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僵尸道长之开局八奇技 > 第19章 事后收尾

僵尸道长之开局八奇技 第19章 事后收尾

作者:暗渡沉仓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20 01:33:08

“杨兄,里面待着舒不舒服?”

冯蓦隔着一道铁门,戏谑的看着里面的杨飞云说道。

“呵,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又何必来嘲讽我呢?”

杨飞云阴冷的盯着冯蓦说道。

“其实贫道觉得你挺厉害的,一辈子与天争命,而且还被你成功争了几天的富贵。”

冯蓦真心实意的说道。

“那又如何?还不是被你送了进来!”

杨飞云眼神霎时间变得落寞且不甘。

“多行不义必自毙,与天斗也好,改命也好,可你却是忘记了,害人之心不可有,不然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冯蓦轻飘飘的说道。

“可笑至极,成王败寇罢了,你赢了,现在你可以尽情的嘲讽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杨飞云极其不耐烦的说到,眼睛也瞥向了一边,不去看冯蓦。

“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知道为什么吗?你千不该万不该对毛小方动手,因为他是我大哥!”

冯蓦笑了笑说到。

“哈哈哈哈,毛小方现在也不舒服吧?呵呵呵,我不好过,我也要他不好过!你能奈我何?”

杨飞云一听到毛小方的名字,整个人就变得癫狂。

闻言,冯蓦的脸便垂了下来,随即阴恻恻的对杨飞云说道:

“你知道么?杨飞云,你最大的优点就是输得起!不过你记住了,死了之后可千万要来找我,不然我还得费力气去找你,让你魂飞魄散!”

说完,冯蓦就冷笑着转身走了,看着冯蓦的背影,杨飞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知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冯蓦和毛小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

“大哥,吃点吧,手,总有一天会好的!”

冯蓦劝毛小方道。

“贤弟,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现在连一个碗都拿不起来,还能做什么?”

毛小方心如死灰的说道。

“世界那么大,总会办法的。”

冯蓦安慰道。

“对啊,对啊,毛小方,香港医不好,我们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钟君在一旁情绪激动,关心的说到。

毛小方闻言,也不在说什么了,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怔怔的,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钟君见状,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冯蓦对她摇了摇头,随即也不再说什么,缓缓的走了出去。

“大哥,我有一个法子,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总归是有一丝希望!”

冯蓦想了想说道。

闻言,毛小方如果溺水者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急忙问道:

“什么办法?”

“就是炁体源流!”

冯蓦说道。

毛小方一听,顿时又散了气,因为修炼过炁体源流,所以他清楚,炁体源流虽然是一招强大的辅助性道法,却也只能解毒和加快逐渐速度,对于伤势恢复,功能也很是有限。

“别急着灰心,大哥,炁体源流虽然是绝技,可也是人创造出来的,也只是属于他的绝技,你只有把它彻底变成了自己的东西,才能顺势领悟出属于自己的炁体源流。”

冯蓦缓缓说道。

毛小方闻言,略带思索的看向了冯蓦,问道:

“什么意思呢?”

“像我所掌握的另外一门绝技,拘灵遣将,在我游历的半年中,对它的理解逐步加深,最终我领悟出了属于我自己的拘灵遣将。”

冯蓦解释说到。

“就是林道友的那一招?”

毛小方问道,因为这段时间,两人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可书信却从未断绝,毕竟两个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每一次道法交流都是双向的提升。

“不错,拘灵遣将本身是针对精怪鬼神所创的,服灵和散灵两个绝技更是逆天,而随着我在使用中不断的领悟,现在我的拘灵遣将除了这两招之外,我还能够将周边的灵魂体聚集,查阅他们的记忆,我将它称之为聚灵!”

冯蓦略微自豪的说道。

“我明白了,贤弟你的意思是,闭关修炼炁体源流,利用炁体源流所具有的特性和我本身的运用需求,随着领悟的加深,可能会领悟出属于我自己的炁体源流,从而有着一线希望!”

毛小方瞬间明白过来,充满希望的说道,毕竟毛小方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道法上,说其是一代天骄也不为过,不然也不会成为一代天师了。

“没错,当然了,如果真是这样,孤注一掷的决心是必不可少的!”

冯蓦随后直视着毛小方的说到。

“呵,都已经这样了,还会有更糟糕的情况么?”

感受到冯蓦热切的冀望,毛小方自嘲的说到。

“也不用灰心,大哥,总归是有点希望,我也会帮你寻找另外的法子,一定会治好你的手的!毕竟有些鬼怪我一个人可搞不定!”

冯蓦笑着安慰道。

“嘿嘿,你就安慰我吧,不过这次你可不能在到处走了,我闭关之后,伏羲堂就靠你了!”

毛小方也是笑着回应到。

看到毛小方的笑,冯蓦总算是放心了,这可是出事之后,毛小方第一次笑。

“好,我会帮你看着伏羲堂,直到你出关!”

冯蓦答应道。

伏羲堂内,冯蓦正襟危坐在祖师像前,钟邦阿帆站在他跟前。

“师叔!”

钟邦,阿帆两人叫到。

“嗯,知道我叫你们来干嘛么?”

冯蓦稳稳坐在二人面前,说道。

对于冯蓦这副姿态,钟邦,阿帆两人并没有因为冯蓦年纪相仿而有任何的不服或者不满,毕竟眼前这位师叔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不知道!”

钟邦阿帆两人看着冯蓦说到。

“昨日,你们师傅上山闭关,钟君钟师傅也随着一起去了,临走前呢托我照看一下伏羲堂,但是,你们师傅之前把天师道的传承给了阿帆,所以,伏羲堂的日常运营,就交给阿帆了,如果有什么事摆平不了,再来找我!”

冯蓦悠悠说到。

闻言,钟邦阿帆两人面面相觑,随即急忙说到:

“师叔,不可以啊。”

只是话还没说完,冯蓦就打断到:

“有什么不可以的?现在杨飞云也搞定了,整个香港也没有多少妖魔鬼怪了,你们两个要是还摆不平,那真是丢你师傅的脸了,再说,我又不是不在伏羲堂。”

两人思索一方,互相看了一眼,说道:

“是,师叔!”

“还有,阿邦,我曾经说过,会传你一门绝技,现在也是时候了,当然了,阿帆,你也不用嫉妒,等你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一样会教你的。”

冯蓦说到。

“不会的,师叔。”

阿帆老老实实的说道。

闻言,冯蓦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门外有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戴着一副眼镜,双手提着纸包的药,畏畏缩缩的站着。

钟邦远远的瞥见了门口的身影,脸色顿时垂了下来,随便抄起一根木棍便打了过去。

阿帆见状,扭过头一看,见到那个身影,抄起凳子就冲了上去。

“曾成,你个叛徒,还有脸来?”

钟邦愤怒的质问道。

曾成则是双手抱头,蜷缩在地上,任由着棍棒打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发出一丝声音。

在屋内的冯蓦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说什么,若是他动手,只怕曾成早已经飞了出去。

打了一会,兴许是打累了,兴许是解气了,钟邦停下了手,阿帆也停了手,留着曾成一个人躺在地上痛哭着。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

曾成痛哭且懊恼的躺在地上哭喊着。

闻言,冯蓦缓缓起身,走到了曾成身前,俯视着他。

“师叔,师叔,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过会这样的,原谅我。”

曾成抱着冯蓦的脚,涕泗横流的苦苦哀求道。

冯蓦对此无动于衷,顿时脚上一阵金光爆出,曾成顿时飞出了伏羲堂,狠狠地砸在了街上。

“恶心!”

冯蓦厌恶的说了句。

“记住了,下次,别让这样的人进来,阿邦,你跟我进来!”

冯蓦平淡的说道。

“是,师叔。”

钟邦点头应到,随即跟在了冯蓦身后。

而阿帆则是就在了大堂,整理了一下卫生。

“阿邦,我这里有几门绝技,第一门叫做炁体源流,就是你师父用的那个,第二门叫做拘灵遣将,学会之后,从此鬼怪臣服,第三门叫做六库仙贼,可盗天地万物生机,第四门叫做通天箓,事先不用任何准备,天下符箓信手捏来,第五门,算了,第五门不说也罢!”

冯蓦对着钟邦说到。

“师叔,这第五门?”

钟邦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这第五门绝技,只能无欲无求的人修炼,纵然是我,若非有天大的机缘,也难以修成。”

冯蓦简单的解释道。

“师叔,那我选拘灵遣将!”

钟邦毫不犹豫的说道。

“哦,为什么呢?”

冯蓦饶有兴致的问道。

“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想做一个警察,守护正义,可如今,走上了这条路,所以我选拘灵遣将,拘恶灵,守正辟邪!”

钟邦直视着冯蓦的眼睛认真的说到。

半晌,冯蓦方才开怀的笑到:

“不错,不错,我大哥的眼光终于对了一次!”

整整过了一个月,平静了一个月。

而钟邦也不愧是五世奇人,道法天赋奇高,一个月的时间就能随心所欲的施展拘灵遣将,收发自如,至于今后能到什么地步,就看钟邦自己了。

一个月的时间,冯蓦也是活的很自在,每天早起练练功,指点指点钟邦和阿帆修炼,时不时帮人看看风水,驱驱鬼,其他也不用去管。

而钟邦更是自在,白天跟着冯蓦修行,夜晚跟碧心谈谈恋爱,本来两人其实早已经准备好结婚了,只是因为钟君毛小方不在的原因,迟迟没有进行。

阿帆呢,兴许是命中注定,又再次碰上了带金,而带金呢却是过得极其凄惨,白天跟个丫鬟一样,做牛做马,晚上就倒夜香,穿上一身金装准备卖了,还没人要。

也就阿帆,天天去找这个带金,还天天求着冯蓦帮带金一把,苦苦哀求了一个月,终于,冯蓦被烦的不行了,决定出门走一遭!

街边的茶餐厅内,各行各业的人都有,熙熙攘攘,鱼龙混杂,冯蓦走在其中,目光扫视着周围,只见右边距离柜台最近的桌子处,一个老女人带着带金坐在那里。

“哟,挺准时嘛!”

冯蓦缓缓的走过来,坐在桌子前,说道。

“冯道长真会开玩笑,人我可带来了,不知道。。。”

坐在冯蓦对面的老鸨笑的跟朵花一样的说道。

“钱肯定带来了,七百!”

冯蓦瞥了一眼老鸨说到。

“冯道长,那可不行,九百!”

老鸨讨价还价道。

“好家伙,你七百买的,却要贫道九百,她这久在你那里做牛做马的,也没少给你干活吧?”

冯蓦笑到。

“冯道长,毕竟这是一次性买卖嘛?您多少得让我赚点不是?”

老鸨仍旧客客气气,笑呵呵的说道。

“这样吧,你也别还价了,一口价,八百!”

冯蓦思量了一下说道。

“好!成交。”

老鸨此时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急忙把带金的卖身契拿了出来。

而冯蓦把卖身契拿了过来,把钱给了老鸨,随即说到:

“你可以走了!”

“哎,那我先走了啊,冯道长,你们慢慢聊。”

老鸨站起身来看了冯蓦一眼,又看了带金一眼,说道,言罢便走了。

看到老鸨离去,冯蓦又掏出了一张契约,说到:

“这张纸呢,是婚书,签了之后,待我大哥和你师父回来以后,你和阿帆立即成婚!”

闻言,带金低下了头,喃喃道:

“我不想嫁给他。”

冯蓦闻言,讥笑道:

“怎么?被人当货物的感觉很好?交易来交易去。阿帆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

闻言,带金头也不敢抬。

“不说话,带金,你有今天,都是你咎由自取的,而且啊,你记着,你没得选,要么签了,要么回去继续倒夜香!”

冯蓦毫不留情的说道。

听到了冯蓦说出这样的话,带金吓得提笔就签了字,见状,冯蓦对其更加不屑了。

随即起身就向着伏羲堂走了回去,带金见状,连忙起身跟在冯蓦身后,也不敢说话。

“也就是我那师侄人傻,死脑筋,你听着,带金,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是,进了门,该守得,你得守着,做事要是再像以前一样没分寸,我会让你比现在痛苦十倍百倍!”

一边走着,冯蓦一边对带金警告道,毕竟带金这样的女人,嫌贫爱富,又有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阿帆呆头呆脑,哪里够她玩?

一路走着,快到伏羲堂时,一人递给了冯蓦一张单子,抬头一看,原来还是个老熟人,杨飞云曾经的小跟班大中!

而大中此时看到冯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时间吓得连忙说到:

“冯道长,以前我也是被杨飞云利用了,不关我的事儿啊?”

冯蓦闻言嗤笑两声,低头看了看单子,随即说到:

“基督教,你把这单子发到贫道手里面,是挑衅么?你是觉得贫道的福寿无量天尊干不过你的哈利路亚?”

“不不不,冯道长,你误会了,是我没长眼,错了,不好意思啊,我这就滚!”

大中连忙陪笑道,随即快步消失在了冯蓦眼前。

冯蓦可不是毛小方,毛小方跟前,大中还能笑呵呵的说两句话,可冯蓦还是算了吧。

毕竟,像大中这样的人,冯蓦不揍他,他就该烧高香了。

仔细想想这一个月,平静的不像话,冯蓦还真是不习惯呢,随即把手里的单子一扔,带着带金回了伏羲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