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304 我不是傅家的孩子(傅芷清的秘密) 1更

最新网址:

对于叶博文口中说的所有事情,温黎也并非全然相信,但有一点是真的。

叶博文,是真的爱惨了顾书兰。

或许每个男人的心底都有得不到的白月光,无论当年的真相如何,事到如今,哪怕顾书兰想要他的命又如何,叶博文依旧爱她。

鹿闵就那么单手把人敲晕之后拎着出了包厢门,丝毫不曾避讳。

听了温黎的陈述之后,苏婧婧抱着薯片回了句。

“所以按照叶博文的意思,这件事情是他当初为了带着顾书兰私奔做出来的?”

全程和顾书兰都没关系,这怎么可能。

“他倒是说的字斟句酌,情真意切。”温黎按按太阳穴。

苏婧婧就差仰头看天长笑了,“明眼人都听的出来这绝对不可能,先不说傅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当时的叶博文什么都不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如果顾书兰没有给过他肯定的意向,这人怎么可能这么坚定的去做这件事情?”

两人之间如果真的是有感情,顾书兰当初为什么不随着他而走。

哪怕当时被顾家抓了个现行,后来的这些年也绝对不可能全然一点机会都没有。

“顾家的规矩分明,当时顾书兰已经嫁入傅家了,按照顾家的规矩,顾书兰已经是傅家人了,自然不会过多的干涉一个已经嫁出去的女儿。”温黎开口道。

所以叶博文说的,当时准备离开的时候被顾家人给抓到了,这点上,似乎有些问题。

“这也不奇怪,顾家能高攀上傅家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如果这么放任顾书兰离开,他们当然不可能答应。”苏婧婧分析了一句。

两人这关系,也算是扑朔迷离了。

“如果直接问了顾书兰呢?”苏婧婧开口。

温黎浅笑,“你觉得她傻?既然都下决心要杀了叶博文灭口,怎么可能不确定人已经死透了?”

苏婧婧霎那间明了,“所以你让鹿闵把人大摇大摆的从包厢内搬出来,就是想告诉她,人还活着。”

其实不光温黎,连同苏婧婧都有些好奇了。

如今的局面,顾书兰知道了叶博文在温黎的手上,会对她说什么。

又说什么才能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

“不过倒也完全不是没有收获,当初袁黜也说了他们去到之前已经有人到了你家,如今按照顾书兰说的,傅翰喜欢你妈妈,那么是不是也能合理怀疑和傅翰有关系?”

苏婧婧提了个醒,况且袁黜在现场捡到的戒指,经过鉴定之后也非普通人能拿到的。

那是私人定制的珠宝,价格昂贵。

“不会。”温黎摇头。

从他们所有调查的踪迹来看,都和傅翰没有关系。

苏婧婧微微颔首,将手里捏着的鸡尾酒对向温黎的方向,“忘了说了,这些天帝都来了一波人,明察暗访的,应该是在找你。”

温黎挑眉,等着苏婧婧接下来的话。

“洲际药学委员会,保密机构。”

听说d洲战火已经蔓延到边境上来,隐约有烧向其他洲的意思。

洲际药学委员会,极其神秘的组织,是整个洲际上各国优秀药学家的摇篮。

所作的所有研究都是为了造福人类。

这组织一般不会轻易出动,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过来寻谁,这趟出现在帝都,只怕是奔着药神来的。

“清雅发回了消息,那女人曾经在g国和k国边境上出现过,详细的情况她还在调查。”苏婧婧最后说了句。

如果那个女人不在g国,那便是去了k国,这点也不用说什么了。

温黎仰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婧婧想了想,“原定的等到黎漓的婚礼之后启程离开帝都,这次可能要因为顾书兰的事情耽搁了,而且夏宸的身体还没彻底好,始终还是动不了。”

也就几天的时间,黎漓的婚礼就到了。

“再看吧……”

看着从门口走出去的人,苏婧婧叹了口气,人在毫无牵挂的时候总是英姿飒爽的。

如今的温黎心里也已经有了牵挂,一举一动也已经有了顾及。

她反倒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夫人,我们还是去四小姐那里吗?”鹿闵问了句。

傅芷清遇袭受伤,人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叶博文刚刚也承认了。

的确是他当初雇了人想要杀了傅芷清,至于原因他却也什么都没说。

如果说当初叶博文和顾书兰是为了私奔才杀了温旭谦夫妇,这姑且也算是一个理由。

但是对于傅芷清,叶博文也是知之甚少,却死不承认和顾书兰有关系。

“先过去吧。”

傅芷清当时是被鹿闵安排的人救下来的,从她搬出傅家的那天起,温黎就安排了人保护她的安全。

傅芷清住了一个晚上就出院了,为了安全着想,沈轻一特地请了医生过来。

他从军多年,身边自然也有信得过的军医。

不过傅芷清遇袭这件事情也成功的惊动了唐蓉,时刻盯着儿子动静的唐蓉自然是不可能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

所以温黎敲门进入的时候,最先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的唐蓉。

比起和顾书兰见面的时候穿着华贵正式,这次的唐蓉倒是穿的很普遍轻松。

浑身上下居然是一套玫红色的运动套装,看上去轻便活泼,半点不像是上了年龄的人。

“您好。”温黎礼貌出声。

唐蓉坐直了身体看着温黎,眼中发亮,“温黎小姐?”

“请问傅芷清在吗?”

沈轻一从房间内出来,看到了站在客厅内的人,自然也知道她是傅芷清最想见到的人。

“温小姐进去吧,她在里面等你。”

温黎同唐蓉微微颔首,提起步子进了卧室内。

迎面而来的一股药水味,大床上半靠着正在输液的傅芷清。

看得到她手上缠着的绷带,这人今年应该是气运不好,这两个月浑身大伤小伤的,连同身体内的毒素都还沉积未解。

“嫂子。”傅芷清虚弱着身体叫了声。

“怎么样了?”温黎两步到了窗前低头看着她。

傅芷清想要坐的更加起来,却无意间扯动了伤口,疼的轻哼出声。

见此状况,温黎抬手扶了她一把,让她靠的更加舒服。

“嫂子你坐。”傅芷清指着床边的软椅。

整个房间内的装修虽然是简约冷淡的风格,但也看得出来多了些女孩子的东西。

沈轻一能将傅芷清带回来,除了本身所有的正气,想来也不会半点心思都没有。

“如今有什么想法?还是打算什么都不说吗?”温黎看着她。

傅芷清低头,温黎将身体检查报告的情况告诉她的时候,她就想过会有今天。

“你遇袭也不在我的预料之外,按照顾书兰的想法,如果不能将你控制在手里,那不如直接杀了你,得不到就毁掉。”

傅芷清如今闭上眼睛都是当时遇袭的情况,在庄园的时候也是如此。

那人的刀直直的过来,这次也是一样,枪声,破裂声,人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她耳边无比嘈杂,已经做了无数个噩梦的她神经有些衰弱。

她总是梦到素来和蔼可亲的二婶,忽然变成了能吞噬她的恶魔。

“在沈轻一的保护之下她都能下手,可想而知是多想控制住你,事到如今你只有将秘密说出来,才是保护你自己最好的方法。”

这话狠狠的击在了傅芷清的心上,如今二叔是傅家当家,二婶稳坐主母之位。

二哥和温黎能在帝都待多长时间谁也不知道,她似乎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给兜住了,无论往哪个方向跑,都逃不出去。

“你喜欢沈轻一吗?”温黎忽然开口问了句。

傅芷清没说话,可是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答案。

怎么可能不喜欢,如此优秀的男人,是将她从傅家带出来的男人。

可再喜欢又如何,她始终不可能成为沈轻一的妻子,她这样的身份,配不上。

“如果你嫁给沈轻一,他倒是能护着你,可如果你嫁给的人不是他呢?”温黎开口,“你费尽心机从傅家离开,如果找的人寻得丈夫不足以能和傅家抗衡,便再无人能护得住你。”

一字一句,都是这些天傅芷清翻来覆去都在思索的。

“你知道了顾书兰的什么秘密,才会让她如此?”

傅芷清的手狠狠的攥住了丝绸杯子,用力的几乎要将深蓝色的布料给扯破了。

温黎看到了她滴落在床上的眼泪,被子上一滴一滴深色的痕迹。

她起身将虚掩的房门彻底合上,也与外面也彻底隔绝了。

“嫂子。”傅芷清松开了握着被子的手掌。

“我和二婶是接触的最多的,从前我以为她纯良温柔,我被欺负的时候也是二婶会保护我,从小到大,她在我的心里扮演的角色其实和母亲差不多。”

整个傅家没有人重视她的存在,她只不过是一个意外,一个害死了傅渊的意外。

所有人都将怨气加注在了她的身上,没有自尊,也没有人格。

原本以为就能够那样过一辈子了,可是偶然间,她在顾书兰的阁楼里知道了很多秘密。

那些东西也成功的变成了束缚住她的枷锁,一次又一次都想让她从傅家逃离。

“我不是傅家的孩子……”

温黎看着她的神情变了变,却见到床上的人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像是困住自己多年的心魔一朝挥散而开,那块压的她喘不过气的石头也终于碎了。

傅芷清感觉一身轻松。

“你的意思是?”

温黎心里有了答案,傅芷清并非傅家的孩子,也就是说,她其实也并不是傅渊的孩子。

“我在二婶的阁楼里找到了我的亲子鉴定报告,是很多年前做的,那鉴定显示我的确不是父亲的孩子,我后来也去调查过,结果相同。”

如果傅芷清并非傅渊的孩子。

温黎眼眸微眯,也就是说,傅渊当年没有背叛南锦绣。

可是这个秘密,为什么是顾书兰知道的。

况且顾书兰和南锦绣是最好的朋友,如果她一直都知道傅芷清的身世,又为什么不告诉南锦绣。

当时的南锦绣就是因为知道了傅渊的背叛才出现了精神障碍。

“我当时害怕的很,就躲了起来,后来我和二婶的接触当中也刻意的查过真相,可是都找不到任何理由。”

傅家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为了保证血脉的纯正,都会进行dna检测。

可是为什么当时她出生的时候那份检测报告显示的是她是傅家的孩子。

但是在二婶的阁楼里找到的那份报告,却显示她和傅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温黎看着她半响,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傅芷清宁愿寻求沈轻一这个陌生人的帮助,也不想麻烦傅禹修。

在她的心里,对傅禹修是有愧疚的。

这么想来,是有人利用了傅芷清的这层身份。

“我后来找过母亲的家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那个能力追查,也就不了了之。”

提到这里,傅芷清看着温黎开口,“另外,我曾经在二婶的阁楼里,看到过一幅画,那幅画上的女人,和你长得很像,那是一幅一家三口的画像。”

后来她心里就隐约觉得二婶似乎不太对劲,但却又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

温黎心里烦躁,这些信息连接起来,似乎能猜测到些许不同。

南锦绣是唯一一个知道傅芷清不是傅家孩子的人,这个秘密也被隐藏了多年。

“所以我想,二婶想控制我的缘故,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份,又或者,是因为我在阁楼上看到过那幅画的缘故,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傅芷清捂着头低吼。

所以啊,她这样不明来历的人,怎么可能嫁给沈轻一,成为沈家的少奶奶。

从出身来看,就已经输了。

唐蓉看到了从房间内出来的温黎,面带笑容说了句。

“如果温黎小姐不嫌弃的话留下来一起喝下午茶吧。”

温黎摇头礼貌拒绝,“我还有事情,该天吧沈太太。”

人家都拒绝了,唐蓉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排了佣人送她出门。

温黎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唐蓉面前的放着的两个精美的礼物盒子,摊开显示里面是新做的茶饼。

那应该是顾书兰送过来的。

不得不说,她的确很知道如何同旁人相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