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 第三百零一章,结局:孩子们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第三百零一章,结局:孩子们

作者:淼仔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20 03:33:32

要奚置骁真正对梁宝贝有亲近感,在十六姑奶奶归宁又离去的那,此前,梁宝贝刚让奚置骁耳目一新,亲戚们她出身不正,被她当众驳斥,结果父母亲撵走亲戚,以奚置骁对家中地位的了解,不和父母亲走动的亲戚貌似会有遗憾。

梁宝贝办完这件事情,不慌不忙的吃席面去玩耍,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影响。

奚置骁从受到家中教导,而他比梁宝贝大上几岁,这一年他的年纪是寻思下这些亲戚以后的地步,倘若他们还有恢复往来的想法,自己又应该怎么做呢?

奚家是骄傲而又强盛,奚置骁这样却不是带着骄傲,而是撵出去的这些女人们刚离开,他们的子弟就和奚置骁好话,觉得母亲丢了颜面,让奚置骁在江氏面前求情。

奚置骁就考虑一下,而去了,江氏为他解释一下这些话的严重性,再:“只要宝贝不生气,过些时日,亲戚们还可以上门。”

奚置骁高兴道:“母亲,刚才我问过宝贝,她不生气。”

江氏嫣然:“算你有心,其实这也是你应该做的,你是表哥,又是主人,不过呢,也算你没下心思,倘若是你遇到这事,你闷在心里,别人问你时,你也会无事无事,你啊再去问问,宝贝真的不生气,还有你十六姑也真的不生气,这事情才能作罢。”

“为什么不提到十六姑丈呢?姑丈是一家之主,他不生气才最重要吧。”奚置骁问母亲。

江氏在他额头上点一指头:“这同样是算你有心想到,可是你又算不下心思,你姑丈那里怎么能问?他是殿下,冲撞殿下是死罪,你姑丈不提的话,自有你父亲和叔伯会好生的款待他,至于这事情再往你姑丈面前揭开,那就算了吧。”

奚置骁走出来,他明白了,父亲仅是撵出亲戚,并没有因为姑丈是殿下而治罪,这已经是偏向亲戚,母亲的对,现在还是让宝贝先不生气,毕竟这些难听话是从宝贝那里出来。

他带着手捧东西的厮,又来寻梁宝贝:“这些是我心爱的,全都给你。”

梁宝贝纳闷:“为什么?你刚刚赔礼,已经送我好东西。”

“可这些,我还是想给你。”奚置骁看似大方模样。

梁宝贝明白了,笑道:“不用再给,我不再生气。”

奚置骁夸了她一通,尽主人职责陪伴表妹这个客人,两个人又聊到接回奚端秀的事情。

奚置骁从看习惯江氏对待姬妾,对十五姑回南兴后的日子深表怀疑,正如奚端秀从看习惯江氏对待姬妾,她认为凡是与晋王有染的女子,都应该匍匐于她。

不过奚端秀认为的与晋王有染,并不是都有证据,比如承平伯夫人先开始并没有和梁仁有染,奚端秀本着她的丈夫最优秀,她的地位人见人想夺,一概的打入“有染”行列。

奚置骁没有当面出来,他侧面的询问梁宝贝:“接走十五姑,可让她住在哪里呢?”

“我家宅院比你们家大呢,你们家这些地方要住全族,我家里只住父母亲和我,再就是两个姨娘,两个姨娘去年礼佛,母亲给她们翻盖香堂,由着她们在里面住着,从不约束。”

梁宝贝会话就处置孩子们间的事情,杂而乱,喧而闹不比大人们的公事简单,她懂得什么是不约束,什么是约予自由。

“隔上几,我就去看姨娘过得可好,母亲我大了,宝贝多管事情,姨娘们很喜欢我,她们要新种花草,都让人来问我,我没有看到姨娘们不高兴。”

梁宝贝回答的直直白白,奚置骁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十六姑走的这,尤桐花客套几句:“我去接十五姐姐出来?”江氏等女眷,从老到少都劝她打住,好听的是:“你是王妃,纵然姐妹相称,你也是那正娶的,从大门走花轿,名分相关,你不能去。”

难听的是:“亲戚们轮番劝,她不肯来,别理会她。”

于是,就梁宝贝去了,江氏让奚置骁好生陪着,怕奚端秀发疯,一同去的还有奚重锦夫人、奚重辰夫人。

“十五姨妈,我来接你了。”梁宝贝只喊了这么一声,接下来就由奚置骁、奚重锦夫人、奚重辰夫人在门外劝。

奚端秀怎么听也是家里人容不下她,她手中有钱,唯有冷笑和怨恨,不是她不离开家,而是她的兄嫂一对虚伪的人,不会放她离家别居。

她不肯出门,奚重锦夫人算了的时候,梁宝贝不肯放弃,又请奚重辰夫人帮她了第三声,三声已过,梁宝贝登车离去,留下在奚置骁眼睛好生洒脱的身影。

以后他们往来频繁,奚置骁很喜欢往南兴送年礼,过年抽不开身,也会有个节日送节礼,梁宝贝的追求者众多,让奚置骁危机重重,

这份情意,就这样暴露在尤桐花的面前,尤桐花在奚家赠送的陪嫁面前露出口风,很快奚重固和江氏奉着家中长辈赶到,把夫妻的亲事定下来,双方皆大欢喜。

梁仁还是奚家眼里重情重义的那个,奚端秀出嫁到武家,长辈们更不怕她听到,把梁仁和十六姑奶奶大大的夸奖一番,这门亲事缔结奚梁结盟佳话,奠定奚家坚定不移支持晋王。

上一代的情意,到这一代,由夫妻延续下去。

梁望认识南宫兰,不知算意,还是意外。

梁仁带着全家人巡视全国,这辈子也就那一回,回京去繁琐的公务缠住他,让他脱不开身。

他带着全家回到南兴住,先去宁王府,又去楚王处,再由东临往北,沿着海岸线往北方的定王和川王处去。

临时发生一件事情,梁仁绕过京城,从京城的东侧省份转道京城的西侧往北,进入阳山分支后,是南宫大将军管辖地盘。

梁宝贝想到南宫青,奚置骁也想到这个试图夺自己亲事的家伙,梁宝贝想见见旧友,奚置骁想打击情敌,摄政王此行名单上有南宫名,尤桐花和梁望没有意见,一家人去哪里都好。

他们微服前往,南宫名郑重接待,南宫夫人也仅知道这是南边来的客人,丈夫让她亲手做羹汤。

让人去知会军营里的南宫青回来,世子梁望暂时由亲戚家的男孩子陪伴。

梁望和他们聊的倒也有来有去的热闹,不时见到一个姑娘鬼鬼祟祟的接近他们,在被其它人发现以前,又一溜烟儿的跑走,她的一双脚步活似踩上风火轮,又像个鬼儿,来时悄悄,去时如飞。

梁望对她产生好奇心,但是晚饭后才见到她。

晚饭后,梁仁抓住机会询问本地的公务,尤桐花考虑到南宫夫人招待上劳累,她当上王妃后求见的人络绎不绝,有些人再累也得见见,尤桐花由已推人,她要早安歇,自行回房。

梁宝贝和奚置骁一个陪母亲,一个陪岳父,世子梁望乐得自己在南宫家园子里转悠。

南宫兰从树下现身,月光勾勒出姑娘画也般的眉眼,她的嗓音清脆:“你是从南兴来的吗?”

梁望笑回:“南边儿来的。”父亲让对外这样,梁望也这样。

南宫兰长长吐气,又不死心的问:“那你家的南边儿,离南兴近吗?”

“不远不近,你要问南兴的什么,人,还是事,我也许能解答。”梁望套她的话。

南宫兰大喜:“真的吗?你见过梁宝贝吗?”

梁望扑哧一笑,梁宝贝不就在你家里,你要见她,走几步就有。

南宫兰直眉瞪眼:“你笑什么,看我打你,我会打你的。”她绷紧脸儿。

梁望笑嘻嘻:“我笑啊,为什么都知道梁宝贝呢?我也很出名啊,怎么没有人时常问到我。”

南宫兰瘪起嘴儿:“那是因为你是个好孩子,梁宝贝不是。”

梁望有些生气:“为什么这样?据我知道的,梁宝贝是下最好的姑娘。”

见到姑娘面色更变,梁望还想和她聊,就换个口吻:“因为她是摄政王的女儿,不是吗?”

南宫兰给他回答的还要清楚:“这个我知道,摄政王和王妃宁愿晚成亲,也要先接梁宝贝,因为梁宝贝是个”她不下去,骨嘟起嘴儿:“好吧,她是个好姑娘,不过我也是个好姑娘,虽然父母亲不肯先接我,再成亲。”

梁望忍住笑,这个“先接宝贝再成亲”的笑话,他的时候听到也眼红过,可是现在他释然了,而且先有孩子再成亲毕竟不是本朝的佳话,这话早就没有人提。

忽然被北方的一个姑娘出来,梁望一定要问个明白:“你怎么知道的,这是南边儿的大秘密呢,不是那出众的人,一定不能知道。”

南宫兰乐了:“我出众呢,我就知道,”再就脸儿一沉:“是我哥哥告诉我的,他可不能算出众,他是个只会欺负我南宫兰的哥哥。”

“原来你叫南宫兰,”梁望笑道:“南宫青是你什么人?”

南宫兰凶巴巴:“就是我哥!我的臭哥!”她拿手捏住鼻子,几根手指晃上几晃,生动的表示一下:“就是这样的臭。”

梁望好笑,南宫青追求姐姐,他是知道的,南宫青那年当他年纪,什么也不懂,还拜托望哥传信,被望哥严辞拒绝,此后望哥嘴里的全是未婚姐丈兼表哥更好,和南宫青只做朋友,不当信使。

像是这里有故事,拿来打发这个夜晚倒也不错,梁望问她:“南宫青为什么和你这样?”

南宫兰一下子语塞,大眼睛转几转,招手道:“跟我来。”

梁望就跟着她去,同时挥手让厮们退后,不要跟的太近。

南宫兰把他带到一个花房里,让他看泥土里蔫巴巴的三片幼苗:“这是梁宝贝送给哥哥的,哥哥这叫芒果,好吃的不得了,他带回的干果,也确实好吃的不得了,可是这幼苗不许南宫兰碰,这是不是岂有此理?这是不是臭哥一个?”

她气愤的戳着三片幼苗:“这是什么好的,竟然不给我碰,我还帮他浇水呢,我还帮他拔苗呢,哥哥梁宝贝送的东西只有他能碰,我为什么,哥哥梁宝贝是不成亲也要先接回家的孩子。”

梁望笑道:“你哥,和你开玩笑的吧?”

“才不是,开玩笑哪有不许我浇水拔苗的。”南宫兰振振有词。

梁望怀疑:“拔苗?”

南宫兰奇怪看他:“你不看书吗?书上拔苗可以助长,哥哥不在家,我见儿帮他拔。”

她着,手拔呀拔,梁望大笑声里,三片幼苗拔出泥,下面看得见半截断掉的根须。

南宫兰毫不慌乱:“我会接。”往幼苗往泥里一按,笑眯眯拍手:“成了的,看我厉害吧。”

梁望笑的弯下腰:“这样能活?”

南宫兰又拿古怪眼神看他:“亏你还是南边儿来的,敢情不知道芒果在北方长不活,有这几片叶子就算了不得。”

梁望忍笑:“是是,所以你放心的拔苗助长,你好生了不得。”

两个孩子在花房里聊了很久,第二南宫青回来,南宫兰和梁宝贝俨然好友。

南宫兰神气的道:“哥哥是个讨厌鬼儿,不许南宫兰进花房,宝贝姐姐是个好姑娘,她送给南宫兰好些首饰。”

南宫青听得直咧嘴:“南宫兰,你变节的好快啊。”

南宫兰又招待梁望去玩,梁宝贝笑道:“她不是为我变节,你妹妹和望哥一见如故。”

“一见如故?”南宫青琢磨一下,怅然道:“我向你也是一见如故,你向我不是。”

奚置骁挥挥拳头:“我有了孩子,你也成亲了,再这话不必了吧。”

“不必。”南宫青那脸上神情口是心非。

隔上两年,梁仁命章乐瑜护着梁望回南兴,他世子大了,应当自己理公务,梁望邀请南宫兰,带她去看真正的芒果树,还有其它的温暖带鲜果树。

南宫兰在定亲前去了三次,再就由摄政王赐婚,成亲后,她时常写信给南宫青炫富:“昨新摘了香蕉,明还要去摘樱桃,这个季节北方没有樱桃,我会制好果酱送给父母亲,也送给哥哥全家。”

南宫青收到信,就咬咬牙,收到果酱就眉开眼笑。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本文结束,祝工作顺利,事事如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