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庭院沉纱宫堆雪 > 第289章 一纸素白浅浅墨,十载深闺堪笑谈

可......难道她能见一见四王爷,当面试探询问?这真是笑话。皇位之争轻则朝堂颠覆皇室染血,重则山河动荡,眼前越王趁蒲家账簿一事起兵便是首例!却绝不是最后一个!

墨染心底自嘲一笑,继续道:“这是其一,其二你让审儿在外面留心越地和朝堂的消息,以及四王爷府的情况,还有想办法去查真假账簿,查查账簿从何而来,两位奉旨查案的大人现在的动向,如果忙不过来便叫上墨碉帮忙,墨碉为人正直很可靠,可传递重要消息,无需隐瞒提防。”

林墨宪点点头,一一记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拆解明白墨染的话,便以全身心地信任林默碉这个旁支弟弟了。

墨染继续道:“其三,大哥哥婚事等不到年后了。”

“什么?”林墨宪今夜已惊得魂魄四散了,再听到任何事都本该心平如水,可听到“婚事提前”还是惊讶了一下,微声疑惑,“如何提前?为何要提前?”

墨染解释道:“太子带兵平叛不过是鼓舞士气,至多能出谋划策,真正冲锋陷阵的还是父兄淙儿和将士们,父兄他们不明就里,不知朝堂的争斗,若林家无人前往,恐怕会凶多吉少。烽火在前不能后退,只能拜托大哥哥了。大哥哥是唯一一个中了榜能上朝的人,你和审儿都没有功名,不能上朝议事,也不能自请远赴边关,唯有大哥哥能去。”

墨染声音带了些许颤音,就若琴弦轻拨,触得林墨宪心如薄刀轻划,也跟着颤颤地疼起来。林墨宪随即答应墨染,他会想办法劝大伯父改变的婚期的,至于大哥哥那里不必担心,大哥哥不是独善其身之人,就算是为了二姐姐大哥哥也会去边关襄助太子的。

墨染点点头,算是沉下一口气:“我们暗中行事,切不可焦躁不安,我暂时不能出丛然馆,只能辛苦你一个人撑着了。”

林墨宪忙拱手而拜,深深行了一礼:“我哪里敢称辛苦?三姐姐之才不再太宰将相之下,困在这深闺,着实可惜了!”

墨染落寞一笑:“我方才也在想,女儿身诸多遗憾,可男儿又当如何呢?朝堂上衣冠楚楚的人多是伪君子,深闺中亦有心怀忧思为家国筹谋之人,壮志本不限男女,深闺何必自怜?”

林墨宪不禁心中叹服:“我实不如三姐姐的胸怀,愧为男儿,不,我...我......这本不在男女。”

林墨宪再一拜后告辞离开,他们姐弟叙谈太久,已不合府中规矩了,再耽搁下去他明日就不必出府找林墨审了,就等着跪在大伯父书房挨一顿数落,而后顶着雪跪祠堂去吧。

知恩和碧知在外间小声说话,等着里面主子们吩咐。两人面前摆了一张小几,小几上一壶热茶,四个小碟子,一碟酥香蚕豆,一碟五香肉脯干,一碟桃花糕,一碟芙蓉饼。他们两个各自坐着一个小圆凳,膝上盖着碧知从哪扯来的一条厚厚绒毯,将那蝶蚕豆都吃得差不多了,说得正高兴呢,忽一股热风扑面袭来,惊得两人都回过头去,看到了一脸凝肃的林墨宪。

知恩急忙起来,惊讶道:“少爷,您......回院?”

林墨宪点头,率先出了丛然馆正屋蓼画斋,潇潇一身雪,满心家国愁。

碧知便进屋服侍墨染歇息,转过屏风便吃了一惊,见自家姑娘面上带泪,身子木木地坐在椅子上,手中半盏冷茶。

碧知惊声压着嗓子一呼,忙上前要搀墨染:“我的姑娘啊,这是怎么了?”

墨染摆手,面上忽现了倦色,今夜已是很累了,再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由碧知服侍着躺进了被褥里,手紧紧地攥了一夜的拳头,第二日伸展开时已然僵了,木木发麻,一整天捻针穿线绣花都是颤颤的。

十几年深宅波澜、平静、隐忍、欢笑、烦闷的生活就似一张素白画卷,她以为的风浪不过是浅浅一点;纵使是她以为的平静、平缓的生活和急促或是那些不屑的争斗、龌龊的谋划算计,原不过是轻轻一撇,和动辄流血千里、家族倾覆、山河屠戮的宫变夺位相比实在是轻如牛毛,飘若雨丝。一纸素白画卷乍被狂风雪浪掀翻,至此落下一滴浓墨,从此风云搅弄,大开大合,落墨泼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