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死亡游戏[无限] > 171 番外完·唐古和白天的任务

死亡游戏[无限] 171 番外完·唐古和白天的任务

作者:从0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19 19:15:19

警告!这是防盗比例60%,比例达到后有问题可以试试用WAP版

其他人立刻就冲了出去,为首的就是易书。

只见尤倩跌坐在茅房门口,一只手撑着地面,神情恐惧地盯着茅房里面,双腿在地上蹬动,一点点地向后挪动着身体。

看起来似乎是被吓得浑身都软了,却又努力地想要后退逃走。

其他人迅速赶到,高忠颤声问道:“怎么了?”

茅房门口悬挂着一张用废床单做成的布帘,遮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

尤倩的眼睛始终没有看别人,脸色极其恐惧地盯着茅房,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死……死了……”

顾不了那么多了,秦年上前去一把掀开了门帘。

茅房中的灯瓦数很低,昏黄的灯光却已经足以照亮这间小小的屋子,让人清晰无比地看到了杜安华的死状。

她的裤子还褪在小腿处,仰面朝上跌坐在蹲坑里,裸.露的下身被小便淋湿了,似乎是还在小便的过程中,就死去了。

高高仰起的脸上,双眼睁得如铜铃般大,嘴巴也大张着,神情间透露出了死前浓浓的不甘。

余苏走过去扯下门上的帘子盖在了她身下,近距离看了看她的脸,转身走出茅厕,向尤倩说道:“别光顾着害怕了,不想死就快点冷静下来,告诉我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尤倩坐在地上浑身发抖,她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稍微好了一点,带着一点哭腔说道:“我和她一起来上厕所,是我进去先上的,她在外面等我。我上完出来轮到她进去,可我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她都没出来,我就问她是不是想上大的,她没回话,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又叫了她几声一直没回答,我就掀开帘子看了一下——”

她咽了一下唾沫,舔舔干涩的嘴唇,惊恐道:“谁知道我一掀开就看到她已经死了!好可怕,好可怕啊!凶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说完,她有些害怕地看向秦年:“之前……杜安华是第一个质问你为什么突然出来挖草根的,现在,她却死了……”

高忠原本站在秦年旁边,现在不声不响地挪了挪位置。

肖海和易书及余苏三人也都朝秦年看了过去,秦年用力一挠头,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妈的,都怀疑老子是吧?行,我还是先前说过的那句话,明天你们都投我,咱们到时候见分晓!”

他说完转身就走,步子迈得既快又重,口中还在大声说:“一群智障,这还找个屁的线索,就这么瞎蒙去吧你们!老子睡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余苏微微皱了下眉。

秦年是第一个提出要挖草根吃的人,白天也被余苏碰到他在那里挖,现在还挖出了那具尸骨,解锁了凶手夜间杀人的权限,那么他应该就是凶手了啊。

否则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想起来去挖草根?

可为什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她想,如果她是凶手的话,会亲手去挖尸体,还是想办法让别人去?

明知道挖出尸体后会出现所有人都知道的提示,还亲自去做,那岂不是告诉大家自己就是凶手吗?

余苏转头看了高忠一眼——看起来也不是不可疑的。

嗯,准确地说,除了她自己和死人,看谁谁可疑。

“现在怎么办?还继续找吗?”高忠问了一句。

其实也没什么可找的了,他们找到半夜,几乎把每间房都翻了个底朝天。

肖海打了个呵欠,道:“我想睡觉了,晚安。”

余苏看向他,心中暗道,这小孩子也是游戏失败者之一,怎么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明天会成为死的那个?

易书也转身往回走了,紧接着是高忠。

余苏最后一个离开,但她回到睡觉的房间,却不太睡得着。

跟她睡一间房的杜安华死了,这间房昨晚还出现过盯着她看的小鬼,万一今晚它再出现……想想就有点渗人。

她没关灯,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目光停留在那扇紧闭的衣柜门上,东想西想了一会儿,低头看看手机,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这时候,一道轻微的响动从衣柜处传来。

余苏一惊,连鞋都没脱,直接躺上床扯开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

她的头也一起盖在了被子里,只小心地打开一条缝,凑上一只眼睛朝外面看。

那柜门果然又慢慢打开了,她静悄悄地等待了片刻,就看见一只小手搭在了柜门上,然后先迈出了一只小脚,又缓缓地探出了头来。

余苏屏住呼吸,看着那头一点点冒出来,心里做好了看到恐怖场景的准备,然而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张非常可爱的男童的脸。

他的双眼黑漆漆的,又大又圆,像极了两颗水润的黑葡萄。脸颊带着婴儿肥,生得很是白嫩。那五官一看就知道,长大后绝对是一枚大帅哥。

昨夜里没开灯,只看到一团黑影,余苏怎么也没想到,这只小鬼出现时是这个惹人喜爱的模样。

虽然还是一只鬼,但余苏感觉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还想跟他说说话。

但她好歹忍住了,没发出半点动静。

小鬼于阳朝床上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才从衣柜里走了出来,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房间门。

余苏想了想,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跟了出去。

刚到房门口,正好看见小鬼一转身走进了左侧的房间里去。

那边是高忠和易书住的地方,但现在人数减少了,易书就换到了二楼去单独住,所以一楼这间房里,现在只有高忠一个人。

于阳去那里干什么?余苏感觉,她可能要找到线索了。

没敢跟得太紧,她脚步极轻地慢慢走向了高忠的房间,还未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高忠的一声:“妈呀!”

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闷响,再是朝门口跑来的脚步声。

余苏见动静已经这么大了,也就没再多管,直接快步跑了过去,正好与开门冲出来的高忠迎面碰上。

高忠一见到余苏就大喊:“快跑,我房里有鬼!!!”

但于阳并没有追出来,如果是厉鬼,现在恐怕早就变了副模样出来吓人了。

或许是因为刚才先入为主的印象,余苏并没有跟高忠跑走,反而探头朝房里看了一眼。

大概高忠也是因为害怕,所以没有关灯,于是余苏很轻易地看清了房里的情况。

于阳蹲在衣柜旁边,歪头看着门口,余苏这一看进去,便与他清澈而哀伤的眼睛对视了。

在捉迷藏游戏中,余苏虽然没亲眼见过他,但他说话的语气总是那么活泼可爱,显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可余苏知道,现在这样的他才是真实的。孩童应有的天真烂漫,早就被那个人渣毁灭了。

她看见于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不知为什么出不了声,接着他转过头看向面前的衣柜,伸出手去指了指。

看到他的动作,余苏心里一跳——有线索了吗?

她略迟疑了一瞬,迈步走了过去。

于阳咧嘴笑了一下,伸出去的那只小手指得更直了一些。

这衣柜就是余苏第一次躲藏的地方,她慢慢走近,才看清于阳所指的地方并不是衣柜里,而是衣柜后面与墙壁的夹缝。

这里……倒是没人检查过。

衣柜后面是一片浓黑的阴影,小小的夹缝也就两根手指宽,余苏朝里面看了一阵,什么都看不到。

她想把衣柜搬开点,却又挪不动,转头看见高忠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就朝他说道:“快过来帮我,这后面应该有东西。”

高忠的目光畏惧地看了看旁边乖巧的小鬼娃,咽了下唾沫,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两眼一直盯着于阳,大有对方一动他便掉头就跑的架势。

好在于阳没动,余苏无奈地让高忠去另一边,两人一起用力,将衣柜朝前推拉了一段距离。

光线终于能照亮角落了,余苏和高忠同时看到了一团东西。

那是……一团麻绳。

余苏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于阳。

只见他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脖子上一条深深的勒痕。

所以,这团麻绳就是凶手用来勒死他的工具?他说不了话,是因为死前喉咙就受损了吗。

余苏鼻间有点发酸,这个孩子,真的太可怜了。

在她看向于阳的时候,高忠已经伸手去拿起了麻绳,随即一怔:“哎,这下面还有一张照片?”

那照片被麻绳盖在下面,刚才两人都没有看见。

高忠将照片捡起来,皱了皱眉:“这上面是两个光膀子的男人,你看看。”

余苏接过来,只见这张黑白照片上,两个容貌有几分相似的赤膊男人笑得很开心。

这张照片并不是在照相馆拍的,而是在一条小河边,旁边放着鱼篓和小板凳,两根鱼竿架在河边,其中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条大胖鱼。

照片没有塑封,已经发花了,上面两个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显然是以前的老照片。

高忠指了指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你看他肩膀上,有一块胎记。”

余苏也看到了那块胎记,形状像一朵云,面积比一颗鸡蛋小一些。

“这会不会就是线索啊?”高忠问道。

余苏想了想,点头道:“很有可能。”

任务不会完全不给玩家线索,这块胎记有很大概率就在某个玩家身上,做为对其他玩家的关键线索。

而原本害死于阳的那个人渣,要藏麻绳这件凶器还说得过去,藏照片就不合逻辑了。

更何况,凶器只是一条麻绳而已,连尸体都找不到的话,这麻绳当初也没必要藏。

所以这两样东西,应该是被玩家所扮演的凶手藏在这里的。

余苏盯着衣柜,沉吟片刻,脑海中忽然闪过一片细碎的画面。

该不会是……

贵妇见两人的神色都非常不对劲,就赶紧走了过来看:“怎么回事?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秦年没回答,只向余苏说道:“接着看。”

带着极度气愤,却又无可奈何的心情,余苏翻开了下一页。

“昨天我没有借钱给弟弟,可他还是想去找二叔二婶,老师叫雷娃子带了话说他今天都没去上课,爸爸赶紧出门去找弟弟了。

天黑的时候爸爸才把他带回来,他的脸被打肿了,爸爸说他不听话,所以才挨打了,还叫我不要跟弟弟学。他一定把弟弟的屁股打开了花,因为我看见弟弟换下来的内裤上有血。我一定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不跟坏弟弟学。”

尽管没有看到之前的内容,但看完这一页的内容后,就差不多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贵妇惊讶地“啊”了一声,抬手虚捂着嘴唇道:“怎么会有这种事?!那可还是个小孩子啊!”

秦年冷冷道:“不是孩子的话,他恐怕还看不上呢。”

余苏又往后翻了几页,就连于欣的画风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的画不再上色,画上的人物也再也没有出现过笑容,而她所烦恼的,却是“爸爸好像更喜欢弟弟,明明我才是他的女儿啊,他是不是重男轻女呢?”

再往后,她开始担心弟弟了。

“弟弟不知道生了什么病,越来越瘦了,爸爸给他请了假不去上课了。爷爷让爸爸带他去医院检查,弟弟却怎么都不肯去。都被拖上汽车了,还跑了下来。他太调皮了,我不喜欢他了,可是我也不希望他像奶奶一样死了,那样我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唉……今天我上课不认真,老师骂我了,下课后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怎么不认真学习,我就告诉了她弟弟的事情,老师说明天放学跟我回家去看看弟弟。老师是很有文化的人,她一定能劝得动弟弟去治病,我高兴地向她说了谢谢。”

“老师没有来,昨晚我告诉爸爸老师要来,今天爸爸就去了学校找老师,回家后告诉我说以后不许麻烦老师了,老师们都很忙很辛苦。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给李老师添麻烦。”

“弟弟今天病得起不了床,爸爸叫我到学校继续帮他请假,我就一个人去了学校。没想到等我回家的时候,弟弟已经不见了。爸爸说是他自己跑出去的,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村里人都在帮忙找,可是天黑了,还是没找到弟弟。”

“呜呜呜……我不讨厌弟弟了,好希望他快点回来呀!只要他回来,我就把我存的钱全给他,玩具也全给他!可是村里的大人们都回家了,只有爸爸和爷爷还在找他,我也去找了,没有找到。我亲爱的弟弟,你到底在哪里呀?”

这里就是最后一页了,后面的页面全是空白。

看到那些空白页,房间里却沉默了下来。

前面提到弟弟病重得没起床,后面却又说他自己跑出去不见了。就算他真是自己跑出去的,可一个病重的一年级小孩子,能跑得到哪里去?全村人帮忙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他有那种能力吗?

更何况……余苏他们都知道,那个孩子已经变成了鬼。

过了许久,秦年才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这个凶手,我们一定要找出来。”

余苏想了想,问:“凶手是玩家扮演的角色吧,那么这个玩家是否知道自己所扮演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