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黄庭大千 > 第二八四章道兵(一)

黄庭大千 第二八四章道兵(一)

作者:凤鸣鸿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10 07:17:38

(稍后刷新)

《史记》云:“汪罔氏(防风氏)之君,守封、禺之山。

——————

正室之内,

姒伯阳与伊挚二人相谈甚欢,一时竟忘了时辰。

先是伊挚讲述强兵之法,引得姒伯阳谈性大发,与伊挚讨论个中细节。

有时,姒伯阳听的入迷,情不自禁的畅然而笑。有时,姒伯阳不住摇头,击节无言。

时喜,时怒,是忧,时愁。

到最来,姒伯阳与伊挚的话题,一度不再局限于强兵之上。

二人谈天说地,自兵事而起,讲权谋、说阴阳、论形势,道技巧,其间夹杂旁门技艺,无所不包。

无论什么话题,姒伯阳与伊挚都能说个大致。

姒伯阳神色从容,侃侃而谈,时有惊人之语,让伊挚面露惊叹,不住颔首点头。

以至于伊挚都禁不住为之叹服,暗道:“这位姒首,着实不凡呐!”

对于姒伯阳的博学,以及见识,伊挚是由衷的敬佩。伊挚自诩当世人杰,眼界已然极其不凡。

但遇到姒伯阳,却不得不对姒伯阳,说上一个‘服’字。

“莫非,这就是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行?”

伊挚自有机遇,但是他能有着今时今日的成就,先天秉性占一方面,却也少不得后天际遇。

正是先天与后天的因缘际会,才成就了伊挚。让伊挚成为,连蹇渠这般心高气傲之辈,都自叹不服的大才。

或许,就是因为自家际遇之玄奇,伊挚才对姒伯阳这等天生不凡的人物,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若有若无的敬畏之心。

“都说这位山阴首领,出世之时口含宝玉,乃是天赋异禀,生有异象之辈。”

一念之此,伊挚不知何时,竟有一些走神:“如今看其风度气魄,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呐!”

这一次见面,姒伯阳带给伊挚的震撼着实不小。

二人从天文地理,人物经史,再到人王圣德、古皇玄秘。但凡是能说的,姒伯阳都能说个一二。

开始的时候,伊挚还能仗着眼界开阔,年轻的时候,周游列国,积攒下的见识,让姒伯阳哑口无言。

可是当姒伯阳完全适应,并且掌握了二者交流的节奏后。伊挚便只有一边坐着的份,甚至有时连话都插不上。

只用几个时辰不到,只看姒伯阳表现出来的谈吐,就彻底让伊挚,不敢小觑这位年轻的氏族首领,大越未来的开国之君。

伊挚心头剧震:“果然,能让蹇渠甘为门下鹰犬的山阴首领,确实非同一般呐!”

伊挚不知道,姒伯阳执掌造化玉碟,参悟三千道法,自身智慧灵魄,早已迈入一个超凡的层次。

有着如此智慧的姒伯阳,将前世今生的记忆精华,融为一炉。再不断为其添柴加火,让自身愈发精明通透。

可以说,元神清净,一灵不昧!

这是道门炼气道的优势所在,若无超然的智慧神魄,如何能演算天机,承载天机的反噬。

而精通《天子望气术》、《文王后天八卦》,在易道之上有着不俗造诣的姒伯阳,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伊挚眼中的姒伯阳,仿佛被一层迷雾笼罩,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莫不让人敬畏,犹如日月经天,不可捉摸。

正室之中,烛光亮起,赢弱的烛火,在灯盏上徐徐跳动。姒伯阳的背影,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的高大伟岸。

看着姒伯阳的身影,伊挚心有触动,脱口道:“姒首,如龙耶!”

回过神来,伊挚迎着姒伯阳诧异的目光,端端正正的拱手,道:“龙者,乘风云而上九天,非姒首这等人物莫属。”

对于伊挚的赞叹,姒伯阳哈哈大笑,道:“伯阳何德何能,何德何能,能得这般评价,伯阳受之有愧。”

“如龙耶,老子也!”

姒伯阳眸光闪烁,意味深长的说出了一句,让伊挚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句话,是大成至圣先师,那位匪号孔老二的孔仲尼,形容老子李耳时所说。

当然,这里所说的龙,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龙凤神兽。

对于老子这等存在而言,龙凤与普通的长虫、飞鸟,也没什么太大差别。

孔仲尼口中的龙,是谓‘人人如龙’,是道的一种体现。与老子道德经上的‘道可道,非常道’,一般无二,都是对道的解读。

在修行炼气之人看来。老子者,大道之宗,道之所化,至尊神圣。

炼气道若能达成最高成就,或许可以触及‘老子’的境地。

虽然那等境地,距离姒伯阳无比遥远。可这不耽误姒伯阳,对那般境界的憧憬,那才是真超脱,真自在。

就算是只有镜中花,水中月,可是镜、水之间,还有花、月之影。以姒伯阳的得天独厚,并非真的不可企及。

姒伯阳见伊挚一脸懵懂,自嘲的笑了笑,道:“一时心有所感,有些孟浪,只是不吐不快,还望先生不要见怪才是。”

伊挚道:“姒首客气了,您之所言,我亦所得良多。”

“难怪,姒首只用十年,就将山阴氏壮大至此,姒首之能,伊挚佩服。”

“耕战之法,只是听姒首言其精髓,就让某家不寒而栗,此为战时之法。”

伊挚感叹道:“有此法在手,以此消化会稽氏族的底蕴。不说攻无不克,新的越国,至少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姒首……某家有一句忠告,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姒伯阳道:“我与先生一见如故,先生又有什么话,不好与我说的?”

伊挚眉心一动,幽幽道:“那,我可就说了。还望姒首,不要嫌弃我这个外人,多嘴多舌。”

“只是一条小小的建议,姒首可听,也可不听。”

姒伯阳道:“先生的本事,我是领教过了的。先生的建议,我又怎敢不放在心上。”

伊挚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了,说的不妥,还望姒首不要往心里去,”

姒伯阳面露奇色,道:“说来听听,”

伊挚慢悠悠道:“越国新立,百废待兴,姒首首要的问题,是要稳定百万越人,唯有稳定这个基本盘,才能成大事。”

姒伯阳点头,道:“这点,我心中有数,越国新立,连年大战,也该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会传令会稽,整合会稽氏族的兵甲,只要不是外敌侵略,十年之内,绝不动刀兵。”

伊挚皱眉,道:“只是不动刀兵,还是不够。还要做到高筑城,广积粮。姒首能以雷霆之势,统一会稽,凭的就是这六字。”

“若没有山阴氏,从小处着手,十数年如一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也不会有现在即将建国的山阴。”

——————

——————

伊挚自有机遇,但是他能有着今时今日的成就,先天秉性占一方面,却也少不得后天际遇。

正是先天与后天的因缘际会,才成就了伊挚。让伊挚成为,连蹇渠这般心高气傲之辈,都自叹不服的大才。

或许,就是因为自家际遇之玄奇,伊挚才对姒伯阳这等天生不凡的人物,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若有若无的敬畏之心。

“都说这位山阴首领,出世之时口含宝玉,乃是天赋异禀,生有异象之辈。”

一念之此,伊挚不知何时,竟有一些走神:“如今看其风度气魄,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呐!”

这一次见面,姒伯阳带给伊挚的震撼着实不小。

二人从天文地理,人物经史,再到人王圣德、古皇玄秘。但凡是能说的,姒伯阳都能说个一二。

开始的时候,伊挚还能仗着眼界开阔,年轻的时候,周游列国,积攒下的见识,让姒伯阳哑口无言。

可是当姒伯阳完全适应,并且掌握了二者交流的节奏后。伊挚便只有一边坐着的份,甚至有时连话都插不上。

只用几个时辰不到,只看姒伯阳表现出来的谈吐,就彻底让伊挚,不敢小觑这位年轻的氏族首领,大越未来的开国之君。

伊挚心头剧震:“果然,能让蹇渠甘为门下鹰犬的山阴首领,确实非同一般呐!”

伊挚不知道,姒伯阳执掌造化玉碟,参悟三千道法,自身智慧灵魄,早已迈入一个超凡的层次。

有着如此智慧的姒伯阳,将前世今生的记忆精华,融为一炉。再不断为其添柴加火,让自身愈发精明通透。

可以说,元神清净,一灵不昧!

这是道门炼气道的优势所在,若无超然的智慧神魄,如何能演算天机,承载天机的反噬。

而精通《天子望气术》、《文王后天八卦》,在易道之上有着不俗造诣的姒伯阳,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伊挚眼中的姒伯阳,仿佛被一层迷雾笼罩,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莫不让人敬畏,犹如日月经天,不可捉摸。

正室之中,烛光亮起,赢弱的烛火,在灯盏上徐徐跳动。姒伯阳的背影,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的高大伟岸。

看着姒伯阳的身影,伊挚心有触动,脱口道:“姒首,如龙耶!”

回过神来,伊挚迎着姒伯阳诧异的目光,端端正正的拱手,道:“龙者,乘风云而上九天,非姒首这等人物莫属。”

对于伊挚的赞叹,姒伯阳哈哈大笑,道:“伯阳何德何能,何德何能,能得这般评价,伯阳受之有愧。”

“如龙耶,老子也!”

姒伯阳眸光闪烁,意味深长的说出了一句,让伊挚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句话,是大成至圣先师,那位匪号孔老二的孔仲尼,形容老子李耳时所说。

当然,这里所说的龙,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龙凤神兽。

对于老子这等存在而言,龙凤与普通的长虫、飞鸟,也没什么太大差别。

孔仲尼口中的龙,是谓‘人人如龙’,是道的一种体现。与老子道德经上的‘道可道,非常道’,一般无二,都是对道的解读。

在修行炼气之人看来。老子者,大道之宗,道之所化,至尊神圣。

炼气道若能达成最高成就,或许可以触及‘老子’的境地。

虽然那等境地,距离姒伯阳无比遥远。可这不耽误姒伯阳,对那般境界的憧憬,那才是真超脱,真自在。

就算是只有镜中花,水中月,可是镜、水之间,还有花、月之影。以姒伯阳的得天独厚,并非真的不可企及。

姒伯阳见伊挚一脸懵懂,自嘲的笑了笑,道:“一时心有所感,有些孟浪,只是不吐不快,还望先生不要见怪才是。”

伊挚道:“姒首客气了,您之所言,我亦所得良多。”

“难怪,姒首只用十年,就将山阴氏壮大至此,姒首之能,伊挚佩服。”

“耕战之法,只是听姒首言其精髓,就让某家不寒而栗,此为战时之法。”

伊挚感叹道:“有此法在手,以此消化会稽氏族的底蕴。不说攻无不克,新的越国,至少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姒首……某家有一句忠告,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姒伯阳道:“我与先生一见如故,先生又有什么话,不好与我说的?”

伊挚眉心一动,幽幽道:“那,我可就说了。还望姒首,不要嫌弃我这个外人,多嘴多舌。”

“只是一条小小的建议,姒首可听,也可不听。”

姒伯阳道:“先生的本事,我是领教过了的。先生的建议,我又怎敢不放在心上。”

伊挚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了,说的不妥,还望姒首见谅。”

姒伯阳面露奇色,道:“说来听听,”

伊挚慢悠悠道:“越国新立,百废待兴,姒首首要的问题,是要稳定百万越人,唯有稳定这个基本盘,才能成大事。”

姒伯阳点头,道:“这点,我心中有数,越国新立,连年大战,也该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会传令会稽,整合会稽氏族的兵甲,只要不是外敌侵略,十年之内,绝不动刀兵。”

伊挚皱眉,道:“只是不动刀兵,还是不够。还要做到高筑城,广积粮。姒首能以雷霆之势,统一会稽,凭的就是这六字。”

“若没有山阴氏,从小处着手,十数年如一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也不会有现在即将建国的山阴。”

——————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