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在废土克苏鲁 > 第六十五章 白骨秘气

我在废土克苏鲁 第六十五章 白骨秘气

作者:村民杨先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19 17:32:55

在修院之中,不同的教士传授不同的科目。精通操控系的教士传授后备教士灵魂改造,精通塑能系的教士传授后备教士苍白火焰等术法,精通强化系的教士则负责教导肉搏之术。

掌握具现化系灵能的教士十分稀少,所以修院之中并没有专门传授具现化系的教士。

丘巴卡便是传授武技的教士。他的身材中上,并没有爆炸性的肌肉。只是格外的敦实,甚至算得上肥胖。

异于常人的地方是他的关节,十分粗大,就仿佛钢铁浇筑而成的一般。

比起其他教士,唯一骇人人的地方是他满脸纵横交错的疤痕。疤痕的似乎是某种猛兽抓出来的,伤口深得刻骨,即使已经痊愈了,依旧十分的狰狞恐怖。

他的感知要比其他的教士敏感许多,即使隔着曲折蜿蜒的地下通道,依旧隐约的听到了枪声。

“怎么回事,怎么有教徒在开枪,难道是血兽从血源之地跑出来了?”

丘巴卡第一反应并非入侵者。因为有门之钥的存在,修院自从建成了之后,几乎没有出现过被入侵的情况。

有限的几次事故,都是后备教士在确定了自身在淘汰名单中之后,绝望的放出了血源之地中的血兽。在修院之中制造出过不小的混乱。

“以为被抽调了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真是可笑,灵能没有被记录在门之钥上,就永远也无法从这座囚笼之中逃离。更别说这些连灵能都没有觉醒的后备教士了。”

在地形复杂的地下修院,这些血兽的破坏力巨大。

丘巴卡一把握住了武器架上的巨剑,扛在了肩膀上。

整柄由咒血铁锻造而成的巨剑无比的沉重,剑身漆黑,唯有锋利的剑刃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慑人的寒光。

“你们继续修炼,只要不走出这间教室,就不会被杀。”

丘巴卡对着教室之中修炼的后备修士们说道。

他虽然没有植入圣契,但二十年如一日的苦修,灵魂教团秘传的白骨秘气使得炉火纯青。若非因为先天源质不住,早就已经晋级第四能级。

“又可以进行令人愉悦的折磨了。”

丘巴卡疤痕交错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晋升第四能级唯一的可能就是取悦灵魂之主,让祂展示圣迹,为他补足源质。

灵魂之主最喜欢的就是痛苦的灵魂,所以他在战斗之中总是尽可能的折磨对手的灵魂。

他推开了溶洞的大门。然后探出鼻子,嗅了嗅空气之中的气味。

灵能被局限与第五能级,并不代表无法再变强。

丘巴卡积年累月的以有限的灵能磨砺强化自身的身躯,将身躯强化到了极限。

“很浓的血腥味。”

他的神色有些疑惑,血腥味太新鲜了。那些逃出来的血兽虽然也会有浓重的血腥味,但会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腐烂味道。

仔细的分辨了血腥味出现的方向,他扛着剑走去,锋利的剑尖划在了粗糙的岩壁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火星迸射。

走到途中,他突然止住了脚步,双手握住剑柄,身躯就像一张弓一样绷着。原本微胖的身材,登时凸显出肌肉的轮廓。

丘巴卡察觉到,空气之中的血腥味突然浓烈了起来。

他的耳朵抖动着,分辨空气之中的声音。

“隐秘之息!你是哪位教士,如果再不出来,就不要怪我的剑斩到你了。”

因为蓄力到了极限,他的身影有些沉闷。

突然,空气之中传来微弱的风声,有什么被扔过来了。

丘巴卡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摆出一个剑势,以宽厚的剑身挡住了飞行物,运劲将其崩飞。

飞行物就像一颗球一样从岩壁弹到了地上,又滚了滚。

知道这时候,丘巴卡才认出飞过来的是什么。

“包尔曼?!”

地上的是包尔曼的人头,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恐惧与痛苦。

丘巴卡的心脏猛得一跳,他没有想到,那个傲慢又自大的包尔曼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

甚至没有听到他战斗造成的响动。

双手因为大量出汗而有些潮湿,但丘巴卡丝毫不敢擦拭。

“你的战斗意识很不错,和你的同事相比。”

李牧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空气之中。

“他被我砍下一只手才反应过来。”

丘巴卡缓缓的换气,让大脑之中沉重的灵能活跃起来。

他的身躯压低,沉重的双手大剑高举,以剑尖指着李牧。

李牧同样深吸一口气,握着戒刀的手一推刀镡,将刀拔了出来。

所谓的拔刀术,更适合做偷袭用。若是想在战斗之时拔刀,只会丧失主动,直接被砍成血葫芦。

苍白的光芒在他的双手之上闪烁着,虽然十分微弱,但却无法忽视。

唯有在气的修炼上拥有极深的造诣,才能将惰性的强化系灵能调动到外显的地步。至于附着在性命交修的兵刃上,便不是第五能级觉醒者能够做到的了。

李牧运转初学乍练的白钢断流气,调动灵能。

因为曾接受过英雄之书的照射,他的灵能比普通的强化系觉醒者还要沉重。

“喝啊!”

丘巴卡率先发动了进攻,沉重的双手巨剑在他使来几乎没有重量一般。

他探步抡刺。

锋锐的剑刃挤压空气,发出了骇人的呼啸声,奇长无比的剑刃瞬间笼罩了大半的隧道。

他手中的兵刃要比戒刀长出许多。

李牧自然不会硬接双手大剑的全力斩击。若是硬接,这一剑很有可能直接将他连人带刀砍成两半。

他灵巧的斜撤,避开了这势不可挡的一剑,锋利的剑尖几乎就在距离他不远处划落。

李牧甚至能清晰的闻到剑上传来的铁腥气。

待到丘巴卡这一剑斩老,准备以步伐撤剑再斩的时候,他才双手抡刀,以刀身劈斩大剑的前端。

在某些剑术流派之中,将远离剑柄的一段称为弱剑身,靠近剑柄的一段称为强剑身。在与敌交手的时候,以迅捷的弱剑身攻击,以强剑身来格挡。

这一劈直接劈得丘巴卡露出空门,刀光细如游丝,李牧直接抡刀向着丘巴卡的手臂挑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