不顺的,你可别乱喊。”简墨淡淡的说道。

钟昱立马跳下床,振振说道,“明早我们就去登记。”

简墨做好了护肤,躺下来,床微微一晃。她伸手关了床头灯。钟昱干干的处在那儿,没一会儿,另一侧的床陷下去。

“你倒是给个话好不好?小墨——”他全身都缠上来。

简墨磨不过他,“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我总觉得不踏实,就怕一睁开眼,你带着柠檬就去美国了。”他静默了一会儿说道。

简墨闭着眼,黑暗中她的眉头轻轻动了动,“你就这么没安全感?”

“是啊,你看我现在就是无业游民,你呢事业编大学教师,我都有白头发了,你还和18岁一样——”他是越说越委屈。

简墨扑哧笑了一声,“你还无业游民,钟先生,您特谦了。”

他的头埋进她的脖子了,短发刺着她柔软肌肤,她有些痒,“好不好?好不好?”

简墨躲着他,两人闹了一通,简墨喘着气,“好,明天去。”

钟昱的嘴角咧的大大的,“老婆,谢谢你。”

简墨轻轻“嗯”了一声,总觉得钟昱叫她“老婆”有些肉麻兮兮的。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钟昱给叫醒了,牙膏挤的好好的,早餐也准备的有模有样的,简墨不禁摇摇头,“钟昱,我再睡一会儿,闹钟还没有响呢。”

“别睡了,我已经给民政局周局长打了招呼,他在等我们呢。”

“这么早人家还没有上班啊?”

“难得一次,我们也走个后门,你不知道今天是个好日子,赶紧的。”他催促着,那样子生怕简墨会反悔。

两人终于把证给办好了,钟昱还特地把那小本子放到保险箱里——宝贝啊。杨琼是晚上知道他们领证的事,心里也算放下来。她现在除了孙女的事也不去管那两人,随他们吧。简墨和她亲不起来,她想想也能理解,简墨性子就是这样。两人好好过日子才是最实在的。

隔两天,钟昱去参加朋友婚宴时,遇到熟人就介绍,“我太太——”那晚上,他说的最多话就是这句。简墨后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后来钟昱的朋友也没少拿这事打趣他的。但是人钟昱就是乐意,有太太万事足。

******

番外:我想要个弟弟

已经上小学二年级的钟浅语小朋友最近一直有个愿意,她想要个弟弟。当她把这个愿望有意无意挂在嘴边间接的告诉她妈妈时,她妈妈回了一句,“妈妈没时间带弟弟。”

钟浅语拍拍胸口,“妈妈,你放心有我呢。”

简墨当时正在写论文,也没把这事放心上,随意把女儿打发走了。可是她到忘了柠檬遗传了她爸爸的优良品质——执着。

每一次一家三口出去逛商场时,柠檬就乐不可支的拉着他们跑到婴儿店,“妈妈,买这个,给小弟弟的。”

“妈妈,这件衣服真可爱,小弟弟穿一定很帅气。”每每店员都会用温柔的目光打量着她的小腹,简墨都温柔的摸了摸柠檬的女儿,却恶狠狠的看了眼一旁的钟昱。

在一次,柠檬小朋友要把婴儿床搬回家时,她想该让女儿清醒了。她用着最委婉的话表示这家已经不会有新成员了。

女儿不再把要弟弟这事挂在嘴边了,可是整个人也没有了往日的神气了。

某天,钟昱带着柠檬散步回来,似是无意说道,“我瞧着柠檬最近瘦了不少。”

简墨皱起了眉,“过段时间就好了。”

过来一个月,陶萍来看他们时,柠檬一改往日的活泼,安静坐在房间写作业。陶萍愣了愣,这孩子撞邪了。

钟浅语这是化悲愤为力量,好好学习来着。

舅婆担心的不得了,“小墨啊,现在孩子的学习压力大,你可不能逼着孩子啊,这个年纪就是玩的时候——”

陶萍又是给柠檬倒水,又是递水果,真是舍不得。

柠檬叹了口气,陶萍心口一紧,“怎么了这事?”

“舅婆,我想要个弟弟怎么就那么难呢?”

陶萍这算是明白了。回头就找简墨谈心,“你们俩都符合生二胎的条件再生一个又怎么了?小钟不是挺喜欢孩子的吗?”

简墨犹豫一下才把钟昱结扎的事给她舅妈说了。陶萍心下感慨,没想到钟昱能做到这样,“他当初能这样也不容易。”

简墨没说话。

“不是说这事可以手术恢复的吗?”

简墨点点头。

“时间越久话那啥也不好,你们要孩子还是趁早吧。”

晚上,钟昱回到家时已经十一点了,客厅里留了一张灯,灯光温馨,他微醉,心暖暖的。洗了一个澡,先去女儿房间看看,给孩子掖掖被子,吻了吻她的额角,才回了房间。

简墨眠浅,他一上床她就醒了。

“怎么这么晚?”

“喔,遇到个朋友就多聊了一些,你还记得吗?顾唯安——”

简墨有些印象,钟昱和他有过合作,上一次他们见过面。

他的手自然而然的搁在她的腰间,“他和他老婆离婚了,离婚时,才知道他们有过孩子,可惜没了。当初他一心想离婚,现在离了,倒是完全和当初想的背离了——”

简墨听他喃喃的说着,意识渐醒,“她老婆不是挺爱他的吗?”

“不知道——”钟昱闭着眼,“我只知道我爱你。”说着就吻过来。

“难闻死了,满嘴的烟酒味。”简墨没好气的说道。

“我都刷过牙了。”钟昱委屈。

简墨捂着他的嘴,“钟昱,你什么时候去把那个手术做了。”

钟昱吻着她的掌心,“什么手术?”

“你女儿吵着小弟弟,嗯,生吧。”她说。

钟昱双眼立马闪过一阵狡黠,“嗯,明天就去检查。”

简墨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胸口有力的跳动声,她知道钟昱一直想要陪着她再生一个孩子,

可是她不说,他不会提。

再生一个,这一个就给钟昱带。

三个月后,简墨的肚子里传来了消息。这下没把钟家父女给乐坏了,家里的什么事都争着去做,好爸爸、好姐姐,就是这么培养成的。

等到9个月后,钟小二出生,钟浅语小朋友每天听着弟弟嗷嗷大哭,终于熬不住了,“妈妈,一个弟弟就好了。”

不过,长大后的钟小二对这个长姐那是一个好,此乃后话。

喜欢愿赌服输请大家收藏:(bttntcom)愿赌服输BT辣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