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们都在努力微笑 > 第一章

我们都在努力微笑 第一章

作者:点点星辰落凡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06:20

3.

等垨淮做完数学题要去休息,已经是五六点了。天已经微微亮,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灯,柠萱从窗户向外望去,城市一片灯火通明。窗户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她待在这间屋子里,听不见外面的声音。柠萱就休息在垨淮的隔壁,这还是垨淮自己要求的。当时他跟自己安排住处的说话语气,既带了一点命令的意思,又有一丝恳求的味道。他那样子,像是很怕柠萱会悄悄离开。柠萱想,垨淮这应该算是严重缺爱缺关怀的表现,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一个小孩子在这里住着很孤独,所以他才会这么重视自己。

其实柠萱现在是有一点睡不着的。光是认床这一个因素,就已经足以解释她为什么熬了这么久时间,躺下之后却还是毫无睡意。更何况今天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她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柠萱没再继续看着窗外,她有点烦躁地翻了一个身,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脑袋,想要迫使自己进入梦乡。然而她根本睡不着,脑海里总是想起垨淮的笑颜。那一双会在昏暗中闪闪发光的眸子像是刻在了她的脑海一样,她只要一闭眼就能够想起来。柠萱想,那一定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眼眸,是真正可以用星辰大海来形容的。想了一会柠萱才觉得不对,现在可是睡觉时间,她干嘛要想垨淮?柠萱迅速把有关于垨淮的那些想法赶出大脑,然后第二次开始催眠自己睡觉。

柠萱好不容易睡着,结果还没开始做梦,就被曲路逸强制叫醒。她昏沉着脑袋起了床,一边暗骂曲路逸一边走出房间。垨淮和曲路逸已经在客厅等着她吃午饭了。柠萱没头脑地说了一句“早”,然后在垨淮旁边坐下来。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样子看着呆呆萌萌的,倒是挺可爱的。曲路逸看了一会才说:“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中午了都不起来。”柠萱听到曲路逸低沉的声音和欠揍的语气,脑子立马清醒过来。她揉揉眼睛后瞪了他一眼:“我昨天好歹也是一夜没睡觉好吧?”曲路逸说:“那为什么垨淮可以起来,你却不能?”柠萱说:“我承认我没有垨淮厉害。”曲路逸说:“你看你的人生还有什么价值?数学差,优点少,永远睡不够,妥妥的睡神。”柠萱四两拨千斤:“那也比你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人要强。”曲路逸:“……”如果能在垨淮面前骂人,他一定要回家把他那本新华字典找过来带在身上。

跟曲路逸斗完嘴,三人才开始吃饭。菜很丰盛,味道也不错,柠萱忙着跟食物作斗争,暂时没有闲心想其他事,所以她跟曲路逸也总算是消停下来。曲路逸倒是没有像柠萱这么认真对待这顿饭,来付家多了,这些饭菜他早已吃得太多,对这些口味产生了免疫。他在跟垨淮说话。聊到垨淮在跟柠萱补习数学的时候,曲路逸一个没忍住笑起来,手上的筷子都险些没拿稳:“啧啧啧,柠萱不是来给你做家教老师的吗?怎么现在这会反倒要你帮忙跟她补习了?”柠萱嘴里满满都是吃的,没空闲跟他说话,只能狠狠瞪他一眼。相比之下,垨淮表现倒是很平静,他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牛奶之后才说:“你数学也没有我好。”曲路逸被垨淮这句话怼黑了脸,隔了好半天才说:“那我也没有柠萱这么差,小学数学我还是会的。”垨淮说:“那你也只会小学数学,这没什么可骄傲的。”

不得不说垨淮说话是真的一步到位,曲路逸被垨淮怼得迫不得已换了话题。柠萱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昨晚垨淮会信誓旦旦跟自己说他能保证不让曲路逸嘲笑她。因为曲路逸说不过垨淮,他们两个的说话水平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面。垨淮是从根本上压制了曲路逸,让他找不到适合的话语来反驳。第一次见到曲路逸吃瘪的样子,柠萱心情很是愉悦,这顿饭吃的别提多欢快。曲路逸还坐那里一头雾水,他可想不明白垨淮为什么会突然怼他,还不给他留一丝反驳的机会。

柠萱又在付家陪垨淮说了会话,然后才和曲路逸一起离开。走的时候垨淮明显舍不得柠萱,破天荒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再来?”柠萱还没回答,曲路逸就心里不平衡地嚷嚷:“好啊垨淮,你这也偏心的太明显了吧?为什么我每次走的时候你都不问问我?你跟柠萱才认识多久啊?”就对她这么好。他又看向了柠萱手上那只白色毛绒熊,脸上一副受伤的表。这只熊柠萱本来没打算带走的,但垨淮硬塞给了她。垨淮没有回复曲路逸,他在等柠萱的回答。柠萱说:“明天,我明天就过来,以后我一天来一次,你看这样可以吗?”垨淮想了想,最终迟疑着点了点头。柠萱对着垨淮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翻书似的变脸,换了一副表情看向曲路逸,说:“知道曲路逸为什么不问你什么时候再来吗?因为他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你一定是一个赖皮,就算他不问,你以后也一定还会再来的,而且还是那种不请自来。”柠萱一席话成功让垨淮勾起嘴角,只不过他们两现在忙着斗嘴,谁都没有注意到。曲路逸被柠萱说的无语了好一会,隔了好半天,他才说:“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损我的机会啊。”柠萱笑起来:“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知道吧?再说了,就算我这次放过损你了,那你能保证以后放过损我吗?”曲路逸装模作样认真思考了一会,然后实事求是的说:“不能。”柠萱说:“那不就对了?我这属于正当防卫。”曲路逸:“行吧。”你赢了,连“正当防卫”这个词语都用上了。

曲路逸把柠萱送到了家,他还进屋坐了一会,跟乔宇说了好多话。天都快黑了,曲路逸吃完饭才离开。柠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他倒是会装,跟她说话一点不客气,跟她爸爸说话的时候却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个文静书生。当然,冲上去揍他一顿这个想法也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而已,她老爸一直对曲路逸喜欢的紧,她可不敢当着她老爸的面这么做。再说就算她真的有机会揍他了,她也不一定真能下得去手。总之归根结底就是,这种想法不能当真。

乔宇躺在床上,看着柠萱对曲路逸离开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呆。他可不知道柠萱这会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单纯以为柠萱肯定是看上曲路逸那小子了。柠萱长大了,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有喜欢的人很正常。喜欢那小子好啊,乔宇叹了口气,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人,知根知底。他也确实足够优秀,配得上他家萱萱。

等柠萱回过神,没再看曲路逸了,乔宇才跟她说话:“你昨天在路逸家里休息,没给人家添麻烦吧?”柠萱说:“怎么可能。”况且她也并不是在曲路逸的家里休息的。当然这件事可不能让乔宇知道,不然到时候该怎么跟他解释?乔宇说:“我是看在你们两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才敢让你留在他的家里休息,路逸人好,为人正直,你在他家我也放心。”柠萱说:“好?爸,您从哪里看出来他人好的?告诉我,下次让我也去看看。”乔宇瞪了柠萱一眼:“你这丫头,说话没个轻重的。要是他人不好,我能让你夜不归宿吗?”柠萱说:“反正我可不知道他哪里好。”她冲乔宇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继续说,“爸,您就这么放心我留在他家里吗?”乔宇反问:“我为什么不放心?”柠萱说:“您就不怕他哪天把您的女儿拐跑了吗?”乔宇说:“腿在你身上,你想跑我也拦不住。”

柠萱显然不满意乔宇这个回答,她再次送了乔宇一个白眼,然后才继续说:“要是我被拐跑了,以后谁来给你养老送终?”乔宇说:“我有退休金,可以请保姆。”乔宇没生病之前是一个大学教授,在那所学校颇有名气。柠萱说:“你想他们照顾你,我还不放心呢。您没听说过那些新闻吗,就是保姆贪财,照顾老人小孩一点也不上心,有的甚至还虐待那些空巢老人。”乔宇眼睛一瞪:“你这丫头,净胡说。”柠萱吐吐舌头:“本来就是嘛。”她可没瞎说,古时候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老爸善良,她可不忍心看着他受苦。乔宇拿这个女儿可是没有一点办法。虽然有时候说话不着调,但是她是真心关心他,对他一直很好。

乔宇看着她的眉眼,一时间没说话。其实只要稍微仔细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他们父女两长得一点也不像。眉眼、轮廓,还有整个面相一点也不同。以前也有人跟柠萱说过他不是柠萱亲生父亲这样的话,可柠萱这丫头一点不信。因为柠萱知道,是他一手把她拉扯大的,她也觉得女儿跟父亲长得不像没什么问题。久而久之,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柠萱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爸,爸?您在想什么呢?”柠萱奇怪的看着这个突然就陷入沉思的中年男人,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喊了好几声,乔宇才回过神,迷茫地看着她问:“怎么了?你喊我做什么?”柠萱说:“我还想问您在做什么呢,我喊了您好几声,您一次都没理我。”乔宇爽朗的笑起来:“这人老了,就爱发呆。”柠萱说:“您才四十几岁,哪里就老了?”乔宇笑了笑,没说话,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柠萱看着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鼓起腮帮子嚷嚷着说:“我又不是您的学生,您可别给我来这套啊。您这表情,从我见到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没有弄明白过。”乔宇却突然问道:“知道什么叫逆向思维吗?”柠萱说:“什么?”乔宇问:“我是你的父亲吧?”柠萱说:“您在说废话呢?”乔宇说:“古时候是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柠萱问:“然后呢?”乔宇说:“根据逆向思维,既然我是你的父亲,那么,也就能说明我是你的老师。”柠萱一想,好像乔宇说的这话确实没什么毛病,她也找不到反驳的话,于是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乔宇笑了笑,接着说:“还有一句话,说的是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对吗?”柠萱再次点头。乔宇继续说:“所以,由此可推论,你就是我的学生。”

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乔宇只是为了跟她说这个,柠萱顿时无语地撇了撇嘴。看见乔宇伸展了一下双臂,她走过去在他身后坐下来,给他揉肩:“可是你没给我上过课吧?”乔宇说:“谁说上课一定非要在教室了?我把你养大,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在给你上课。你忘了吗,小时候是谁动不动就要我带着她去教室做旁听生来着?”柠萱不知道说什么,想了一会才继续说:“您既然是我的老师,那为什么我的数学这么差?”乔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谁说你数学差了?会算一百以内的加减法吧?能背下来九九乘法表吧?你说说,哪里差了?”柠萱一听,顿时乐了。对哦,这话好像很有道理,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愧是文学大师,柠萱说不过乔宇,只能放弃这个话题。乔宇知道她的不甘心,再次笑起来:“你难道就没听出来,我这是在给你展现什么叫做灵活运用思维吗?”柠萱说:“我只发现您的思维敏捷,口才超棒,我说不过您。”乔宇假装严肃:“你这丫头,少捧我。”然后换了轻松的语气说:“你没发现你跟我对话的次数多了,后面能接上来的话也越来越多了吗?这表明你的思维正在慢慢变活跃。”柠萱不知道乔宇这么做的用意,但她却想到了另外一方面:“哈哈,爸,照您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以后我思维活跃了,曲路逸也会有被我说的接不上话的一天?”乔宇愣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的说:“怎么,路逸那小子欺负你了?”柠萱委屈无比地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乔宇看不到,又开口:“对啊,难道您没看出来吗?他这人怼人可厉害了。”她都不知道被他怼得哑口无言多少次了。乔宇说:“我觉得那小子挺健谈的啊。”

柠萱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爸,您怎么能夸他呢?您是不知道,他没跟您说话的时候,那张嘴可毒了,估计那些辩论家没一个是他的对手。”乔宇问:“有这么厉害吗?”柠萱说:“当然。要不我下次跟他说话的时候,我给你录个音听听?”乔宇说:“那倒不用。”柠萱说:“我可是您女儿,您得相信我说的话。”乔宇不置可否:“我看你这张嘴有时候也挺厉害的。”柠萱说:“再厉害也赶不上曲路逸的一半。”他可是分分钟能让你气哭的高手。乔宇哈哈一笑,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况且还是一起长大的人。再说了,自家女儿喜欢他,肯定就会觉得他怎么怎么样啊。不管是好是坏,乔宇觉得,这都是喜欢但却不好意思开口的表现。

柠萱是不知道自家父亲在想什么。估计她要是知道了,可能还真的会为了说清楚自己不喜欢他而跟父亲大战三百回合,几天不合眼睡觉都行。

第二天,柠萱如约去了付家陪垨淮。经过的路上,她遇见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就顺便卖了好几串糖葫芦带去了付家。

垨淮还是五岁的时候读一年级出了一次门,之后被发现有自闭症之后就被付先生关在了家里,再也没有出去过。所以这会他看见冰糖葫芦这个东西还是感觉挺新鲜的,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可就是不愿下口吃。柠萱看着他这样子,也拿捏不准他到底喜不喜欢吃这个,于是开口问道:“垨淮,你喜欢吃冰糖葫芦吗?”垨淮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摇头。柠萱说:“你不喜欢?”垨淮继续摇头。柠萱问:“那就是喜欢咯?”垨淮再次摇头。柠萱被弄得一头雾水:“所以,你到底是喜欢还不喜欢?”垨淮隔了一会才说:“我没见到过。”

柠萱有点吃惊,她瞪大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连冰糖葫芦都没有吃过?”垨淮点点头,在柠萱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终于吃了一颗。点点笑意渐渐爬上垨淮的脸庞,柠萱看得出来,他其实还是挺喜欢吃这个东西的。垨淮说:“很好吃。”是甜的。柠萱咯咯笑起来:“你还没吃到被糖膜裹着的山楂果肉呢。等把整个冰糖葫芦吃完了你再评价看看?”垨淮点点头,加快了吃糖葫芦的速度。等不及糖膜融化,他用牙齿咬碎了整个果肉。一丝酸意猝不及防缠绕住他的舌尖,垨淮毫无心理准备,嘴巴不自觉吸了一口冷气。柠萱看到垨淮表情的变化之后再次笑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有点酸?现在还喜欢冰糖葫芦吗?”垨淮已经适应了这个味道,整个果肉已经破碎,糖膜和山楂混合在一起,酸酸甜甜的,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喜欢。”

柠萱说:“原来你不怕酸啊?”她说着又分了两串糖葫芦给垨淮:“喜欢的话多吃点,当然最好别一次性全部吃完,对牙齿不好。”垨淮说:“我知道,每次吃完东西我都有刷牙的。”柠萱耸耸肩,觉得是自己多余担心了。不过她也没继续纠结这件事情,在看到钱阿姨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她主动上面帮忙,接过钱阿姨手中的水果放在桌子上,然后拿了一根糖葫芦递给钱阿姨:“钱阿姨,您吃糖葫芦吗?”钱阿姨显然对这些东西不感冒,她笑着拒绝说:“不用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早不吃这些东西了。你还是给垨淮留着吧,我看他挺爱吃这些玩意的。”柠萱说:“垨淮还有,我今天买了很多,连带着您和曲路逸的那份一起买的,这东西不经放,过几天就化了。所以您还是吃一根吧,就当是吃个新鲜。”钱阿姨这才接了那串糖葫芦。

垨淮在和柠萱玩脑筋急转弯的游戏的时候,曲路逸姗姗来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付家别墅。他应该是跑过来的,脸上的汗水都还没有擦干,额前的发丝顺从的贴在他的皮肤上,但看起来一点也不碍眼,反而衬得他皮肤更白,越发像个玩世不恭的富贵家小公子了。与他这张脸不和谐的地方,是他手上提着的两个大黑色塑料袋。柠萱还没有开口问他袋子里面装了什么,垨淮就已经在桌子前坐下来,两袋子放在自己脚边,一边打开一边主动解释道:“垨淮,今天我爸去海边钓鱼钓到了好多,然后他回家以后调了几条大的叫我给你送几条过来,让钱阿姨炖汤给你补补营养。”他又补充道,“我爸也叫我跟乔叔叔送了好几条过去,我是从乔叔叔那里过来的。”

垨淮看着还在塑料袋中游来游去的鱼,什么都没说。反倒是柠萱看着鱼来了兴趣,不过她关心的可不是这鱼是什么品种,而是:“这是你徒手提回来的吗?”曲路逸说:“不然呢,我可是提着好几个大塑料袋狂奔了一路,行人都被我吓到了。”估计那些人多半都以为他手上肯定拿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后面还有人要抢,所以才跑这么快。柠萱说:“提这么久,手臂不会脱力吗?”曲路逸说:“我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有信心的,就这么几条鱼,还影响不到我。”柠萱说:“你确实挺厉害的。不过我想告诉你一个事情,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曲路逸看着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顿时心生警惕,往后仰了仰身子,企图离柠萱远一点:“有事说事,别拿这种表情看着我。”柠萱说:“那我可说了哦。曲路逸,你我也好歹邻居了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清楚我跟我爸是不吃鱼的吗?”曲路逸这才隐隐约约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茬。

不过他当时捉到鱼很兴奋,心里只想着炫耀成果,顺便给他们都送几条不营养,就把这件事情给忘干净了。曲路逸表情瞬间变得很不好,看着柠萱一脸幸灾乐祸地表情,他想揍她的冲动都有了。但冲动归冲动,他还是没这么做,因为他自认为自己可不是魔鬼。等柠萱笑够了,曲路逸才咬牙切齿的说:“乔!柠!萱!我不就是白跑一趟吗?顶多白白费点体力,你也不至于笑成这样吧?有意思吗?”柠萱说:“当然有意思了,看你出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怎么说我也不能轻易错失这个可以尽情嘲笑你的机会呀,你说是吧。”曲路逸无可奈何的说:“那就不怕失去我吗?”柠萱说:“这样都能是去的人,那就不是我的朋友了。”曲路逸:“……”他好郁闷。

柠萱笑得肚子疼得受不了了才停下来,假装一本正经的说:“等会你再去我家一趟,把那几条鱼带走,不然我可就把它们放生了。”曲路逸说:“你放生就放生吧,我可不想再次白费力气。”带回家的后果肯定就是他老爸要他顿顿吃鱼,直到把这些鱼全部吃完为止。他一点都不想过着整天都要和鱼肉打交道的生活。柠萱说:“行吧,那我待会回去了再处理这件事情。”

看柠萱和曲路逸说完了,垨淮这才开口说道:“路逸,我最近也吃鱼吃腻了,所以你还是把这些也带走吧。”曲路逸不敢相信:“什么?垨淮,你刚刚在说什么?你能再说一遍吗?”柠萱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笑意再次涌上来,她很努力的憋着笑,帮忙把垨淮的话重复了一遍。曲路逸瞬间有点绝望地看着天花板。看看,看看,他都遇见了一些什么朋友,一个个的都是把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的。合着他今天兴致冲冲白忙活半天呢?亏他当时捉鱼的时候还以为柠萱和垨淮看到鱼之后会对自己感激不尽。没想到现实和他的想象来了一个反转,这说明他以为的永远只是他以为。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曲路逸为自己的体力心疼了一会,这才提着那两个塑料袋离开。走出门之前还不忘回头看着两人说:“这笔账我算是记下了,你们以后可别指望我对你们好!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们尝一尝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滋味。”柠萱也不知道他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总之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曲路逸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柠萱和垨淮对视一眼,随后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玩着脑筋急转弯的游戏。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