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王府宠妾 > 番外之小宝vs月月 4

王府宠妾 番外之小宝vs月月 4

作者:假面的盛宴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3:29

番外之赵琛vs孙月儿<四>

晋安帝乃是九五之尊, 见识自然广博。

看得出这刀鞘是个好物, 宝鞘里自然也是宝刀。不过以他的眼界, 并不觉得有什么, 长乐是他唯一的公主, 这世上没什么是她消受不起的。

而长乐见父皇和云南王又说起话来, 也没多留, 抱着刀便离开了。

见几个哥哥眼睛都放在她手里的刀上,她跑了过去,显摆道:“好看吗, 我也觉得好看。”

赵稷已经将刀接了过来,正拔出来看着,听见妹妹说好看, 一句暴殄天物含在嗓子里滚了几滚, 还是咽了下去。

他打小习武,又素来爱舞刀弄枪, 自然看得出这刀乃是极品的好刀, 说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也不为过。他将刀插回刀鞘, 递给妹妹, 半道却被大哥接了过去。赵稷有些惊讶, 要知道大哥从来不看重这类物什的。

赵琛拿在手里掂了掂,又看了看, 才又还给长乐,什么也没说。倒是之后, 他的眼神没少在云南王父子身上打转。

宴罢, 晋安帝有些微醺,便坐着龙辇同瑶娘带着长乐一起回了坤宁宫。赵琛兄弟三人则回乾西五所。

另一边,越鹜带着越清往敬胜斋走着。

越清犹豫地看了几眼走在他前面的父亲,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父亲,你为何要把那把刀送给那个小丫头,那刀您不是从不离身的吗?”

越鹜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

十岁的越清生得虎头虎脑的,很壮实,看得出还没有抽条长,个头并不高。

“她不是小丫头,是大乾的公主,陛下唯一的掌上明珠。而汉人们的规矩,长辈第一次见晚辈,是要给见面礼的。你第一次觐见陛下时,陛下不也赏了你东西,为父来时疏忽了此事,刚好手边只有这么一把刀,便顺手解下送她了。”

越鹜说得十分仔细,越清乃是他以后的继承人,自然方方面面都得明白,就是因为想着多带他见见世面,这趟入京才会带了他同来。

而越清也听明白父亲的意思了,不禁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儿子明白了,谢父亲教诲。”

这父子两人说得并不是官话,而是云南当地的夷话,所以跟随在侧的太监们只知道云南王父子二人突然停下来说话,并不知道说什么。

直到云南王又向前走去,他们才忙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

转眼间就到了太子大婚这日。

太子大婚乃是举国瞩目之事,早在前一日京城四处,尤其是内城就戒严了。

到了当日,先遵照太子大婚规制,在奉天殿行了醮戒之礼。后,赵琛回东宫,换上充作喜服的冕服,直至礼官禀报吉时到,才乘坐太子车舆出了宫门。

在宫门处换了扎了彩辂车,辂车后跟着太子的仪仗卤簿,一路浩浩荡荡往镇国公府去了。

而此时镇国公府中,早已是披红挂彩,宾客盈门,满府喜气。

后院里,孙月儿一身太子妃冠服,端得是高贵端庄、明艳照人。乔氏拉着她的手,殷殷切切嘱咐,慈母之心表不完。她一面听一面点头。说到感伤处,母女二人俱是泪水涟涟。

有丫头匆匆进来禀报:“太子殿下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

孙月儿下意识站了起来。

旁边的亲戚家女眷这才围上来,有的去劝乔氏,有的则在旁边说些喜庆话,还有的则是叫来丫鬟给母女二人重新梳妆。

一番忙罢,鞭炮声已经到了这座院子里了。

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外面拥嚷嘈杂,孙月儿忐忑不安的坐着,脑子涨呼呼晕陶陶的。恍惚间,突然门就大开了,就见他大步朝自己走来。

……

等下了凤轿向帝后行了大礼,又被迎入喜房,孙月儿整个人都快累瘫了。

这还不算完,按制在行合卺礼前,太子妃需向太子行礼,以示夫为妻纲。孙月儿是被司仪女官提醒,才想起来这事,忙站起身准备拜下,却被赵琛一把拉住。

“不用拜。”

旁边的司仪女官一脸为难:“殿下,这于理不合。”

赵琛不以为然,道:“孤说不用就不用。”

女官还打算说些劝阻之言,这时已有宫女端着描金红漆的托盘来了,其上摆着两只用红线连着的金盏。

见此,司仪女官只能按照规矩开始唱词。

两人各执一盏,一饮而尽。

待孙月儿抬起头来,小脸已是一片红晕,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被这满室红光照的。女官接过合卺酒盏,投于地面,刚好一正一反才是大吉大利。

“你饿了没?来吃些东西。”

赵琛牵着月儿来到桌前,桌上摆满了各种吃食。

他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吃到那半生的饺子,她顺时随俗说了句生的。她一说生,赵琛就笑了起来。

生寓意生子。

膳罢,两人各自去沐浴,赵琛本是想同她一起,可想了想还是忍下了。

是赵琛先出来的,等孙月儿从浴间里出来,他已经坐在床边等她了。

赵琛抬了抬手,宫女和太监们俱都退了出去。明明宽敞的宫室,却在这一刻却显得逼仄拥挤。她的心怦怦直跳,生怕他会听见。

经过教习嬷嬷的教导之后,孙月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只限于知道,再多就不清楚了,尤其现在她一脑子的浆糊。

赵琛伸手拉她。

月儿紧张极了,一手心的汗,抖着嗓子道:“咱们说说话吧。”

“你想说什么?”

她没话找话说:“你今儿几时起的?我寅时就起了,忙了整整一日,实在累得厉害,若不咱们歇下吧?”

“好。”赵琛点点头。

月儿心中一喜,忙褪了软底绸鞋上了榻。然后也不等赵琛,她就往里面去了,背对着外面,佯装一副自己很累很困要睡着了的模样。

若是这样能躲过,她也太小瞧了赵琛。

想了多日的东西,终于到了嘴下,谁放过谁是傻子。

他凑了上前,在她耳边小声道:“睡着了?”

她不回。

他自言自语:“看来真是睡着了,如此一来,倒也方便了孤。”

月儿心里正想着方便什么,他已经钻进被窝,手脚特别不老实。她忍不住了,转过身想推又不敢推,只能可怜巴巴看着他:“小宝哥哥,我真得累了,若不明儿的,你看可好?”

她眼睛湿漉漉的,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红艳艳的小嘴儿抖颤着。

“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去拜见父皇和母后,还是早些歇息吧?啊?”

这个啊字,被他硬生生地吞了进去。

*

龙凤花烛已然烧尽,殿中一片宁静。

有微弱的晨光从窗外洒射进来,照得满室安宁。

床榻那处,鸳鸯交颈,甜睡正酣。殿门外,小安子早已带着人守着了,可里面一直没有动静。

“安哥哥,你看这……”旁边一个小太监满脸焦急,道:“若是再耽误下去,恐怕去陛下和娘娘那儿就要迟了。”

小安子心里也着急,他咬了咬牙,便往门前凑了凑,小声唤道:“殿下,是时候该起了。”

里面没有人答。

“殿下……”

月儿听见声音,迷迷糊糊就去推身边的人。

“好像有人在叫你。”话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又经历了什么,忙一下子坐了起来,却是腰上一疼,啊哟了一声。

“没事吧?”赵琛眼明手快扶了她一把,想把她揽在怀里,却被人一把推了开。

“你离我远点!”

她红着双颊抱着被子,不敢看他,声音又娇又软,还带着初醒时的沙哑,一点都不具有说服力。赵琛清楚她为何会这样,偷吃到鱼的猫多少是有些心虚的,想着昨晚自己的过分,他轻咳了一声,道:“是小安子,我先起了,你慢慢来不着急。”

说着,他便套上衣裳下了榻,浑身都不舒坦的月儿见他这样,心里更是恼了几分。不过这恼却是嗔怪占多。

一番收拾弄罢,时候已经不早了,两人也没用早膳,便往坤宁宫去了。

坤宁宫那里,因着昨儿瑶娘的交代,几个孩子都来了。包括晋安帝,今儿也特意歇朝了一日,一家子俱都在此等着,连早膳都没用。

可这小两口却是一直未至,瑶娘和晋安帝手边的茶已经换了两次。

“娘,我饿了。”长乐道。

“再等等,你大哥他们应该就快来了。”瑶娘安抚道。

正说着,就有人来禀报太子和太子妃到了。

忙让人将小两口迎了进来,先按规矩敬了茶,瑶娘给了见面礼,孙月儿才在赵琛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瑶娘眼珠不落地在儿媳妇身上打量着,虽是早就知道月儿以后是自己的儿媳妇,可真成了儿媳妇,才发现心情格外不同,又是欢喜又是酸涩,复杂至极。

晋安帝见瑶娘愣在那里,忍不住借着袖子的遮掩拉了她一下,才道:“小四儿饿了,摆膳吧。”

瑶娘这才反应过来,忙命人传膳。

一顿早膳用罢,瑶娘也未多留小两口,让他们回去歇着。

本是无意一句话,她只是想着昨日两人大婚忙了一天,想必也累得不轻。哪知月儿羞怯地垂下红了脸,晋安帝睨了她一眼,瑶娘才明白过来意思。

当即也窘得脸有些泛红,忙挥挥手让儿女们都下去了。

待孩子们都走了,殿中顿时空荡下来。瑶娘愣神了一会儿,忍不住道:“我总算能体会到当初我娘说的当婆婆的心情了。”

“什么心情?”

又高兴又感伤,高兴的是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感伤也是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以后陪伴在他身边,与他最亲密的人,将是他的妻子。

不过这话瑶娘并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一个不觉,我们都这么老了,都当公公婆婆了,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抱孙子。”

“朕没觉得自己老,也没觉得你老。”

“真的?”

“当然是真的。”

*

太子既已大婚,入京朝贺的诸藩王及番邦使节都陆续离开京城,这其中也包括云南王父子。

临行前,晋安帝设宴款待,一如当初云南王初入京时的情形。

宴罢,长乐在太极殿外拦下正打算离去的云南王父子。

“越清,你真的要走了?”

越清点了点头。那日受了云南王的点拨,他便主动去向长乐道了歉,为了那日撞到她却偷偷跑掉的事情。

长乐本就不是个小气的性子,再加上越鹜送了她一把宝刀,她也不好揪着人不放,这事就算过去了。

之后,越清总来找她玩。

两个人年纪相仿,再加上平时也没人陪长乐玩,如今多了一个愿意陪她玩的玩伴,自然高兴。

瑶娘虽觉得有些不适当,毕竟男女七岁不同席,可长乐和哥哥们亲近惯了,一家人都纵着她,而两人又正是半大不小的年纪。说他们懂什么,什么也不懂,说他们不懂,又怕他们懂了。让太监宫女们盯了几日,见两个确实是两小无嫌猜,也就任由两人相交,浑当是长乐多了个弟弟。

所以处了一段时间的两人,感情格外的好。

“我回去后,会把答应给你的小玩意,都收拾了让人给你送来。”越清道。

认真来说,越清是个十分认真的小孩儿,表面看起来一板一眼的,到底还不大,难掩童稚。他这是以为长乐来找他,是来提醒答应要送自己的玩意呢。

看矮了自己半头的他十分郑重的样子,长乐不禁掩嘴笑了一声,“好好好,我信你,那你可记着。”

“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长乐又将目光移去旁边的越鹜身上,她犹豫地看了对方一眼,行了个福礼:“越三叔,长乐祝你和越清一路顺风,布帆无恙。”

越鹜微微颔首:“本王在此谢过公主了。”

长乐点点头,便告辞了。

回到静恬斋的她,挥退了身边所有人,将那把刀拿出来,时而轻抚,时而怔忪。暖暖的斜阳透过槅窗洒射进来,在她脸上打了一道光影,本来快乐无忧的女孩儿,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

……

一直到云南王父子离了京,赵琛才松了一口气。

因着他大婚之后事务繁忙,也没再多关注妹妹。倒是瑶娘感觉出女儿最近安静许多,像似换了个人,以前总是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如今倒还是爱说爱笑,却突然变成大姑娘了。

她和晋安帝说起此事,晋安帝笑她:“难道女儿当一辈子小丫头才好,总是要长大的。”

她想了想觉得也是,若女儿一直是小孩子的秉性,她才要发愁。

所以说儿女都是债,怎么样都要发愁,一点点不对的地方,总是能引起父母的郑重其事。却也是甜蜜的烦恼,是千金都不换的。

她靠在晋安帝的腿上,抓着他的手掌来玩:“我简直不敢想象长乐以后嫁人的场景,你说等咱们女儿大了,给她选个什么样的驸马?斯文俊秀的,还是英挺威武的,他会不会欺负咱们女儿,长乐不谙世事,若是有个坏婆婆怎么办?”

当爹的听着听着,就皱起眉头来:“不管是什么样的,都没人能欺负咱们女儿。”

瑶娘坐了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你是男人你不懂,后宅之间婆媳之间夫妻之间,多的是让你有苦说不出的事情。不行,我以后不能惯着长乐了,得教她一些东西……”

她越想越乱,忍不住沮丧道:“也是怪我,总觉得她还小,谁知一眨眼都十二了,也不知这时候教还来不来得及?”

“怎会来不及。”

“女儿家十五六岁就要嫁人,也不过三年的时间,哪里来得及。”

“谁说咱们长乐十五六岁就要嫁,这也未免太早了,让朕来看十八大婚最好。十八也有些早了,朕留她到二十再给她选驸马。”

“二十那不就成老姑娘了?”

“皇帝家会有老姑娘?”

“那你说到时候给她选个什么样的驸马,是斯文俊秀的,还是英挺威武的……”

……

这边作为父母的帝后孜孜不倦地重复着同样纠结的问题,另一边西苑那处,蓬莱宫里,太上皇正靠坐在靠椅中晒太阳。

西苑风景优美,又大又敞亮,每年太上皇都要来此住上一些日子。只是太上皇已经很老了,快八十岁的人,世上的人又有几人能活到八十。

长乐伏在太上皇的腿上,问:“皇爷爷,你说情是个什么东西?”

太上皇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怎么?咱们长乐喜欢上哪家的小公子了?”

“不啊,长乐只是好奇。”

太上皇抬头看了看天,虽然这会儿日头并不烈,但这么看去也有些晃眼。他不禁眯了眯眼,眼前似乎又出现那个人的模样。

“情啊,就是你会长长久久地记着一个人,能一直记着不忘。”

“哦,长乐知道了。”

喜欢王府宠妾请大家收藏:(bttntcom)王府宠妾BT辣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