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 第488章 大结局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488章 大结局

作者:清清有窗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2:54:09

“——他就是觉得,我素日里就吊儿郎当的,不相信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怕耽误了你。”

林如练一边低声嘟囔着,像是自己也感觉到了沮丧,垂下脑袋挠了挠头。

陈墨兮看着他,轻轻地笑。

林如练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抬头,看到向来清高孤傲的的陈墨兮真的在对她笑,恰好此时暮霭渐冷,她脸上的笑意宛若一抹轻浅烟波。

那样浅淡,却又撩人心弦。

林如练怔忪着,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的。

他听到陈墨兮对自己说,“不是。”

此时廊道的过堂风拂来,挂在檐角上的灯笼吱吱嘎嘎轻晃,风一阵一阵的,将陈墨兮那身颜色冷淡的太医服袖摆吹得好不飘逸。

陈墨兮挽起袖摆,抬起手,将手腕内侧的纹身印记,

“我是北昭太子成殷安插在大秦的的细作,这个就是北昭细作的印记。”

林如练的目光落在她手腕上的那一抹暗黑色印记,过了好半晌才冷不丁回神过来,怔怔地看着陈墨兮问:“你……你是细作?”

陈墨兮点头。

林如练心情逐渐变得复杂,“你……不怕我带你去见陛下吗?”

陈墨兮和他对视着,并没有立即说话。

林如练又不死心地接着问,“那你做过伤害大秦的事情了吗?”

“还没有。”陈墨兮说。

不知怎地,林如练立即就松了口气,眼眶微微发红地瞪着她,有些郁闷地说,“那你以后别做细作了,成不成?”

“好。”

几乎是在林如练话音刚落,陈墨兮就很平静地开口答应了他。

林如练愣了好一会,伸出手,想要抱她,又怕太过冒失吓到她,正局促着,陈墨兮忽然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轻轻搭在他后背上,低头埋在他怀里,抱住了他。

她抱人的动作很轻,说话语气平缓,“不过,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这种事不需要你兄长答允。”

林如练被她猝不及防一抱,脸都红了,“可以吗?”

陈墨兮从他怀里抬起头的同时,手轻轻拉住了他的手掌,说“可以”,又接着说:“少将军想跟我在一起这件事,只需要告诉我就行,并不需要别的人同意。”

林如练气息有些作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一刻,心脏却又好像是满的。

他终于鼓起勇气,低下头,小心翼翼而又诚恳地开口:“那,我想跟你在一起,墨兮,你可以答应我吗?”

陈墨兮微微仰目看着他,片刻后,眼角轻弯,给到他的回复则是,很轻盈踮起脚,搭住他后背——

以吻封缄。

·

这一日,林清幽在花市买了些花,让祝可搬了一些回去,她自己最后捧了一簇小花,在准备打道回府的路上,不太巧的,碰上了皇帝的銮驾。

林清幽捧着花退到了街道一旁,低着头本想等銮驾过去,却没想到等她抬起头时,却冷不丁看到了温承出现在她面前,注视着她。

林清幽往后退了半步,很平静地向他行了礼,“参见陛下。”

温承轻声说:“平身。”

他看着林清幽,好像要从林清幽眼里捕捉出一点异样,但林清幽始终冷静,并没有半点慌乱。

甚至于,她的眼里,已经波澜不惊,没有了半点爱他的痕迹。

温承仿佛是被刺痛到了,目光纠扯了一会,不得不收敛回来,接着开口道:“清幽,你的辞呈,朕看过了,朕不想批准。”

林清幽端庄地颔首道:“还望陛下恩准,避免微臣去找长姐帮忙。”

温承呼吸微微一沉,他从林清幽不卑不亢的这句话听出来,如若他不答应她的辞呈,她就会去找林微绪出手帮忙,到时候……就由不得他答不答应了……

温承感到心口狠狠抽痛,“清幽,你心里当真没有朕了?”

对此,林清幽也只是垂眸道:“请陛下恕罪。”

“好,朕……知道了。”

温承看着她,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谢陛下成全。”林清幽说完,淡然转身离去。

她手里捧着一簇初生的花儿,阳光洒落下来,向往新生。

此后再也没有回过头。

而温承却被永远滞留在原地,心脏骤然发疼,眼眶渐渐变红,眼睁睁看着她走向人群。

终于,离他越来越远,远到再也没有机会靠近。

·

林微绪是在这一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拂苏真的不见了这件事。

林微绪让许白带人去拂苏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甚至也让骊南分头行动去找人了,但一直到深夜时分,都没有拂苏的消息。

林微绪到底是按捺不住了,让许白看好小鲛宝宝,她亲自出了一趟门。

她筛掉图纸上骊南他们已经找过的去处,正想着要去哪里找拂苏,忽然心里咯噔一下,这才猛地想起来了什么。

她好像知道……拂苏为什么不见了。

林微绪把城中几处河流都找了一遍,最后想到很早之前去过的永安山,在一处隐蔽山洞里边,得有一处活泉口……

思及此,林微绪没有再做迟疑,当即骑着马前往了永安郡。

只是,林微绪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认路能力,再次来到那一处隐蔽的山洞,林微绪还没来得及找到那一处泉口,人已经先在山洞里边迷路了。

林微绪点亮了随身带着火折子,却在幽暗曲折的山洞里越转越找不到出路。

夜里山上又冷,林微绪这会儿怀着身孕本就体质脆弱,在山洞里边转悠了半个时辰不到,林微绪就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了。

加上火折子的火光渐渐黯淡下来,林微绪不得不靠在石壁边沿坐了下来,想要小憩片刻再继续找路。

但刚坐下来没多久,林微绪模模糊糊的好像是听到了山洞不远处传来了滴答滴答的水声,在林微绪强撑着想要扶着石壁站起来时,窸窸窣窣的细响忽然靠近。

火折子被吹得星火摇曳,等林微绪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突然抱了起来。

熟悉的气息让林微绪一瞬间安心下来,她下意识就伸手抱住了他的颈脖,鼻尖微动,嗅了嗅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

“微微——”

比起在这之前平铺直叙的语调,拂苏这一声低沉的唤声饱含浓厚的情绪,但林微绪这会儿偏了重点,只知道把他抱紧,压根没注意去听他的语气变化。

“微微,冷不冷?”拂苏在她耳鬓轻声问。

林微绪能够感觉到拂苏的呼吸比以往还要重一些,贴在她耳廓,还有些缭乱人心的热意。

林微绪下意识就应了一声,紧跟着,是拂苏将他身上的披风搭在了她身上,将她抱出了阴冷的山洞。

一直到出了山洞,林微绪才发觉拂苏的脸色不太对劲,伏在银发间的一对鲛人耳微微扑动,并且流淌着深蓝色。

这让林微绪不由得结合之前联想的可能性,惯性地摸了摸他的鲛人耳。

拂苏两只鲛人耳扇动的频率立即发生变化,尤其是盯着林微绪的那一双的蓝眸,逐渐幽沉,仿佛要人溺进深渊里。

林微绪趴在他颈边,很清楚感觉到他扇耳拂过脸侧,冰冰凉凉的触感。

忍不住低声问,“拂苏,你是不是fq期到了?”

拂苏说“嗯”,竭力克制住自己,很小心抱着他的孕妻下山。

林微绪还是觉得冷冷的,轻轻吸了吸鼻子,带了一点鼻音说:“那你跑出来,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不想伤害微微。”拂苏缓缓说。

林微绪愣了一愣,忽然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哪里不太对劲了……

林微绪从他怀里支起身,搭在他后颈的手往下,很快就碰到了他的后颈鳍骨。

是和从前以往一样,已经完完全全恢复过来的。

林微绪仰起头,微微张开唇,几近是衔住他鲛人耳边沿,低声呢喃,“拂苏,你的后颈鳍骨,是不是完全长出来了?”

拂苏脚步略微一顿,颇是低沉地应了一声“嗯”。

下了山以后,拂苏不想林微绪过于颠簸,便在永安郡找了一家客栈就寝。

拂苏让店小二准备了暖火炉以及热水盆,亲自服侍林微绪洗漱。

林微绪坐在床沿边,挺不好意思的,看到拂苏突然又变回了过往的温柔态度,她自然是欢喜的,眼看着拂苏起身要出去,连不迭伸手扣住了他的手。

“不准走。”

拂苏转身回来,深蓝的眸压抑住了什么,缓缓开口说,“微微,我出去一会,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你……”林微绪面色微赧,仿佛是知道他要干什么去,嘴唇动了动,终于硬着头皮说,“在这里就好。”

不等拂苏再开口拒绝,林微绪把他拉到了身侧,微微低头贴着他手臂,特别小声迅速说,“我帮你——”

拂苏眼眸微微一暗。

……

翌日清晨,林微绪醒来的时候,发现拂苏并不在身边。

她担心拂苏又出什么差池,很快起身推开门,到了楼道往下一看,正好撞见拂苏端着早膳上楼来。

拂苏看到她外衫没穿整齐就出来了,轻轻皱了下眉头,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回到了房间里。

在拂苏的盯视下,林微绪只得老老实实穿好了衣衫。

林微绪穿戴整齐后,刚想跟拂苏说什么,一抬头发现拂苏还在盯着她的唇看,林微绪一下子联想到什么,颇有些愠色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看——”

拂苏被她一斥,这才回神过来,缓缓眨了眨睫毛,敛了目。

吃过早膳后,拂苏就雇了一辆马车,和林微绪一同回京。

路上,拂苏时不时看一眼林微绪的唇,过了没多久,终于忍不住把她搂进怀里低声问,“微微,需要补充灵息吗?”

林微绪哪里看不懂他的眼神意味,耳廓微微泛红,刚想拒绝他,但不知怎地,就在这时,腹部传来了隐隐的阵痛。

拂苏一看林微绪蹙起了眉,气息也变得不规律了,顿时察觉出了不对劲,手轻轻覆在她小腹上,开口问道,“怎么了微微,不舒服吗?”

林微绪翁声说,“不知道,感觉肚子很疼。”

拂苏拧眉一算,“应该是取孕珠的时间要到了,我先带微微回国师府,再让人去找圣医过来一趟。”

尽管拂苏心里很着急,但是又怕林微绪不稳定,只能让车夫平稳行驶。

好不容易抵达国师府后,拂苏抱着林微绪回到沐园之前,立即就让许白去找圣医过来。

因为在这之前拂苏就已经安排提前安排了圣医在长安街住下了,许白很快就从长安街那边接到了圣医,把状况如实禀报了圣医后,圣医立即就跟着许白赶往国师府了。

等圣医赶到国师府的时候,林微绪在拂苏的安抚下,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已经渐渐得以平复了下来。

林微绪半卧在床榻边,拂苏守在她身边,而小祉骄则同样睁大着眼睫,一对浅蓝的小扇耳扑啊扑,很紧张地趴在榻边,一副生怕林微绪出什么事的担心模样。

圣医给林微绪把了脉后,确定林微绪现在的脉象已经到了适合取出孕珠的阶段。

于是,拂苏和圣医进行一番沟通后,决定今天取出孕珠。

为了确保能够万无一失,拂苏让祉骄先去外面守着。

圣医很快将熬好的汤药端了进来,拂苏接过了汤药,让圣医先到屏风外等候一会。

林微绪倒是很配合,全程没怎么说话,大多时候是安安静静喝着拂苏喂到嘴边的药。

“微微,等会喝完药后,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林微绪听拂苏说这句话的时候,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有一些弧度的孕肚,抓过拂苏一只手,轻轻覆在有一点弧度的那里。

说来有些羞愧,她一个大秦国师,此时此刻却没由来的感到整个人都被不安的情绪笼罩着,直到拂苏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林微绪指尖轻轻抵着他骨节分明的长指,慢慢交错。

紧张的情绪渐渐得以缓解。

林微绪在拂苏的安抚下,终于安然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昏睡。

林微绪并不清楚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但事实证明,拂苏确实是将一切安排得妥妥帖帖,等林微绪再睁开眼睛醒来时,看窗外朦胧的天色,好像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林微绪第一反应是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虽然她不知道在她昏睡的这段时间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原先她小腹上的那一点的弧形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坦。

也就是说,腹中的孕珠已经被取了出来。

林微绪从床榻缓缓坐了起来,总感觉身体还很虚弱,正心不在焉想着事情,外边的门忽然被轻轻推开,是拂苏走了进来。

林微绪看到拂苏脸上气色不太对劲,手指微微动了动,隐约猜到了什么。

“微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拂苏在床侧坐下来,摸了摸林微绪的脸低声问。

林微绪摇了下头,反过来问他,“你怎么了?”

“只是损耗了一些灵力。”拂苏一边说着,又把小崽子现在的状况告诉了林微绪,“微微,我们的小崽子已经被养在蓄满灵力的巢穴里了,接下来几个月里,会在汲取灵息的孕珠里慢慢孕育长大的。”

林微绪知道有拂苏在,小崽子自然是安全的,只不过她看到拂苏气色这样差,很明显并不仅仅只是损耗了一点灵力这样简单。

她借着自己虚弱这一原由,让拂苏陪她休息了半日。

午后林微绪再睡醒过来时,拂苏仍然把她抱在怀里,两只蓝色的鲛人耳伏在银发间,流淌着浅浅淡淡的水光。

他漂亮的脸庞看上去仍然苍白,大概是因为损耗了过多的灵力,拂苏的鲛人尾也不知不觉显现了出来,末端的两瓣软趴趴耷拉下来。

林微绪碰了两下,刚要泛起一点心疼,某人的脑袋低垂下来拱了拱,带有一点郁躁地小声抱怨:“微微,我有点痛。”

拂苏一边抱怨,一边轻轻拍了拍尾巴尖。

林微绪:“……”

她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自然很清楚他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只是她没想到,这家伙是真的不看场合。

不过,林微绪也知道他为了小崽子损耗了过多灵力,为了哄哄他,就还是主动仰脸过去,亲了亲他。

小半天后,拂苏才磨磨蹭蹭跟她起来,恢复了人形态,带她去看孕珠里的小崽子了。

等他们过去的时候,林微绪才发现,离翼他们都在院外严加看守着,而院内则是小祉骄带着舅舅林寻言正守在小巢穴形状的小床旁边。

听到脚步声,林寻言立即站起来,看到拂苏带着林微绪过来,林寻言将目光锁定在妹妹身上,开口问道:“身体还好吗?”

林微绪点点头,“哥别担心,我没什么事。”

林寻言见状,知道林微绪是过来看小崽子的,便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再叫我,我先出去。”

“我知道了哥。”

林寻言刚走出去,小祉骄就过来一左一右用他的小手手拉住了林微绪和拂苏,牵着他们来到小床上,然后告诉林微绪:“娘亲,妹妹就住在这个漂亮的巢穴里面哦。”

“嗯——”林微绪正专注看着半开半合的蓝光闪闪的漂亮小巢穴里中央躺着的孕珠,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微微讶异地低下头问道,“祉骄怎么知道是妹妹?”

小祉骄跟着困惑地摸了摸小扇耳,小声嘟囔道:“我,我就是知道呀。”

林微绪不解地侧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拂苏,听到拂苏轻笑说,“因为都是鲛人,祉骄能够感应得到孕珠里的妹妹的存在。”

林微绪大概理解了,表情认真地看着孕珠片刻,清冷眼梢染上浅笑,“妹妹挺好的。”

小祉骄一个男孩子都这么可爱了,将来等妹妹从孕珠里孕育出世了,一定也会很可爱吧。

祉骄宝宝仰头说:“娘亲,我想要筑造一座最漂亮的巢穴送给妹妹。”

林微绪轻轻摸了摸小家伙脑袋,弯唇说:“好。”

拂苏看着小祉骄的模样,慵懒一笑,想着祉骄眉眼这样像微微,也不知道将来妹妹会不会也很像微微……

也正因为这一点期许,让拂苏更加期待着孕珠里的小宝宝出世……

·

半年后,林微绪收到一封来自北昭的书信,她想了想,告了几日假,去了一趟北昭。

去的时候,她遣人书信到清风阁,跟拂苏说一声。

是的,最近半个月以来,她跟拂苏不得不分居了。

原因是小宝宝拂灵从孕珠出世后较为脆弱,需要在清风阁的水生态纯净的青湖滋养生息,并且至少要在那里养个把月才能回京。

而林微绪京城这边又常有事务,没法走开,因此两人这才迫不得已分居了。

林微绪到了北昭后,去看了太子成殷。

她这趟过来,是想着特意过来见师父一面的,结果成殷却告诉她,师父在半年前痊愈恢复以后,就已经云游四海去了。

“那……师父有留下什么吗?”

成殷看了看她,最终摇摇头,说师父什么都没有留下。

林微绪沉默了半晌才说:“也好,师父是该去看看如今九州的锦绣山河了。”

林微绪好像终于是松了口气,也释然了。

成殷本想设宴款待林微绪一番,但林微绪却无奈笑道,“就不劳烦师兄了,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于是,成殷颇是无奈的把林微绪送上了船,看着她离去,慢慢眯起了眼。

红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成殷身后,低声问道:“殿下,为什么不告诉国师真相呢?”

“告诉她什么呢……”成殷轻轻扯了下唇,“告诉她,师父最终没能扛得住那次伤势,早已病逝了吗?”

成殷一边说着,眯眸眺望着江水中远去的舟船,隐约可见的那一抹修挺洒脱的红衣身影,淡淡笑道:“师父临终前的夙愿,是希望林微绪平安喜乐的,既然她现在过得好,我又何必让她难过呢。”

……

几日后,一叶扁舟在清风阁青湖上徐徐而至。

林微绪让骊南去通知拂苏一声,结果没多久骊南却返回来诚惶诚恐地告诉她,“回国师大人,阁主他说……他不想见你。”

林微绪挑了下眉,拂袖跃上水面,大摇大摆进了清风阁,进了主阁。

推开门,走进内院。

祉骄宝宝迎面扑了过来。

林微绪当即就把祉骄抱了起来,对小家伙想念得很。

“娘亲!祉骄好想你!爹爹和妹妹也好想你!”

林微绪揉了揉小祉骄脑袋,说,“娘亲也是。”

她这趟过来,打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到时候再和拂苏还有两个小宝贝一起回京。

放下小祉骄的时候,祉骄小小声提醒了她一句,“爹爹好像有点生气了。”

林微绪循着祉骄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此时拂苏怀里揣着一只软糯雪白的小鲛,姿态冷淡地倚靠在内院石柱下。

他怀里揣着的小鲛宝宝正趴在他臂弯上,两只还未张开的小耳朵趴在蓬软微卷的发间,粉嫩嫩的小手抱着小奶罐,鼓着奶呼呼的小脸蛋,在慢吞吞地嘬着奶。

似乎是嗅到了娘亲的气息,小拂灵宝宝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睫毛扑簌簌地张开,松开小嘴,往娘亲的方向看了过去。

“嗷呜。”小拂灵发出一声奶气兮兮的稚嫩叫声,小奶罐都不要了,迫不及待抱起了小小的两瓣尾巴尖,展示给林微绪看,她最近刚刚长出来的尾巴尖鳞片,布灵布灵的粉蓝色,可漂亮啦。

林微绪牵着祉骄的小手朝拂苏和小拂灵的方向走过去,一直走到拂苏跟前。

拂苏看也不看她一眼,又扭头过去,把小拂灵的小尾巴放回小绒被里,又将小奶罐塞进小拂灵嘴里。

见状,林微绪只得低头冲祉骄使了使眼色,祉骄自以为意会到了娘亲的意思,迅速跑到院里折下几株寒林花,哒哒哒跑回来递给林微绪。

林微绪面色微赧,接过了寒林花,又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低声说,“祉骄,你先到外面等等。”

祉骄眨巴眨巴眸子,说:“哦!”

然后十分配合地跑出去等着了。

林微绪这才走到拂苏面前,将手里的寒林花递给了他,柔声哄:“别生气了。”

拂苏淡淡瞅了一眼她手里的花,腾出一只手接过了寒林花,沉静的脸庞隐约透着几分委屈,“微微把我丢在家里看着嗷嗷待哺的两只小崽子,自己却跑到北昭逍遥快活……”

“不是的。”林微绪一眨不眨看着他,向来不擅长温情脉脉的他,这回却难得说了句情话,“拂苏,我这趟出门,的确是看了不少的好山好水,也都挺好看的……”

拂苏轻哼了一声,抱着他的小女儿崽崽刚要偏开头,下一刻又听到林微绪接着说:“但是,都不及你好看的。”

拂苏微微一顿,抬起眼。

尚未开口说什么,林微绪迅速挡了一下小拂灵的眼睛,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唇又立即撤开。

拂苏下颌低垂,很认真抿了两下唇,过了少顷才说:“晚上还要。”

林微绪嗔了他一眼,从他怀里抱过了小拂灵,和可爱的小拂灵对视一眼,被可爱到心脏怦怦跳。

拂苏揽着她走出内阁。

小祉骄正在廊道上等待着,看到爹爹娘亲走出来,跑回去,看看娘亲,又看看拂苏,仰仰头问:“拂苏,你不生娘亲的气啦?”

拂苏轻轻地勾了勾唇,伸手搂住了林微绪的腰肢,慵懒宠溺地启唇说道:“嗯,被你娘亲哄高兴了。”

林微绪看着抱着小奶罐嘬奶的小拂灵,低头笑笑。

此时恰好有一缕徐徐地晚风拂来,好似扬开了谁的嘴角。

·

全文完

——

(首先,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拖了这么久才完结,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给所有还在等的读者们鞠躬~~

我们的苏苏微微完结啦,谢谢大家的一路相伴,感恩,再鞠躬~~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