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扎纸人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结局

扎纸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结局

作者:修改设定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19 18:50:56

我正纳闷说有什么好恭喜的,那边牛头还没等我问,自个就迫不及待把来意都交代了出来。

"老弟,这次你得请我喝酒了!上回噬灵阵的事解决的不错,上面很满意。不过你现在已经是整个华北的阴阳代理人了,怕你也忙不过来所以在权利上给你升上了一阶。喏,这枚玉灵境你拿着。"

老牛讲到兴奋处脸色通红,直说自个没看错人,以后的仕途能不能走的顺就看我了。

我说牛哥你实在太看得我了,我多靠您提携才是。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方听我这么爽快大笑,直说没白认我这个兄弟。

从牛头手里接过玉灵镜,手中轻若无物,镜面镜身整个由白玉雕刻而成,细腻水润,一看就不是凡品。

"这可是个好东西,千万收好。"牛头提醒道。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好奇心大起,忙问这玉灵镜是做什么用的。

见我实在不懂,牛头只好解释道,"这玉灵镜的使用者不仅可以增加寿命还有助于修炼。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我先前和你说上面有意提升你的权利,这玉灵镜的作用就在于此,有了它你可以找到任何一个阴司记录在册的鬼魂资料,包括生平。死因。这样你办起事情来也方便不少……"

任凭牛头在一旁长篇大论玉灵镜的种种好处,我的脑子里始终回荡着刚才所听的那句话,任何一个鬼魂的生平和死因都可以查到么……

我紧紧握着手中的玉灵镜,心思百转千回。

老牛见我半天没有回话,音量不禁提高了一些。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说了,说了半天我酒瘾又犯了,怎么着老哥我也给你带来了好消息,不会连口酒也不陪哥哥喝吧。"老牛半开玩笑的说,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坛子酒摆在桌子上,"百年女儿红,走一个?"

"哪能不陪呢,说好了我请,怎么你过来一趟还自己带着酒?话说有这宝贝你怎么不早说,早拿出来那郑家的事哪里这么麻烦?"我不禁埋怨了几句。

牛头闻此瞪了我一眼,一脸嫌弃,"你以为这东西想用就用,要看品阶的好不好,这回上边高兴才发了恩典,要不然连我老牛还不知道再过几百年才能见到。"

说实在的,自打认识牛头以后他没少帮我,我也挺喜欢他这个实在脾气,简单一句话,就是对了路子了。

两人说完了正经事。就开始东南海北的胡扯,我让思佳做了几个菜,就着下酒菜喝的满脸通红,要说酒是好酒,可我心里揣着事,到底是没尽兴。

送走了牛头以后,我对着玉灵镜发起呆来。

李思佳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了我身后,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我肩膀上按了起来,她这次倒是难得的安静,没有吵着要和我圆房。

良久以后,终究忍不住开了口,"夫君,你可是在想爷爷的事?"

我怔愣了一下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最明白我心思的人莫过于她了。

"你都知道了?"

她点了点头,"从你看着玉灵镜发愣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爷爷的事一直都没有线索,在你心里也是个疙瘩,如今是时候把它解开了,只是我不懂夫君你在犹豫什么。"

"思佳,你不明白,爷爷他之前叮嘱过我一定不要在追查这些事,我倒不是怕,只是觉的这样做会不会辜负爷爷的一片苦心……"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心里现在究竟是什么感觉,真相就在手里握着了,只要再一步当年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李思佳柔声安慰道。

我伸手捉住她在我肩膀上揉捏的手,心像被温水浸泡般温暖,这样知心体贴的好女子到哪里去找,一时间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到最后只化作了一句谢谢。

李思佳闻此瞪了我一眼,娇嗔道夫妻间还说什么谢谢,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因为你是我夫君我是你娘子。

也许是受了她的鼓舞,之前的犹豫此刻都化作了坚定。不可否认爷爷的事已经成了我心病,如果搞不清楚原委,我这辈子心里难安。

手中的玉灵镜散发着柔和的光亮,似乎是在等待主人的开启,我望了李思佳一眼,随后运起体内的灵力注入玉灵镜当中。

一笔一划的写下李山白这个名字之后,我的脑海中仿佛被人强行塞进了别人的记忆,毫无悬念,那些记忆都是爷爷的。

从出生到死去,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

从他和李奶奶的相识相遇,渐生情愫,到最后生了嫌隙而分道扬镳。我甚至能体会到他的感情起伏,爷爷果然一直没有对李奶奶的忘情。

脑子里的记忆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无比清晰,直到我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看到爷爷宠溺的看着儿时自己的眼神,眼泪再也绷不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看着从小疼爱的自己的亲人一点点变得老去,怎么能不触动。就在我沉浸在其中之时,一个突兀的身影闯进视线,那个人低声在爷爷耳边说些什么金条,爷爷脸上突然变得沉重,猛地起身让那人滚。

我猛然一怔。

金条!

这是爷爷日记里的那个人!

随之爷爷记忆的展开,我看见那个男人越来越频繁的出入李家,逼迫爷爷做红纸童,甚至看见年幼的我自己被两个人彪头大汉架着,嘴里还塞着破布!

我看的怒火中烧。竟然不知道当年在自己身上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立即又往玉灵镜里注入了一道灵力,此时众人的声音更加清晰起来……

那个男人捏着"我"的下巴,眼神轻蔑,"李山白,今天你接这单生意我就放了你孙子,要不然我就拿他去给灵婆献祭!可要考虑好了再回答我的问题。"

"程强,先放了孩子!"爷爷气的颤抖不已,眼睛紧紧锁在"我"身上,生怕那些人伤了我。

"一句话。你孙子的命要还是不要!"

男人凶狠的掏出一把枪对准我的脑袋,继续威胁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叫做程强的男人脸上渐渐现出了不耐烦,当着众人的面拉开了保险杠,冰冷的枪口再次对准"我"的脑袋。

"别伤他,我答应你!"

爷爷终究是妥协了。

"哼,死老头,早这么识趣不就好了。"说着一沓子钞票甩在爷爷脸上,程强咧开嘴唇,"别忘了,到时我来取货,要是没有,小心你孙子从人间蒸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往后的几天,爷爷一直沉默寡言,看着活蹦乱跳的孙子,手中的红纸童渐渐的有了形状。

等到交货的那天,对方又付了一部分酬金,从此就断了联系。

看到这里我以为已经结束了。心中已经认定爷爷的死就是因为红纸童,是那个叫程强的男人间接害死了爷爷,刚要退出爷爷的记忆时,眼前的一幕又让我停止了动作。

我看到了爷爷在日记里写下的内容:

九月十七日,距离完成那件事已经有月余。红纸童给活人用已经是忌讳,对方要献祭纸灵婆,二者结合将会产生惨痛的后果。我心疼阿木,也不想有更多的孩童遭到那帮人的毒手,一切恶果都是我种下的。我得亲自解决,只是阿木还小,真舍不得他……

九月三十日,我偷偷去了那个地方,见到的情状惨不忍睹。供奉纸灵婆的那些人都是下土里靠死人发财的恶人。供奉纸灵婆可以保他们升棺发财,却得用活人小孩作为祭品。有了红纸童,灵婆的作用越发强大,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十月二号,我靠着师傅传的手艺,在纸灵婆上动了手脚,那些人全都埋在了坑里。我双手沾满鲜血,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心疼阿木这孩子……

十月五号,回家了,我身体已经有了征兆。还是不要把正宗手艺传给阿木了吧,平凡的过一辈子未必不是福气,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可放不下阿木,这孩子命不好恐怕是个短寿的,我给他找了个媳妇,希望他这一辈平安顺遂,别跟我一样……

阿木要是知道知道敬爱的爷爷身上带着数百口子人命不知道会怎么想,他胆子小可重情意,要是我自己不动手,往后万一他查出来去报复白白丢了命怎么办?还是不告诉他了……

最终爷爷撕下了那几篇日记,扔进灶膛里。

……

我收回了灵力瘫坐在地上,泪如泉涌。之前一切都是哄骗我的,爷爷豁出去性命亲手解决了那些人,所做的一切决定不论是好是坏全都是在为我考虑。我不知道那红纸童怎么辗转又回到了李家村,也许一切都是冥冥注定。

在消沉了一个月后,爷爷的事情就像是冬雪一样渐渐消融,也许这其中还有疑点,可我已经不想再去深究。

和李思佳成了真正的夫妻之后,我在扎纸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未来不知道还有怎样的故事在等待着,只要初心尚在,困难不过是过眼云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