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河之剑天上来!(下)

最新网址:

神域之界。

埃尔文平原和无尽之海的交界处。

湛蓝色的海水漫过黑色的礁石,奔流不息涌入平原交界处那道从上空看下去宛如巨大疤痕般的触目惊心的恐怖深渊,这一幕仿佛奔向世界尽头坠落的瀑布。

这里是埃尔文平原的【禁忌之地】。

会成为禁忌之地,不是因为连神祇都无法渡过的无尽之海,也不是因为那道和无尽之海相连的恐怖深渊,而是因为深渊之下的生活在幽绿色熔浆中曾将无数低等域界化作灰烬的燃烧军团。

他们是天灾末日,他们是深渊中的恶魔,他们同时也是燃耀之神神国中的子民。

......

此时的深渊之中,当熟悉的王座上出现那道熟悉的诅咒石门时,燃烧军团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为振奋的神色,纷纷跪伏在地上恭迎着燃耀神主的降临。

这时,诅咒石门中莹绿色的物质一阵波纹起伏。

燃烧军团的子民全部狂热了起来,因为燃耀之神每一次离开深渊中的神国,下一次必定会带领他们一起去征服碾压一个新的域界。

将诅咒,死亡,和瘟疫彻底播撒在域界的每一寸角落,让燃烧军团的恐惧再次降临在域界的每一个生灵心中...

这简直想想就让人兴奋地无以复加!

下一刻,石门中的波纹从中间分开的缝隙,一个浑身燃烧着墨绿色火焰,戴着火红眼蒙面斗篷的身影从中间走出。

然而就在下方所有人打算高呼神主之名的时候。

毫无预兆地,只见一道浩荡磅礴,宛如滔天大河般的恐怖力量陡然那狭窄的空间裂隙中宛如最恐怖的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瞬间从背后将燃耀之神沃瓦道斯整个堙没其中。

面对这股力量,这一刹那,深渊之中所有燃烧军团的成员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整个身体都不自觉地颤栗了起来。

而他们甚至都没被力量所波及半点。

由此也就不难想象,眼下首当其冲的燃耀之神沃瓦道斯,在面对这股恐怖威力的时候承受着的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压力?

......

“这...怎么可能?”

燃耀之神近距离感受着身后这股最纯粹的恐怖力量。

祂很确定,哪怕是干涸的神河中古神骸骨上残留的古神之力都没有这股力量纯粹,从熔浆中诞生的祂居然内心深处第一次涌起了颤栗的感觉。

下一瞬间,一次次从熔浆中蜕变,不死不灭的祂居然感受到了什么叫死亡的气息,这简直是完全超出的祂的认知。

刺痛感,碎裂感,虚弱感...

时间越长,燃耀之神就越感觉自己从诞生之初就燃烧把包裹着祂的墨绿色火焰,在这一瞬间似乎摇摇欲坠即将熄灭。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火焰下那个火红眼蒙面斗篷是燃耀之神沃瓦道斯的本体,却很少有人知道祂真正的本体是安团墨绿色的火焰。

火焰的熄灭,

便代表着神祇的陨落。

不可能!

这完全不可能热!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居然会拥有这样恐怖的力量?

此时此刻,连接着神域之界的深渊和海蓝星的那两道诅咒石门本来应该在燃耀之神穿过后就迅速合拢封闭。

可那浩浩荡荡的宛如天河般的长剑,却将两道石门彻底贯穿,仿佛两个空间被打通开了一个裂隙般根本就无法再次闭合。

逐渐透明的燃耀之神感觉到了身躯中的力量,就像是手中的风沙般正在快速的从指缝下流逝,祂忍不住转过身,视线穿过了空间裂隙一眼千年般望向了海蓝星东京湾的那个晴天娃娃披风侠下的身影。

祂想要看清楚...

是谁?

究竟是谁?

可这一眼望去,除了滔滔汩汩仿佛没有尽头,有如长河横空的恐怖剑型外,沃瓦道斯感觉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

片刻之后,等到那道长虹贯日般恐怖的苍龙瀑彻底消散的时候。

无尽之海和埃尔文平原间的深渊上,仿佛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浩劫,深渊中的那些墨绿色的诅咒熔浆河流出现多处干涸,燃烧军团被冲击的余波摧毁的得死伤惨重。

至于幸存的燃烧军团成员,他们却愕然发现深渊之中原本无处不在的燃耀之神的力量此时却完全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轰隆隆—!

毫无预兆地,众人听到了头顶上空传来了滚雷般的巨大轰鸣咆哮。

怎么回事?

愕然中抬头的燃烧军团参与人员,才惊恐地发现头顶无尽之海落下的湛蓝色波涛原本被燃耀之神的神力所阻隔,此时却骤然失去的阻挡。

刹那间,亿万海水从头飞流直下地冲了下来。

砰!

宛如天神对着深渊拍下一只巨手。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燃烧军团成员都在那恐怖的重压中化作了寸寸薄片,整个深渊瞬间下沉了一千多米。

直到...无尽之海的海水滔滔汩汩彻底填满这里。

于是这一天,埃尔文平原和无尽之海交界处的恐怖深渊禁地在这一瞬间消失了,只剩下无尽大海中的一条巨大的深渊海沟。

以及海底深处无数游荡的燃烧军团的怨灵,和更深处那一道隐约透着白光的掠影,依稀可以看到四周石门的轮廓,中间铺着一层莹绿色徜徉的“隔膜”。

霎时间,无尽之海和埃尔文平原交界处的这片禁忌之地所发生的天翻地覆般的巨变的消息宛如狂风巨浪般,迅速扩散冲击着整个埃尔文平原。

神域之界的偏隅之地。

彻底震动了!

......

海蓝星,东京湾。

十几家直升机盘旋在海面上空,无数远光灯打在海面上,明亮刺目的光线将夜晚波涛起伏的漆黑海面一片区域照亮得如同白昼。

此时,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海面上的那个白色幽灵般的身影,以及海面半空中那道仿佛空间裂隙般的石门。

只不过这道原本狭窄的石门显然被什么粗大的物体通入过,门框上皲裂出无数纹路,不知为什么还没有崩碎。

嘶—!

空中的涉谷分局直升机传来了一阵吸气声,回想起刚刚那一幕,涉谷分局的众人更是一阵面面相觑。

“这就是...晴天披风侠的实力?”

“啧啧啧...我以为击败坂本桐马那个穿着晴天娃娃人偶服的家伙就很强了,所以不可能是假冒的,但今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浅薄和无知。”

“不怪你,只怪晴天披风侠的强大,真的超出了我们想象的极限。”

“还好他是人类的友军,只是...他也是人类吗?”

“这样的家伙...哪怕真的是人类,恐怕也无限接近于怪物了吧。”

“......”

目睹了海面上这惊天泣地般的大河之剑,涉谷分局的众人一阵感慨。

然而几人中,上杉雨龙的目光却有些闪烁。

今天在歌舞伎町从两个晴天披风侠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那一刻起,各种突发状况接连不断,让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时间去细想。

直到此刻终于告一段落,上杉雨龙才来得及想起一件事情。

小师弟人呢?

前面樱花酒吧的监控中,小师弟明明是和坂本桐马在一起的,可为什么从进入夜总会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看到他?

坐在他对面的淡岛美雪,同样从酒吧就认出了山崎海。

她抬眼看了下沉吟不语的上杉雨龙,心中不由也涌起了同样的疑惑。

那个小师弟去哪了?

某一瞬间,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似乎都闪烁了一下。

这时,海面上忽然从后方传来了一架军用直升机的巨大螺旋桨转动声。

与此同时,柳田淳一的步话机里传来了通知,“冢原手冶大人带领调查兵团即将接管这里,为了避免出现事故,前方海域各大分局的直升机即刻返程清理出空中通道。”

指示下达后没一会儿,海面上空的直升机就朝着两侧散开,一架巨大的军用直升机和后方调查兵团的专用机盘旋在了这片海域上空。

军用直升机里,冢原手冶静静地凝视着海面站在那个失去了头颅的地狱火脖颈上的白色身影,脸上不由微微流露出了些许欣慰。

旁边的浅羽明也凝视着海面上的晴天披风侠,想起了曾经问过师傅冢原手冶的问题:晴天披风侠究竟有多强?

当时师傅没有回答。

浅羽明以为师傅是不好多说。

可直到今天,她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可能连师傅他老人家也并不清楚这个彗星般崛起的晴天披风侠究竟有多强。

因为每一次当你觉得自己知道对方的长短时,对方却每一次都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让你完全颠覆先前的认知...

“师傅,那个...好像是新的空间裂隙?!”

听到浅羽明的话,冢原手冶微微抬起视线,看向了早已留意到了那扇看上去有些崩裂和不稳定的石门裂隙。

和以往那些地下防御工事中的空间裂隙相比起来,眼前这个石门裂隙,这可以说是极为少数的出现在半空中的空间裂隙。

稍一沉吟,冢原手冶便下达指令:“让调查兵团的人先封锁这片海域,向内阁建议在东京湾修建海面防御工事,封锁期间任何人、任何船只全部绕行。”

浅羽明点了点头,立马拿起步话机传达了命令,随后又看着冢原手冶好奇问道,“师傅你的意思是...这个空间裂隙会稳定存在?”

“我不确定。”

冢原手冶摇了摇头。

片刻后,他又深吸了一口气,“但我知道,这是那个存在离开的通道,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通道的那一端很可能是...”

冢原手冶的话还没说完,浅羽明的脸色就变了变。

显然,通道的另一端,很可能是充满了无数这样存在的域界。

回想起那个被墨绿色的火焰所笼罩,带着火红眼蒙面斗篷的存在,光是在歌舞伎町的一挥手让天空变得像是煮沸的熔浆般,其恐怖程度就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要不是晴天披风侠及时出现,恐怕后果的严重程度要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所以面对这样不稳定的空间裂隙,他们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的警惕,将其当做一个随时可能蹦出一只择人而噬的老虎的笼子。

就在他们商量的时候,步话机中再次传来了声音。

“报告!海面上的晴天披风侠已经消失,初步确定应该是在水下,需要进行跟踪沟通吗?”

如果冢原手冶不清楚晴天披风侠的身份,恐怕他会带着善意尝试一下沟通,毕竟这样强大的战力流落在民间对于任何方面都充满了不稳定因素。

可如今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并且从内阁的情报专员五条晴每天的日记汇报中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就是一个性格温和,人畜无害的东京高中生。

唔...最起码大部分情况下没错。

听到步话机中的请示,冢原手冶立马毫不迟疑地说道,“放弃追踪,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善意,再重复一次,放弃任何手段的追踪。”

......

“放弃了?”

涉谷分局正在往不远处港口海岸的灯火方向飞行的直升机里,听到步话机里传来的最新指示,坐在后面的俩记者顿时有点急了。

“不是,怎么就放弃了?”

“对啊,带着善意追一下,说不定还能挖掘出大新闻啊。”

“人家说不定也想和你们接触,就等着你们先迈出一步呢。”

“你们领导也真是的...唉,难道他就不好奇吗?”

“......”

干记者的向来嘴皮子利索,直升机里两人一阵聒噪,吵得坐在他们前面的柳田淳一都不由一阵头大。

但就在这时,机舱的门不知道被谁拉开,狂暴的海风一下子灌进来堵住了他们的嘴巴——事实上要不是系了安全带,俩记者差点被吹飞出去。

“什么情况?舱门怎么开了?”

“关上!快关上!”

坐在舱门旁的上杉雨龙却没有立刻关门,只是平静地说道,“他现在就在海下,你们真的好奇,跳下去还追得上采访。”

啊这?

俩记者盯着这冷脸面瘫帅哥,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赶紧一阵摆手。

开什么玩笑?

这跳下去还采访...

喂鲨鱼还差不多。

......

同一时间,几百米下方的海中,山崎海倒是还真没遇到鲨鱼。

但此时的他却像极了一条游鱼。

他本身就擅长游泳,被重水没日没夜的淬炼着身体,不仅海下长途游泳体力续航完全没有压力,就连呼吸闭气也几乎不会受到阻碍。

山崎海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浮上换气了,东京湾的港口就在前方,他心里想着游都游到这了,那干脆等到上岸再换气好了...

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的想法。

没一会儿,山崎海就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海滩登陆了,不远处就是东京湾的港口,更远的地方还能看到台场高耸斑斓的摩天轮。

山崎海就着月色,脱掉上衣拧干海水,心里想着这会儿回去家里应该都睡下了...

这时,山崎海突然心有所感,旋即转过身。

海滩的黑暗中,走来了一个人,山崎海看清后便放下心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今晚和他一起奔袭夜总会的坂本桐马。

然而此时,坂本桐马怔怔地凝视着着海滩月光下山崎海那看不出丝毫肌肉却异常充满爆发力的身躯,脑海里不自觉地回想起了刚刚在夜总会的那句话。

“他不可能是晴天披风侠。”

“因为...我就是晴天披风侠。”

此时将这一切串联起来,回想起两人第一次在柳源道场的初见,那时山崎海还是个擦地板的打工小哥,负责给客人带路端茶递水...

一时间,坂本桐马的眼神也愈发复杂了起来...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