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重生之庶女凰后 > 第八百四十四章 结局

重生之庶女凰后 第八百四十四章 结局

作者:寒千汐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19 18:35:18

“冀王,还不接旨!”

慕容君见慕容宁还在发楞,赶忙冲着他喊道。

“父皇。”

慕容宁有些为难的看向自家大哥,就见慕容安的脸都已经憋成了猪肝色,浑身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冀王殿下,快接旨吧。”

太监总管忙走下台阶,冲着慕容宁恭敬道。

见此情景,慕容宁只得抬高双手接下了圣旨,心中却如坠冰窟。

他知晓自己兄长有多想当太子,如今他却成了太子,这样落差必定会让他发疯。

果然他刚接了圣旨,就听到旁边传来慕容安的冷笑声,这声音听着格外的刺耳。

慕容宁硬着头皮站起身,之后脑子就一直嗡嗡的响,根本没听到朝堂上的人之后都说了些什么。

散朝之后慕容宁本来想去追慕容君,却被首领太监给拦住了。

“王爷清楚抗旨的代价,何况这是帝后二人共同决定的。”

哼……

一旁的慕容安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慕容宁忙拿着圣旨追了出去,只是慕容安走的飞快,等他追上慕容安时,两人都快跑到宫门口了。

“大哥,我不想当什么太子,咱们现在就去勤政殿找父皇,将这太子之位传给你。”

慕容宁拉住慕容安的衣袖,喘着粗气说道。

“少惺惺作态,就算我现在跟你过去,也是自取其辱,我干嘛要去?去恭喜你吗?太子!”

说完他一把甩开慕容宁的衣袖,急匆匆的走出了皇宫。

慕容宁独自站在宫门口,看着慕容安远去的背影,心中没来由的慌了起来。

“太子殿下,旨意已经传到了您的府邸,不日便会有人将您府中的东西,一并送过来,你只需待在宫中等着便可。”

这时他的贴身内侍跑过来,一脸狂喜的说道。

如今他们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他自然高兴,同时也清楚自己主子为何这般难过,他便避重就轻,将事情交代清楚之后,便扶着自己主子离开了。

“邱昌,爹娘为何会绕过大哥,将皇位传给我?”

东宫是早就收拾好的,还是慕容慧亲自布置的,可以直接入住,因此内侍直接将慕容宁扶到了东宫门口。

“殿下心中清楚,只是不乐意承认罢了,虽说各为其主,但小的仍觉得您比谨王更适合做储君。”

内侍犹豫了一下,便将慕容宁扶进了东宫,从暗格之中拿出两件吉服,递给了慕容宁。

两件吉服的衣料和款式都一样,但一件是蓝色的,另一件绿色的吉服上面画了一副五爪金龙。

“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宁看着这两件吉服,疑惑的问。

小内侍便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慕容宁的神情之中透出几分震惊的神色,他从前一直觉得,慕容安虽将他视为对手,却从没想过慕容安会想至他于死地。

“将这两件衣服都烧了,别让人瞧见。”

沉默了片刻之后,慕容宁才低声说道。

“满皇宫只有您不知晓此事,您以为昨日皇后娘娘为何会吐血?”

小内侍无奈的垂下头,苦笑了一下说。

慕容宁一脸的惊讶,他在正殿转了一圈,只觉得浑身发冷,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清楚慕容安是想要他的命。

帝后二人这般做,只是想保住他的命,他不会杀慕容安,因此日后他即位,他们两个都能继续活下去。

想到这一点之后,即便在不乐意做这个太子,他都只能继续做下去。

不过两个时辰,宫中的人便将霁王府中一应东西,全都搬到了东宫。

沈菁和汤墨兰自然也跟着搬入了东宫。

两人同为侧妃,自然都住在偏殿里,两人住在对门,正殿自然是空着的。

之前汤墨兰心里还没什么想法,她不确定自己的夫君会成为太子。

因此即便做个侧妃,她也不会想太多,但如今却不同。

若这次输了,她输掉的可是后位,这可是关乎整个家族的大事,她不可能在如从前那般淡定了。

因此在得知长姐要入宫探望她时,她便立刻准了。

“父亲让我知会你一声,和谭家断了来往,谨王不甘心只说个闲散王爷,定会出手争位,咱们家可是和太子绑在一起的。”

汤墨雪将一块玉牌递给汤墨兰,压低声音继续道:“这牌子是用来联络咱们在宫中的线人的,如非必要不要轻易动用这些人。”

汤墨兰手下玉牌之后,犹豫了一下,冲着旁边的宫女说:“你出去看着。”

她如今和沈菁住对门,说话自然要比从前小心许多,因此立刻让人出去放风。

等宫女出去之后,她才压低声音说:“如今夫君成了太子,日后……我若是不争,怕是只能做妃子了。”

汤墨兰到底有些不甘心,这些想法在她心中盘桓许久,如今不吐不快。

“太子地位不稳,你若能替她分忧,日后还可以图谋后位,若是一心弄些歪门邪道,只会被她厌弃。”

汤墨雪叹息了一声,也知晓这个妹妹瞧着命好,实则心中的苦闷根本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如今大局已定,谨王即便难道还想谋朝篡位吗?”

汤墨兰一脸的震惊,觉得有帝后二人在,慕容安没这个胆子。

“冀王本就不是甘于人下之辈,何况他背后还有姑父他们,即便他不想争,那些人也不会罢休,因此他们迟早会有一战。”

汤墨雪叹息了一声,终于清楚了自己父亲的心思,父亲从一早便做好了图谋。

谨王若是赢了,他们便可借助姑父一家继续维持在朝中的地位。

若是冀王赢了,他们变成了真正的皇亲,的确是门稳赚不赔的买卖,想来姑父也是这般想的。

“我都明白了。”

汤墨兰叹息了一声,知晓家中如今更希望慕容宁能继承皇位,她能不能成为皇后都是后话。

等汤墨雪走了之后,慕容宁便让人将刚才汤家姐妹说的话,复述一遍。

“汤家虽野心大了点,到底脑子还算清醒,日后若不作妖,倒是不必动他们。”

沉默了片刻,慕容宁倒觉得这家人还算识相,冲着旁边内侍道:“去勤政殿。”

内侍听完,忙应了一声,便起身去准备轿撵。

自从册封完储君之后,宫中的气氛都和从前不同了。

这一点协理宫物的慕容慧最先发现,她将几个喜欢嚼舌根的宫人处置了之后,其他人才终于安分了一些。

只是她到底没精力处理这些事,帝后二人素来雷厉风行,既然说要搬到行宫去,便即刻让人收拾东西。

挑了九月十五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便迁居去行宫了,同行的只有慕容楹一个主子。

从前偌大的皇宫,便因帝后二人的离开,冷清了许多。

慕容宁也彻底接手了朝中政务,他毕竟学了多年政务,又有辅助大臣帮衬,倒还算安稳。

慕容安也沉积下来,只是从不上朝,有大臣弹劾此事,慕容宁总将这样的奏折压下。

他如今只求慕容安能安分的待着,他自然能保慕容安一辈子富贵平安。

慕容慧见此情景,却只觉得事有不妥,若慕容安闹一闹,她心中还稍安稳一些。

如今慕容安这般反常,令她心中不安,犹豫了一下,她才终于还是决定和慕容宁谈谈。

她特意在慕容宁下朝的必经之路上截住她,招呼到解意宫:“谨王手中可还有官职在,你需得小心些,既然他已经不作为,索性将官职撤了。”

“这般撤了,实在是不给大哥面子,说不得他哪日想通了,又想做这个官了,给他留着也无妨。”

慕容宁摇了下头,他到底还是想给慕容安些体面。

“太子,谨王不是好脾气的人,你和该好生提防着他,我可是听说他昨日便从户部借了二十万两银子,你说他借银子想干什么?”

慕容慧时常往户部送银子,和户部官员都熟悉,因此她自然了解一些。

二十万两银子能做太多的事,比如是筹措粮草,比如招兵买马。

慕容宁不是傻子,他自然都清楚,只是到底不忍心对亲哥哥下狠手。

“慧姐姐和该好生准备嫁妆,来年开春你可就要嫁人了。”

他叉开话题,便起身告辞了。

慕容慧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知晓慕容宁还是不忍心,她说再多也无济于事。

慕容宁出了解意宫之后,心绪纷乱,急匆匆的朝着东宫走,刚走到半路上,便瞧见慕容安迎面走了过来。

“太子,今日若不忙,不如同去我府上喝两杯如何?”

慕容安挡住他的去路,便笑着说。

“太子殿下今日还有很多奏折要批,实在忙的很。”

一旁的内侍心中一惊,赶忙说道。

“既然太子这么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慕容安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转身便要离开。

“大哥,我近日着实有些忙,不如晚膳咱们去你的昭阳殿用如何?”

想到那两件吉服的事,慕容宁对慕容安也不是全无提防,再加上他着实有些忙碌,于是忙柔声说。

“既如此,那我在昭阳殿等你。”

慕容安这次头也没回的离开,瞧着离开的方向便是去昭阳殿的。

慕容宁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家大哥终于要妥协了。

小内侍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警惕,他立刻冲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忙点了下头,悄悄退后,朝着解意宫跑去。

傍晚批完折子,慕容宁便坐着轿撵赶到昭阳殿,正殿之中的烛火很亮,慕容安正独自一人,坐在桌边饮茶。

见到慕容宁进来,他亲自倒了杯茶递给慕容宁,淡淡一笑道:“我记得你幼年便不喜喝清淡的茶,反倒喜欢饮些果露。”

慕容宁松了口气,瞧着自家兄长情绪稳定,忙接过果茶笑着说:“多谢大哥还记得我的喜好,快尝尝这酒如何。”

两人吃到一半,慕容安突然淡淡道:“从小到大的确是我做的不够,从前并不怎么让着你,但这次的事,我不能让着你,还望你不要怪我。”

慕容宁不由得一愣,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猛地朝着身边看去,就见自己的两位内侍已经被打晕了。

他站起身刚要开口,突然看到慕容安从桌下拔出一把匕首剑,毫不犹豫的朝着他的心口便刺了过来。

慕容宁心中慌乱,赶忙侧身躲避,这一下刺穿了他的肩膀,也挑下了他的披风。

慕容宁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喊道:“来人!”

“今晚没人会来救你。”

慕容安狂笑了一声,再次朝着慕容宁刺了过去:“宁儿,只有你死了,我才有机会,你就当成全我!”

慕容宁飞快的躲闪,心中涌起一丝绝望,他竟没想到慕容安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取他性命。

“大哥,你当真不顾兄弟情份了?”

慕容宁从小习武,身体十分灵活,就算受伤也依旧轻松的躲过了,恼怒的问道。

“我很想估计兄弟情份,但也得看你抢了什么,谁和我抢皇位,谁就得死。”

慕容安大笑了一声,不耐烦的扔下手中的剑,冲着身边的人吼道:“还愣着干嘛,速速解决了他!”

他话音刚落,一旁柱子后面,迅速窜出十多个人太监装扮的人,冲着慕容宁袭了过来。

慕容宁飞快的退后了几步,被逼到了一个角落,他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勉强抵挡了几下,身上又多出了好几道伤口。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要死在这里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厮杀声。

屋中的人听到这阵声响,都不由得愣住了,慕容宁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一咬牙撞开窗户便跳了出去。

几个杀手见状跟着窜了出去,然而他们刚冲出去,就被人给围住了。

慕容宁摔在地上,连着爬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

慕容慧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之后,赶忙将一粒参丸塞到他嘴里,让随后赶来的太医和内侍将人抬走。

“谨王已经被抓,要如何处置?”

这时御林军统领走过来冲慕容慧问道。

“先将他关进宗人府,让人好生看管,等太子醒了之后,交与太子定夺。”

慕容慧叹息了一声,她早知晓慕容安不会甘心,却没想到他竟用了这般极端的方式。

御林军统领应了一声,便押着人离开了,慕容慧不顾浑身是血,赶忙赶到东宫去探望慕容宁。

慕容宁伤的很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挺过来。

好在当她敢过去时,太医已经帮慕容宁处理完伤口,他身上总共有七处刀伤,最严重的再腹部,若非太医用了最好的药,只怕如今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太子何时能醒?”

见慕容宁已无大碍,慕容慧才冲太医问。

“最少也得三日,伤的实在太重了。”

太医擦了把冷汗,忙恭敬道,他们都清楚如今这宫中主事的,便只剩慕容慧一人了。

“邱昌,立刻往行宫传信,将此事如实告知帝后二人。”

慕容慧叹息了一声,便知日后的事不是她能应付的,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当务之急是必须得找个人过来应付朝政。

消息传到行宫之后,慕容君便即刻下旨,将协助慕容安刺杀太子的受有人全都诛杀,慕容安则交给慕容宁处置。

他让人将朝政搬到行宫,一应事务都暂时由他处置。

慕容慧见状才终于松了口气,至少局势暂时稳定下来了。

只是慕容宁这边情况并不好,他卧床三个月,才勉强能下地走动,即便如此仍无心处置朝政。

直到过完年慕容宁才终于痊愈,只是慕容慧瞧着,他的眉宇间都没了从前那种温润,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痊愈之后慕容宁去了一趟行宫,往返两日之后,再次回来他便让人将慕容安送回谨王府。

日后府中一切用度仍按照亲王的配置,只是谨王不能再离府半步。

这样的惩罚对于慕容安来说,已经足够轻了。

但协助他诛杀太子的人,却没那么幸运,首当其冲便是淮远侯府,被褫夺了爵位,包括刚生产完的谨王妃一同流放西北。

慕容安的羽翼被彻底剪掉,成了孤家寡人。

慕容慧得知此事之后,不由的叹息了一声,淡淡道:“日后你们再见到太子,要恭敬一些,万不可再如从前那般怠慢。”

几人忙应了一声,如今瞧着太子做的事,谁还敢小觑他。

“旁人需恭敬,慧姐姐很是不必,还如如今这般便好。”

这时慕容宁走进来,神情平和,身上的气度和慕容君倒是愈发像了。

“我正有事要与你讲,这是公主的印章和宝册,你让人带走吧,顺便将我从皇族中除名。”

慕容慧忙冲着他行了个礼笑着道。

“慧姐姐这是何意?”

慕容宁有些惊讶,忙激动的问。

“没什么理由,只是不想在做什么公主了,觉得做个寻常人也不错,何况我不想阻碍赵煜的前程。”

按照容国的传统,驸马是不会被重用的。

慕容宁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慧姐姐若是决定了,我便不再强求,但那座公主府让送给你,你只管当那是我送给你的私宅。”

慕容慧松了口气,目送慕容宁离开之后,便着手去准备起自己的嫁妆来。

转年六月十三,京中出了一次盛景,从皇宫中抬出一百零八抬嫁妆,浩浩荡荡的送到了赵大学士府中。

据说是从前的灵慧公主出嫁,当真是十里红妆,世隔多年仍让人称道。

慕容慧不知晓慕容宁给她添了多少嫁妆,因此别人都在羡慕她时,她还忙做些小点心,成婚当日便放在花轿之中,边吃边饶有兴致的透过窗缝,看着街上热闹繁华的街景傻笑。

直到轿子停下来,她才忙将盖头盖好,由人牵着下了花轿,从正门走进赵大学士府。

这一切都像做梦一样,等她缓过神来时,就见赵煜正坐在她的旁边,不错眼睛的盯着她,脸红红的像是喝了不少酒。

慕容慧伸手便冲着他的脸掐了一下,问:“疼吗?”

“疼呀,慧儿为何掐我?”

赵煜明显喝多了,靠在床上眼神有些迷离。

“我以为是在做梦。”

慕容慧只觉得眼睛有些热,喃喃道。

“那咱们便活在这梦中,再不醒过来了。”

赵煜大笑了一声,随手拔掉慕容慧头上的发簪,瞧着瀑布般的青丝吹落下来,他心里痒痒的,柔声道。

《重生之庶女凰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