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七门调 > 315、让小溪自己做决定

七门调 315、让小溪自己做决定

作者:想飞的鱼z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30:14

白溪也是在气头上,抽这一鞭子,的确有些过火了,不论她与白允川的关系,还是现在她就站在白允川家,旁边还站着白仲恒,于情于理,都轮不到她来管教白允川。

白允川跪在地上,回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溪,白溪握着鞭子的手在抖,满腔的怒火慢慢熄灭,转而看向白仲恒,张了张嘴,刚想道歉,就看白仲恒抬脚,一脚踹在白允川的腰上,白允川一个不备,整个人朝着前面栽了下去,又是一声哀嚎。

“来人,把大少爷带下去,严加看管,半步不准出房门,再让人跑出去,提头来见。”

白仲恒发了火,手下人麻利的将白允川架了起来,白允川挣扎着,大叫着,声音越来越远。

等到人被带走了,白溪这才局促的说道:“伯父,刚才我是气昏头了,伤了川哥,是我不对。”

“你做的很好。”白仲恒说道,“是允川对不起你。如果一鞭子能抽醒他,我早就抽了。”

白仲恒顿了顿,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凳子,示意白溪坐下,然后才说道:“有些事情我不想做的太绝,允川是我的孩子,从小到大在我的严加管教下长起来的,他是什么样的品行,我最清楚,他会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来,是我始料未及的。”

“伯父。说句心里话,直到此刻,我都感觉自己在做梦。”白溪真诚道,“我从记事起,就跟川哥走得近,我俩的感情岁算不得惊天动地,那也是打下了坚实基础的,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为一个只见了几次的歌女而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

并且白天我见他的时候,他看起来很冷静,眼神之中全无半点迷恋那歌女的样子,可怎么到了晚上……”

“对,就是晚上。”白仲恒说道,“我也发现了这一点,允川白天的时候,很平静,待在房间里也不闹,整个人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但一到了晚上,立刻便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去一品阁找那歌女,特别是今晚。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从重重看管之下跑出去的。

那女人就像是一味让他上瘾的毒药一般,到了晚上不跟他在一起,他就活不下去了一样。”

“那您刚才说,已经把那歌女扔到后山虫窟去了,如果她真的对川哥做了什么,他们很可能性命相连,这样做很危险。”白溪说道。

白仲恒摆摆手,说道:“小溪啊,有些事情,不逼到一定程度,我们是找不出任何破绽来的,那水仙儿如果真的对允川动了手脚,那她的本事绝不低,不可能在虫窟里轻易死掉,如果一切只是我们多虑了,那这个女人留着她干什么呢?

你还年轻,虽然卓越,但毕竟经历的事情太少,表面上看起来,这件事情只是你们三个人之间的爱恨争执,实质上,不代表没有人在后面操控。

近些年,五花教正在崛起,而七门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四十二分支各自发展壮大,这天下,本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咱们内部的斗争一直不断,而我这一支分堂,是四十二分支之中最强大的一支,如果你和允川的婚事崩了,嫌隙有了,别人便有了可乘之机。

更重要的是,那个歌女的身份我详细的查了,可是怎么查也查不出来,模糊的身份倒是有,但明显不可信,我怕就是怕她或许来自五花教,如果真是五花教来的,那事情可就大了。”

话说到这份上,白溪多少已经悟到了:“所以,你将那水仙儿扔去虫洞,也是为了逼一逼五花教那边,或者是水仙儿自己,看他们到底会不会露出马脚来,对吗?”

“对。”白仲恒说道,“我本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情,能我们自己解决的,就尽量自己解决,但允川这个样子,我又怕他真的伤了你的心,不得不先跟你通个气,以防你俩这么多年的感情,真因为这些阴谋诡计而决裂,小溪,允川已经着了道了,你得稳住啊。”

白溪用力点头:“伯父,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了。”

“今夜里怕是后半夜还不安生,你先回去吧,我这边有任何动静,都会通知你的。”白仲恒说道。

白溪想说留下来帮忙,但是想到白仲恒刚才所说,还是忍住了,白仲恒不想麻烦主脉这边,想以自己堂口的名义解决这件事情。但如果真的是五花教从中作梗的话,怕是铤而走险。

所以白溪得回去搬救兵,至少得从白沐阳手里调出一支精兵来守在外围,以防不时之需。

回去的路上,白溪的心情好转了很多,一方面,她已经可以确定,白允川这几天的反常举动,肯定是被人设计陷害的,他不是真的不爱自己,想退亲;另一方面,从白仲恒的推断来看,这个水仙儿大多跟五花教有关,那就跟那个纠缠自己的男人没多大关系,这样一来,或许那个男人被自己刺了一次,吓破了胆,知难而退,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

白溪去找白沐阳,将白仲恒的担忧详细的跟白沐阳说清楚,说完了等着领兵,却没想到,白沐阳摸着山羊胡子,坐在主位上,一时间竟然没开腔。

白溪郁闷了,催促道:“门主,你倒是给个话啊。”

“这都过了半夜了,去迟了,要是被那水仙儿跑了怎么办?”

“……”

等了好一会儿,白沐阳还是不作声,白溪抿了抿唇,别扭的叫道:“爹……”

这一声爹,叫的白沐阳捋着山羊胡子的手猛地一顿。

白沐阳膝下有三子两女。可惜前面三个儿子,都在幼年时期夭折了,都说是白家杀戮气太重,留不住子孙。

白沐阳的结发妻子白翩翩,也因此伤了身子,很多年不再生育,直到白沐阳接近五十岁的那年,才有了白冰,白翩翩生下白冰之后,一心吃在念佛,为白冰祈福。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真的接收到了白翩翩的诚心,白冰果真活了下来,又过了两年,白沐阳在一次出任务的过程中,机缘巧合之下,救了白溪的母亲。

那时候白沐阳并不知道白溪母亲的背景,稀里糊涂的两人有了露水情缘,直到生下白溪之后一个月,白溪母亲不辞而别,又过了几年,白沐阳才查到,原来那人竟然是五花教的人。

因着白溪母亲的原因,一开始白沐阳是有些排斥白溪的,但白翩翩心善,为了为白冰积福,生生的护下了白溪,视白溪为己出。

后来随着白溪渐渐长大,得天独厚的修炼天赋,以及血脉中特殊的灵力开始展现,让白沐阳喜不自胜,到底是喜欢上这个小女儿来。

可是白溪的心里,却因为早年的那些事情,对白沐阳一直是有些龃龉的。她从懂事起,几乎就不叫白沐阳爹了,一直就叫门主。

却没想到今天,为了白允川,白溪叫了,白沐阳惊了,下意识的便要答应下来。

但转念一想,又忍住了,冲白溪招招手,让她过去。

等白溪靠在白沐阳的膝头,白沐阳伸手在她的头顶点了点,说道:“小溪啊,爹明白你护着允川的心很焦急,但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你既然提出跟我要精兵,那就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轻重,但我还是得跟你好好说说。

那水仙儿如果不是五花教的歌女便好,如果是,那么,五花教派出这样一个歌女来诱惑允川,意欲何为呢?是单纯的想要挑起我们主脉和江城分堂的嫌隙吗?”

“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呢?”白溪不解道。

“是这个,也好办。”白沐阳说道。“我与白仲恒一起长大,他带领他的分堂辅佐我这么多年,如果我不看重他,又怎会把你许给允川?儿女之间的爱恨情仇,那都是小事,我作为白家掌事者,七门掌门,又怎会因为这些小儿女之间的事情,去问责自己的左右手呢?

但我担心的是,如果水仙儿是五花教的人,那会不会是你母亲……”

“我母亲?”白溪不敢相信道,“她在那边不是已经又结婚生子了吗?这么多年没来找我,现在怎么可能出现?我不信。”

白沐阳没有直接回答白溪的疑惑,而是低着头,怜爱的看着白溪,问道:“小溪,如果你母亲果真来找你,要你回五花教去,你会跟她走吗?”

“当然不会。”白溪想都没想就说道,“我跟她去五花教算什么?那儿又没有我的家,没有爱我的人。我要是去了,大娘还不伤心死了,她这段时间在庙里清修,我可不想让她不痛快。”

白沐阳笑了笑,说道:“孩子气。小溪啊,你修炼天赋好,是建立在你体内的那股特殊灵力之上的,但是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我交给你的功法甚少,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还小啊。”白溪说道,“姐姐学的还没有我多呢。”

白沐阳摇头:“不,不是因为你学不了。而是我没有办法交给你太多,因为你的天赋应该用在更好的地方,而与你的这股灵力适配度最好的,是五花教。”

“骗人!”白溪气呼呼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又惹事了,想把我往外推,才这样说的?你要是真这么看不上我,我就去庙里找大娘,陪着她一起清修,再不回来给你惹事就是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白沐阳严肃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拿来跟你说笑?小溪……哎,罢了罢了,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我跟你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你要精兵,我给你一队,你领着过去就是,但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准轻易动用这队精兵。知道吗?”

“知道了,爹。”白溪顿时喜笑颜开,撒娇道,“还是爹最好。”

白沐阳无奈的摇摇头,放手让白溪去了。

……

白溪领着一队精兵,迅速的朝着江城分堂围拢过去。

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江城分堂静悄悄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夏末初秋的天气,到了夜里有凉丝丝的风,倒是很舒服,白溪等着等着,上下眼皮子开始打架,几次都险些睡过去。

大概是凌晨两点钟左右,分堂里面忽然涌出十几个壮丁,手中握着火把,匆匆的朝着后山的方向跑去,白溪心里一咯噔,看来后山有事了,立刻吩咐右手边的队长跟过去看看。

精兵队的队长手脚很快,不多时便回来了,说后山虫洞的确有动静,白溪立刻吩咐这队精兵往后山去。

那队长却说道:“二小姐,门主有交代,不到一定时候不要出手,咱们要不再等等?江城分堂又不是吃素的,兴许用不着咱们动手,事情就能摆平了。”

“但我要亲自拿下水仙儿。”白溪决绝道,“这个女人敢将手伸到我面前来,这口恶气我咽不下,不亲手剁了她这双狐媚子手,我白溪誓不罢休。”

“可是……”队长还有些犹豫。

“没有什么可是的。”白溪站了起来,说道,“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说着抬脚便走,那队长纵使有再多的疑虑,也不敢让白溪单枪匹马的去涉险,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一队人还没走多远,那队长忽然抬手让大家停下,白溪一愣,就听队长说道:“你们听到什么没有?”

白溪竖起耳朵去听,的确是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来自于分堂院内,队长也立刻确定下来:“不好,调虎离山。”

白溪当即下令:“冲进去。”

一队精兵闯进大门。直奔后院而去,刚刚靠近后院,就闻到一阵异常浓烈的水仙花香,队长大叫一声:“屏住呼吸,花香可能致幻。”

话音刚落,两三个精兵已经倒地,其他人都捂住口鼻,屏住呼吸,只有白溪一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做任何措施,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白溪冷笑一声:“不过也就这点道行罢了。”

说着,一甩手,抬脚朝着后院院门跨进去,刚跨过门槛,就看到十几个家丁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另外还有十几个家丁不停的在院子里转悠,有哭的有笑的,还有喊打喊杀的,总之没一个正常的。

白溪没管这些人,直奔白允川的房间。

白允川的房门、窗户都被木板钉死,四周守着的人晕的晕。迷的迷,都已经不在岗位上了。

白溪手上凝力,用真气拍断木板,伸脚踹开房门,就看见房间里空荡荡的,白允川已经不知所踪。

这个时候,前院传来声音,很快,白仲恒领着人大步的赶回来了,白溪立刻走出去,迎上白仲恒道:“后院水仙花香致幻,我已经进去查看过了,川哥不在房间里了。”

白仲恒懊恼道:“对方太狡猾了,不仅成功的从虫洞里面逃了出来,还摆了我们一道,劫走了允川,他们是打算撕破脸皮了。”

“我们逼得太紧了,是他们狗急跳墙。”白溪问道,“从虫洞那边争斗的现场来看,能确定那水仙儿的身份吗?”

白仲恒说道:“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有这么大本事的歌女,除了出自五花教,我想不到还有哪里能培养出这样狠辣的人物来。”

白溪咬牙道:“我去要人。”

“小溪……”白仲恒一惊,立刻否决道,“不,太危险了,你不能去,要去也是我去。”

白溪摇头:“不,如果真的是五花教,那么,他们大多是冲着我来的,费尽心机,不就是想让我找上门去?我便如了他们的愿,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又何必去折腾呢?”

“这件事情还是先跟门主商量一下比较好。”白仲恒退一步说道。

白溪无奈的笑道:“伯父,其实我去而复返,是有跟门主详细探讨过的,就算你去问他,他肯定也会跟你说一句:让小溪自己做决定。”

白仲恒是什么人啊,白溪能这样说,他便明白,自己的意见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只能说道:“那你是怎么打算的?真的要上门去要人吗?需要多少人手,我给你拨。”

白溪摇头:“我一个人足以。”

白仲恒张嘴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是白沐阳亲自过来了,一众人立刻行礼。

白沐阳走到白溪面前,白溪立刻再次重申:“我自己去要人。”

白沐阳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只被盘的水润圆滑的玉佩,递给白溪。

那只玉佩是扁圆形的,中间镂着一只盛开的莲花,一根红绳穿过莲花的根蒂,在顶上打了一个小巧的璎珞,很是精致。

白溪接过玉佩,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就听白沐阳说道:“小溪,拿着这玉佩去找她吧,看她怎么说,至于最终怎么做决定,也全在你自己。

无论你是要留下,还是要回来,只要你做了决定,爹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