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我也不想做人渣啊![快穿] > 131 后宫:魂魄

我也不想做人渣啊![快穿] 131 后宫:魂魄

作者:石头菌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19 19:07:50

冒着天大的天大的不韪,林羽泽取了一些那孩子的骨灰,加上小五仁的血、怀着孕的余卿瑜的血。

这些血中都含着林羽泽的血脉,而余容、余卿瑜、许琬笙是系统提示上的人物。

思路是这样,能否成功另当别论。

祭司接过三张符纸,思忖片刻后便点了点头。

......

今日的天气格外阴沉,余容心绪不宁的抱着孩子。

竹文进来禀报:

“娘娘,赵总管说皇上让您去三清殿找她,总管大人已侯在殿外了。”

余容已踏出了宫门,又停下了脚步。

“赵总管,本宫突然觉得有些冷,劳烦大人稍等片刻,本宫添件衣服就来。”

这种事让宫女取一件披风来就行,但余容不比普通妃嫔,赵许庆道:

“皇上吩咐奴才尽快去,还请娘娘快一些。”

余容点头,回了后取了件披风就往小五仁的房间。小五仁正睡得香甜,余容摸了摸她的小脸。

心中隐隐不安,天性之下让她回来看了一眼孩子。

三清殿余容怀孕之初住过一段时日,那是她和林羽泽最亲近的时光。

再次踏入这里,三清殿的风格大变。

原本院子里种植的少数花草都被清理干净了,灰青的石砖地板看上去十分单调。

林羽泽常年住在这里,殿内的风格倒是像极了她越来越寡淡的性格。

余容拉紧了身上的披风,觉得三清殿的陈设阴森,再加上今日天阴,宫殿内处处偷着诡异。

院子里增添了很多在祭坛才能看见的物品,中央用朱红色的油漆花了一个余容从未见过的图案。

图案四周插着以红色为主,颜色鲜艳的火焰旗帜。层层叠叠挂在竹幡上。

像是要举行某种仪式。

余容心中升起恐惧,赵许庆却在她进来后“砰”得将宫门拉上。

“皇上要做什么?”余容审视着林羽泽。

林羽泽发现她在害怕,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安慰道:

“你身上魂魄不全,我欲将其拼齐。”

任谁听了这样的话,不是大骂骗子就是转身就逃,余容觉得很荒谬。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余容挣开她的手,步步后退。

祭司用法术测试了三滴血,滴有小五仁血滴的符纸反应最为强烈,两人判断主魂确实在余容身上,余卿瑜和先皇后身上的是几缕散魂。

林羽泽上前将她的手捉住,“阿容,你只要坐在场中片刻就好,不会有什么不适。”

余容摇着头,眼中带着恐惧。

林羽泽拉着她,两人又沉默了许久。

余容涩声道:“你要替身,就非我不可吗?”既然只是找个替身,又何必非是她呢。

“不是替身,余容,你就是将离,但转世时魂魄出了意外,你不必害怕,我又怎么会去伤害你?”

“假如真如你所说,魂魄重聚后会发生什么?”

林羽泽把和祭司讨论的结果告诉了她,“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并无影响,一种是恢复记忆。”

“记忆?前世的记忆恢复了,那今生的呢?”余容盯着她的眼睛,容不得她一丝一毫的闪躲。

林羽泽拧着眉,“这尚未可知。”

突然有一天,你最爱的人来告诉你,要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而对当下的你毫无眷恋。

“不,我不要!”余容斩钉截铁道。

失去了原有的记忆,那她还是她吗?即使是所谓的前世,她也无法接受。

林羽泽沉了脸,她未想过余容会拒绝她。

“在你眼中,我只是一副躯壳么?”余容的眼中透着失望。

“自然不是!你的魂魄需要三人皆死后,才会自然重聚,可是先皇后去得太早了,那一缕游魂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撑不过三世便会真正的魂飞魄散!”

林羽泽虽然想念将离,但也不会视余容为无物,她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非要她恢复前世的记忆。

“轮回转世之说只出现过在经义教旨里,你便如此信他吗?”余容指着地上打坐的祭司。

种种过往还安放在记忆之海,她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林羽泽从没忘记。

“我与你相伴三世,轮回之说如何,我再清楚不过了。”

林羽泽细心解释,余容也觉得没什么可反驳的,可她心中一个声音一直叫嚣着,不能同意……不能同意。

余容咬着唇,明显是在顾虑着什么,看上去还是不愿意。

林羽泽看着天色,这个仪式必须回避阳光,魂魄作为极阴之物,断然受不了烈日的烘烤。

通过演算天道和法术的辅助,才等来这厚厚的积云,已经没时间再犹豫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对不起,阿容,我不能看着你有任何魂飞魄散的风险。”

猛的横抱起余容,不顾余容猛烈的挣扎,林羽泽抱着她踏进了地上画好的符中。

将余容放在地上,顷刻间地上本来干涸的朱红墨迹像是活了般,蛇行一样沿着余容的躯干缠绕。余容不停得挣扎,想要站起来。

林羽泽不得不狠下心把余容的手脚摁在地上,墨迹迅速缠上,余容再挣不脱。

宫内突然风云卷动,院中狂风呼啸,竹幡上的火焰旗帜在风中摇摇欲坠。

林羽泽迅速退出中心范围,将三张做引子的符纸点燃。

余容为中心方圆一丈内,淡蓝色的光柱将余容笼罩在内,余容放弃了挣扎,只定定望着林羽泽,那眼神看着,就像是林羽泽抛弃了她一般。

林羽泽感觉有什么东西攥着她的心一般,摒弃杂念,她闭上眼睛静心感受着周围的空间。

祭坛的方向率先有东西过来,像一根风筝在慢慢收线,场中的余容瞳孔渐渐扩大。

南苑,玉明宫内,余卿瑜突然头晕目眩,站起身来就看到天旋地转。

“快来人啊!小主昏倒了!”

林羽泽的额间渗出一滴汗珠,她用真气凝成线,引导着两缕游魂进入余容的体内。

下一刻来自余卿瑜体内的魂魄就想逃出去,但刚冒出头来,就被吸附在余容身上的朱红墨迹抓住,又摁回了体内。

祭司道:“三魂渡轮回,而七魄则是在阳世间随三魂入体后新生而成。”

“先皇后故去已久,但死前执念过重,这缕残魂中上带着第三魄‘除秽’没有完全散去。”

又仔细看了余卿瑜身上的那缕魂魄,叹气摇头道:“此魂还沾染着生机。”

在两缕魂魄没入身体后,祭坛中间的符咒和余容身上的纹路随即消失。

林羽泽跑上去将余容抱在怀中,余容的心跳没了动静,在喂下还魂草后,才开始重新跳动。

烈火遮天蔽日,仿若阿鼻地狱。

火舌爬上她的衣摆,刺鼻的烟雾钻入鼻腔,她想睁开眼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就好。

一束光线刺进眼里,很快又暗下来。

努力了很久很久,她才把眼睛睁开,眼前是陌生的面孔,举着袖子为她挡住了天空的光线。

不,不是陌生人,这个眼神是——

“阿泽?”

林羽泽抱着她的手不禁有些战栗。

“将离?”

“阿泽。”将离笑着抬手触上林羽泽的脸庞。

“是我,我在......”林羽泽眼眶发热,却一滴泪也无法流下。

“朕真的,又见到你了......”

余容的身子突然一震,一抹蓝色的光芒破出胸膛就向朝余卿瑜的方向逃去。

却被林羽泽的散发的气机牢牢锁住。

祭司道:“此魂生机未泯,第七魄‘伏矢’还牢牢融在上面,‘伏矢’是主意识之魄,强行附道余容身上,两个‘伏矢’相斗,结果难料。”

余容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到时候余容的意识和记忆是否还能留下,都是未知之数了。

祭司口中诵经,拿出一张符纸就要贴向魂魄,林羽泽却散了气机,眨眼的功夫,魂魄就跑了。

林羽泽看着怀里的余容,喃喃道:“余容说的对,那样醒来后的她,就不再是她了,我不能,这么做。”

随着束缚的力量散开,天上的乌云随着风渐渐散开,一束阳光照在余容的脸上。

余容闭着的双眼快速的转动,猛地弹起身子来。玄色主调的宫室内,围着湛蓝色的帷幔,上面绣着燃烧着火焰的金龙。

是林羽泽在三清殿内的寝宫,这是她第一次侍寝的地方。

推开房门,余容看到林羽泽负手而立站在玄关处,遥遥望这远方。

风扬起林羽泽的发带,两根绳子自由的在翻飞着,仔细看去,林羽泽的侧脸,是勾着弧度的。

“你在笑什么。”余容问。

“我以为她会恨我,可我现在才明白,她怎么可能会恨我,我们谁也舍不得怪对方。”

余容看着林羽泽淡淡的笑容,只觉得刺眼。

“不后悔吗?”

林羽泽诧异道:“后悔什么?”

“后悔没有你真正爱的人换回来,如今醒过来的,是我。不是你的将离。”

只要林羽泽愿意,名为余容的人此刻便已经不存在了,为何要放弃呢?她不过是个躯壳。

“你就是她,何需后悔。”

余容袖子一甩,怒道:“我不是将离!我只是我!我有我的记忆,我有我的感情,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余容心中突然有强烈的嫉妒和怨恨产生,她右手按在胸口上,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视线很快变得模糊。

“阿容!”林羽泽忙抱住她。

余容突然的昏倒在林羽泽的意料之外。

......

“虽然余卿瑜身上那缕散魂跑回去了,可先皇后的魂魄融合得是很成功的,为何余容还会昏倒?”

祭司道:“先皇后死前恨意太重,导致第三魄‘除秽’到现在都未完全散去,现在正慢慢融进余容的七魄里,待融合完成,过几日就没事了。”

林羽泽迟疑道,“这‘除秽’为何不散?”

祭司:“‘除秽’是七魄里最容易积攒怨恨的一魄。”

喜欢我也不想做人渣啊![快穿]请大家收藏:()我也不想做人渣啊![快穿]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