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樱花开放下的西西安 > 咸阳乾县武则天乾陵一日游

樱花开放下的西西安 咸阳乾县武则天乾陵一日游

作者:刘景山1991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13:06

咸阳有很多的旅游景点,这一点毋庸置疑,其中颇有特色的,当属死人的坟墓。不过,不要惊奇,这些死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们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比如一代女皇武则天,大汉天子汉武帝,抗击匈奴的名将卫青、霍祛病,还有历代丰功伟绩的帝王们,他们活着的时候“兴风作浪”,死了以后亦不忘堆起一团土山,供人们参观、游览,以彰显他们的名声。千百年弹指一挥间,这些个臃肿庞大的皇家坟墓没有多少在被盗被挖的命运中得以逃脱。

想必汉武帝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自己被东方朔精心选定的风水极佳位置建立起的坟墓竟然会被百年后起义的农民军赤眉曝尸荒外。刘邦的老婆吕后要是要是知道自己的尸体被这些个农民军挖出来辱尸,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唯一脱离被盗的坟墓首屈一指的,当属李淳风和袁天罡为武则天设计制造的坟墓,传言唐朝末年黄巢起义,三十万大军屯兵乾陵,挖掘数月竟无从头绪,遂作罢。

后人说黄巢的军队挖错了方向,把堆积在西口的乱石当作入口,也就是说,农民军被骗了,难怪黄巢起义失败了,连死人都把他们骗的团团转。

有幸的我也在大学期间参观过两座坟墓,一座是上面提到的汉武帝的茂陵,还有一座是刚提到的武则天的乾陵。按照参观时间的先后顺序,我就先从乾陵那回开始吧。

时针返回到指向2013年清明节(2013年4月5号),那天咸阳的的天气是阴转中雨的天气。在此我想说的是,大部分出去游玩都是和贾福亮一道的,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包括去比如西安的许多地方,都是和他一块的。

那天早晨,咸阳的天色还很温和,雨水是从下午开始的,记得去的时候天气阴阴沉沉,但不会料到有雨,即使有,也想当然的以为毛毛细雨不过。要不然就带上雨伞了,也不至于后来淋成落汤鸡。而关于去乾陵的计划安排,其实贾福亮早在两个星期之前就想去的,只不过一拖再拖,就等到了清明节,说起来也很有一番意思,清明节去乾陵游玩,正与时机相吻合。

出了校门口,**点钟的样子,29路公交车上人很多,看着十分拥挤,我和贾福亮踩着人群的脚背一步一步的挪到了车的中间,就是为了靠近的欣赏欣赏窗外熟悉的风景,以及身边陌生的妹子,借机摇晃一下,感受着一不小心心动的感觉。

我和贾福亮是在咸阳市市区七厂什字下的公交车。下了公交车以后,我和贾福亮就从七厂什字公交车站台边东地下通道入口进去七厂什字地下通道里,然后贾福亮和我乱转了一通,晕头转向的出到了地下通道西出口。

在一个陌生的或者不甚熟悉的城市的地下通道寻找出口,会使方向感极为诧异的发生紊乱。

当我和贾福亮出到地下通道西出口的时候,我感觉疑惑,询问着贾福亮为什么要从西面乘车而不是北面,因为正确的,我以为咸阳北站在北面。贾福亮也犹为疑惑,说自己明明从北边方向出来的,怎么转到了西面,无奈又返回,接着转两圈转了出来。

我记不得第二趟公交车是哪路的公交车,好像是14路公交车。

我和贾福亮乘坐公交车到市区北的文林路口咸阳师范学院旁的公交站台下车。

下了公交车以后,贾福亮查找了路线指示,半久,通过询问路人才得知,从师范学院去往北站乘坐的是20路公交。

经过反复的辗转周折,终于算是到了咸阳北站,不过还好,打票的过程相对容易。贾福亮大概只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就打到了两张去往乾县的票。

本以为一拿到票就可以上车走的,可到了候车区才发现,真正难的不是打票而是等车,那么长的一溜队伍,半天难见前进的迹象,等得人是望眼欲穿,并且流转的车次十分紧张。那次光耗费在等车这件事上,可能就有一个半小时那么久。

当坐上车以后,约莫半个小时到达礼泉,又约莫二十分钟到了乾县,那外面的雨水,下的真叫一个欢畅。

车载着我们到了一个很不像车站的车站停了下来,贾福亮去了一趟厕所被收了五毛钱,这陌生的地方无法知道哪里对哪里,我们在雨中迷茫彷徨一阵,直到决定坐着摩的三轮去往乾陵。

一路上清风夹杂着雨水飞进车内,那感觉仿佛一线琴弦抛入天际。但令人遗憾的是,车只把我们带到龙洞这边,离乾陵可能还有一点距离,贾福亮询问车主为何不将我们送到乾陵,车主说再加十块钱,无奈只可如此。

再往前一段距离,远远的忘到青翠的山丘横于眼前,据路边标志显示,那是一个唐朝公主的坟墓,梁山很快即到,梁山亦即武则天的乾陵所在。透车望去,威武十分,那两座山丘一左一右排列,犹如少女丰满的乳,房,若是你亲自过目观望,便惊叹于武则天似乎依旧风情万种。

从山脚下到乾陵入口那段距离,较为冗长坡缓,车子开的十分吃力,一路上气势恢宏,令人觉得一千四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这样,乾陵的入口到了,我们下了摩的三轮,而后贾福亮去售票处准备买票,当询问价格后,才发现身上带的钱不够票价。贾福亮颇为沮丧,但我一点也不算担心,因为在来这边之前我就通过之前游过乾陵的同学得知,有捷径径直通往山上。但具体是哪条捷径,需要我们自己探索,贾福亮对此默然。我决定先行摸索,贾福亮在入口处等我的消息。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和贾福亮是在钱不够的情况下出此下策的,读者朋友们千万别干这种偷票漏票的事呀。

乾陵入口的右边处有一条水泥路通往附近的人家,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条路,便认定了捷径就在这里,结果证明捷径确实是在这里。

我一个人沿着这条水泥路往前行走,这条路颇为难走,因为具有坡度,故行走很是吃力,贾福亮在入口处那边徘徊着,用他话说,如果找不到捷径,就从路口这墙头边翻过去,但我认为翻过去的难度太大。

此时我已摸索了较远一段距离,水泥路左边有光滑的泥土小径通向上边,这时令我想到了一个成语,按图索骥。

从常识上来说,这一系列的光滑的泥土小路应该是人们踩出来的,或许目的和我一样,寻找通往乾陵的捷径。结果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这些人们走出来的小路正是引领我走上乾陵的捷径。当我最终看见高高的石堆就靠近我的身边,并且前面数十米处就是通往上面的小路时,我有种强烈的欣喜,这种欣喜就是,纵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左边小路。如果具体的形容一下,这种感觉就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又好像阿基米德发现了一个定理般欣喜若狂。

我等不及的准备通知贾福亮我寻找到捷径了,当拿出手机准备拨号时,骤然发现贾福亮已经在我旁边找到另一条捷径了。所以,我们没花一分钱的门票,就跑到上面了。我清楚的记得,捷径上面有一个三面圈起来的栏杆,那时雨水已经暂时停止了,我们气喘吁吁的。因为从低处往高处跑,确实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情。

爬到那上面以后,我就让贾福亮给我拍照片,我在那边的栏杆边摆好胳膊交叉环抱胸前的造型让贾福亮给我拍照片,那时,因为刚下过雨,远处的景色朦朦胧胧,在我的身后是如梦的幻境,那淡薄色的雾隐约的笼罩在我们身后,远处的景色依稀般不可触摸,宛若使人置身天上云间,那感觉,着实美妙。我在那里的照片拍完以后,我又给贾福亮拍了几张在那里的照片。

拍完照片以后,我们涉级而上,台阶上游人如潮,上之不绝,下之亦屡,好不热闹。

我们不曾想到,有一道检票的关卡拦住了我们。我和贾福亮心虚,不敢继续走去,站在关卡处出四处徘徊。因已有了来时的经验,我和贾福亮便决计从右边的乳,头山穿越过去。山坡较之前的,更陡,但我们从山脚处穿梭,故此还是行得较为顺畅的,倒是山上的树木,容易遮挡人的脚步。

约莫十五分钟左右,我们完全穿越了过去,下到一块栽满梨树的田里。我们一路顺着梨田的田边前行,待到行到梨田的尽头,我们上到了一条水泥公路。但还是无法进到梁山的入口。因从乳,头山出来直到这里都属于景点的外围位置,因此还必须要绕道而行。

我们朝右顺着水泥路接着走下去,路左边的农田边上都插满荆棘篱笆,无法轻易钻进去,上面带满了刺。我们继续往下走去,途中看到一个女生,女生的容貌比较漂亮。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远处一道篱笆坏了,我们就此越了过去。往内前行的途中有良田,内有小麦、油菜,油菜花开的正好。农田的景象使人心旷神怡,犹其是此际时分。远远的望去,梁山顶巍峨高耸,上面的行人如蚂蚁般大小,在缓缓的移动。有声音此起彼伏的从那边传过来,十分清晰,那是征服山顶之后的愉快,听者为之动容。

贾福亮激动的隔着田野朝着梁山顶喊去,但是没有回音。贾福亮一连喊了三遍,我喊了一遍。我流连于田内的油菜花,贾福亮醉心于尽快登上山顶,我们一步一脚印的踏着农田边缘,走向登山的入口。

那时,天气虽然阴沉,但雨水似乎停止了,不过脚底却踩满了泥,漫到了鞋邦。

通往乾陵山顶的路有一半是人工修建的,比较好走,过了人工修建之后的路就难走了,特别是这般天气,刚下过雨不久,被雨水打湿了地面,就更难走了。全是陡峭的泥土小路。半途有卖小苹果的,有卖工艺品的。贾福亮在卖小苹果的小摊上买了一个小苹果,一个小苹果卖五毛钱。

当爬到陡峭处,甚至还得手脚并行才能上去,途中有人道出一句颇有哲理的提问:“为什么所有人都争着往上爬去?”

石头凌乱的撒在通往山顶的崎岖小路上,与后来和贾福亮去秦岭太平森林游玩相比,爬乾陵是轻松多了,毕竟高度不在一个等级。

山顶算是爬到了,但不到五分钟,下雨了,而且雨还下的蛮大。

用贾福亮话说,要是在太阳高照的晴天,在山顶就别有一番风景。我想这的确是的,因为下方远处隐约的油菜花和麦田模糊的轮廓将在晴天的日子里表现的分外出色。

雨水越发下大,我们已全部湿透,我那自认为不错的发型此刻已不成发型,贾福亮依旧是类似光头的发型。有一群人邀请贾福亮给他们群体拍照,贾福亮一连拍了六七张,我拍了一张,把贾福亮和这一群人全部包括了进去,不过没有存到我当时用的那个QQ的QQ空间相册里。

就这样,我们在山顶流连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接着就返回了。

常言道下山容易上山难,但我认为,或许上山容易下山难,不仅这次从乾陵梁山山顶处下来我这样觉得,就是从之后的太平森林山上下来也是如此。但那次是腿酸,而这次却险些丧命。

具体原因是这样的,下次读者朋友们去乾陵爬山的时候也要多加小心,特别是像这种下雨天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在下山的时候。

正如我们回返的时候,从山顶往下走,贾福亮拽着我的衣襟,小心的往下挪步,但我却完全不顾脚下的泥土陡坡,并且是被雨水充分的浸透的。路面十分的滑,有时人不往下走,但是站不稳,身体也会往下移,这时,下到一个比较陡的陡坡的地方,往下走的游人大多停止了脚步,有的在走另一条小路向下,大多都在走另一条小路,但那条小路依旧陡峭,或许没有眼下的这样陡峭,有的则停在这里呈观望姿态,在贾福亮前边的那个女生从这近乎九十度陡坡下去时全身倾倒在下面的泥浆里,半个身子湿透了。贾福亮下去的时候膝盖和手掌按到了泥水里,也算是摔了一跤。我以为那个斜坡并不算太陡,所以,我想着我如果冲下斜坡,这样或许我就不会像贾福亮那样狼狈相,但是斜坡上有好多石头铺在上面,麻烦可能是省去了,但是头破血流、手脚骨折的危险性,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当时我那样块的加速度冲下,搞不好真的要头破血流,甚至更糟。

当我往下冲越来越块并且脚底直打滑,我意识到了危险性,这短短的十秒钟左右,我似乎在死亡或者灾难的边缘挣扎、徘徊。

我心底涌起一阵绝望,一种极为恐惧的绝望。

当我刹不住脚步的疯狂的往下冲时,贾福亮竟然躲得远远的,身怕我飞下来砸中他,但是估计,要是以我这样飞快的速度冲下来砸到他,真的能把他砸到昏迷,甚至更惨,至今我不敢想像。

俗话说,急中能生智,这一点我竟然也可以有,之所以能逃离这场厄运,多亏了坡上的冬青树,求生的**使我在坠落的那一刻死死的抓住了冬青树的枝叶,我惊奇于我的力气竟然变大了,同样令我惊奇的是,贾福亮伸出沾满泥浆的左手和没有沾上泥浆的右手迎接着我下来。

因为没有了向下的加速度,我轻松的往下一跳,但身体还是用力的向前倾了一下差点滑倒,贾福亮踉踉跄跄的把我扶住,因为贾福亮在下到坡下的时候没站稳,所以贾福亮用手撑了一下地面防止摔倒,所以,贾福亮在扶我的时候我的衣服上沾了一些贾福亮手上的泥土。

后来,我们完全从坡顶下来,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便真正亲眼目睹的看到历史课本里写的无字碑,但是在无字碑的后面,是唐高宗李治的碑文,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合藏于此,这倒是与历史资料相吻合。靠近无字碑,高立的碑面上的确不见碑文,碑的两侧有龙纹图案作修饰,碑座成阶形,雨水顺着碑身淌了下来,如同微型瀑布。

站立于无字碑处照远望去,乾陵的风光大体一览眼底,左边那座乳,头山是我们来时穿过去的,右边那座乳,头山与之相对而坐。

在无字碑处观赏了一阵子,我们踩着雨水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道上两边尽是雕刻的高立人像,姿态容貌不同,样子如同文臣武将,在靠近碑的方位,是六十余个无头的石塑雕像,这些雕像代表藩邦胡人。

再往下走,就没有什么了,途中有卖菜夹馍的,我们各自买了一个,在旁边的万年青的树下边躲雨边饮食。

出离出口的时候不要门票,我们快速的走了出来,天空的雨一直不停的下,不见有停歇的迹象,使我们淋成落汤鸡般模样。

贾福亮在四处寻找餐馆,但附近只有农家乐,我们找了一间走了进入。屋主递给我们毛巾擦干雨水,我们冷的心内直发抖。

贾福亮要了两瓶啤酒,九度的,冰的,随后各自点了一碗菠菜面,绿的,之前没吃过,还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之后,我们就寻找返回的车了。

从那里我们没有看到直接通往咸阳的车次,于是只好坐上去西安火车站的旅游公交,乾县离西安大概有一百公里,这是我在汽车往回开的途中照着路边的指示牌看的。

回到西安火车站,我们找到611路公交车的乘车地点,那里已经有了一些乘客在排队等着公交车,我和贾福亮就跟着排队等着611路公交车。611路公交车开过来以后,我们等车的乘客就乘上611路公交车,611路公交车终点站是西安西二环附近的汉城路公交站台,到达汉城路公交站台以后,我和贾福亮下车以后乘坐59路公交车去往咸阳。

西安的交通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堵,犹其是逢到诸如此类的节日的时候,更是堵的不可开交,车辆接次排列,鳞次栉比,如同展示的商品,不绝如缕,喇叭声充斥着整个西安城市的上空,行人与骑自行车的在路两边自由穿梭。

乘坐这一趟611路公交车花了我们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那时在拥堵的路上疑惑是否能赶上回去的59路公交车。然而贾福亮了还不忘**搭讪,为我们游乾陵插上一个小插曲。

那时,在我们座位前边坐着一个美女,那个美女姿色妖娆,腿上穿着肉色丝袜,一副风骚的样子具诱惑气息。

我鼓捣着贾福亮和那个美女搭讪,贾福亮便拿出他那昂贵的大屏三星手机握在手中,在我的催促下,贾福亮最终猥琐的对那个美女搭讪了起来,下面是两人的对话。

“喂,美女。”

“干嘛?”

“你电话号码是多少。”

“你自己不是有手机吗。”(至今我都想不通美女的这个极具逻辑性的回答是基于哪方面)

“我是说,美女你去哪。”

“我回家呀。”

“那你家在哪喔?”

“在前面,还有四五站路。”

“哦。”

美女到站以后,过道里远一点的一个男的走过来到那个美女身旁,然后那个美女挽着那个男的胳膊和那个男的一起走下公交车打开的后门。

我和贾福亮瞪大眼睛的看到那个美女和她的男朋友从后门手挽着手下了车。方才我和贾福亮都以为那个美女是单身,没想到那个美女的男朋友也在车上,而刚才贾福亮还兴致勃勃的搭讪那个美女,现在那个美女和那个美女的男朋友一起下车。贾福亮的心里应该是五味杂陈的。

之后汉城路到了,所幸的是,我们赶上了最后一趟的59路公交车。一路上我们把车窗打开到最大,享受着车窗外吹进来惬意的凉风。

车开的很快,过三桥,过后围寨,进入世纪大道,咸阳就近在眼前了。

一路顺着世纪大道,马不停蹄,往北通向的咸阳渭河特大桥的沣河森林公园大转盘到了。

随后,59路公交车过世纪大道陕西中医学院(现在的陕西中医药大学)段的沣河大桥,开过陕西中医学院(现在的陕西中医药大学)。

接着59路公交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达了我们要到的终点站咸阳陈阳寨。

每次出去后到陈阳寨就有一种亲切的开心感觉,因为一旦到了这里,就意味着陕西国际商贸学院,我们的学校,就不愁到了,只需乘坐29路公交车,甚至只要步行去往学校,一路揽尽熟悉的美景。

这次游乾陵使我们被雨水淋的感冒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和愉快的这一天相比,感冒又算得了什么。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