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灵异 > 在战国成了团扇 > 番外二

在战国成了团扇 番外二

作者:一笑生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3:34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 佐助也没想瞒过善于揣摩人心的悠一,他都做好悠一会说他甚至骂他的准备了,可没想到他话题居然跳的这么快。

“……我哪有时间出去啊。”每天都有一堆等他签字的文件, 这还是助理筛选过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城里有多少事等着处理。”

祐介不在意的挥挥手:“又不去多久,压几天没事的。”现在这局面比起他们那时好多了,别说是敌人,一个能打的对家都没有, 偶尔出去转转放松下还是可以的。

佐助还是拒绝了:“不去不去。”这一去木叶这边就完全找不到他了——哪有首领是这么当的。

悠一看着他突然想起斑, 他拉住还想说什么的祐介站起身:“那行,今天陪我们走走吧?”佐助应声跟着站起来,祐介跟站在柜台前的人打了个手势,很快店员送了个食盒来, 祐介接过三人就离开了。

出了店门, 三人脚步自觉的往墓地走。

早在十几年前, 他们就先后送走了爷爷和小橘, 虽然几人很难过, 但好在爷爷最后是笑着离开的, 也没经历什么病痛,让几人稍感安慰。

至于小橘也是到年纪了,几人就把她安葬在了爷爷的墓碑旁边,等他们年纪到了也葬在附近, 他们一家人还能一起做个伴。

“你把我们回来的消息放出去吧,斑他们应该会回来一趟,也好些时候没见他们了。”他们自有一套暗语,现在广播电视和报纸几乎覆盖了大陆, 只要斑和泉奈进了稍微大一点的城镇, 自然就会看见了。

“好。”佐助答应下来:“那待会去看看柱间和扉间吗?”

说起他们两人, 祐介一脸无聊:“他们肯定还是老样子,柱间是不是还天天琢磨草药准备带孩子?扉间肯定待在实验室就没出来过吧?”

柱间最后还是和漩涡的公主结婚了,这么多年过去连他们的孩子都已经成家,上次出门听说他的儿媳妇都怀孕了,如果不出意外,那应该是纲手吧?

祐介说道这,凑近些佐助:“怎么样?有没有碰到喜欢的女孩子?我们家这么有钱,到时候给你办个最体面的婚礼。”他想了想:“比柱间那次还热闹的那种!”柱间结婚那次也可以说是整个世界都为之轰动的婚礼了。

他们几个人只有柱间结了婚,他们几个自然也为他高兴,特地空出了好几天帮他一起准备,那会刚结束大战不久,几个国家听到城里有点风吹草动就战战兢兢的派人大张旗鼓送了礼过来……既然如此,他们干脆也大办了。

佐助眼睛都没瞟他一下:“想办婚礼,你自己可以办啊。”他挑起嘴角:“我把广场都清出来批给你用。”

祐介自动过滤他的话,对着悠一忧心忡忡道:“连佐助都没有想结婚的意思,那我们挣的钱都留给谁?”

悠一都没想到他居然担心这方面,但是仔细想了想的确很亏:“到最后我们四个人居然一个都没结婚……”不然留给那两个的后辈也可以,现在只能全都交给那个还未出生的纲手了。

想到关于她未来的名号,悠一突然有些舍不得他挣了这么久的钱,虽然现在他个人钱财已经到了很恐怖的数字,多到已经成为数字了。

他突然顿了顿,看向旁边还在互相想给对方办婚礼的两个人,他看着佐助想说什么却没有张开口。悠一的情绪管理经过这么多年,已经完全不会泄露半分,两人走在他身边硬是没发现他眼底还藏着事。

几人连聊边走,在墓地不远处的花店里,还仔细挑了些花包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墓地也修的越发气派,四周的环境布置也能看出用了心,被生机所包裹的墓碑看上去都没有那么让人悲伤了。

三人熟门熟路的到了爷爷的墓碑前,先去拿了工具把墓碑清扫了一遍,虽然这里的每块墓碑会定时擦拭打扫,但所有人过来祭拜时,都会自己动手再清扫一遍。

等打扫完把手里的花束放在墓碑前,又把食盒里给爷爷的点心放下,悠一才抬眼看向墓碑上爷爷的照片:“前面跟你说我和祐介出去游玩几天,现在我们回来了……”

祐介也蹲下身,拍拍旁边小一点的墓碑:“这次你没有跟着去真的亏大了,那里的东西好吃的不得了。要是你出生在那里,肯定会胖的飞不起来……”

佐助站在两人旁边,默默的听着他们对墓碑说起这次的经历。

在墓地待了一会,天就已经黑透了,今晚的月光不是很亮,或者说在木叶城的衬托下不是很亮。

夜晚的木叶城灯火通明,这附近的天空都被映照的好像在发光,就连相对人烟稀少,只有一些路灯的墓地也在这光亮下被照射的清清楚楚。

悠一看了眼墓碑,也没有太过留恋:“走吧,天不早了。”

“还去神社吗?”虽然这样说,佐助的脚步已经往神社那边走了:“这个时间正好人不多。”

因为那个神殿是悠一要建立的,他经常去不说,其他几人多多少少都陪他去过,弄得整个城市的人都认为那里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神,也跟着时时祭拜,随着来往的人越来越多,搞得神社把那神殿又扩大了许多。

尤其是那神殿真的很灵之后祭拜的人就更多了,几乎一天中的每个时间段那里都有人,是神社人气第二的神殿。

至于第一当然是木叶的城民自发为斑建的神殿了,自从落成那天起,那里就是木叶城最有名的‘景点’了。每个木叶城的居民或者说只要来过木叶的人基本都去过,就算一开始对此半信半疑的,也会在城民各种语言蛊惑安利下去看看。

待的越久,在这种氛围下很大一部分人都成了斑的信徒,刚开始他们甚至还想过要不要出面制止一下。可在他们得知有很多人为了能见斑一面,都很努力的工作期望升职……连带学校那边的学生都一副好好学习,希望毕业后能来到大楼跟斑一起工作之后,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斑一个人的抗议被几个人统统无视了,在建城前期这简直是最好的招聘广告。哪怕最后吸引不了几个人才,但现有的员工都勤奋工作他们也是赚的!

三人到神社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三人用了幻术穿过人群到了神社门口。他们的照片相貌现在都已经流传很广了,基本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出门的。

神社比之前可大多了,甚至延伸到山脚下了。他们穿过红色的鸟居,沿着小河往里面走,时不时就会有鲤鱼跳出水面,稍远的一点的木台边,还有乌龟在慢慢爬动着。

道路两边还栽种了很多枫树,时不时还能从绿色里发现不大的石像,大都是憨态可掬的猫或警觉的狐狸造型,偶尔还有仙鹤兔子什么的。

熟门熟路的到了神殿,几个少女正结伴往回走,其中一个还穿着校服,应该是学校的学生。嘴里互相比着谁的许愿牌挂的高……好像是说谁的牌子挂的最高,谁的愿望就会被实现。

悠一想起来仅仅一面之缘,现在也只有模糊印象的那个人,他不禁喃喃道:“挂最高也不见得一定会被祂看见啊。”要是他的话,是不会垫脚去看头上的牌子的。

祐介听他没头没脑说了这话正奇怪,悠一摆摆手示意没事。

老规矩献上他们这新出的点心,悠一也照常跟没有神像的祭台聊了几句就离开了。再多说一会,点心就该凉透不好吃了。

三人慢悠悠的出了神社,佐助也正好跟悠一商量他遇到的一些问题和接下来的工作计划,他们边聊边走,正准备找家店凑合顿晚饭再去找另外两个人喝酒,就看见一家伴手礼店门口,柱间正站在一台扭蛋机丧气的盯着它。

这么多年过去,柱间的外貌因为木遁的原因没有一丝变化,就连那常年身处高位带来的锋利和距离感都因为平和的退休生活盖的差不多了,这样看过去完全就是个普通的打扮老气的中年人。

扭蛋机是这几年才出现的玩意,前些年他们光是基础设施就忙的够呛,哪有时间琢磨新奇玩意,也就这几年闲一点了才让人多开发些娱乐物件。

几人对视一眼,同时屏息悄声摸过去,只可惜还没到他背后就被柱间发现了,他猛然回头眼睛还是如以往那样凌厉又充满压迫感,但在看见几人时又马上软化下来,他来回打量着悠一和祐介:“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没受伤吧?”

祐介好奇的看着他前面的扭蛋机,嘴里不经心答道:“没事没事,回来刚一会准备去找你们……你在干嘛呢?”

听他问起这个,柱间又变成刚刚那幅丧气又沮丧的样子:“我想扭个三花猫。”他眼巴巴的看着扭蛋机:“我看别家的孩子都有,就想着给慧子快出生的孩子也集一套,就差这一个了。”

几人看了眼扭蛋机上的宣传贴画,这台里面是一套各种动物形状的小装饰,包括猫狗狐狸之类,上面标注了最难扭到的是只公三花猫。

看着被一个扭蛋难倒的忍界之神,祐介啧了一声:“你赌运一向不怎样,让我来!”他摸摸口袋发现没有硬币,他转头看了眼柱间就转过头,要是他还有硬币也不至于站这眼巴巴看着了。

其他两个人也没带硬币,祐介四处张望了一下,冲一个方向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人提着一大袋硬币过来了。

悠一等送硬币的走了,瞪了一眼祐介:“说了不许随便动用这些渠道。”祐介嬉笑着冲他晃了晃硬币:“哥你等着,我也给你扭个三花猫!”他叫上佐助:“佐助我们一起,看谁先扭出来。”

看着完全没把悠一话当回事的祐介,柱间蹭过来,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弟弟大了是会不听话,当大哥的就多忍耐点吧。”

悠一斜看他一眼:“扉间又怎么了?”他突然眯了眯眼:“不对,你放着赌馆不去,跑来这玩扭蛋机……你把钱都输光了?”自从退休,柱间就跟解放天性似的三五不时往赌馆跑,这次居然只在大街上玩扭蛋机……

木叶城当然是有赌馆的,靠近他们的游乐场,那里每天的接客量多到惊人,等交通再发达一点,木叶的旅游业一定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财富。他们这些年财政不算紧张,虽然有点钱就会投入下一个项目,但比起他们建城初期要宽裕的多。

“哈哈哈……”柱间傻笑了几声,目光躲闪了一下,最后在悠一了然的目光中苦巴巴的搓搓手:“悠一你看,能不能借我点钱?等我赢了——”

“那是不可能的。”悠一轻哼一声:“我印象里你就没赢过几把。”柱间的赌运差到都被他和泉奈用来坑千手两兄弟加班了,而且在没有用写轮眼作弊的情况下还每次都让他们得逞了。

想到这个他难得有些心虚,他想了想还是从袖子里摸出个印章:“那你拿着这个吧,可以直接去银行提钱,记得小心别被扉间和水户发现了。”被他们看见肯定会给他收了:“这个可以提我名下的现金,也不多你拿去玩吧。”他的现金不多,真正值钱的都是各处不动产以及各会社的股份。

柱间颤抖着手接过印章,悠一的现金……虽然他自己说不多,但想想他们当年开银行的时候,就悠一自己一个人的钱,都顶的上他们四个合计还多了!这么多年过去,悠一的身家肯定比那时还要多,记得上次他结婚,悠一两兄弟直接把宇智波品牌的股份都转让给他了。

就那一个会社就让他们一大家从未缺过钱花。

他们几人的身家都不薄,只要是他们负责的项目多多少少会分一点股份,可他们经手的项目哪里比得上悠一那边的来钱快,就连扉间的实验室都还比不过他。说他是这片大陆的首富也不为过,在他口中的小钱零钱那肯定也是很大一笔了。

悠一刚把印章给柱间,就看见他一副感动到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悠一往后退一步:“噫,好恶心啊,别这样看我。”但看他这么高兴,悠一啧了一声:“你是输的多惨才让水户这么管着你啊。”柱间就这么一个爱好,退休了水户和扉间肯定也会让他去放松的,搞到今天只能玩扭蛋机肯定是输惨了。

柱间环顾一周才小心收好印章,带着心虚反驳道:“也没输多少。”

“这肯定有问题!”祐介一拳砸在扭蛋机上,声音把两人吸引过去,佐助抱着一堆扭蛋转过来,声音低沉:“我明天让人来查一下……”

“查什么查,不是都说了稀有嘛。”悠一看了眼周围的三个黑脸怪,撸起袖子:“我来。”

……

“这个扭蛋机一定有问题,它里面根本就没有三花猫。”悠一看着里面还剩下的几颗扭蛋,一脸平静:“佐助,明天就直接把它查封吧。”

“没错,这什么无良奸商。”祐介应和道,手里又掏出硬币投进去:“明天我也要去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木叶城干这种事。”

扉间一过来就看见几个人挤在一台扭蛋机前面,他走过去打量了一下刚回来的两人,见他们没事也放下心来:“吃过饭了没?要不去喝一杯?”他见扭蛋机的灯亮起,随手帮着拍了一下。

围在扭蛋机跟前的几个人回头一看,一个颓废大叔打扮的扉间突然出现。他一头白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皱巴巴的,一看就是在实验室熬了好几天。

几人却没多看他,视线一直盯着滚出来的扭蛋,祐介眯着眼小心打开扭蛋,里面赫然是那只他们怎么也扭不出来的三花猫。

空气一瞬间变得很怪异,几人的沉默让扉间莫名其妙:“怎么了?扭蛋有问题?”

悠一怀里兜着二十几个扭蛋轻哼一声:“没什么,今天没空哪也不去。”祐介看了眼手里的三花猫塞到柱间怀里:“给你。”

随后他故意略过扉间跟柱间道别:“我们走了。”三人抱着一堆扭蛋转身就走。

看着几人阴阳怪气的态度,扉间迷茫了一瞬,随后他扫视了一眼扭蛋机和上面的宣传贴画,随后挑起眉……机子都空了啊。

---

到了家,三人还是有些愤愤的,悠一看了眼今晚的月光:“祐介你去下碗面,我和佐助收拾下院子,我们在外面吃饭吧。”他们在庭院里修了个小亭子,特地是用来夏天吃饭喝酒用的,屋子有人定点来打扫很干净,但小厅是敞开式的总有一些灰尘。

两人应声,换了身衣服开始干活。悠一和佐助把小厅擦拭出来,两人又来到庭院坐在长廊上泡茶。

悠一看着暗淡的月光,突然喊道:“佐助。”佐助转过脸,眼角眉梢都是放松的惬意:“怎么了?”

悠一声音压低了些:“你想回去看看吗?”他的话让佐助当即愣在原地。虽然悠一没有说的很清楚,但佐助知道,这个回去指的是他原本的世界那边。

刚刚轻松的气氛一扫而空,微风拂过吹响了草叶,刮落了花瓣也吹乱了佐助的头发,他的眼睛隐藏在乱发之后,让人看不清。

“不回了。”他良久才释然道:“城里还有这么多工作等着我呢。再说,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了,现在我回去也只会让他们戒备还会派很多人来监视我……太累了,算了吧。”

他看向悠一脸色平和,不见一丝难过不舍:“没人希望我回去的。”

悠一看着他:“需要安慰吗?”他并不准备劝说什么,他们这么帅气厉害的佐助为什么要去受那些气,他就该坐在这城里的最高处,掌握这世间最大的权利,得到万人的崇拜和敬仰,就该远离那些会给他带来痛苦的人和地方。

佐助嫌弃的看他一眼:“少恶心我,这种话你跟祐介说去吧。”提前祐介悠一皱着脸:“祐介可就不止两句话就能打发了。”

悠一小声吐槽过祐介伸手摸了摸茶壶,慢慢倒了两杯茶:“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想让你接任城主吗?”

佐助端着茶杯看着他,很想说是因为轮回眼,可悠一跟他透露有这个意向的时候,他还没有轮回眼。可他其他方面并不出色,比起其他候选人没有太大的优势,而且他还是外来的……

“根本没有别的理由,只是因为你很优秀很合适这个位置,你的实力足以让我们把这最珍贵的宝物托付给你。”悠一微笑着看他:“你是不是认为你没有比他们厉害多少?不是的,你的心性和头脑都是万中挑一的,我敢保证,如果把那几个人带去别的世界,他们不会比你做的更好。”

任何人经历过佐助所经历的一切,都不会比他做的更好了。他用很短的时间就接受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而且靠着努力将自身各方面的实力都提高到了他们从小培养的天才水准,仅凭这一点不选他都说不过去。

“木叶城对我们来说的确重要,也正因如此,我们才选择了你;也正因为是你,我们才能放心出门游玩。”悠一好像看见了他紧绷的神经:“你别把自己崩的太紧,我们不是想用她束缚你,你可以做任何你想的做的事。”

“木叶城并不是甩给你的包袱,而是一份我们想送给你的礼物。如果她限制了你让你不开心,让你有很大的压力等等负面情绪……那和我原本的初衷是相反的。”

他是想让佐助站到最高处,拥有一个肆意且美好的跟他前十七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而不是让他背负由过高的期望带来的压力。

两人手里的茶杯都已经凉透了,也没人再说话。悠一坐在庭院前看着这两棵果树,柿子树还正是盛果期,白桃树已经快不行了,那么大的树上稀稀疏疏的花朵长在枝头,它也正一步步走向衰败。

佐助也抬起眼眸看着树:“明天我让人来看看。”

悠一正想说不用,它早晚也会衰败的,可话到嘴边却应了声好。

……佐助应该是希望这树能多撑一阵子吧。

我也希望,我们都能多撑一段时间。

---

接下来的日子,佐助正常去上班,悠一也不打算出门了,想待几天看看他的状态,他先和祐介去拜访了几个老朋友。

他先去了扉间那,他看着两人似笑非笑,还特地在白大褂胸口的口袋里放了只三花猫,见到悠一两兄弟,就拿出来晃晃。

悠一一脸嫌弃:“你是有多少无聊,居然还跑去又扭了一个?”第一个那个应该被柱间收集起来,不可能给扉间的。

扉间慢条斯理的塞回口袋:“反正也不花什么功夫,几个硬币就扭到了。”

气的两人转身就走。

他们又去了火核那,他退休之后没事带着孩子和灼里家的一起玩,几人聊天的功夫,几个小孩差点把院子掀翻,最后在哭闹声中几人约好下次一起去钓鱼。

悠一又去看了伊堂真,樱井先生早些年也去世了,伊堂真也已经变成头发花白眼睛浑浊的老头了,见到他倒是和以往一样激动的不行,悠一赶紧让他吃颗药才放心下来,就怕他激动过头血压升高什么的。

他变成这样,反倒与和彦的关系变好了,虽然还时不时斗嘴,可比起年轻时的互踩痛脚,揭人老底喊打喊杀可好多了。

就这样在城里转了几天,斑和泉奈终于回来了。

他们两人风尘仆仆的但精神却很好。

斑是他们几人中最显老的,他和泉奈都穿着方便行动的类似休闲服款式的特制服装,一头黑长炸依然嚣张的支棱着,就像他这些年从未改过的脾气。

泉奈倒是剪了短发,还在脑后扎了个小揪,看着跟祐介年纪差不多大似的。

接到消息,闲着的几个人都跑来找斑,正商量着要去哪喝酒给他们洗尘。

悠一却突然提议道:“我们来拍张照吧?”他笑道:“自从那一次之后,我们好像就没有一起拍过照片了。”

他说的是当年成立木叶城的时候,曾经拍过一次合照。

几人也都恍惚好像的确是这样,他们之前那么忙也没想着这些琐事,现在退休了倒是正好……而且,再不拍就没有机会了啊。

他们让佐助帮忙安排了一下,空出了当年那个位置,打算在那里再拍一张。

还是在当年的地方,同样的椅子和姿势,只不过这次他们换上了代表新时达的西装,和一张比起那时老了快三十岁的脸。

五双眼睛同时看向那台已经可以拍出彩色照片的照相机,几人都露出了那时相似的表情。

‘咔擦’

“怎么样?还要重新拍吗?”几个人问道。

佐助拿过相机,只是看了一眼这张照片:“不用了。”

不管是从天气,还是背景以及几人的神色动作来看。

这都是一张包含着一切美好的相片。

※※※※※※※※※※※※※※※※※※※※

番外到此也结束啦~齐神就不写了_(:з」∠)_

下本开【绫花他不想搞事业】,有兴趣的球球一个收藏

我的文案是基友帮忙改的,我爱她们呜呜呜……名字可能也会改,我再想想,实在是起名废呜

暂定是在二月一号开

【绫花他不想搞事业】文案:

绫花死后见到了自称狐之助的奇怪狐狸,声称只要和它定下契约就能在异界重生,还会给他送田送房送下属,且个个实力高强忠心耿耿。

狐之助:只要你努力,豪宅靓仔前呼后拥,宝马金钱唾手可得,少年,约吗?

绫花:还、还有这等好事?!约约约!

然而等签订契约来到本丸后,绫花看到的却是低矮住房和荒废平原,靓仔靠修复,不单费时费力费钱,好了还要管吃管喝管住……

绫花眼前一黑,差点原地再次去世:呜,这年头不单马猴烧酒的Q贝会骗人,长得可爱的毛绒绒心都脏!

没办法,契约签都签了。绫花只能拿出通讯录,心想第一个冤大头,阿不,合作伙伴要找横滨森氏企业好,还是找某高专的教育机构好……

喜欢在战国成了团扇请大家收藏:(bttntcom)在战国成了团扇BT辣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