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最强踩脸金手指[快穿] > 第三章。

最强踩脸金手指[快穿] 第三章。

作者:水森森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1:52:31

莫卅:“…………”前两章,辣鸡作者竟然用两章描写受的万人迷,并用一部分来描写他给受无限的金手指的用意。莫卅真的很不想承认,那书中有名有姓的‘莫卅’是他。深受作者人设迫害,他觉得如果有可能,真的很想和作者谈谈人生与理想。

压抑着心底的无语,莫卅翻到第三章,这终于是书的开端了。然而这冗长的开端却是写着莫卅是因为‘太美了不被那个世界所认可扔到了元帅的世界’,这么奇葩的理由,作者如何想出来的。

渡过了一段极为诡异的设定与开端回忆,这本才算是走入了情节中,虽然情节在莫卅眼中依旧奇葩,不过比起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设定,已经很正常很令人欣慰了。

莫卅完全无法想象,他与他家男人就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总有种想灭掉作者的**。这是纯种的黑历史,锃亮锃亮的。

中受作为花妖(?)掉到了花卉市场,被正在执行任务的元帅大人一见钟情了。

莫卅:“…………”

飞速的将整本书翻阅一遍,莫卅已经不想什么了。除了容貌,他与书中受没有任何关系,这美好又柔弱,一推就倒,平日里眼泪汪汪,动不动就‘对不起’的骚年真的是他?

而那位强取豪夺,折断他双腿,双臂,并喂了毒药毁了受容貌的元帅真的是他家男人?完全走样了好吗。莫卅摩挲下颌,虽然他家男人有时候的确蛇精病了些,但是却从未真正伤害过他。如同书中这种虐恋情深,一面着爱他,一面又伤害他的男人到底是哪个?

至于原本高层的军官则是后期的bss,开始也算是个知心哥哥样的人物,但是在夜弦重伤昏迷时,发现了受的秘密,在解除后就爱上万人迷受。

心中嫉妒无比,便用了无数奸计挑拨离间莫卅与夜弦,让情节变得诡异了起来。期间更是因为受的不作为,或者逆来顺受而一度让夜弦黑化,囚禁play,道具play各种无下限的东西上线。

不得不,作者写情节很奇怪,写受和女人似的,写攻跟疯狗似的,但是,他的黄暴肉文的部分是相当不错,尤其是莫卅看了之后,还隐隐有那么点蠢蠢欲动。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莫卅总觉得作者写的这些情节,有部分有些熟悉。

似乎,他家男人在某些世界发疯起来,就这德行。

如果夜弦的部分与书籍相似,有迹可循。那么他呢?莫卅可不承认自己是个弱受,动不动就哭哭唧唧,跟受气包似的,无辜的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

沉默了片刻,莫卅抬起头:“苗,在我不记得的曾经,我是否真的是这种性格?”

苗沉吟两秒:“主人。那个时候,我还没来到这里,并不清楚。不过如果您曾经那种性格也并不是没可能,在您被病毒感染后性格改变的几率很大,受到病毒的影响变成如今的状态也理由充分。”

莫卅眯了眯眼:“也就是,没有这会儿的我乱入我那个世界,没有病毒特意的感染,就不会有如今的我了。”

“主人,您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您性格里有这份因子,自然最终变成这样,如果您本身就是书中的白莲花,我想就算是被感染,您也最终还是会保持白莲花的愚蠢不是吗。”

微微点头,莫卅应了一声,不得不,苗的在理。随后拿起书拨弄到最后,果然是夜弦抓住偷偷到他家抢人的中年军官,将这位军官的恶劣行径彻底揭露。在受哭哭啼啼表示心痛的时候,男主再次黑化,直接杀死了中年军官,并当着那死不瞑目的尸体将受酱酱酿酿。

到最后也没表示这位受是否真正的爱上了攻,就那么不明不白的结束,最后一章是一整章的旖旎画面。然后……【完】。

见到过他家男人喝了福尔马林,莫卅捂着额头,这都特么黑化的疯了。实在坚持不住,莫卅便将书合上扔到一边。妈的智障。莫卅有些后悔将这本书拿过来围观了。

正缓解受到的刺激,苗就激动的了:“主人,您这本书更新了一章番外。”

嗯?莫卅眉头微挑,“什么番外。”

“您看。”苗立刻将不足一千字的番外送上。这番外是受的独白,然而却与中的白莲花完全不同。

【我是莫卅,来自异世。这不是我的世界,但是我找到了属于我的他。】

【第一眼,我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他爱上我,爱到无可自拔。所以,我用了最后一点能力让他记住了我的花朵。】

【很显然,他来看我了,并将我从花卉老板手中买了来,我没告诉他实际上我早就控制了花卉老板,否则身为姚黄,根本不会卖出去的。住进了他的房间,我很愉快,每都能够看到他,我很兴奋。但是这种喜悦并未维持多久,因为我发现,身为一朵花,差距太大了。】

【我故意让他感觉到有人在乎我,爱上我,这样他就能够紧紧拥抱我,就算是他愤怒到打断我的腿,我也感觉幸福……】

莫卅:“…………”

【…………我爱他,当他进入我的时候,我这么和他。终于,他回应了我:“我也爱你”……】

莫卅:“…………”

沉默许久,莫卅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强奸了。这篇文,根本就是渣攻贱受吧。尤其是受这自白什么鬼?中分明就是他作为白莲花,可这番外完全将他刻画成为了黑莲花好么。这心机by够了。不过,这才得过去,毕竟莫卅不认为自己身体内有愚蠢白莲花的因子。

不过,这打断腿也心甘情愿什么的,难道不是抖么?不心碰到了个抖S,于是渣攻贱受HE了。

摸了把脸,莫卅幽幽转头:“苗,我像贱受么?”

分明就是诱受!苗飞速摇头。它家主人高傲的跟猫咪似的。别倒贴,就算是主宰亲自求着哄着,没准还得被揍一顿,哪里主动凑上去呢。

“我觉得也是,这根本不现实,夜弦也从未做出任何辜负我信任的事情,就算是自己受伤也护着我,全下渣他都不会渣的。”莫卅开始喃喃自语,到最后竟然极为肯定。

“我很开心。你信任我。”

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下一刻莫卅就被掳进滚烫的怀抱。莫卅眉头一跳,转过头与夜弦交换了个热吻,微微喘息道:“你这可是偷听?”

“并无,恰巧。”夜弦正义凛然,眼神却略有闪烁,目光似乎有些微的游移。

嗤笑了一声,莫卅不在意这家伙口是心非,反倒是心底极为好笑,他扬了扬头:“你对这本书有什么看法?”随意指了指扔在一边的原版。

夜弦面上不显,只幽冷的吐出两个字:“烧掉?”

莫卅一直关注着夜弦的神情,发现他面色发黑,更觉有趣:“里边写着你格外疯狂。”

“也许,那本就是我的本性。”夜弦眼神一闪,他不知道自己若是没有得到莫卅,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也许真的会如同书中写的那般,不过有一点他绝对不会做,他会囚禁少年,甚至强奸他。但是不会打断他的腿,那会很痛,他舍不得。

“这我信。”莫卅煞有其事的点头。

夜弦摸了摸鼻子,伸出手臂将人抱紧:“吓到你了么?”

“你变态的喝加了花的福尔马林,我都已经接受了,这不算什么吧。至于这书中写的你黑化的部分,我觉得也情有可原,要是有人觊觎你,你还处处护着别人,我当然也会愤怒的。我肯定也是打断你的腿。”莫卅意有所指的指了指对方的下腹。

“第三条。”呲了呲白牙,莫卅眯了眯眼:“不过是半斤八两吧。”

夜弦一股寒气窜入双腿,心情却喜悦了起来,正当想要话,眼前就被放大了一千字左右的文章,看到上面【番外】二字,夜弦眼神微闪。果然找到那作者家里有效率。虽然他看不惯很多情节,但是当年他失去莫卅时,一度用此来安慰自己。

并且用这暗中总结了不少,因作为读者,他可以旁观者清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例如改进中极为惨烈的床事,例如改正伤害莫卅的情节等等。

再那数不尽的黑暗日子中,他无数次的品读,最终竟然形成了一股执念,莫卅从未对夜弦真切的表达过爱意,那么就算是,那么,真正的家伙是否会爱上他?所以,在回到这里后,恢复了所有记忆与掌控权后,他就暗中跑去找作者喝茶了。

离开前,作者表示会出一章番外,解释受的感情心路历程,并打包票受会喜欢上攻。而且,第二章番外要写受身体好了,攻受到了惩罚终于不再伤害受等等。

如今,一打眼看到这【番外】,夜弦有一瞬间屏住呼吸。再然后,略有期待的目光就晦涩了,面皮愈发的绷紧。

“怎么样?有种发现大结局真相的感觉了么?”莫卅哼笑了一声,捏了捏呆住男人的脸。冷硬的脸被捏变了形,原本英俊的容貌变得奇形怪状。

夜弦也没想到,那位作者竟然写成这样,但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心底那些升腾而起的黑气消失了,互相诉爱语,这就够了。感觉脸上一痛,夜弦低下头与满目戏谑的家伙对视,轻咳了一声:“我们虽然在这些世界走过不少,想去现世吗?”

“这会儿可以去么?”莫卅眉头挑起,没在意夜弦生硬的转移话题:“你这么的话,是前期准备已经妥当了么?”

“是。”夜弦眼神闪了闪。

“那就去吧。”莫卅点了点头,他倒是想瞧瞧现世与衍生世界有什么不同:“不过么……”

站在人满为患的步行街,莫卅盯着那硕大的牌子,眼中多了几分疑惑。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那些人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与光亮,似乎莫卅就如同一个值得人哄抢的美味点心。

隐隐约约,周围传来了声嘀咕:“好帅好帅!我从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人,跟画上跳下来的。”

“长得这么美,他一定是蓝孩子!(^^)/~”

“哇,他好漂亮啊,谁要是他的女朋友,得自卑死。”

“这么妖孽,怎么可能和女人在一起嘛。他就应该在男人的怀抱被人宠着疼着才对。”

“对对对。如此美丽的男孩子,就应该是霸道总裁的!ヾ(???)?ヾ”

美?莫卅摸了摸脸,眉头蹙起。

“哇!美人蹙眉了,好美啊好美啊!他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话了,抹脸的动作好可爱啊。这么可爱的男孩子,真想抱回家去亲一亲。”

“如果他愿意看我一眼,我能兴奋的晕过去。”

莫卅嘴唇紧抿,对一群眼毛绿光的人表示不解。当他意识清醒的时候,就出现在这里,脑袋也有些懵,记忆蒙上了一层薄雾,看不真切。不过影影绰绰中,他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惊慌,似乎心底有一种无法言表的信任。

至于这信任给了谁,为什么出现,他觉得与封印的记忆有关。

他隐约猜测,那应该是与一个人有关。不过,他绝对不承认这些人类的挑衅话语。就算是看身形,也能看出他是个爷们吧。作为个男人,就算可能年岁不大,怎么就应该被男人疼宠了?

正想着,脑袋中划过一些画面,莫卅走马观花似的围观一遍,然后预感到这些是原来的记忆,只不过除了名字给他一些熟悉感外,这记忆于他而言十分陌生,似乎他从未经历过一般,好像是其他人的半辈子,硬生生塞给他。

不过,有了这记忆,他倒是不用在这里茫然了。这是S市某滩,他背靠着水边,幸而有栏杆围着,否则他没准晕眩的功夫掉到水中去。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游泳。

他叫莫卅,是某重点大学学生。记忆中,他打优秀,十几年顺风顺水,就是在他的时候亲人车祸算是一次波折,不过,也给他留下一笔巨额。而这双亲还都是孤儿,所以也没什么糟心亲戚。

按照记忆,回到学校寝室。寝室一共四个床位,其中两个人是一对情侣,已经在外租了房子,除非必要并不回来,而另一个则是个本市的,家离着就一条街,所以他只有中午才会回来,而回来的大部分时间都抱着笔记本窝在床上打着键盘,每忙的不亦乐乎。

于是,整个寝室,也就只有莫卅算是常住居民。寝室一如既往的只有他一个人,不过莫卅并不觉得如何,甚至有些庆幸。洗了个澡后,全身舒爽的躺在了床上。

然后……

莫名的,莫卅生出了某种感觉,缺了什么,分明应该是更温暖一些,如同一个人的胸膛的滚烫。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些,可他就是觉得哪里都不对。带着沉重而憋闷的感觉闭上了眼,许久他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根本睡不着。

如此,莫卅更确认自己应该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例如一个人。这孤零零的寝室让他感觉格外的陌生,此刻已经半夜十一点多,寝室大爷早就关了门,他打开窗户向外望了望。这是三楼,楼下一排观赏树木,正好在不远处,分明记忆中没有,可他确认自己能轻松从这里跳下去不会受伤。

这种感觉强烈到他认为那些记忆也是混乱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感觉,他决定尝试一下。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若是他能顺利而轻松的落到一楼,则明他的确有些东西忘记了。

眯了眯眼,莫卅手扶着窗户,轻轻一跳,借着树冠的冲力在空中做了个旋转,微微弯曲就轻松落在地上,甚至没发出任何响动。他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抬头看向三楼窗户,再次生出了一股他可以轻松上去的想法。

如此来,不是错觉。

就算是十一点多,晚上依旧有学生在外面逛荡,甚至某个树林中还能传出男女混合的声音,在做什么几乎不言而喻。晚风拂面,十分舒服。莫卅踏在还算空旷的校园马路上,最终找了个座位落了座。

“到底是谁呢。”忘记了的东西还能够如同本能,应该是刻骨铭心才会记住。

“什么谁呢?”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低哑的声音,莫卅惊了一跳,猛然跳起却只感觉后脑轻轻一痛,踉跄了下便软软的倒了下去。在迷蒙之中,他似乎看到了某个高大的身影,和一个滚烫又熟悉的胸膛。

不知何时醒过来,莫卅感觉周围一片漆黑,动了动手却发现被束缚在身后动弹不得。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醒了么。”依旧是那富含磁性的声音,然后莫卅就感觉耳垂被人吮了一口,湿热的感觉瞬间化作无数的电流窜入身体,他忍不住微微张口:“你做什么?!”

“你呢。”着,男人眼底含笑,将人抱在怀中,瞬间噙住他的唇。

记忆中并没有,可本能却感觉熟悉极了,尤其是和无法抵抗的强势侵略,他似乎已经熟悉到了灵魂深处,根本没来得及思考就本能的张开口,任凭对方的舌头钻了进来攻城略地。

被紧紧压在一个胸膛下,莫卅一面气喘吁吁的承受对方的深吻,一面又忍不住试探。这个怀抱很熟悉,似乎他夜里之所以睡不着,就是因为这个怀抱。莫卅不信自己没见过这人,甚至有种感觉,他不但熟悉他,两人的关系还十分不一般。

他能够感觉到抱着他的是个十分魁梧的男人,这男人嗓音喑哑,如同大提琴的演奏,年岁应该不超过三十。猛然想起白那些暗中谈论他的人,莫名的,有种中枪的错觉。

被男人抱在怀中疼宠什么的……

气喘吁吁中,莫卅张开被蹂躏到红肿的唇:“你,是谁?”这并不是黑,莫卅却已经感觉到眼睛上是被遮挡住了。妈哒,他认识的这男人还是个变态。

“你忘记我了。不过没关系,你的身体还记得我的。”男人在莫卅耳际诉,手抚摸上对方的腰际:“你很美,我早就想将你绑过来了。”

“…………”妈哒,一言不合就要上他。莫卅沉默了两秒,实在无法承认对方的确技术高超,甚至熟悉他的身体,了解他每一部分的敏感处,不过是短暂的接触,莫卅甚至有种灵魂快出窍的错觉。

这种感觉实在身不由己,莫卅甚至想要逃离这种不受控制,然而微弱的挣扎却显得极为暧昧与诱惑。起码被他蹭了蹭的男人就险些没绷住,在莫卅的唇上用力吮了一口,“你这是勾引我么?”

勾引你妹。莫名其妙被一个男人绑起来做这种事情,任凭一个好男儿都会不爽快吧。就算是身体上熟悉,可理智上,莫卅很想将亲吻他颈项的男人狠狠揍一顿。之后,被拉入**漩涡的莫卅便没工夫去思考如何揍男人了,只能被动的沉浮承受。

再次醒过来,莫卅眨了眨眼,茫然瞬间消失,他猛然从床上蹦起来,视线凶狠的四处围观,然后愣怔了。这是寝室,他就这么回来了。疑惑的动弹了下身体,莫卅只感觉全身都酥酥麻麻,尤其是胸口更是因坐起时摩擦了衣服有些不舒服。

眉头蹙起掀起了衣服,莫卅低下头,一打眼整张脸都黑了。那斑斑驳驳的凄惨极了,尤其是胸口那儿……根本不用想也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一想到昨夜那男人的凶狠,莫卅就咬牙切齿,这算什么?用过了就扔?拔dia无情吗?

黑着脸,莫卅本能的运转了下力量将这些罪证毁灭后,才猛然察觉,他似乎多出了一种能力。看来,脑袋里的记忆也未必是真,而那些被雾霭笼罩的部分才是他真正的记忆。

呵。

冒着黑气,莫卅拎起几本书去上课了。不论这记忆多么不真实,如今他仍然是个学生,需要正常点名学习,来到阶梯教室,这里早已经坐了不少人,环视一圈儿,莫卅在众人的注目礼下选择了个后排的角落。

前排除了最中间一个位置已经满了,这些人正期待的望着莫卅,当见他坐在后排全部惊呆了。“(⊙⊙)啊!,校花他居然不坐在这里了!嘤嘤嘤,我好不容易早来了一个时抢到这个位置的啊!简直痛心疾首!!”

校花……

听这个称呼后,莫卅心底的黑气冒的更多,就算他早上看过自己容貌,的确是苏破际,可他依旧是男人好么!蓦然想到昨夜如同女人一般被个男人掳走占有,他更是黑了脸。

上课铃响起,一位成熟的精英男踏入,“上课了。”

不过是轻飘飘的三个字,原本垂眸凝思的莫卅猛然抬头,险些蹦起来,就是这声音,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昨夜对他做了那般过分的事情。凶狠的目光望过去,与鹰隼般漆黑的瞳仁相对,瞬间彼此都心照不宣了。

莫卅:你这个禽兽!

男人眼中飞速掠过一丝温柔的笑意,面上不显依旧冷漠的走上台。

这位来上课的男人的确如同莫卅猜测,个头极高起码一米九,体型强壮却并不显得粗糙,反倒是十分具有成熟的男人味儿,他容貌更是英气逼人,相当优秀。

“哇!夜教授好酷啊!好喜欢夜教授啊!”

“这种强悍又睿智的男人,一定是美丽受的。”

“哈哈,我一直觉得莫校花和夜教授相当般配,简直最萌身高差,两人的孩儿一定十分可爱。”

“论点满分,无法反驳。”

莫卅幽幽听着,一堂课下来,他也承认这男人的确学识渊博。然而却是衣冠禽兽。刚打下课铃,莫卅就站起来准备离开,听着那位教授的声音。

“莫卅同学留一下。”

原本打算离开的学生纷纷露出了火热的视线,“哇,夜教授打算出手了,攻要奋起。坐等夜教授和莫校花发糖。”生出这种想法的,百分之百认为莫卅是受。

等阶梯教室所有人离开,只剩下两人遥遥相对。夜弦才露出了个柔情蜜意的神色:“卅。”

“夜教授有什么赐教吗?”呲了呲白牙,莫卅恶狠狠的瞪过去。

“担心你的身体,这个给你。我亲自做的粥。”夜弦料想他家家伙不会在意身体,就算是临时使用的身体,夜弦也不喜欢他不吃早餐,伤害自己的身体。夜弦走上前,握住莫卅的手:“因为,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禽兽。”莫卅眼神微闪。

“吃吧,还有你最喜欢的芒果布丁。”夜弦摸了摸莫卅的头。喜欢看爱人灵动的神色,这种扮演是不错,可是他不喜欢家伙太入戏。

心中一动,莫卅坐了下来,的确是他喜欢又熟悉的味道。

“我们曾经什么关系?”莫卅砸吧砸吧嘴,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床上禽兽了些,食物做的真不错。所以,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就等于抓住了他的心。

“伴侣。”夜弦毫不犹豫的回答。

莫卅眉头一挑:“所以,我忘记你了。”不知为何,他隐隐察觉夜弦眼中的委屈。对于夜弦的,他甚至没能生出任何的怀疑来。

“嗯。”夜弦点头。

莫卅沉思片刻:“行吧,我先相信你。那教授,作为伴侣就帮我完成作业吧。”着,莫卅笑眯眯的离开了。就在方才,他脑袋中的薄雾消散了不少,一些记忆涌入了大脑。他暂时需要一段时间来整理这些记忆。

眨了下眼睛,夜弦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扔在一边了。等他想再跟上去,他家家伙早就没影了。无语又好笑的沉默两秒,夜弦眼神微微闪烁。

飞速回到寝室,莫卅没想到寝室竟然有人,他随眼打量过去,一打眼就看到熟悉的两个字“莫卅”。而他的忽然回归也让寝室那哥们惊慌失措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莫卅眉头挑起。

“呃,没什么。”那男生心虚极了。他从来没想到莫卅动作这么快,他都来不及换页面。

莫卅脑袋中依旧冒出许多画面,他眯着眼走过去:“我看到我了!”

“没,没什么。”哥们要哭了。但是下一刻他想死。

“《元帅的牡丹夫人》?这是你写的?主角是我和那教授?”

哥们捂着脸,不敢看莫卅漆黑的面庞:“呃……呃……莫卅你淡定一些,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觉得你们太般配,所以,所以……”

莫卅的确是想先干掉这学生,原来就是这个人,创造出了黑莲花莫卅和主宰夜弦。沉默了几秒,莫卅上下打量这位脑残作者,原来他一直想谈谈人生的作者就是这哥们。就是不知道是过去影响了现在,还是现在影响了过去。

脑袋记忆完全恢复,莫卅有几分无语。他如今身份是虚假的,就是身体也是他家男人为他准备的。如果没有现世中的莫卅,就不会有这本糟心,也就不会有过去那些事情。

啧。因果循环?

他最终没对这哥们做什么事儿,就默默望着他抱着本子吓尿跑走。然后坐在床上,等着他家男人夜袭。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窗户轻轻开启,一个身影轻盈钻进来,还未扑向床就被床上的莫卅抓住,一个熟悉的坏笑露出:“夜里散步吗,夜教授?”

“是。”夜弦被抓住,却心底有几分开心,没有记忆的家伙不会这么主动的。

莫卅凑近在夜弦的唇上亲了一口:“我也正巧想散散步呢,不如一起?”

眼神一亮,夜弦:“好!”

“现世角色play不错,下次去别的世界试试吧?”

“都听你的。”着,夜弦吻住莫卅的唇,望着他的双眼,心中诉着:我爱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