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常九娘 > 第269章 惊喜与幸福(大结局)

常九娘 第269章 惊喜与幸福(大结局)

作者:千岛女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2-07 06:45:51

最新网址:

寅时初,京城内聿王府虞风楼,也是就聿王住的地方走水了,火光冲天,附近的百姓都被救火的动静吵醒。

当夜又是刮大风,火势越来越大根本就灭不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虞风楼的那一片建筑已经被烧的坍塌。

濮元吉接到消息的时候,很是震惊,立马安排阮公公过去查看。

回来禀告的内容是,常娘子喝了很多酒,让下人在室内点了很多红烛,然后又不许人在室内伺候,可能是她醉了之后碰倒了蜡烛,点燃了床幔窗幔之类的东西。

加上里面有烈酒,还有几架子书籍,再有当天夜里的风势,所以根本就灭不了。

常娘子的尸骸所在就在那书架的位置,已经烧成碳化,仵作在那尸骸身下发现一块玉佩,问过近身侍候她的人,说那玉佩是聿王给她的。

“陛下,奴才在聿王府偷摸问了几个人,从他们口中得到讯息分析,聿王府的走水更像是常娘子纵火**。一个杂役说,看见前半夜常娘子醉醺醺的去库房要明油,说她屋内的油灯不够亮,要做膏药什么的。

因为王府的人都知道她要进宫来,所以对她很是不友善,却又不敢拒绝,由着她拎了几油壶明油回去呢。

奴才我就是不明白,明明是她自己答应进宫的,却怎么临了来这么一出?”阮公公边说,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陛下的脸色。

心心念念的女子,本以为天亮后,就能见到了,结果呢忽然被烧死了,不管是**的还是意外的,对于这位主来说都是恼火的啊!

濮元吉闻言,恼火的一拍桌案:“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就是为了除掉云乐和夏驸马,所以才哄骗与朕的。朕还真是天真,竟然就信了她了。”

“陛下莫要为这种不知好歹的女子动怒,气坏了龙体不值得。”阮公公赶紧的劝道。

濮元吉闭眼仰头片刻,再睁开双眼,冷笑道:“去,传朕的口谕,送她的尸身回故里安葬,要离娄县石虎山八千里之外的地方葬了。

她就是死了,朕也不让他们地府相聚。”

“奴才领旨,这就交代人去办。”阮公公松口气,赶紧退了出去。

皇上下旨,聿王府的人自然不敢违背,由着宫里的人收敛了那碳木般的尸身运出王府。

而此时,距离京城外十几里的官路上,一辆不起眼的小驴车不快不慢的前行着。

“小九,睡会儿吧。”车厢内,濮元聿轻声哄着躺在自己怀里的人。

从密道出城后到现在的这一路,她的视线就这么一直在他脸上。

“我不,我怕一觉睡醒了,你不见了。”常小九其实也困了,但是她强迫自己不能睡。

直到现在,即便已经用了好几种方法验证了他是真的活着,现在的她并不是在梦中,可是,她依旧不放心,困了也不敢合眼睡。

到现在为止,她甚至都不好奇他在娄县的石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濮元聿无奈道。

因为,她现在的心情,他也曾经经历过,就是鹘鸼城的那次,他真的以为她遇害了,再也见不到她了呢。

当找到她之后,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可不就是这样的。

“濮元聿,咱们走了,窦涛管事他们怎么办?还继续留在京城的话,会很危险的。”常小九有些担心。

濮元聿活着回来,是偷偷遣回王府的,也只告诉了管事和窦涛极少数的几个人。

为了不引起怀疑,稳妥起见,府中的人一个都没带走。

现在赶车的,也是没在京城里露过脸的属下。

“别担心,等过些日子,他们会陆续离开京城的。之后么,也只是一少部分人,在一年或者两年后再去寻咱。还有你的八两,也会送过去的。”濮元聿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拿了铁钳子把烤在火盆上的红薯翻了翻面。

常小九嗅了嗅,已经能闻到烤红薯的香味了。

“那我能继续行医么?”她又问。

他活着回来了,她也不用进宫刺杀,不用死了,俩人离开了京城,开始新生活,那她也开始考虑以后的事了。

“当然能了,以后,你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其他的有我呢。对了,你别忘记自己说过的话。”濮元聿想起来。

“啥?”常小九睁着眼睛装糊涂。

濮元聿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你说过要嫁给我为妻的,什么时候兑现啊?我这边肯定是没有父母之命了,媒妁之言么,等到了稳妥的地方,我倒是能安排的。”

常小九闻言立马就转开了头:“当时情况特殊,我自己都半梦半醒的,做不得数。”

见她耍赖,濮元聿也不恼:“你若是嫁我为妻的话,我就送你一个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谁知道是不是你在忽悠我。这样吧,你先让我看看是不是惊喜,我再决定要不要嫁给你。”常小九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头却在猜测,他说的惊喜会是什么。

濮元聿挑挑眉:“成交,不过,见到惊喜,确定是惊喜之后,你可不能再耍赖了,要当天当场兑现你的承诺。”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常小九爽快的答应着。

反正,到时候到底算不算是惊喜,还不是她的一句话。

离开京城的半个月后,到了一个叫采谷的小村子,因为天气逐渐暖和,村民们都在开始犁地准备播种了。

马车在一个篱笆小院前停了下来,常小九以为跟沿途一样,停下来休息,采买干粮然后第二天继续启程呢。

谁知道,一下马车,濮元聿就笑眯眯的看着她:“要送你的惊喜就这里,要记得你的承诺哦,今晚我就要做新郎。”

“去你的,想得美。”常小九就没把他的话当真,因为她实在是没看出来,这个很是寻常的篱笆农家小院内,能有什么惊喜。

转念一想,忽然一个念头涌了上来:“别告诉我,这就是咱们以后的家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太好了。

村里三面环山,山上有很多药材可以采,这个院子够大,能晒药材。

篱笆墙外的菜地,如果也是自己的,那也可以用来种植一些药材。

看看,这院子里能养鸡,养鸭子,还可以抓一只狗来护院。

濮元聿笑而不语,看着她眼睛亮亮的打量这个院子。

这时,房门开了,里面走出个少年。

“阿,阿顺?”看着眼前少年的容貌,常小九惊讶的喊道。

少年亦是惊喜的朝她快步走过来,常小九激动的伸开双臂想去拥抱,可是,阿顺却朝她身边濮元聿奔过去:“姐夫,你终于来了啊。”

常小九伸着落空的双臂,慢慢的转向一侧,看着很熟络的一大一小:“姐夫?”

谷她脑袋嗡嗡的,看着阿顺也朝自己看过来。

“去吧。”濮元聿低声鼓励着阿顺。

阿顺有点忐忑,有些拘谨的朝常小九一小步一小步的过来:“你是我姐姐小九么?你是来接我的么?”

人已经到她身前了,常小九把悬着的双手轻轻落在阿顺的肩头。

生怕动作大了,碰坏了他似的。

几个月不见,阿顺好像长高了一些。

“对不起啊姐姐,姐夫说我摔倒伤了头,忘记了以前的事。”阿顺怯生生的说道。

常小九立马朝濮元聿看去,见他点了点头。

“阿顺,真的是你呀阿顺,你也还活着啊,太好了。”常小九激动的说完,把阿顺搂入怀中就已经泣不成声了。

阿顺被吓到,去没有挣扎的要挣脱,而是抬起自己的双臂在常小九的背上轻轻拍着。

“小九,外面人多眼杂,进屋说话吧。”濮元聿上前哄着。

常小九这才松开手,改为牵着阿顺的手往屋里走。

进屋的半个时辰里,常小九就拽着阿顺的手不肯松开,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就像之前看失而复得的濮元聿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心情终于平复了一些后,常小九这才想起来问。

濮元聿就把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与她听,阿顺是濮元聿最后那次离京办事的途中发现的,当时阿顺衣衫褴褛,被一个财主的儿子欺负,濮元聿看不过去出手了,没想到竟然是阿顺。

原本想办好事情带回京城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命自己的一个手下把阿顺送到这里,让阿顺在这里等着。

这户人家的主人,以前也是濮元聿的手下,有次跟他上战场落残了,濮元聿就给了他一笔银子回家乡了。

“所以,你欺负他失忆,骗他喊你姐夫?”惊喜后的常小九,想起来问了。

濮元聿不以为然的反问:“你不想做他姐姐么?我看之前他跟着你的时候,你也没把他当杂役啊。”

“我,我当然想当他姐姐了。”常小九回应道,事实上,之前她也确实把阿顺当弟弟的。

濮元聿闻言得意的耸耸肩:“这不就结了,你是他姐姐,我可不就是他姐夫么。小九你就摸着良心告诉我,这算不算是惊喜吧,你若是说不算,我也无话可说了。”

哦,这个么,常小九想了想,还真的没法说出口阿顺还活着不算惊喜。

“算,我嫁你,现在,马上拜天地?”常小九想了想,大声的做出了决定。

“真的么,不许反悔哦。”濮元聿开心的强调着。

常小九点点头:“我虽然不是男子汉,说话也要算话的。来吧,咱俩这就对着苍天拜天地。”

不成想,濮元聿却笑着摇头:“咱二人成亲怎么能如此马虎简陋呢,我要的就是你的这个承诺而已,一辈子一次的好事,怎么能委屈了你。

我要找个吉日,还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布置一下新房,还要有证婚人。”

“嗯,再给我来个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常小九附和道。

阿顺站在俩人中间,听着他二人斗嘴,抿着嘴笑,他看看姐夫,又看看姐姐,想着姐夫和姐姐就是不同啊,看见姐姐就觉得很亲近,很熟悉。

当天晚上,常小九,濮元聿还有阿顺三个人睡的一个屋,常小九睡不着,侧身看着睡在另一张床上的阿顺。

第二天用过早饭离开后,濮元聿发现常小九的神情有异,有心事的样子。

“怎么了?又反悔答应嫁我了?我不会逼迫你的,你什么时候想嫁了,再嫁。”午后的时候濮元聿明知道她不是这个问题,还装糊涂的说到。

哎,常小九掀开车窗帘看了看坐在车辕子上跟车夫聊天的阿顺,放下车窗帘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阿顺没死对我来说是惊喜的事,是最开心的事,可是,我用毒杀了云乐公主啊。”

濮元聿一听就笑了:“我当什么事不开心呢,原来是这个啊,没关系啊,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人,死在她手上的无辜之人,没有上百上千那么夸张,但是几十条人命肯定是只多不少的。

你毒杀了她,她罪有应得,死的不冤枉,你这是为民除害。”

说是这么说,可是,常小九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她也没让自己一直这么别扭闹心。

“我会尽快让窦涛过来。”濮元聿胡来了这么一句。

常小九不解,疑惑的看着他。

“阿顺不是他的徒弟么,那当然要他这个做师傅的带着了。”濮元聿嘴上这么说,心里想说的却是,不让窦涛过来带阿顺,那阿顺整天跟着他俩也不是个事儿啊,想跟她说点悄悄话,做点小动作亲热亲热都不方便。

常小九觉得濮元聿让窦涛过来带阿顺,另有目的,但是她没有证据。

在这年的六月初六的这一天,常小九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跟濮元聿成了亲,是在理州拜的堂。

南方这边的人就是窦涛一个,其余的都是小九的娘家人,父亲母亲,还有二哥。

其他人依旧瞒着没告诉,成亲后,常小九他们就带着阿顺离开了理州,先是四处游走做游医,到了冬季天气寒冷后,就寻了一个依山傍湖的地方住了下来。

没患者前来看诊时,常小九就在屋内做药,又或者到湖边陪着濮元聿钓鱼。

在她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濮元聿告诉她一件事,他的一位安分克己的皇叔,居然上位了,濮元吉被人下了慢性毒药,等觉察到不对劲,御医也回天乏术,没多久就死了,他的一位安分克己的皇叔,居然上位了。

换了新皇帝,濮元聿也丝毫没有要返回京城的意思,他说既然已经脱离了那里,干嘛还要再回去?

现在他们已经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定居了,常小九大着肚子,濮元聿也不允许她当游医,在当地弄了个医馆。

阿顺的记忆也恢复了,依旧喊常小九姐姐,濮元聿为姐夫。

每天晚饭后,当地人都能看见,一位英武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一个大肚婆在街上溜达,后面一匹黑色的马,也没马鞍,也没缰绳,就跟在这俩人的身后。

有一次,一条疯狗从巷子里冲出来,想咬大肚婆,那英武的男人还没动手呢,疯狗就被那黑马一蹄子给踢飞,落在地上后,又上去踩踏了几下,野狗的下场惨不忍睹。

当地的人从那后,见到他们夫妻俩和黑马出来逛,就会不约而同的让开一条路。

常小九觉得不太好,出门不想带着八两,可是没走出多远,八两的马蹄声就会出现在身后,她也只好由着它了。

常小九问过濮元聿,一直过这种平淡的日子会不会觉得无聊。

他的回答很是爽快,想都没想就说,这辈子能过上这样平淡的日子,才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幸运的遇到了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