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你乖不乖 > 85、钞能力夫妇番外十三

你乖不乖 85、钞能力夫妇番外十三

作者:卿白衣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1:55:40

钞能力夫妇番外十三

另一边,《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导演将四位爸爸们聚集到一块儿又发布了新的任务。

任务简单,和第一来的时候差不多,大意是请各位爸爸们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来答谢妈妈们一直以来的辛苦。

导演只提了两个要求:一、必须要做各位妈妈们平时喜欢的菜品。二、可自由组队,但每队最多不超过两家。

导演要求刚完,两位明星爸爸们纷纷看向了真大佬·可以带了躺赢·傅斯珩。

傅斯珩没多大反应。

苏衍轻抬眼,迎着两位明星爸爸的目光看了回去。

“咳——”一位明星爸爸清了清嗓子,摸着鼻子,抬手勾过了另一位明星爸爸的肩膀,“兄弟走一个?”

“那必须走一个。”

两位明星爸爸瞅了眼苏大银行家,非常识趣地选择了不打扰。

不打扰舒服夫夫。

争不过,咱两凑合凑合过吧,两个臭皮匠赛过半个诸葛亮呢!

悄无声息的刀光剑影后,苏衍不费吹灰之力成功地抱到了傅斯珩的大腿。

散了会,两位大佬去菜园里摘了些新鲜辣椒和茄子,这才回到住处。

在节目组的刻意安排下,爸爸们和妈妈们完美地错开了。

厨房里。

傅斯珩推开了蒙着厚厚一层油腻污垢的窗户,通着风。窗下靠水缸的地方摆着只大塑料桶,桶内养着两条前几刚钓上来的黑鱼。

黑鱼除去鱼尾,没太多的刺,这两条是傅斯珩特意留下来的。

“你来我来?”傅斯珩问。

“我来吧。”苏衍挽起衬衫袖口,往上折了两道,“鱼片你来片。”

傅斯珩点头,着手处理凉拌木耳。

简单的分工后,两位大佬各司其职,认真地准备起了午饭。

傅斯珩以前也不会做饭,在国外上学那几年都是随便应付过去,刚去的时候太忙,再加上确实不会,几乎都是去外面解决,他会做的一些菜都是在安歌怀孕的时候被锻炼出来的,到孕中期,安歌经常半夜腿抽筋,醒来没一会又会饿,久而久之,他学了不少。

在这方面,苏衍确实没有傅斯珩会,但他并不排斥学这些,就像他当初为了追回苏安一样,反思后背地里学过很多在常人眼里显得微不足道的事。

鱼片片好,傅斯珩放酱料腌制了会,一旁苏衍已经淘好了米。

生米下锅,放冷水,水面没过食指一指的距离,苏衍合上了电饭煲盖子。

“麻烦苏总调下酱料。”傅斯珩使唤起人来非常顺手。

苏衍面不改色地从傅斯珩手中接过装着凉拌木耳的瓷碗。

“不要太辣,我老婆不太能吃辣。”傅斯珩又。

苏衍:“……”

顿了下,苏衍平静地接道:“挺巧,我老婆孩子都不太能吃辣。”

让你秀。

搞得他没有老婆孩子一样,他不但有孩子,还有俩,一男一女。

傅斯珩面无表情地看着苏衍。

两位大佬无声地对视了会,这才低头忙活自己的事。

弹幕: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总觉得这两位大佬是在暗戳戳的秀恩爱!同意的举手!】

【+1……我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叽的耳朵,苏总的表情纷纷钟在传达着一个讯息,呵我也有老婆和孩子,我不但有孩子,我还有俩!】

【苏氏表情解读专家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同时九年义务教育,你肯定背着我们偷偷补课了!

【对不起!我老婆不太能吃辣!好巧哦,我老婆也不太能吃啦,不但我老婆不能吃我家的俩只崽崽也不太能吃哈哈哈哈!】

【我给大家翻译一下两位大佬的意思,傅总:我有老婆我爱她。苏总:好巧哦,我也有老婆我也爱她!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

在各位爸爸们手忙脚乱准备午餐的同时,节目组安排四位妈妈们带着朋友去草莓园里摘草莓。

这里的草莓园在s市非常有名,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搞大棚种植,大棚内温度可控,一年四季都有草莓,每逢假期休息日都有不少城里人开着车过来摘草莓,是以村落附近又开了不少农家乐,钓鱼摘果一条龙服务。

节目组选的草莓园离村子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一路上,各位朋友们都非常开心,其中最开心的要属酥滚滚朋友,因为她的大美人妈妈一见面就奖励了她一块糖球。

咬着糖球,酥滚滚左手牵着自己的帅比哥哥右手牵着自己的大美人妈妈,蹦蹦跳跳着向前。

“滚滚最喜欢安安了!”

“也喜欢哥哥!”

酥滚滚隐隐有向复读机二号变身的趋势,抓着苏安的手,问:“安安喜欢我吗?”

“喜欢。”

“哥哥喜欢我吗?”

“……”酥宝点头。

问完,酥滚滚又重复了一遍:“那滚滚也最喜欢安安和哥哥了!”

三岁的傅唧唧有些蔫吧,不太愿意走路。

安歌怕她晒到,抱着她尽挑拣有树荫凉的地方走。

“妈妈。”

“嗯?”

傅唧唧喊完,软绵绵的脸颊贴着安歌的脸颊轻轻蹭了蹭,蹭完又趴在安歌肩膀上,偏着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牵着酥滚滚的苏淮。

有哥哥好好哦。

傅唧唧鼓着腮帮子想。

她也想要个苏淮哥哥,陪她玩,但是她问咕咕妈妈让咕咕妈妈给她生个哥哥,咕咕妈妈让她去问傅傅爸爸,这事得爸爸决定。

“热到了?”安歌抬手摸了摸傅唧唧的额头,反手将挂在背包的边的渔夫帽拿了下来,带上了傅唧唧的头上。

“可可爱爱鸡萌,没有脑袋鸡萌。”

帽子整体是非常漂亮的黄色,定制的,上面有鸡萌的嘴,帽子两边还有两只非常q的鸡翅膀。

傅唧唧抬手摸了摸鸡翅膀,抱住了安歌的脖颈。

很快到了草莓园,朋友们年纪偏,除了苏淮,都没什么定性,没摘一会便被其他的东西引走了注意力,不一会儿又在草莓园里闹腾了起来。

但这其中不包括看见吃的就走不动路的酥滚滚以及觉得自己是个大人的傅唧唧。

酥滚滚有了吃就不想闹腾了,抱着竹篮坐在椅子上,乖巧等自己哥哥的投喂。

而傅三岁·大人·唧唧朋友单纯不想掺和到那些看上去傻兮兮的游戏中,所以她带着鸡萌的渔夫帽也坐到了竹椅上。

大哥哥酥宝在苏安的帮助下洗干净草莓,端着木碗走到了竹椅边。

去掉草莓上面的绿蒂,酥宝开始了日常投喂。

“滚滚,张嘴。”

“啊——”酥滚滚非常配合,一口从自己哥哥手上叼走了草莓,“好甜喏哥哥。”

酥宝轻嗯一声,走到了傅唧唧面前。

傅唧唧还在游神,鸡萌的渔夫帽投下一层浅浅的阴影,阴影中她的鼻子秀气巧,微微地皱着。

长长的睫毛又翘又密,非常漂亮。

片刻,酥宝垂下眼睛,看着傅唧唧。

“唧唧。”

“啊?”傅唧唧愣神。

“张嘴。”

傅唧唧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又轻啊了一声,唇瓣微分着。

一颗被井水洗过冰凉清甜的草莓被喂到了她的嘴边,草莓带着牛奶香味,十分水润。

傅唧唧习惯性咬住。

鲜嫩的草莓被咬破,甜津津的果汁涌了出来。

非常甜。

酥宝轻笑了一声,问:“甜不甜?”

傅唧唧含着草莓鼓着腮帮子,秋水瞳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一旁的酥滚滚咽下嘴里的草莓,搜肠刮肚地想着可以形容这一幕的形容词。

嗯。

撩妹。

大美人妈妈得对,哥哥要是想撩妹妹,没有哪个妹妹可以把持的住。

摘完草莓,几位妈妈告了别,牵着自己的崽,根据节目组工作人员的提醒,往回走。

安歌和苏安一组,聊聊,一会儿就走到了院子外面。

苏安打量了眼这座院子,院子比看上去的还要略破一点儿。

“紧张?”安歌突然偏头问。

“我紧张什么?”苏安轻笑了一声,“我比较担心等会开门就是车祸现场。”

“倒也不至于。”着,安歌牵着傅唧唧,伸手推开了院门。

普普通通的院子,不算大。

院子里面生机勃勃的,左上角搭着葡萄架,清风徐来。葡萄叶摇摇曳曳,落了一地阴凉。外面就是花圃,里面种着着月季牡丹,走几步又是一方围起来的水井。

满院子都是酸汤鱼片的香气,味道浓郁,令人食欲大开。

葡萄架下方支了张木桌,桌上竟然摆了满满一桌菜,非常丰盛。

安歌食指勾着滑落到身前的发丝别到耳后,牵着傅唧唧跨过了院门门槛。

傅斯珩就靠在葡萄架边,表情寡淡。

安歌知道,这个狗男人远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大概率是在等夸。

走过去,安歌松开牵着傅唧唧的手,单手搭在傅斯珩腰上,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傅唧唧默默捂住眼睛。

“辛苦了,老公。”

傅斯珩其实挺受用的,但他并不想表现给其他人看。

垂眼扫了眼狐狸安歌,在安歌转身替亲闺女盛汤的时候,傅斯珩抬手,指腹状似不经意地擦过被安歌亲到的地方。

那里沾到了丝唇釉。

指尖搓了搓,傅斯珩虚眯着眼,抿唇。

这么点,肯定不够啊。

另一边,苏安双手背在身后,绕着桌子转了一圈,对上苏衍黑沉的眼睛,背对着摄像机,比了个只有两个人才能看懂的口型。

苏衍不着痕迹地点下头,唇角勾起,将酥滚滚抱到了椅子上,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温柔了下来。

酥滚滚在这方面的感觉非常敏锐,张口就问:“衍衍是不是很开心?”

“安安是不是要个衍衍奖励啊?”

被自己亲闺女公开处刑的苏安:“……”

偏苏衍不否认,直接承认了。

一旁正在喝水的安歌微呛了下。

这对苏苏夫妇的车速是不是有点快啊?

傅斯珩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歌,眼底的意思非常明显。

——想到什么了?

安歌看懂了,选择了假装不懂,端着无辜地表情看了回去,脊背挺得笔直,一副我非常纯真非常正直的模样。

酥宝非常懂事,拿草莓堵住了酥滚滚的嘴。

“吃草莓,衍衍和安安的事,朋友不可以问!”

被二次公开处刑的苏安:“……”

苏衍教得好啊。

一顿饭吃了很久,气氛非常好。

吃完午饭,苏安和安歌去收拾桌子,傅斯珩和苏衍将置在井水里冰镇的西瓜吊了上来,切成块,当饭后水果喂给了三只崽崽。

两家又坐在葡萄架下面聊了会,权当消食了,隔了半个时,这才上楼午休。

夏日午后,烈日炎炎,风又躁又热,水泥地晒得灼人,树下阴凉了不少。

卧室里没装空调,开着窗户通风几乎没什么效果,暑气阵阵,狭的房间里又闷又热。

吊扇在头顶吱呀吱呀的转着。

傅唧唧躺在安歌怀里,安歌怕她热到,一边拿蒲扇替她扇着风,一边时不时捏捏她的后颈,看看有没有出汗。

关上门,傅斯珩转身,走到了床边,问:“唧唧怎么了?”

从老婆和孩子回来开始,傅斯珩就发觉这俩不对劲,尤其是傅唧唧,蔫吧蔫吧的。

安歌轻咳了一声。

没能生出哥哥,绝对不是她的问题,明明是傅斯珩的问题。

一家三口躺到了床上,傅唧唧睡在安歌和傅斯珩中间,她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安歌,脸埋进了傅斯珩怀里。

“爸爸?”

三岁朋友的声音又软又奶。

“嗯?”

“妈妈让我问问你。”傅唧唧声地询问,“你能不能让妈妈给我生一个哥哥。”

生一个哥哥?

倏忽,傅斯珩抬起眼皮看向了安歌。

蒲扇扇出来的风弱了不少,安歌借蒲扇半遮住了脸。

“怎么这么问?”

傅唧唧不话,脑袋轻轻地蹭着,似乎在撒娇。

她和安歌一样,撒娇的动作都是。

傅斯珩稍微一想就明白了,直白地问:“喜欢苏淮?”

傅唧唧轻啊一声,埋头不动了。

隔了一会,傅唧唧又奶声奶气地:“苏淮哥哥会喂滚滚吃布丁吃草莓,还会给滚滚讲故事,还会牵滚滚的手。”

“唧唧没有哥哥,唧唧想要哥哥。”

她也想要哥哥喂她吃布丁吃草莓,也想要哥哥牵手手。

傅斯珩漫不经心地轻应一声,被老婆和孩子枕着的手臂微动,手腕轻翻,捏住了安歌的后颈皮。

安歌好久没被傅斯珩扼住命运的后颈皮了,身子微僵。

“妈妈生不出哥哥。”

安歌不敢动。

“为什么?”傅唧唧有些急,突然从傅斯珩怀里坐起了身。

“如果妈妈再有宝宝,宝宝只会叫你姐姐,然后你要像苏淮一样照顾她,把自己的零食分给她,喂她吃布丁吃草莓。”

“你想要吗?”傅斯珩又来了一个狠的,“在没有你之前,妈妈最喜欢爸爸,在有了你之后,妈妈最喜欢你,是不是?”

傅唧唧点头:“妈妈最喜欢唧宝了。”

“嗯。”傅斯珩从来不会给傅唧唧编织太过美好的童话故事,只教她她这个年纪可以听懂的道理,虽然这个道理有时候很歪。

“如果再有一个宝宝,妈妈肯定会更喜欢那个宝宝,唧唧就不是妈妈最喜欢的宝宝了。”

安歌:“……”

听着她好像很渣一样。

“你想吗?”傅斯珩忽悠起傅唧唧来丝毫不眨眼。

傅唧唧认认真真地想了下,果断摇头:“不想。”

“那妈妈还是不要生了。”

“嗯。”傅斯珩将坐着的傅唧唧拉到了怀里,让她乖乖躺好,“你可以把苏淮当成你的哥哥。”

“作为哥哥,他应该很乐意喂你吃布丁,也很乐意牵你的手。”

傅斯珩其实不想太便宜苏衍的儿子,但比起便宜苏衍的儿子,他更不想让安歌再生一次孩子。

“真的吗?”

安歌点头,接道:“真的,等你睡醒了你可以去问他愿不愿意当你一辈子的哥哥。”

“猴哦。”

傅唧唧被自己的亲爹妈好一通忽悠,打定了要让苏淮当自己一辈子哥哥的主意。

傅唧唧睡醒后,怀里揣着三瓶安歌拿给她的牛奶去找苏淮。安歌本想跟着傅唧唧去瞧个热闹,哪知道人还没迈出大门就被傅斯珩扯了回来。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踢上。

安歌后背抵着门板,傅斯珩左手撑在她的脑袋边,捏着她的下巴压了下来。

“摄像头——”

傅斯珩稍微侧过一点身,示意她自己看。

安歌扫了一眼,闭上了嘴巴。

好,不亏是傅斯珩。

拿衣服盖摄像头这件事越做越熟练。

另一片,傅唧唧揣着三瓶牛奶拐进了隔壁房间,礼貌地向苏安和苏衍打了招呼。

酥滚滚还在睡。

“来找酥宝吗?”苏安指了指外面,“他刚醒,应该在楼下逗狗狗呢。”

“好,谢谢安安阿姨。”傅唧唧留了一瓶牛奶,垫脚递给了苏安,“给滚滚姐姐的。”

“谢谢唧宝。”

苏安毫不客气,半蹲下来,挑着傅唧唧的下巴,在傅唧唧的脸颊边亲了一下,“果然和你妈妈的一样,香香软软的。”

傅唧唧秋水瞳一弯,要多甜就有多甜。

等傅唧唧出了门,苏安这才撑着膝盖直起身,长叹了一口气,对倚在床边百无聊赖的苏衍:“你唧唧要是给我当儿媳妇多好?”

“当妈妈太不容易,我操心太多了,我都想到酥宝以后要娶什么人当老婆了!”

苏衍唇角一抽,淡声道:“那你得问傅斯珩愿不愿意了。”

“这你就不懂了。”苏安走过去,“家长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唧唧喜欢,而你的儿子也喜欢。”

“我可不给自己拿恶婆婆的剧本,不过我看你儿子挺喜欢的,还不错,继续保持住!你们父子俩遗传的都差不多,都吃这种青梅。”

楼下院子里,酥宝坐在靠墙边放着的马扎上,捏着根狗尾巴草逗弄着脚边刚出生快一个月的奶狗。

面前阴影一深,晒人的光线被遮去。

酥宝抬头:“唧唧。”

傅唧唧鼓着腮帮子,拿着瓶牛奶送到了酥宝面前,没松手。

“怎么了?”

“妈妈让我问你。”傅唧唧看着酥宝,一字一顿地,“你愿不愿意当唧宝的哥哥?”

傅唧唧捏着牛奶瓶,大有酥宝一个不字她就把牛奶扔掉的意思。

秋水瞳里透着股执拗。

酥宝让那只奶狗将狗尾巴草叼走,轻笑了一声,露出颊边两个浅浅的梨涡。

“我本来就是唧宝的哥哥。”

傅唧唧的腮帮子更鼓了。

“哥哥会有很多妹妹,但唧宝只有一个哥哥。”

“我没有很多妹妹。”酥宝着站起了身,他比傅唧唧要高不少。

酥宝轻轻拍了下傅唧唧的头,:“只有俩个妹妹,一个叫酥滚滚一个叫傅唧唧。”

“以后也只有两个妹妹。”

“哦——”傅唧唧抿着唇瓣,将牛奶递给了酥宝,“哥哥喝nienie。”

苏淮牵过了傅唧唧的手,觉得唧唧比自己的妹妹还要可爱。

奶凶奶凶的。

夏日炎炎,清风鸣蝉。

未来很长,故事才刚开始。

——

全文完

文/卿白衣

作者有话要: 就,真的完结啦~

修完文,又在电脑前坐了一个多时,一想到明不用写更新了,总觉得自己失恋了……攒了一肚子的话,如果你们愿意看,就听我絮絮叨叨一会吧。

很感谢各位伙伴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你们支持正版,也感谢你们喜欢老卿,千言万语,感谢喜欢!合掌感恩!

每次翻翻评论区,我都很想一条一条地回复你们的评论,很多id我都记着,从第一本开始追我文的,一晃过了好久,你们的id也没变,而我竟然也还在写。

老实,我能坚持写到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们的评论,你们的每一条评论每一条催更求开文的私信,都是卿某人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我断断续续截了很多图片,一直存在加密的相册里,有时候太忙实在转不过的时候,我想有人喜欢我也不能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就这样慢慢的我写完了一本又一本。

就像我写那本不v的《挽时》一样,原本就想写个几万字的短篇,因为你们喜欢,我就想那我再努力一点再写完整一点吧,最后写到了6万字,也没有收入,霸王票的收益全发了红包。

我有时候就觉得开心就好,开心的同时我能一点点进步,我希望你们是觉得我有进步的,而索性,我也在慢慢进步,虽然很慢就是啦~

连载期间难免会有不和谐的声音,但只要不过分,我一般都不会在意的,因为我只对喜欢的人负责,每个人眼里的哈姆莱特都不一样,我们有缘又互相认可,那我们就一直这样慢慢继续下去。

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下本再见啦~记得戳专栏收藏卿某人的新文,比心心!

隔着网络,相遇也是缘分,祝各位朋友们三次生活顺顺利利,每都要开开心心的==

我们下本再见啦。

具体的开文日期关注我微博就好啦,什么时候开文会哒,然后至于实体书什么时候上市,也是康b~到时候我会重新写实体书番外的。

对辽,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这本书才能出版。

爱你们~!

言归正传:

1本章限时不限量红包,限时到周五晚上,分评论都有。

因为再榜不能标完结,大家记得周五晚上等卿某人打完完结标记后给我留一个完结评论。(*/\*)就是app评论区的右上角的辣个完结评论!谢谢大家!

有关写长评送实体签的活动,日期截止到实体书封面出来的那,我会手动抽的,就是p网页的长评区到时候会按顺序给所有的长评都标一个号码,随机数。

4后排默默求一个收藏作者专栏+收藏预收新文。

5没有了吧……!那就没有了~

《我们去买可乐吧》

文案:

1

作为全球最贵的超模,书淡淡厌倦了吃草,为了走秀美ing、时刻保持身材的日子,

去他妈的钱,钱能让她快乐吗?

她要顿顿炸鸡可乐,日日火锅烧烤,走最野的路,泡最帅的狗。

于是……她回国成了一个十八线,公司给她立了个人设——五千年难得一见的古典美人。

要求她话要轻声细语,时刻当个娇弱白莲。

录音室外,她捡到一个穷到写歌抵债的男人。

男人一身versize的黑色短袖,右耳带着黑曜石耳钉,丹凤眼轻眯看似怎么也睡不醒的模样,侧颈露出“十”字纹身。

他窝在沙发角落,短袖下摆蹭上去稍许,隐隐露出半截腰窝。

书淡淡色从胆边生,悄咪咪给他塞了张房卡,暗示:“我们去买可乐吧。”

“你跟姐姐,姐姐养你。”

姜临年少轻狂,酷爱赛车,十几岁拿下g赛事冠军,手下上千万的赛车超跑多到数不清。

回国第一,遇见了一个要和他akelve的妹妹,

妹妹披着白兔皮,纯良又无害,黑长直、长腿细腰ing还大。

接了房卡,姜临面无表情地:“我家里穷,但热爱音乐,追梦音乐圈。”

书淡淡听得动容,发誓要好好宠这位可怜,送他走花路。

不久,俩人同居。

他住的房子是她买的,吃的饭是她做的,衣服是她洗的,床是她暖的。

姜大少爷在被包/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甚至乐在其中。

直到某,g赛车场上,俩人狭路相逢。

一个是手下千万豪车多到数不过来的世界冠军。

一个是一步几十万上下、穿着黑色吊带妆容艳丽的绝代妖姬。

书淡淡:“886,再见了您嘞,回去离婚。”

姜临:“???”

《五年恋爱,三年模拟》

文案:

p:面冷内躁慵懒大少爷表乖软实则重口味的仙女

1

喻见自被当成周家太子爷的夫人培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没人知道她背地里是个网瘾少女,满嘴骚话,哔哔起来孔孟老子道德经。

转学后,喻见认识了曾经在游戏里一炮把她给崩了的毒瘤——唐俞,

并租了他的房子。

少年游戏里没少把人摁在地上摩擦,从不学习,门门挂零,为人散漫又傲。

开学几,喻见从文科班转到理科班,从没见过周梒江。

喻见:“嗳,传中那个斯文有礼、帅到惊地泣鬼神、数理化竞赛金奖拿到手软的周家大少不上学吗?”

周梒江打完群架,活动了下手指:“你找他干什么?”

喻见随口回:“我可能是他未来媳妇。”

周梒江:“谁……?”

你他妈谁?

隔,喻见有了一位新同桌——周梒江

唐俞:“认识一下,周梒江。”

喻见扭头拿了本《五三》,回:“你白睡觉,晚上打架。一周八,从不缺席。半夜一点,监狱干架,要媳妇,你不配有。老子过,你是傻逼。”

周梒江打断:“老子没过。”

喻见:“我是你老子。”

同居后,喻见:你是我老子(。

喻见大学开了两个马甲,毕业后封神了,一个正经写文,一个放飞自我写h文。

某,喻见叼着鱼干正写的起劲,周梒江突然回来,瞥了眼电脑屏幕,一句话也没。

晚上,他从医院拎了件护士服回来,修长的指间绕了把刃薄的手术刀。

“换上。”

“你挺会写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