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黑魔法防御课 > 第52章 那些夜幕下的

黑魔法防御课 第52章 那些夜幕下的

作者:张天狼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20 01:37:47

哈维和阿贝在警局门口分别。

阿贝在人群中几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混进了街道上的人流之中。

警局的门口两旁种着一些散尾葵,即使在晚秋,也郁郁葱葱,枝叶旺盛。

哈维站在散尾葵的旁边,静静望向阿贝离开的方向。

片刻之后他过身,从深深的叶片里捡起了一只不知何时落到这里的千纸鹤。

他将千纸鹤别到领口,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觉得他应该是发现您了。”哈维侧身绕过迎面而来的行人,小声地说。

千纸鹤里传出肖恩的声音:“确实发现了,但没有说破。”

“是个明白人。”

“能成大事。”

“合作?”

“晚上看看。”

哈维点点头,也不知道千纸鹤能不能看到。

“您找我又是什么事?需要我现在去找您吗?”

肖恩先生从自己离开会议室开始就一直跟着自己,显然是有话要说,如果只是为了监听自己和阿贝的谈话,完全不必这样。

“不用,就这样,边走边说,两三句话而已。”肖恩顿了顿,“我刚刚得到消息,生命教会丢了件东西。”

哈维顿时心生不妙:“丢了什么?”

“他们封印的一件异化物。”

哈维立刻就想到了那天他去拜访艾迪主教时,感受到的那阵充满了凋零与死亡意味的波动,艾迪主教说那是他们封印的一件异化物。

然后他立刻感觉有点头疼,自己刚刚杀了生命教会的人,对方还是个无垠之土的卧底,然后教会内部就失窃了。

即使这件事跟自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么碰巧地发生在了一起,无论谁都会不自觉地多看自己两眼。

“会有人来调查我吗?”哈维问道。

“可能会有暗处的观察,你留点神就行。”千纸鹤似乎觉得姿势不舒服,调整了一下位置。

哈维呲了呲牙,啥事儿都让自己碰上了。

“生命教会内部的警戒我见过,怎么会轻易失窃?”他还记得自己没走两步就被艾迪主教发现并拦了下来。

更何况庭院里还有数不清的园艺植物,那可都是序列七园艺家的眼睛。

千纸鹤微不可察地摇摇头:“不知道,也许除了你杀的那个,还有别的内鬼。”

哈维望了望头顶的太阳,叹了口气。

生命教会的注视啊……序列五搞的事刚刚解决,怎么自己又摊上这么多事情。

还有之前的奥伦娜夫人,前几天由于开“门”将近,自己没能抽出完整的时间去一探虚实,也不知道克里斯蒂安和那位夫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后是阿贝提出的合作,哈维总感觉这里面有大事。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序列九啊!

得尽快晋升序列八了。

学者能够应付的局面还是太小了,凭自己搅风搅水的被动技能,很难在这其中活下来。

哈维算了算,离学者灵时的结束还有三天的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三天内从容准备晋升。

序列八,洞察之眼。

真是期待啊。

会不会晋升太快了?哈维摸了摸下巴。但是自己确实已经满足晋升条件了。

而且这边似乎也没有厚积薄发的说法,能晋升了没必要压着,如果要压住的话,再想找机会,就得明年了。

哈维等不了那么久。

……

半夜。

哈维强迫自己从温暖的被窝中挣扎着爬了起来。

“那个小笨蛋要是不能给我个满意的理由……”哈维满肚子怨念,嘟嘟囔囔着出了家门。

路上他碰到了负责今晚巡逻的娜塔莉亚,对方揣着手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斜睨向各种可能产生犯罪的阴暗角落。

说起来再过两天也该轮到自己夜巡了。

哈维来到桥头时,阿贝已经在这里等候很久了。

最起码哈维看他冻得哆嗦的频率应该是等了很久了。

“你但凡加件衣服也不用这么狼狈。”哈维撇撇嘴。

“我……我没事。”阿贝甩了甩头,“跟我来,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阿贝说完,转身朝着前面走去。

哈维跟了上去。

一会儿之后,哈维在阿贝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扇爬满了铁锈的大门前。

这扇大门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门面是一整块薄铁板,其上有着坑坑洼洼的凹陷。

暗红色的锈蚀几乎布满了整个门面,深深浅浅,有些已经剥落。

大门右侧挂有一块铭牌,上面的字迹也生了锈,难以辨识。

哈维只认出“瑞亚”这一个单词。

瑞亚?这里是瑞亚郡的什么地方?

哈维对瑞亚郡的了解并不多,况且瑞亚也不是一个小地方,就算是肖恩先生来,也不敢说自己认识瑞亚的每一条街道和每一栋建筑。

门关得很紧,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但是不远处的安全小屋内亮着的灯光说明这里并没有被忽视。

阿贝没有走正门的打算,这也是他说白天进不去的原因。

一个纵跃,阿贝就从不算特别高的围墙跳了过去,落地时发出轻微的咚的一声。

哈维没有这身手,但是阿贝从另一边扔了一条绳子过来。

在阿贝的帮助下翻到墙的那头之后,哈维没有忘记整理凌乱的衣着,随后抬头望向前方。

这个一片不小的广场似的地方。

哈维第一眼看见的是广场中央伫立的三层高台。

那是一座简陋但雄伟的建筑,并不大,但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

哈维很敏锐地感受到了历史与时光的沉淀。

高台的四角插有放置灯火的木架,架上有盆,煤油或是碳火会放在其中燃烧。

但是此时并没有点燃的火光。

地面是大块的石砖,拼合并不细致,有些地方甚至留出了半指宽的缝隙,里面长出了新鲜的苔藓与蕨类。

地面除了石砖间拼合的缝隙之外也不平坦,哈维走两步就差点拌了一跤。

他俯身摸了摸,发现了许许多多刀劈斧砍的裂痕。

怀着疑惑的心绪与复杂的感情,哈维一言不发地跟着阿贝来到了中央的高台前。

这时天上突然开始下起了小雨,不大,但是很冷,就想冰针一样刺进人的皮肤里。

哈维正了正头上的丝绒礼帽。

高台前有一块不太显眼的黑石碑,碑不高,甚至还不到哈维的腰。

上面的字迹同样难以辨识。

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在黑石碑上,汇成一股股的小水流,沿着石碑上曾经刻有文字的沟槽滑落。

哈维伸手摸了摸石碑顶部的苔藓。

学者总是对历史很敏感。

他和阿贝拾级而上,绕着曲折的阶梯,登上了三层高台的顶层。

阿贝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高台边缘,几乎要坠下去。

哈维慢步走到阿贝后面半个身位,看向前方。

这里并不高,离地不过十多英尺,两人的视线堪堪越过斑驳的围墙,就连安全小屋的灯光都望不见。

哈维擦了擦脸上的水珠。

“这里是……?”

阿贝没有直接回答哈维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提起了别的东西:“劳伦特时期的将军,在出征前有一个习惯,你知道吗?”

哈维点了点头:“大肆举行酒会以激励士气,同时宰杀牛羊祈求神灵的眷顾。”

“噢对,你知道,你是学者,你肯定知道。”阿贝顿了顿,“你应该知道。”

哈维抬了抬眼,阿贝的话里有别的意思。

“不,我不该知道,但是我确实知道。”

阿贝摇头,伸手指向了视线内最高的一栋建筑。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那栋建筑是瑞亚的政务厅,全权负责瑞亚郡内的大小事务,政务厅的最高长官碑称作小执政官或是参议员。

与奥芬巴赫首都卡普的大执政官相对,同时他们会定期参与在卡普举行的帝国议会,所以也被称作参议员。

哈维想了想,平心而论,在他眼中,政务厅治下的瑞亚郡还算不错,由此可见奥芬巴赫的政务体系还算健康,没有出现官员从内部腐蚀的情况。

但是另一方面,哈维始终忘不掉老拉德,还有老拉德的妻子,那个祈求自己通融一下,只为能够领到五个金币的抚恤金而声泪俱下的女人。

还有跟随肖恩先生调查时,在那间工厂里看到的工人。

对于那间工厂的工厂主,哈维说不上欣赏,也说不上厌恶,对方确实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但他的人性里依然有着同情,哪怕相当微弱渺小,但也愿意为手底下的工人们提供吃上一口饭的工钱。

总之,这一切就像他对这个世界的初步观感一样,扭曲而不平衡,仿佛一台出了差错的机器,用错误的程序达到了原本的目的。

“他们,还算不错。”哈维斟酌着词句,“但仍然做得不够好。”

“你觉得什么叫够好。”阿贝紧接着追问。

“很难说。”各个时代有各个时代的标准,哈维无法提出他作为任明空时所适用的那一套标准来讲给阿贝听。

阿贝显然不太满意他的这个答案。

“我觉得,人们要吃饱饭,要不受欺压。”

“你想得太简单了。”哈维从兜里掏出一片下午离开特别行动部时薅的花瓣,放进嘴里嚼起来。

阿贝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摆:“你应该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劳伦特帝国时期,人们完全可以达到我刚才所说的标准。”

哈维眼神认真了一些,抱着手看了一会儿阿贝。

“你想恢复劳伦特时期阿贝家族的荣光?”

阿贝转过身,面向夜色下的瑞亚郡。

他张开双臂,拥向天穹和雨幕,雨水顺着他的头发落下,滑进斗篷的兜帽里,再顺着脊椎流淌而下,冰寒刺激着阿贝的神经。

“一千多年前,艾德蒙多·瑞亚在出征前,总会在一座三层的高台上大宴士卒,他静静地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他如浪潮的追随者们,巍峨如一尊铁塔。

“他的军团战无不胜,每每得胜归来,城门口都挤满了美丽的姑娘,欢呼着往他们的头上的天空抛洒鲜花。

“但是终于有一天,他回不来了,他的军团也回不来了。”

阿贝猛地睁开双眼,扫视黑暗中的地面,他的眼里映照着艾德蒙多的千军万马,金戈与铠甲,美酒和烤肉,姑娘和鲜花。

“我想要……”

“重建劳伦特帝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