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三岁半团宝是满级老祖 > 249 容禁:别玩水,玩我。

三岁半团宝是满级老祖 249 容禁:别玩水,玩我。

作者:锦绣姜汕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2:54:49

薄桑的手心有些滚烫,她瞟了一眼,没想到难得说话都结巴,“不,不用了。”

知道她害羞了,容禁却没有松开她的手,似乎勾了下眉,“晚了,刚刚盯这么久消不下去了。”

薄桑被迫借他自己的手,一早上。

……

因为手酸,薄桑又补觉了半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容禁已经做好早餐了,算是弥补了她。

吃早餐的时候,薄桑抱怨了一句,“你自己没有手吗?”

容禁是真的没想和她在吃饭的时候讨论这个,漆黑的眸有了些热度,“不一样。”

薄桑挑眉,“是不一样,你手大,我手小不方便。”

她原以为很简单,可是他真的太神奇了,除了最后在她耳边的一阵性感压抑的喘息,期间都是她在努力,太久了。

容禁递给她一块面包,试图堵住她的小嘴。

薄桑张开小嘴咬了口面包,继续说,“而且我也不会,肯定不如你自己熟练,你自己来多简单,我努力了一早上你才……”

那个污秽的字还没说出口,被容禁打断了,眸色幽深,声音缓慢低沉,“那嘴巴会吧?”

薄桑仿佛睁大了一些灵动的眸子,一瞬不瞬看着他,在他还要继续说什么之前,她快速吃完了早餐,转身回了房间,慢慢‘消化’他的话。

看着她躲着自己的背影,容禁似乎笑了。

等他收拾完碗筷,正好来了个电话。

电话是薄希宁打来的,聊的是关于撞薄桑的肇事者,“阿禁,那辆肇事者的货车找到了,在报废厂里找到的,监控里虽然那个人遮住了脸,但看身材是个女人无疑。”

容禁顿了顿,瞥了一眼薄桑的房间,下意识远离地去了阳台,才冷声问,“宁书榕那边被人保释出狱了,查一下这个保释她的人,以及她现在的所在。”

“你是说,真是宁书榕撞的桑桑?”薄希宁没想到她竟然在容禁的手下,被人救走了。

“她只是被借刀杀人,保释她的人才是真正的威胁。”

“谁能在容家的施压下,把人保释走?”

容禁其实有怀疑的对象,但是他没有说出口,这件事他打算私下自己让聿礼调查,连薄希宁他似乎也不信任。

一方面是为了薄桑的安全,另一方面除了容家,柏城就只剩薄家了,而薄希宁就是薄家的人。

“这件事我会从宁书榕下手查,还是先把她找出来,以免再伤害到桑桑。”薄希宁说,“对了,苏娜回国了,你知道吗?”

听到这个名字,容禁毫无波澜,甚至冷漠,显然不想再重蹈覆辙因为她和薄桑分开,所以别说知道她的事,连她的名字都不想听到,“无关紧要的人,我没兴趣知道。”

“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苏娜回国了好像还怀孕了,她要是找你千万别再去,别再辜负桑桑了。”

说完,薄希宁挂断了,他就担心容禁再犯同样的错误,伤了薄桑的心。

可听到容禁连这个人都不想听到,他也就安心了。

……

这段日子,苏娜住在容圾给她安排的别墅里养胎。

这里有保姆照顾衣食住行,按道理说,她应该没什么怨言。

但是容圾听保姆说,她经常闹脾气,惹幺蛾子,时不时吵着要见他。

容圾已经仁至义尽,他也不是孩子的父亲,凭什么无微不至照顾苏娜。

不过听说她要绝食,差点一尸两命,容圾还是不得不经常去探望她,抚慰她的情绪,看在她是孕妇的份上。

“容圾,这里太安静无趣了,我天天待在这里跟坐牢一样,精神都要奔溃了。”苏娜说着这话的时候,还舒坦地坐在沙发上吃着保姆切的水果。

“孕妇就是要安静休养。”容圾懒得跟她吵。

“可是没说孕妇不能出门,在这里我只认识你,你又这么忙不陪我,我一个人逛街也没意思。”苏娜冲他撒娇,走到他身旁,“你陪陪我行么?”

“公司很忙,让保姆陪你。”容圾远离地推开了她的手臂。

“可是明天是我产检的日子,你难道让我一个人去吗?上次去别人就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容圾,就这一次,嗯?”苏娜仿佛料定他会心软,冲着他憨娇一笑。

容圾低眸看了她半响,或许是她和薄桑长得那么相似的脸,他确实心软了,半响,“明天什么时候?”

苏娜笑得灿烂,吻了他嘴角,“明天下午。”

容圾微微皱眉,抹掉了嘴角她留下的口红,刚想教训她别做这么暧昧的动作,但是想到她常年在国外,这应该只是一种礼仪。

他一个男人也不想斤斤计较说自己被她占了便宜,只能告诉自己下次注意。

等容圾离开后,苏娜心满意足地坐回了沙发上,使唤着保姆,边接了个电话。

“你确定要这么做,很容易暴露你自己。”

“……”

“随你,我对他死活不感兴趣。”

“……”

“不过做了之后的后果,这次得由你自己承担。”

“……”

挂断电话后,苏娜垂眸,戳了戳眼前的水果,最终缓缓勾起了深意的唇。

**

晚上,容禁买了个小蛋糕带回家。

薄桑没多想就吃了几口,口味也不是很腻,在快吃完的时候,薄桑咬到了一个比较硬的东西,她一看是戒指。

薄桑眯起了眸,这就是他买蛋糕的原因?

现在却觉得这个不太甜的蛋糕,回味,似乎有点甜儿。

薄桑把玩着戒指,挑眉,“求婚?”

容禁想通了不论她恢不恢复记忆,他都不想将她让给容圾,他低头,啄吻了她沾着蛋糕的唇,“今早的事,我会对你负责。”

薄桑知道他在找借口,他又没把自己怎么样,不过既然他想给她承诺,她也没什么意见。

两人吻了一会儿,薄桑觉得浑身有些热,她推开了男人,“我,去洗个澡。”

容禁没有拦,看着她走进浴室,他坐在那里冷静点烟,心不在焉地抽了一会儿。

然后起身,走向了浴室。

薄桑没锁门,听到开门声,幸好她还没换下衣服,只是坐在浴缸边玩水儿。

看着男人走近,嗓音低哑,“别玩水,小心着凉。”

薄桑不听他,漫不经心,“那玩什么?”

容禁神色平淡,“我。”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