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盛世闺娇 > 第一百一十章:我是被迫的啊

盛世闺娇 第一百一十章:我是被迫的啊

作者:酱酱汁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15 18:21:39

最新网址:

白青正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红彤彤的床幔,红彤彤的被褥,就连不远处的窗帘都是红艳艳的,透着一股喜庆。

他脑子有些的昏沉,缓缓的坐了起来,揉了揉后脑勺。那里还有被人用手劈下去之后的那种闷痛的后遗症。他这一抬手,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外袍早就已经被脱掉了。此刻的穿着的是一件红色的中衣。屋里面的气氛完全就是照着成亲的新房来做的,要说是在梦里,那反应也太过于真实了。

他掐了掐大腿,细密的疼痛差点没有让自己尖叫起来。

不是梦,这就很让人心慌了。

他明明记得自己吃了晚饭之后,和大哥闲聊了一会,就回屋洗漱休息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呢?他趿着棉鞋往门边的方向走去,伸手想要把门拉开。

门晃动了两下之后,却没有什么反应。这门竟然是从外面给锁上了。这是防止自己逃跑吗?他脑子里面蹦出了这个想法。所以自己真的是被人掳走了?他皱着眉,无奈又生气的慌,“开门,赶紧的把门给我打开。你们谁把我抓来的?到底是想干什么?”

屋子外面有中年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哼,你这是走了狗屎运气了,还不知道珍惜呢,你啊,乖乖的就在里面等着我们家主子过来宠你吧。”那男人踹了下门,语气里面带着警告。哎,这一朝入了公主的眼睛里面,后半辈子又是个享福的命了。这种事情,羡慕嫉妒不来的

嗯?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宠幸?妈的这是完全的把自己当成了青楼小倌了吧。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被人如此的践踏颜面?白青正心里是气的都快要喷火了。他见地上有根条凳,伸手就想要把凳子给抓过来砸门。

哪知道手上却软绵绵的,连一根凳子都没有提起来。他脑门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井字符号。好家伙,做事情还做的真是全面,难怪自己悄无声息,无知无觉的就被运送到了这个地方,原来竟然是因为对方先用了软筋散,然后在用了迷药。而自己休息的比较早,估计还在睡梦中就被人给弄晕了。

他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却发现昨晚上赵神医给自己的解药竟然不见了。这……在中了软筋散的情况下,自己连一根凳子都抬不起来,这会怕是个半大的孩子,都能够把自己给按在地上摩擦吧。

正做着思想斗争呢,门竟然有了响动,锁链哗哗的响起来,那是开锁的声音啊~白青正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如此的衰过。不是那个魔女吧?他咽了咽口水,心里面期盼着。

一开门,从外面挤进来一团白肉团,是的,完全没有看错。就是一个大大的雪白的肉团子。这女人目测起码有两三百斤的重量,又高又壮又胖,不出意外的话,在白青正现在这情况下,对方怕是一个拳头就能够把自己送上天去。

这……这还不如那个魔女呢。“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癞蛤蟆不吃天鹅肉,你和我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强扭的瓜也不甜的……”白青正结结巴巴,搜肠刮肚的想要找出几个富含深意的语句和对方好好的讲讲道理。

那胖乎乎的女子一笑,银月盘一般的脸上,五官都挤到了一起。“我这个天鹅大鱼大肉的从来都吃不腻的,不过今天倒是想要换换口味~瓜不瓜的,解渴就行了。谁管他甜还是酸。”那女子摩擦着手掌,往前逼近了两步。

白青正吓的脸色都有些的泛白。“你给我站住,你又是什么人?是你把我绑来的?”

胖女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那凳子在她的肥肉下,简直就像是个小可怜。白青正觉得自己今天就和这凳子一样,注定要被人骑了。

“怎么?你不愿意伺候我?”那女子自问自答,也不介意白青正的态度,毕竟颜值就是正义,谁让这小白脸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我是公主的妹妹,往常那都是她不喜欢的东西,最后都是属于我的,你嘛……”

白青正菊花一紧,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正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红衣少女,少女身材婀娜,走路带风,整齐的小辫子坠着五彩斑斑的饰品,看起来英姿飒爽。小铃铛一摇一晃,发出清脆的声音,活泼而又喜庆,和主人的心情一般。

这女人,不是早上和自己大哥在珍宝阁看到的那个女人是同一个人吗?果然这个女人上午见到自己的时候,就对自己有了色心了。“哼,果然是你!你用这样子的手段得到我,有什么意思?”

幕凉言眉毛一挑,笑的有些的邪魅。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似乎在某些方面有些无师自通啊!“是我,我也不在乎你的心,我看中的也只是你的皮囊而已,至于这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我可不在乎呢。”幕凉言恶作剧的说道。

这话可真是,无异于火上浇油了。真是烧心的很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就敢这么下手。也不害怕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

幕凉言从小就被人宠的不知道天南地北,对于白青正的话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我可不管这些,就算你是他国家的皇帝,我把你吃干抹净,说出去那也是你丢脸,对于我来说可就是美谈一桩了。不过,我看你这气质,应该也不是上位者吧。”她摩挲着下巴,仔仔细细的把眼前的美少年扫视了一便。这家伙,顶多就是个出身在富贵人家的有为少年罢了。

白青正听了这话,简直都想要给对方跪下了。这想法完全的没有毛病,哎,这一次怕是装上去了。他故意找着话题和幕凉言说着,只想要多拖延一点时间,也只希望这段时间,大哥和小妹他们能够发现自己不见了的事情。

这边两人聊得相爱相杀的时候,白盼盼住的客栈已经差不多乱套了。樊辉自责的站在自己的主子面前,“王爷,王妃,是属下着了贼人的道。二公子如今也不知道被贼人掳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客栈里面巡逻的人其实并不多,要不是白池水中间尿意来了,出门去方便发现走廊上面晕倒的那些仆从,然后大声的喊了人。才将正在准备动手的几个黑衣人给吓退了。但尽管如此,二弟还是被人给掳走了。

这行为可以说是非常的挑衅了。简直就没有把他们这一群人给放在眼睛里。“樊辉,你先起来,这件事情也不怪你,我们本来早就知道贼人大约是要动手的,却没有想到这些人如此的胆大包天。这天才黑了多久?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越是在这个时刻,我们一定要沉着冷静。”

楚景呈伸手,握住白盼盼的手掌:“嗯,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人的府邸。”

樊月扣了扣门,得到允许之后,才从外面提溜了个人进来、“赶紧的吧你知道的都给我们交代清楚,我们的人在你们的客栈里面不见了,你们也是要担责任的,若是想要继续做生意的话,就把你知道的事情,老老实实的都告诉我们。”樊月性格看着冷冰冰的,实际上却是比较暴躁的。若是半天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话,那他肯定就会动手了。

掌柜的中等个子,但也是个成年男人了,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拎小鸡一样的提着衣领,实在是窝囊又可怜巴巴的。“各位贵人,我说,我都说还不行吗?”

掌柜的只觉得自己满心都是苦涩,早知道在看到这群人里面有这么几个漂亮少年的时候,就应该拒绝他们入住的。如今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真是让他苦难不已。这几个人一看也是富贵人家出来的。而对方惹到的那又是当朝受宠的公主。

简直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大刀和一把小刀,在自己的面前比划着,问自己选择哪一把刀结束生命。他可真是太难了,怎么选择怎么都难受。“哎,这一次动手的应该是我们的凉公主,凉公主是北幕国皇帝的发妻生的孩子,北幕皇帝和皇后少年夫妻,伉俪情深,奈何皇后死的早,生下公主之后就一病不起驾鹤西去。凉公主长得和先皇后有七分相似。皇帝睹物思人,看着她自然也就多了不少的疼爱,哪怕她要星星,皇上也会大召天下的能人异士。”

“凉公主长得漂亮,性格豪爽,又喜好男色。一点也不输给男子。大幕国内,只要她看上的男子,她都会肆无忌惮的抢回府里。皇上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你们同行的少年,怕是已经被抓去做了公主的面首了。”

“嗯??”白盼盼睁大了眼睛,这公主的命竟然这么好的啊?小日子也过的太舒坦了。她咳嗽了一声,“那公主府在哪里?”

“公主府在北幕的国都,离这有些远。不过公主在这个镇子的西边有个别院。这个季节也就这边的牧草最肥美,公主要在这边……”

掌柜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的就被白池水给打断了。“掌柜的,你赶紧派个人给我们指一下方向,我要立刻去把我二弟给救出来。”去晚了的话,他都害怕来不及了。这自己的弟弟还是个童子鸡啊,这么美好的夜晚,不应该便宜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一想到自己也被人惦记了,他只觉得无比的恶心,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

白盼盼收起自己心里面的那点小九九。点头说道:“行,大家赶紧的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谢阳也去叫上了自己在这里留下的势力,这个时刻也管不了会不会暴露的事情了。阳武侯家的二少爷,被一个荒淫无度的公主给破了身,这事情传回京城的话,怕是阳武侯到时候也会给自己甩脸色的吧。

樊辉利落的出去,召集了人进来。赶忙的去叫人了。

一行人不一会的功夫,就找到了公主府别院。这别院依山傍水,外面一条清澈的小溪流静静的流淌着,莹莹火把和屋檐下那红色的宫灯互相照应,映照在河面上,形成一幅静谧的美景。只是这样子的美,全都是表面,河岸下影藏的那些黑暗和激流也不过是暂时的蛰伏了。

公主府外面安静,路面却能够听到说笑的声音,白盼盼听了一耳朵,也是觉得里面实在是热闹啊。果然有钱人的生活,是自己想象不到的,自己还是单纯了。

“我们怎么进去?直接进去,很容易打草惊蛇的。里面的人若是知道他们来找人的,估计还可能把人藏起来。”自己二哥的本事,她倒是心里有数。不过那也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若是自己二哥这会被人下了药。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白池水眉头一皱,抓起一个火把,走了两步就朝着这别院里比较容易起火的地方扔了过去。“这不就可以了吗?”

凛冬干燥,稍微起个风,火苗就能够到蹿起来。火把扔下去了之后,很快的火势就起了。不一会的功夫,就听到院子里面有人在喊走水了的声音。

“走吧,我们从别的地方进去。”谢阳带着人绕着围墙去了别的门口。这门从里面锁上了。谢阳身边的汉子,从怀里面取了个小小的刀片,伸进去用了巧劲。门哐当一声,就打开了。

一行人都是夜行衣,进去了之后。掳了个人,问清楚了后院的方向。一路过去,下人基本上被吸引到前院去扑火了。倒是没有遇上人。这些下人都知道自己主子的性格,在这个好日子的时候,他们可不敢用这样的消息去打扰她。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他们觉得自己的脑门还没有那的铁。

穿过一个回廊,就进入了一个小院子,有人带路,不用担心自己无头苍蝇一般的在这个地方到处乱走。省了很多的时间。

“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的话我就要喊人了!”一进入院子里面就听到了。自己二哥可怜而又无助的声音。

“你叫吧,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来管你的。今天晚上所有的人都不会来打扰我们两个人的好事情。”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明明听起来也算是清脆悦耳,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一些的戏剧。

白池水听的也算是一脸黑线,她他就没有见到过哪个女子像这人一般。这不是强迫人吗?他觉得他们上午对着那个女子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于客气了,早知道这女人是这个样子的。怕是大早上,他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